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爱上她,太容易/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汐冉在发觉他身体的反应时,及时离开了他的双唇,此时,慕天野眼中全是火焰。

她舔舔唇,放开缠在他腰间的双、腿,淡笑着夸赞,“吻技不错。”

慕天野知道不能操之过急,黯哑着嗓音说,“你也很好。”

“多谢夸奖,”萧汐冉靠在游泳池边,任由男人用目光凌迟她的身体,“不过我有个原则,从来不碰有主的男人。”

此时阳光挣脱最后一点树篱的桎梏,照进了泳池。

慕天野和她一样靠在泳池旁边,淡淡的说,“我没有结婚,也没有女人。”接着扭头看她,沉声说,“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萧汐冉唇角勾起一个笑容,也扭头看他,“你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慕天野郑重的承诺,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定她是他的。

“可是我不一定会喜欢你。”

“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慕天野手撑在泳池边,一跃而起,站到了岸边,然后转身向她伸出手,“来。”

萧汐冉也没有犹豫,抓住他的手,让他将自己拉上岸。

“这些天,你为什么不问我的来历?”慕天野走到桌边,将柠檬水给她。

萧汐冉喝了一口才道,“你想说自然会说。我为什么要问。”

慕天野又将大大的毛巾扔给她,“走吧,今天天气不错,我很有说话欲望。”

“我在想,你的过去会不会很残暴。”萧汐冉将喝了半杯的柠檬汁给他,自己用毛巾将雪白玲珑的身体包裹起来,慕天野也不嫌弃是她喝过,仰头全部喝完,开玩笑道,“你会被吓到吗?”

萧汐冉“嘁”一声往出走,“我的字典里,没有害怕这两字,就算有,那也是大自然给我的震撼。”

“噢,看来我眼光不错。”慕天野穿着衣服走在她身边,一脸的痞子样。

萧汐冉斜眼看他,“慕天野,千万别夸我,我会骄傲的。”

“你值得任何赞美。”慕天野脱口而出。

萧汐冉悄悄红了耳朵,转移话题道,“你是怎么进来的,很少有人能单独走进来,曾经有个狂妄的男人跑到我家来,非要请我吃饭,我告诉他只要能走出这个迷宫就答应他,你猜怎么最后怎么了?”

“他肯定没有走出来。”慕天野说出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萧汐冉笑的很灿烂,“不但没有走出来,而且吓哭了。”

慕天野对这个结果倒有些惊讶,“不会吧,你对那个男人做了什么?”

“他在里面呆了一天,差点疯了,天黑后,我就放我们家贝贝和豆豆去找他,他当时还以为贝贝和豆豆要咬他,吓得哇哇大叫,最后周叔没办法,进去带他出来。从此以后,那个男人见着我就躲着走。”

“贝贝和豆豆是……”

“我养的两只金毛。”萧汐冉笑了会儿问他,“你呢,你是怎么进来的?”

慕天野眼中露出傲娇的神色,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因为我走了几步,发现这个迷宫的基础图型是一朵巨大的向日葵,游泳池就是向日葵的中心,就这样,果然让我找到了。”

萧汐冉有些对他刮目相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清树篱迷宫的图形,他是第一个。

“我们先吃饭,吃完饭我听你讲故事,”萧汐冉从最捷径的通道将他带出来,一边向自己房间走一边嘀咕,“只有上帝知道我这段时间给你讲了多少故事。”

“你说什么?”慕天野没有听清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没什么。”

慕天野也走向自己的房间,自从他可以下床走路,周叔就让他住在了客房。

……

太阳一点点升高,气温也变得炎热起来。

别墅的二楼有一个小小的酒吧,萧汐冉坐在高脚凳上听他讲述,当听到他说“叶少辰”时,萧汐冉稍稍惊讶了一下。

慕天野发现他表情的变化,不由的问,“你认识叶少辰?”

萧汐冉摇头,“不认识,听一个朋友提起过。你继续。”

一瓶红酒喝完,慕天野的故事也讲完了,包括父母的去世,和叶少辰的恩怨,以及妹妹慕薇薇。

“还好,比我想象中好多了,”萧汐冉轻松的笑道。

“你想象中我是什么样?”

萧汐冉耸耸肩,“我总觉得应该是被黑道追杀那种,没想到居然是A市慕氏的总裁。”

“什么总裁,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我妹妹,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我有个很大胆的猜测,你妹妹现在不在叶少辰身边。”

慕天野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萧汐冉蹙眉想了想,手撑在下巴上说,“我有次是A市,听说那边有个很著名的医生,本来想找他看看你的病情,偶尔遇到个妹妹,很漂亮,是香港MK公司的二小姐,她……好像和叶少辰的关系不错,我能找到医生就是这个妹妹帮的忙。上次她和叶少辰还一块来S市谈生意,她来过我这里,也见过你。”

慕天野的脸色阴沉下来,“难道叶少辰抛弃了薇薇?”顿了顿又说,“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好,我是就怕她出事。”

萧汐冉将自己的电话给他,“这么纠结干什么?打给她就知道了。”

“我打过了,号码停机了。”慕天野的脸上都是担心。

萧汐冉看他脸上流露的焦虑,也不由的跟着担心起来,“我和楚妍关系还挺好,没有听她说过你妹妹的什么事情?”

“楚妍?”慕天野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噢,就是我遇到的那个妹妹。”萧汐冉解释道,“这样吧,我帮你问问她,看她知不知道薇薇,这样你好有个判断。”

慕天野有些犹豫,“我不想麻烦你。”

萧汐冉不屑的笑道,“这有什么麻烦的?找人要紧,而且A市前几天地震了,你总要知道薇薇是否安全。”

萧汐冉的话直接戳进了他的心中,从新闻上看,A市的这场地震非常严重,他联系不上薇薇,就是不知道她早就离开叶少辰了,还是在地震后打不通电话,如果是后者……他想都不敢想。

“谢谢你。”

萧汐冉一边找楚妍的电话,一边随意的说,“小事一桩,别放在心上……喂,阿妍,我看新闻A市地震了,你还好吗?我这几天打电话老是打不通。”

“我没事,好着呢,你别担心。”楚妍的声音传过来。

“那就好,”萧汐冉瞄了眼故作镇定的慕天野,很套路的问,“阿妍,我有些不知道能不能问。”

“当然可以啦,你问吧,我知无不答。”

“你和叶少辰叶总,在一起了吗?”萧汐冉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两秒,但还是坦诚的说,“嗯,是的,我们在一起了。”

“阿妍,我前两天听到消息说,叶少辰结婚了,有妻子,你们……”萧汐冉说到这停住,意思传达了就好,有些事情没有说的那么明白。

果然,电话那边的楚妍彻底沉默了,而这边的慕天野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将近半分钟的静默之后,楚妍说,“汐冉,这件事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但涉及到叶少辰的隐私,我没有办法说,叶少辰对外宣称的是,半年前他的妻子慕薇薇去欧洲读书了,如果有一天,慕薇薇回来,我一定会彻底消失的。”

萧汐冉莫名的替楚妍有些不值,这个傻丫头啊,以她的条件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为什么非要吊在叶少辰这棵歪脖子树上呢?

可她只是一个朋友,话不能多说,“阿妍,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希望你别让自己受伤。”

“嗯嗯。我会的汐冉。”

“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

挂了电话,萧汐冉对慕天野说,“慕薇薇在半年前就去欧洲读书了,但听她的语气,好像另有隐情。”

慕天野摇头,“叶少辰当年宁愿她死都要留她在身边,怎么可能大方的放她去读书,况且,那时薇薇已经怀孕了,他更不可能让薇薇离开。”

“怀孕了?”萧汐冉惊讶万分,“这么说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慕薇薇是在地震前消失的。”

慕天野点点头,眉头却皱的更紧了,“薇薇是个很执拗的孩子,我怕她看到我亲眼坠海。生出轻生的念头。”

“不会的,”萧汐冉直接否定他这个想法,“如果你妹妹真的想不开自杀了,叶少辰可以对外宣布她生病去世,又何必说她去欧洲留学呢?”

“你说的对,一定是这样。”慕天野眼中燃起希望。

萧汐冉顿了片刻,问他,“你要回A市吗?”

慕天野挑眉看了她一眼,“你要赶我走?”

萧汐冉欣然一笑,“随意,反正我家地方够大。”

“暂时先不回去,等搞清楚事情真相,再说。”时隔一年多,他手下的那些人在哪里,公司是不是已经易主,这些他都要查清楚。否则冒然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萧汐冉知道这事她并不能参合太多,她也相信慕天野能够解决好这一切,喝完酒杯里的最后一滴酒,她说,“有需要我帮忙的直接说,不要跟我客气。”

“刚好,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说吧。”

“用一下你的电脑。”

萧汐冉差点一口酒喷出来,她以为他要问她借钱借人什么的,没想到是用电脑?

“没问题,随便用,没有密码。”

“多谢,”说完,慕天野将酒杯放在吧台上,起身就要去。

“慕天野,”萧汐冉叫住他,表情严肃的说,“我不管你和叶少辰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不要伤害我朋友。楚妍。”

慕天野也严肃的承诺,“绝对不会。”

“OK,电脑就在我房间,我带你去吧。”

萧汐冉性格上很爽快,甚至有点泼辣,没想到她的笔记本电脑却是少女粉,这样慕天野有些傻眼。

“怎么,就不允许我有少女心?”萧汐冉伸手摁开开关。

慕天野隐隐一笑,“只是……没想到而已。”

“嘁。”萧汐冉转身向外走,“需要咖啡吗?”

“不用,谢谢。”

慕天野打开一个国外银行官方网站,账户登录,看到上面的金额时,欣慰的笑了。然后退出又登录了另外几个银行账户,都是一样的结果。

看来,他的人没有选错。

在他准备和叶少辰决一死战的时候,就将一切事情安排妥了,公司除了正常的运作开销之外,所有的盈余都要按时打入这几个账户,而这几个账户都是用薇薇的身份信息开的,就是担心万一他有天挂了,她在未来的生活有所保障。

只是没有想到,他从国外请回来的职业团队这么能赚钱。

打开许久没有用过的邮箱,慕天野给外国帅哥迈克发了一封电邮,只有短短四个字,一个句号:我回来了。

两分钟后,他就收到了回信,让他看的哭笑不得,上面用英语写道:你个骗子,我不会上当的。

天啊,这个外国帅哥到底在国内经历了什么?

慕天野一边笑一边用英语给他回信:迈克,你大学时最爱的姑娘是个法国人,你最喜欢吃的是火锅,最大的爱好是工作完了打网络游戏。

写完直接点击发送。这次等的时间短了很多,几乎是刚发过去,就收到了回信,上面只有一连串的惊叹号和粗口,翻译过来就是十多个:上帝,卧槽。

又等了会儿,一封比较正常的电邮发过来了。

慕,真的是你吗?上帝,这简直不敢信息,你居然还活着,你在哪里?我要去找你。

慕天野回信:你的手机号码给我,我们电话上说。

很快,一连串数字发了过来。

慕天野只看了一遍就记住了号码,关了电脑出去找萧汐冉。

萧汐冉在微型博物馆喂小鱼,看到慕天野进来问他,“事情办完了?”

“手机呢,我再用一下。”慕天野没有丝毫客气。

“在我兜里,你自己取。”萧汐冉的两只手都占着,没有办法给她掏。

慕天野走到她跟前,从她裤兜里掏出手机,因为离得太近,女人身体的芳香扑进鼻中,心头一阵酥麻。

手机上还带着她的体温,慕天野划开手机,摁下刚才记住的那串数字。

只响了一下迈克就接了起来。

慕天野全程用英语和他交流,“迈克,好久不见。”

“上帝,我的上帝,真的是你,我以为自己在做梦。”迈克不断惊呼,尖叫声让慕天野忍不住拿远了手机。

等他平复下来,慕天野才问,“公司怎么样?”

“一切正常,慕。你这一年到底去了哪里?他们说你掉进大海死了。”

慕天野望着专心喂鱼的某人,唇角勾笑道,“是一个美丽的天使救了我。”

萧汐冉听到这句,手上的动作停了一秒,眼底却露出轻柔的笑意。

“天使,一定是上帝派她来救你的,一定是。”迈克是虔诚的基督徒,一遇到事情就兴奋的表白上帝,“慕,你什么时候回来?还是我去找你?”

“不,我先不回去,时机还不够成熟。”

“哦,上帝,为什么你们中国总要讲什么时机?真是搞不懂。”

慕天野无奈的笑,“迈克,我以前的那些人呢?”

“自从你死了后,他们就散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迈克直言不讳的说。

一切都是预料之中,所以没有什么失落,再说这也是人之常情,总不能他人都死了,还让他们忠于自己,这太可笑了。

“迈克,我想让你调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慕天野的神情冷了许多,“去查一下当时我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的,我立刻去调查,我怎么和你联系呢?打这个电话吗?”

“等一下,我问一下天使可不可以,”慕天野将手机按在肩膀,问开始逗鱼的天使,“我朋友联系我,可以打你电话吗?”

“OK。”萧汐冉比了个手势。

慕天野告诉了迈克,对方又是一阵惊呼,“上帝。天使就在你旁边?她真的很漂亮吗?”

“很漂亮。”慕天野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慕,你太幸运了。”

慕天野不再和他调侃,“迈克,把这半年多来的公司的所有重要报表等会发到我邮箱。”

“没问题,我现在就发。”

又说了一会儿,慕天野才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她的裤兜,和她一起看里面不同种类的鱼,轻声说,“很美。”

“当然,是我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萧汐冉颇有些骄傲的说。

慕天野转头看近在咫尺,吹弹可破的脸庞,真的,好想咬一口。

“收起你那赤裸裸的眼神,”萧汐冉平静的说,心跳却在加快,她觉得她脸上的肌肤快要燃烧起来了。

“你也很美。”慕天野夸赞一句。

“我知道。”萧汐冉是从小被夸到大的。对这种赞扬从来都是欣然接受。

慕天野低眉笑了,转头继续看鱼缸里的鱼。

……

迈克那边很快传来了消息,慕天野这口气没有送,却更加担心了。他真恨不得拿枪崩了南宫昊那个混蛋,怎么哪哪都有他?

不过,到底是谁绑架了薇薇?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世界太大了,要想找一个消失的人,就算费尽毕生心血也未必能如愿。

萧汐冉得知这个消息后,终于理解了楚妍说的“隐私”背后的含义,这样的真相的确是拿不到台面上的,更何况他是再A市赫赫有名的叶少辰呢?

想必,他丢不起这个人。

慕天野的运动量一天比一天大,短短一周时间,他就恢复了曾经的体型和力量。不过今天,萧汐冉发现,他情绪很消沉。

晚上,萧汐冉拿着一瓶红酒两个酒杯来到草坪的休闲地带,看他一脸的低沉,倒了两杯酒,然后再另一张椅子坐下。

“你今天心情不好?”萧汐冉将其中一杯酒推给他。

慕天野语气很沉闷,“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

萧汐冉愣了一下,原来如此,她不是个擅长安慰别人的人,此时更不知道要说什么,节哀?不对吧。

“我父母很相爱,他们是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从我记事起,我爸爸就没有对我妈妈说过一句重话,相反我妈妈总是训他,”说到这慕天野想起了什么笑道,“那年我在学校和人打架,被我爸爸知道了,我求他不要告诉我妈,他答应了。因为他觉得男孩子就应该有血性。没想到后来还是被我妈发现了,罚我和我爸洗了一周的碗,还好当时是夏天,水不冷。”

“为什么要罚洗碗?”萧汐冉有些不理解。

慕天野喝了一口红酒笑着说,“因为我爸最讨厌洗碗,从那以后,我爸就不再帮着我了,别人家的男孩都是被爸爸揍,我是被我妈揍,不但如此,我爸还站在旁白给她递棍子。”

“好温馨的感觉。”萧汐冉感慨,他们家就没有这样的情景,因为刷碗拖地什么的家务都有专门的人负责。

“是啊,很温馨,”慕天野沉寂在回忆里,“可是那么好的他们,还是去世了。”

“他们怎么走的?”萧汐冉忍不住问。

“车祸。”慕天野长叹一声,语气中带着苦涩,“两个人一起走了也好,免得在那边孤单。”

只是没有想到是,随着他们离开,这个家也瞬间分崩离析了。就连今天的忌日,他也没有办法亲自给他们上一炷香。

萧汐冉搜肠刮肚想出一段安慰的话说,“我相信,只要你心中一直想着他们,记挂着他们,不用在意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他们也不会责怪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慕天野轻声说,“可我心里就是难过,他们把妹妹交到手上,我却没有保护好她,你说我这个大哥是不是太没有用了。”

萧汐冉愣愣的看着他,心有些疼,这些天,没想到糙汉子也有一颗柔软的心,但就是这颗心,让她的喜欢又多了一分。

“你很好,薇薇会没事的。”萧汐冉真切的说。

慕天野仰头喝完一杯红酒,拿起酒瓶又给自己添满,问她,“你为什么回国来?”

“这里更自由啊,我想干什么都可以,在爸妈身边他们就会盯着我,给我介绍各种男人,催我结婚。”萧汐冉一想到那些日子就头疼。

慕天野“噢”了声,意味深长的说,“那还是在国内好。”

萧汐冉瞄了他一眼,叹口气说,“我这个人吧,对做生意完全没有兴趣,我喜欢去探险,看隐藏在大自然里的各种秘境,他们总说太危险,我知道他们是怕我出事,这么一大笔财产后继无人,我有次开玩笑说要不你们再生一个,被我妈追着打,哈哈,她是个很可爱的妈妈。”

两人一边聊,一边喝,一瓶喝完后又让周叔松了两瓶威士忌。

从各自的兴趣爱好,聊到以前的经历,尤其是萧汐冉,她经历过的事情比普通人都丰富精彩的多,慕天野好几次都听得入了迷。

两瓶威士忌下肚,从来没有醉过的慕天野有些微醉。又或许是今晚的夜色太醉人了。

萧汐冉比他醉的厉害,此时一边哼着曲子一边赤着脚在草坪上起舞,她的身形很美,又有芭蕾舞的底子,月光下的她如同落入凡间的精灵,又如转世妖狐,波光流转间,勾走慕天野的七魂六魄。

一曲跳完,萧汐冉摇摇晃晃的走到桌边,还要给自己倒酒,脚下却一软,在倒地之前慕天野将她拉入怀中,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慕天野目光炙热的盯着她。

萧汐冉娇媚的用手挑起他的下巴,在他唇边吹了口气说,“你是我的人,我当然要对你好。”

慕天野眼光更加热切,“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人了?”

萧汐冉仰着头想。修长的脖子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慕天野喉结上下动了动,好想咬上去。

“啊——我想起来了,上次我把你从海里拖上来的时候,就想,这个男人长得还挺帅,然后我就宣布,你是我的啦。”说着,萧汐冉将手放在他脸上,嘻嘻的笑道,“你看,我眼光不错吧。”

“嗯,你眼光很好,我眼光也很好。”

萧汐冉愣愣的望着他,不知是被慕天野火热的眼神吸引了,还是醉的太厉害,头一低,就压在了他的唇上。

慕天野仿佛一直在等待这一刻,所以她一吻上来,就立刻掌握了主动权,将她紧紧的圈住,加深这个吻上……

慕天野彻底沦陷在她的热情和温柔中,在一切还没有失控的时候,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打横将她抱起送进她卧室。

“你去哪?”萧汐冉一把拽着他的胳膊,呢喃着问。

慕天野摩挲着她的脸庞,天知道他多想要她,可是他不能乘人之危。

“你喝醉了,乖乖睡觉。”

萧汐冉两只纤细的胳膊缠住他的脖子,“不要,你陪我睡。”

“汐冉,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慕天野守着一丁点清明,喘着气问。

萧汐冉轻轻在他耳边咬了一下,“我当然知道,慕天野,你是我的人,哪里也不许去。”

“嘭——”

心里紧绷的那根线断了,慕天野反身将她……

强强对决,火爆异常。

慕天野想要将她控制在手中,却不时被萧汐冉压住,媚眼如丝,紧紧缠住男人的一颗心。

这一晚折腾到近乎凌晨两人才相拥而睡。

直到下午时分,萧汐冉才困顿的睁开眼睛,咫尺之间,慕天野正在默默的看着她。

大脑中快速回放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萧汐冉没有大声尖叫,也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浅浅一笑问他,“什么时候了?”

慕天野明显松了口气,伸手将她按在胸前,柔声说,“下午了,你听我的心跳。”

“砰砰砰……”如密集的鼓点,他真的很紧张。

萧汐冉笑的很甜蜜,“你在怕什么?”

慕天野看着她的眼眸,也笑了,“怕你不对我负责,你说的,我是你的男人,我怕你醒了就不承认这句话了。”

萧汐冉的脸有些红,不敢看他含情的双眼,咬着下唇说,“得寸进尺。”

“那你到底负责吗?”慕天野追问她。

萧汐冉瞥过脸不说话,她昨天喝太多,这种赤果的话都说出来了,虽然她很喜欢他。

“说呀,负责吗?”慕天野不依不饶,低头轻轻的……

萧汐冉轻笑。

“汐冉。说你会负责的,我想听你清醒的说这句。”慕天野说道。

“慕天野,你别这样……”

慕天野笑道,“别哪样?嗯?”

萧汐冉被他彻底失了心神……

又是一场大战……

“负责吗?”慕天野追问。

“负……负责……”萧汐冉尽管体力上很好,但是碰上慕天野,她只能甘拜下风,更何况他用如此流氓的手段。

昨天都有些醉,什么感觉记得不是很清楚,现在却是白天,两人都清醒的记住彼此的印记。

这场持久激烈的战役终于落下帷幕,慕天野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动情的告白,“汐冉,我爱上你了。”

萧汐冉怔住,她从他眼中看得出爱慕,但是却没有想到如此快,如此直白,不过,她好喜欢。

萧汐冉笑的春心荡漾,“慕天野,你不知道在床、上……还是在上、床之后告白,很没有诚意吗?”

“不,我觉得更加有诚意,这样你就能全面的彻底的了解我,避免了后顾之忧。”

萧汐冉脑子还有些没缓过来,“什么后顾之忧?”

“不必当心你的男人满足不了你。”慕天野颇是骄傲的说。

萧汐冉瞪他一眼,这家伙说的好像自己是个欲女一般,不过他的力气的确厉害,给他加分不少。

“可是你才认识我几天?就这么快确定了?”

“汐冉,有的人认识十多年没有相爱,有的人只需看一眼,就知道是对方,这就是我对你的感觉。那天,我醒来看到你的第一眼,脑海中就冒出来一个念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这几天我认真想了想,或许,我们上辈子就见过,”慕天野深邃的眼眸中都是柔情,“就像贾宝玉第一次见林黛玉,他说,这个妹妹我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