第205章:他们的孩子,莫名生气/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很像开玩笑吗?”

章贺噎住。

车上,慕薇薇在闭目沉思,听到两人的脚步声,才收起脸上外放的表情。

“是不是饿了?”叶少辰看她有些蔫蔫的,关心的问。

“有点。”

“你最近瘦了很多,回家我让秦妈多煲汤给你喝。”叶少辰用手背怜爱的蹭了蹭她的脸庞。

慕薇薇露出一个笑容,“好啊,秦妈熬的鱼汤很好喝。”心里却道,被人绑架了一次,这几天又天天给医院跑,不瘦才怪。

“你喜欢就好。”

车子返程。

慕薇薇试探着问,“你问出什么结果了吗?幕后的人是谁?”

“他嘴很硬,还没有说,不过我有的是办法,今晚就先给他上道大餐。”

慕薇薇被他语气中透出来的冷意吓到了,“什么大餐?”

叶少辰阴险的笑笑,“这种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哼,肯定没好事。”

叶少辰莞尔,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他怕吓到这个乖女孩。

“你就不怕别人来救他吗?”慕薇薇问。

叶少辰高傲的说,“不怕,第一,这个地方很偏,基本上没有人知道,第二,就算有人知道想来救他,我养这么多人也不是吃干饭的,闯得进来再说。”

慕薇薇心里松口气,既然这样她就不用内疚,她最怕的就是楚轩全副武装的来救人,叶少辰这边毫无准备,死伤惨重,那她绝对要良心不安。

现在这样,你们各靠本事吧,她不是上帝,做不了那么多的事情。

回到别墅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章贺去安排事情,叶少辰和慕薇薇去吃晚饭。

因为叶少辰的回归,秦妈很高兴的今天烧了一大桌子的菜,大多都是叶少辰喜欢的。

“我想起一件事,”慕薇薇嬉笑着看叶少辰,“我上次问你。知不知道哪里有藏宝,你还说不知道,原来是骗我啊。”

叶少辰愣了几秒,他当时还不确定她是不是薇薇,怎么能告诉她这么隐秘的事情呢?

“冤枉啊,当时你就是我一个合作伙伴。”

慕薇薇点头,“也对呵,藏宝图这么大的事情,是不应该对一个外人说。不过也是可惜,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去找宝藏,结果藏宝图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被人抢走了。”

叶少辰眼底爬过一丝笑意,如果藏宝图真的被偷走了,那慕薇薇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的。所以他要尽量拖住她的脚步。

“你以为我会那么蠢吗?”

慕薇薇心头一跳,“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抢去的藏宝图是假的?”

“是真的,不过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我当然要做两手准备,所以为了防止丢失和被盗,我专门复印了两份,放在不同的地方。”叶少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没有丝毫脸红。

慕薇薇看他说的这么认真,居然相信了。

“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那你不想去找宝藏吗?”

“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拥有这个藏宝图,”叶少辰顿了顿,表情变得有些淡漠,“我的父母就因为这份藏宝图,关系很不好。而且,也是因为它而死,我不想走上他们的老路,所以只当那是一个纪念,并不想去找这笔宝藏。相比起用一辈子来寻找一笔或许还不存在的宝藏,我更愿意用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去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我觉得,我做的还不赖。”

不可否认,慕薇薇听到他的讲述心里莫名的感动,原来,冷漠凶悍的叶少辰还有这样一面。

“怎么?被我的故事感动了?”叶少辰看她发呆,调笑着问。

慕薇薇也不掩饰,“是挺感动的。我以为像你们这种在商界大佬,都是很爱钱的,没想到,你是个例外。”

“我也爱钱啊,不过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嘛。”

慕薇薇噗嗤一声笑了,一粒米饭差点呛进嗓子。

“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慕薇薇捂着笑疼的肚子,“哎呦,笑死了,君子?叶少辰,你也称的上是君子?”

叶少辰被她怼的一懵,不怒反笑,“也是,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君子。”

吃完饭,两个人在客厅沙发里窝着看电视。叶少辰把她抱在怀中,刚开始还是规规矩矩的有一下没一下梳着她的头发,后来就不老实了,手直接伸进了衣领里……

慕薇薇“啪”的打了一下他的手,“别动手动脚的。”

叶少辰的手停在锁骨处,在她耳边小声说,“反正我也不是君子。”

“别碰,我还没洗澡呢。”慕薇薇呢喃着撒娇。

“我不介意,”说着他的手继续前进,硬是被慕薇薇摁住。

“我介意。”慕薇薇把他的手拿出来,“好好看电视。”

叶少辰贴着她的脸磨蹭,言语炙热,“我好几天没有碰你了。”

“你今天才出院,医生让你好好修养。”。

“你是怕我体力不支?”叶少辰的手攥着她的手指,抬起来放在牙齿间研磨,这个小举动,弄得慕薇薇头皮发痒。

“叶少辰,你别闹。”慕薇薇试图抽出自己的手,却没有成功,猛然间,整个人被抱起来向楼上走去,“啊——叶少辰,你放我下来,你的肩膀还有伤。”

“看来,你的确在质疑我的体力,你忘了,我不是普通人。”叶少辰望着她黝黑的眼眸温柔的笑,只是眼中的炙热快要把她点燃。

刚才在饭桌上,她说不是君子的时候,叶少辰就想把她揉进怀里教训一番,能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那……那我也要先洗澡。”慕薇薇满脸羞涩的说。

“做完,我和你一块洗。”

慕薇薇捂住脸,小声嘟囔,“你那么……什么时候才能做完。”

叶少辰被她这句话挑的心火直烧,脚步快了很多,一脚踢开自己的房门,刚将她放在床上,就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

“放心,我今天尽量快一点。”

“别撕我衣服……啊——你讨厌。”

“我明天给你买十件……”

房间一片旖旎春光。

这是慕薇薇回来后,第一次躺在叶少辰的床上,又是多天没有相处,他格外的热情和急切,好几次都把她弄得生疼。

“叶少辰,你是狼吗?不要咬我……”慕薇薇娇喘着责备。

“我就是一头狼,被你饿坏的狼。”叶少辰抬起头,眼中全是火焰和迷离,魅惑之极。

慕薇薇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她不敢看那双眼睛,太动人心魄,她怕自己忍不住掉入那片蓝色的大海。

不知过了多久,叶少辰一阵剧烈的撞击后,浑身一抖,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肩膀,慕薇薇张着嘴巴,几乎喊不出声来。

不可否认,叶少辰的床上功夫真的很厉害。以前在一起他纯粹是为了发泄,从来不顾及她的感受,再加上对他心里和身体上的抗拒,慕薇薇感觉到的只有痛苦。而现在,他会在乎她,会看她是舒服还是难受,而且每次都是在她到达后,才释放自己。

床单湿漉漉一片,叶少辰缓了会儿,将她再次抱起来。

“还干嘛呀?”慕薇薇有气无力的问,眼皮都快黏在一块了。

“不是要洗澡吗?抱你去浴室,顺便把床单一换。”

慕薇薇彻底投向,“你体力真好。”

“终于承认了?难得啊。”叶少辰推开浴室的门,戏谑的看她。“还能站住吗?”

“能,能站住。”

叶少辰将她慢慢的放下,打开水试了试水温,才让她站在莲花蓬头,“你慢慢洗,我先去换床单。”

慕薇薇不好意思和他正视,转过身自己洗。

过了会儿,叶少辰滚烫的身体也挤了进来。

“你先出去,我洗完你再来。”慕薇薇小手抵着他的胸膛说。

叶少辰怎么会错过这样的大好时机,直接将她搂紧怀中,任温水冲刷着两个人的身体,声线低沉诱人,“都赤身相见这么多次了,还害羞?”

“我不习惯嘛。”

“可我就喜欢看你这样子。”叶少辰调笑。

“你怎么这么讨厌。”慕薇薇嘟着肿起来的红唇撒娇。

叶少辰一阵心神荡漾,咬住她的唇,原本只是想一亲芳泽就放开,可是他太低估自己的耐力,一尝到她的滋味就欲罢不能。

于是在女人的半推半就中,叶少辰又把她按在墙上做了一次。

这次慕薇薇是真的没有力气了,闭着眼睛被他又抱出了浴室。

“你不要在动我了……”慕薇薇抓住最后一点清明告诫他。

“不碰了。”叶少辰眼中全是浓情蜜意,“我帮你把头发吹干再睡。”

“嗯。”

叶少辰从浴室取来吹风机,将她的脑袋放在双腿上,一点点吹着她的长发,等全部吹干了,她已经彻底睡着了。

夜晚的空调很凉,叶少辰贴心的为两个人盖上被子,然后,搂着她安然入梦。

这一刻。他觉得,仿佛抱着整个世界,满足又欣慰。

深夜。

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的夜晚,叶少辰从美梦中醒来,摸到电话一看是章贺,接了起来。

“什么事?”

“少爷,张珩被救走了。”

叶少辰猛地从床上坐起,瞬间就清醒了,“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基地那边传来消息,有一伙人闯进了进去,把人救走了。”

叶少辰揉着眉心,怕打扰到慕薇薇,低声问,“伤亡情况怎么样?”

“不清楚,我正准备过去看看。”

“等会儿,我也去,”叶少辰挂了电话就快速的穿衣服,离开时,将房间的温度调高了一些,然后俯身在慕薇薇的额头亲了下,离开。

别墅外面,章贺已经在等待。

“少爷,你刚出院,还是……”

“没事,上车。”

夜深人静,路上几乎没有车,黑色的路虎如入无人之地。将车速飙到最高。于是,原本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章贺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基地灯火辉煌。

小方看到叶少辰来了,连忙迎上来,“老板,你来了。”

叶少辰紧皱着眉头,大步向前走,“现在什么情况?”

“我们伤了五个兄弟,基地的医生正在抢救,叫来的那三个鸭子,都死了。对方除了那个张珩,其余的也都死了。”

叶少辰停住脚步,狐疑的问,“都死了?”

“是对方下的手,应该是担心他们吐出些什么,所以走时一不做二不休,全都灭口了。”

叶少辰纵使心狠手辣,也不曾伤害过兄弟,“妈的,这帮人真是丧心病狂。看到他们的脸了吗?”

小方摇头,“没有,他们都蒙着脸。”

“说话口音呢?”

“也没有,他们没有开口说话。”

叶少辰环视一圈,走到曾经关押张珩的房间,三个大汉光着身子倒在血污中。

“送一百万给他们场子,转交给他们的家人,就当是抚恤金了。”叶少辰扭头对章贺说。

“是。”

“连夜将这些尸体都处理了,做的谨慎一些。”

“是,老板。”

叶少辰来到医护室,里面的伤员正在抢救中,好几个都是打在腿上和胳膊上,只有一个比较危险,子弹射进了胸膛。

“他们是从哪里进来的?”叶少辰转身问小方。

小方谨慎的说,“我刚才去调查了一下,他们是从东边的墙翻进来的,放倒了我们一个哨兵,然而直奔关押张珩的地方,好像提前知道。”

叶少辰的脸色更冷,训斥道,“我们这里不是世外桃源,有人能找到不足为奇,不过能被他们闯进来。还伤了人,你们的安保工作是怎么做的?”

小方羞愧的低下头,想辩解两句,但失误就是失误,“对不起老板,是我的责任。”

叶少辰狠狠的瞪他一眼,“以后要再出这样的事情,你就滚蛋。”

“老板,绝不会有下次了。”

“这伙人向哪里逃走了?”叶少辰冷声问。

“阿龙带人去追了。”

“打电话问他到哪里了。”叶少辰继续命令,如果可以,他要动用更多的力量。能在他的地盘把人抢走,也太小看他叶少辰了。

小方应了一声,赶紧给阿龙打电话。许久那边才接起来,而且似乎状态很不好。

“阿龙,你到哪里了,出什么事情了?”小方焦急的问。

“我们的车被他们撞翻了,我……我被卡在车里了,另外两个昏过去了。”阿龙喘着气说。

小方一听脸都绿了,“你在什么位置?我马上过去。”

“通往东郊的路上,你快点,我怕两个兄弟撑不住了。”

“知道了。”

小方摁了免提,不等他说话,叶少辰就说,“给120打电话,你和120一块过去,不论如何,他们都不能再有事。”

“老板。”小方鼻子发酸,他和阿龙是好兄弟,平时就形影不离,现在阿龙出了事,他比谁都着急。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呀。”叶少辰在他腿上踢了一脚。

小方撒腿就向车子跑去。

夏夜的星空很皎洁,如果不是空气中飘荡着的淡淡血腥,这应该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远处的灯光下,章贺正在和其他人有条不紊的处理着死者,背后的医疗室,医生还在紧张的抢救。

叶少辰陷入了沉思,这次意外到底是有人走漏了风声,还是对方的嗅觉太敏锐,居然找到了这里。

他刚才之所以打断小方的猜测,是不想造成恐慌,质疑同伴,是瓦解这些人忠诚的利器。

如果是有人透露了消息。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不早不晚,恰巧是在自己出院后。

脑海中突然浮现一张娇笑的脸,叶少辰下一秒就否定,不会是她,她自己也是受害者,还差点在交换藏宝图的时候丧命,她怎么会帮忙救出张珩?

绝对不可能。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天色渐亮,一切随着夜幕的消失而归于平静。受伤的五个人有惊无险,其中一个还在观察中,小方带着阿龙和另外两个人从医院回来,除了胳膊脱臼,并无大碍。

这或许已经是最大的幸运,至少他的人没有死亡。

熬了一夜,叶少辰有些疲惫,眼眶里布满了血丝。

“老板。”阿龙垂头丧气的站在他跟前,“对不起,我没有追到人。”

叶少辰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总会抓到的,你们没事就好。”

阿龙听到此话,头更低了。

章贺站在旁边看到叶少辰疲倦的脸,关心的说,“老板,你昨天才出院,又在这待了一夜,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完了,你放心。”

叶少辰点点头朝车子走去,这一晚鼻间全都是血味,他很怀念慕薇薇身上的芳香,他急需要抱着她安眠。

回到叶家时,刚过七点。

叶少辰走进卧室,女人还在睡,他悄声走进浴室冲去一身的气息,回到床上紧抱住她温热的身体。

慕薇薇被他的举动惊醒,迷迷糊糊的问,“天亮了吗?”

“还早着呢,乖,继续睡。”叶少辰柔声说。

慕薇薇刚醒的灵魂继续沉睡,她真的是太困了。

这一睡一直到了晌午。

慕薇薇打了个哈气醒过来,懒懒的伸个腰,转过身才发现。叶少辰还睡着,而且睡得很沉。

咦?平时不是他醒的最早吗?今天怎么例外了。

小心翼翼的拿开他放在腰间的手,慕薇薇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才发现根本不能穿了。昨晚被这个家伙全撕烂了。

可是又不能不穿,慕薇薇无奈的走到他豪阔的更衣室,找了一件宽大的白衬衣穿上,刚好到大腿盖,连裤子都不用穿了。

不过这样也出不了门,慕薇薇随便洗了把脸,就窝在沙发上刷手机等他醒来。

正在看一则娱乐新闻,手机进来一条信息,慕薇薇顺手点开,是楚轩的,上面有两个字。

成功。

慕薇薇眼皮一跳。他昨天晚上去救人了?那叶少辰知道吗?

盯着手机看了会,慕薇薇照例删掉了这条信息。这件事完成了,就轮到下一件了,可是要让叶少辰拿出剩余的半张藏宝图谈何容易?

怎么做才好呢?

他虽然说了,对宝藏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而且如果他真的心怀坦荡,为什么不告诉她,那份藏宝图是不完整的?

其实,他对那笔宝藏还是有兴趣的吧,只是比起其他人,他的兴趣没有那么浓厚而已。

眼看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慕薇薇的肚子都饿的咕咕响了。可是叶少辰还没有醒,慕薇薇着急了,他平时睡不了这么久,难道是昨晚太累,病情反复了?

跑到床边轻拍他的脸,焦急的喊,“叶少辰,叶少辰。”

叶少辰睁开朦胧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光滑的大腿,再往上是熟悉的白衬衣,然后就是女人紧张的面容。

能一睁开眼就看到她,真好。

“叶少辰,你醒醒。”慕薇薇摇着他的肩膀,哪知下一秒,天旋地转,她被叶少辰抱着倒在了床上。

好了,按照他如此大的力气判断,她的确是想多了。

“叶少辰,你怎么这么能睡了?现在都中午了。”慕薇薇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狐疑的问。

“昨天晚上出事了,我一晚上没睡。”叶少辰靠在她肩头,闭着眼睛幽幽的说。

慕薇薇心里咯噔一下,昨天晚上,楚轩去救人的事情?

“出什么事情了?严重吗?”

“就是抓的那个人被人救走了。”

慕薇薇假装惊讶,“那……那危险吗?我说以后。”

叶少辰睁开眼睛,用鼻尖蹭着她的,沙哑低沉的声音格外迷人,“放心,我不会再让他们伤害你的。”

慕薇薇受不了这样的亲昵,推开他的胸膛说,“起床吧,都十二点了,我快饿死了。”

叶少辰宠溺的一笑,“你早晨没有吃饭吗?”

“你还敢说这个?我的衣服都被你撕烂了,我怎么出门?”慕薇薇像是发怒的小猫,瞪着眼睛特别可爱。

叶少辰喟叹医生,双手将她圈进怀中,让他的气息包裹着她,柔声窃笑,“对不起,是我的错,今天去陪你买衣服。”

“先不说这个。你睡够了就起床,去我房间拿身衣服过来。”

叶少辰的脑袋在她长发中埋着,闷闷的说,“好想就把你关在这间房子中,让你哪里都去不了。”

慕薇薇不疑有他,嘻笑道,“叶少辰,你什么时候这么黏人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以前是什么样子?”

“嗯——就是冷漠的,克制的,很有理智的。”慕薇薇尽量找好的词眼,如果不是为了讨好他,说出来的,肯定就是卑鄙无耻之类的话了。

叶少辰将头抬起来,直视着她亮晶晶的眼眸。“是你太好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慕薇薇挑着嘴角问他,“比你妻子还好?”

叶少辰顿住,敏锐的捕捉到她眼底的那一丝愤意,她是吃楚妍的醋了吗?

“说啊,比你妻子还好?”

叶少辰神色变得认真,缓慢的说,“其实,我一直把你们当一个人,你就是她,她就是你。”

慕薇薇嗤之以鼻,“可是明明我们就是两个人。”

“我知道我知道,就让我自私一点好吗?”叶少辰的语气中带着祈求。

慕薇薇突然被自己心中的怒意震惊了,她看到叶少辰对楚妍如此眷恋为什么要生气?她应该开心的放鞭炮才是啊,这样,她以后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对的,不应该生气。

叶少辰紧盯着她的眼眸,他有些心慌,因为他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决定?

慕薇薇故意冷着脸说,“你去给我拿衣服过来。”

“拿过来你就不生气了好吗?”

“你去拿过来再说。”慕薇薇心里还是堵得慌。

叶少辰耍赖皮,他是真的害怕她生气,“你先答应我。”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慕薇薇作势要起来,反正她了解他的性格,穿成这样,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跨出这道门的。

果然,叶少辰搂她的胳膊更紧了。小心的安抚着她,“好了,我去拿我去拿。”

慕薇薇冷哼一声不说话,是真的生气,还是假装生气,她自己都快分不清了。

叶少辰起身前在她额头轻轻碰了碰,穿着睡衣睡裤出了卧室的门,他是这幢别墅的主人,穿什么都是应该的,更不可能有人非议。

卧室里,慕薇薇翻身而起,气呼呼的拿着软绵绵的枕头出气,一拳一拳砸在上面,“混蛋。混蛋。”

她从小就是个乖女孩,不会说那些骂人的说,翻来覆去就是“混蛋,渣男”这两个称呼,可是在气什么呢?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吃罢午饭,慕薇薇无所事事的继续完成自己的设计图,马上就是初选了,她不想在初赛就被刷下来,太丢人了。

而叶少辰也没有去公司,吃完饭就钻进了书房处理公务,这几天没有去公司,邮箱里全是积压的工作邮件。

其他的都很正常,其中有一封是叶少辰怕丢失自己传上来的,那就是孩子的照片和视频。

点击,下载,打开。

孩子纯真的笑脸出现在屏幕上。

叶少辰安静的看了好半天,才不舍的关掉,他的孩子,他一定要找回来。可是,都过了这么久,夜鹰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