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叶少辰的绯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个面子?”叶少辰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还急着回去给慕薇薇看这根玉簪,这个女人能不能让开?

“叶总,您这样和女士说话,是不是太失礼了?”苏小姐被他的态度激起一股怒火,他虽然是自己的金主,但她好歹在娱乐圈也是有点地位的女星,走到哪里不说鲜花铺地,至少没有遭遇过冷眼,而且,她觉得,叶少辰钦点她做代言人,一定是对她有好感的,没想到,他连自己是谁都没有认出来,这太装高冷了吧。

叶少辰不想和她纠缠,欠欠身说,“我向来如此。”然后绕过她朝自己的车走去。

苏美女气的在后面跺脚,殊不知刚刚两人的画面已经被人拍下。

回到叶家别墅,叶少辰拿着玉簪兴冲冲的来到慕薇薇房间。

她穿了一件丝质睡衣,在整理衣橱里的衣物,长发刚洗过,蓬松而柔顺的披在肩上,听到他的脚步声没有回头,直接问,“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话音刚落一只手出现在眼前,手掌上放着一个古朴的首饰盒。

慕薇薇惊讶的回头问,“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慕薇薇揭开盖子,一只玉簪静静的躺在里面,她由衷的赞叹一声,“好漂亮。”

叶少辰就知道她喜欢,因为从她的服装设计风格来看,她很喜欢古典元素。

“来,”叶少辰推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梳妆台前,一缕一缕将绸缎般的长发掬起,在脑袋后面挽了一个很简单的发髻,然后将发髻插进发髻里。

慕薇薇左右扭头看了看后面的样子,一朵碧玉雕成的木槿花悄然绽放在乌黑的头发中,像极了电视剧中的古代少女。

“你……你居然会盘头发?”慕薇薇觉得不可思议,他可是叶少辰,绝对的直男,怎么会这种手艺呢?

叶少辰得意的一笑,“我在回来的路上看了网上的视频,效果还不错。”

“是还不错,”慕薇薇有点无言以对,在网上看来就能用于实践,她绝对做不到。

叶少辰下巴放在她肩上。深情的凝望着镜子中那双黑亮的眼睛,“我送给你的,喜欢吗?”

“挺喜欢的,不过,我总不能每天在头上顶着几百万吧。”这样,她走路会有负担的。

“你怎么知道要几百万?”

慕薇薇举手将玉簪抽出来,长发如瀑垂落,她说,“这玉是和田玉中的极品,你看这雕花,是纯正的手工雕刻,而且边缘已经磨得很圆润了,应该是个老物件了,就算不进拍卖行,这只玉簪也要好几十万,现在进了拍卖行又是慈善拍卖。他们自然要太高价格宰你们这些土豪,不卖个一两百万都对不起慈善的名声。”

叶少辰认真的听着她的判断,眼中露出惊喜,“真是看不出来,你懂这么多?”

“那当然了,我小时候……”慕薇薇猛地刹住口,差点说漏了。

叶少辰笑着问,“小时候怎么了?”

慕薇薇目光落在手中的玉簪上,真假掺半的说,“小时候,家里有个长辈很喜欢玩玉器,我耳濡目染就知道啦。”她说的这个长辈,不是别人,就是她的爷爷。慕老爷子当年很爱玉器,家里收藏了不少珍贵的玉器,空闲的时候经常抱着慕薇薇。给她讲这方面的知识。

叶少辰“哦”了一声,低头在她肩头映下一个吻,说,“喜欢就戴着,丢了就丢了,我叶少辰养得起自己的女人。”

“好东西就要好好保存着,这是缘分,丢了多可惜。”

慕薇薇口中的缘分,只的是人和玉之间的缘分,但显然叶少辰理解成了他和她的缘分,心中一喜,掰过她的脸,在她唇上嘬了一口,用低沉的气声说,“昨晚你把我关在门外了,今晚还关吗?”

慕薇薇横了他一眼,里面却是千娇百媚,“我关的住吗?”

“关不住,”说着,叶少辰就将她扔在了床上。

“你去洗澡,身上一股奇怪的香水味。”慕薇薇用手抵着他的胸膛,皱着鼻子说。

叶少辰停住,闻了闻身上,还真有一股香水味,翻身起来,随手将西装脱了扔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开始解着衬衣纽扣说,“我上台阶的时候,有的女人差点摔了,我扶了她一把,可能就是那会儿染上的。”

慕薇薇侧身手抻着脑袋笑嘻嘻的问,“是个美女吧。”

叶少辰挑眉。看到了她眼中的戏谑,说,“其实她和你还有几分关系。”

“我?我在A市不认识哪个女人啊。”慕薇薇诧异万分。

叶少辰脱了身上的衬衫,继续解皮带,动作流畅的慕薇薇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你还记得上次,我让你随便挑个人,订新的代言人,就是她。”

“哦~那个很红的女明星啊,”慕薇薇记起来了,突然意识到他脱得已经剩一条四黑内裤了,一头扎进被子里,闷声喊道,“你个流氓啊,干嘛在这里脱衣服?去浴室。”

叶少辰笑的很邪恶,“都不知看了多少遍了,还这么害羞。”

慕薇薇抹黑抓起一个枕头扔过去,“你赶紧去啊。”

叶少辰将枕头接住又放在床上,“好了,我去啦。”

这一晚,当然是云雨尽欢。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一觉醒来,将会有铺天盖地的绯闻袭来。

早上,叶少辰和慕薇薇正在吃早餐,章贺表情焦虑的走进来,手中拿着几份报纸,“少爷,您出绯闻了。”

叶少辰正在喝牛奶,听到这话差点一口牛奶喷出来,擦擦嘴角,蹙着眉问,“你说什么?”

章贺将几份报纸给他,“您看,今早刚登的,还是娱乐版的头条。”

慕薇薇心里一跳,以为是报纸上登的是自己,忙凑过去看,上面大大的写着,当红女星苏岑雪背后的大金主原来是叶少辰。

照片是昨天晚上他伸手扶她的那一瞬间,还有一张是在门口两人说话,苏岑雪娇美的看着他,叶少辰则没有什么表情,拍摄者的角度很刁钻,看上去两个人贴的很近。

叶少辰大致扫描了一遍,文章还提到叶皇的代言问题,说什么就是因为叶少辰包养苏岑雪,后者才能打败众多女星拿到代言。

包养?叶少辰冷笑,他会看的上这种女人?

叶少辰又翻了其他两份不同的报纸,大概内容都差不多。他哭笑不得,“我扶了她一把,出来被她拦住说了几句话,我就成她背后的金主了?这些狗仔的脑洞还真是大,什么都敢写。”

“不止报纸,今天网络上的各个新闻客户端全都爆了。”章贺补充说道。

慕薇薇不知怎么,就是觉得很狗血很有趣,笑着说,“这明显是苏岑雪想借你炒作嘛。”

叶少辰扭头看她,“你不会相信的吧。”

慕薇薇笑着瞥了他一眼,“叶少辰,我也是有脑子的好吧,你这段时间一直和我在一起,再说了,她美则美矣,但是和我比,还差那么一小丢丢。”慕薇薇用指头比了比。脸上全是傲娇。

叶少辰大大的松口气,亲昵的捏捏她比划的小手,他就怕慕薇薇信了这些有的没的,既然她不信,那他也懒得管,将报纸扔在一边继续吃饭。

“少爷,不管了吗?”

“管这些干什么?反正也是没影的事。”

章贺看起来比叶少辰还担心,“少爷,你要不看一下网上,真的很……”

叶少辰没有动,慕薇薇却很感兴趣的掏出手机打开常逛的新闻客户端,果然头版头条就是叶少辰的绯闻。

和报纸不一样,网上的扒皮尺度更大。

慕薇薇翻了一页,看到一段文字愣了愣,居然还提到她了?

“网上又乱说了什么?”叶少辰看她神色不对,一边吃饭一边问。

慕薇薇干咳一声说。“我给你念啊,据知情人士爆料,叶少辰的妻子出国留学,叶总裁人帅多金,身边桃花自然不断,表面上他看似对妻子忠诚,但自从妻子离开后,叶少辰却从未去国外探望过,由此可见,叶少辰并不是大家印象中的好丈夫,相反,却在私底下和多名女星纠缠不清,苏岑雪就是其中一位……”

慕薇薇越读越想笑,最后实在是读不下去了,放下手机,调侃叶少辰,“叶大总裁,你居然和多名女星纠缠,赶紧叫出来我看看。”

叶少辰也被她逗笑了,“我不是杂食动物……”话还没有说完,叶少辰的电话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刘秘书。

“叶总,打扰您吃早餐了。”

“什么事?”叶少辰伸手攥住女人纤细的手,一点点把玩。

“就是关于网上的绯闻,您看到了吧。”

“刚看到。”

“是这样,刚才苏岑雪苏小姐打电话给我,说她和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她也不知道是谁在爆料,希望您不要误解她。”

“知道了。”叶少辰收了电话,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又怎么了?”慕薇薇不解的问。

“苏岑雪打电话给刘秘书,说这件事不是她搞得。”叶少辰简单的说。

慕薇薇愣了两秒。“不是她?那还有谁?现在娱乐圈有的人为了炒作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叶少辰一点点分析,“苏岑雪是叶皇女装的代言人,如果她借我炒作,我一定会撤了代言,这个她应该清楚,假如不是她的话……”叶少辰想起一个老熟人,冷笑道,“我知道是谁了。”

“谁?”

“南宫昊。”

“怎么又是他?”慕薇薇惊呼。

“昨天晚上,他拍了一条珍珠项链,本来三四百万就能拍下,我抬了下价格,让他一千万买了。”

慕薇薇噗嗤笑了,“你也太阴险了吧,你就不怕他突然不拍了,项链落你手里?”

叶少辰抽出一张纸巾帮她擦擦嘴角,“你不知道,南宫昊的妈妈酷爱珠宝,这段时间他正在被家里逼着结婚,他不想结婚就要讨好妈妈,当然要投其所好,那串珍珠项链是最合适的礼物。再说了,万一他不要又有什么关系,你戴珍珠我觉得也很漂亮。”

慕薇薇忙说,“千万别,珍珠这种首饰,等我过了三十五岁再说吧。那现在既然知道是南宫昊干的,你准备怎么办?”

“不怎么办,不就是一个绯闻嘛,不能把我怎么样。”叶少辰表现的很无所谓,曾经,乔心优也搞出一个大绯闻,弄得女装销售量下滑。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在叶少辰的商业版图中,就算把女装这一块全砍了,他也不过是出出血,动不了筋骨。

章贺一听,少爷都不着急,他着什么急,默默的退了出去。

叶皇公司设计部。

小李和丽娜几个人在叽叽喳喳的讨论今天的八卦,看到慕薇薇进来,都闭了嘴,她们摸不清楚妍的性格,她的身份又特殊,所以不敢太放肆。

倒是慕薇薇有些尴尬,随意的问,“你们再说什么?这么热闹?”

小李嘴快,“就是叶总和苏岑雪的绯闻啊,简直太假了。”

慕薇薇有些意外,“你们怎么知道是假的?报纸和网上不都有照片吗?”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想到楚妍也如此八卦,都不由的轻松了许多。

丽娜说,“那几张照片算什么?不就是两个人站着说了句话,叶总扶了她吗?说叶总包养她,那也要有搂搂抱抱,或者亲吻上床这种石锤啊,就这几张照片能说明什么?想炒作想疯了吧。”

小李接着激动的说,“对,网上还爆料说,苏岑雪拿下我们的女装的代言,是因为她和叶总的关系特殊,我们可都听说了,那天几个高层坐在一起开会,还是叶总打电话……”

小李说到这立刻刹住了话头,紧张的看了眼慕薇薇,不敢再说话。

慕薇薇很坦然的说,“叶总给我打电话,是我选的,因为我在香港的时候,只听过她的名字,她当时有一部电影在香港放映。”

小李看她没有责怪自己,脸上还带着笑,大大松口气,“对啊,所以现在网上这些爆料根本不能信。一定是苏岑雪想炒作,才拉叶总出来当垫背,我以前还挺喜欢她的,现在对她直接粉转黑。”

慕薇薇自然不会告诉他们,或许还有另一个真相。

说闹了一阵。何美玲一脸肃然的走进办公室,几个人立刻四下散开,只有慕薇薇淡定的冲她说了声,早上好。

何美玲也回了句早上好,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闹哄哄的一天很快过去,在叶少辰和慕薇薇觉得这件事无所谓的时候,第二天,一个更大的绯闻刊登了出来。

叶少辰私生活混乱,出轨香港MK公司美女董事。

这次也有好几张照片,他们单独出去吃饭的,他们在学校散步的,还有那天晚上吃完火锅在街上溜达的,他的胳膊亲昵的放在慕薇薇肩头。

文章中对楚妍的描述不多,反复就是指她是香港财阀的千金小姐,目前正在和叶皇合作一个大型项目等这几句。

叶少辰这次严肃了不少,说他无所谓。哪怕骂他卑鄙无耻,你随便骂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能是伤害他的家人,这是他的底线。

“南宫昊不是想看热闹吗?那我就让这件事更有趣一些,章贺,去找几家我们投广告的媒体,纸媒和网媒都要,就说南宫家的大少爷至今没有结婚,是因为……他是双性恋,至于照片嘛,和他交往过的那么多女模手中,一定有不少存活,和男人嘛,随便有几张他和男人喝酒的照片就可以了。”

章贺和慕薇薇睁大了眼睛,这样也可以?

“大家会信吗?”

叶少辰摊手,“很多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事情越热闹越开心,爆料一出,就算是假的,也会信一半。”

慕薇薇笑着说,“南宫昊要恨死你了。”

叶少辰眼眸中闪过一道阴骘的光,“我们之间,早就势同水火了。去吧。”他对章贺说。

“是。”章贺早就就忍不住了,得到命令后他撒腿就跑了出去。

叶少辰怕她担心,握住她的小手安慰,“别怕,不会有事的。”

“我没有怕,不就是绯闻吗,这不算什么。”慕薇薇心态很好,她无所谓了,反正大家也是私底下议论,她就当没有听见,背骂名的楚妍,又不是慕薇薇。

叶少辰很是诧异的看着她,突然觉得她和以前不一样了,看淡了很多事情,心理也强大了很多。

来到公司,慕薇薇淡笑如初,其他人看她的眼神却有些不对劲。但好在并没有当着她的面说什么,因为她的身份,她们不敢造次。

十点多,慕薇薇去洗手间。正准备推开隔间的门出去,外面传来了几个女人的声音。

“嗳,你们说那个楚妍是不是和叶总有什么关系?”有个女人提了个话头。

“不知道啊,可我觉得不真的,昨天爆料说叶总和苏岑雪有关系,今天又说和楚妍有关系,这摆明了是要整叶总啊。”这人一听就是小李。

“你这样说也对,叶总对女人态度冷淡这是公司所有人都知道的。他不像私生活混乱的人。”这好像是丽娜。

“反正这次我站叶总。”小李义愤填膺的说。

丽娜笑道,“嘻嘻,你一向是叶总的花痴一员,我也觉得,这个楚妍长得好,家世好,教养还好,这两天在我们面前也没有摆架子,这样的女人追她的男人应该排成队了,她应该不会自降身份去做别人的小三。”

“就是说嘛……”

几个人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出去后,慕薇薇才出来,一边在洗手池洗手,一边轻笑着摇头,真是让你们失望了,楚妍还真就做了小三。

到了下午四点多,更劲爆的消息通过网络快速传播,A市有名的花花公子南宫昊是个双性恋着,男女通吃,而且口味极杂,那几张和嫩模的大尺度照片真是令人咋舌。

设计部办公室都炸了。

他们对南宫昊太熟悉了,因为叶少辰的关系,他以前经常来公司溜达,看到漂亮的员工还调戏调戏,后来听说他和叶总有了矛盾,就很少来了。

这下,谁还关心叶少辰是不是包养女星,是不是和楚妍有私情,大家的目光全聚焦到南宫昊身上了。

“真是没想到,南宫昊这么会玩儿,果然是有钱人啊。”

“看不出来他这么重口味。”

南宫家。

“啪——”一个精美的琉璃瓶摔碎在地上,但是这并不足以平息南宫先生的怒火,他冲管家吼。“那个畜生呢?去哪儿了?怎么还不回来?”

管家战战兢兢不敢撒谎,“他身边的人说,好像去了酒吧。”

“啪——”一个玻璃杯被摔碎,“好像,我看就是。立刻让人把他给我带回来,老子今天要打死他,省的他今后给南宫家丢人。”

陈淑桦站在旁边温和相劝,“你消消气,等会儿血压又上去了。”

“都是你,”南宫先生把矛头调转向妻子,“都是你护着这个畜生,如果上次不是你挡着,老子早就弄死他的,还留着他今天给南宫家丢人?”

南宫先生说的上次,是指南宫昊把慕薇薇弄丢。

陈淑桦不敢啃声。

这时,南宫昊出现在了门口。看到屋里这个情势,转身就要跑,南宫先生大喝一声,“把他给我抓住。”

站在门口的两个保镖一拥而上,把南宫昊紧紧抓住。

南宫昊看跑不了了,很自觉的对两个保镖说,“放开我,我自己进去。”

可是这两个保镖向来只听南宫先生的命令,硬是架着他来到了主子面前才松手离开。

南宫先生一看他就火冒三丈,随手抓起脚边的凳子就砸了过去,南宫昊不敢躲,硬是扛了这一下,椅脚和骨头相碰,疼的他咬紧了牙关。

他了解父亲,他越是躲,父亲打得越厉害。

“跪下!”南宫先生爆喝道。

南宫昊“咚”的跪在地上,还好这一块没有玻璃碎片。

“我给你机会,说,网上说的是不是真的?”

南宫昊仰头坚定的说,“当然不是真的,我只喜欢女人。”

南宫先生是个很传统的人,那两个字都说不出口,气的满脸通红说,“那网上为什么会有你和男人勾肩搭背的照片?”

“爸,那是我喝醉了,而且那几个男的都是我的朋友,正常的普通朋友。”南宫昊强调道。

“好,那我问你,你跑去泰国做什么?”

南宫昊更加无辜,“我就是去那里旅游,并没有去参加什么派对,这都是网上乱说的。”

“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负面新闻说你是……”南宫先生难以启齿,跳过那几个字接着骂道,“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的几个叔伯专门阴阳怪气的打电话问我,网上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我们南宫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爸,我发誓,我只喜欢女人。”南宫昊认真的说。“这次是有人专门来针对我。”

南宫先生眯着眼睛,狭长的眼眸里散发着阴险,“谁针对你?”

南宫昊看了眼父亲,底气很不足的说,“叶少辰。”

南宫先生惊讶了,“叶少辰?他怎么会……”南宫先生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从昨天流传开的各种关于叶少辰的绯闻,再看看眼前的儿子,瞬间就想通了。

“这两天叶少辰的新闻,是不是你找人弄得?”南宫先生冷声问。

南宫昊不敢看父亲的眼睛。点头“嗯”了一声。

南宫先生刚消了一点的火气又冒了出来,一脚踹在儿子肩膀,大吼道,“你去招惹他干什么?我都警告过你,离那个煞神远一点,你不在后面搞这些小动作,他能来给你泼脏水吗?”

南宫昊不服气,梗着脖子说,“如果不是他,我给妈妈的项链就不会多花那四五百万了。”

“不就是钱吗?我们南宫家还缺那几个钱?你把他老婆弄丢了,你还不让人家出出气?老子真是要被你气死了。”说着,南宫先生又拎起一把椅子准备朝儿子砸去,却被老婆抱住了胳膊。

“好了好了,消消气,现在既然都清楚了,儿子不是网上说的那样。应该高兴才是,你也别动这么大的肝火。”陈淑桦柔声安抚丈夫的情绪,说完又掉头瞪着儿子,“还不给你爸爸道歉。”

“对不起。”南宫昊快速的说。

“你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是对不起南宫家的列祖列宗,”南宫先生喘着粗气,“上次我和你妈妈给你挑的那几个姑娘,你从中选一个,即刻结婚。”

南宫昊抬头正要抗议,却看到母亲冲他摇头,南宫昊咬了咬牙,低下了头。

……

两场雷声大雨点小的绯闻还没有落下帷幕,A市一场让人猝不及防的地震打破了安逸的生活。

地震来临时,是上午十一点半。

慕薇薇觉得口渴,去休息室倒水喝,接水的时候,发现水桶里的水开始左右晃动。她以为是自己眼花,可是紧接着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剧烈晃动。

“地震了。”不知是谁在大办公室喊了一声,然后就是尖叫声,一切都乱套了。

慕薇薇想要往外跑,却根本站不住,地面剧烈的晃动,高跟鞋不稳,直接让她倒在了地上,她眼睁睁的看着储物架上的各种零时和水杯砸下来,滚到她身边。

身体被巨大的力量推到墙角,天花板的上的吊灯“啪”的砸落,玻璃碎片溅了一声,很快饮水机倒了,高大的储物架也倒了。

慕薇薇惊叫着看着生生倒下了来的储物架。

“嘭——”储物架的顶端刚好卡在窗台上,慕薇薇吓得眼泪掉下来,她生怕离她不到一米的实木架砸在她身上,她不想死,她还有孩子。

地面又晃动了一下,“吱——”储物架脱离窗台的牵制摩擦着墙壁向下滑落。慕薇薇顾不上哭向前面的三角地带拼命的爬了爬,却不想头顶的一个放私人物品的箱子落了下来,慕薇薇眼冒金星,昏迷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笑的如天使般的孩子。

这场前所未有的灾难前后持续了两分钟,但仅仅是两分钟,也足以让这座城市陷入极端的惶恐。

叶皇集团除了一二楼的员工跑了出了大楼之外,其它所有的员工都被困在楼里,地震来的那一瞬间,电梯就停用了,再加上如此剧烈的晃动,想从十几楼跑下来根本不可能。

两分钟后,地震暂停。

每一个办公室都混乱不堪,资料电脑椅子等等办公用品全都倒了一地。

尖叫声停止,有人轻轻的问。“地震停了吗?”

话音刚落,地面又开始晃动,但是比刚才的幅度小了很多。

“啊——”

晃动停下来后,一个人说,“大家别慌,我们这座大楼是可以预防8级地震的,倒塌不了。”

话音刚落,设计部门口出现了叶少辰着急的身影,他大声喊道,“楚妍——”

“叶总。”何美玲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平时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也散了。

叶少辰关心的问了句,“没事吧。”

何美玲摇摇头,“没事。”

大家一看叶少辰下来了,都纷纷从不同的角落站起来,目光殷切又慌乱的看着他们的上司。

叶少辰压下紧张,这么多人看着他,他不能乱,做了个深呼吸,他说,“现在地震暂停了,但是后面可能还会有余震,何总,你立刻阻止大家从楼梯间撤离,男同事帮一下女同事,赶紧走。”

“是。”何美玲回头冲下属招手,“大家赶紧走,财物什么的先放下,等余震停了再来取。”

现在逃命要紧,谁还管钱啊。

叶少辰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慕薇薇的身影,连忙问疏导大家离开的何美玲,“楚妍呢?”

“我没看到,”何美玲也在办公室看了一圈,忙大声问,“谁看见楚妍了?”

小李脸上的妆一片混乱,她陡然想起当时什么说,“我看见她去休息室了。”

叶少辰拔脚向休息室跑去,越过电脑,推开椅子,在休息室门口,他找到了昏迷过去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