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和叶少辰吵架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定记住我的话,什么都不要承认。我先挂了。”

阳光虽然很烈,但慕薇薇却觉得浑身发冷,冷的她不由得抱住了双肩。

“楚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王管家从外面办完事走过来,看到她煞白的脸,连忙关心的问。

慕薇薇木讷的摇摇头,接着猛地转身向楼上卧室跑去,她要好好问问叶少辰,为什么要杀人,既然已经早就知道了这对楚轩来说是个圈套,为什么还要杀人!

难道他做出的承诺都不算数吗?

难道他就真的不怕这一切恶果报应到孩子身上吗?

一脚踹开卧室的门,叶少辰还在睡,慕薇薇气急随手抓起沙发上的一个靠枕,朝他的脑袋狠狠的砸去。

叶少辰睡觉很浅,被慕薇薇的抱枕砸醒,揉着眼睛一头雾水从床上起来,但是看到慕薇薇气的发红的眼眸时,睡意全醒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叶少辰拉开被子下床。

慕薇薇气冲冲的吼道,“你昨晚做了什么?”

叶少辰懵了,“我昨晚……就是去了金盾公司,这是你知道的啊。”

“去了金盾呢?你干了什么?”

叶少辰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生气?”

“你不要转移话题,你给我说清楚,去了金盾后到底干了什么?”

叶少辰看她是真的生气了,也不绕圈子,直接说,“我审问了抓住的那个人,的确是楚轩安排的,还是他的大学同学,不过他不认识银面男子。”

慕薇薇呼吸急促,“然后呢?”

“然后我就让他滚出A市了,这辈子别踏进A市一步。”

慕薇薇听到这话更加恼怒,冷笑着反问,“你是说,你放了他?”

“对啊,不然留着干什么?给楚轩回去通风报信?”

“你还骗我?叶少辰你到这会儿了还骗我?”慕薇薇眼眶不由的湿了,声音都变得哽咽。

叶少辰一看她哭就急了,起身走上前想要拉住她的手,却被慕薇薇躲开。

“我骗你什么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慕薇薇的眼泪唰的滚下来,“好,我问你,你说你把人放走了,那为什么楚轩却说。你杀了他,还把尸体抛进了海里?”

叶少辰一听这话陡然笑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你还笑?叶少辰,你的心是冷的吗?对你来说,一个人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叶少辰哭笑不得,竖起手掌起誓,“你冤枉我了,薇薇,我发誓,我没有杀他。”

慕薇薇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该不该信,他在自己心里的信誉度真的太低了,而且楚轩也没有必要骗她。

“我说真的,我没有杀他。”叶少辰坚定语气。

“那……那楚轩为什么说……”

叶少辰解释,“是这样的……”

昨天深夜。叶少辰问完话后,如何处置冯剑星的确是个问题,就这么放了他,他回去给楚轩通风报信怎么办?就算部报信,楚轩也会主动找上他,他现在能背叛楚轩,到时候也能背叛自己,那薇薇的身份就直接拆穿了。

如果不放,把他弄哪去?直接杀了他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慕薇薇不会愿意他手上在染血的。

“冯剑星,你说,我要把你怎么办呢?”叶少辰拿起桌上的匕首,在手中把玩。

冯剑星打个寒颤赶紧求饶,“叶总,叶少。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求你饶我一命,我家里还要父母,他们年纪都大了,还需要我照顾。”

“哼,现在想起来父母了?”叶少辰冷笑,“放了你?万一你一转身就去找楚轩……”

“不会不会的,我没有完成任务,他怎么会放过我?只要叶总放我一条生路,我再也不去回A市,求求你了。”冯剑星苦苦哀求。

叶少辰靠着桌子沉默良久,说,“我今天心情好,就做一回慈善。为了彻底解决后顾之忧。让楚轩断了找你的念头,我会在海边找一个地方把你扔下去,当然峭壁下会有一艘小船,是死是活就看你的运气了。”

冯剑星没想到在叶少辰手下挣出一条命,他还有什么好挑剔的?赶紧点头答应,“多谢叶总,谢谢叶总。”

叶少辰出去和大老板说了这个决定,大老板说,“他这种人我是不会再留了,怎么处置你说了算。”

于是冯剑星就装死被拖进了后备箱。去海边的路上,叶少辰吩咐手下给峭壁下藏了一条小船,里面还很好心的放了三千块钱和一些吃的。

安排这些的时候,叶少辰觉得自己简直太善良了,都有点不像自己的风格了。

当楚轩的人向海里看时,冯剑星正扒着小船喘气,因为是晚上,那一块又是视觉盲区,所以没有看到冯剑星。

讲述完这件事,慕薇薇还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叶少辰,“你会这么好心?放了人还给钱给食物?”

“对啊,我也没有想到,可能是你的善良感化了我,让我有了一颗慈悲心。”叶少辰笑着调侃她,其实他是怕那个混蛋活不下去又跑回A市,那点钱和食物至少够他在一个陌生的角落生活两三个月。

那时,就算他又跑回A市,他也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慕薇薇嗤之以鼻,“嘁,你是什么人我太清楚了,一头凶残的大灰狼突然间变成善良的小白兔,儿童故事书里都没有这样的桥段。”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信了几分。

“你可以去章贺,他昨天晚上和我一起去的。”叶少辰觉得有一丝可悲,都怪以前自己太作,她对自己的信任度太低了。

慕薇薇盯着他看了看,转身向外走。

“你干嘛去呀?”叶少辰扭头问她。

“去问章贺。”

“噢——”叶少辰哀叹一声倒在床上,他这么老公做的太失败了。

慕薇薇的确是去找章贺了。

章贺得知慕薇薇的来意后,有些紧张,因为他不知道叶少辰是怎么对少奶奶说的,万一他说的和少爷不一样,少爷估计会扒了他的皮。

“楚小姐,这件事少爷说的是就是什么。”章贺试图蒙混过关。

慕薇薇瞪着他,生气的说,“章贺,我现在是在问你,你如果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炒了你?”

章贺犹豫不决,就算面对如此威胁,也不敢轻易张口。

“章贺,昨晚是什么情况,实话实说。”叶少辰穿好了衣服从楼上下来,一派悠然的样子。

章贺这才心理踏实了,正要开口讲话,却被慕薇薇打断,她对叶少辰说,“你出去散步,不要在这儿转悠。”

“我还没有吃饭,再说外面现在好热。”叶少辰的语气中委屈。

慕薇薇看了眼窗外,炎炎烈日,确实热。

“那你去餐厅吃饭。”

叶少辰长叹口气,“我在你这的信誉度是有多低,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呢?”

“你的信誉以前在我心中是零下,现在稍稍在零上。”慕薇薇实话实说。

叶少辰心里很挫败,慢悠悠向餐厅走去。

“说吧,现在客厅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叶少辰说的是真话,你说的也是真话,完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章贺深吸口气,说,“昨天晚上……”

章贺讲述的很认真,他一边讲一边观察着慕薇薇的表情,还好,她从一开始就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

“把人扔下海后,我们就回来了,”说完。章贺把手机调到拨号界面给慕薇薇,“一点多我给属下打电话安排小船,这是通话记录,少奶奶如果还不信的话,可以再把他叫来问问。”

慕薇薇瞄了眼,的确是有一通电话是在一点多拨出的。

章贺所说的细节和叶少辰说的几乎毫无出入,除了在房间审问那一段,因为章贺没有进房间。

这么说,叶少辰真的把人放了?而楚轩看到的一切是叶少辰故意演给他看的?

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叶少辰。

把手机还给章贺,后者站着不敢动,小心翼翼的问慕薇薇,“楚小姐,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了,你去忙吧。”

“哦。好的。”章贺应了声疾步走出客厅,长长的缓口气,双手合十心里默道,老天爷,你行行好,以后少爷和少奶奶不管出什么幺蛾子,千万别来找他好啊?这是要命的事情啊。

慕薇薇在客厅呆坐了一会儿,她刚刚冤枉了叶少辰,要不要去道个歉?

去吧,太尴尬,“对不起”说不出口。不去吧,毕竟是自己做错了。

正在纠结,叶少辰踱着步走过来,手里还端着一杯水,表情很自然,嘴角噙着笑。

“问完了?我没有骗你吧。”

慕薇薇挑眉看了看他,那句道歉的话堵在喉咙眼没有出来。

叶少辰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也不为难她,在她旁边坐下,一只手搭在她身后的沙发靠垫上,淡笑着说,“行了,你也不用自责,每个人都会先入为主,都怪我以前的风评太差,不怪你。”

这话说的慕薇薇更加心里复杂,憋了好半天才说,“我以后会试着相信你,但前提是你不能骗我。”

原本只是安慰她一下,叶少辰没想到会听到她的这番话。大大的欣喜了一下,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这是很重要的一步。

“放心,我绝对不会骗你,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叶少辰自吹自擂。

慕薇薇不以为意的“嘁”了一声。

“接下来怎么办?我在楚轩面前怎么演?”

叶少辰一副掌握全局的姿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当然是第一怀疑对象,你等会儿吃了饭去找楚轩,就说我非常生气,大发雷霆,并且我们大吵一架,委屈你在酒店住两天,第三天我就去接你。这两天我会安排人在你周围保护你。”

慕薇薇担忧的问,“楚轩会相信吗?”

“半信半疑吧,但这场戏必须要做,否则他一定会怀疑我们合谋,你想这么大的事情,我如果没有点反应,太不符合常理了。”

慕薇薇点点头迅速起身说,“我现在就去收拾行李。”

叶少辰愣住,“收拾行李?”

“做戏做全套。”慕薇薇认真的说,“再说,我去酒店还要带日常梳洗用品。”

叶少辰其实很不愿意她搬出去住,但是为了打消楚轩的疑虑,他不得不出此下策拖延时间。

“要不,吃了中午饭再走?”

“不用了,时间拖延的太迟,楚轩要起疑心。”说着慕薇薇就转身走向楼梯。

叶少辰看着她的背影,总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

上午十点多,天气已经非常炎热了。

叶少辰亲自开车送慕薇薇去找楚轩,距离公司还有一条街的时候。慕薇薇让叶少辰停车。

“我就在这里下。”她说。

叶少辰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怕万一撞上楚轩,于是在路边停车,“见了他不要慌。”

“不就是演戏嘛,我身经百战,这个是小意思。”慕薇薇脱口而出。

叶少辰脸上的表情僵住,身经百战?嗯,经的战役有百分之八十都在他面前。

慕薇薇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过也没有多尴尬,很大方的看着叶少辰说,“你不用想太多,我只是随口一说,既然我上次说了恩怨全消,就不会翻旧账的。”

叶少辰苦涩的笑了,嘴上说消了。心里怎么可能真正的抹得一干二净呢?

慕薇薇没有空闲理他的思想活动,下车从后备箱取了自己的行李箱,冲叶少辰摆摆手,“我走了。”

“嗯,有什么事立刻给我打电话。”叶少辰叮嘱道。

“知道了。”

慕薇薇拉着箱子踩着高跟鞋在烈日下走向一条街之外的MK公司,叶少辰看着她瘦弱窈窕的背影,突然有种冲动把她拦下,不让她去面对这些,只安安心设计自己喜欢的衣服就好,但现在,他真是没用。

到了MK公司。

慕薇薇红着脸,浑身狼狈地拎着箱子出现在楚轩办公室的时候,后者显然愣了几秒钟,然后什么都没有说,起身关了办公室的门。

“你这是……”

“叶少辰怀疑昨晚的事情和我有关,我和他吵了一架,就出来了。”

楚轩有几分气急败坏,“你怎么这么冲动?你跑出来还怎么拿藏宝图?”

慕薇薇斜了他一眼,冷哼道,“我住进叶家一次两次,就能进去三次四次,我是最了解那里地,也是最了解叶少辰的。”

楚轩微怒的瞪着她,“我希望你记住,你没有那么多时间折腾了。”

“那我不极力否认和他吵架,难道要承认吗?难道还继续赖在叶家?你觉得这符合楚妍的身份吗?”慕薇薇红着脸反驳。

楚轩一瞬间无语,她说的对,一个楚家大小姐被污蔑成了小偷,如果还能淡定的留在男人身边,她不是脑子进水傻了,就是另有企图。

“他为什么会怀疑到你身上?”楚轩突然问。

慕薇薇早有准备,语气中带了点无奈说,“他上午醒来后并没有什么不对,吃了顿早饭不知哪里开窍了,把上次我被绑架的事情和这次偷藏宝图的事情联系了起来,觉得这两件事和我都有联系,所以就……”

慕薇薇摊手,楚轩也明白了她的意思,紧皱着眉头说,“这个叶少辰果然聪明。”

“他从来都不傻,不然不会短短几年就把生意做到A市无出其右的位置,而且黑白两道通吃。”慕薇薇阐述这个事实。

楚轩在办公室踱步,他和叶少辰还有合作,这件事绝对不能暴露,否则游乐园项目就彻底搁浅了。他们MK公司已经砸进去不少钱。想彻底抽身出来,就要伤筋动骨,这不是他乐于看到的。

对楚轩来说,最完美的结局就是,慕薇薇拿到藏宝图,他完成朋友的嘱托,然后接着做自己的事业。

“那你这几天住在哪里?”楚轩问。

“酒店,最多住三天。”

“这么有自信?”

慕薇薇高傲的抬起下巴,“你别忘了,我不是真正的楚妍,我是慕薇薇,叶少辰的妻子,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好吧,希望你成功。”楚轩无力的坐在老板椅上,揉着发疼的额头。

慕薇薇推着箱子准备出门。突然转身说,“如果你们这几天见面,你最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不要替我说一句话,就当没有见过我。”

“我知道。”楚轩烦躁的说。

刚走出办公室,慕薇薇眼底就滑过一抹得逞的喜悦,但瞬间就消失了。

楚轩靠在椅子上思考,他的确怀疑过叶少辰和慕薇薇是不是已经达成了统一战线,但冯剑星死了,他对叶少辰说了什么无从知晓,看叶少辰今天对慕薇薇的态度,没准冯剑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叶少辰弄死了。

如果冯剑星全都招了,他此时应该已经找上门来了。

事情如同乱麻一样缠在一起,搅得他脑袋都大了一圈。

……

叶皇集团这段时间在搞一个大动作,收购华阳电器,如果能把这个公司收购过来,叶皇集团将在家电领域迈出一大步。

前期估算、收购计划以及收购条件等各项进程都进行的非常顺利,就差最后一步签合同了,今天下午却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

华阳电器被慕氏企业收购了,而且听说收购条件还比叶皇低一点。

叶皇召开高层紧急会议。

“为什么慕氏会突然插一脚进来?你们前面没有任何察觉吗?”叶少辰很不爽,眼看到嘴的肥肉飞了,他怎么能不生气?

总经理也很郁闷,这件事他是牵头人,出了这种纰漏,他难则其咎。

“叶总,我是真的不知道慕氏会在背后捅刀子,这件事是我的全责。”

叶少辰盯了他一眼,冷冷的说,“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我们要找到哪里出了问题,慕氏的重点一向是在食品和房建上,怎么会对家电有了兴趣?”

更奇怪的是,慕氏在慕天野消失后,很少有如此大动作,一年多来都是中规中矩的做生意,那个职业经理人团队也是厉害,在总裁消失后,居然还如此尽职尽责。

“叶总,要不我把华阳电器的老总约出来谈谈?”总经理问。

叶少辰考虑了片刻,“华阳合同都签了,现在和他谈完全没有必要,帮我约慕氏的总经理,我倒想了解一下这个外国人想干什么。”

“知道了叶总。”刘秘书拿着手机走出会议室。

几分钟后,刘秘书一脸尴尬的走进来,欲言又止。

“他怎么说?”

“迈克经理的秘书说,他们老板明天上午十点有一个小时时间,如果要谈的话,要您去慕氏……”

“哼!”叶少辰一声冷哼打断了刘秘书的话,冷笑道,“狂妄自大的家伙。”

刘秘书硬着头皮问叶少辰,“叶总,那您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叶少辰无所谓的样子,在生意场和,叶少辰特别能放的下自己的面子,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不管怎么说,慕氏是慕家的产业,也是在慕薇薇父母手里一点点壮大起来的,他很想知道是谁在背后作妖。万一这人把慕氏企业弄垮了,薇薇估计要哭死。

远在别墅的慕天野知道这个消息后,看着眼前这份收购合同,眼中露出得意的笑。

叶少辰,这才是开始。

我要让你知道,在A市,并不是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

晚上,叶少辰心烦意外,本想早点回家,但是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又不在家里,回去也是无味,于是开着车来到了慕薇薇住的酒店楼下的停车库。

“在哪里?”叶少辰开门见山的问。

“在酒店啊,怎么了?”

“吃饭了吗?”叶少辰一听到她的声音,心里便安定了很多。

“还没有,等会叫酒店服务。”

听着她柔软的声音,叶少辰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她,昨天晚上她不在身边,一晚上都睡得不好,今天晚上,不管她如何拒绝,他都要留下。

“那你多叫点,我马上就到。”叶少辰柔声说。

“哎哎,你来干嘛呀?我们还在吵架呢,万一被楚轩看到……”

“薇薇,我想见你,很想。”叶少辰低哑的嗓音中带着浓浓的深情,透过电波传到女人的耳朵,直击她的心脏。

慕薇薇沉默了好久才轻声说,“好吧。”

叶少辰欣慰的挂了电话,仰靠在坐椅上,几秒种后消失在车内。

对他的突然出现,慕薇薇没有任何惊讶,而且用了然的神态看着他,“你刚才就在酒店楼下吧。”

叶少辰不由分说上去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一句话都没有说。

慕薇薇察觉出他情绪的怪异,也没有反抗,任由他抱着,直到他的手在她身上不正经的动起来时,慕薇薇很不客气的在他腰间拧了一把。

“哎呦——”叶少辰吃痛,很快放开她,龇牙咧嘴的喊疼。

“真是得寸进尺。”慕薇薇笑骂了一句,放了手。

叶少辰嘿嘿一笑,“我是真的想你了,都两天没有见你。”

“哪有两天?”慕薇薇抬头看了看他紧皱的眉头,问,“你今天怎么了?感觉你这情绪不对啊。”

叶少辰诧异,“这么明显?有什么不对?”

慕薇薇绕着他转了一圈,双手抱在胸前若有所思的说,“有点失落,又有点消沉的味道,和你平时身上那股霸道蛮狠完全不一样。”

叶少辰没想到她直觉这么准,但是他不想告诉她关于慕氏企业的事情,现在她的身份不适合考虑这些,等有一天她恢复了慕薇薇的身份,他就把慕氏拿过来,给她当礼物。

“你说的对,是生意上的事情,跟了很久的一个项目,眼看这两天就能签合同了,没想到被别的公司截胡了。”叶少辰轻描淡写的说。

慕薇薇意外之极。睁大了眼睛说,“我的天,在A市还有人敢截你叶少辰的胡,是哪个公司?好想认识一下这么好汉,太有胆量也太有本事了。”

叶少辰捏了捏她的脸,没好气的说,“喂,这位女士,你能摆好自己的位置吗?你是叶皇的老板娘,居然为对手点赞?”

“嘻嘻,能在你叶少辰口中把肉夺走,这样的对手绝对值得我的掌声。”

正说到这,门铃突然响了。

叶少辰立刻噤声,慕薇薇转身去开门。

“哪位?”

“您好,您点的晚餐到了。”是酒店的服务人员。

慕薇薇开了门,一个穿制服的帅哥推着餐车站在门口,“女士,您点的餐。”

“谢谢。”慕薇薇在单子上签了字。

“需要我帮您送进去吗?”帅哥礼貌的问。

“不用,我自己来。”慕薇薇将餐车拉进来,帅哥说了声“请慢用”然后很贴心的帮她关上了门。

慕薇薇点了四道菜,有荤有素都是偏清淡口味的,还有一道汤。

叶少辰去洗了把脸和手,慕薇薇已经把饭菜放到了餐桌上,虽然是在酒店,不过她住的是贵宾房,有餐厅,客厅和卧室,如同一个豪华的单身公寓。

“在这边住的怎么样?”叶少辰坐在她对面,掰开一次性筷子递给慕薇薇。

“还不错,我不认床,在哪都能睡的着。”

叶少辰一边吃饭一边和她聊天,“你这种适应强的人很适合出差,我手底下有个副总,不认床,但是认枕头,每次出差什么都可以不带,但是必须带上他的枕头,否则一晚上都睡不着。”

慕薇薇还是第一次听说认枕头的,笑着问,“这一定是个女孩。”

“不,是个男的,而且长得很粗狂,一看就是直男那种。”

慕薇薇惊讶,“天呐,是谁?我要见见。太反差萌了。”

“是市场部的,你应该不是很了解,下次见面了我指给你看。”

两个人聊的很轻松,这时,门铃又响了。

谈话停止,两人对视一眼,慕薇薇起身去开门。

“谁呀?”她问。

“是我。”

慕薇薇脸色一遍,疾步向餐厅走去,小声说,“楚轩来了。”

“没事,去开门。”叶少辰没有她的惊慌。

慕薇薇深深望着他的蓝眸,对呀,他有异能,她怎么把这件事忘了。

“来了。”慕薇薇再次向门口走去。

打开门,楚轩一脸的不耐烦。“怎么开门这么慢?”

“我不得穿件衣服吗?”慕薇薇把他让进房间。

一进来,楚轩就闻到一阵饭菜的香味,“你在吃饭?”

“嗯,不想出去,叫的酒店服务。你吃了吗?”慕薇薇走向餐厅,叶少辰已经消失了,他的那副碗筷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家伙动作到快,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还没有,”楚轩也走到餐厅,不过一看她的菜式,清汤寡水的完全没有欲望。

慕薇薇随口问,“吃点吗?”

“不吃,太清淡了,不是我的口味。”楚轩拒绝,又问。“你一个人点这么多?”

慕薇薇心头一跳,脸上却不动声色,“看菜单很诱人,就都尝尝。”

楚轩环视一圈,直觉告诉他,这个屋子刚才还有一个人,于是一边看似随意的走向洗手间,一边仔细观察。

慕薇薇紧紧的跟在他身后,虽然她对叶少辰很放心,不过心里还不免紧张。

“你找什么呢?”慕薇薇故意问。

透明的洗手间、浴室空无一人,楚轩又来到客厅,“没找什么,就看看酒店的布局,了解一下大陆这边的酒店,对我们以后的设计有帮助。”

慕薇薇冷笑,“你还真是个努力勤勉的老板,这点机会都不放过。”

楚轩没有理会她的冷嘲热讽,用视线搜索着房间里的角角落落,淡淡的说,“因地制宜,活学活用,生意才能越做越好。”沙发没有凹陷的痕迹,床是平整的,没有人睡过。

难道是自己的神经太敏感了?

慕薇薇也没有了吃饭的兴趣,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他在方面看东看西。

楚轩终于放下心来,在她对面坐下,“叶少辰和你联系了吗?”

“没有。”慕薇薇冷淡的说。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楚轩瞥眼看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