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他给的浪漫/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省上?”叶少辰吃了一惊,慕氏怎么会和省上有关系?

“这个……这个我就不能透露太多了,叶总,这次是真的对不住,等下次有更好的机会了,我们一定交给你来做,那个,我还有个会要开,就先不说了。”

叶少辰站在透明玻璃前,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慕氏,到底是谁在后面为你撑腰?

下午,慕薇薇收到了好消息,自己的作品成功进入复赛,她开心的在椅子上蹦跶了好久,决定晚上请设计部的所有同事去吃饭。

“恭喜恭喜,”好几个同事围上来庆祝,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大家发现这个大小姐并没有什么架子,人很好相处。

“我听说这次初赛有上万人参加,但能进入复赛的只有五十人,可见竞争有多凶残,阿妍,你太厉害了。”

慕薇薇谦虚的说,“还要多谢各位平时的帮忙和意见,晚上想去哪里吃饭,随便挑,我请客。”

“欧耶——”小李欢呼道,正要说话,看到进来的何美玲立刻闭嘴。

何美玲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但眼中却流露出赞赏,“恭喜你阿妍,能进入复赛是最你很大的肯定。”

慕薇薇忙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何总你帮了我很大的忙,给了我很多灵感和思路。非常感谢你,晚上我请客,您一定要来。”

“客气了,你本身就很优秀,你们去哪里吃饭?”

小李立刻狗腿子一般舔着脸说,“还没定呢,何总,你想吃什么?您是我们的老大,您说了算。”

何美玲难得笑了,自从她升值为设计部经理,神清气爽了很多,尤其是看到曾经和她处处竞争,现在却不得不陪笑脸的另一组的李经理,心情更加好了。

“你们订吧,订好了通知我一声。”

最后众人一致决定是去吃韩国烧烤。

总裁办公室。

“国外的资金?”叶少辰有些惊讶。

“是的,我刚查到。前段时间有大量的国外资金入注慕氏,所有他们才这么的有财力和胆气。”刘秘书表情严肃的说。

叶少辰紧皱着眉头沉默,“省政府那边呢?慕氏和谁有联系?”

刘秘书也不是包打听,摇头说,“官方人脉是最隐蔽的,我暂时还没有线索。”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叶少辰冷淡的说。

“是,叶总。”

按说,慕氏的经理人团队是慕天野从国外挖回来的,有国外资金流进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一股脑投入了这么多,胆子也太大了。

他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到底是谁在后面操控这一切?

此时被他念叨的这个人,正背着行囊和心爱的女人在彩云之南寻找野生曼陀罗。这次出行也是偶然,萧汐冉在A市待着无聊,看电视在重播《神雕侠侣》,刚好播到杨过身种情花之毒,萧汐冉觉得有趣在手机上查了一下。原来还真有这种花,不过书名叫白色曼陀罗。突然就想亲眼看看这花长什么样子。

告诉慕天野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问,直接扔下手中的资料,开始收拾行囊。

萧汐冉靠在门框上,笑着说,“你这么忙,我可以一个人去。”

慕天野开玩笑道,“那怎么行?万一你像小龙女一样,被哪个谷主看上扣住了,我怎么办?”

“我这种性格当不了小龙女,李莫愁到可以试一试。”其实她告诉他,只是报备一下行程,并没有让他相陪的意思,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利索。说实在的,她心里很感动。

慕天野将两人的衣服叠好撞进包包,又找了一个小袋子,把萧汐冉平时用的护肤品化妆品全装进去,“你想当道姑吗?不过啊你长得太美,道观不会收的,怕你影响别人清修。”

萧汐冉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结实的背上,“你不要宠着我,我感觉自己都快成废人了。”

慕天野放下手中的包包,转过身挑起她的下巴,宠溺地看她,“我的女孩,我不宠着让别人宠吗?我可舍不得。”

萧汐冉踮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嘴巴真甜,那你收拾,我订机票我们马上出发。”

“我怎么觉得,我们的分工反了?”慕天野的目光追随着她。

萧汐冉嘻嘻一笑,“没反没反,挺好的。”

于是,当天下午,两个人就来到了久负盛名的苍山洱海畔。

水光万顷开天镜,山色四时环翠屏。不外如是。

问了不少当地人,人工种植的曼陀罗在这里的寺院就能看到,但是要找野生的,只有往苍山山顶走,或许能寻到。

慕天野看着西斜的太阳说,“现在已经是下午了,爬到山顶也天黑了,下山不安全,我们先住一晚,明天一大早上山。”

“好,听你的。”以前出行,都是萧汐冉自己做计划,现在她发现,别人做安排找线路找住处。她只要跟着就好,这种感觉简直太棒了了。

背着包在苍山脚下找了一家看起来很不错的客栈,站在阳台尽收洱海美景。

开了房,还有点时间,慕天野问她,“要去洱海逛逛吗?”

“不想去了,坐在这看也挺美的,像是天宫掉落在人间的一面镜子。”萧汐冉躺在阳台的凉椅上。

慕天野在她旁边坐下,放眼看去,洱海一片宁静,偶尔有打渔的独木舟出现,映在夕阳的余辉中,美得像是一幅画。

“天野,你不觉得我费这么大劲儿就为了寻找一朵花,很矫情,很不值得吗?”

慕天野摇头,“不,只要你喜欢,它就值得。”

萧汐冉莞尔,他怎么就这么对自己胃口呢?

慕天野扭头看着她说,“其实我们都一样,只是评判标准不同,你觉得大老远来看一朵花很开心,我觉得赚很多钱我很开心,那么一朵花和很多钱的意义就是一样的,所以,都值得。”

“可是我耽误你赚钱了呀。”萧汐冉调笑道。

“钱是赚不完的,花落了就要再等一年,再说,陪美女出行,比赚钱有意思多了。”

……

夜幕降临。A市。

叶少辰接到慕薇薇的电话,说她晚上要请设计部的同事吃饭,回去晚一点。

某人怕她喝醉,问她,“可以带上我吗?庆功宴的话,你也应该谢谢我这个大老板吧。”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他学乖了。

慕薇薇想了想说,“这个名义也可以,但是你要来,就必须你买单。”

“荣幸之至。”

“好吧,你忙完就下来,我在公司门口等你。”

热热闹闹的包间因为叶少辰和慕薇薇的出现顿时鸦雀无声,他扫视了一眼众人,淡然的说,“我来打扰到你们了吗?”

“没有没有……”众人回过神,立刻又热情起来。

慕薇薇尴尬了一丢丢,解释道,“是我请叶总来的,我能跟着各位学习,都是叶总赏面子,所以……”

“这是当然,必须要谢谢叶总。”有个同事拍马屁,快速的给主位旁边加了一个位子。

上次地震后,叶少辰在员工心中的威望高了很多,尤其是女员工,她们对叶少辰的喜爱,已经到了死忠粉的地步。

“叶总,您和阿妍坐在这边。”何美玲起身招呼,脸上带着浅笑。

叶少辰没有相让,径直走了过去。

慕薇薇也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他旁边。

设计部的同事似乎在私底下达成了一种共识,当叶少辰和楚妍同时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也从来不提慕薇薇。

叶少辰对楚妍如何?大家有目共睹,虽然心里会对曾经的慕薇薇有些惋惜,但这是叶少辰的私事,他们做员工还是闭紧嘴巴,当吃瓜群众就好。

气氛很欢乐,叶少辰做烤肉很拿手。很快慕薇薇的碟子里就堆满了烤鱼烤虾烤五花肉等各种肉。

“别放肉了,再吃晚上能胖两斤。”慕薇薇小声说。

叶少辰说着又给她放了一块烤鱼片,“吃鱼不长肉,就算胖了也挺好,摸起来舒服。”

慕薇薇瞪了一眼,将五花肉夹到他的碟子里,“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不敢,”叶少辰温柔的笑,随手拿过生菜,卷了卷就塞进嘴里,“嗯——我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两个人说着悄悄话,之间暧昧的互动却落入了很多人的眼中,大家互看一眼,心照不宣的继续吃自己的。

如果,慕薇薇不回来了,这个香港来的楚妍,就是他们的新老板娘了吧。

叶少辰看慕薇薇对肉没了兴趣。又给她烤了几样菜,正在翻面,手机响了。

“帮我掏出来看看是谁?”叶少辰两只手都占着没有办法。

手机在那边的裤兜,慕薇薇手从他背后伸过去,像是将他整个人都抱住一般,摸到手机掏出来,上面写着一个字:鹰。

叶少辰瞄了眼,脸色微变,将筷子给慕薇薇,边擦手边小声说,“你先翻着,别烤焦了,我去接个电话。”

“噢。”

走到包间外面,叶少辰接通电话,“喂?”

“老板,出事了。”夜鹰的声音传过来。

叶少辰眼眸冷下来,“怎么了?”

“谢骁谢四爷,他死了。”

叶少辰意外万分,“他怎么会死?”谢骁,直觉那么敏锐动作又迅速的人,谁能杀得了他?

“具体我也不清楚,是我们的人传过来的消息,好像是谢四爷和谁争地盘,双方在海上火拼了起来,今天早上他的尸体被人从海里打捞了起来。”

争地盘?这个理由听起来太不靠谱了。

“现在谢骁的地盘归谁了?”

“一个姓苏的,叫什么不知道,大家都喊他苏老板。我们的眼线也被从谢府清理出来了。”

姓苏?华人?

“立刻去查清楚这个姓苏的背景,还有,把双方火拼的原因再查一查,我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我知道了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注意安全。”

“是。”

挂了电话,叶少辰站在过道心情烦躁的点燃一根烟,好不容易搭上了一条线。居然就这么断了,然而距离最后的期限只剩四十多天了。

一根烟燃尽,叶少辰回到包间,他的碟子上放了好几块烤好的土豆片,不过稍微有些焦,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谁的手艺。

等他坐下,慕薇薇明显闻到他身上一股烟草味,他抽烟了?

他很少在她面前抽烟,他也知道她不喜欢,可见一定遇到了糟糕的事情,他才需要一支烟来平复心情。

慕薇薇用目光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少辰看着她淡淡的笑了笑,轻声说,“没事,工作上出了点麻烦。”

慕薇薇表示怀疑,打电话的“鹰”如果没有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叫夜鹰的。

叶少辰扛不住她审视的眼神,在桌底下握了握她的小手,“回去说。”

女人的心被搅乱了,但还是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

有胆子大的前来给慕薇薇敬酒,叶少辰说了一句,“她这两天不能喝酒。”就将后面所有想要敬酒的人心思全掐了。

也充分证明了叶少辰和楚妍的关系绝不一般。

吃吃喝喝闹到快十一点,终于散场了,慕薇薇累极了,一上车就靠在了叶少辰的肩膀上,有气无力的问,“出什么事情了?”

叶少辰沉默了片刻说,“谢骁死了。”

慕薇薇愣了,“谢骁是谁?”

“上次有了消息我去岛上,找的就是谢骁。”

慕薇薇想起来了,“他死了?那你安排的眼线……”

“没用了,”叶少辰失落的说。

慕薇薇的情绪也很低落,原本还想着她这边拖着,那边加快进度,现在这条路已经断了。

“对了。那个银面男子大概有多高,年轻有多大?”叶少辰突然问道。

慕薇薇仔细回忆了一下,“身高和你差不多,一米八二左右,年轻人,从声音和举止上看应该是三十岁到三十五岁。你问这个干什么?”

“夜鹰说,谢骁是和人抢地盘火拼被人打死了,但我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我猜想,会不会是因为谢骁找到了这个银面男人,想要抢藏宝图,双方交火,然后被银面男人打死了呢?”叶少辰越说越激动,眼中发散着光。

慕薇薇质疑,“你为什么这么想?为什么觉得不是抢地盘呢?”

叶少辰以自己的经验推测,“谢骁已经是方圆十几个岛的老大了,如果是火拼,他这种身份的人是不用亲自下场的。而能让他亲自动手的,我想藏宝图是其中之一。对了,夜鹰说抢了谢骁地盘的人姓苏,是个华人,你有什么能想到的吗?”

慕薇薇摇头,“我从被抓进去到出来,他们只喊银面男人为老板,他姓什么我不知道。”

“不管如何,这也算是一条线索,万一被我蒙对了呢?”叶少辰拿出电话给夜鹰发了条信息,将慕薇薇说的银面男人的特征发了过去。

叶少辰将她搂在怀里,“别担心,我会找回孩子的。”

……

太阳爬出东山。

当叶少辰和慕薇薇还在熟睡的时候,远在苍山脚下的慕天野和萧汐冉却已经准备上山,趁着早晨天气凉爽,他们爬快点,到中午的时候,山顶的太阳会很刺眼。

爬山对萧汐冉来说很容易,慕天野更加不在话下,刚开始上山的时候还有路,但是到了半山腰,就变成了山间土路,凹凸不平。

“哇,你看,好漂亮。”萧汐冉指着不远处的洱海说。

“很美。”

萧汐冉赞叹一声,“我以前喜欢大山大河,喜欢冒险刺激,但现在突然发现,这种静谧的风景也很美,馨人心脾。”

慕天野深呼吸一口气,“空气也很新鲜。”

“对,比城市里好多了。”萧汐冉继续向上爬,问慕天野,“你终极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归田园居。”慕天野言简意赅。

萧汐冉不是很懂。她在国外念的书,对传统的古诗词很陌生,“什么意思?”

慕天野解释,“这是一种生活状态,说来也巧了,我在S市的山里买了一处山庄,有一幢二层小楼,后院种着瓜果蔬菜,前面有条小溪,溪边有好多柳树,还有一大片牧场,里面开着各种野花,空气好的不得了。我以前就想,等我老了就去那养老。不过现在嘛,你在哪我就去哪,这就是理想生活。”

萧汐冉听着他的描绘,心里暖暖的,因为她的理想生活也是这样,等她老的跑不动了,就择一城养老,冬天的时候晒晒太阳,夏天的时候钓钓小鱼,挺美。

一口气爬了四个小时,两个人终于爬到了山顶,遗憾的是,这一路并没有看到什么曼陀罗。

山顶有块大石头,洁白光滑,刚好又在树荫下,慕天野将她牵过来,“你坐这歇会儿,我再去旁边看看。”

“小心点。”

“我走不远,就在这附近。”

慕天野沿着蜿蜒的小路一点点向前探寻,很快就消失在了萧汐冉的视线里。

山里一片寂静,太阳晃眼的厉害,幸亏她带了帽子,穿了长裤长袖,否则这一天晒下来绝对要掉一层皮。

两三分钟后,慕天野的声音传过来,“阿冉快来,我好像找到了。”

萧汐冉欣喜异常,忙朝他的方向追过去,走了十多米,她看到了他的身影。

“在这边。”

萧汐冉疾步走上去,看到了电视上的花,但又比电视上更加美丽。

一株庞大的花树上,数十朵金色的硕大花朵坠在绿枝上,像是一个个小喇叭,在阳光下散发着清香幽雅的香气。

“天野,别靠那么近,这种花有毒,闻得时间一长头容易晕。还会产生幻觉。”

慕天野大吃一惊,离开几步走到她身边,“果真有这么神奇的花?”

萧汐冉点头,“嗯,我开始也不信,在网络上查下,的确是有毒,尤其是它的绿叶和果实,有剧毒。”

慕天野开玩笑道,“难怪杨过能中那么深的毒。”

萧汐冉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静静的欣赏,“真的好漂亮,这四个小时没有白爬。”

慕天野个子比她高,站在她跟前替她挡着一部分烈日。

或许是看的太认真,又或许是曼陀罗一点点麻痹了人的一部分神经,缠绕在花枝上的一条小花蛇靠近女人的小腿……

“啊——”一阵刺痛袭来,萧汐冉下意识的往下一看。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慕天野这时也看到了那条小花蛇,动作凌厉的拔出腰间的匕首,手起刀落,小花蛇的头落在草丛中。

“别动,我抱你出去。”说完,慕天野打横将萧汐冉抱起来快步出去,放在大石头上,然后双手用力,将裤管撕开。

小腿上冒出一滴血珠,周围已然红肿起来。

萧汐冉疼的咬着牙,慕天野二话不说低头在她小腿上吸毒。

“慕天野,不要这样,你会中毒的。”萧汐冉连忙阻止他,小花蛇盘绕在曼陀罗花上,常年吸食它的毒素,一定带有剧毒。

慕天野吸一口吐一口血水,不管萧汐冉的话。他现在脑海中唯一想的就是她不要死。

“慕天野,住口!”萧汐冉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慕天野还是没有理她,吸得伤口附近的皮肤稍微正常一点了,才从双肩包里掏出一瓶水冲洗她的伤口。

冲完整整一瓶,慕天野又拿出一瓶全部漱了口,不过嘴里还留着一股血腥。

“你干什么?”萧汐冉看他脱了T恤,撕成布条,然后绑在伤口的上面。

“有点疼,忍着点。”慕天野抬头对她说。

萧汐冉含着泪点头。

慕天野猛地一用力,小腿的下半部分像是被勒短了一样。

“这样血液流动慢一点,毒素就扩散的慢一点。”慕天野昨晚这一切后,将双肩包背在前面,接着蹲在她面前说,“来,我背你下山。”

眼泪簌簌的滚下来,她很少哭,今天却被这个男人感动的一塌糊涂。

“快点。我们好不容易找到彼此,我还不想死,更加不想你死。”慕天野转过头深深的看着她。

萧汐冉不再犹豫,爬上他裸露的结实的背。

她也不想让他背,但这是快速下山的唯一办法。

眼泪落在他的背上,滚烫滚烫的。

慕天野快步小山,还不忘安慰她,“别哭了,你一哭我心都快碎了。”

结果,女人眼泪掉的更多了。

“乖,别哭了,保持体力。”

听到这话,萧汐冉咬着唇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时间争分夺秒,与其说慕天野在走,不如说他在跑,好几次差点绊倒,但他都凭借高超的平衡力化解了。

汗水大颗大颗的滚下。萧汐冉顾不上晒,摘下帽子给他扇风。

“天野,休息会儿吧。”萧汐冉心疼的说。

虽然她很轻,但也要九十斤,他就算是有运动员的体力,背这么长时间也有累的时候。

“不用。”慕天野的双腿已经不是他的了,可是他不能停下来,多耽搁一秒,他的女人就多一秒钟的危险。

上山四个小时的路程,慕天野硬是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山下。

在山口碰到一个开小三轮车的村民,慕天野冲到他面前将小三轮拦住,忙问,“哪里有医院?”

村民刚开始被他下了一跳,可一看他,脸色大变,“你中了蛇毒?”

慕天野摇头,“不是我,是我女朋友。”

“你也中毒了,你嘴唇都紫了,不要说了,赶紧上车,前面有个诊所,我带你们去。”村民很好心的说。

慕天野将萧汐冉放坐在车上,然后自己也跳上小小的车厢。

萧汐冉看到他紫黑的嘴唇,涨红的脸,就知道他是为了给自己吸毒,才会这样。紧紧的抓住慕天野的手,焦急地问村民,“师傅,诊所有药能解蛇毒吗?”

村民大声说,“有,我们这一带蛇多,每个诊所以及家里都会备有解毒血清,还有一些老方子。”

萧汐冉放下心来,回头看慕天野,他却在观察自己地小腿。

蛇咬伤的地方已经肿的很厉害了,从布条往下小半条腿都是青的,但是布条上面却是好的。

希望还来得及。

慕天野缓口气之后,才发觉自己的脑袋晕晕的,看眼前的萧汐冉有鞋重影。

甩甩头,想要保持清醒,但是重影却越来越严重。

“天野,你怎么了?师傅,你快点,我朋友快晕过去了。”萧汐冉着急的催村民。

“看看,就在前面,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

小三轮突突突的飞奔,噪音极大,坐在上面也颠簸不平,却成了他们的救星。

半分钟的路程,车子还没有停稳,村民就用当地方言冲诊所里面喊,“白叔,白叔,有人中蛇毒了,赶紧出来。”

慕天野咬了下舌头让自己打起精神下了车,又要抱萧汐冉,却被她一巴掌打下去,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抱她下车,萧汐冉的眼泪在眼眶中打圈,自己坐在车厢边上,单脚跳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跑出来,皮肤黝黑,戴了幅黑边眼睛。

“白叔,这两个人中蛇毒了。”

中年男人看了看慕天野和萧汐冉,忙说,“赶紧进来,旺娃,帮忙。”

慕天野扶着萧汐冉往进走,刚走了两步眼前一黑,脚下毫无知觉,轰然倒地。

“啊——慕天野——”女人惊恐的尖叫声响起。

“旺娃快把人扶起来。”白医生又冲里面喊了一句,“孩子妈,快来。”

一个中年女人跑了出来,穿着当地民族服装,圆圆的脸庞,看起来很亲切。

“呦,姑娘,来来,”白婶扶着萧汐冉向里面走,白医生和旺娃则合力将慕天野架了起来。

将两个人都放在床上,萧汐冉忙说,“医生,你先救他,我暂时没事。”

白医生给慕天野量血压测体温,一边检查一边问,“你们是在哪被蛇咬的?什么样子的蛇?”

“在苍山山顶,一株曼陀罗花旁边,是一条小花蛇。”

白医生的脸色冷下来,“什么颜色的曼陀罗?”

“金色。”

白医生又翻了翻慕天野的眼皮,“他的心跳很快,昏过了。去,把药柜第二排第一个抽屉里的药拿来。”

“哦,好的。”

白医生继续问萧汐冉,“他被咬在了哪里?”

“我被咬了,他是帮我吸毒液。”萧汐冉颤着嗓子回答。

白医生回头看出了她的担心,不禁安慰道,“姑娘,别担心,我这虽然医疗条件差,但是治蛇毒有十几种方子。他死不了。”

萧汐冉听到这话,眼泪掉了下来。他死不了,这是她听到最美妙的话了。

消毒、洗清、打针,喂药……

白医生两边忙完,擦了把额头的汗水说道,“姑娘,幸亏你的伤口处理及时,毒液挤出了大半,耽搁的时间也短,才有的救。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们遇上的蛇叫雪山蝮,它主要生活在海拔三千米的山上,它本身的毒性并不强,但如果常年生活在曼陀罗附近,毒性就会增强很多,如果两个小时内不打血清,不清理伤口。必死无疑。”

萧汐冉听着胆战心惊,看着还昏迷的慕天野问,“医生,那我男朋友怎么样?”

“他吸入了一部分毒液,再加上运动过量,毒液很快就扩散到全身,所以虽然被咬的是你,但是他中毒却比你严重,现在血压和心跳都正常了,不过曼陀罗的一些毒性让他陷入了昏迷,挂两瓶吊针就好了。”

“谢谢谢谢。”萧汐冉感激的说。

白医生感慨道,“你这男朋友不错,拼了命也要救你,姑娘好福气。”

萧汐冉破涕为笑,她的福气是很好。

日落西山时,慕天野悠悠转醒,一睁眼,萧汐冉在他旁边的床上睡着。

心里一跳,挣扎的从床上起来,嗓子火辣辣的疼,“阿冉。”

萧汐冉睡得很浅,听到响动立刻醒了过来,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惊喜万分,“天野,你醒了,太好了。”

慕天野大大的喘口气,还以为她……

“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慕天野露出笑容,“我看看你的伤口。”

萧汐冉将小腿伸到他面前,除了被咬的地方有点小肿,颜色已然恢复了正常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