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我会好好照顾她/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平洋某个小岛。

一个英俊的男人坐在精美豪华的沙发上逗婴儿车的小孩子玩耍,一个美艳的女子走了进来。

“老板,最近外面好像不太平。”

男子眉眼带笑,头也没有抬的问,“出什么事情了?”

“有人在调查张珩。”女人冷漠的说。

“谁呀?”

“是谢四爷。”

男子这才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淡了很多,“谢骁?他调查张珩干什么?”

“他好像知道了藏宝图的事情,想通过张珩找到你。”

男子脸色阴沉下来,冷哼一声说,“消息传的够快的。”不过是谁泄露了消息?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

“老板,现在怎么办?”

“怕什么?难道我还怕他谢骁不成?想要藏宝图,那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男子说完,目光落在了小孩的身上。

看来他要让慕薇薇加快速度了,最好在谢骁没有找上门的时候就拿到藏宝图。虽说他并不害怕谢骁,但也不想做敌人。

A市。

慕薇薇刚洗完澡出来,就听到电话响,跑过去一看,是银面男人。

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慕薇薇摁下了通话键,“喂?”

“慕小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男子的语气中带着少有的怒气,往常,他可都是慢条斯理的阴笑。

慕薇薇不动声色的说,“时间不是还有两个月吗?”

“好,两个月,敢拖延一天。你这辈子都不要见到你的宝贝儿子了。”

慕薇薇听着他要挂电话,立刻喊道,“等等,我要见我儿子。”

“哼,想见儿子就赶快拿到我要的东西。”男子心情不爽,当然不会满足她的条件,不等他在说什么,就直接挂了电话。

慕薇薇盯着手机,义愤难平的拨打过去,那边却已经是关机了。

混蛋!畜牲!

慕薇薇气的浑身发抖,咬着牙来到叶少辰书房,一把推开门。

“怎么了?”叶少辰被她吓了一跳,放下手中的文件。

慕薇薇做了个深呼吸才说,“那个混蛋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而且态度很不好,我提出要见孩子,也被他拒绝了。”

叶少辰反应过来慕薇薇口中的“混蛋”是谁,起身过来安慰她,“他可能是知道谢四爷在找他,所以有些着急上火。”

“他会不会伤害孩子?”慕薇薇双眉紧凑,担忧的问。

叶少辰不敢打击她,柔声说,“这种阴险毒辣,但是唯一的优点就是信守承诺,在半年之期还没有到的时候,他不会碰孩子的。”

慕薇薇这才安心下来,口中念叨,“老天爷保佑,他能坚持这个优点。”

叶少辰握着她的肩膀说,“刚才我也得到消息,我的人已经混进谢家了,而且这几天姓谢的正在找张珩,等那边有了消息,我立刻过去。”

“那就好那就好,”慕薇薇情绪平稳了很多,低头才发现自己穿着睡衣,头发还没有吹干,穿着拖鞋就跑进来了,颇有些尴尬的说。“你忙吧,我回去了。”

叶少辰没有阻止,他等会还有个视频会议。

慕薇薇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一件事,停下问他,“你的机关里,一直放的是蓝宝石吗?”

叶少辰陡然笑了,坦白道,“当然不是,刚开始放的是藏宝图,楚轩进来过一次后,我才换的。”

“那你后来把藏宝图放哪了?”

“保险柜。”

“卧槽。”慕薇薇忍不住爆了个粗口,她后来在叶家找了个遍,但偏偏没有再去翻那个很土豪的保险柜,“叶少辰,你太狡诈了。”

叶少辰不置可否,脸上的笑意更浓,“如果不这样,你早就拿着藏宝图跑了,我去哪找你去?”

慕薇薇无语,拉开门走了。

他不但是狼,还是只老狐狸,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只能靠他了。希望一切都如叶少辰所说,平安的找回儿子。

……

清晨。

慕薇薇靠在床头愣愣的发呆,许久都没有动弹。

叶少辰洗完脸刷完牙。看她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目光空洞,有些担心的问,“你怎么了?从起床就是这个表情,昨晚梦到什么了吗?”

慕薇薇回神,嗓子有些干,“梦到我爸妈了。”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梦到爸爸妈妈了,昨晚居然梦到很多小时候的事情,妈妈带她去上舞蹈课,爸爸给她买最喜欢的维尼玩偶,每一幕都真实仿佛重新经历了一样。不过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梦到哥哥。

难道……哥哥还活着?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立刻就在慕薇薇的心里生根发芽,哥哥会不会真的活着?但是,他如果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她呢?

叶少辰看慕薇薇的脸色变了又变,不知道她脑袋里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当即打断她的思绪说,“看来你想他们了,不如我们今天去看看他们。”

叶少辰的话果然拉回了慕薇薇的思绪,她猛地抓过手机看了看今天的日期,木讷的说,“明天是他们的忌日,我居然忘了,难怪……难怪我会梦到他们,难怪……”

叶少辰坐在床边搂过她的肩膀,“不怪你,是你最近太忙了,才会忘记日子。”

慕薇薇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不想用这张脸去见他们,我怕他们不认识我了。”

“我明天陪你一起去,就用你的样子,不会有人发现的。”从结婚到现在,他还从没有去拜见过岳父岳母,刚开始是不屑,后来是没有机会,如今是应该去问声好了。

“嗯。”

第二天,天色阴沉,似乎随时都有下雨的可能。慕薇薇很早就起床,穿了一身很素净的衣服,一双白色平板鞋。

看着镜子中没有任何遮挡的脸,慕薇薇居然有些害怕,原来,面具戴的时间长了,就成了一种习惯,可以把所有的情绪都藏在这张面具后面。

叶少辰敲敲门,“走吧。”

慕薇薇戴上墨镜和一顶大帽子,将整张脸都藏在阴影中,这才放心的下楼。

开车的是章贺。

“等会儿先去花店拿花,其他东西我都放在后备箱了。”叶少辰说。

慕薇薇轻声“嗯”了一下,就转头看着窗外,情绪非常低落。

叶少辰也不知说什么。想要牵住她的手,却被慕薇薇无声的躲开。

这样的日子,她应该想起慕天野了,叶少辰决定,还不是不要惹毛她。

车子停在花店门口,叶少辰亲自下车去取花,回来时,手里捧着一大束康乃馨和一大束雏菊。

把花放在副驾驶,车子继续向陵园驶去。

一个多小时后,到了目的地。

叶少辰从后备箱提出一个木盒,章贺要伸手去接,他说,“不用。你就在这里等。”

风渐渐起了,慕薇薇抱着康乃馨一步步向前走,夏风吹起她的长发,凄美又悲凉。

到了爸爸妈妈的墓碑前,慕薇薇跪着将康乃馨放在爸爸石碑上,哑着嗓音说,“爸,我来看你了。”

叶少辰很自觉的跪在她旁边,从木盒中取出香炉、香、白蜡,以及一小瓶酒。

认真又从容不迫的点燃白蜡,再点燃三根香插进香炉,最后扭开酒盖往地上倒了些酒,平静的说,“不知道您会不会认我这个女婿,但我今天想说,爸,往后的日子,我会照顾好薇薇的,让她免受灾祸之痛,免受疾病之扰,请您放心。”说完,真真实实的磕了个头。

慕薇薇静静的看着他这一系列举动,心里有感动,也有难受。

其实,叶少辰也不知道有一天他会做到这一步,他以前有多高傲。现在就有多卑微,之为了能得到她的爱。

磕完头,叶少辰又来到慕薇薇妈妈墓前,将一束雏菊放下,点燃香烛,又从木盒子中拿出好几样精致的点心。

“妈妈,请允许我我叫你一声妈妈,我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不过薇薇喜欢甜食,我想您对点心应该也是喜欢的。我先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对您的宝贝女儿我做了很多错事,从今往后,我会像您一样疼爱她,绝不让她受一丁点委屈。您在天上保佑她平安顺遂。”说完,也磕了一个头,原本心情很沉重的慕薇薇,此时居然好受了很多。

叶少辰扭头和慕薇薇对视片刻,起身对她说,“你一定有很多悄悄话想对爸妈说,我就不打扰了,在路边等你。”

慕薇薇点点头。

风越来越大,滚滚乌云从东边卷过来,叶少辰站在路边点燃一支烟,摇摇看着远处跪着的单薄身影。

他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却看到她的肩膀开始剧烈抖动,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地上……

猛吸一口烟。心一点点收紧。

如果他知道有一天自己会如此爱这个女人,一定从一开始就对她好。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他自己种的因,所有的苦果他都要自己承受,所以,不管慕薇薇对他的态度如何恶劣,他都全盘接收。

风声夹杂着女人的哭声传进他的耳朵,叶少辰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乌云瞬间弥漫了整个天空,风卷起地上的尘土在空中跳舞,下一秒,豆大的雨滴就落了下来。叶少辰看薇薇还跪着哭,正要走过去,却听到章贺跑了过来,手中还拿了一把伞,“少爷。”

叶少辰接过伞向慕薇薇跑去,只是短短半分钟的时间,天地之间已经一片雨幕。

慕薇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呜呜的哭泣,似乎没有感觉外界的环境变化。

叶少辰没有打扰她,而是将伞撑在她头顶,自己则大半个身子都淋在雨中。

雨水很快浇灭了白蜡,慕薇薇终于从悲伤中回过神。

“妈妈,我下次会带着宝宝来看你和爸爸的,你们一定会喜欢他的。”慕薇薇的嗓子彻底哑了,“再见,妈妈。”

慕薇薇擦了把脸上的泪水。想要从地上起来,双腿却因为跪的太久而早就没有了知觉,要不是叶少辰动作快拉她一把,她差点就栽倒在地上。

“拿着伞,我背你出去。”叶少辰柔声说。

慕薇薇拒绝,“不用,你扶着我。”

出于某种心理,她并不想让爸妈看到这一幕,不想让他们觉得自己宽恕了这个男人。

叶少辰看她一脸的绝强,只好将她整个人都圈进怀中,一只手扣在她腰间,“慢点走,难受就说。”

双腿像是过电一样。又麻又酸,慕薇薇狠狠在地上躲了几脚,才一点点恢复知觉,在叶少辰的大力支持下,慢慢向外走。

这一路走的很缓慢,伞外是大雨磅礴,再加上风,雨水不断的侵袭着叶少辰,但是他却将伞又向慕薇薇挪了几分。

刚刚在岳父面前承诺,不让她受疾病之苦,他可不能食言。

章贺坐在车中焦急的看着路的方向,好一会儿才看到两个黑影出现在雨幕里,周围是苍翠的松柏和阴森的墓碑,连带着他们身上都染了几分冷气。

车里没有多余的伞了,章贺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叶少辰半个身子被雨浇透。

终于到了车边,章贺连忙下车开门,叶少辰护送慕薇薇坐进去,才收了伞也坐了进去。

“少爷,少奶奶,赶紧擦擦。”章贺递过来两条干净的毛巾。

慕薇薇好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发愣的瞬间,叶少辰将毛巾盖在了她脸上,替她轻柔的擦去脸上的雨珠,“冷吗?要不要开空调?”

“不用,”慕薇薇从他手中拿过毛巾,才发现叶少辰身上有一半都湿透了,黑色的衬衣紧贴在皮肤上,衣角还往下滴着水,反观自己,除了鞋子,小腿以及脸上被风带了几滴雨水外,其他地方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是把所有的伞都撑给自己了吧。

“你自己擦擦吧。”

叶少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狼狈样,笑道,“这样子估计也擦不干了,我身体好,没事。”

慕薇薇就讨厌他这种无所谓的样子,万一生病了,她又忍不住要内疚担心。

“你以为你是铁打得吗?好歹把头发擦干。”说着将自己的毛巾扔给了他。

叶少辰听她关心自己,心里有些小窃喜。用毛巾在脑袋上胡乱的擦了几下,头发毛躁起来,像是一只毛茸茸的狮子,惹得慕薇薇总想在他脑袋上揉一揉。

“眼睛都哭肿了,今天别上班了,就在家里休息吧。”叶少辰说。

“哦。”

早晨突来的这场大雨让很多上班族都惊慌失措,整个A市堵成了一桌麻将,叶少辰的车刚开到A市市中心,就彻底动不了了。

“这座城市啊,有时你很讨厌,比如现在,一到下暴雨就堵,但有时又让人很喜欢。”叶少辰看着窗外淡淡的说。像是在自言自语。

慕薇薇和他一样都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对A市的感情自己不比他少。

车窗外,一辆熟悉的宾利停在她的视线里,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车牌,慕薇薇眉头一跳,这不是楚轩的车吗?他来A市后还是他带着她去买的。

“楚轩的车。”慕薇薇转头对叶少辰的说。

叶少辰往她这边靠进伸头看了眼车牌,“是他的。”

“那他会不会看到我?”慕薇薇紧张的问,她没有戴面具,如果被楚轩看到,一切就都完了。

慕薇薇想想也市觉得悲催,戴面具的时候担心叶少辰发现,不戴面具的时候又怕楚轩看到。

“别怕,他从车窗是看不到你的。”

叶少辰的话音刚落,车猛地从后面被撞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抱住慕薇薇,以避免她撞在前面的椅背上。

后面的车追尾了。

本来就堵得车开的像蜗牛,居然还能追尾,而且这力度,应该撞得不轻。

“少爷,我下去看看。”

“嗯,尽快解决。”叶少辰嘱咐道,一旦纠缠起来,就会被楚轩发现。他又认识章贺。

暴雨刚过,此时的雨已经小了很多。

章贺来到车屁股处一看,保险扛没有事,两个尾灯彻底被撞坏了。除此之外,还被蹭去了一大片漆。

这辆车是少爷最近很喜欢的辉腾,低调有内涵。

章贺双手抱胸看着宝马车上的女司机,勾勾手指示意她下车。

宝马女司机显然是吓到了,但是一看撞到的车,表情轻松的下了车。

“喂,你是怎么开车的,干什么急刹车,害得我撞上来。”宝马女司机恶人先告状。

章贺真是无语,“美女,我们是正常行驶,没有急刹车,也没有停车。是你撞上来的,车子在行驶时要和前面保持适当距离,你学车的时候教练没有告诉你吗?”

女司机被说的面色有些不好看,的确是她刚才不小心把刹车当油门踩了。她看了看章贺的车,不屑的说,“不就是撞了一辆帕萨特吗?姐姐我赔的起。”说完返回从车里拿来钱包,取了五百块钱给章贺,“给,修车够用了吧。”

章贺一脸无奈,这年头把辉腾当帕萨特的,还真是不少。本想给这个女人好好上一课,但是少爷要求尽快解决,正犹豫接不接呢。旁边车道上的年轻男子探出头大声喊道,“美女,你睁大眼睛看看,人家这是辉腾,这个系列少说也要280万,你拿五百块钱连车漆都不够。”

女子听了这话显然不信,“你胡说什么,这明明是帕萨特,你欺负我不认识车标吗?”

年轻男子哈哈大笑,“大姐,你还是回家先认认豪车款式再上路,妈的,还是第一次见把辉腾当帕萨塔的。笑死了。”

宝马女司机被他的几句话激怒了,也不管章贺,直接跑到那人车前踹了车门几脚,“你喊谁大姐呢?你给我下来。”

男子的车被踹,心疼的赶紧下车查看,高跟鞋在上面挂出了好几道印子。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踹我车干嘛?有病啊。”年轻男子冲她吼道。

“你才有病,我撞你车了吗?你在这废话干什么?”

“我就是看不惯你把辉腾认成帕萨塔,咋啦,说两句你就踹我车门?”

眼见两人争吵起来,正好堵车无聊,好多人都闲着这里。

章贺头疼,快步走过去,“好了,我赶时间,五百就五百。”

女人彻底嚣张了,将五百块钱扔在章贺手中,冲年轻男子说,“看到了吧,什么辉腾,明明就是帕萨特。”

章贺收了钱转身要走,却被年轻男子一把拽住,“哥们,你是不是傻,不行,你不能走,反正堵成这样谁也走不了,大家把这事说清楚。”

章贺不想参合到这件事里来,拨开男子的手说,“你们两争吧,我还有事。不过,这位女士,我的车的确是辉腾。光你撞的这一下,足够买你开的那辆车了。”

章贺冷漠的语气镇住了宝马女司机,刚要撤离现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章贺,果然是你。”

章贺硬着头皮扭头,假装惊讶的问。“楚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楚轩走过来,“我去公司。”

车里,叶少辰和慕薇薇对视一眼,看到女人眼中的惊慌后,叶少辰在她耳边小声说,“别怕,我出去解决,待在车里别吱声。”

慕薇薇重重的点点头。

楚轩看了眼撞坏的地方,又朝后车窗看了一眼,“叶少辰在里面?”

章贺很想说“不在”,可是从这个角度看去,后车座明明有个人影。

这时,后车门开了,叶少辰高大挺拔的身影从里面出来,看到楚轩笑道,“好巧,你也在这里。”

“是挺巧的。”楚轩的眼神不自觉的又看向后车窗,好像没有人了,“阿妍没有和你一起吗?”

叶少辰面不改色的说,“没有,出门的时候雨太大了,她说不想上班。”

“还真是任性。”

宝马女司机看到楚轩的时候,顿时觉得整个天空都亮了,眼睛里全都是星星,可是一看到叶少辰。所有的星星都消失了。

她家里也算是小富,当然对A市顶层富豪有所了解,谁都知道,叶少辰是对女人绝不手下留情的。

想到章贺刚才说的维修费,她一张小脸变得煞白,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忙走到叶少辰道歉,“叶先生,真是对不起,是我开车不小心,撞了您的车,对不起对不起。”

叶少辰瞥了她一眼,“不用道歉。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女子愣了一下,“什么?”

“电话号码?”

女子被叶少辰冰冷的眼神吓傻了,不自觉的报了一串数字。

“记住了吗?”叶少辰问章贺。

“记住了,少爷。”

“稍后把修车的所有账单递给这位女士,一分钱也不能少。”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