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孩子可以再生,藏宝图只有一份/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算他来,他是如何得知妈妈喜欢雏菊的?

这太奇怪了。

据他所知,叶少辰的父母早年去世后,他直接给父母买了一块风水宝地,并没有葬在陵园里,叶家也没有任何亲戚,他大清早来这能干嘛?

慕天野脑子一片混乱,最后还是萧汐冉开车回到A市。

车上,萧汐冉笑道,“没准叶少辰对薇薇是真爱,所以才会来看叔叔阿姨。”

慕天野冷哼一声,“叶少辰?我不相信。”

“那你怎么解释这次事情?”

慕天野沉默了良久才说,“就算他是真的喜欢薇薇,可是以薇薇的脾气,看到他亲手杀了我只会更恨他,怎么会和他讲我父母的事情?”

对此,萧汐冉也表示想不通。

车子向东郊驶去,萧汐冉看他一脸复杂的说话,问他,“你又想起什么了?”

“我在想你那个朋友,楚妍。”

萧汐冉诧异了一下,“阿妍?想她干什么?”

慕天野蹙着眉说,“我第一次在日本料理馆看见她的时候,差点把她认成薇薇。”

“哈?阿妍和薇薇很像吗?”

“长相倒不是有多像,但是背影、身高还有走路的姿势都很像。所以我看她第一眼,还以为是薇薇。”

“还有这么巧的事情?”萧汐冉有些不敢置信。

慕天野眼睛一亮,“你说,这个楚妍会不会就是薇薇呢?”

萧汐冉噗嗤笑了,摇头说,“怎么可能?她如果是薇薇,为什么要假扮楚妍呢?再说香港楚家也不是好惹的,楚妍的大哥楚轩还在A市呢,她如果是假冒的,楚轩能认不出来?还有,上次楚妍是去过我家的,你昏迷的时候还见你了,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啊。”

慕天野将脸埋在双手中,自嘲的笑道,“你说的对,我真是疯了,开始胡思乱想了。”

萧汐冉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安慰道,“你压力太大了,放轻松点。”

“哎……”慕天野长叹一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叶少辰这个家伙到底在抽什么风?莫名其妙跑来陵园祭奠。害得他想东想西。

快到家的时候,萧汐冉接到一个电话,是以前一块玩儿的朋友,想邀她参加一个游艇生日派对。

“你生日吗?”萧汐冉问。

“对啊,所以你一定要来,我们都好久没见了,你这一年都没有怎么动。想见你一面太难了。”男子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感慨。

“可是,”萧汐冉看了眼旁边的慕天野,“我现在在A市……”

“没关系,你明天在海边等我,我开游艇过去接你。”男子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萧汐冉有些无奈,“好吧,我们明天联系。”

摁了电话,慕天野冒出一丢丢醋意,“这男的喜欢你?”

萧汐冉大方的点点头。“嗯,追了好几年了,我每次都是很明确的拒绝,可是他太契而不舍了。”

慕天野眼中流露出霸道,“我明天陪你一起去,彻底断了他的念头。”

萧汐冉嘴角含笑,“你就不怕别人认出你?”

“认出就认出,哥哥我一没杀人二没防火,怕什么?大不了和叶少辰当面杠,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慕天野傲娇的说。他宁愿自己被暴露,也不能放萧汐冉一个人去赴约,对方本来就目的不纯,万一动手动脚……光是想想都无法忍受。

萧汐冉笑的很开心,“看在你如此热情的份上,就允许你明晚做我的骑士了。”

这些年追她的人太多了,有人看上她的美貌,有人是冲着她的家产,当然也不否认有人是真心喜欢她,但幸亏她向来眼高于顶,一个都没有看上,否则哪里能碰上慕天野?

现在,也是时候让正主出来压压场子了。

路过商场的时候,慕天野陪着萧汐冉进去挑了个昂贵的打火机当礼物。如果可以,慕天野很想让她直接封个红包算了,还买什么打火机。

萧汐冉捏着他的脸旁说,“好啦,都吃了一晚上的醋了,我都快被你这坛老陈醋酸死了。”

慕天野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敢说我老?”

“哥哥,你都三十了,不老吗?”

“哼,我晚上就让你知道我老不老。”

“拭目以待。”

……

傍晚时分,一艘大型游艇缓缓靠在码头,从上面下来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男人,他看到仙衣飘飘的萧汐冉时,激动的走过来,“汐冉,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多谢。”萧汐冉侧身介绍慕天野,“我男朋友,姓慕。这是我以前旅行认识的朋友,上官炎,你叫他上官就可以了。”

慕天野伸出手,客气道,“上官先生。你好。”

上官炎懵了片刻,才握了下他的手,“慕先生,你好。”

慕天野将礼物递给他,“这是我和阿冉送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一个“阿冉”击中男人的心,他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再次跟萧汐冉表白的,现在看来,他晚了一步。

萧汐冉在他们这群人里是最特殊的,有钱漂亮,却没有架子,但也从不和人暧昧,不喜欢谁就明确的拒绝,被她拒绝的男人都能坐满一个班了。人送外号,萧高岭。

他们曾在私下打赌,谁能最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今天,萧汐冉公布了答案,原来她喜欢这样的男人。

气宇轩昂,眉目深邃,浑身透着雄性荷尔蒙。

上官炎接过礼物领着两人上游艇,走在女人旁边时,忍不住看过去,这一看,他的心彻底沉底,因为他看到她耳垂下面的褐红色吻痕。

游艇被鲜花装饰的像是求婚现场,众人看到三人过来,表情都变得有些怪异,他们是上官炎的朋友,当然知道上官炎喜欢萧汐冉,没成想,萧汐冉已经名花有主了。

有几个认识萧汐冉的上来打招呼,又看似随意的问了慕天野的身份,当大家得知是萧汐冉的男朋友时,脸上的笑有些尴尬。

慕天野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场生日派队的不同寻常。

试问哪个男人过生日要布置这么多的粉色玫瑰?还有花形拱门,这分明就是求婚现场好吗?

慕天野宣示般的环上女人的腰,在她耳边低语,“幸亏我来了,不然这里就要上演一场求婚大战了。”

萧汐冉很赞同他的说话。

上官炎消沉了一会儿,似乎很不甘心,重新燃起斗志,走到两人身边说,“汐冉,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

萧汐冉回头示意慕天野离开,后者虽然很不情愿,但也不想让今天的主人太没面子,低头在她脸颊亲了一下,向甲板上走去。

他相信自己的女人能处理好,毕竟,她是拒绝别人是从小到大练就的技能。

“你是汐冉的男朋友?”有个男人走过来,个子很高,偏瘦,长得很是妖娆,浑身上下全是名牌。

慕天野撇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男子也不在意他的态度,表情就两个字,高傲。

“你也没有什么特别嘛,汐冉怎么会看上你?”

慕天野勾唇,“我的确没有很特别,但偏偏,就是她喜欢的那个人。”

“哼。得意什么?没准过两天汐冉玩腻了就把你甩了。”

“她甩不甩我,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她一定不会看上你这种人。”

男子被噎住,恨恨的瞪他一眼,转身离开。

慕天野发现有人用手机在拍照,他不动声色的走到阴影里,看着柔软灯光下的女人,她的表情坚定而淡然,对面的上官炎异常失落。

两人结束谈话,萧汐冉朝他走过来。

“说完了?”

萧汐冉靠在他身边,“说完了,”顿了顿又说,“他是个好人。”

慕天野揽住她的肩膀,嬉笑道。“好人卡在任何时候都很好用,什么时候走?”

“等会唱了生日歌切了蛋糕再走,现在走,太打击他了。”

“嗯,听你的。”

海面异常平静,一轮明月挂在空中,像是一块玉石。

叶家别墅。

叶少辰躺在床上一边刷手机,一边等慕薇薇洗完澡。

等等,这是什么?

朋友生日准备告白,未想美女名花有主了,心疼朋友一秒钟。

下面配了一张图,花团锦簇中,男子笑容勉强地许愿,一群人围在旁边起哄,奇怪的是有两个远远地站在暗淡的灯光下,看不见脸,身形却莫名的熟悉。

好像在哪里见过?

叶少辰将照片放大再放大,终于看清了女人的脸,是萧汐冉。而她旁边的男人,光线太暗,完全看不出来,不过这身影好像……慕天野。

脑海中突然蹦出这个名字,叶少辰严肃起来,又盯着照片看了好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叶少辰想了片刻,找到这个朋友的电话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你微博上美女的男朋友叫什么?

信息回的很快,上面写着:不清楚,美女没有过多介绍。

问一下其他人。

你早不问?主人心情不好,我们已经散场了。

“靠!”叶少辰低声咒骂一句。刚好慕薇薇湿着头发出来,听到他的话不解的问,“谁又招惹你了?”

叶少辰面不改色的将手机关掉,“看到一条很糟心的新闻,随便骂两句。”

事情还没有眉目,他不想让薇薇知道,万一不是,她又该难过伤心了,还是等确定了再说。

“过来,我帮你吹头发。”叶少辰弯腰从床头柜里取出吹风机,慕薇薇乖巧的坐过去。

热风在指尖流动,叶少辰仔细地给她吹着长发,随口问道,“你上次说碰到萧汐冉,怎么没有约着出去玩呢?”

“她可能忙着吧。”

“哦~那你见过她男朋友吗?”

“没见过,不对,见过,在她家里见过一次,当时那个男人还没有醒,醒来后就没有见过了,”慕薇薇说完扭头看着叶少辰,狐疑的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关心汐冉,你不是不待见她吗?”

叶少辰淡然一笑,“她是你的好朋友,我也想多了解一些,下次见面或许能有得聊。”

慕薇薇盯着他看了几秒,显然对他这个答案抱有很大的怀疑,严肃的说,“你千万别打她什么主意。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叶少辰大呼冤枉,“我和这个女人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怎么会打她主意?你放心,我是真的想要和你朋友和谐相处的。”

“最好是这样。”

叶少辰苦笑,心里暗想,她在萧家见过那个男人,那就是说,这个男人不是慕天野,是他想太多了?

太阳东升西落,一天又一天,夜鹰那边始终没有任何线索,慕薇薇的心情愈发急躁,原本商定等到9月中旬再带着藏宝图过去,但对方再次发来的一张照片,让夫妻二人决定。三天后就施行计划。

照片上,孩子娇嫩白皙的皮肤上全是伤痕。

慕薇薇看到照片的瞬间几乎要疯了,大骂对方是个不信守承诺的混蛋。明明说好半年之内不伤害孩子的,他怎么能出尔反尔。

慕薇薇用力的按下那个电话号码,这一次接通了。

“你TM还是不是男人?你说半年之内不伤害我的孩子,为什么要打他?你说过的话难道是放屁吗?你TM知道一言九鼎四个字怎么写吗?你这个混蛋!”慕薇薇冲那边破口大骂,她压抑太久了,悲愤一点点堆积,这次彻底爆发。

银面男人似乎没有想到慕薇薇还有如此凶悍的一面,好几秒钟都没有说话。

“慕小姐,你是一个淑女,怎么能骂人呢?”

慕薇薇气的面红耳赤,“我艹你大爷!我就骂你了怎么?你伤害我儿子难道我还要乖乖看着说打得好吗?我一直以为,就算你是个坏人,也是个讲义气的坏人。没想到你TM连义气都不讲,我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慕女士,请你放尊重一点。”

“我尊重你,请问你做什么值得我尊重的事情了?你折磨一个毫无反抗力的孩子算什么本事?”慕薇薇一想到这两次他对孩子的伤害,气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银面男子脾气也上来了,怒声说,“慕薇薇,我看你是不想要孩子了。”

慕薇薇正在气头上直接呛声,“好啊,那你也别要藏宝图了。孩子我可以再生,藏宝图毁了这世上就没有了。”

话一出口,慕薇薇就呆住,天呐,她到底说了些什么?她怎么孩子的命岂是一副假藏宝图能交换的?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即使懊悔不已也只能强撑,否则这个家伙就把自己吃死了,她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所以,孩子,妈妈只好先对不起了。

站在旁边的叶少辰明白她的意思,悄无声息的将她搂紧怀中,给她力量。

银面男子沉默了,他在思考她所说的话。

半分钟后,他开口了,语气低沉了很多,“好,我可以答应你,不再动孩子,但是藏宝图你必须尽快拿到手,然后交给楚轩。”

慕薇薇冷笑,“呵呵,我记得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你做到了吗?”

“那你想怎么样?”

慕薇薇没有了刚才的愤怒,冷静的有些可怕,“我亲自拿着藏宝图去换孩子,我亲眼必须看到他安然无恙才会将藏宝图交给你,其他任何条件免谈。”

“好,我答应你。”男人答应的很痛快,冷笑一声道,“慕薇薇,不要和我耍花招,你玩不过我,就算再加上一个叶少辰也是一样。”

慕薇薇深吸一口气,“我只想要我的孩子,只要你不再碰他,我就把藏宝图双手奉上。”

“最好是这样。”说完这句,那边挂断了电话。

慕薇薇听着“嘟嘟嘟”的声音,支撑自己的那口气瞬间消散,四肢无力直接倒在叶少辰怀中。

叶少辰将她搀扶着坐在沙发上,轻抚着她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

女人缓过神来,眼中全是悲伤的泪水,自言自语道,“我刚才说了什么混账话?我居然想要我的孩子死,天呐。”慕薇薇无法面对自己,将脸埋在双臂之间呜呜呜的哭泣。

叶少辰长臂一揽,让她仅靠着自己,“这不是你的本意,你怎么会想孩子死呢?你是天底下最爱他的妈妈,这是权宜之计,孩子不会怪你的。”

慕薇薇还是呜呜的哭,道理她都明白,但是情感上她转不过弯,难以原谅自己。

叶少辰心里酸疼无比,他这辈子没有怕过什么,但最怕薇薇的眼泪,这简直是最强大的杀器,任他的心理素质多么坚强,只需一滴泪,他就能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别哭了,如果你真觉得对不起孩子,把他找回来以后,用最好的母爱来补偿他,你现在哭,他看不到也听不到,哭了也白哭。”

慕薇薇被他的话气到,一拳砸在他胸口,眼泪汪汪的说,“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叶少辰无奈,“我说的都是真的。”

慕薇薇哽咽了一阵,将眼泪擦干净,倒在沙发上出神,许久她说,“我想三天后出发,我不想再等了。”

“好,我去安排。”

夜鹰那边没有消息,叶少辰也不想再等下去,他是孩子的爸爸。看到亲身骨肉被人当猴儿一般耍,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薇薇,我想做一件事情。”

“你说。”慕薇薇的语气很消沉。

叶少辰迟疑了许久才开口道,“我要给你身上装全球定位系统,这样我就能时刻知道你在哪里,装在手机或者任何地方都不可靠。”

慕薇薇有了一丝精神,想都没想说,“好,我同意,怎么装?装在哪里?”

叶少辰却很心疼的说,“装一个小小的芯片,在你的手臂上,不过有点疼。”

“我不怕疼,只要能把孩子救回来,我什么都能忍受。”

“我明天带你去。”

分别在即。叶少辰在床上时而柔情似水,时而霸道凶残,慕薇薇了解他的心情,所以尽力配合,两人直到深夜才入眠。

翌日上午,叶少辰载着慕薇薇来到一家隐蔽在郊外的私人会馆,外面看似很普通寻常,里面却别有洞天,各种高科技设备看的慕薇薇目瞪口呆。

老板是个看起来很精明的男人,但又透露着一股子工科生的执拗和傲慢。

他看起来和叶少辰很熟,上来就在叶少辰肩膀上轻砸了一拳,“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叶少辰淡淡的笑道,“你这里太高端了,太专业。我来这就成了白痴,还不如待在我的钱堆里。”

“呵,难道哥哥这不赚钱吗?”老板扫了眼亭亭玉立的慕薇薇,问道,“待姑娘来开眼界还是有事?”

“有事,”叶少辰眼中闪过不忍,“给她胳膊上装一个芯片。走到任何地方都能定位的那种。”

老板意外的看着叶少辰,“GPS?叶老弟,你也太没有信心了吧,怕人家姑娘跑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有正经事情。”

“OKOK,包在我身上,不过提前说好了,清兄弟明算账,钱你要给我。”男子直白的说。

“要多少?”

男子伸出一只手。叶少辰很痛快的说,“没问题。”

对方很满意的笑了,“就喜欢和你这种土豪做朋友,从来不还价。小妹妹,走吧,会有一点点疼,不过很快就过去了。”

慕薇薇淡定的点头,正要跟着他离开,却被叶少辰拉住了胳膊,“我在外面等你。”

“嗯。”

等待比想象中难受得多,叶少辰更多的是自责,他身为一个男人此刻却要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冒险,三十年来建立的自信在此刻崩塌。

难熬了一个多小时后,那道门“滴”一声响开了,叶少辰立刻走过去,慕薇薇脸色煞白,胳膊僵硬着,像是一根木头,植入芯片的臂膀上又红又肿,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

“这姑娘太能忍了,疼的差点咬舌自尽了也一声不吭,是个干大事的。”老板夸赞道。

慕薇薇苦笑,她就是个普通人,只是为了孩子,她才变得如此坚强。

叶少辰看她如此隐忍,心都快要碎了,“很疼吗?坐着休息一会儿。”

“这两天伤口不能碰水,三天后就会看不出任何痕迹了,也感受不到疼。”老板叮嘱完转身去取东西。

慕薇薇浑身无力的靠在叶少辰的肩膀上,疼的嘴唇都白了。

放芯片的时候打了麻药。但是麻药一散,一阵阵疼痛就席卷全身,试想一根小刺扎进人的任何部位都会疼痛难忍想要把她去除,更何况这是指甲大的芯片。

叶少辰此刻说什么话都是多余了,他除了抱住她给她温暖,没有任何办法,尽管他是那么的想代替她去做这些事情。

几分钟后,老板拿了一部手机过来,“看在你那么大方的份上,送你一部手机。”

叶少辰接过来一看,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这部手机上面装有GPS跟踪系统,你可以随时看到她的位置,还有它可以反监听,任何人都不可能查到你手机上信息,包括通话、邮件等,除非你给对方发定位,否则他也不能通过通话找到你。”

叶少辰对这个倒是有些惊讶,点开手机上面的GPS软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点,一点点放大,准确的定位到了这家隐秘会所。

“谢了,钱我会立刻转给你的。”

“我相信你不会赖账,好了,我去忙了,你们随意。”老板说完潇洒的离去。

回程的路上,叶少辰开车来到金盾公司,取出了那份假的藏宝图。

慕薇薇已经忘了上次叶少辰抛出去的藏宝图长什么样子,不过这份藏宝图看起来年代非常久远,并不像他伪造出来的。

“你确定这是假的吗?”慕薇薇的精神好了很多。

“我亲手做的,当然是假的。”

“可是。这份图看起来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慕薇薇将不大的藏宝图摊在手中,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线路。

叶少辰颇为得意的笑了笑,“将旧的变新也许有些难度,但是把新的变旧,会有一百种办法。”

“你上面这些线路最终指向哪里?”

“古时的闽越王国,”叶少辰看了她一眼说,“当年越王勾践的子孙和楚王决战,兵败被杀后,越王族逃到了东南一带建立了越王国,经过六七十年的建设,越王国的国力达到鼎盛,是东南势力最强大的国家,王宫珍宝无数,但奇怪的是,一夜之间这个富庶的闽越王国就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自然,王国里的宝藏也就是被埋在了地下。”

慕薇薇听他讲完这个故事,脸上全是惊讶,“你从哪看到的这些故事?”

“你当我书房里的那么多历史书是白看的?”叶少辰笑道,眼里闪过一丝阴冷,“如果他们相信了这份藏宝图,来了内地,那么,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还有一个可能,叶少辰没有说,那就是如果他们发现这份地图是假的,那么薇薇和孩子的性命就堪忧了,所以,他还要跟着去。

安排了公司的所有工作,尤其是叮嘱章贺。他和慕薇薇走后,楚轩那边一旦有动静,就将他扣住,哪里也不许去。或许有一天,这个楚轩能用得上。

这两天叶少辰的情绪都极为低沉,却又不想让慕薇薇知道,只好在她面前强颜欢笑。到了晚上时就狠命的折腾她,仿佛要把她吃进肚子里。

有时叶少辰甚至想,如果他能化身拇指姑娘多好,那慕薇薇就可以把他撞进口袋,带到任何地方。

到了第三天,慕薇薇的胳膊完好无损,只留下很淡很小的一个疤痕,如果不仔细看,完全发现不了。

“给他打电话吧。”叶少辰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

慕薇薇咬着下唇迟疑了片刻。摁下那个号码。

“我是慕薇薇。”

“慕女士,希望你带来了我想要的结果。”男人的声音中夹杂着海浪的声音。

“是的,我拿到了藏宝图。”慕薇薇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淡。

男子显然惊喜了一下,“好,非常好,我会立刻派私人飞机去接你。”

“不用,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去。”

“慕女士,难道我的私人飞机坐的不舒服吗?”

慕薇薇冷笑,“你的信誉在我这里已经降为负数,我还真是害怕,万一我上了你的私人飞机,你的人一枪崩了我,抢了藏宝图,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毕竟你上次就是这么做的。”

男子哈哈哈大笑,“慕女士,我发现你聪明了嘛。”

“吃一堑长一智,这都是你教我的。”

“既然我们都不彼此信任,这样吧,就按照你说来的,你想坐什么都可以,但是我的位置,等你到了目的地,我最后再告诉你。”

“好,一言为定。”

“非常期待你的归来,我亲爱的慕小姐,相信你的孩子也会非常高兴,另外我再次警告你,千万不要做让我不开心的事情,孩子的皮肤太嫩,我怕一不小心就隔断他的喉咙。”

慕薇薇眼中露出恨意,“我答应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