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相遇,看见慕天野/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野,谢谢你救了我。”

慕天野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再说一个谢字试试?”

萧汐冉怔住,眼睛酸酸的,又想哭了。

她这几个小时里比二十多年来哭的眼泪都多。

慕天野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萧汐冉,坐在她旁边一手将她搂住,“好了,我不该凶你,但是以后不许对我说谢字。”

萧汐冉重重的点点头,慕天野倒下的那一刹那,她的心跳都停止了。还好,他活着。

“别哭了,嗯?乖。”慕天野揉着她的脑袋。

萧汐冉哽咽着说,“我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傻瓜,我答应你会活着,就不会食言,”慕天野用手指抹掉她眼角的一滴泪,“再说,我怎么舍得丢下你?”

萧汐冉笑了,伸手抱住他的腰,呢喃道,“我们明天回家吧。”

“好。”

想看的花看到了,她满足了。慕天野还有工作,她不能挥霍他的时间。

在客栈住了一夜,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后,两人第二天乘飞机回A市。去机场前,慕天野找到了用三轮车载他们去诊所的年轻小伙子,给了一笔丰厚的报酬,虽然小伙子说是举手之劳,不用谢,慕天野还是将钱塞进了他手中。

慕天野不喜欢欠人,不管是情,还是钱。

萧汐冉除外,她是他的女人,不是别人。

回到A市,慕天野先带着萧汐冉去医院做了血液检查,确保体内没有了毒液,才正式投入工作。

阴天,闷热。

慕薇薇进入了复赛,便开始准备第二轮比赛作品,由于谢骁的死,慕薇薇心情很低落。坐在办公室太烦躁,和同事打了招呼来到街上。

她没有告诉叶少辰,说了,就一定会有保镖跟着,她不习惯。

从一家商场逛到另一家商场,出来时,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慕薇薇随即钻进了旁边的甜品店。

要了一杯鲜榨果汁,一份蛋糕,慕薇薇扭头看着窗外。

雨下的很急,街上的人没有打伞,四处奔跑着躲雨,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撞进眼中。他将西装撑在身边女人的头上,两个人不疾不徐的往前走。女人的脑袋挡在衣服里,她看不到,然而这个男人的身形,慕薇薇一眼就认出来了。

大脑顿时一片空白,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那个男人,当男人转过头对女人低语的瞬间,慕薇薇脑袋“嗡”了一声,是哥哥,真的是哥哥。

慕薇薇连包都来不及,起身狂奔出甜品店向那个男人追过去。

外面的雨太大,刚一出去,慕薇薇就被浇成了落汤鸡,她紧盯着那个男人,脚踏上了川流不息的马路。

“嘀嘀嘀——”刺耳的喇叭声响起,慕薇薇猛地回过神,看一辆汽车划破雨雾向自己开来,她向后退了两步,回到了人行道上,再抬头时,酷似哥哥的男人打开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先护着女人坐进车里,然后绕过车头来到驾驶座。

慕薇薇这次看了个真真切切,那身材,那长相,这辈子她都不会忘记,就是哥哥慕天野。

“哥——”慕薇薇嘶声呐喊,奈何雨声和来往的车声太大,她的声音被淹没。

“哥哥——”慕薇薇使劲浑身力气又大喊一声,然而男子什么都没有听到,开门,坐进车里。

车灯闪了两下,慕薇薇知道车要离开,焦急万分想要穿过马路,但是刚一踏入机动车道,就被震天的喇叭声挡了回来。

“哥哥——”

慕薇薇眼睁睁看着车子启动,离开,心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人行道上跟着车跑起来,来往的路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啪——”脚下没有踩实,慕薇薇狠狠的摔在雨中,等她爬起来时。那辆黑色的小轿车已经消失在视线里。

慕薇薇在大雨中茫然的站了片刻,又疾步向回跑,她的包包还在甜品店。

甜品店的老板还以为她吃霸王餐跑了,可一看她的包包还在,就知道她会回来,果然,几分钟后,美女淋得湿漉漉的回来了。

慕薇薇手哆嗦着掏出手机给叶少辰打电话。

“喂?叶少辰,我看到我哥了。”慕薇薇的声带都是颤抖的。

叶少辰愣了两秒问她,“你现在哪里?在哪里看到他的?”

“我在晨溪路的一家甜品店里,就在刚刚,我看见他了,一定是他,”慕薇薇语气坚定,情绪颇为激动的说,“哥哥他没有死,他没有死。”

“把位置发给我,我现在就过来。”叶少辰没有讲一句废话就挂了电话。

慕薇薇发了个定位给他,握着手机静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哥哥真的没有死。

天啊,这是多好的一个消息。不会是梦吧。

“美女,赶紧擦擦水,免得感冒了。”老板拿来一条暂新的毛巾给她,慕薇薇说了声谢谢,一边想刚才的情景,一边擦着脸上胳膊上的雨水。

这家甜品店和叶皇隔了两条街,因此他来的很快。

看到一身狼狈的慕薇薇,神色一凛,“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慕薇薇的眼睛亮的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把抓住叶少辰的手说,“我看到他的,是他,我不会认错的。”

叶少辰转身问服务员要了杯热水,开始安抚她,“你别急,慢慢说。”

慕薇薇兴奋地将刚才看到的一切全部告诉了叶少辰。

“你看到他的脸了?”叶少辰疑惑的问。

“看到了,否则我不会这么肯定。”慕薇薇语气坚决。

“你看到车牌号了吗?什么车?”

慕薇薇摇头,“雨太大了,我看不清车牌,摔了一跤后,车子就开远了。”

叶少辰一惊,忙低头看她膝盖,果然有一大片红肿,“疼吗?”

慕薇薇嘻嘻一笑,“没感觉。”

叶少辰敲了敲她的额头,这个女人,一看到慕天野哪里还顾得上疼?

可是,那个人真的是慕天野吗?突然想起这段时间慕氏企业的大动作,如果是慕天野回来了,那么,这一切就能解释通了。

慕薇薇看他皱起了眉头,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着急的分辩,“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相信我吗?”

“不是。我当然相信你,不过,”叶少辰顿了顿,压低声音说,“我担心的是,既然你能变身成为楚妍,那么会不会有人假冒慕天野呢?而且他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你?”

慕薇薇僵住,慕天野说的不无道理,她冷静下来,“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找到他,我就能认出来。”

叶少辰点头答应,“只要他人在A市。我就能把他翻出来。”不过叶少辰有些担心,如果这个慕天野是真的,他会不会再次将慕薇薇带走?

“阿嘁——”一个响亮的喷嚏声打断了叶少辰的思路,他将慕薇薇抱在怀中,小声训斥道,“这下好了,感冒了吧。”

慕薇薇不满的横他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我看到哥哥不追出去还淡定的坐在这里看?”

“好好,我说不过你,先回家,洗个热水澡再说。”

“嗯。”

事后,叶少辰去交警队调取了这个路段的监控,无奈雨真的太大,只能依稀看到男人和女人的身影,车牌号码完全看不到。

东郊的一处别墅。

慕天野挂了下属的电话来到健身房,萧汐冉在跑步机上跑步。

“怎么了?看你表情不对。”

“叶少辰在找我,”慕天野没打算瞒她,“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的消息。”

萧汐冉倒觉得无所谓,“A市认识你的人应该不少,被他发现是迟早的事情,找到就找到呗,你担心什么?”

“也没有担心什么,只是有时藏在暗处行事更方便,”慕天野随手替她擦擦额头的汗水,柔声问,“想吃什么?我晚上做给你吃。”

萧汐冉意外的看着他,“你不是不会做饭吗?”

“我可以看着菜谱来。”慕天野有些得意。

“那我不能为难你了,做什么我吃什么。我不挑。”萧汐冉跑了半个小时了,气息还很平稳。

慕天野捏捏她的脸蛋,笑道,“真好养活。”

萧汐冉轻拍掉他的手说,“给你面子而已。”

“多谢公主殿下。”

“退下吧。”

叶皇集团。

找慕天野的事情还没有任何消息,慕氏企业又和叶少辰扛上了。

事情是这样,在A市的城乡结合部有一大片城中村和棚户区,地震后城中村勉强还能住人,然而棚户区几乎夷为平地,恢复旧貌基本上不可能,于是政府大手一挥,将城中村和棚户区全都建成经济适用房,一部分对外销售,一部分按户口和原有的面积分给这里的居民。

因为有国家的灾后重建专项资金,只要工程不出问题,挣一亿都不是问题。

叶少辰陪市里的相关领导吃了好几次饭,送了不少礼,才私下里同意叶皇集团来承接这个大项目。

得到张书记点头后,叶少辰回来马不停蹄的就着急工程部的开会,下了死命令,十天之内必须拿出所有方案。

工程部所有人员吃喝拉撒在公司忙碌了整整十天,拿出来一个完美的再建小区方案,共有多少户、都是怎样的户型、小区内会有什么设施等等,设计图上一清二楚。

虽然已经内定了是叶皇集团,但是该走的程序还要走,投标这一天,现场来了不少陪跑公司,当迈克带着自己的团队出现时。叶少辰隐隐有了一丝的担忧。

当城建部门宣布中标公司时,叶少辰的脸彻底黑了,但他还是保持风度的坚持到最后。

慕氏,慕氏,一次两次是巧合,但这是第三次了,他如果还相信这是巧合,那他就是最大的蠢货。

迈克面带微笑意气风发的走到叶少辰跟前,笑着用蹩脚的中文说,“叶总,承让了。”

这一刻,叶少辰真想将手边的资料全都砸到这张脸上,他努力保持礼貌说,“慕氏在短短一个月内吃掉这么多。也不怕噎死?”

迈克一脸呆萌装疯卖傻的问,“噎死?怎么会,我的胃口很好的,只会吃不饱,从来没有噎住过。”

叶少辰被激怒了,一把揪住迈克的衣领,眼神阴狠的问,“你后面的人是谁?慕天野吗?他既然没有死,为什么像个缩头乌龟一样不敢露面。”

迈克睁大眼睛意外的问,“慕?他还活着吗?”

叶少辰愤怒之极,“你少给老子演戏,如果不是他回来了,这么大的资金流动,你能做得了主吗?”

迈克只顾一昧装糊涂,“叶总,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

叶少辰盯着对方蓝色的眼眸看了几秒,冷笑一声将他放开,“回去告诉慕天野,如果想知道他妹妹慕薇薇的信息,就像个男人一样直接来找我,别躲躲藏藏的。”

迈克摇着头,啧啧两声说,“叶总,我觉得你需要看医生了,幻想症太严重了。”

叶少辰不想再和他废话,气冲冲的向外走。

“叶总,如果我老板还活着,你找到他之后麻烦转告他。赶紧回慕氏,公司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做决断。”

回应他的,是一计响亮的关门声。

迈克耸耸肩,笑嘻嘻的和几个同事往外走。

慕天野听了迈克的转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说,“他这是在用激将法想逼我现身,我就是要让他急躁起来,越急躁,漏洞越多,我们的既得利益就更多。”

“那现在呢?”

“做好当下的几个工程,稳赚不赔的买卖千万不要出任何纰漏。以不变应万变。”

“好的,慕。”

萧汐冉端着酒杯跳到沙发上,等他挂了电话问道,“我介绍给你的那个人好用吗?”

慕天野和她轻轻碰了碰杯,“你真是我最大的宝藏,那人岂止好用,完全碾压叶少辰在官场上的后台。”

“我只是牵线搭桥了而已,是你有本事投其所好,让他认可了你。”萧汐冉口中所说的这个人就是省上的那位领导。

领导不喜欢喝酒,不喜欢美女,一把年纪了却喜欢冒险,在一次攀岩过程中,领导差点掉下峭壁,是萧汐冉一路鼓励他帮助他,才最终爬到了山顶。

于是他就许诺,如果将来萧汐冉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他,他能帮则帮。

当初只是一个笑话,没想到这个承诺真的用上了,慕天野侧面打听到领导很喜欢字画,当天夜里回到别墅,在箱底找了一副王羲之的真迹送了上去。

就这样,城市园林绿化和经济适用房建设这两个肥差就落在了慕天野手中。

叶皇集团。

刘秘书战战兢兢的立在总裁办公室门口,里面不停的传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叶少辰正在里面发泄怒火。为了不伤及无辜,好几个来汇报工作的全被刘秘书拦下。

几个副总和总监看刘秘书摇头,再听听屋内的声音,全都撒丫子跑了。大家都不是傻子,叶少辰正炮火猛烈,谁堵枪口谁死。

都快砸了半个小时,刘秘书悲催的想,今天下午又要跑断腿去找各种家具了。

刘秘书实在没辙了。拨通了楚妍的手机,“楚小姐,真是不好意思,你能来总裁办公室一趟吗?”

“出什么事情了?”慕薇薇问。

刘秘书冷淡中地带着点惶恐,“上午叶总他们去投标,原本说来了内定是我们叶皇,没想到今天开标的时候,把一块肥肉给了慕氏企业,叶总气没顺过来,一进办公室就动手了,现在还砸着呢。。”

“哦,我知道了,马上上来”

几分钟后,刘秘书看到慕薇薇。大松了一口气,“楚小姐,你来了。”问候的话刚说完,就听到“嘭”的一声,不知什么又碎了。

慕薇薇叹口气,冲刘秘书点点头,然后在总裁办公室的门上敲了几下。

“滚出去!”叶少辰厉声吼道。

慕薇薇淡声说,“是我,我进来了。”

推开门,里面一片狼藉,各式各样的碎片扔了一地,昨天还放满了文件的办公桌上此时光秃秃的,而所有的文件飞了一地,几乎把地板都遮完了。就连电脑也躺在地上。

“你不用管我,我把这股火发完就好了。”叶少辰仰躺在老板椅上,闭上眼睛垂头丧气的说。

慕薇薇点着脚绕过碎片和文件走到他跟前,双手放在他太阳穴慢慢的按摩,“听说丢了两个工程?”

“嗯。”叶少辰闷声闷气,他不想慕薇薇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女人又问,“被慕氏抢去了?”

“嗯。”

“那你有什么好生气的?那是我们家的公司啊。”

叶少辰抬头瞄了她一眼,“如果你是公司的董事长,我把这些工程双手奉上,可是现在慕氏落在了谁的手中?”

“在谁的手中又有什么区别?只要这块招牌还在,这个企业还在,谁当总经理谁当董事长又能怎么样?都是一样创造价值。”

叶少辰更加的吃惊,“你居然这么想得开?”

“因为我没有经商的头脑,对他也不感兴趣。所以想得开喽。”慕薇薇想起什么,继续说,“我觉得哥哥找的那个团队很不错,虽然我消失了,但是每个月我的银行户头都会打进来一笔钱。”

“哈?还有这样的事情?”

“嗯,而且数额还很惊人。应该是我哥送我走的时候安排好的……”

提及往事,两个人都有些沉默,叶少辰的气也消了不少,幽幽的说,“其实我不是因为这两块肥肉没吃到嘴里而生气,我是咽不下这口气,如果是他们的方案比我的完美,那我无话可说,甘愿认输。可是我的职员辛辛苦苦忙碌了大半个月。到头来还不及别人一句话管用,你说,这是什么烂世道啊。”

慕薇薇无声的笑了,“你现在倒感慨起来了,你们这些生意人为了当官的手里那点权利,拼了命想要和人家攀上交情,现在倒反过来怪世道,我看这世道就是被你们这些生意人搞坏的。”

叶少辰被她的话弄得哭笑不得,握了握她的小手,“你这是来安慰我的,还是给我添堵的?怎么竟和我抬扛。”

慕薇薇转身靠在办公桌上,调侃他,“你都砸了这么多东西了,还不够安慰你?行了,我看你现在也干不了什么事情了,提前下班吧,要不我陪你去酒吧喝一杯?”

“就你那个酒量,我怕到时候你唱山路十八弯。”叶少辰起身环视了一圈,比上次地震的毁灭性都大,烦躁的揉揉眉心,说,“走,我带你去山顶兜风。”

“那我可要系好安全带,万一你发疯飙下去,我没准还能逃过一劫。”

叶少辰凑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眼睛说,“如果我想死,一定会拉着你陪葬,我不能把你留给其他男人。”

慕薇薇被他眼中凶狠震住了,还未来的及说话,又听他说,“不过这辈子才刚刚开始,我们的好日子在后头,我一点都舍不得死。”

慕薇薇莫名的松口气,一巴掌将他推远,嫌弃道,“走吧。”

从办公室出来,叶少辰的情绪好了很多,走到秘书办公室说,“刘秘书,把里面清扫一下。”

“是。”刘秘书心里大呼,老板终于正常了。楚小姐出马,一个顶三,他以后可要认准真佛。

自从那天看见慕天野之后,慕薇薇心里就存了一个念头,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那个人一定是哥哥。

她着急上火的想要快点找到哥哥,于是问叶少辰要了一辆车。

“你一个人去不安全,我让章贺陪你去。”叶少辰没有拒绝,找到慕天野也是他的迫切愿望,如果他真的活着,那么薇薇就对他的怨恨少了很多。

他知道,就算慕薇薇上次说恩怨两消,但那是她至亲的哥哥,她心里的那个疙瘩从没有解开过。

“也好,说实话,家里的房子长时间没有人住,我一个人去还挺害怕的。”慕薇薇要去几个别墅和公寓找找,或许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我知道。”

吃了早饭,慕薇薇就带着章贺出发了。

……

在A市,慕家有不少的房产,光是别墅就有四栋,父母名下两栋,慕天野和慕薇薇名下各一栋,父母去世后,那两栋房产就落在了兄妹二人的名下,以前慕长瑞霸占的房子,就是属于慕天野的,把他们赶出去名正言顺。

站在曾经出生长大的地方,慕薇薇感慨万千,由于无人居住,院子里长满了荒草,房檐下也挂满了蜘蛛网。

这才多久啊,就萧索成这般景象。

“楚小姐,进去吗?”章贺问。

隔着小铁门往里看了几眼,慕薇薇摇头说,“不用进去了,你看台阶上的青苔长得那么厚,如果哥哥经常出入这里,会留下脚印的。”

章贺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青苔绿油油的非常茂密,没有被踩过的痕迹。

之后又看了其他别墅和公寓,完全没有人来过的迹象。就算有,也被重新落下的灰尘掩盖住了。

慕薇薇的心一点点失落下去。

“楚小姐,会不会你哥哥私下购买了房产你不知道。”

慕薇薇叹口气,“我也想过你说的这种情况,可既然是私下购买的,我怎么知道在哪里呢?”

“慢慢找吧,只要他人在A市,总能找到的。”

章贺这句安慰很苍白无力,慕薇薇看着车外的风景发呆。

哥哥到底在哪呢?

“阿嘁——”慕天野正开着车,无缘无故打了一个喷嚏,萧汐冉坐在副驾驶一边玩手机游戏,一边笑着问,“我听人说,一个喷嚏是别人在想你。慕天野,哪个小姑娘惦记你呢。”

“难道不是你?”慕天野反问她。

“你就在我身边呢,我想你干嘛?YES!”萧汐冉欢呼一声。

慕天野瞄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赢了?”

萧汐冉活动颈椎,“那当然,赢这帮菜鸟小意思。”

“萧女士,为什么我觉得你自从迷上游戏,说话都接地气了很多?”

萧汐冉哈哈笑道,“没办法,这帮家伙出口成脏,我被耳濡目染了。”

慕天野看着她明媚的笑脸,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她原本是无拘无束的凤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现在却成了金丝雀,甘愿在他身边画地为牢。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看前面的路呀。”

慕天野收回目光,认真的问,“阿冉,你会不会觉得在我身边太无趣了?”

“我觉得挺好的呀,这样的生活很平淡,但是我会自己找乐子,一觉睡到自然醒,跑步健身,打打游戏,我还挺享受这样的生活。如果有天我厌倦了,你陪我出去逍遥一圈就立刻原地满血复活。”

“说的也是。”反正他是不会放弃她的。

车子路过一家甜品店,萧汐冉忙说,“停车,我要吃蛋糕。”

慕天野把车停在路边说,“想吃什么味的?我去给你买。”

“不用,我自己去挑,马上就回来。”说着话,萧汐冉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刚一进甜品店,萧汐冉就看到了一个熟人,“阿妍,你怎么在这里?”

慕薇薇猛地回头,见是好朋友,欣喜的迎上来,“汐冉,你什么时候来A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