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你是我的心上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低头看了看胸口,无所谓的说,“我这都是小问题,今天我要去几个工厂看看,估算一下损失,这一场地震下来,还不知要赔上多少钱。”

慕薇薇低着头吃饭,叶少辰在算他的利益,她却可怜那些在地震中失去家,失去亲人的人。

“在想什么?”叶少辰看她表情有些出神,不由的问。

慕薇薇说,“没什么,我在想楚轩他们有没有出事,我的手机扔在办公室了,现在联系不上。”

“我的手机也在办公室扔着,等会去取,顺便去MK公司的办事处看看。”

慕薇薇原本还说自己去市里看,叶少辰一开口就把自己的话堵住了,她只好说,“那好吧。”

“这几天市里比较乱,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最近就待在家里,安全一点。”

慕薇薇翻了个白眼,“我也没有地方去啊。”

叶少辰淡然一笑。

这一天,叶少辰都奔波在几个工地和厂区之间,用惨不忍睹这四个字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但还好,数字在叶少辰的接受范围内。

白天又经历了两次余震,不知是人们麻木了还是顾不上了,没有过多的恐慌。

市里的交通渐渐恢复,叶少辰原本要亲自上楼去取手机,却被章贺拦住了。二十多层,他膝盖和胸口还有伤,怎么看这都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你找到我手机后,再去一趟设计部,把楚妍的手机也带下来。”

“知道了。”

十多分钟后,章贺下来将两部手机交给叶少辰,他先看了看慕薇薇的手机,里面有好几通未接来电,全都是楚轩打得。除此之外,还有一条短信,犹豫了片刻,叶少辰点开了短信。

阿妍收到短信后赶紧给我回电话我很担心你。

叶少辰目光变得冰冷,是很担心,着急的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用。

很想将这条刺眼的短信彻底删除了,但他想了几秒,还是算了,万一慕薇薇再和楚轩打电话时知道了呢?

不能这么小气。

关了她的手机,叶少辰再看自己的,也有好几条未接,有叶少岩的,还有几个朋友的。

叶少辰看着车外忙碌的人群,以及随处可见的交警,志愿者,消防官兵等,拨通了市委书记的电话。

响了很久那边才接起来,背景音很嘈杂。

“张书记,我是叶少爷。”叶少辰自报家门。

“我知道是你,有事吗?”市委书记张启东的嗓子有些哑。

叶少辰直截了当的说,“我能做些什么吗?”

张启东愣了一两秒,似乎有些欣慰的舒口气,“我代表受灾群众感谢你,现在我们正好遇到困难了。青州那一带都是山,有好几处塌方了,把路堵得严严实实,挖机和推机在连夜疏通道路,军方也派了几架直升飞机过来,但灾情刻不容缓,我听说你有架私人直升飞机,能借给我们用一下吗?”

张书记的态度放的很低,叶少辰当然不会拒绝,他的飞机放在那也没有用,还不如多救点人,就算是给孩子积德了。

“这个完全没有问题,不过一架怎么够,A市有直升机的富豪不少,这个时候都应该站出来,张书记稍后给我一个地址。我多联系几个生意上的伙伴,让他们都过去。”

“这样就最好了,太感谢了。”一个市委书记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也是真的着急了。

“不用谢,这是我作为一个市民应该做的,请问张书记,物资什么还需要吗?”

“物资方面很充足,昨天晚上已经从周边省市调过来不少。”

叶少辰松口气,“那就好,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请尽管吩咐。不打扰书记工作了。”

“好,再见。”

挂了电话,叶少辰从手机里翻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李叔,是我,你还好吗?”

“少辰啊,难为你还记得我,我没事,就是昨天摔了一脚,脚扭了,没有什么大事。”李叔乐呵呵的说。

叶少辰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李叔,你的直升机在吗?”

“在呢,你要用吗?”

“不是我要用,是张书记想要征用几架,青州那边灾情很严重,路堵了,人进不去。”叶少辰言简意赅的说。

李叔犹豫了,如果是叶少辰要用,他当然给,但是救灾用的话,他舍不得,他的那架飞机还没用过几次。

李叔岔开话题说,“少辰,我记得你一向只顾赚钱,和市政府那边很少打交道的,这次怎么这么积极给张书记众筹?”

叶少辰听出了他的推脱,笑道,“李叔,我们做生意,最需要打通的关节就是当官的,我听说你有个项目被城建部门扣下来了迟迟没有盖章,李叔你好好想想,如果这次你帮了张书记的忙,还愁这个章子盖不下来吗?”

李叔恍然大悟,对啊,他那个项目涉及上千万的投资,一架飞机能值几个钱?

“少辰,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没问题,飞机你什么时候用,直接给我打电话,李叔全力支持救灾工作。”

“多谢李叔了,我等会儿给你电话。”

“好的好的。”

如此这样,不到半个小时,叶少辰筹集了五架直升机。和张书记联系后,五架直升机腾空而起载着物资和搜救人员飞向秦州方向。

一直忙到天色黑下来,回别墅的时候,叶少辰让司机绕道去上次的蛋糕店,失望的是,蛋糕店大门紧闭一片黑暗。

回到叶家别墅,慕薇薇在客厅看新闻,里面全是救灾的最新报道,看他进来,愣了一下,因为他手中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只是包装很奇怪,每一支都单独的被廉价的塑料纸包了起来。很像过节时候,街头卖花小姑娘手中卖的那种。

“送给你。”叶少辰温柔的笑道。

慕薇薇紧皱着眉头,“你送我花干吗?”

“回来的时候,路边有个小男孩在卖花,他妈妈在地震的被砸伤了腿,需要医药费,他就把家里的花拿出来卖,我看他可怜就全买下来了。”

慕薇薇很不相信他的话,“你有这么好心?”

叶少辰捧着花,表情有些无奈,“看来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很差劲。”

“你才知道吗?”慕薇薇挑眉。

“好吧,我是不想承认而已,收下吧,这花真的是为了帮小孩子的忙,我如果计划要送你花,一定会买比这漂亮百倍的。”

“这倒也是,看在卖花孩子的面子上,我收了。”慕薇薇接过这一大束花,四处看了看,指挥他,“你帮我把那几个花瓶拿过来。”

对于这个命令,叶少辰很愿意效劳,走过去将几个琉璃瓶拿过来,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和慕薇薇开始拆玫瑰花的包装。

“这花还有好多都是花苞,应该能开好久。”慕薇薇将拆出来的一枝花放进花瓶里,开始拆第二枝。

新闻里正在播放A市受灾最严重的地区,青州,画面中,直升机不断飞过崇山峻岭。将一批批物资投放到灾区。

“记者从救灾指挥部了解到,为了尽快将物资和人员输送到青州,A市有多个著名企业家都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其中包括叶皇集团总裁叶少辰、高力地产总经理李绍斌等,都提供了自己的私人直升飞机。作为A市的龙头企业,他们努力承担了企业的社会责任,在危难之极伸出援助之手……”

慕薇薇以为自己听错了,叶少辰?提供直升机?

“说的是你?”慕薇薇惊讶万分。

叶少辰有些小傲娇,“A市还有另外一个叶皇集团吗?”

慕薇薇看他的眼光悄悄变了,“没想到啊,你不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吗?怎么还做起慈善了?”

叶少辰假装叹了口气,“我今天经过市中心的时候,一片萧条,我和你一样在A市出生长大,又在这里让叶皇壮大,对A市怎么说都有感情。既然能帮上忙,为什么不帮呢?反正也是举手之劳。”

一番义正言辞下来,慕薇薇眼中的厌恶似乎少了很多,她感觉自己好像并不了解这个男人。

“唉呀——”慕薇薇指尖被刺痛,一不小心,玫瑰花上的刺在指尖扎了一个小洞,血珠瞬间冒了出来。

叶少辰把她手拉过来,略带责备的说,“这么不小心?”说完将受伤的手指放进他口中,动作快的慕薇薇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他的舌尖轻轻的舔舐着她的指尖,仿佛舔在她的心上,一刹那就拨动了那根叫“心动”的弦,砰砰砰作响,慕薇薇不敢去看他深邃的眼眸,连忙将手指抽出来,红着脸没有说话。

“待着别动,我去取创可贴。”叶少辰揉揉她的脑袋,起身去医药室。

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慕薇薇才大大的喘口气,用没有受伤的小手扇着风,肯定是这天气太热了,搞得她有些心律不齐,她怎么会对叶少辰心跳加速呢?

太可怕了。这是坚决不能发生的事情。

等叶少辰回到客厅时,慕薇薇已经恢复了常态,叶少辰要帮她贴创可贴,被她拒绝,“这点小伤,我自己来。”

然后不由分说的从他手中拿过创可贴,撕开包装和贴纸,单手贴在伤口处。

“好了,这些花我来弄,你乖乖坐在旁边。”叶少辰其实完全可以让下人去做这些事情。但是他难得和慕薇薇享受这么温情的时刻,怎么能被人破坏呢?

一人整理花枝,一个专心致志的看新闻。

叶少辰想起一件事,随口问她,“对了,过两天商会一定会号召大家捐款,你说,咱们捐多钱?”

“你想捐多少就捐多少,”慕薇薇下意识的反驳,却没有发现叶少辰说的是“咱们”。

叶少辰很理所应当的说,“我们是夫妻,我的财产有你的一半,捐多少当然要和你商量。”

“你……”慕薇薇回头瞪着他,说到底他们没有离婚,叶少辰的话也没毛病,可她听着很不舒服。

“五百万还是八百万?”叶少辰又追问了一句。

“你既然那么有钱,”慕薇薇指着新闻里倒塌的学校说,“那就帮这些孩子多建几所质量好的学校。”

叶少辰抬头看着电视,点头说,“你说的也对,我就算捐一千万,最后这些钱用到哪里了我也不知道,还不如亲自监督盖几所学校来的实在。”

慕薇薇没想到自己的建议被他采纳了,心里有些复杂,“我只是建议啊,这可不是件小事,你自己拿主意。”

叶少辰低头继续整理所剩不多的花枝,短短几分钟做了个曾经想都不会想的决定,“我觉得你说的挺对,就盖学校吧。”

“少爷,楚小姐,吃饭了。”秦妈过来请他们。

“来了。”叶少辰把最后两枝花插进花瓶。拍了拍身上的碎屑,从兜里掏出她的手机给她,“章贺把手机给你拿回来了。楚轩给你打了很多电话。”

慕薇薇前一秒还很激动,后一秒就板起了脸,“你干嘛又看我手机啊。”

叶少辰厚着脸皮说,“我没管住手,你生气的话,”叶少辰伸出双手摊在她面前,“喏,打他们吧,我保证他们不还手。”

慕薇薇噗嗤被他逗笑,清脆的一巴掌拍在他手心,“没有下次了。”

叶少辰莞尔一笑,没有回答她,因为他知道一定还有下次。

慕薇薇低头给楚轩回电话,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

“喂?哥哥,我的手机放在办公室了,今天才拿回来。”慕薇薇不等楚轩说话,就主动交待。

“你没事就好,我担心了好久。”楚轩的话带着几分真意。

“你怎么样?大家都好吗?”

“我们没事,就是好几个人吓得不轻,说要暂时回香港,等这边太平了再回来,我正为这个头疼呢。”楚轩苦哈哈的说。

慕薇薇来到餐厅坐下,“那你就让他们回去呗。”

“我也在考虑,”楚轩无意和她说这么多公司的事情,转了个话题说,“你那边怎么样?”

“我也挺好的。”

楚轩沉默了几秒钟,压低声音说,“我指的是那件事情,有没有头绪?”

慕薇薇抬头瞄了眼正在给她舀汤的人,故意小声说。“有点线索了,我正在努力。”

“你要加快速度,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慕薇薇在他挂电话的前一秒问,“他给你打电话催我了?”

“是的,世间的意外太多,尤其是他得知A市地震后,担心叶少辰死在这场灾难里,我们唯一的线索就断了,所以他有些着急。”

慕薇薇不动声色的套话,“为什么他不直接来告诉我,要通过你传话呢?”

哪知楚轩根本不上当,直接说,“不管是告诉谁,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还在忙,先挂了。”

叶少辰看着她气呼呼的表情,安慰道,“别着急,慢慢来,楚轩那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让你轻易套出话来?”

慕薇薇还是不解气,端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才说,“楚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男人对这句话非常认同,好了,他不用太担心妻子被那个男人迷惑了。

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叶少辰忙问,“你和银面男子怎么联系?有他的电话号码吗?”

慕薇薇眼睛立刻亮起来,对啊,她怎么忘了这么好的线索了?

“有一个,”慕薇薇翻出号码放在叶少辰面前。“我找他就打这个号码。他找我也打这个号码。”

叶少辰将手机上的号码给夜鹰发过去,然后拨通了他的电话。

“夜鹰,去找这个电话的主人,孩子就在他手中,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明白。”

……

地震后的第三天,余震渐渐消失。

叶皇集团的员工再次回到公司,开工第一天,就是整理乱成一团的办公室。该报废的报废,该报修的报修,等一切走上正规,升职加薪的通知不断从总裁办公室发出。

设计部何美玲升为公司副总,总领设计部。

救人的几个部门经理和十五名保安工资全都升一等。

对于这次奖励,公司上下全都心服口服,那可是别人用性命挣来的,不接受任何辩驳。

经过这场灾难后,员工之间的感觉似乎更加亲厚了,毕竟差点就看不到对方了。慕薇薇也恢复上班,还坐在原先的位置。只是让她苦恼的是,叶少辰正大光明往下跑的次数更多了,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避讳?而设计部的同事仿佛接受了这个事实,尤其是何美玲,看她的眼神亲热了很多。

这让慕薇薇一度怀疑,何美玲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中午,慕薇薇去叶少辰办公室吃饭,看他盯着一副设计图看,慕薇薇也趁机多看了两眼,咦,这种格局的大楼,好熟悉。

“这是重建学校的设计图,我找人设计的,怎么样?”

慕薇薇惊讶了一下,“速度这么快?我还以为要等好久。”

“灾后重建当然要快,早一天建成,孩子们就能早一天享受。”

不可否认,慕薇薇被叶少辰的言行打动了,“我总觉得,你以前好想没有这份善心。”

叶少辰也不反驳,收起设计图说,“你说的没错,曾经的我才不会管别人的死活,只要我自己过的好就行,但是现在,我每次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想起你说的那些话。”

“什么话?”

叶少辰语气平和,“你说,做了坏事会报应到我们的孩子身上,我不想儿子因为我而受罪。那么。我如果做了许多积德的善事,老天爷会不会对孩子好一点,让他少生病,一辈子平安顺遂。”

慕薇薇是不敢听任何和孩子有关的话,没想到叶少辰一说说了一大堆,还说的如此感动,她的眼泪又忍不住在眼中打转了。

“别哭,你一哭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叶少辰伸手要给她擦眼泪,被慕薇薇一巴掌打开,“不要你管。”

“你是我老婆,我不管你管谁?”叶少辰逗她。

果然,慕薇薇立刻瞪起了眼睛,“不要得寸进尺啊,还让不让我吃饭了?”

叶少辰就喜欢看她炸毛的样子,“你也没有给我寸,我怎么进尺?”

“真是厚脸皮。”慕薇薇戳着碗中的米饭,懒得和他说话。

叶少辰笑的很春心荡漾,这几天没有碰她,她的气色越来越好了,白里透红的。不是说,女人要有男人疼,气色才会更好吗?

正在想入非非,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叶少辰有些无趣的起身走到办工作前,可是当他看到手机上的名字时,脸色瞬间就变了。

“喂,老板。”

“夜鹰,有消息了吗?”叶少辰声音中透着紧张,慕薇薇听到他的话,放下手中的筷子疾步走到他跟前,屏气凝神聆听。

夜鹰语气有些快,“有了一点,你给的电话号码属于太平洋的密克罗尼西亚地区,我们经过详细侦查,确定了其中一个岛屿,叫波尼西岛。这个波尼西岛的电话号码是可以随便买卖,不需要登记的,这个号码的主人就是波尼西岛上一个叫亚力克,我们也找到了亚力克,不过,他是当地的原住居民,而且已经上了年纪。和你给的消息不是很符合。”

叶少辰靠坐在办公桌上,眉头紧皱,“你们在波尼西岛附近找找,有没有势力很强大的华人。”

“我正要说这个,岛上的原住居民告诉我们,距他们不远的一个小岛上。住着一个非常有钱的华人,没有人知道他名字,大家都喊他一声谢四爷。他几乎霸占了附近的数十个小岛,还养着私军,听说比政府军都厉害。我在想是不是他。”

“你还能查进去吗?”叶少辰问。

夜鹰颇有些愧疚的说,“少不起少爷,他们的口风很紧,我刚问了关于谢四爷的一句,就被几个人跟了好几条街,好不容易才甩开。”

“我知道了,你先按兵不动,不要引起他们注意,我这两天就过去。”叶少辰很快做了这个决定。夜鹰进不去,他有办法。

“好的老板。”

“随时保持联络。”叶少辰收了电话,目光深沉的看向慕薇薇,“都听到了?你怎么看?”

慕薇薇也不敢断定。但是有一点她比较赞同,“我当时被带到那幢别墅的时候,的确看到了很多武装士兵,不知道是不是你手下说的私兵,其他的,我就不敢说了。”

“哪怕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我把工作安排一下,马上过去一趟。”

“我和你一起去,我认识那里。”慕薇薇焦急的说。

叶少辰却不能让她冒险,“不,你不能去,太危险了,我有异能,随时都能逃离。我知道你的心情,我到时候会给你发照片。你在这边给我参考也一样。”

慕薇薇咬着下唇,重重的点点头。在她不能帮忙的时候,她要做到不拖后腿。

“好了,先吃饭,这件事交给我,别担心。”

……

五天后,一架国际航班从太平洋上空划过,停在其中一个小岛的飞机场。

炙热咸湿的空气扑面而来,叶少辰一下飞机就换上了当地人花花绿绿的服装,买了一顶遮阳帽,戴上大墨镜,他的肌肤又本来就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所以远远看去,很像是当地人,就是太帅了点,气场太强了点。

从机场出来坐轮船,坐游艇,再换小船,天黑之前终于到达了波尼西岛。

夜鹰在约定好的码头等候,看到一个身形极为挺拔的人下来,想认又觉得不大可能,这穿着大花裤衩人字拖还胡子拉碴的男人,怎么会是自己神资俊朗的老板呢?

“不认识了吗?”叶少辰站在他面前,笑的和蔼可亲。

“老板,你怎么……”夜鹰惊讶的问。

“回去说。”

到了住处,叶少辰扔下帽子和墨镜,钻进浴室冲了个凉,这里的气候走两步路就要大汗淋漓。

人看起来是清爽了很多,只是下巴上的胡须……

“原本两天前就要来,就是为了让胡须长一点才耽误了时间,现在看你的反应,效果还不错。”叶少辰解释道。

夜鹰恍然大悟,对啊,谢四爷想必对叶少辰的相貌很清楚,没准他手底下的小喽喽也人手一张照片,做一些伪装,能安全一点。

“你上次说的那个谢四爷,他住在哪个岛上?从这里过去大概要多久?”叶少辰用毛巾擦着头发,换了身短T短裤,问夜鹰。

“在这座岛的西南方,坐船过去的话最多一个小时。”

“好,今天晚上先休息,我们明天早晨再去,就装成来这里旅行观光的人,来这的华人较多,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知道了,老板你先好好休息,”夜鹰走到门口又停下。“老板,你需要吃点什么吗?”

叶少辰刚想说不饿,但又很想了解薇薇在这里的五六个月都吃的什么,于是说,“当地特色都有什么,随便送点。”

“好的,马上就送来。”

叶少辰躺在床上,舒缓蜷曲了一天的四肢,盯着天花板出了会儿神,他掏出手机,上面除了几个商务信息之外,没有任何私人短信。

他犹豫了片刻,开始给慕薇薇发短信,我到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慕薇薇会对这条信息嗤之以鼻,所以叶少辰也没抱有希望。谁知两分钟后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赶紧拿起来一看,是慕薇薇。

好。

只有一个字,叶少辰却看的心花怒放,继续发信息:这天天气好热,你吃饭了吗?

发出去后等啊等,又等来了。

吃了。

很敷衍的态度,但是叶少辰不介意,喜滋滋的又打字:我明天去那个岛上看看,可能会给你传照片,你注意查收。

你用微信给我传,比较方便。

叶少辰看着她回过来的信息,立刻打开手机软件界面下载微信,他不是老古董,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一通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用那么复杂的语音呢?而且,他也没有什么要晒的朋友圈。

下载安装完成后,叶少辰输入慕薇薇的手机号,找到了她的微信,昵称很简单,薇薇。叶少辰想了想,输入自己的昵称,采薇。

反正他的微信好友只会有她一个人,叫什么,别人也听不见。

刚添加成为微信好友,慕薇薇就一条语音信息追了过来,很愤怒:叶少辰你把昵称改了。

叶少辰倒在床上像个孩子一样笑的乐不可支。

“我不改。”

“你混蛋。”从话中都是能听出某人是多么的气急败坏。

叶少辰却更加得意,贱兮兮的说,“你打我呀。”

慕薇薇冷哼一声,“等这件事儿办完了,我就直接拉黑你。让你嚣张。”

叶少辰心想,到时候不行再改呗。就对她说,“我觉得这挺好的,很符合这几天我们的相处。”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正起劲,夜鹰把宵夜带回来了。叶少辰说了声,我吃饭了,你早点睡。

那边果然就没有回信息了,真是个小气又狠心的女人。

宵夜卖相还不错,但一打开就有种很浓郁的咖喱味,叶少辰尝了口炒饭,勉强下咽后就不再动了,不过龙虾和几个扇贝的味道还不错。

睡前,叶少辰想着大洋彼岸那一头的女人,此时A市已经是深夜了,他不想打扰她睡觉,在心中对她轻声说了句,晚安。

太平洋上有大小岛屿两万多个,其中只有一半有人居住,夜鹰和叶少辰一身游客打扮前往谢四爷所在的大本营。

游艇上,夜鹰忍不住多看了叶少辰几眼,差点笑出来。因为叶少辰的脸上出了茂盛的胡须,还有他早晨专门画的又粗又黑的眉毛。胡须或许还能给他添上几分熟男的魅力,但是加上这大粗眉毛,让人不由的感慨,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有这么好笑吗?”叶少辰很不满的问他。

夜鹰背过脸去收拾好了情绪,转过头说,“大哥,今天天气真好。”

叶少辰瞥了他一眼,为了不引起注意,夜鹰现在叫他大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