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要找回我们的儿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客气,举手之劳嘛。”山口英子眼中闪烁着钦慕的光,没话找话说,“回国后,我恰好要去东京旅游,到时候我请你吃饭好吗?”

叶少辰淡淡的笑了,“这个恐怕不行。”

“为什么?”山口英子有些惊讶。

叶少辰嘴角带了一丝温柔,“我妻子不允许我和别的女人单独吃饭。”

山口英子的表情僵住,许久才勉强的问,“你结婚了?”

“是的,我孩子也快一岁了。”虽然还没有见过他。

几乎是一瞬间,山口英子如同泄了气般,刚才的热情全都烟消云散,语气中有掩藏不住的失落,“你儿子一定很可爱,对不起,我去趟卫生间。”

叶少辰礼貌的欠身,等到山口英子失魂落魄的离开,脸上又恢复了冷漠。

夜鹰在旁边看的心中不住赞叹,还是老板厉害,不动声色就打发了爱慕者,如果是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他觉得,这是他实践经验太少的缘故。

A市。

叶少辰没在这几天,慕薇薇过的很平静,中午有时给楚轩打电话一块吃个饭。

“听说叶少辰出国了?”楚轩随意的问。

“嗯,去美国谈一笔生意,不过是什么,他没说我也没有问。”慕薇薇面色不改的说,这是叶少辰离开时,他们走时统一好的口径。

楚轩瞄了她一眼,“你确定他把剩余的部分藏到那个金盾公司了吗?”

“是那个公司。”慕薇薇语气很肯定。

楚轩考虑了片刻说,“让叶少辰亲自带我们去取肯定是不现实的。你想办法问出他在金库的编号,我们找人进去。”

慕薇薇心里一跳,这都可以?

“你找什么人?我听说金库的安保系统是非常严密了,这样能成功吗?”

楚轩淡笑,“成不成功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这是个好办法,我会尽快问出他箱子的编号的。”慕薇薇假装赞叹道,“我算是见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金库都能偷,是你的人,还是他的人?”

楚轩不疑有他,笑着喝了口柠檬茶说,“我是正经的生意人,这种投机拐骗的招数当然只有他会用。”

“话说,你和哪个家伙的关系很不错嘛。”慕薇薇略带讽刺的说。

楚轩笑了笑没有说话。

慕薇薇不甘心,继续问,“我真的是很好奇,你楚轩是香港堂堂楚家大公子,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参合到这件破事中来呢?”

楚轩看她如此天真,不由的感慨道,“这有什么想不通的,你难道不知道人对金钱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吗?没有人会嫌钱少。”

慕薇薇很想骂他一句,为了得到你们想到的,难道就应该绑架我的儿子?忍了忍还是没有说。

“你这么帮他,你就不怕那个家伙最后拿走了所有的宝藏,一毛钱都不都给你吗?”

“不可能,”楚轩直接否认。

慕薇薇小心翼翼的套话,“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刚才也说了,人对金钱的欲望是无止尽的。”

“我相信他。”楚轩斩钉截铁的说。

慕薇薇很诧异他居然如此信任一个人,脑海中突然想到什么,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了看他,试探的问,“楚轩,你和他不止是朋友关系吧。”

楚轩抬头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真的吗?真的吗?”慕薇薇很兴奋的问。

隐私被人窥探,楚轩有些不爽,给她碗里夹了块麻婆豆婆,冷声说,“你今天的话太多了。”

慕薇薇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颗心全都在刚才的猜疑上,没注意讲麻婆豆腐放进了嘴里,麻辣瞬间袭击了味蕾,让她猛地回过神。

“啊,好辣好辣,”慕薇薇惊呼着喝了一大口水,等稀释了嘴巴里的辣味,才控诉楚轩,“你怎么这么讨厌,明知道我不吃辣还给我加麻婆豆腐?”

楚轩笑的乐不可支,“谁让你多管闲事问东问西,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

慕薇薇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又不歧视你们。”

“你还说?”楚轩板起脸,“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把这一盘豆腐全给你塞进嘴里。”

慕薇薇立刻再嘴边做了个手拉拉链的动作,埋头吃饭。

今天意外猜到的这八卦太劲爆了。她好想分享给叶少辰。

和楚轩分别后,慕薇薇向叶皇集团走去,因为离得不是很远,她就当是消食了。

拿出手机赶紧给叶少辰发信息。

在忙吗?有重大消息。

结果这条信息如同沉入大海,迟迟没有回复。慕薇薇想,他或许在忙,却不知道此时叶少辰已经坐上飞机,正在飞越太平洋。

落地A市机场时,已经是深夜。

原本想在机场附近住一晚,明天通知家里的车来接,但是一开机看到慕薇薇的那条信息,他一分钟都等不了,直接在机场外面打了个出租车回家。

一路上,叶少辰都在想她发现了什么线索,居然重大到给他主动发消息。

出租车司机一听他去的地方,从后视镜仔细的辨认了一番,可能也是为了打发时间,开口问他,“您是叶少辰叶先生吧。”

叶少辰抬眼瞥了一下司机,轻声“嗯”了一下。

司机激动的说,“果然是你啊。”

“你认识我?”反正也是无聊,叶少辰和司机大哥聊天。

“前几天地震,新闻上报道说您主动捐直升机给灾区运送物资,我就记住您了,现在这社会,像您这样有良心的有钱人真是不多了。”司机大哥是个话唠,叶少辰还没有接话,他就自顾自的往下说,这次地震哪里受灾最严重啊,哪里楼房倒塌最多啊等等,感觉没有他不知道的。

叶少辰也没有打断。还是让他保留一点感动吧,如果告诉他,他提供直升机最大的目的是想将来从上面拿更多的项目和资金,没准司机大哥会把他扔在路上。

滔滔不绝的讲了一路,司机将叶少辰送到了叶家别墅门口,还豪爽的表示不收钱了。

叶少辰当然不屑于占这点小便宜,看打表器上显示的是239元,他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给司机,平淡的说,“你大晚上开车也不容易,不用找了。”

司机大哥立刻喜笑颜开,接住钱忙说,“多谢多谢。”

门口值守的人看到是叶少辰从车上下来,惊讶了几秒,然后动作利索的开门。

“少爷,您回来了。”

叶少辰点点头,大步向别墅走去。

夜晚的叶家很寂静,无数只昆虫以草坪为舞台,演奏着一场盛大的交响乐。

今晚走在这条通往别墅的路上,感觉格外的不同,因为终点有心上人,他的整个灵魂都是安稳的。

回到自己房间,叶少辰洗去一身汗味和灰尘,来到慕薇薇门外。

一扭门锁,没有开。

可是这区区一扇门能拦住他叶少辰吗?

床很大,但是慕薇薇却只占据了一角,她侧着身双腿微曲,像是一个胎儿。叶少辰脱了衣服上床也侧睡在她身边,将手悄悄的放在她腰间,两个人看上去像叠在一起的勺子。

鼻间全是她熟悉的气息,叶少辰很安心,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清晨。

慕薇薇睡到自然醒,翻了身,感觉手搭在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上,吓得猛从床上坐了起来。

定下神一看,这不是叶少辰吗?

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少辰睡眠极浅,慕薇薇一动,他就醒了,睁开眼睛看到慕薇薇正盯着他,呼吸还很急促,眼中全是不可置信,他裂开嘴笑道,“早上好。”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少辰伸了个懒腰,“昨天半夜,看你睡得太香,就没有叫你。”

慕薇薇想起他此行的目的,忙问,“怎么样?找到孩子了吗?”

叶少辰平躺在床上,失落的摇摇头,“没有,消息是错的。”

慕薇薇一听这话,情绪也低落了很多,“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找到。”

“不过你也不用急,谢四爷会带我们找到的。”

慕薇薇诧异,“怎么说?”

叶少辰把在小岛上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你别着急,我们兵分几路,一定会找到那个混蛋的。”

“如果找不到呢?”

叶少辰安慰她,“这是最坏的结果,实在不行,时间一到,你就带着藏宝图去交换孩子,我跟着你趁机把孩子抢过来,这是最冒险的方法。”

“你不是说根本就没有那份藏宝图吗?”

叶少辰趁她早晨大脑反应迟钝之际,抬手捏了捏她光滑的脸蛋,温柔的说,“傻瓜,我们知道没有。但是他们不知道,到时候我随便画一个应付应付就行了。”

慕薇薇睁大了眼睛,好吧,她承认这样也不错。

说完话,叶少辰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肩上……

早晨正是气血翻腾之时,女人又如此美味,叶少辰的血气不断往上冲,眼底阴险的一笑,对慕薇薇说,“我还有个秘密,你要不要听?”

“什么?”

叶少辰冲她勾勾手指,嗓子都有些哑了,“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慕薇薇一看他神态不对,整个眼眸中迸发着炙热的光,她心知他不安好心,一边起身一边说。“我不想听,你把秘密烂在肚子里吧。”

哪知叶少辰的动作更迅速,还不等她下床,就一把搂住她的腰,直接将她压在了床上。

“啊——叶少辰——呜呜呜——”

好几天没有碰她,叶少辰此时哪里忍得住……

良久后……

“还疼吗?”

慕薇薇咬着下唇撇过脸不说话。

叶少辰用手把她的脸掰过来,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声音黯哑,“看着我……看我怎么爱你。”

慕薇薇的脸红透了,黑色的眸子却波光滟滟,叶少辰只想沉溺在其中。

“你……你别说话。”慕薇薇呵斥他,却因为喘息声显得更像是撒娇。

叶少辰尾骨一麻,动作更猛烈了许多,故意逗她,“为什么不让我说话?我不问……怎么知道你哪里舒服……哪里不舒服……”

慕薇薇实在听不进去他这些荤话,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楼下。

王管家和秦妈在说话。

“你说什么?少奶奶房中有动静?不可能不可能,少奶奶不是这种人。”王管家一脸的质疑。

秦妈信誓旦旦,“真的,你想想,往常这个时候,少奶奶都上班去了,今天怎么还没有起床?”

原来秦妈刚刚上楼想叫慕薇薇起床吃饭,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赶紧跑下来告诉王管家。

王管家半信半疑,皱着眉头正在思考怎么办,却发现刚派出去接少爷的车倒退回来了。

“阿龙,你怎么回来了?”

阿龙下车,“门口的保安说少爷昨天深夜回来了呀。”

“少爷回来了?啊,对对,少爷回来了。”王管家乐滋滋的回头看秦妈,两个人相视一笑,就说嘛,谁那么大胆。敢闯进少奶奶的房间。

床上。

晨间运动完成后,两个人躺在床上喘气,浑身上下湿透了,却都不想动弹。

“对了,你昨天发短信说有重大消息,是什么?”叶少辰侧过身,想要搂慕薇薇,却被她一巴掌拍下去。

“别碰我,全身都是汗。”慕薇薇吐槽了一句,接着说,“昨天我约楚轩吃中午饭……”

慕薇薇说完两人的对话,兴致高昂的问,“你说,他们两个是不是关系不正常?”

叶少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有什么不正常?”

“我怎么觉得,楚轩好像喜欢那个银面男人,你想想,以楚轩的地位和财富,他怎么会甘愿跑到A市来不遗余力的帮一个朋友?这太不合理了。”慕薇薇说出了自己的推断,“而且我昨天只要把话题往这方面引,他就立刻冷脸,却没有反驳,只是让我不要再讲。”

叶少辰是个直男,听到慕薇薇这番话,神色古怪,可他明明觉得,那个楚轩是对薇薇有意思的呀,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相信我吗?”

叶少辰犹豫了一下,“那个,你有证据吗?”

“没有。”慕薇薇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单凭他的反应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不是太武断了。”叶少辰尽量用温和的词语说。

慕薇薇蹙眉瞪他,“这是女人的直觉。不需要证据。”

叶少辰无言,好吧,算你厉害。

不过。他不妨顺着这条线查下去,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

车子出了A市市中心,向七十公里外的陵县驶去。

慕薇薇有些好奇,“我们到底去哪?”

叶少辰终于不卖关子了,说,“我们在陵县援建的那座小学今天上午十点正式动工,带你去看看。”

“速度这么快?就是上次你给我看的那个设计图吗?”慕薇薇问。

“是那个,后来又改了改。”

说实话,慕薇薇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的援建了一所教学楼。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到达了陵县最偏远的一个学校。

还没有靠近小学,慕薇薇就看到有很多学生带着红领巾,还有不少村民以及部分政府官员在列队欢迎。当然,还有扛着摄像机和手持话筒的几个记者。

刚下车,一个当官的就迎了上来,伸出手自我介绍,“我是陵县县长,在下姓赵。非常感谢叶总能来。”

“您好,”叶少辰握了握他的手。

县长看他没有介绍慕薇薇,也不多问,介绍身边的人,“这位是村书记,姓马。”

“您好。”

“叶总,您是我们村子的大贵人,非常感谢您给娃娃们盖楼。”马书记是个朴实敦厚的农民,不会说什么花哨的话,但是他颤抖的手却表露了他激动的内心。

“不用客气。”叶少辰简单的寒暄。

慕薇薇跟着叶少辰向学校里面走,路两边欢迎他们的孩子们都穿的很朴素,但是眼睛却很纯净,他们在好奇的观察这几个外来人,尤其是观察她。

这么偏远的地方,从来没有见过穿着如此精致,又长得如此漂亮的人儿。

慕薇薇温和的冲他们一笑,孩子们都害羞的低下头。彼此交换着眼神,等慕薇薇走过去,又雀跃地抬头看她。

地震前,这座小学有五间学舍,一间老师办公住宿的地方,还有一间是教工食堂,但因为是平方,又年久失修,平时就东漏西漏,遇上地震后刹那间全塌了。

幸好当时孩子们刚放学了,教室里没有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学校没有了,教育局就在宽阔的村委会大院搭了几间棚子,早晨的时候还好,不太热,一到了中午和下午,里面就真成了大棚。又闷又热。

经过几天整修,倒塌的几间校舍区域全都整平了,也放好了线,只等着鸣炮开工。

……

九点四十分,县长带头讲话,先讲了这次地震给大家带来的灾害,又讲了叶少辰的援建,说了许多感谢的话,慕薇薇听着都有些辣耳朵。

最后,县长邀请叶少辰讲话,站了一学校的学生和村民掌声雷动。

“大家好,我是叶少辰,今天很高兴能见到大家,说实话,我当时捐款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要援建学校,是一个朋友提醒了我,她说把钱交给慈善机构,还不如拿出来切切实实做点慈善。当我在新闻中看到倒塌的学校时,我很伤心,孩子是我们国家的未来,也是一个家庭的未来,他们在最好的年华里没有地方读书,又如何成为国之栋梁?所以,我决定给孩子一个安稳的环境,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企业家的社会担当。”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慕薇薇听着却从他口中说出“国之栋梁”这四个字,差点喷笑。她敢保证,因为记者们在场,叶少辰才如此豪言壮语的。

“我援建的这栋学校年底会改成什么样子,相信大家在门口的设计图上已经看到了,一栋三层教学楼,一栋两层老师办公楼兼宿舍,还有一间宽敞明亮的食堂。大家放心,我找的这个施工队是我非常熟悉的,和我合作多年了,他绝对能保质保量,最后,我有个小小的愿望,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满足我。”

“你说……你说……”下面不少人开口。

叶少辰按按手掌示意大家安静,“我想给学校改个名字,叫晨薇小学,早晨的晨,薇是草字头一个微小的微。”

说完,叶少辰静静的看着慕薇薇,晨薇,辰薇,你听懂了吗?

慕薇薇呆滞了几秒,他居然……心里又些许感动。

村书记征求了村民意见后,代表发言,“叶总,您为我们村子盖这么好的学校,还不为我们收一分钱,当然有权力命名,我们同意。”

“对,同意……同意……”

叶少辰弯腰致谢,“感谢大家。”然后下台走到慕薇薇身边,悄悄勾住了她的手小声问,“这个礼物满意吗?”

慕薇薇藏起那一份感动,傲娇的说,“还行吧。”

叶少辰看着她眉眼间藏不住的那抹微笑,勾唇笑了。

赵县长大声说,“现在,我宣布,晨薇小学正式动工。”

鞭炮声“噼里啪啦”响起,叶少辰用铁锨动了第一块土,晨薇小学全面动工。

接着,在县长和村书记等人的陪同下,叶少辰和慕薇薇参观了几间简易教室,此时已是中午。几个人刚一进教室,一股热浪迎面而来。

“孩子们好辛苦,”慕薇薇小声感慨一句,相比起他们,自己小时候真的是幸福太多。

叶少辰悄悄握了握她的手,“年底他们就能住进新学校了。”

“忘了问你,这座学校建下来,需要多少钱?”

叶少辰说了个数字,“估计大概五百万左右,我没有给定数,先让施工队建,最后再算总账,花多少算多少。”

慕薇薇调侃他,“果然是有钱人,财大气粗的。”

叶少辰笑了,“我花的是我们夫妻共同财产,你夸我就是在变相的夸你。”

“嘁。”

出了教室,叶少辰被几个记者堵住。

“叶总,我们能做个简单的采访吗?”一个漂亮的女记者问他。

“要说的话刚才我都说了,没有什么想说的。”叶少辰还是很不习惯面对镜头。

女记者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直接问,“叶总,我们很想知道,为什么要把这座小学命名为晨薇小学呢?”

叶少辰对这个问题倒是很愿意回答,“因为我妻子叫慕薇薇。”

几个记者脑子灵活,一下子就想到其中的原由,称赞道,“叶总对妻子真好。”

叶少辰莞尔一笑,“我还有事,如果你们想了解小学的基本情况,可以去问建筑公司,他们比我了解。”

有了记者很大胆的问道,“叶总,请问您身边这位是上次和你传绯闻的楚妍女士吗?为什么今天这种场合要带楚妍女士来?”

叶少辰正要抬脚走了,听到这个问题又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提问的记者,“别人都在关心灾后重建,你却在关心我的绯闻,真是敬业。”

提问的记者紧张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直视他的目光,镇定的说,“不能回答吗?”

叶少辰轻松的摊摊手,“当然可以说。楚妍女士是香港MK公司的董事之一,也是我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关系很好,今天带她来,是因为她作为一个香港同胞想更多的了解大陆,万一她被感动了,没准也会援建一所学校,这对孩子来说不是件好事吗?”

记者被怼的哑口无言,灰溜溜的躲在人群后面不再说话。

等记者们去寻找下一个采访对方,慕薇薇才松口气。“你胡说八道起来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我刚才真怕他们把话筒支到我跟前,都不知道怎么说。”

“都怪我,我应该给你这个机会,看看你手足无措是什么样子。”叶少辰打趣她。

慕薇薇瞪他一眼,“那你把他们叫回来啊。”

“不敢不敢,”叶少辰低头在她耳边小声说,“我怕你晚上不让我上床。”

慕薇薇的脸顿时红透了,气不过,一脚踩在他的脚面,看他痛苦的挤眉弄眼,才嘻嘻一笑转身走开。

中午时分,叶少辰本想打道回府,却被村书记盛情邀请去家里吃饭,慕薇薇还没有吃过农家饭,兴致高昂。

叶少辰看她眼睛都亮了,欣然答应村书记的邀请。

这里是陵县最偏远的地方。交通闭塞,经济来源主要是种植水稻,所以空气质量非常好,比起A市的车水马龙,这里非常的平静。

赵县长见到了叶少辰这尊大财神,当然要全程陪同,如果能说服叶少辰来陵县投资,那可是大政绩,所以跑前跑后非常积极。

马书记的家不远,院子铺的青砖,角落里种植着蔬菜,因为要迎接贵客,打扫的非常干净。

一行人进了正厅,桌子上已经摆放好了几盘凉菜,都是很正宗的农家小菜,看起来很是爽口。

马书记热情的招呼大家落座后,搓着大手说。“农村人没有什么好招待,这些都是我们自家地里种的菜,没有农药,很新鲜也很健康,大家不要嫌弃。”

慕薇薇看出来他有些紧张,笑眯眯的说,“我觉得很好,谢谢您的招待。”

马书记有些受宠若惊,裂开嘴黑黑笑了,“贵客喜欢就好,你们先吃,我去厨房催催,让她们上菜快点。”

慕薇薇喝了口随身带的水,用眼神问叶少辰,“可以吃了吗?”

叶少辰是桌面上绝对的主角,他淡笑着说,“大家都饿了,吃吧。”

赵县长和几个下级官员应和着说,“吃、吃。”

慕薇薇夹了根凉拌豆角放进嘴里,酸里透着点甜,还有豆角本身的清爽,果然很好吃。

赵县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瓶酒,要给叶少辰倒上,被却叶少辰直接决绝,“抱歉,我不能喝酒。”

“这……”赵县长有些尴尬。

叶少辰解释道,“赵县长有什么话就直说,我白天不喝酒,免得耽误工作,这是我的原则。”

“哦,这样啊,”赵县长只好把酒放在地上,满脸微笑的说,“叶总,可能您也了解,我们陵县的经济不是很发达,但是环境非常美,我们政府在招商引资方面的政策是非常优厚的,您如果有空可以来陵县考察考察。”

一牵扯到工作,叶少辰就认真起来,“既然赵县长今天开口了,我过几天就让专业的评估团队来陵县看看。如果适合投资,我会考虑的。”

“啊,那真是太好了,我以水代酒敬叶总一杯。”赵县长激动的说。

叶少辰端起一次性水杯碰了下。

没有慕薇薇什么事情,她就专注吃,把桌面上的菜尝了个遍,油少盐少,味道不错。

正吃的痛快,门口摇摇晃晃进来一个小家伙,大概有一岁多的样子,穿着小碎花裙,头上扎着小揪揪,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肉嘟嘟的脸庞透着红润,格外可爱。

她看了桌子上的人一会儿,扭着小屁股来到慕薇薇身边,伸出手咿咿呀呀的说着话,仿佛要她抱她。

慕薇薇看着她的大眼睛心都化了,弯腰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柔声问,“小公主,你在说什么?”

“菜菜,菜菜……”小丫头指着桌子上的菜。

“想吃菜?”慕薇薇很耐心的问。

小丫头笨拙的点点头。

慕薇薇夹了一块凉拌豆腐放进她的小嘴巴里,小丫头腮帮子立刻鼓起来,吃的很是开心。

桌子上的人都颇为惊讶,因为这位香港来的大小姐今天基本上没有说话,看人也是淡淡的,一副高冷的样子,没想到这么有爱心。

只有叶少辰心里有些难受,她是想起儿子了吧。

“妞妞,你怎么跑这来了,赶紧下来。”马书记走进来冲小姑娘喊道。

小丫头嘿嘿一笑,双手抱住慕薇薇的脖子不肯撒手。

慕薇薇闻着她身上的奶香味,瞬间母爱泛滥,轻拍着她的小背。

马书记抱歉的说,“真是对不住,这是我的小孙女,她爸妈都去城里工作了,我一时没有看住,打扰大家了。”

慕薇薇笑着说,“没关系,我看这小丫头很可爱,我好喜欢,就让我抱着吧。”

“这个……这个怎么好意思。”

叶少辰开口说。“马书记你去忙吧,她向来喜欢小孩子,让她抱着吧。”

马书记这才放下心来,“妞妞平时不这样,她一定是看贵客长得好看才粘着你的。”

小丫头松开慕薇薇的脖子,指着她对爷爷咿呀着说,“漂亮姐姐,漂亮姐姐。”

果然如此,一桌子的人都无声笑了。

“妞妞要乖乖的,知道吗?”马书记叮嘱孙女。

“乖乖。”小妞妞可爱的说。

一顿饭吃的很愉悦,慕薇薇专注的给小妞妞喂饭,叶少辰则怕她吃不饱,一边给她碟子里夹菜,一边和赵县长等人聊着当下灾后重建的时政。

宾主尽欢。

走的时候,小妞妞一直紧紧的牵着慕薇薇的手,将她送到车边,慕薇薇也有些舍不得,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妞妞,再见啦。”

小妞妞眼泪汪汪的冲她摆摆手。

叶少辰一看情况不对,忙搂着慕薇薇的肩膀,将她按进车里,果然,车子刚一发动,慕薇薇就哭出了声。

叶少辰忙将她抱紧怀里,小声安慰,“好了好了,别难过,我会尽快找回儿子的。”

他一说,她越哭的伤心,这泪水湿透了衬衣,直接流进了他心里,又酸又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