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暴露,发现端倪/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下午刚到。”萧汐冉有些不自在,她很少说假话,尤其是对朋友。

“是吗?那你晚上有约吗?我们晚上吃饭,上次非常对不起,我……”

萧汐冉打断她的话,“今天晚上不行,我约人谈事,不过这次我在A市待的时间能长一点,过两天我忙的差不多了给你电话。”

慕薇薇开心极了,一扫今天一无所获的失落,“好啊好啊,你一定要记得。”

“当然了,你买了什么?”萧汐冉看销售人员把一个小礼盒给她,好奇的问。

“栗子蛋糕,你要买什么?”

萧汐冉点着下巴看玻璃橱窗里的各种样品,每一个都让人垂延欲滴,选择困难症爆发,“你给我推荐几款吧,我对这家不熟。”

慕薇薇对甜点是行家,指着里面精巧的蛋糕说,“这是松露巧克力蛋糕,味道醇厚,有一点点苦涩。这是芝士蛋糕,口感很温润细滑。这一款是水果松糕,你看它里面一层层放了草莓芒果樱桃还有曲奇等,一勺子下去什么都有……”

慕薇薇一口气介绍了四五种蛋糕,听得萧汐冉啧啧称奇,就连店老板都有些惊讶,没想到还有这么懂甜点的顾客。

“怎么样?想吃哪一种?”慕薇薇兴致盎然。

萧汐冉指着橱窗说,“要松露巧克力蛋糕和水果松糕。带走。”

“好的,请稍等。”

萧汐冉意外的看着慕薇薇,“没想到你对甜点知道这么多。”

慕薇薇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欢吃甜品,所以多了解了一些。”

“你最近在忙什么?”

“没什么啊,对了,我参加了一个全国性的服装设计师大赛,进复赛了,最近正忙着想创意。”

“恭喜你,”萧汐冉由衷的说。

两个人说着话,蛋糕做好了,萧汐冉付了款,和慕薇薇一起出了蛋糕店。

“我先走啦,有空联系。”萧汐冉冲她招招手。

慕薇薇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笑眯眯的问,“是你的那位朋友吗?”

萧汐冉大方的承认,“嗯,就是他。”

“我能见见他吗?好想看清楚你男朋友长什么样子。”慕薇薇挽住她的胳膊,头歪在她的肩膀上撒娇。

萧汐冉当然拒绝,“这恐怕不行,他不喜欢见陌生人,这样冒然出现在他面前,他会生气的。”

慕薇薇吃惊的看着她,“汐冉,你居然会怕一个男人生气?”

萧汐冉拍拍她的小脸,“好啦,别拐弯抹角的说我了,等时机成熟,你自然就见到了。”

慕薇薇失落的耸耸肩,“那我就等你电话召唤了,拜拜。”

“拜拜。”

回到车上,萧汐冉将两份蛋糕放在车后座,慕天野启动车子问她,“A市太小了,居然在这都能碰上。”

萧汐冉笑道,“对呀,我也觉得挺巧的,小姑娘还嚷着过来看你如何惊为天人,硬是被我挡住了。”

“什么惊为天人?”

“外貌啊。”萧汐冉伸手挑了一下他的下巴,调笑道,“毕竟我当时救你就是因为这张脸。”

“哈?那我真是要感谢父母,给了我一张让你看来很心仪的皮囊。”

“所以要好好保持哦,如果哪天不帅了,没准我就另寻他欢了。”

慕天野淡笑,“你放弃吧,你找不到了。”

“嚣张。”

不远处,慕薇薇目送车辆离开,脑海中突然想起大雨那天见到的车子,好像也是这个样子……

疯了疯了,慕薇薇使劲摇摇头,她太草木皆兵了。像这样的黑色小车,大街上多的是。

回到叶家别墅,叶少辰已经下班回来了。

她此行一无所获是叶少辰能预料到的,因为他在下雨那天晚上就派人去慕家的每一处房产看了,之所以答应她,让她亲自去看,也是为了让她不误会自己。

奇怪的是,她的表情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失落,一问,才知道是遇见萧汐冉了。

叶少辰撇撇嘴没有说什么,这个讨厌的女人怎么又来A市了?

经过五个月的施工建设,A市最大的游乐园即将竣工,为了确保完美收工,叶少辰和楚轩几乎每天都扎在工地。

既使如此,这天叶少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个工人从高高的架子上摔了下来,当场死亡。

叶少辰和楚轩得知此事飞奔到现场后。工人身下全是血,脑浆迸裂,惨不忍睹。

叶少辰当机立断,叫来该工人所属的施工队,对领头的人说,“立刻联系死者家属,我们私下协商解决,还有,让你手下的人不要多话,不管谁来问,都说不清楚,尤其是媒体方面。”

“知道了叶总。”

叶少辰对工程部经理陈凯说,“封锁消息,谁也不要放进来,另外通知殡仪馆,立刻把死者拉走。”

“是,叶总。”

楚轩等他雷厉风行的安排好一切后,疑惑的问,“难道不应该通知警察吗?”

叶少辰瞥了他一眼,“警察那么忙,我们就不要给他们添麻烦了。”

“可是,这毕竟是人命关天……”

叶少辰冷淡的说,“楚总,你可能不熟悉内地的办事方法,在这边,能私了尽量私了,难道医院死个病人也要告诉警察吗?还有三天游乐园就要竣工了,我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爆出个大新闻。太不吉利了。”

楚轩无言,他的确不了解。不过他和叶少辰的目的一样,开业前,千万不要有负面消息。

叶少辰在现场站了会儿,保险起见,给公安局的朋友打了电话。

“魏子,我工地上死了个人,我给你报备一下,如果有人捅到你那边去,给我一个信儿。”

“怎么死的?”

叶少辰看着十多米的高架说,“从高架上掉下来了,当场死亡。”

“好,我知道了。”

死的工人不是本地人,家属得知消息后从外省乡下匆忙赶到了A市,叶少辰没有出面,而是派陈凯去面谈,不论提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全都答应下来。

叶少辰和楚轩坐在工地等消息,三个小时后,陈凯的电话打了过来。

“叶总,家属要求赔偿一百二十万,另外他们还要求给孩子找一个工作。”

叶少辰皱眉,他最不喜欢这种拖泥带水的,后患无穷。

“告诉他们,赔偿一百五十万,其余的都不管,这是最后的底线。”

“好的。”

又谈了许久,陈凯终于打来电话,说家属同意条件。

“好,立刻把死者火葬了,连夜将家属送回去,要一个账户,我会让人今天把钱就打过去。”

从出事到事情处理完,只用了十个小时,这个工人就像彻底蒸发了一样,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了。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新建游乐园一工人坠亡的消息就刷爆了网络,还配有一张照片,马赛克都没有打,怵目惊心。

叶少辰是在吃早饭的时候看到这个消息的,气的瞬间就没有了胃口。

“章贺,”叶少辰大喊一声,章贺赶紧跑了进来。

“去给我查一下,到底是谁TM把消息捅出去的。”叶少辰的小臂上青筋毕露,章贺应声出去。

幸亏连夜将死者火化了,把家属也送回去了,否则就更加难以收拾了。

慕薇薇对这件事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工地出了点事故,一个工人死了,不过叶少辰已经把后事处置妥当了。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在背后做手脚?”慕薇薇问他。

叶少辰眼神阴冷,“哼,这个游乐园建起来。不知道挡了多少人的生意,他们当然希望还没开业就背上不好的名声,想要在背后动手脚的人太多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

叶少辰胸有成竹,“好在死者家属连夜送回去了,没有他们出来说话,就翻不起大浪花。想要靠一张照片搞臭游乐园,简直是做梦。”

“那你选好开业日期了吗?”

“还没有,游乐园的数百名工作人员正在培训中,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情,我要找人算个好日子冲一冲。”

慕薇薇沉默了几秒钟说,“能不能拖一个月,一个月后剪彩开业。”

“为什么?”叶少辰意外的问。

慕薇薇神情严肃,“还有一个月,我和银面男人的约定就到期了,为了以防意外发生,我想最好把楚轩扣下来。如果这个游乐园开业了。楚轩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他一走了之,我们手里就少一个砝码。”

叶少辰差点忘了这件事,经慕薇薇一提,他才想起楚轩的重要性。

“你说的对,既然楚轩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们就不能白白让他跑了。”

“而且,多出来的这一个月你可以完善很多事情,与其草草开业,不如等万事俱备的时候将最好的状态展现给顾客。”

叶少辰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慕薇薇,感觉她一夜之间成熟了很多。

慕薇薇看到了他的目光,笑着说,“你别这么看我,其实这和做衣服一样,花三天做出来的衣服绝对比不上一个月做出来的衣服好,所谓慢工出细活。”

“没错,”叶少辰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发现你好像变了很多。”

“是吗?人总是要长大的嘛,很正常。”慕薇薇面不改色的吃自己碗里的粥。

她是长大了,但是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永远也长不大。

……

车子还在去公司的路上,刘秘书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是有十多个记着堵在公司门口要采访他,让叶少辰从地下车库的电梯直接上来。

“这些记者每天都闲着吗?这一年我都上了多少次头条了?”叶少辰抱怨道。

慕薇薇难得解释,“不是他们爱找你,是他们身后的资本爱找你,现在的媒体都是靠广告商活着,谁给他们发工资,就要卖谁几分面子,再加上你又是话题人物,会更吸引市民的眼球。他们这些小记者也是没有办法。”

叶少辰诧异的看着她。“你这么懂行?”

“以前上学我们有个老师曾经干过媒体,上课的时候偶尔提起,我觉得有趣就记住了。”

到了公司,叶少辰叫来企宣部部长,“下去将那些记者叫上来,九点半,我接受采访。”

“叶总?你不是说要把消息压下去吗?”美女部长惊讶的问。

叶少辰平淡的说,“消息没有泄露的时候,当然是能压则压,现在出事了,还是正面解决,免得有人再后面越炒越热。”

“噢,明白了。”

一个月内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社会,一个民工的死亡就像是一阵风,今天吹过,明天就不见踪影了。

压着只会让背后的人不断煽风点火,倒不如大方承认,让操控者彻底闭嘴。

九点半一到,叶少辰来到了会议室,摄像机照相机话筒全都对准了他。

叶少辰扫视一圈,脸上带着笑意道,“听说各位记者朋友早晨没有吃饭就跑过来了,真是辛苦大家了。”

记者们一听,这是赤果果的讽刺他们啊。

“叶总,您能详细介绍一下昨天下午工地上的事故吗?”有个女记者率先发难。

叶少辰盯了她一眼,表情有几分冷酷,“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大家请坐。事情和诸位得到的爆料一样,一个工人从高架上掉了下来,我们立刻联系了家属,也给出了丰厚的赔偿。死者家属很满意。”

“那这是不是说明,你们工地上的安全措施存在漏洞呢?”又一个记者问。

叶少辰很从容的说,“我可以保证,我们游乐园这个项目,安全措施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各位存在疑问,等会儿就可以去工地看,我不会有任何阻拦。”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惨剧呢?”

叶少辰摊手,“对这件事我也很遗憾,但是根本家属的描述,这名工人患有严重的高血压,或许在事故发生前,他恰好身体不适才发生了悲剧。”

记者们面面相觑,小声探讨,居然还有这种隐情?

“那请问叶总。是否能透露家属的联系方式,我们想要采访。”有个记者继续问。

叶少辰蹙眉,脸色冷了下来,“我尊重你们探索真想的精神,但凡事都要有个底线,对方的亲人刚去世,心情悲痛,你们却要跑到人家里去问东问西,我请问你,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提问的记者被怼的尴尬的低下了头。但仍有记者打破沙锅问到底,“可这都是您的一面之词,总不能叶总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叶少辰冷冷一笑,“你们大清早来堵我,不就是想问这件事,现在我说清楚了,你却说这是我的一面之词?我就不懂了,明明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故,非要找出一个大帽子扣在我叶某人的头上?你们是来寻找真想的,还是给别人当枪使的?”

叶少辰戳穿了这层窗户纸,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脸红。

“还有,如果家属有异议,他们早就去找媒体,找相关部门申诉了,现在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想安安静静的回家举办丧事,这就是他们的态度。”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叶少辰双手抱在胸前,冷漠的看了众人一眼,片刻后问,“诸位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大家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

“辛苦各位了。我还有工作要忙,就不远送了。”叶少辰看了眼企宣部部长,“你替我送一下诸位记者。”

“是,叶总。”

叶少辰大步流星的离开会议室,美女部长从包包里取出十多个红包,依次发到每个人手中,“这是一点心意,我们叶总说话向来直爽,各位多担待。”

众人呵呵一笑,拿了红包离开。

因为叶少辰的强势和最后的大红包,大部分记者写稿的时候慎重了很多,该模糊的地方模糊,该侧重的地方侧重,于是下午多篇报道出来后,舆论渐渐转了。

这时,章贺也传来了消息,的确是有一家游乐场放出的料。其他和叶皇有过节的企业追风踩了一脚,而踩得最狠最快的就是慕氏企业。

叶少辰气笑了,以前是哪哪儿都有南宫昊,现在他消停了,又换慕氏企业上场了。他真是好奇死了,这背后到底是不是慕天野?

是的话,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怎么会甘愿藏在暗处这么久?太不像他的风格了。

楚轩渐渐适应了这里的风气,也对叶少辰的手段佩服不已。但是当后者提出要推迟开业日期时,楚轩表现出了质疑。

“为什么要推迟?现在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工地里刚出了事情,还没有过头七就开业,太不吉利了,再说我们的员工培训还不成熟,里面的部分配套设施还没有完善,就这么着急开业,有损我们的口。”叶少辰找各种像样的借口。

楚轩默了片刻,退让一步,“那你打算推迟多久?”

“现在是八月底,我们九月三十号开业。”

“推迟一个月?”

叶少辰淡然一笑,“对,开业第二天就是国庆,到时候人一定爆满。在这之前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比如前期大量的宣传,检查各项设备等等,以求完美。”

楚轩在电话那边想了很久,他在权衡利弊。

不可否认,叶少辰选的日子很好,但这就意味着他还要在A市再待一个月。

啊——想想就烦躁。

所谓祸不单行。

工地的事情刚处理完,慕薇薇这边就出问题了。

叶少辰在办公室看今天的最后一份文件,慕薇薇惊慌失措的夺门而入。

他惊了一下,忙跑过来扶住她,“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慕薇薇未说话泪先流,“他要伤害孩子。他是个恶魔。”

“他给你打电话了?不要急,慢慢说。”叶少辰将她扶到沙发上。

慕薇薇浑身颤抖着将手机给他,叶少辰打开手机,界面是一个视频,点开,出现孩子可爱的笑脸,接着孩子被一双大手抱到了一个盛满水的浴缸旁,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咚”一声,孩子像是一颗炸弹被扔进了浴缸中。

叶少辰的呼吸猛地停止,眼睛瞪得老大,他亲眼看着孩子在水中挣扎、噗通,几秒种后,那双手拎着孩子的一条腿把他从水里捞起来,拍了几下他的背,吐出几口水后。“哇——”一声大哭起来。

那哭声通过屏幕传进他的耳朵中,肆意撕扯着他的心,他的眼睛彻底红了,紧紧的握住手机恨不得将那双手的主人剁成肉泥。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出来,“慕女士,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还有一个月,我的耐心有限哦。”

“混蛋!杂种!”叶少辰暴怒,差点摔了手中的电话。

慕薇薇眼泪肆流,她的心快碎成玻璃渣了。

“怎么办?把藏宝图给他吧,求求你了,我受不了了,谁知道这个变态还会怎么折磨孩子?”慕薇薇哭着求他。

叶少辰怒气冲天,他的太阳穴在突突突的跳,他很想嘶吼很想发泄,可是现在他需要冷静。猛地冲进休息间用凉水洗了把脸,两滴泪砸进水中。

看到自己的孩子在水中求生,他心里的痛一点不必慕薇薇少,恨只怕会更多。

重重的吐口气,叶少辰走出休息间,抽出一张纸巾给她擦眼泪,一手搂住她沉声说,“他想要,就给他。”

慕薇薇怔住,愣愣的望着眼眶同样发红的男人。

他点点头,坚定的说,“我是说真的,给他,但是有一个要求,你必须亲自送过去,见到孩子。”

“什么时候?”

叶少辰说。“半个月后。如果你带不回孩子,起码还有半个月的缓冲余地,只要知道对方是谁,住在哪里,我拼了命也会救出孩子。”哪怕暴露他的秘密,他也在所不惜。

慕薇薇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眼泪又掉了下来,哽咽着说,“少辰,谢谢你。”

“傻瓜,”叶少辰揉着她的脑袋,“谢我干什么?那也是我的孩子。”

慕薇薇倚在他怀中,情绪渐渐平复。

进入九月,气温还是很高。

慕天野带着萧汐冉来到陵园,看到父母墓碑前两束干枯的花以及部分干瘪的祭品时,愣住了。

“看来有人曾经来祭拜过他们。”萧汐冉说。

慕天野屈膝蹲下。仔细观察两束花,心里的震动更大。

“有什么不对吗?”萧汐冉也蹲下,疑惑的问。

“你看这两束花,能认得出来吗?”

萧汐冉便认了一番说,“这个是康乃馨,这个好像是雏菊。”

慕天野哑然,“真的是雏菊?”

萧汐冉掐断一朵干花在鼻尖闻了闻,说,“错不了,就是雏菊,一般的菊花花瓣是曲卷着,而且比较长,但是雏菊的花瓣是直而且短。”

“是雏菊?居然是雏菊?”慕天野自言自语,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萧汐冉扭头看他,不解的问道,“雏菊有什么故事吗?”

慕天野目光落在母亲年轻的照片上。“雏菊是妈妈最喜欢的花,她在世时,给家里的花园里种满了这种花。”

“可能是你家亲戚用雏菊来祭拜。”

慕天野摇头,“不,我们家的这些亲戚全都是些势利眼,爸爸妈妈健在的时候,他们都一个个求上门来,可是爸妈一走,他们就恨不得将我和妹妹生吞活剥了,怎么会来看望两个故去的人?”

萧汐冉听他谈及家事,也不好插嘴,最好默默地在旁边陪着。

照片上的妈妈好漂亮,一点也看不出来慕天野所说的凌厉和火爆,倒像是古代闺阁中的大小姐,眉宇间透着一股温婉和大气。

“前段时间刚好是爸爸妈妈的忌日,你说,会不会是薇薇来看他们了?”慕天野说出了脑海中最大的猜想。

因为除了薇薇,他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能来看父母。至于大伯那一家,呵呵,想都不要想。

萧汐冉凝眉看他,“薇薇不是消失了吗?她怎么会来这里?”

“或许,或许她和我一样,在世界上某个角落生活着,只是我没有找到她。”说到这慕天野顿了顿,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也不对,如果这样的话,她总要消费,总要生活,可是她账户里的钱一分都没有动过?”

萧汐冉拍拍他的肩膀,“先别想这些了。今天来是祭拜叔叔阿姨的。这些疑问我们过后再想。”

慕天野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噗通跪在妈妈墓碑前,鼻子渐渐酸涩,“妈,我来看你了。我旁边这位是萧汐冉,是我给你找的儿媳妇。”

萧汐冉撇了他一眼,跪在他旁边,“阿姨您好。”

慕天野的语气很低沉,“妈妈,对不起,你和爸爸临走前交待让我照顾好薇薇,可是,我没有做到,现如今她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们在天之灵知道她在哪里,请一定要保佑她平平安安的。”

慕天野说完这段话,直直的盯着母亲的照片。眼泪不由的滚落。

身边的萧汐冉看到他的眼泪,心里狠狠地抽了一下,无言的握住了他的手,默默给他安慰。

两年多前,他们一家四口还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吃饭,现在,家破人亡,妹妹不知下落。

老天爷到底还要怎么玩他?

在陵园停留了半个小时,慕天野和萧汐冉往回走,突然看到车道上的监控摄像头,心中一喜,来到了陵园的办公室。

“想看监控?什么时候的?”中年大妈不耐烦的问。

“七月十五前后。”慕天野说,这是父母的忌日。

中年大妈撅着厚厚的嘴唇,在电脑上翻记录,“七月十五只能看到入口的监控,园内的监控我们只保存一个月的。没了。”

慕天野郁闷,“那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入口的。”

中年大妈瞅着他,虽然这个小伙子长得很精神,但是这不符合规定。

“小伙子,我们这有规定,没有公安局的文件,不能查监控,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天天跑来查监控,我不要忙死了。”

慕天野看着大妈狭长的眼睛,掏出钱夹取出里面所有的现金放在她手中,“大姐,我真的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你通融一下。”

中年大妈眼中露出欣喜,摸摸厚度,应该快赶上两个月的工资了。快速的将钱塞进包中,嘟囔着说,“我是看你着急才违反规定给你看的,出去谁也不许说。”

慕天野笑道,“您放心,出了这个门我就忘了。”

大妈在电脑里找了一会儿,找到一个七月十五的文件夹,然后点开,里面确实是有一段监控,是入口的。

“呶,你慢慢看,我去喝口水。”大妈拿着杯子离开座椅。

监控是从凌晨开始的,画面里漆黑一片,慕天野直接拖着鼠标拉到了六点,天色渐亮,里面是笔直的马路,苍翠的松柏种植在两边。寂静无声。

慕天野没有耐心一分一秒看,点着鼠标快进,六点五十左右,一辆车进来了,很普通的大众,监控是高清摄像头,能看到开车的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幅眼镜。

萧汐冉扭头看中年大妈坐窗边的椅子上玩手机,对她说,“大姐,你们平时不住在这里吗?”

“谁没事住这干嘛?鬼气森森的。”大妈嫌弃的说。

“麻烦您帮我们看看,这个是不是你们公司的人。”

大妈没有动,问她,“长啥样?”

萧汐冉简单的描述,“胖胖的,戴个眼镜,大概四十多岁。”

“哦,那是我们主任。”

慕天野听了开始再次点鼠标,然后骑自行车的,骑电动车的陆陆续续出现,不经意间,一辆黑色的卡宴滑过镜头,因为是快速查看,卡宴出现的时候是只剩下半个车身,不过慕天野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这辆车的豪华,又把监控一点点倒回去。

七点三十二分,这辆黑色卡宴徐徐开了进来,慕天野将画面定住,看清了上面的车牌和开车的人,他心中的疑惑更重了。

萧汐冉看他表情不对,问,“认识?”

“认识。”慕天野艰难的说。

“谁呀?”

慕天野抬头望着她,“这是叶少辰的车,开车的是他的贴身助理,章贺。”

萧汐冉也惊讶的了一下,低头仔细看监控,似乎看到什么更新奇的事情,指着画面说,“你看副驾驶。”

慕天野顺着她的手指,看到副驾驶位子上放了两束花,下面的看不到,上面的那一束赫然就是雏菊。

他呆住了,难道是那个家伙来祭奠父母?这怎么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