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慕小姐,欢迎你回来/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轩的车一开出工地就被人盯上了,他所有的行李都在车的后备箱,离开工地后直奔机场而去。

他并没有确定去哪里,只想着到了机场买最近的航班就能走。

然而他的车子还没有离开A市,就被三辆车前后夹击拦在了路上。

楚轩脑子炸了,明明他昨天还专门找了这条偏僻的道路,叶少辰怎么会反应这么快?

车子被夹在中间,楚轩动弹不得,三辆车只是静静的堵着,没有人下车,好像在等待什么指令。他不敢轻举妄动,这是在叶少辰的地盘,谁能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楚轩大脑飞速的运转,想着等会儿如何应付叶少辰。

果然,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卡宴从远处快速驶近,是早晨叶少辰开的那一辆。

楚轩暗吸一口气,不等卡宴靠近,自己下了车,紧接着,三辆车里面的十多人也下了车,将他可能逃跑的线路全部封死。

楚轩冷笑,到了这个份上,他还跑个屁。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子还没有停稳,叶少辰就跳下车像一头狮子直奔他而来。

“叶总,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少辰上来就把他狠狠的按在了车上,眼中全是怒火,“她去哪了?”

楚轩笑的很淡然,勾了勾唇,“叶总指的谁?”

“慕薇薇,我妻子,她去哪里了?”叶少辰此时是真情实感全部爆发,压抑了这么时间,就是想正大光明的问一句,他的妻子慕薇薇。

“啊,她告诉你啦,那叶总何必迁怒于我?是……她自己要走的……又不是我逼她走的。”叶少辰的胳膊肘卡在他的咽喉,楚轩说话很困难。

叶少辰恨不得一用力就让他咽气,咬着牙问,“不是你逼的?”

“不是我……”

叶少辰处在暴怒的边缘,怒道,“你敢说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假冒你妹妹,你们合起伙来骗我,现在她逃了,你以为你能撇的清吗?”

楚轩被他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脸上一片通红,他真怕叶少辰一个冲动把他弄死在这里。

“你……你冷静一点。我们有事好商量。”楚轩妥协道。

叶少辰阴狠的盯了他一眼,放开了他,“说吧,她去哪里了?”

楚轩咳嗽了几声,脸色缓过来才说,“我是真不知道,她也只是给我发了条短信说她上飞机了,去哪里我真的不知道。”

叶少辰看他不说实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上手,只听骨头“咔擦”一声,楚轩的一只胳膊被卸掉了。

“啊——”楚轩痛苦的大叫,用另一手捂着耷拉下来的胳膊,疼的冲他吼道,“叶少辰,你TM是不是有病,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这样折磨我有意思吗?”

叶少辰冷冷一笑,“杀了你?那太便宜你了,不想受苦的话,最好现在就告诉我,薇薇到底去哪里了?你们在哪里碰头?你后面的人又是谁?”

楚轩怎么会告诉他这些,忍着痛说,“你不用问了,我真的不知道。”

话音刚落,又听到“咔嚓”一声,楚轩的另一根胳膊也被卸了下来。

“啊——”

“章贺,将楚公子带回去好好招待,他一天不说,就饿他一天,直到他开口为止。”

“是。少爷。”

楚轩身上的衬衣被虚汗遢湿,脸色煞白,他知道叶少辰凶狠残暴。却没有想到他手段如此凌厉。

“叶少辰,我是MK公司的总经理,你最好掂量清楚。”楚轩狼狈的抬眼盯着他。

“呵!好啊,那我正好问问楚老先生,你们楚家表面上光明磊落的和我做生意谈合作,背地里却串通别人偷取我的藏宝图,这难道是你们楚家安身立命惯用的手段。”说着,叶少辰一把抓起他的衣领,“还有,如果我放出消息,说你们楚家偷了富可敌国的藏宝图,你猜,以后你们楚家还有好日子过吗?”

楚轩太阳穴突突的跳,心里和身体的双层伤害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楚轩,我有一百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办法,你可以一直扛着不说,不过,我一定会找到慕薇薇。”

叶少辰说完,将楚轩粗鲁的推到章贺跟前,楚轩重心不稳差点栽倒。

“把他带走。”

处理了这边的事情,叶少辰开着车直奔机场,A市每天飞往夏威夷的只有早晨十点一班,叶少辰想走只能等明天,但是他一刻都待不下去,于是买了飞香港的机票,然后从香港转飞夏威夷火奴鲁鲁。

他不知道下一刻她将被带到哪里,但至少要追逐着她的脚步,这样希望才更大。

背着包踏上飞机,叶少辰心情沉重之极。

……

经过漫长的飞行,深夜时分,飞机终于降落在国际机场。

一下飞机,热浪席卷而来。慕薇薇一嗅到夹杂着海浪的空气,就回想起在无人岛待产的日子。

这里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尽管是深夜,但机场外面还是人潮涌动。

站在出站口,慕薇薇正想和银面男人联系,手机很凑巧的响了,果然,机场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慕小姐,我非常高兴你能信守诺言。”

慕薇薇冷哼一声说,“现在我去哪?”

“去皇后码头,那里有一艘游艇,上去,他会带你来找我。”

“你保证不会把我扔进大海里?”慕薇薇讽刺到。

“哦,亲爱的慕小姐,把你扔进海里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是个生意人,从来不做这种赔本的买卖。”

慕薇薇松口气,想想也是,他没有必要和自己计较。

“好,我现在就过去。”

“期待你的到来。”

慕薇薇招停了一辆出租车,用英语告诉司机要去的地方,司机油门一踩猛地飙出去。外面的月光很亮,海风徐徐,路上来往的车辆不多,显得很空旷安静。

出租车上,慕薇薇给叶少辰打了个电话,对方处于关机中,她猜,他现在应该在天上飞着,于是发了条短信给他。

我到了,现在去皇后码头坐游艇,不知道要去哪里。手机估计用不了了,你不用回了。

发送成功后,慕薇薇将他的手机号码记在心中,然后删光了里面所有和叶少辰相关的信息,包括通话记录,短信,微信等等。

做完这些后,她疲惫的靠在座位上,海风吹进车厢,撩起她长长的秀发,每一根上面都写着对孩子的担忧。

十几分钟的车程,慕薇薇到了皇后码头。

除了月光,一片黑暗。

码头停了七八艘游艇,还有几艘汽艇,其中只有一艘小型游艇亮着灯。

慕薇薇抬脚向亮灯的游艇走过去,还未走到跟前,里面出来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穿着又细又高的黑色高跟鞋。

“慕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美女笑里藏刀的问好。

慕薇薇淡笑道,“是啊,又见面了。”

“请吧,老板在等着呢。”美女扭着腰上了游艇,没错,她就是上次把慕薇薇从南宫昊抢走的那个女人。

游艇上灯火辉煌,慕薇薇刚一上来,游艇就晃动了几下,“嗡隆隆”的启动,冲着大海而去。

甲板上支着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瓶红酒一只酒杯,酒杯里面还有酒。

“只有你一个?”慕薇薇有些惊讶,她还以为会有很多保镖来。

美女很友好的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接你一个弱女子,难道还派一个部队来?反正你也跑不了。”

慕薇薇也不客气。走过去坐下。

“别这么紧张,既然能来接你,就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美女的态度看起来比上次温和了很多。

慕薇薇撇了她一眼,舒缓四肢,“美女贵姓?”

美女抿了一口红酒,脸上挂着笑,眉眼却依旧冰冷,“叫我Ailsa就可以。”

“艾丽莎?我儿子怎么样了?”慕薇薇急切的问。

“挺好的,能吃能睡能玩。”

慕薇薇看她一副百无聊奈不想说话的样子,也沉默的不想说话,面具在脸上粘的有些疼,慕薇薇起身从包里取出药水。

“干嘛去?”艾丽莎冷漠的问。

“去把面具摘了,以后我不需要它了。”慕薇薇向船舱里走。

“慢着。”艾丽莎喊住她,用下巴点了点桌子,“把手机扔这。”

慕薇薇回头看了她两眼,像她说的那样。把手机扔了出去。

“啪——”没扔好,掉在地上了。慕薇薇也没有回去捡,反正后面的时间她已经和手机无缘了。

艾丽莎瞥了眼,也没有动。

来到船舱找到卫生间,慕薇薇安静的看了会镜子中的这张脸,美则美矣,却不是她。手上倒了点药水,最后一次将面具一点点撕下,露出白皙光滑的肌肤。

还是自己的脸看着舒服,虽然没有楚妍漂亮。

走出船舱,慕薇薇奋力将手中的面具扔进大海,她再也不用做楚妍了,没有任何失落,只有突如而来的轻松。

她现在撕掉面具的原因除了不需要了,还有一个,就是不想见到孩子的第一眼,他看到的却是楚妍的脸。

慕薇薇转身捡起手机,很自觉的放在桌上没有再动。

“你困了就去那眯会儿,估计到了就凌晨了。”艾丽莎指了下不远处的躺椅。

慕薇薇哑然,没想到要去的地方这么远?

拎起双肩包走到躺椅处,将包放在上面,然后躺了下去。

艾丽莎的阴狠她是见识过的,如果她要硬抢藏宝图,自己没有任何胜算,还不如她说什么就做什么。

游艇起起伏伏,像是妈妈的摇篮曲,再加上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慕薇薇困乏到了极致,紧抱着双肩包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薇薇的小腿被踢了一下,她从梦中惊醒,撞进视线里的是艾丽莎面无表情的脸。其次是她身后浅蓝色的天空。

天亮了。

“你还真是心大,我让你睡你就睡,起来,我们到了。”

慕薇薇揉揉眼睛,四肢酸痛的爬起来,随便拨拉了一下头发,背起包,跟着艾丽莎下了游艇。

这是一个郁郁葱葱的小岛,四面环海,沙滩上基本上看不到任何人影,看样子这又是哪个无名小岛。

往前走了一两百米,一栋白色的别墅矗立在茂密的树木中,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向他们走来,慕薇薇下意识的攥紧了肩上的背带。

还好,对方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用慕薇薇听不懂的语言对艾丽莎说了几句话,后者点点头也说了两句,接着继续向前走。

越靠近白色别墅,慕薇薇的心情就越紧张,半年没有见到孩子了,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这个妈妈。

踏进别墅,随处是带枪巡逻的士兵,一个个眼神如同苍鹰一般,锋利又尖锐。

慕薇薇想起电影战争片中经常出现的一种角色,雇佣军。而这些人应该就是雇佣军。

带着紧张又忐忑的心情走进客厅,温度立马降低了很多。

相比上次去的那栋别墅,这里的装修略显简洁,白色主打,家具摆设很是现代。慕薇薇四处张望着,一个男人从里面款款走出,一身高级定制衬衣和休闲裤,脚上是一双高档白色板鞋。他脸上依旧戴着那张银色面具。深邃的眼眸藏在面具后,透着深不可测的光。

一看到他,莫名的,慕薇薇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慕女士,欢迎你回来。”男人磁性的声音中带着浅笑,“这一趟旅行可还高兴?”

慕薇薇冷冷的盯着他,“我的孩子呢?”

“我要的东西呢?”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长腿一伸随意的搭在茶几上,一派闲适,似乎不是和她在谈判,而是在和老朋友聊天。

“我站在这里当然带来了你要的,先让我见孩子。”慕薇薇坚持道。

男子勾了勾手指,艾丽莎推出来一个婴儿车,慕薇薇心快要跳出来,不等她过来,就自己跑到了婴儿车前。

艾丽莎一把架住她扑过来的身子。拒绝她看到孩子,没料到男子却说,“让她看吧,反正她也跑不出这座小岛。”

艾丽莎闻言,放开了她。

慕薇薇扑到婴儿车旁边,眼睛瞬间就湿了。

孩子长大了很多,脸上的轮廓愈发像叶少辰,上身穿着花花绿绿的小背心,下面直接穿了个尿不湿,光着脚。两只小胳膊如同莲藕般又嫩又白,此时他正睁着一双异瞳滴溜溜的看她,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慕薇薇心中发紧,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孩子,妈妈回来了,你不认识妈妈了吗?

母子二人对视了半分钟。孩子张开小嘴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同时还伸出小手在空中晃动,慕薇薇忙握住他的小手放在唇上亲吻。

久别重逢的气氛正浓烈,男子突然开口说,“好了,孩子你也看到了,我要的东西呢?”

慕薇薇抹了把眼泪,扭头提条件,尽管她知道这个条件他不会答应,但还想试一试。

“你以前说我拿来藏宝图就放我和孩子走,这句话还算数吗?”

男子耸耸肩,“当然算数。”

慕薇薇惊讶了一下,“真的?”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男子很坦诚的说。

慕薇薇还不知足,“那你准备一艘船送我出岛,出去了我就把藏宝图给你。”

男子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才说,“慕小姐,你口气未免太大了些,我要的东西你还没有给我,就想让我给你准备船?万一你给我的是假的呢?”

慕薇薇心头一跳,表情却极为淡定,“我能来这里,就不会拿我和孩子的性命开玩笑,怎么会是假的呢?”

“那也要我看过再做判断。”

慕薇薇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男人的话。

男子起身走到婴儿车旁边,弯腰用手指逗弄着孩子的笑脸,孩子立刻“咯咯咯”笑了,两只小胖手抱住他的胳膊,眼睛里都是星星。

看到这一幕,慕薇薇的心都快要碎了。

男子站直身子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眼中的笑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寒冷和威严。“慕小姐,我现在之所以和你客客气气的说话,完全是因为我心情好,等你把我这一点好心情磨完了,你或许能看到我是如何粗暴的直接抢藏宝图。”

慕薇薇仰着脖子直视他,心里却在怯场,他说的都对,她孤身进来,根本没有任何力量来对抗他。

僵持了一会儿,在他流露出烦躁的时候,慕薇薇屈服了,她不能拿鸡蛋碰石头,对她对孩子都不好。

“我给你藏宝图。”慕薇薇褪下双肩包,拉开拉链,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雕花小木盒递给他,“里面就是。”

银面男子没有接,冷淡的说,“打开它。”

慕薇薇毫不犹豫的打开小木盒,一张折叠在一起的旧羊皮卷安静的躺在里面。银面男子的眼中绽出光彩,伸手讲羊皮卷拿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

慕薇薇的心跳再加快,不知道这张假的藏宝图能不能骗过这个狡猾的男人。

得到藏宝图后,男子就没有兴趣理她了,大步走向里屋去看早先得到了那两张。客厅里剩下慕薇薇,艾丽莎和孩子。

慕薇薇松一口,讲小木盒随手扔在地上,扒在婴儿车旁继续痴望孩子。

“宝宝,我是妈妈,你还记得吗?”慕薇薇小声的自言自语,眼泪溢满了眼眶,声音有些颤抖,“宝宝。妈妈回来了,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迷你版叶少辰愣愣看了她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反而两只双手伸向站在旁白的艾丽莎,小嘴巴咿咿呀呀。

艾丽莎难得的流露出温柔,她轻点了一下婴儿的小鼻子,轻声说,“现在不能抱抱哦。”

孩子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放下手嘟着小嘴生闷气。

“别对我撒娇,你现在长太快啦,我都抱不动你了。”

孩子一听这话,笑的眯起了眼睛。

慕薇薇心中悲痛,她一点也不怪孩子,她只怪她自己,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只在她身边待了三天,其余时间都和面具男人和艾丽莎等人在一起,当然和他们更亲近,她这个妈妈现在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慕薇薇还未回过神,就被人从地上猛地拽起来,“为什么藏宝图的质地不一样?我看你就是拿了一张假的来糊弄我。”

慕薇薇眼露诧异,“我亲眼看到叶少辰将这张藏宝图从金库中取出来,然后放进了书房的机关里,怎么可能是假的?”

银面男子眼中全是怒火,“你休想要骗我,藏宝图的路线虽然接的上,但是质地完全不是一年的,这个你怎么解释?”

慕薇薇也急了,“你问我我问谁?我又没有见过真的藏宝图,你让我拿的金库里的藏宝图就是这张,再没有第二张了。还有,你就凭羊皮卷的质地不同就说是假的,这也太荒唐了吧,难道你见过真的长什么样子?也许藏宝图原本就是画在两张羊皮卷上,这有什么稀奇的?”

慕薇薇大气不喘的说完这一大段话,心里默默给自己比个赞。

男子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松开了慕薇薇的胳膊,“最好是你说的这样,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慕薇薇大大松口气,还好,糊弄过去了吧。

“艾丽莎,把她给我带下去。”

慕薇薇的心被卡到半空,“慢着,你不是说放我和孩子走吗?”

银面男子阴险的笑道,“我当然会放你们走,但是没有说什么时候放你们走。慕小姐,安心的住下,等我找到藏宝图的那一天,你就可以带着孩子走了。”

“你卑鄙!”慕薇薇被气昏了头,果然不能相信这个混蛋。

银面男子冷冰冰的说,“随你怎么骂,反正你是走不了了,我顺便提醒你一下,这里方圆五百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小岛,你出去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还是乖乖待在这里,祈祷我早日找到这笔藏宝,你也早点解放。”

男子说完转身就走,慕薇薇忙喊住他,“等一等,我要和我孩子待在一起。”

“这点信用我还是讲的。这小破孩本来就是你的,我可不想做这个便宜爸爸。”

慕薇薇一颗心落在肚子里,现在这个结果和她来时预测的一样,所以,没有惊喜也没有失望。

只要能和孩子待在一起,身处哪里对她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好了,跟我来吧。”

艾丽莎在前面带路,慕薇薇推着婴儿车,抓起地上的包包跟在后面。转过一个弯,再经过一个走廊,艾丽莎推开了一间房子。

“你就住这吧。这是孩子保姆的房间,知道你今天到,她昨天就回家了。”艾丽莎解释道。

慕薇薇看了一圈,房子不是很大,到处放在孩子的玩具,奶粉还有小衣服等等。

“谢谢你。”

艾丽莎走到桌子前,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本子给她,“这是保姆走前留下来的,上面记着孩子吃饭的时间,份量,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洗澡等日常。”

慕薇薇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贴心的保姆,心里瞬间暖暖的,从小本子上细致的记录来看,保姆应该很爱自己的宝宝。

“把你的包给我。”

慕薇薇没有拒绝,直接给她。

艾丽莎拉开包,将里面所有的东西倒在床上,拨拉了一下,全是日常用品和衣服。

“不用搜了,唯一的通讯设备在游艇上,别无其他。”

艾丽娅白了她一眼,“懂规矩就好,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不过这个别墅你还是不要随意走动,外面都是荷尔蒙膨胀到没处发泄的家伙,如果你不小心被盯上,我也救不了你。老板对他们向来很宽容。”

慕薇薇感激的看着她,“艾丽莎,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艾丽莎撇嘴,“我是看在宝宝的份上,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说完这句话,准备转身离开,慕薇薇又叫住了她。

“艾丽莎,上次你老板给我发照片,孩子身上有很眼中的伤,为什么我看……”

艾丽莎讥笑的望着她,“难道你希望自己孩子被打?”

“不不,”慕薇薇连忙摇手,“我就是觉得有些奇怪。”

“哼,老板不这样你行动能这么快?”艾丽莎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在出门时慕薇薇却听到她的一句嘟囔声,“宝宝那么可爱,谁会打他?”

慕薇薇愣了几秒钟,照艾丽莎的意思,银面男子发给她的照片是假的?可第一次扔进浴池里的视频不会错,脸就是宝宝的脸,眼睛是异瞳。至于第二张,他发过来的是一张背部的局部图……

难道,第二张照片根本不是宝宝的,只是她心有所想,看到的第一眼就认定是宝宝。

真是上天垂怜。

慕薇薇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弯腰看着宝宝想对他说点什么,张张嘴巴却不知道说什么,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能大眼瞪小眼。还好宝宝是个懂事的,你看我我就看你,基本上不哭。

看着自己的孩子,慕薇薇心里满满的,有种怎么也看不够的感觉。

“宝宝,我是妈妈,以后我们就再也不分开啦。”慕薇薇终于找到一句话,温柔的笑道,没想到她一笑孩子也跟着笑了,这让她非常的开心。

过了会儿,孩子小小的脸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腿还不停的扭动,一副难受的样子。慕薇薇急了,“宝宝,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孩子当然不会回答她,嘴巴里发出咿呀之声。

慕薇薇一把抓过小本子翻看,有一段用英语写着,他有时不安或难受,那就是尿裤子了,要及时为他跟换。

慕薇薇小心翼翼的摸他的屁股,果然是湿的。

手忙脚乱的在房间里找到尿不湿,把孩子从婴儿车里抱出来放在床上,换的时候她一窍不通,完全是看包装袋上的使用说明。幸亏她的英语四级过了,上面又有图解,勉强能看得懂。

换尿不湿的时候,慕薇薇紧张的不得了,生怕碰到孩子哪里,让他受伤,可是她哪里知道,孩子是活生生的人,又不是瓷娃娃,不会一碰就碎的。

废了半天的功夫,慕薇薇才勉强将尿不湿给孩子穿上,累出了一身的汗。

尽管她的孩子已经半岁了,但是她这个妈妈却是个新手,她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很多。

这边。

叶少辰到达火鲁奴奴后,是夜鹰接的他。

“老板,你来了。”

叶少辰疲惫的冲他点点头,打开手机看到慕薇薇发的最后一条信息,心里不由的酸楚。

“老板,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坐了这场时间的飞机。”夜鹰关心的说。

叶少辰没有回话,而是打开了手机上的GPS软件,看到上面不断闪烁的红点,心里才稍稍安稳。

一点点缩小位置,慕薇薇现在到了太平洋偏东的一处岛礁上,周围全是大海。

叶少辰将手机给夜鹰看了看。“不休息了,去这里。”

夜鹰看了一眼,为难的说,“老板,这个地方离我们坐船至少需要五六个小时。不如你先休息,我去找搜愿意去游艇。”

太平洋上的小岛太多了,较大的岛屿之间都会有专门的船只作为交通工具,而这种相对远的私人小岛,主人都会有自己的私人飞机或者游艇。当然,一般的游艇是不会去非常远的私人小岛,不安全,也容易在大海上迷失方向。

叶少辰心想也只能如此,于是说,“那就随便找一个酒店先住下。”

“好的。”夜鹰招停一辆出租车,司机将他们拉到一家高级豪华酒店。

“我们的人呢?”叶少辰问。

“还分散在各处打听消息。”

“把他们都召集过来,不用四处乱撞了。”叶少辰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夜鹰惊讶的看了看老板,但什么都没有问,“知道了,老板你先休息会儿,我出去找船。”

叶少辰“嗯”了声,他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现在薇薇在干什么?那个混蛋有没有为难她?找到孩子了吗?有没有危险?

一个个问题塞在脑袋里没有出口,都快要爆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