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夜潜谢家,以薇之名/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的海面异常平静,远处有无数只海鸟在飞上飞下的觅食,偶尔飞过来几只在游艇上空盘旋,有真正的游客拿着撕碎的面包渣喂食,然后趁机让同伴给自己拍照。

四十多分钟后,游艇靠岸,叶少辰带着帽子和夜鹰随着观光客一块上岸。

两个人假装在一个景点逛完之后,发现没有人跟踪,就买了根冰激凌往小岛深处走去,像个普通的游客样一边走一边拍,拍完后快速传给慕薇薇。

遗憾的是,慕薇薇对他发过来的照片没有任何熟悉感。

“大哥,你看,”夜鹰小声叫住他,用眼神示意一个深幽的林荫道。

这条道路和其他的不同,沿街没有任何卖东西的小商贩,而且连路人都没有,透过茂盛高大的树木看过去,里面似乎有一栋白色欧式建筑。

“走,过去看看。”

叶少辰从背的包中拿出墨镜戴上,小声问,“会说日语吗?”

“一点点。”

“没事,我会。”叶少辰说完这一句,就立刻转变成日语,说这里的天气好热,这里的风景真美等等。

夜鹰只会简单的日常用语,不管叶少辰说什么,他都乐呵呵的用。对的,对的。

快走到别墅门口时,叶少辰用日语说,“来,我给你拍张照片。”

夜鹰勉强听懂了,站在镜头前傻傻的比了个剪刀手,叶少辰拍了一张说,“往后站点,光线不好……好的,再往后……”

叶少辰快速的暗着快门,镜头里,别墅的大铁门突然打开,出来两个穿军绿色短袖的大汉,皮肤黝黑,叶少辰拍了一张后假装没有看到他们,还把照片给夜鹰看。

身后很快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的居然是中国话,“这里不允许停留,立刻离开。”

叶少辰和夜鹰同时回头,叶少辰戏很足的鞠了一个躬,用日语说,“你说什么?我们听不懂。”

两个大汉被叶少辰这一鞠躬弄得客气了很多,用蹩脚的英语说,“这里不是参观区域,请立刻离开。”

叶少辰也换成英语,“对不起,我们看这里的风景很漂亮,没有注意。对不起。”

“赶紧走,”保镖指着路口轰他们。

“OK,我们现在就走。”叶少辰走时还不忘抱歉的又鞠了一躬,然后和夜鹰说,“走吧,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

原路返回拐过一个弯,叶少辰看不远处有一家海鲜餐馆,快到中午了,正好去吃饭。

进了店,穿着火辣的美女服务员将两人引到空位上,叶少辰摘了帽子和墨镜,随意点了几个当地特色海鲜,又要了两杯冰椰子汁,美女用英语说了声“稍等”转身离开。

“你怎么看?”叶少辰一边问夜鹰。一边把照片给慕薇薇发过去。

夜鹰谨慎的说,“应该就是姓谢的住处。”

“如果地方被确定的话,我晚上进去看一下。”

夜鹰有些担忧,“太危险了,我刚观察了,光是刚才那条路就安装了好几个监控,更不要说里面了。”

“我有我的办法。”叶少辰简单的说,这时手机提示音响了,是慕薇薇回过来的。

很像我被带去的地方,但是我不确定,那边很多别墅都很相似。

知道了。

叶少辰把手机放在兜里,看了眼正在附近招呼客人的美女服务员,小声对夜鹰说,“你等会套套她的话。”

夜鹰点头。

如果是以往,叶少辰的姿色会更合适,但是现在,还是夜鹰出场比较合适。

冰凉爽口的椰子汁端了过来,夜鹰用火热的眼神勾了一下服务员,美女冲他灿烂的笑了笑。

等第二次美女端来大龙虾的时候,夜鹰将小费轻佻的放进了美女的裙子边缘。

美女一看金额,连声用英语说着,“谢谢谢谢。”

菜全部上完,夜鹰叫住美女,笑着用英语问,“我们是从日本来的游客,请问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美女很热情的介绍,“你们下午可以去潜水,看美丽的海底世界,到了晚上,这里有非常热闹的草裙舞。”

“谢谢,我们早晨去了一个海洋馆,真的很漂亮,”夜鹰犹豫了一下,指着刚才出来的那条林荫道说,“我看那条马路很美,刚刚去拍照,为什么被人拦住了呢?”

美女看了眼他指的方向,脸上的笑容立刻淡了下去,又环顾四周,俯下身小声说,“不要去那边,那里是谢的地盘,他不喜欢陌生人过去。”

“谢?”夜鹰假装白痴的问,“听起来好厉害,是你们这里的执政官吗?”

“不是,但是他比执政官还要可怕。你们不要去招惹。”美女说完这些,快步离去,她不想惹祸上身。

叶少辰表情冷淡的吃着菜,和夜鹰对视一眼,不再多说话。

夜幕很快降临,叶少辰二人在一家露天酒吧欣赏了会儿当地的舞蹈,就一前一后回了酒店。

深夜,热闹了一天的小岛安静下来,空气中带着大海的味道,耳边传来阵阵海浪声和风声。

一道黑影来到别墅外墙,一眨眼的功夫,就突然消失了。

再出现,是别墅里面。

叶少辰伏在树后,认真的观察了格局和守卫,这里是树林,到达别墅区,要经过一片平坦的草地,但是中间有四个带着枪的保镖在巡逻,想要安全的通过困难很大。他此时没有必要冒这样的风险。

叶少辰盯着远处别墅里一间没有亮灯的房间,闭上了紫色的眼眸。

进来的这间房子很小,却有两张床位,上面是熟睡的女人,年龄都不大,旁边的小凳子上放着脱下来的衣服。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女仆住的。

叶少辰悄声拉开门出去,别墅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

这里是别墅的一个偏角,是下人住的,那么按照惯例,往中心走就是会客厅,二楼三楼应该是主人的卧室等等。

叶少辰不能使用太多异能,只能靠双腿向二楼一点点靠近。

这栋别墅共有四层,东西走向,二楼只有三个房间外,除此之外是一个宽阔的客厅。客厅里摆设着几个中国瓷器,一看都是有年份的东西,价值不菲。

叶少辰来到一个房间门口,轻轻的转动门锁,开了。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这个房间大了许多,床,沙发,衣柜,浴室等一应俱全,床很整齐但是没有人。这里应该是客房。

叶少辰略有些失望的出来,继续上三楼。

三楼比二楼的格局更大,只有一间卧室。剩余的地方,则是一个巨大的室内游泳池。泳池上方是透明的玻璃,此时能看到满天繁星。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三楼应该就是主人的卧室了。

叶少辰屏气凝神的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任何呼吸声,难道里面没有人?深吸一口气,轻轻的打开门。

果然。床上没有人,等等,床单似乎没有那么整齐……

不好,肯定是被人发现了,叶少辰转身往外跑,刚要下楼梯的时候,刚刚还昏暗的别墅瞬间明亮起来,一束强光对准备了他的眼睛。

“敢闯我谢四爷的地盘,胆子不小。”

一个穿着居家睡衣的男子出现在强光后面,虽被称为谢四爷,但男子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身姿挺拔,五官立体,面容很像是混血儿。

“别开枪,有事好商量。”叶少辰举起双手投降。余光看到楼梯角落的监控,他太大意了。

“你是中国人?看在是同胞的份上,我给你机会,把他给我带下来。”谢四爷转身下楼,两个拿枪的保镖抵着他下楼。

到了二楼客厅,谢四爷狼一样的眼眸盯着他,幽幽的问,“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叶少辰一派闲适,微笑着说,“听闻谢四爷得到了一份藏宝图,我想借来看看。”

谢四爷眼底爬过一丝疑惑和惊讶,“什么藏宝图?”

叶少辰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说。“谢四爷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前段时间刚从叶少辰手中抢了一份藏宝图,你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可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谢四爷更加诧异,“叶少辰?你说的是……A市风头很盛的那个叶少辰?”

“当然是他,”叶少辰捕捉到他眼底的惊讶,心里不由的怀疑,难道这个谢四爷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谢四爷在房间开始踱步,“你说有人从叶少辰手中抢了一份藏宝图?”

“难道不是你吗?”叶少辰反问。

谢四爷停下脚步,“你凭什么判断是我?”

“实不相瞒,我得到消息说,这份藏宝图被送到了太平洋的某个小岛上,此人的势力很强大,还是个华人,我觉得谢四爷最有可能,所以……”

谢四爷听到他的话笑了,“你也太武断了,太平洋上这么多小岛,有势力的华人岂止我一个?”

“真的不是你?”叶少辰这句话是出自真心。

谢四爷冷笑,“如果是我,你以为我会和你废这么多话?直接将你扔进鳄鱼池,世上就少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

一股失落涌上心头,错了,情报出现失误了。

谢四爷看他一脸的垂头丧气,说道,“别懊恼了,现在你唯一的出路就是把你知道的都吐出来,或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叶少辰犹豫了片刻,仿佛认命般说,“十多年前。就有小道消息说,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笔富可敌国的宝藏,还有好几波人在寻找这笔宝藏,可奇怪的是,后来参与寻找的这些人不是莫名的失踪不见了,就是意外身亡,所以消息就断了。”

谢四爷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他仿佛也想起了什么事情,眉间悄悄的拧在了一起。

“继续往下说。”

叶少辰前面说的那一段都是真的,只是隐藏了一部分事实。

“我以为这笔宝藏永远会被埋在地底里,没想到十多年后,我突然听说有人从叶少辰手中抢了份藏宝图,我记起有人曾告诉我,当年叶少辰的父母也是寻宝大军中的一员,但是后来也死了。直觉告诉我,这份藏宝图一定是真的。”

“那抢藏宝图的人呢?”谢四爷追问。

叶少辰摇头,“对方是什么人,我也没有确切消息,不过……我知道其中有一个人叫张珩,是对方老板的手下。”

“张珩?”谢四爷轻咬着这两字,似乎在大脑里搜寻这个人,“张珩,张珩……哪两个字?”

叶少辰耸肩,“不知道。”

谢四爷沉默了片花问他,“说完了?”

“说完了。”

“你确定?”谢四爷脸上带着笑,叶少辰却听出了几分阴险。

“你想干什么?”

谢四爷冲旁边站着的几个保镖说,“既然你把知道的都说完了,那也没有什么价值了。不如给我的宝贝当食物,你们把他扔到鳄鱼池去,正好宝贝们饿了好几天了。”

叶少辰脸色一冷,“你说话一向这么不算数吗?”

谢四爷摊摊手,“我刚才只是说考虑,没有说一定放你走。朋友,你怎么这么天真,来的时候不打听打听,闯进我谢家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叶少辰冷哼,“我以为谢四爷是一言九鼎的男子汉,没想到也是这种两面三刀,不信守诺言的人。”

或许是后面这句话激怒了谢四爷,他怒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带走。”

身后两个人上来抓叶少辰,可是叶少辰怎么会束手就擒?转身就和他们缠斗在一起。

谢四爷冷眼看了会,直接躲过身边保镖的枪,对着叶少辰的身体扣动的扳机。

“嘭——”

枪声响起的瞬间,叶少辰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所有人都愣住了,谢四爷也不例外,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还特意揉了揉眼睛,人真的消失不见了。

他走到刚才叶少辰和两个保镖交手的地方,一脸懵逼的问,“人呢?”

几个保镖集体失语,“刚刚,刚刚还在这里,怎么突然就……”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在保镖的脸上,谢四爷吹着发疼的手掌说。“不是做梦啊,难道见鬼了?”

众人无言,脸上却浮现出恐惧之色。他们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很信奉轮回之说,当然就更加相信鬼神。

现在出现这种意外,叶少辰在这些人心中,不是神也被列入鬼怪之类了吧。

“立刻在全岛搜捕,老子不信他真能插上翅膀飞了。”

“是。”众人领命后立刻四散。

此时,叶少辰正在无人的街道飞奔,到了酒店也没有从正门进,而是直接从酒店背后,直接飞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夜鹰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看到叶少辰回来,硬是压下心中的震惊问他,“老板,怎么样?”

叶少辰一边快速的脱身上的衣服,一边说,“错了,不是姓谢的。”

夜鹰呆滞了几秒,一股深深的内疚涌上来。

叶少辰将衣服压在床垫下面,拍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我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老板,对不起,我……”

叶少辰走进卫生间开始刮胡子卸眉毛的伪装,平淡的说,“先别记着道歉,你听我讲,我把藏宝图被偷的事情告诉谢四爷了,他这种见钱眼开的人,一定会去找真正的幕后黑手,而且他更熟悉这边的情况,有他带路,我们就能找到那个对的人。”

夜鹰的情绪又高涨了起来,信誓旦旦的说,“老板,我这次绝对会完成任务。”

“回去睡吧。按照我的经验,姓谢的后半夜肯定会在每家酒店搜人,毕竟,我给他的印象太震撼了。”

“那老板早点睡。”

“嗯。”

躺在床上的时候,叶少辰眼眸中的紫气已经全然消失。恢复成了大海的颜色。此时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但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是他太依靠慕薇薇给的那个电话号码了,对方比他想象的要阴险狡诈的多,可能就是为了防止慕薇薇临时倒戈,所以随便买了个号码。

迷迷糊糊睡着,酒店突然想起吵闹声,叶少辰睁开眼睛看了眼时间,凌晨四点。

他们来的速度也太慢了点。

开门声和喧嚣声越来越近,其中还夹杂这女人的尖叫声,任谁的美梦被一伙强盗打破,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吧。

“咚——”隔壁夜鹰的门被推开,两分钟后,脚步声来到了他的房门口,又是“咚”的一声。门被踹开。

门口墙壁上的灯被打开。

叶少辰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朦胧地看着闯进来的两个人,捏着嗓子用英语问,“你们是谁?为什么闯进我房间?”

两个大汉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会儿,对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出去。

这两个人他在谢家没有见过,他们要找人,最快的方法是找一双紫色的眼眸,因为这世上紫眸太罕见。

这一夜,算是过去了。

又睡了两个多小时,远处街道的汽车声,叫卖声从窗户传进来,叫醒了他的耳朵。

夜鹰去前台退房,顺便吐槽这里的治安实在是太差了,在酒店前台不断弯腰致歉的时候,叶少辰戴着帽子从前台匆忙走过。

折腾了一晚上没有找到人,谢四爷当然不甘心,所以在进入小岛的必经码头安排了人手,盘查每一个出去的游客。

叶少辰远远就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是昨晚在场的打手。

低声对身边的夜鹰说,“你先过。”

“大哥,你先过,万一出事了,我也好去营救。”

“不用,我想要脱身很容易。”叶少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往前走,自己则转向了旁边的水果摊。

一边挑拣着当地水果。一边暗中观察码头的动向,看到夜鹰安全通过了,才用英语问老板,“这个多少钱。”

“百香果20块钱一斤。”老板回答,顺便给了他一个塑料袋。

叶少辰简单的装了几个,老板称重的时候,旁边看了他好几眼的一个女人鼓起勇气用英语问他,“你是中国人吗?”

叶少辰转头看她,高高瘦瘦的一个美女,白皙的皮肤晒得有些发红,戴着一个大大的花草帽,身上背着一个双肩包,看来也是观光客。

“不,我是日本人。”叶少辰用英语说。

女孩立刻欢喜起来。直接用日语和他交流,“我也是日本的,啊,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同胞,你今天要离开了吗?”

“是的,坐那边的船离开,”叶少辰计上心头,对女孩的态度温和了很多,“你呢?”

“我也要离开,不如我们一起吧。”女孩用殷切的眼光看着他。

叶少辰欠身一笑,“这是我的荣幸。”

付了钱,叶少辰和小姑娘往码头走,知道女孩叫山口英子,住在日本北海道。当女孩问他的时候,叶少辰笑着说,“我姓佐藤,住在东京。”

或许是叶少辰的相貌太过出众,还没有到码头,几个人就看了过来。

叶少辰却只是淡笑着和女孩聊天,仿佛并没有发现这里的不对,直到一个人喊住了他,“你,站住。”

叶少辰现在是日本人,对方说的是中国话,他当然要装没听见。

对方有些被激怒,拔出枪走了过来,“我让你站住没有听到了?”

叶少辰惊讶的看着他,忙鞠了一个躬,用流利的日语说,“对不起,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对方一听他说的是日语,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松懈,而是用敏锐的眼光看着他的脸,这张脸的轮廓太有辨识度,总觉得很像昨天晚上的那个人。

“你昨天晚上在哪里?”他问。

叶少辰狐疑的看着他,捏着嗓子用日语回答,“对不起,我听不懂你的话,可以说英语吗?”

女孩很好心的用蹩脚的中文翻译,“这位是佐藤先生,他听不懂你们的话,问能不能说英语?”

“老子不会。”他冲着女孩怒吼了一声,然后招手叫过来两个人,叶少辰一看,这两人是和他动过手的。

“你们两个看看,他像不像昨天晚上的人?”

两个大汉围着叶少辰转了一圈,皱着眉头不是很肯定的说,“身高和体型很相似的,长相嘛也有几分像,但是,昨晚的人不是紫色的眼眸吗?这个是蓝色啊。”

“那怎么办?我们都找了一晚上了,一根毛都没有看见,回去怎么跟谢四爷说?”

另一个人压低声音说,“昨天晚上那么诡异。照我看,那个人早就跑了,他能在我们面前消失,难道还等着我们来抓?”

其余两个人点头认同,一双目光在叶少辰身上盘桓了会儿说,“要不,把他抓回去充数算了,也省的四爷骂我们。”

“有道理有道理。”

身边的女孩听得懂中国话,听到他们的决定,着急的挡在叶少辰面前说,“你们不能这样,我们是日本公民,我要去大使馆投诉你们。”

对方哈哈一笑,“这个地盘我们说了算。就算是你们日本大使来了,也得乖乖听我们四爷的话,滚一边去,和你没有关系。”

“不,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叶少辰拍拍她的肩膀,用日语说,“山口小姐,我来解决这件事。”

山口英子担心的回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让开。

叶少辰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掏出里面所有的当地钱币,还有一沓美元,亲切的塞到其中一个人手中,“麻烦你通融一下,我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立刻回东京。不能耽搁。”

对反虽然没有听懂叶少辰的话,但是看他的动作和表情就知道是什么意思,颠了颠手中的钱,和两个同伴对视一眼,然后侧身放行。

“滚吧。”

叶少辰冲他们感激的笑了笑,往码头走。

上了游艇,开船的时间刚刚到,一声汽笛声后,游艇缓缓开动,这时,叶少辰看到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快速的开了过来,里面下来一个人,是谢四爷。

他站在码头摇摇望着游艇,隔着蓝天碧海。叶少辰似乎感受到了他阴骘的眼眸。

“甲板上的那个男人是谁?”

手下连忙回答,“是一个日本人,我们刚才严格盘问过了,他虽然身形很像,但是长相不一样,而且眼睛是蓝色。”

谢四爷扭头再看游艇,甲板上那个高挺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把整个小岛都翻了个遍,居然没有找到人,难道他真的是鬼怪?

不,他从不相信鬼神之说。

“命令下去,在其他人的地盘里,找一个叫张珩的人,而且是最近回过国的。有消息了立刻通知我。”

“是,四爷。”

游艇上,叶少辰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对夜鹰说,“你这张脸他们可能已经记住了,再来岛上不安全,你回去另外派几个面生的过来,最好能打入谢家内部。”

“我明白了。”

夜鹰余光看到山口英子走过来,对叶少辰使了个眼色。

“佐藤先生,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你没事真好。”山口英子一脸娇俏的说。

叶少辰的态度冷淡了很多,但还是应付道,“刚才多谢你的帮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