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拿什么换回儿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贺的手抖了一下,动作更轻了。

慕薇薇不敢去看章贺,目光落在叶少辰的手上,他应该很疼吧,攥着沙发的手指都发白了。

“少爷,你忍着点,我开始取玻璃片了。”章贺将医用钳拿在手上,迟迟不敢上手。

叶少辰等了会儿看他还不动,气笑了,“你倒是动手啊。”

“我怕你疼。”章贺嘟囔着说。

叶少辰真想踢他一脚,气着说道,“动手。”

章贺咽了口唾沫,一点点将钳子靠近插入肉中的玻璃。

“呃——”叶少辰一声痛苦的呻吟,吓得章贺不敢再动了。

“继续啊。”叶少辰骂了他一句。

章贺咬着牙只能继续,很快,一片玻璃从肉中取了出来扔进旁边的水盆里,血一点荡开。

慕薇薇看着叶少辰结实的手臂疼的颤抖,手指越来越白,一股冲动上来,坐过去小手盖在了他的手上。

叶少辰懵了一下,转头看慕薇薇,眼中带着惊喜。

慕薇薇却一脸的冷漠,“我只是看在你救我的份上,不要多想。”

叶少辰反手将她的小手拉在手中,十指相扣,带着颤音说,“你是我的妻子,我当然要救。”

叶少辰一句话震得王管家差点摔了手中的托盘,少爷的脑子糊涂了吗?楚妍怎么会是你的妻子?你妻子是慕薇薇啊。

“我又没有让你救我。”慕薇薇很矫情的说,不去看叶少辰痛苦而炙热的眼神。

叶少辰裂开嘴露出一个笑,“对,是我自作多情。可是我不能抛下你一个人不管,你万一出事了我就没有老婆了,我可不能让你出事。”

“你叶大总裁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前几天不是还有个女明星倒贴你吗?”慕薇薇没有发现,她的话中透着浓浓的醋味。

“可是我只想要你,别的女人再如何,都不是我的那盘菜。”

慕薇薇听着他的情话,激起一层鸡皮疙瘩,这里还有两个外人呢,他到底要不要脸面?抬头怒视他,“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从你回到A市的那一刻,我就一直怀疑,但是我没有证据。薇薇,一个人的脸再怎么变化,她的生活习惯,她的神态都是不会变得,你露出的破绽太多了,”叶少辰眉头疼的皱了一下,低头看了眼章贺,他已经取出了第三片玻璃了,“直到那天晚上,家里举办酒会,楚轩溜进我的书房。”

“你知道是他?”慕薇薇诧异万分。

“当时不知道,后来知道了。”

王管家已经被两个人的谈话震得外焦里嫩了。嘴巴长得大大的,直愣愣的看着慕薇薇的那张脸,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慕薇薇冷哼,“我知道了,你一定利用你的特异功能,半夜跑到我房间,叶少辰,你这样做太卑鄙了。”

叶少辰连忙分辩,“不是,我在没有确定你的身份之前,怎么会冒然这么做呢?是那天晚上你在房间给楚轩打电话,恰巧我给你去送鱼汤,在门口听到了。”

慕薇薇一听,居然是自己泄露了秘密,表情变得非常古怪,可又一想,他都知道这么久了,还假装不知道。没事人一样看自己和楚轩演戏,太过分了吧。

慕薇薇一生气,想要甩开她的手,却被他紧紧抓住根本没有甩开,“叶少辰,你既然都知道我是谁了,为什么还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你看戏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这时,第五块玻璃碎片扔进了水盆。

“当然不是,我不说,是因为我不敢说,我怕我一说,你一气之下就走了,到时候我去哪里找你?”

慕薇薇神色冰冷的说,“好啊,现在你既然知道了,那我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给我要的东西。我要去救孩子。”

“你答应我不离开,孩子我一定会救回来。”叶少辰和她谈条件。

慕薇薇怒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换个身份回来吗?我就是想自己救出孩子,然后找一个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带着他过平淡的日子。你现在让我留下,我为什么要留下?叶少辰,你杀了我哥哥,又救了我一命,就当扯平了,我们谁也不欠谁的。”

叶少辰的脾气也被她激起来,“你以为你把东西给他们,他们就会让你把孩子带走?你太天真了,他们只会对金钱更加贪婪,再次用孩子逼迫你回来,然后问我要更多的东西,掏空叶家,甚至逼我去贩毒贩卖军火拐卖人口。为了孩子,这些我都可以做,但是那些无辜的人呢?你忍心吗?”

叶少辰的话醍醐灌顶,她心中一直有个阴影,就是万一藏宝图给那个男人了,他不还给她孩子怎么办,她不敢去设想这件事,可是现在被叶少辰直接拆穿,她的眼泪唰的掉了下来。

女人一哭,瞬间就浇灭了叶少辰的火气,心里又酸又疼,吻了吻她的手背说,“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说,但这就是事实,我相信你也曾经怀疑过,薇薇,把这件事交给我,孩子是我的亲骨肉,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的,放心我好吗?”

慕薇薇守着最后的阵地。执拗的问,“你就那么想我留下来?”

“对,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叶少辰坚定的说。

慕薇薇抹了把眼泪,冷笑道,“你知不知道,其实上次的绑架案原本就是我和楚轩策划的,只是中间出了差错,还有,你的基地被袭击,也是我给楚轩泄露的消息,这样,你还想让我留下来吗?”

叶少辰愣了几秒,刹那间,所有想不通的事情都想通了,难怪他的基地那么隐秘,居然能被人找到,原来是……

“叶少辰,你不是最讨厌背叛你的人吗?我都差点害死你了,你还能容忍我吗?”慕薇薇嘴角噙着阴冷的笑,紧盯着他的眼眸。

叶少辰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从王管家的托盘中拿了一把刀子。

“少爷,你别冲动……”王管家惊呼道。

慕薇薇却没有任何恐惧,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而下一秒叶少辰却反手将刀子塞进了她的手中。

“薇薇,我以前对不起你,做了很多错事,包括害死慕天野,我现在不管做什么说什么,我知道你都不会彻底原谅我,所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如果你心里还有恨,就冲着这里,”叶少辰戳了戳自己的心口,认真的说,“冲这里扎下去,给慕天野报仇,也和我做个决断。如果我死了,章贺和王叔都在这里,我发誓,他们绝对不会找你麻烦,如果我命大侥幸没有死的话,就给我一次机会,一次照顾你照顾孩子的机会。”

慕薇薇抓着锋利的刀子,愣愣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叶少辰,他在说真的吗?

“少奶奶,你……”

“闭嘴!”叶少辰冷喝道,阻止章贺说话,“你们两个都出去。”

“少爷。”王管家担心的喊道。

“出去!我没叫不许进来。”

王管家和章贺互看一眼,迟疑片刻,扔下手中的东西出了客厅。

“好了,你可以动手了,这一刀子下去,我们就恩怨尽消。”叶少辰淡定的看着她。他当然不想死,可是要打开慕薇薇的心结,他必须用命赌一把,赌她心中对他还有一点点情意,否则,就算她再假装是楚妍,眼眸中也不会有偶尔流出来的真情。

刀子在手中微微的颤抖,慕薇薇做了个深呼吸,冷眼看着叶少辰道,“这可是你说的。到了地狱,你不要怪我。”

“我不会怪你的,这是我欠你的,我应该还。”

慕薇薇握紧刀子,曾经的种种在脑海中如幻灯片一样不断闪过,她被羞辱的,被折磨差点致死的,还有哥哥被踢下海中的,恨意瞬间涌上来,刀子猛地扎下去。就要碰到衬衣的那一刻,她又想起被绑架时,他奋不顾身来救她,上午为了把她从废墟中拖出来,膝盖被刺破,背着她从19楼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只要刺进去,她就可以彻底摆脱他了,然后告诉银面男人,叶少辰在地震中死了,为什么,这一刀刺不下去?

她不要这么轻贱,他曾经那么残忍的伤害自己,杀了自己的哥哥,她不能因为这一点小恩惠就把以前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这样连她都看不起自己。

而且,她不信,他不躲。

念及此,慕薇薇的刀再次举起来。

站在门口的王管家和章贺一颗心都提了起来。章贺恨不得冲进来夺下拿把刀,但是又叶少辰的命令在前,他不敢。

寒光一闪,锋利的刀尖狠狠刺进叶少辰的胸口,血“噗”的冒出来。

慕薇薇僵了,“为什么不躲?叶少辰,你为什么不躲?”

叶少辰捂住胸口,嘴角带着笑说,“你不是也舍不得杀我吗?”

慕薇薇这一刀是扎下去了,但是偏了一点,刺进了他的右心房。

“你就是个疯子。”慕薇薇请放开刀,一边冲他吼道,一边拿着纱布堵他胸口的血。

叶少辰浅笑着看她又慌又乱,问她,“你肯给我机会了吗?”

“你能不说话吗?”慕薇薇气的骂他,因为他一说话,血就不断的冒。

“你如果坚持离开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这次就死在你手中,也算让你实现心愿。”

慕薇薇真想让这个绝强的男人死了算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冲动的说,“叶少辰,你想让我留下来,那也得在你活着的时候,如果你死了,那正好,我立刻找个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嫁了,你儿子也得管别的男人叫爸爸。”

激将法果然管用,叶少辰立刻怒喝,“你休想。章贺,章贺,叫韩医生过来。”

章贺站在门口大喊,“马上,韩医生马上就到,少爷你坚持一会。”

气氛明明如此沉重。慕薇薇却突然好想笑,一时没有忍住,“哈哈哈”大声笑出来,三个男人都一脸惊讶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我都成这样了,你还笑?”叶少辰无辜的说。

刚刚停下的笑声又响起来,好不容易笑够了,慕薇薇擦擦笑出来的眼泪,对叶少辰说,“这都是你自找的,我为什么不能笑?”

“你……”

“少爷,你别说话了,”王管家赶紧过来劝他,一脸的焦急,“说的越多,血流的越多,你真不要命了啊。”说完叶少辰,又回头来劝慕薇薇,虽然他对着楚妍这张脸还是有些尴尬,但为了少爷,还是不得不说,“少……少奶奶,您就发发善心,别和少爷吵架了,他身体好了你随便怎么吵,现在别了,行吗?”

慕薇薇耸耸肩,闭紧嘴巴。

她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这一刀刺进去两人恩怨就算消了,但是想要她爱上他?她觉得很难,现在最多她把他当一个普通人,连朋友都算不上。

韩医生来的很快,因为他接到章贺的电话,说叶少辰被人捅了一刀,还是在胸口,这么严重的伤。他怕因为迟疑不,叶少辰就一命呜呼了。

“我的老天爷,怎么会成这样,”韩医生一看到叶少辰就头大,他胸前已经被血浸湿,嘴唇白的吓人。

“你别问了,赶紧救人吧。”王管家催促。

“章贺,赶紧把医护室的担架推过来,再叫两个人,”韩医生吩咐完,问叶少辰,“现在有什么感觉?”

“头有点晕。”叶少辰虚弱的说。

“废话,流了这么多血头能不晕吗?”韩医生也没有了好脾气,虽然叶少辰给的工资很客观,但是这一年来,他也真是被这个老板折腾惨了。

慕薇薇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心里渐渐升起一点点担忧。

章贺推着担架进来,和另外两个大汉将叶少辰轻轻的放在担架上,正要往外推得时候,叶少辰轻轻的抬起来手,伸向慕薇薇。

迟疑了几秒钟,一只纤细又有些脏脏的小手握住了那只大手,跟着推车走向医护室。

叶少辰仿佛做了一个又长又累的梦,梦里他从一个房间跑到另一个房间,想要寻找着心里的那个人,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

终于他跑不动了,停下脚步的时候,她出现在了高高的楼顶,什么话都没有说,一跃而下。

“薇薇——”叶少辰大喊一声,从床上直接坐起。

“少爷,你醒了。”章贺欣喜的说。

叶少辰这才回过神,回想起受伤的情景,忙问章贺,“薇薇呢?她在哪里?”

“少奶奶她应该睡了,现在都晚上十点多了。”章贺有些不敢去看叶少辰的眼睛。

叶少辰略微失望,他还以为她会一直守在自己跟前等他醒来,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章贺不忍心看少爷这副样子,添油加醋的说,“少爷,你昏迷的时候,一直是少奶奶在这边照顾你,她是太累了,才离开的。”

叶少辰瞥了他一眼,心知肚明的说,“你别撒谎了,她怎么可能一直守着我?”

章贺心虚的低下头,其实慕薇薇只来看过他一眼,走的时候对他说,“那你在这看着吧,我走了。”

然后,就真的走了,章贺又不好意求她留下。

“现在才十点。她应该还没有睡,章贺,扶我过去,我有事问她。”说着,叶少辰揭开被子就要下床,被章贺一把按住。

“少爷,求您了,您可别动了,我去找少奶奶过来。”章贺怕叶少辰拦他,说完话就一阵风跑了。

这个时刻,慕薇薇确实没有睡,她刚把面具摘了,还敷了一张面膜,此时正躺在床上想后面的对策。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慕薇薇警惕的从床上起来,低声问,“谁?”

“我是章贺,少爷醒了,想请您过去。”章贺恭敬的说。

“知道了。”慕薇薇恰好也要和他商量一下这件事。既然前怨尽消了,那么统一战线好好商量怎么救孩子了。

取了面膜,又涂了保湿霜,慕薇薇一打开门吓了一跳,“你怎么没有走?”

章贺看到慕薇薇的脸愣了几秒钟,忙低下头说,“少奶奶不过去的话,我……我不好交差。”

慕薇薇“哦”了声,想到叶少辰那个火爆脾气,是有可能迁怒别人。

章贺走在慕薇薇身后,表情还有些呆滞,原来,真的是少奶奶。虽然少爷说了,但是眼见为实啊,现在,这颗定心丸可以吃下了。

到了门口,章贺很实相的没有进去,反而贴心的关上了门。

叶少辰听到脚步声。一抬头,梦里的那张脸出现在视线中,不过有些冷淡。

“你来啦,坐。”叶少辰拍了拍床边,示意她坐过来,但慕薇薇没有听他的,而是径直向前走坐在了沙发上。

叶少辰露出一个苦笑,算了,慢慢来吧。

“你找我谈什么?”慕薇薇明知故问道。

“我想知道你离开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孩子在谁手中,所有的一切你都必须告诉我,这样我才有线索,尽快找回孩子。”

慕薇薇淡漠的看着他,沉默了片刻说,“我刚开始被一架飞机带到了太平洋的一个无人岛上,只有一个当地妇女照顾我,后来孩子快出生的时候,被人带去了医院,孩子出生后三天,那个男人就把孩子抢走了。”

“那个男人长什么模样?”叶少辰打断她的话问。

慕薇薇回忆了一下说,“看不清,他带着银色面具遮着脸,但是很年轻,应该有三十岁左右,是个中国人。”

“那是什么地方?”

慕薇薇摇头,“不清楚,应该是太平洋的某个岛上。”

叶少辰皱起眉头,太平洋上的小岛数都数不过来,一个个去找的话,难度太大了。

“然后呢?”

“然后,他就用孩子威胁我回到你身边,用半年的时间寻找藏宝图的下落,还给我做了一张和真正的楚妍一模一样的面具,后面回到A市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那段日子很漫长,但是现在讲起来,却几句话就过去了。

慕薇薇一想到孩子就有些闷,“距离他给的期限剩下两个多月了,我的时间不多,你到底想怎么办?不行的话,你直接给我藏宝图的剩余部分?”

叶少辰哭笑不得,“其实,他们抢去的就是所有的藏宝图。”

慕薇薇从沙发上站起来,惊讶的问,“什么?所有的?可……可那份藏宝图他们说并不是完整的。”

叶少辰点头,“对,那份藏宝图不是完整的,我父亲当时交到我手上的时候,藏宝图就是残卷。”

“那你为什么要说还有一部分在金库?”

“我不那样说,他们一枪就打死我了,我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慕薇薇懵住,这么说,她居然在为一份根本不存在的藏宝图而辛苦?

“那,既然东西不存在,我们拿什么去换儿子?”

叶少辰对她脱口而出的“我们”有点惊喜,朝她招招手说,“你坐过来,我告诉你。”

慕薇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磨磨唧唧的走过去坐在床头,离他很远。

叶少辰发现他找到了慕薇薇的软肋,小小的窃喜了一下,认真的说,“我知道藏宝图的残卷不存在,但是对方不知道,你只要拖延时间,在他问你的时候,就说正在找,我这边呢,加快人手去找孩子,我们两边行动,放心,只要有了大致方向,就算把太平洋上的小岛翻个遍。我也会找到孩子的。”

慕薇薇听着他的话,刚刚的焦虑慢慢散去,心里也安定下来。

“不过,我还需要你的帮忙。”叶少辰继续说。

“帮什么?只要能救出孩子,我什么都能做。”

叶少辰淡笑着安抚她,“其实很简单,既然这件事和楚家脱不了干系,你再和楚轩相处的时候,尽可能的从他口中套点信息出来,还有,下次和对方通话的时候,以见孩子为名,让对方多传视频和多拍照片。”

“这个可以……”慕薇薇一口答应,不过,下次是什么意思?

猛地意识到什么,慕薇薇怒视叶少辰,“你偷看我手机?”

叶少辰坦然承认道,“我也是被你逼的没有办法了才出此下策……我儿子很可爱。你给他起名字了吗?”

一提这个,慕薇薇的鼻子立刻就酸了,“他只在我身边待了三天,我哪里有时间给他起名字……现在,我都不知道他长多大了……”

说着话,慕薇薇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似乎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她的话匣子打开了,“他刚出生的时候吓坏我了,哭都不哭,我以为……我以为他出事了,结果医生在他背上拍了几下,他居然笑了……笑的像天使一样,那一刻我知道,他是这个世上最坚强的宝宝……可是……”

慕薇薇泣不成声,叶少辰心疼不已,挣扎的挪到她旁边,伸出左手将她搂紧怀中,柔声安慰,“他不会怪你的,他是最聪明的宝宝……”

“在医院里的三天,他从来不哭,饿了就哼唧,吃了奶就乖乖的睡……我不是个好妈妈,没有保护好我的孩子,他被人抢走的时候,哭的那么伤心……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呜呜呜呜。”慕薇薇埋在他怀中呜呜的哭着,哭的叶少辰的心都疼了。

叶少辰的嗓音有些哑,“不怪你,你是个好妈妈,这件事怪我,我没有做到一个爸爸的责任,我没有保护好你和孩子,一切都是我的错。”

慕薇薇握着拳头在他没有受伤的胸膛砸了一下,“当然怪你,如果你没有藏宝图,我的孩子怎么会成为人质?都怪你,都怪你。”

叶少辰知道她心中有怨恨有愤怒有伤心,所以没有阻止她,任由她的拳头落在胸口,等她手上没有力气了,他的胸口的衣服早就湿了一大片。

叶少辰用手擦着她的眼泪,在额头亲吻了下说,“对,都怪我,我一定会把孩子找回来的,别担心,有我在。”

慕薇薇抽噎了一阵,心中的愤懑发泄的差不多了,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他搂在怀中,于是立刻推开他起身说,“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叶少辰快速的拽住她的手腕,小声哀求道。“今晚陪我好吗?我绝对不碰你,我就想搂着你睡觉。”

慕薇薇毫不犹豫的拒绝,很轻松的甩开他的手,红着眼睛说,“现在是晚上,你不要做白日梦了。”

叶少辰知道自己拦不住了,趁她还没有走远,大声说,“今晚或许还有余震,你回到房间了给地上倒立一个酒瓶,瓶子一倒就赶紧醒过来,知道吗?”

回应他的是关门声。

叶少辰惆怅的舒口气,回想起她刚才说的孩子的那些话,心里不禁骄傲起来,不愧是他叶少辰的儿子,连出生都和别人不一样,是个干大事的人。

还有,他要赶紧给儿子起个名字。这是件大事。

地震过后的夜晚是难眠的,无数人有家不能归,在外面铺长席子就睡了,到了晚间,憋了一天的倾盆大雨突如而至,整个A市乃至周边受影响的几个市县,全都被水浇了。

这一天真的是太累了,或许是长久以来的伪装被卸下,她整个人放松了很多,所以睡得很沉,以至竖起的酒瓶“哐当”倒了都没有醒来。

还在余震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就结束了,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一个恐惧又慌乱的晚上终于过去,清晨,太阳照常升起。

慕薇薇继续戴上面具,下楼。在孩子还没有救出来的之前,对外她还是楚妍,万有有一双眼睛盯着呢?她这戏就唱不下去了。

叶少辰恢复的很好,慕薇薇下楼就看到他坐在客厅里喝热水。

“你怎么……”慕薇薇惊讶的看着他。就算是铁人,被她刺了一刀,也要躺个三五天吧。他这连一天都不到。

叶少辰小小的得意道,“那还要感谢你手下留情,昨天你那一刀刚好避开了所有的要害部位,所以只能算是比较严重的皮肉伤。”

慕薇薇看他的表情心里有些不爽,“那要不要我再补一刀?”

叶少辰温柔一笑,“我知道你舍不得,再给我一刀也伤不到要害。”

“叶少辰,你脸皮能再厚点吗?”慕薇薇朝厨房走去。

他还要说什么,家里的座机突然响了。

叶少辰走过去接起来,叶少岩焦急的声音传过来,“喂?是王叔吗?”

“少岩,是我。”

叶少岩停顿了几秒,似乎再调节自己的情绪,“大哥,家里怎么样?我看新闻说A市地震了,非常严重。”

叶少辰对于弟弟的关心,很是欣慰,“家里一切都好,大家都没事,不过A市确实毁的有点厉害,好多建筑都塌了。”

“我在新闻上看到了,一地震我就给你打电话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打通,给家里的电话也打不通。”叶少岩解释现在才打电话的原因。

叶少辰看了眼墙上的钟表,“你那边现在是半夜吧,赶紧去睡觉,别担心我们这边。”

“嗯,那我挂了,”叶少岩沉默了片刻说,“大哥,你注意安全。”

叶少辰是他唯一的亲人,就算有再多的隔阂和摩擦,在如此重大的天灾面前,都不及他的平安重要。

叶少辰挂了电话。心里暖洋洋的,少岩还是自己最疼爱的那个弟弟。

吃饭的时候,秦妈明显对慕薇薇的态度热情了很多,连叶少辰都感受出来了。

“秦妈,你先别忙了,把王叔和章贺叫过来。”叶少辰说。

秦妈说了声“好嘞”赶紧出去叫人。

“你想干嘛?”慕薇薇一边吃着包子,一边问他。

叶少辰瞄了她一眼,“等会你就知道了。”

“嘁。”慕薇薇不屑。

等三个人的都站在了餐厅,叶少辰才认真的说,“想必昨天你们都知道了楚妍的真实身份,但是我不希望这件事有你们之外的第四个人知道,以后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她依然是楚妍,知道了吗?”

“是,少爷。”三个人躬身回答。

“好了,都去忙吧,章贺,等会儿备车,我要出去。”

章贺抬头,“少爷,你的伤还没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