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薇薇,我一直知道是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慕薇薇被困在储物架下,满地全是玻璃碎片和水,以及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

“薇薇——”叶少辰失声喊道,想要进去救她,可是中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

何美玲在门口疏导最后一个人离开,听到叶少辰的喊声愣了一下,薇薇?慕薇薇?可那里面明显是楚妍,叶总为什么喊慕薇薇?!

没有任何犹豫,何美玲跑向休息室的方向,此时,她是设计部的经理,她不能落下任何一个人。

叶少辰推开挡在面前的椅子桌子,但最难的是移开储物架。

“叶总,我来帮你。”

叶少辰回头一看,是头发凌乱的何美玲,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让她先逃离,但是现在,他真的需要帮忙。

“多谢。”叶少辰感激的对她说,“你小心点在这边拉,我去那边推。”

“您慢点。”

叶少辰踩着一地的玻璃碎片弯腰来到储物架的一边,空间很狭小,只够他站立,找到合适的角度试了试,他对何美玲说,“我喊一二三,你就用力拽。”

“知道了。”何美玲紧紧的抓着储物架的边缘。

“一、二、三——”

叶少辰和何美玲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一个推一个拉,储物架因为卡在两堵墙之间,就算两人使尽浑身力气,也只推动了一点点。

“再来。一、二、三——”

如此重复了几次,慕薇薇的身体一点点露出来。

“好了,可以了,真是谢谢你了。”叶少辰诚心感谢已经累的大汗淋漓的何美玲,“你赶紧下楼吧。”

何美玲擦了把额头的汗水,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说,“叶总,你赶紧把楚小姐抱出来吧,我先走了。”

“嗯,你下楼小心一点。”叶少辰说完,弯腰走到慕薇薇跟前,她紧闭着双眼,额头有一块红红的,肿起一个大包,很显然是有东西砸在了她头上。

叶少辰焦急的呼唤,“薇薇,醒醒。”

没有任何动静。叶少辰不敢再耽搁下去,一手抱在她后背,一手抱起双腿,弯着腰往外移动。

刚从储物架下面出来,又一波余震来袭,叶少辰没有站住,双腿“咚”的跪在地上,手上的人却紧紧的抱在胸前。

“嘭——”一声,刚才千亲万苦挪开的储物架从中间断开,重重的砸在地上,溅起无数水渍和玻璃碎片。

“没事的没事的,薇薇别怕,我在你身边,别怕。”叶少辰紧抱着她抖着双唇自言自语,身体微转把水和碎片挡在身后。

这是他说给薇薇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地面再次恢复平静。叶少辰用力站起来,抱着她继续逃离这里。

终于费劲千辛万苦,叶少辰带着慕薇薇离开了休息室。

“薇薇,薇薇,醒一醒。”叶少辰急切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担心。

这次,慕薇薇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唤,难受的“哼”了一声,而这一声如同天籁,让叶少辰狂喜不已,她还活着。

“别怕,我带你离开这里,别怕。”叶少辰狂乱的在她手上的额头吻了吻,然后将她两只胳膊环在胸前,起身将她稳稳的背在身后向外跑去。

设计部在叶皇大厦的19层,电梯用不了,叶少辰只能背着她从楼梯下。身边有人迅速的跑过,不时还伴随着余震,气氛紧张而恐怖,但是叶少辰从没有想过要把她留下,就算是要死在这场灾难里,他也要和她在一起。

一层,又一层。

力气在快速的消耗,叶少辰有好几次撞在墙上,跪倒在地上,但他都努力的保护着他的女人,确保她毫发无损。

昏迷中的慕薇薇感受到一路的颠簸,隐约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红的发烫的耳垂,麦色的肌肤,以及脖颈间的汗水。

她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莫名的感受到安全,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叶少辰不会扔下她不管。

“叶少辰……”她虚弱的呼唤。

背着她的男人猛地僵住身子停下脚步,很快将她放在台阶上,眼睛亮的如同天上最耀眼的星星。

“薇薇,你醒了。”叶少辰惊喜的脱口而出。

而慕薇薇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可能是脑子还没有清醒过来,她皱着眉说,“我头疼。”

叶少辰心疼的用手轻揉了一下她受伤的地方,安慰道,“没事的,可能就是撞了一下。”

慕薇薇想要摸一摸额头,可是手一点力气都没有。

这时,又一波强烈的余震袭来,叶少辰下意识的一把将她抱在怀中,盯着地面一点点倾斜。

慕薇薇的眼眶有些发酸,等他放开她的时候。忍不住轻声问,“叶少辰,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不,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们都不会死的。你坚持一下,想想孩子,他还在等我们。”

慕薇薇脑袋渐渐清醒过来,听到他的话懵住,他……他怎么会知道……

叶少辰捧着她的脸,满含深情的说,“我知道是你,我一直知道是你,这件事后面再说,我先带你离开这里,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更大的地震。”

说完,叶少辰再次将她背起来,脚步坚定的下楼。

背上的慕薇薇脑子空白一片,她一直隐瞒的很好,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而他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等叶少辰全身湿透的时候,终于背着慕薇薇出了大楼。

街上一片混乱,交通瘫痪,到处都是砸落的广告牌,还有受伤昏迷的人群以及哭泣的孩子。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原本A市最繁荣的地方,如同人间炼狱。

“少爷——”章贺大喊着奔跑过来,他肩膀不知被什么划伤,鲜血浸湿了衣服,怵目惊心。

“少爷,你终于出来了,我还准备进去找你。”章贺心有余悸的说,看了眼他肩上不知合适又昏过去的慕薇薇。

“我没事。”

章贺的目光落在叶少辰的腿上,担忧的说,“少爷,你的膝盖怎么了?怎么流血了?”

叶少辰低头看了眼,浅色的裤子从膝盖处一片血污,应该是在救慕薇薇的时候,跪在了玻璃碎片上,这一路他只忙着救她,根本没有感觉,现在才觉得疼痛蔓延。

“应该是被玻璃扎伤了,没事。”叶少辰表情很平淡的问,“现在车出不去了吧。”

“出不去了,全都堵死了。”

“公司的人呢?!”叶少辰问。

章贺指着不远处的广场说,“都在那边。”

“走,我们也过去。”叶少辰背着慕薇薇向广场走,章贺看他有些吃力,想说他来背楚妍,但是以他对老板的理解,他不会同意这个意见。

广场上已经挤满了人,有的人在不断的打电话,有的人在哭,有的人在诉说着焦虑。

叶皇的员工看到老板过来,纷纷走了过来,一个个都狼狈不堪。

叶少辰将慕薇薇放下,架着她的胳膊,将她圈进自己怀里,没有任何避讳,没有任何尴尬。

“每个部门的管理层现在立刻点一下自己手下的员工,看有没有少了谁。”叶少辰下达命令。

刘秘书忙说,“您刚才没有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点过了,还差四个人,后勤部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财务部一个小姑娘。还有市场部两个。”

“电话能打通吗?”叶少辰问。

“不行,现在手机信号很差,根本打不出去。”

叶少辰思考了片刻,沉声说,“后勤部、财务部还有市场部,这三个部门的经理呢?”

“在这……在这……”三个男人站了出来。

叶少辰严肃的说,“员工被困在里面,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你们愿意去带他们出来吗?当然,这是自愿的。因为等会儿发生什么,谁都不能保证。”

三个大男人略微犹豫了片刻,说,“我愿意去……我也愿意去。”

“非常感谢,”叶少辰又对安保部的经理说,“你们部门的员工都是经过层层筛选出来,体格体力都是最好的。你去问一下,谁愿意进去救人。”

“好。叶总。”

很快,安保部带着十五个身强力壮的保安走过来,叶少辰心中一片欣慰,看来他在大家心中的形象还不错。

“现在有四个人困在里面,后勤部和财务部的经理,你们分别带四个保安上去找人,一定要注意安全。”

“你放心吧叶总,我们一定把人安全带出来。”两个部门经理带着人急匆匆的离开。

叶少辰将怀中的女人交给旁边的何美玲,然后对市场部经理说,“我们两个带剩余的七个人上去找另外两个人。”

“叶总,你还是留在这里吧,你腿上还有伤。”市场部经理说。

“没事,就是划破了,”叶少辰不在乎的说,“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走吧。你们几个跟我来。”

“叶总,我也去。”安保部经理说。

“不用,你留下来和几个副总保护我们的员工。”叶少辰拍拍他的肩膀,又转身对要追随上来的章贺说,“你也留下来。”

“不,少爷,我要保护你。”章贺绝强的说,眼眶都有些发红。

叶少辰低头看了眼还没有醒的慕薇薇,对章贺小声说,“她是薇薇,你在这里照顾好她。”

章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怎么会是少奶奶?

叶少辰临走前深深的看了眼慕薇薇,转身走进那栋不知会发生什么危险的大楼。

时间像是凝固了一般,叶皇的员工看到上司不顾自身危险进去救人,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跟着这样的领导,就算工资低一点又怎么样?他们的心是踏实的。

章贺静静的守在慕薇薇身边,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女人,脑海中翻来覆去都是叶少辰的临走前的那一句,她是薇薇。

可这张脸明明不是少奶奶啊,她怎么会是慕薇薇?

章贺突然想起几件事,有天,叶少辰告诉他不用查楚妍,还让王管家对楚妍好,原来,是少爷发现了其实楚妍就是慕薇薇吗?!

所以,他才会不顾自己性命去救楚妍,才会对楚妍宠溺的无边无际。

原来,是这个原因?!

太好了,这么说,他和王管家担心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了,少爷也不用孤独终老了。

心里正欢喜着,章贺又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孩子呢?

还不等他细想,眼前的慕薇薇面色痛苦的呢喃了一声,终于睁开了眼睛。

“少……楚小姐,你醒了?”章贺差点说错话。

慕薇薇昏昏乎乎的看了一圈,全是公司熟悉的脸,独独不见叶少辰,心头不由的一跳,连忙问章贺,“叶少辰呢?他在哪?”

“楼里面还困了几个人,少爷带人进去救人了。”

慕薇薇放下心来,干咳了两声,觉得身上有点力气了对何美玲说,“多谢何总,你扶我起来吧。我没事了。”

何美玲招了小李过来,一人一边将慕薇薇扶了起来。

“你怎么样?”何美玲看她脸色不是很好,脚下虚浮,关心的问。

慕薇薇甩了几下脑袋,弱弱的说,“没事,就是脑袋有点疼。”抬头看四周,空气中散发着恐惧和焦虑。

受伤的人在哭喊,却没有医护人员前来救治,地震来的毫无预兆,所有的人都懵了,有效的救援还没有展开。

猛地,又是一阵余震,而且震级比前面几次都要高很多,广场上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章贺眼疾手快的抓住慕薇薇的肩膀,她才勉强站住没有摔倒。

仿佛世界末日要来临,每个人都咬着牙克服着自己的恐惧。

“老天爷,千万保佑叶总和里面的人平安出来。”

身边不知谁说了一声,叶皇的员工目光都投向了那座大厦,慕薇薇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这时,她顾不上去恨这个男人,她隐隐期盼着他平安归来。

“他们出来了。”又有人大声喊了一句。

只见混乱的街上,一个身体强壮的保安背着一个中年妇女,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这是后勤部的那位大姐,地震发生的时候她正在打扫卫生间,往外跑的时候被地上的拖把绊了一下,腿摔伤了。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后勤部的经理带着人找到了她,那一刻,她泪如泉涌。

又过了一会儿。被压在桌子下面的财务部小姑娘也被救了出来,她哭的脸上的妆成了大花猫。

“市场部的两个人怎么还没有出来?”刘秘书神色焦急,他说出了大家此时的心里话。

“别担心,叶总和大家都不会有事的。”有人安慰他。

正说着话,又一拨人过来了,是市场部经理带着的几个保安,其中一人背着昏迷的一个美女。

“叶总他们呢?”章贺忙问。

市场部经理咽了口唾液,干着嗓子说,“我没有见,市场部有两层,我们一进大楼就分开了。”

章贺一听更加着急,若不是有叶少辰的命令,他现在就想冲去找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愈发阴沉,有种黑云压城的感觉。

嘹亮的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声音刮破浑沌的空气,由远及近。

人们仿佛看到了希望,欢呼起来。

大量的交警,民警还是特警全都出动,有的在疏导交通,有的在和民众共同解救车里的人,还有一部分在维持秩序。

慕薇薇看着眼前这一切,鼻子有些发酸,这里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那么美好又充满活力,却在顷刻间变得面目全非,满目疮痍。

这一刻,她觉得,人类真的太渺小了,在大自然面前,可以左右的事情少之又少。

就在大家心急的时候,叶少辰和其他几个人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叶总他们回来了,回来了。”有人激动的大喊。

叶少辰一眼就找到了慕薇薇,看她正静静的望着自己,心里一暖快步走到了她跟前,“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慕薇薇说。

“脑袋还疼吗?”叶少辰旁若无人的碰了碰她额头的大包,心疼的说,“都肿起来了。”

“没事,地震的时候被一个箱子砸了一下。”

叶少辰顺手搭在她的肩上,看警察和医护人员已经出现,对刘秘书说,“你赶紧安排人去把刚刚受伤的几个人送到救护车那边,看医生怎么说。”

“是,”刘秘书瞅了眼他膝盖上的伤,担心的说,“叶总,你也去检查一下吧,您的膝盖流了很多血。”

“你不用管我,我能感觉到,伤口应该不大。”叶少辰云淡风轻的说,其实现在他真的感受不到膝盖上的痛了,可能是麻木了。

路上的交通开始渐渐恢复,叶少辰朗声对员工说,“我知道很多人的包包钥匙还有手机都在楼上没有带下来,但是现在进去太危险了,我建议你们暂时再等等,等余震没有那么频繁了再进去取东西,或者你们可以先去朋友家,亲戚家,这两天大家先不用来上班了,就当是提前休假,什么时候上班随时等待通知。”

“知道了……知道了叶总……”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

安排完事情,叶少辰担心她额头的伤口,小声说,“要不我先带你回家,处理一下伤。”

“不用,再说现在也没有办法回去,你看路上还堵着呢。”慕薇薇愁眉苦脸。

叶少辰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先在广场上等着了。而放在地下车库的车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

灾难像是黑洞,一点点蚕食着人们心中的希望。

广场上的广播突然响起了音乐,是国人喜欢的欢快乐曲,上万人顿时安静下来。

片刻之后,一个低沉的男音传了出来,“各位市民,你们好,我是A市市委书记张启东,刚才发生了地震,我市受灾严重,不过我们市政府已经成立了行动小组,救灾行动正在有序展开。希望大家不要慌,尽量不要走进室内。”

“为了确保广大市民的生命安全,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们将阻止警力在人民广场,革命公园以及各个中学的操场上搭建帐篷,我们也希望有行动力的市民参与倒这次救灾中来,让我们共同度过这次灾难。”

市委书记的讲话结束后,人群开始骚动,特警在组织人们有序的撤离,想回家的可以回家,想去住帐篷的可以住帐篷。

就在叶少辰考虑要不要去找辆车的时候,章贺随身带的电话终于通了。

“喂喂?是章贺,少爷好吗?你还好吗?”王管家焦急的声音传过来。

“我没事,少爷受了伤。”

王管家忙问,“少爷受伤了?严重吗?伤到哪里了?”

章贺瞥了眼叶少辰腿上的伤口,说,“我觉得挺严重的,王叔,你赶紧派个车过来,少爷的车放在车库了,取不出来。”

“家里的车已经出去接你们了,你和少爷的司机联系。”

“我知道了。”

章贺挂了电话,又翻出司机的号码,拨了两次都没有拨通,拨第三次的时候终于通了。

“涛子,你走到哪里了?”

“刚进淮扬路,可是堵住了根本走不动。”司机涛子抱怨道。

叶少辰听到了是什么情况,对他说,“让他不用过来,免得又堵在路上,淮扬路走过去差不多二十多分钟,我们走过去就可以。”

章贺重复了叶少辰的话,挂了电话。

叶少辰叫来安保部吩咐到,“安排几个人守在公司门口,免得有人进去趁火打劫。告诉他们谁愿意留下,这几天的工资翻五倍,刚才跟我们进去的那十五个也记下,后面要好好奖励。”

“你放心吧叶总,我会守好公司的,你赶紧去治疗伤口吧。”

叶少辰安排完一切,才放心的带着慕薇薇和章贺向淮扬路走去。街上很混乱,污水横流,有的小孩被惊吓到了,不停伏在母亲怀中哇哇大哭,慕薇薇经过孩子身边时,眼中刹那间溢满泪水。

叶少辰搂了搂她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此时,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的心里也很难过。

救护车不时从身边呼啸而过,直奔附近的医院而去。

由于道路上的各种掉落的广告牌,被掀翻的汽车还有惊恐不安的人潮,原先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叶少辰三人走了整整四十多分钟,期间还遭受了一次余震,叶少辰只顾照顾慕薇薇,差点被高楼上震碎的玻璃砸到。

司机涛子在车边焦急的等待,看到叶少辰时,惊呼道,“老板,车在这里。”

三人上了车,慕薇薇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快麻木了,叶少辰看她唇色发白,赶紧从后面拿了瓶水打开给她。“喝点水。”

慕薇薇说了声“谢谢”,抓住水瓶咕噜咕噜喝起来。刚才神经绷得太紧,现在稍微松懈一点,她觉得又累又渴又饿。

车子缓慢的向别墅的方向前进,因为车前是不是就会跑过去一个人,司机脚时刻在刹车上放着,生怕撞到人。

“涛子,把车载广播打开。”叶少辰眉头紧皱。

涛子打开广播,里面正在循环播放A市的这场大地震。

原来,刚刚经历的这场地震为7点8级,震源就在A市的东郊,市里还好,偏远的乡村房屋倒塌的无数,有的地方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地震局专家呼吁,为了避免海啸发生,广大市民尽量待在地势高的地方。

“也不知道工地那边怎么样了。”叶少辰很发愁。

“少爷不要担心,把你们送回去了,我过去看看。”章贺坐在副驾驶说。

叶少辰盯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你先给工程部的陈凯打电话,他是驻守项目的公司代表,这时候应该在工地。”

“好的。”

章贺拨了好几次陈凯的电话,但是根本打不出去,手机信号太差。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手机突然通了,章贺把手机交给叶少辰。

“陈凯,我是叶少辰,你们那边怎么样?有没有人员伤亡?”

“叶总,地震的时候工人们刚从工地下来准备吃饭,所以没有人员被砸伤,现在大家都在外面待着,不过工地搭的好几个高架都到了。”

叶少辰听到这个消息大大的松口气,“只要没有人受伤就好。高架倒了后面还可以再搭。”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凯说。

“工地上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这几天先停工,我会派人给你们松补给过去,现在是夏天,让大伙睡得时候都警觉点,实在不行,就在外面睡。”

“知道了叶总。”

挂了电话,叶少辰又问了其他几个工厂的情况,都不同程度的有所损伤。

慕薇薇看他的眉头越皱越紧,主动问了一句,“很严重吗?”

叶少辰冲她笑笑,“有点。”

“这是天灾,没有人能阻止的。”慕薇薇继续说。

“我知道,”叶少辰伸手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要抽开,不由的加大的力气。祈求般的说,“就一会儿行吗?就一小会儿。”

慕薇薇心里一紧,想起刚才他背着自己下楼的情景,没有动。

出了市中心,路上的车流量少了很多,但却有不少折断的树枝以及倒塌的电线杆。

回到叶家别墅,除了房间内的摆设有些乱糟糟的,一切都还正常。

“王叔,韩医生放在家里的药呢?赶紧拿过来。”章贺刚一进门就对王管家说。

“哦,好好。”王管家转身赶紧去取药。

叶少辰要上楼,被慕薇薇拉住,“你去坐在客厅,上楼干什么?”

“我换件短裤。”要上药,总要换件裤子。

“我去取,你去沙发上坐好。”慕薇薇冷淡的说着,从他身边噔噔噔上了楼。被他拆穿了假面具后。慕薇薇再也提不起楚妍的那份热情,说话冷漠了很多。

叶少辰看着她的背影,淡淡的笑了,她还想着关心自己,这就够了。

慕薇薇在衣橱找了条灰色的棉质短裤,冷着脸下楼扔给叶少辰,“换上吧。”

王管家正好拿着药过来,看楚妍这副态度,不由的诧异,这几天不是挺好的吗?这是怎么了?

叶少辰到不在意,径自脱下身上的长裤,没成想裤子有一部分黏在了膝盖上,一拉扯疼痛入骨,让他倒吸口气。

慕薇薇背过身没有看,听到他的吸气声,眼皮跳了跳。应该很疼吧。

“天呐,少爷,你膝盖怎么成这样了?”王管家一声惊呼,语气中带着几分颤抖,慕薇薇一回头,看到了血肉模糊的膝盖,皮被磨去了一大片,露出血肉,因为耽搁的时间比较长,血已经不流了,但是几片玻璃却扎进了肉里。

“我去叫韩医生来。”章贺说。

“不用了,都是皮肉伤,韩医生现在应该很忙。”叶少辰阻止章贺的建议,韩医生虽是叶家的家庭医生,但也有自己的诊所,这个时候,有更多的人需要他。

章贺咬咬牙,“我去打盆清水。”

慕薇薇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深埋在心里的那么多恨翻滚起来,和难受搅合在一起,他这样都是为了救自己。

叶少辰小心翼翼的换上短裤,还不忘对慕薇薇说,“你别看了,去洗个脸换件衣服。”

慕薇薇心中升起一股怒火,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及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气冲冲的说,“我不要你管。”

叶少辰一愣,他不是很理解女孩子的心理,说话又软了几分,解释道,“我是不想让你看到这伤口难受……”

慕薇薇更加生气,“叶少辰。你能不能闭嘴啊,管好你自己再说。”

男人噎住,她火气怎么这么大,自己也没有说什么啊。

王管家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章贺赶紧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少爷这头凶悍的狮子,居然被一个女人训成了宠物狗?还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章贺端着水过来,看三个人表情都有些古怪,也顾不上问,蹲下开始给叶少辰清理伤口。

用水清洗了一遍,叶少辰还能忍受,用碘伏消毒的时候,叶少辰疼的额头的汗都掉下来了。

“章贺你轻一点。”王管家在一旁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