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慕天野醒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贺把五百块钱交还给宝马女司机,让她嚣张,如果不是她冲过去和旁边车道上的司机理论,怎么会多花二十几万呢?

楚轩的目光落在叶少辰的身上,有些疑惑的问,“叶总,你这衣服怎么湿成这样?”

叶少辰身上的衬衣和裤子虽然不滴水了,但是还湿漉漉的黏在身上,他自然不能实话实说,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刚刚路上路过花店的时候,进去给阿妍订了一束花,等出来的时候刚好下雨了,离停车的地方比较远,所以就被淋成了落汤鸡。”

楚轩开玩笑道,“订一束花而已,让章贺去就可以了,还劳烦叶总亲自跑。”

“花是送给阿妍的,我当然亲力亲为了。”叶少辰平淡的笑着。

此时,路上的车开始慢慢动了,叶少辰也不想再待下去,正要对楚轩说告辞,没想到他先开了口,“正好,我原本打算早晨去找你讨论工作,既然碰上了,我坐你车去你公司吧。”

叶少辰怎么敢让他上车,往前挪了一步挡住他的脚步说,惊讶的说,“你怎么不提早说?昨天市政府那边通知我,今天九点半有个重要的会仪要我参加,这样吧,我开完会去你那找你。”

“市政府?”楚轩疑惑,“我记得市政府在那边,你这……”

叶少辰苦笑,“我这身衣服怎么见市里领导?好歹先去公司换身衣服,顺便再拿资料,都怪这场雨,估计开会要迟到了。”说着他还装模作样的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

话说到这份上,楚轩自然只能妥协,“那行,我们下午见。”

“好的,我下午给你电话。”

楚轩从辉腾旁边过的时候,不自觉的往车里看了一眼,为什么他总觉得里面还有一个人呢?

看他向自己车走去,叶少辰才抬脚走向后车门。

拉开门,慕薇薇整个人蹲在地下,像只小猫一样闪着大眼睛小声问,“走了?”

叶少辰坐进去才笑道,“走了。起来吧。”

“等会儿,等他走远了。”慕薇薇抱着双膝。她可不想冒这个险。

章贺重新启动车子的时候,从后视镜看到宝马女司机又和年轻小伙杠上了,后面传来一大片按喇叭的声音。

叶少辰看楚轩的车子拐了弯,才对慕薇薇说,“好了,起来吧。他拐弯了。”

慕薇薇松口气,按着座椅起来,表情有些痛苦。

叶少辰拉了她一把,关心道,“腿麻了?”

“嗯。”慕薇薇点点头。

等她坐稳,叶少辰将她一只腿抬起来放在自己双腿上,这个举动吓了慕薇薇一跳,挑眉问道,“你干嘛呀?”

“帮你揉揉,舒经活血。”

“哎呦,你轻点轻点,”慕薇薇喊道。

“已经很轻了。你忍会儿,很快就好了。”

慕薇薇看他低头认真的样子,心里有一稍稍感动,主动和他聊天,“你刚才谎话草稿都不打,厉害啊。”

叶少辰低眉浅笑,瞄了她一眼,“你说哪一段?”

“市政府开会啊。”

“哦,那个不是谎话,是真的,早晨九点半。”叶少辰轻描淡写的说。

慕薇薇震惊了,“现在都快九点了,你能赶上吗?”

“今天不是要陪你去看爸妈吗?我昨天就安排副总代我去了。”

慕薇薇听了心里那份感动似乎又多了一些,强令自己打住,感觉腿恢复了知觉,忙说,“好了。有感觉了。”

叶少辰含笑看了看她,眉宇间全是温柔。

……

S市。

自从慕薇薇去过萧汐冉的大别墅一次,慕天野突然有了意识后,他的身体基本指标慢慢好转起来,但却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

萧汐冉刚开头几天还很兴奋,以为他要醒了,没事的时候就过去看看他,慢慢的也没有了兴趣。

这天上午,私人医生来给他例行检查完之后,对萧汐冉说,“病人生命体征比较正常。”

萧汐冉听到又是这个答案,都快郁闷了,“每次都说正常,那为什么他就是不醒呢?”

医生冷静的说,“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重要的是他的大脑受到了损坏,可能他感受不到外部的各种刺激,所以无法醒过来。”

“那我还能做些什么?”

医生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要不,你把他绑在轮椅上,推着他在周围转转,让他的五官接收到更多的信息。”

“这样有用吗?”萧汐冉有些质疑。

医生摊手,“反正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试试吧,多晒晒太阳,对他骨头有帮助。”

“好吧,那我试试。”

医生离开后,萧汐冉让人去买了一副质量最好的轮椅,然后将慕天野放进轮椅中,将他的上半身和胳膊分别绑在轮椅上。

夕阳西下,红霞漫天,夏风习习。

萧汐冉推着慕天野走出待了一年的病房,把他当成一个朋友般介绍自己的家。“那个树篱迷宫很有意思,树篱迷宫中间你知道是什么吗?是一个游泳池。这里面是有故事的,当年我妈妈建造这栋别墅的时候,说这一块地势好,要建树篱迷宫,我爸爸不愿意,想要建一个游泳池,为了这件事吵架吵了好几天,设计师说,那就两个都要,结果就成这样了。每天我爸爸要去游泳还要在树篱迷宫走大半天,笑死我了。”

“啊——还有那边,那个大风车,我最喜欢吹风的时候它转起来,感觉像是到了大草原,今天风太小了,风车没有转起来。”

就这么一连好几天,萧汐冉几乎把别墅所有能说的东西说完了,就连慕薇薇曾经去的那个微型植物园,也都一一说了遍。

可是这个家伙就是没有醒。

晚上,萧汐冉坐在秋千上慢慢的晃悠,头顶是繁星点点,看着对面轮椅上的慕天野,她很无奈的感叹,“帅哥,你到底什么时候醒啊,你要是再不醒,我就重新把你扔回海里去,你知道吗?为了治疗你,我都好久没有去旅行了。”

算了,自己说了也是白说,萧汐冉起身推着他往房间走。

萧汐冉觉得自己对这个陌生男人的好,简直可以评上S市年度感动人物了,当然,也幸亏她有钱,否则自己早就倾家荡产了。

A市地震那天,萧汐冉在湖边钓鱼,旁边陪着她的是一言不发的慕天野。

地震那一刻来临的时候,一条鱼正好上钩,萧汐冉欣喜的往回收鱼竿,脚下的地面却突然晃动起来,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没有在意,可是余光却看到锁好的轮椅往湖边挪去,她吓得连忙扔下手中的鱼竿,大跨步过去一把拽住轮椅。

地震了?萧汐冉脑海中冒出这个信息,她把轮椅拉到安全的地带,眼看着平静的湖面泛起一层层巨大的波纹。

相比别人的紧慌失措,萧汐冉异常的淡定,她在旅行中遇到比地震更严重的灾害,暴风雪,沙尘暴,雪崩等等,每次都是死里逃生,紧张刺激到爆,更何况她现在在室外,旁边空旷一片,根本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

远处左右两边负责保护的四个保镖匆忙跑了过来,其中一个问,“老板,你还好吗?”

萧汐冉淡定的说,“我没事。”

她不喜欢别人叫她“小姐”之类的,很不符合她的气质,既然大家是雇佣关系,老板还是比较顺耳。

“老板,要不回去吧。”

萧汐冉哭笑不得,“地震了,按照常识。大家应该待在户外,回去干嘛?”

保镖一脸的尴尬,摸着头不知所措。

萧汐冉冲他们摆摆手,“我没事……又震了……行了,我没事,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几个保镖知道自己的这个老板是见过大世面的,向来很彪悍,胆魄和行动力有时比一个男人都强,听她这么说都毫不质疑,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大多数动物对大自然的的感应能力远超于人类,此时,湖里的鱼已经开始躁动了,它们听到了大地的怒吼,想要快速寻找一个避难所,所以即使余震停止,湖面却不再平静,不断的有大鱼跃出水面。又一头扎进去,一时之间热闹至极。

“现在要是有个渔网就好了,准能一捞一个准。”萧汐冉看着眼前的情景笑道,扭头拍拍慕天野的肩膀说,“你在这乖乖待着,我去收拾鱼竿。”

水桶里钓上来的三只鱼也在急躁的游动,萧汐冉想了想,拎起水桶将这三条鱼倒进了湖里。

“我今天心情好,放你们一条生路,下次可千万别这么蠢,看到鱼饵就咬上来。”

她本来也是钓着玩,这个湖里是她专门养的各种鲤鱼,吃的话,她还是偏向口感好的鳕鱼。

萧汐冉拿起鱼竿,上面空空如也,刚才上钩的那条鱼也早就跑了。

一边收杆萧汐冉一边低估,“也不知道是哪里地震了。”

话音刚落,余震再次来袭,而且震感很强烈,萧汐冉差点摔进湖里。

身后的轮椅忘记了锁,地面一晃,顺着坡度悄无声息的往下滑,可是没有滑多远,轮子就被一块石头挡住……

萧汐冉快速的装着鱼竿,突然听到身后“嘭”的一声,转头一看,轮椅倒在了地上,连带着慕天野也栽到,头刚好磕在一块石头上。

“哎呦,我的上帝,”萧汐冉拎着鱼竿大步跑过来,冲一边喊,“小陈,过来帮忙。”

男人的块头太大。她就是女汉子也扶不起轮椅。

两个保镖合力将轮椅扳正,萧汐冉这才发现男人的头被磕破了,一道殷红的血从头顶流到了脖子上。

“小陈,立刻给医生打电话,你们两个把他赶紧送回病房。”萧汐冉急声吩咐,她心里有些担心,男人的脑子本来就受伤了,这下倒好,雪上加霜,会不会永远也醒不了了?

慕天野又回到了病床上,留在萧家的护工给他清理了伤口,等待医生。

“医生怎么还不来?”萧汐冉焦急的问小陈。

“刚才发生了地震,路上可能比较拥堵。”小陈解释。

萧汐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转移话题问管家,“是哪里地震了?”

“A市。”

萧汐冉惊讶万分,“A市?距离我们那么远?不过能有如此强烈的震感,震级一定到八级了吧。”

“不清楚,现在准确的消息还没有出来,估计正一团乱呢。”

萧汐冉突然想起自己的朋友楚妍就在A市,连忙掏出电话给她打,可是根本打不通,电话中一直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她应该不会有事吧,上帝保佑她平安。

就在萧汐冉望穿秋水的时候,医生的车终于出现了视野里。

“怎么回事?”医生一跳下车就问她。

萧汐冉保持冷静的说,“轮椅倒了,他的头磕在了石头上,破了。”

医生皱皱眉,心里冒出一句话,完了,脑袋又受伤了。

详细的检查了一下头部的受伤情况,又查了遍体征,还好,比他预料的好。

“我建议最好立刻去医院做一个脑部CT,现在他各项指标都还可以。但是大脑受损情况不知道。”

萧汐冉当机立断,“好,现在就去。周叔去备车。”

就在众人手忙脚乱准备把慕天野给医院送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他眼皮下的眼珠转动了一下。

“嘀嘀嘀——”心率检测仪响起来。

医生猛地回头,上面的数字从90直接飙到了110。

“怎么了?”萧汐冉再次紧张起来。这和上次的情况好像。

医生紧盯着那个数字,正要给他再测测血压,冷不防,男人的眼睛睁开了。

“啊——”不知谁尖叫了一声,“他睁眼了。”

萧汐冉整个人都懵了,他居然……醒了?自己捡回来在床上躺了一年多的植物人,今天被摔了一下,居然醒了。

早知道……早知道,她直接拿砖头拍他了。

医生也激动万分,忙走到他跟前,在他眼前晃了晃,问他,“能看到吗?”

慕天野目光落在医生的脸上,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嗓子像粘在了一起,根本说不出话来。

“别着急,你刚醒来,声带还没有恢复,不要着急说话,这么说,你能看见我?能的话就眨一下眼睛。”

慕天野眨了一下眼睛。

“天呐,这简直是奇迹,我亲眼见证的奇迹,”平时见惯了生死的医生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慕天野绕过医生,视线落在了一个女人身上,她面容姣美,气质超群,一双明眸中溢满了泪花。

此时,她也正直直的看着他。眼中全是惊喜。

这个女人好像在哪里见过。慕天野心里有一个声音这样说。

萧汐冉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眼睛,原来是如此的黝黑。如此的深邃,像是一潭深水,藏着无数个秘密。

“医生,还要去医院吗?”萧汐冉兴奋的问。

医生平静了许多,给出专业的意见,“去,当然要去,他现在醒了刚好做个全面检查,排除一下隐患。如果一切没有问题,就要制定相应的恢复训练,毕竟他躺了这么长时间,身体机也要复苏。”

“就按你说的来。”萧汐冉指挥几个保镖,“你们把他抬到车上去,小心点。”

慕天野刚苏醒,大脑还不是很灵活,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只能乖乖听话的被人抬来抬去。

萧汐冉跳上车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刚才那股激动还没有消退,她像看自己所属物一样看着慕天野,吟吟一笑道,“没想到你命这么大吧,被人打下峭壁跌进海里变成植物人也能醒过来,哎,你真的是太幸运了。”

慕天野听着她的话,回忆渐渐复苏。

他和叶少辰缠斗,看到慕薇薇跑过来,然后被叶少辰打入海底,再然后,漫天的海水涌进五官,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来,是眼前这个女人救了自己。

萧汐冉可能是太开心了,对着慕天野滔滔不绝,“这下好了,你醒了我就可以去到处旅行了。我朋友都约了我一年了,为了你我哪都没有去。你知道你睡了一年多吗?”

慕天野被这个时间镇住了,一年多?他居然睡了一年多?那薇薇呢?她有没有离开叶少辰?

“看你的表情应该是不知道,”萧汐冉长长的喟叹一声,“突然觉得好轻松,等会检查的时候你一定要争气一点,各项指标都正常,知道吗?”

慕天野垂着眸看她,对她的语气居然一点都反感,感觉她这样的人就应该这样说话。

不得不承认,萧汐冉对这个男人依旧很感兴趣的,不过她是个很骄傲的人,绝对不会强迫别人留在她身边,就算是她对他有救命之恩,也不会以此来要挟。

他留在她身边的唯一条件,就是他爱上她,以爱之名留下来,否则她萧汐冉根本不屑于他的报答。

当然,对这样一个漂亮,洒脱又自信的女人来说,爱上她太简单了。

到了医院,曾经治疗过慕天野的几个医生听到这个消息,都跑过来参观。

“我一直以为这个男人醒不了了,看来这个世上还是有奇迹的。”一个医生目送慕天野进CT室。

另一个医生接话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人的求生欲太强大了。”

一个医生看到跟随的萧汐冉,羡慕的说,“萧大小姐也很厉害啊,现在这世道,还有人对男朋友如此执着坚持的,也是少见,更何况是她这种家世的?”

“你说的对,一般人早就扔下他跑了。”

慕天野开始各种项目的检查,可能是因为刚醒,他身体还很疲惫,检查到一半就迷迷糊糊的差点睡过去。

傍晚时分,慕天野终于被抬上了回去的房车。

医生对萧汐冉说,“病人恢复的很好,或许是老天爷保佑吧,一直压迫他大脑神经的血块,今天一磕居然磕掉了,其他方面都很正常,回去加强营养,我给他开了点药,等他能自己站起来的时候,要做些适当的运动,对快速恢复有好处。”

“多谢医生。”萧汐冉诚恳的说。

医生却感慨的说,“我也应该谢谢你,让我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一个植物人苏醒,这和你精心的照顾是分不开的。”

萧汐冉莞尔一笑,和医生道别。

……

回到别墅,慕天野已然睡了过去,萧汐冉命人将他抬上病床,静静的看了会儿也悄然离去。

今夜,就算是有余震,就算是有倾盆大雨,她也睡得很香。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到她去冰岛看极光,那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把她搂在怀中,此后,每次旅行,都是两个人。

一觉睡到自然醒,萧汐冉看着绸缎吊起的天花顶发了会儿愣,然后翻身而起,她要赶紧去看看那个男人,千万别真是一场梦。

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萧汐冉跑到他的房间,他正望着窗外的天空。听到她的脚步,回过头默默的看她。

“看来不是梦,”萧汐冉大方的笑道,出门时说,“你现在可以吃点流食了,等会儿会有人送饭过来,好了,你接着看风景吧。”

慕天野不知为何,突然很想叫住她,但奈何自己还发不出声音。

她着急的跑过来,原来就是确定他醒来是不是真的?

好可爱的女孩。

他有好多话要说,也有好多事情要做,所以他要快速好起来。

这几天,慕天野都在积极的配合恢复训练,哪怕是腿部肌肉拉扯的生疼,他也咬牙忍着,虚汗流了一层又一层。在他第三次站起来准备再走一个圈时,萧汐冉藤椅上起来,从端着咖啡晃悠悠的来到他面前,“帅哥,过犹不及,你才刚醒,强度太大反而对康复不好。”

慕天野伸出了一个指头。

“OK,就允许你再走一圈,再多我就直接打晕你。”萧汐冉淡笑道,说的却是实话。

慕天野扭头看她窈窕的背影,心中暗戳戳的想,这个女人,他一定要征服她。

绕着草坪慢走了一圈,慕天野大汗淋漓的坐在了萧汐冉对面,微喘着气。

“喝点吧,”萧汐冉将一杯水给他。

慕天野也不客气,拿过水仰头就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干净净。

清了清嗓子,慕天野努力的发出声音,“谢谢。”

这是他苏醒以来说的第一句话,声色沙哑的仿佛被最灼热的沙子灌过一般,萧汐冉却并没有多惊喜,这几天这个男人强大的毅力和耐力给她的震撼太多了,她都有点习以为常。

萧汐冉指着自己说,“萧汐冉,我的名字。”

慕天野深深的盯着她的眼睛,用那副破嗓子一字一顿的说,“萧、汐、冉。”那力度仿佛要把这三个字刻在他的心上。

萧汐冉听过无数人喊过这个名字,唯独他喊出来却是如此的直戳她的内心。

她在咖啡杯里蘸了蘸,在桌子上端端正正的写下这三个字。

慕天野认真的看,等她写完,他说,“我记住了。”而且会记一辈子。

萧汐冉莞尔笑了,“你叫什么?”

慕天野伸手也在她的咖啡杯里蘸了一下,在那三个字下面写道,慕天野。

“慕天野?”

男人点点头。

“我也记住了。”她望着他的眼眸,淡淡的笑。她想,终于找到一个棋逢对手的人了。她以前见到的男人不是脂粉气太重,就是书生气太浓,要不就是自以为是感觉老子是天下第一。而眼前这个男人,看似现在很虚弱,但偏偏野性十足,那眼神,仿佛要吃了自己。

她喜欢这种荷尔蒙爆棚的男人。

慕天野,很对她胃口。

她果然没有看错人。

至于他是被谁所害,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

又过了两天,慕天野已经能绕着整个别墅跑三个大圈都不带喘气的,肌肉力量在迅速的增长,说话也很利索,谁也难以想象,他是沉睡了一年多的植物人。

从别墅其他人的闲谈中,慕天野知道,萧汐冉为了照顾他救活他,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虽然她口中只是说耽误了她一年的旅行计划,但一个女人在毫无报酬的情况下救助一个几乎没有希望的男人,这份恩情他永远铭记在心。

而最吸引他的,还是萧汐冉身上的那种气质,仿佛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兴趣,又看任何东西都觉得无趣。

他从前听过萧汐冉的大名,原以为只是一个骄傲无知的富家女,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令人着迷的女人。他慕天野很少喜欢某个女人,对她,慕天野却想靠近。

做完最后的一组锻炼,慕天野浑身湿透了,不过这次不是虚汗,而是咸咸的汗水。

“周叔,萧汐冉呢?”慕天野问,他从不叫她“萧小姐”,太生分。

“去游泳了,这是小姐每天早晨的习惯。”

慕天野愣了一两秒,他在这里并没有见到游泳池啊。

周叔看出了他的疑惑,指着不远处的树篱迷宫,嘿嘿一笑,“就在树篱迷宫里面,如果你够聪明,就能够找得到。”

慕天野哑然,原来两米多高的树篱迷宫里面还藏着这样的玄机,太有趣了。

“等等,”周叔喊住走了两步的慕天野,将一杯新鲜的柠檬蜂蜜水给他,“小姐会喜欢的。”

“多谢周叔。”

“不客气。”

周叔的想法很简单,小姐喜欢的他就极力促成,他看这个慕天野是个男人,这几天相处下来,他真是对慕天野佩服万分,能吃苦,有多大的痛苦都一声不啃。

与其小姐嫁给其他弱弱唧唧的男人,还不如这个,不用在乎他有没有钱,反正小姐有的是钱,她喜欢最重要。

慕天野没有丝毫犹豫的走进树篱迷宫,刚开始四处碰壁,每前进五十米他的路就被堵死。慢慢的,他不那么着急了,将走过的地方在心中画成图,碰壁越多,他心中的这副图案就越清晰,十几分钟后,慕天野看到了这副画,他淡然一笑,闭上眼睛跟随心里的感觉往前走,越靠近中心。水花声就愈发清晰。

等他发觉眼前豁然开朗,水声停止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碧蓝的游泳池中,女人穿着泳衣漂浮在水上,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早上好。”男人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

萧汐冉挑着眉看他,“你找我干什么?”

“给你送柠檬水。”

“如果你追的上我,我就喝。”萧汐冉划着水来到泳池边。

慕天野没有废话,将柠檬水放在旁边的桌上,直接脱衣服下水。

“怎么比?”他问。

萧汐冉扫了眼他身上完美的肌肉线条,“从这里过去,再回来。你来喊一二三。”

“好。”

两个人各占据一个泳道,慕天野等她准备好,喊道,“一、二、三。”

话音刚落,两个人像是两条凶猛的大鱼快速蹿出。

萧汐冉是游泳健将,在国外读书时得过大学生全国冠军,这些年下来也没有荒废。只要有条件,她就要下水游几圈。

尽管如此,在返回的时候,慕天野还是将她甩在了身后。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力量的差距。

没有任何悬疑,慕天野率先到达终点,萧汐冉因为后期发力,也只是落后了一两秒。

从水中蹿出,萧汐冉摸一把脸上的水珠,颇有些兴奋的说,“你才刚恢复体力,居然比我都快。”

慕天野望着她未施粉黛的娇容,心里有些痒痒的,不过他还是谦虚的说,“你刚才都游了好几圈,体力上消耗了许多,我胜之不武。”

萧汐冉想想也是,下战书。“我们明天再比,我一定赢你。”

“随时奉陪。”

萧汐冉手握着扶手准备上岸,腰间突然被人一搂,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唇就被他堵住。这气势就如同火山爆发,炙热激烈,让人无法拒绝。

她只是呆了两秒,随即就抱住了他的脑袋,加深这个狂热的吻。

他的味道,她也好喜欢。

人真是奇怪,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的一切在你眼中都是好的。

慕天野扣着她纤细的腰肢紧紧的压向自己,萧汐冉也不示弱,两条大长腿直接缠在他腰间,借助水的浮力,保持这个姿势很容易。

第一次接吻,像是天雷勾动了地火,几乎要将这一池水都烧到沸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