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薇薇,我来救你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么盯着小红点迷迷糊糊的过了两三个小时,夜鹰终于回来了。

“老板,找到一艘游艇愿意去。”夜鹰为了找到肯去的游艇,几乎跑遍了码头的租赁处,所有的船主都说太远太危险了不去,就在他沮丧的时候,最后一个人答应了,不过要价极高。

叶少辰瞬间翻身而起,“走吧。”

“老板,要不要等我们的人来了再出发?”

“还没到?”

夜鹰很是尴尬的低下头解释说,“他们分散在各个小岛上,突然让聚集过来,大部分才坐船找车……”

“大概还需要多久。”

“估计还得两个多小时。”

叶少辰横了他一眼,这办事效率……

算了,孩子和薇薇都在岛上,他还是不能贸然行事,只能再等等。

“既然如此,告诉游艇的主人,明天凌晨五点准时出发。”现在已经是傍晚,五个小时后天就黑了,他对小岛上的地形完全不清楚,去了就是羊入虎口。

“好的,老板你想吃什么吗?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要不先去吃点东西吧。”

叶少辰心事重重,哪里有吃饭的心情,困倦的说,“不出去了,你随便给我带点。”

楚轩点头出门。

他不知道老板为什么会如此确定他们寻找的对象就在那个岛上,但老板不说他也不能问,这是一个作为下属的本分。

每个女人天生都是母亲,慕薇薇即使年轻也不例外,经过一整天的接触,她和宝宝的相处已然很融洽了,喂奶粉、喝水、换尿不湿等事情也做的较为熟练。

这或许就是母子之间天然的联系,就算半年不见,宝宝还是记得母亲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所以对她格外热情。

宝宝的发育很快,嘴里长出了三颗牙齿,像小贝壳一样可爱,不喜欢长时间待在儿童车里,慕薇薇就将他抱出来放在床上,看到他自己用手支着坐起来,慕薇薇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错过了宝宝生命中很多第一次。

“啊啊——”宝宝坐在床上用小胖手指着地上的一堆玩具,发出简单的声响。

地上有好几辆玩具汽车,几个变形金刚,还有一盒积木,慕薇薇不知道他要什么。索性一股脑将这些全推在他面前。

宝宝开心的手舞足蹈,拿起其中一个小汽车,按了下底座的按钮,把汽车放在平坦的床上。

“嗖——”玩具汽车在床上跑了起来,前面没有阻挡,汽车直接掉下了床,宝宝看到这一幕咯咯咯的笑了。

他又从一堆玩具中拿出积木,然后手一拨拉,将面前清理出来开始推积木。

刚开始堆两层就倒,他也不生气,继续认真的堆,终于堆到第五层,堆出了个小小的金字塔后,他高兴的拨拉着慕薇薇的胳膊,让她看。

慕薇薇背过身去擦干眼泪,笑着说。“宝宝真厉害,堆得很好看。”

他好像听得懂她的话,笑的更灿烂了,眼里装满星辰。

他成长的很好,健康,聪明,活泼,慕薇薇的心情却五味杂陈,因为自己缺位太长时间,还好他一切都好,否则她要内疚一辈子。

这时,门被人推开,慕薇薇转头去看,戴面具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宝宝也听到了声音,一看是他,兴奋的张开手向他打招呼。

男子走进来,将手中的一把玩具手枪给宝宝,捏捏他的小鼻子亲昵的说,“送你的,喜欢吗?”

宝宝把枪抱在胸膛,乐呵呵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男子眼中的柔情更深,摸了摸宝宝软茸茸的头发。每个人的心都是肉长的,他或许凶狠残暴或许不择手段,但是总有善良的时候。和宝宝相处了半年时间,他冷硬的心早就被宝宝的笑容俘获。

他太可爱,长得漂亮之极,从来不哭不闹,脸上从来都只有笑容,又似乎听得懂大人的话,这样的宝宝哪个人不喜欢?

就连杀人不眨眼的艾丽莎成为他的粉丝,只要出门就会给他买许多衣服和玩具。

“有事吗?”慕薇薇的态度温和的许多。

男子正在教宝宝怎么玩手枪,头也不抬的问。“楚轩失联了,他的下属说昨天楚轩和叶少辰去工地检查,然后就没有回来,你怎么看?”

慕薇薇对他的质问很坦然,“A市是叶少辰的地盘,我一上飞机他就能得到消息,还带走了他的藏宝图,你觉得他盛怒之下会放过楚轩吗?”

男子示范了下玩具枪怎么玩,宝宝看了一遍就学会了,从他手中拿过来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你觉得楚轩会被关在哪里?”男子翘着二郎腿侧头问他,脸藏在面具后面,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但是这双眼眸中并没有表现出非常在乎意思。

慕薇薇有些看不懂了,他和楚轩不是……为什么听到楚轩被抓会如此平静呢?

“我不知道,也许在上次关押张珩的地方。”

“有意思,看来叶少辰想要用楚轩当人质了。”男子一语道破,起身边往外走边冷笑着说,“他以为一个楚轩就能威胁我吗?笑话。”

慕薇薇心头一跳,“你不管楚轩了吗?”

男子扭过头说,“只要你还在我手中,叶少辰就不敢拿楚轩怎么样,最多就让他受点罪而已。”

“等一下,”慕薇薇异常淡定的看着他说,“看样子这段时间我们要经常见面,我要怎么称呼你?”

“怎么想套我的身份?”男子讥笑道,一副看穿她阴谋的眼神。

慕薇薇摊手,“你不说就算了,我只好喊你喂了。”

男子冷笑,“OK,你可以喊我……Gavin。”

“Gavin?好,我记住了,Gavin先生。”慕薇薇说完坐到孩子身边,她明白,这个男人只是随便说了个英文名字来敷衍自己。

刚被提及的楚轩正如Gavin所说,正在遭受极大的痛苦。从昨天他被章贺带回来,胳膊就一直处于脱臼状态,刚开始真是疼的要命,但疼了一晚上之后已经麻木的感受不到两只胳膊的存在了。

二十多个小时过去了,他没有喝一口水,嗓子早已冒烟了,肚子也饿的如同猫抓一样。堂堂楚家大公子为了心里的那个人承受着非人的痛苦,这一份真心不知他能否感受得到。

铁门“咯吱”一声开了,章贺逆着光进来,手中拿着一瓶水。

“楚总,想好了吗?”他语气平淡的问。

楚轩冷哼一声,声音嘶哑的说,“不用白费力气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楚总果然是硬骨头,”章贺一边说着一边将瓶盖打开,然后将水“哗啦啦”地往地上倒。

楚轩眼睛发亮,喉咙冒火,不看见水还能忍受,可现在水就在一米之外,他甚至能闻到水的味道,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要喝水要喝水,痛苦也放大了好几倍。

“章贺,如果你是来羞辱我的,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给我滚出去。”楚轩怕自己忍不住说出心里的秘密,只好让对方滚蛋。

章贺却无动于衷,继续倒着瓶中的水,还满满的走近他,“楚总,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对待你。你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可是你们却为了钱绑架少爷的孩子,不觉得手段太卑鄙了吗?”

楚轩撇过头不不说话,他何尝不知道这样不对,但是他没有办法。

“楚总,趁现在还有转机,你就告诉我孩子在谁手中,我二话不说立刻就放了你,这样对叶家对楚家都好,”章贺的态度很诚恳,“这是少爷的第一个孩子,万一孩子有个差池,以少爷的脾气,他不但会让你给孩子陪葬,一定会迁怒你们楚家……”

楚轩听到这里嘲讽的笑了笑,依旧没有开口。

章贺脾气很好,没有把他的态度放在欣赏。苦口婆心的劝阻,“当然,你肯定在想,你们楚家也不是好惹的。没错,但你别忘了,这可是杀子之仇,少爷就算不能将楚家连根拔起,也会让你们家破人亡。你的爸爸妈妈,真正的楚家二小姐楚妍,还有你最小的妹妹,他们的命你就不在乎了吗?为了钱,你觉得这样划算吗?”

楚轩双眸微微晃了一下,这也正是他最担心的一点。

这段时间和叶少辰接触以来,对他有了大致的了解,表面上看,叶少辰是个很大度的人。但通过上次他对待张珩的态度看,这个男人绝对是瑕疵必报,并且手段残忍。

章贺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好心的将瓶口凑在他唇边,楚轩愣住,但下一秒就张开嘴,将里面仅存的一口水喝进腹中。

一口水,如同饮鸩止渴,却让身体更加难受。

“楚先生,少爷没找到孩子和少奶奶一天,你就会在这里多待一天,每天都面临这样的折磨,你是个聪明人,该怎么选择,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章贺将空水瓶扔在地上,踢了一脚,“哐当当”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格外响亮。

“等等。”

章贺顿住脚步,眼中划过一丝欣喜,转身问他,“这么快就想好了?”

“章贺,能不能帮我恢复一只胳膊……我,我要上厕所。”楚轩略微尴尬的说。

某人眼中的光淡了下去,冷漠的说,“少爷的手法我不会,你忍着吧,至于上厕所,”他冷笑了两声,“我会让人来帮你的。”

“章贺!”楚轩提起一口气怒喝,让人帮他上厕所,那还不如杀了他。

“你吼我也没有用,你不说,我也不会。要不楚大少爷还是忍着吧。”章贺撂下这句话出了小黑屋,留下快要气疯的楚轩。

……

慕天野小别墅。

得知叶少辰和楚妍一前一后出国的消息后,慕天野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但又说不清是为什么。

“慕总,和叶少辰合作的MK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楚轩消失了。”慕天野的属下打电话通知他。

慕天野眉头皱的更紧,“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上午,楚轩和叶少辰去视察游乐园项目,随后就一直没有回来,楚轩公司的员工现在正在到处找他。”

又和叶少辰有关?而且叶少辰也是昨天上午出国的。

“去查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

“是,慕总。”

挂了电话,慕天野靠在厨房的洗菜池边,陷入思考。萧汐冉浑身是汗的进来,看到他的额头都皱成了川字,擦着汗问他,“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慕天野转过身打开水龙头继续洗菜,“叶少辰和楚妍出国了,我查了一下都去了夏威夷。”

萧汐冉从菜篮子里面拿出一个红彤彤的西红柿,在水下冲了冲,咬一口说,“去夏威夷有什么好惊讶的,明摆着是去度假了呀。”

“我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你说他们为什么不同时出发,而且一前一后,叶少辰还在香港转了机。”

萧汐冉仰头想了想说,“或许叶少辰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耽误了。”

“这个说法不成立,如果叶少辰有急事耽误,楚妍完全可以换航班和他一起走。你想从A市到夏威夷至少要飞十五个小时,一个人在飞机上多无聊?”

萧汐冉一听这话有道理,“这么说也是,难道他们闹矛盾了?楚妍一气之下坐飞机跑了,叶少辰追了过去?”

慕天野看她吃的尽兴,又洗了一个小西红柿给她。“这也有可能,不过刚刚传来消息,楚妍的哥哥楚轩消失了,就在昨天上午。”

萧汐冉小小惊讶了一下,“哈?这么巧?”

“嗯,而且以我对叶少辰的了解,一定是他干的。”慕天野语气坚定的说。

“昨天上午也太热闹了,”萧汐冉感慨一句,看他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的问,“你在想什么?”

慕天野将洗好的菜全放进菜篮子,关了水龙头,担心的说,“我总觉得这件事和薇薇有点关系。”

萧汐冉了解他对妹妹的感情,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先别下结论。我去给阿妍打个电话问问。”

“嗯。”

结果当然是没有打通,电话那头直接显示关机。

“你有叶少辰的电话吗?”萧汐冉问,她和楚妍是好朋友,她也担心楚妍会出事。

“有。”慕天野掏出手机调出那个从来没有拨打过的电话号码。

萧汐冉照着数字打过去,漫长的铃声结束后,没有人接听。

“嘿,他居然不接我电话。”萧汐冉小声的抱怨,又拨了一次,不过这次接通了。

“哪位?”电话那头传来叶少辰的声音,听起来很烦躁,带着一丝怒火。

“我是萧汐冉。”

叶少辰僵滞了几秒,语气缓和了很多,“是你啊,找我什么事情。”

萧汐冉开门见山的问,“阿妍呢?我打她好多电话,都是关机。”

“你找她有事吗?”

萧汐冉没好气的说。“我找她逛街喝咖啡不行吗?非得有事才能找她?”

说完这句,叶少辰愣是半天没有说话,不知道是被怼的生闷气,还是在找借口搪塞。

“叶少辰,你说话啊,阿妍呢?”

“她手机丢了,你最近不用给她打电话了。”

“这样啊,那她和你在一起吗?让她来接电话。”

“她现在没有和我在一块儿,等她回来了我会让她找你的,先挂了,我还有事。”叶少辰不等这边再说话,就急匆匆挂了电话。

萧汐冉心中也升起不好的苗头,叶少辰找的这个借口太蹩脚了,手机丢了?作为现代人,手机丢了完全可以马上再买一个,怎么会这么长时间联系不上呢?

“你也觉得不对劲了?”慕天野问。

萧汐冉点头,“嗯,叶少辰电话挂的那么着急,分明就是怕我再追问。难道阿妍真的出事了?”

慕天野拍拍她的肩膀,“行了,先别想这么多,去冲个凉,我要开始做晚饭了。”

“噢,好吧。”

无名小岛。

天色渐暗,慕薇薇的肚子饿的咕咕响,正想着去找点吃的,艾丽莎敲门进来,淡漠地说,“出来吃饭。”

“喔,好的。”

慕薇薇将宝宝放在儿童车里,推着跟上艾丽莎。

艾丽莎瞄了她一眼说,“换件衣服。”

慕薇薇低头看自己。白色紧身T恤,及膝磨白牛仔裤,一双帆布鞋。有什么不对吗?

“我是为你好。”艾丽莎冷淡的笑。

慕薇薇陡然想起她早晨说的那些话,忙从包里翻出长袖长裤动作迅速的换上,她是学服装设计的,买的衣服都很时尚,再加上她身材高挑,哪怕这套青灰色的衣服看似平淡无奇,穿在她身上却透着浓浓的文艺范,有种朴实无华的感觉。不过总体上比刚才那件低调了很多。

艾丽莎撇撇嘴,不知道心里在嘲讽还是嫉妒,带着她向餐厅走,“餐厅在一楼,早晨七点半,中午十二点,晚上六点准时吃饭。过时不候。”

“如果宝宝饿了呢?”慕薇薇疾走几步追上她,关心的问。

“宝宝是特例,你可以去厨房给他弄点果泥或者粥之类的。”

“哦,知道了。”

穿过住宅区,艾丽莎带她来到餐厅,刚一进门,就有好几双鹰一样的眼睛射了过来,那目光仿佛把她从头到底都扒光了一样。餐厅里坐了七八个男人,每个人都穿着迷彩服,随身带着枪。

慕薇薇不敢看他们,低着头推着宝宝小心翼翼的跟在艾丽莎身后。

“就坐这。”艾丽莎指了下靠墙角的地方,慕薇薇知道她是为自己好,小声说了句“谢谢”。

宝宝好几个小时没有见到艾丽莎,这时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抓住她的手指,想要让她和自己说话。

艾丽莎的表情柔和了许多,曲腿笑眯眯的说。“宝宝,想吃什么?姐姐去给你拿。”

姐姐?慕薇薇无语,感情艾丽莎想叫她阿姨?

“饭饭,饭饭,”宝宝不会说话,但是这个“饭”字却说的很清楚,这个吃货属性果然随了妈妈。

艾丽莎逗了逗他的小脸蛋,“好,姐姐去给你拿饭饭。”再起来时,脸上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她的温暖全给了这个小家伙。

艾丽莎扫视了一圈,将一个个觊觎的眼神都喝退,用英语大声说道,“你们都把眼睛擦亮点,这位不是你们能碰的人,如果让我知道谁乱来。我就送他去见上帝。”

此话一出,慕薇薇顿时觉得盘桓在她身上的目光全部消失了,她紧张的情绪也消散了许多。

餐厅是自助餐形式,厨师是个本地的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姑娘,她递给慕薇薇一套新的餐具。

亦步亦趋的跟着艾丽莎取菜,轻声说,“谢谢你帮我。”

艾丽莎没有什么表情,“老板吩咐的,不用谢我。”

慕薇薇怔住,Gavin?呵呵,他应该是怕万一叶少辰找上门来,不好交待吧。好歹她也是叶少辰的妻子,总要估计他的面子。

菜样还算丰富,鱼肉鲜虾牛肉,还有两道素菜。

年轻姑娘透过橱窗看到儿童车,笑着递出来一个小碗,里面是熬的酥烂的米粥,还放着一个小勺子,艾丽莎接过来给她,“这是他的小碗,晚上差不多就吃这么点。”

慕薇薇对年轻姑娘感激的笑笑,端着自己的餐盘和小碗来到桌子边。宝宝闻到饭香,激动的挥舞着小拳头,盯着小碗双眼发亮。

慕薇薇虽然肚子很饿,但看到小吃货这么急迫,就先给他喂饭,舀一勺米粥在唇边试试,温度刚刚好,也没有加任何调味品,是纯纯的米饭香味。

还未送到嘴边,小家伙就眼巴巴的长大了嘴巴等待喂食。

一大口,又一大口。看他吃饭真的很治愈。

没一会儿,一小碗米粥就吃了个干干净净,可他似乎还没有饱,挣扎的要去够餐盘里的鱼肉。

慕薇薇拿不准他能不能吃鱼肉,抬头问艾丽莎,“他能吃鱼肉吗?”

“能吃一点,你挑嫩的肉喂他。”

“喔。”慕薇薇从鱼肉里挑了一点雪白的鱼肉,仔细看了看没有刺,这才放心的喂到他嘴中。

小家伙吃的很满足,开心的眯起了眼睛。

好了三次筷子,艾丽莎开口说,“够了,再多他要积食了。”

慕薇薇停下筷子,帮儿子擦了嘴角说,“艾丽莎,谢谢你。”

艾丽莎瞄了她一眼。“谢我?开完笑呢吧。”

“我是说真的,虽然你们绑架了我儿子,但谢谢你们没有伤害他,还把他照顾的这么健康。”

艾丽莎吃着自己的饭,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老板答应的事情从来不会食言,更何况我们再狠,也不会对一个年幼的孩子动手,我们还没有那么无耻。”

“所以啊,要谢谢你。”慕薇薇由衷的说。

“不用。”她冷淡的拒绝。

虽然艾丽莎对那些雇佣兵做了警告,但慕薇薇夜里还是有些害怕,把房门反锁,窗子也关的严严实实,生怕有人跑进来。

孩子玩了一天,浑身上下都黏黏的,慕薇薇按照保姆笔记上写的将他放进小浴盆。里面还放着小黄鸭。

慕薇薇是第一次给宝宝洗澡,做的极为细心和小心,刚开始宝宝很高兴,捏着小鸭子“嘎嘎”响,后来或许实在是累了,玩着玩着就打起盹来,等慕薇薇给他洗完,小家伙已经睡着了。

我的天,这也太省心了吧。

擦干,抱上床,给他盖上小毯子,长而浓密的睫毛让人极为羡慕。慕薇薇俯身在他额头亲了亲,自己走进了浴室。

因为担心他翻身滚下床取,慕薇薇自己洗的很快,躺在小家伙身上的时候,她心里温暖至极。

肖想了半年的事情如今梦想成真。她空洞的许久的心被眼前这个小人儿全部填满。

轻手摸了摸臂膀上的小芯片,叶少辰,我们的孩子很好,长得很像你,你看见了一定会很喜欢的。

……

远在火奴鲁鲁的叶少辰仿佛听到了召唤,一晚上的梦里全是慕薇薇和孩子,她们在嬉闹,在逃亡,最后双双掉入海中。

“薇薇——”一声惊呼,叶少辰从梦中被惊醒,那场景太过真实,以至于他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

看看表,凌晨四点,外面的天还是黑的,叶少辰却毫无睡意,缓了会儿神,他起身进浴室冲凉,然后坐在窗边抽烟等着出发的时间。

和薇薇分手快要48小时了,他除了思念还有深深的担心,她是个乖巧的姑娘,不懂任何防身术,落进虎穴狼窝该如何自救?

他现在只期盼绑架自己孩子的混蛋能有点人品和敬畏,不要对他们母子下手。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叶少辰看了眼手机上没有任何改变的红点,将收拾好的双肩包背上,开门。

“老板,可以出发了。”

“走吧。”

天还未亮,街上的行人和车辆很少,二十多名下属精神抖擞,叶少辰走到跟前说了声“辛苦了”,率先踏上游艇。

夜鹰将一把装满子弹的枪给叶少辰,他是坐飞机来这里的,根本不可能带任何武器。

咔咔。叶少辰试了试手中的枪,很顺手。

“等会儿到了先不要冲动,如果没有被发现,就先潜近岛上打探一下情况。”

“是,老板。”

太阳从海平线上一点点升起,染红了一整片海域,壮观地令人惊叹。

然而,海上的天气变幻莫测,出发时还万里无云碧海蓝天,行进了一半路程后,突然乌云压顶海浪也翻滚起来,游艇船身不小,但是在浩瀚的大海中,简直就是一粒沙。

船长,也是这游艇的主人表情严肃的找到叶少辰,用英语说,“对不起,现在不能前进了,我们必须找个小岛靠岸,否则有翻船的危险。”

叶少辰冷峻的看着翻腾起来的海浪,不得不同意,“就按你说的办。”

大雨说来就来,游艇瞬间仿佛成了一只漂迫无依的小纸船,叶少辰的这些人大都是在陆地上长大的,从未遇过如此情况,心中难免都升起了恐惧,这是对大自然的恐惧。

叶少辰也很担心,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他的老婆和儿子还在等他。

尽管条件恶劣,熟练的水手还是凭借超强的技术和对地理环境的熟悉,在暴风雨来临的前一刻找到一个无人小岛,并且停靠在了避风处。

眼前的景象像是灾难片。大风卷的海浪席卷而来,带着毁天灭地的呼啸声,将巨浪拍打在钢铁铸造的游艇上。

叶少辰找到船长,后者正靠着窗户抽烟。

“你好。”叶少辰伸出手,船长随意的握了握两人分开。

“按照你的经验,暴风雨什么时候能停?”叶少辰也烦躁的掏出一根烟,船长用手中的打火机给他点燃。

“最多二十分钟,”船长满怀自信,“这样的暴风雨来的快走的也快。”

叶少辰猛地吸了口烟,吐出眼圈,片刻后问他,“你了解我要去的那个小岛吗?”

船长撇了他一眼,咧嘴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我知道在哪里,而且听说那座小岛两年前被人买下了。其他的就不知道。”

消息还是太少了。

“谢谢。”叶少辰说完这句就默默的吸烟。船长是个聪明人,顾客不想说的事情他绝不多问一句。

果然如船长所说,二十多分钟后,雨渐渐小了,海面趋于平静,大风驱散乌云,天空再次变得湛蓝。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游艇再次起航,朝既定的目标快速驶近。

薇薇,我来了,你还好吗?

被挂念地这个人此时刚从睡梦中清醒,一睁眼,宝宝正在玩她的手指,这一刻,慕薇薇幸福极了。

“宝宝,早上好啊。”慕薇薇柔声说。

宝宝听到她声音,呵呵一笑,笨拙地挪动着小身子,挤到她怀中,然后继续玩手指。

他喜欢妈妈身上的味道,很温暖,很亲切。

慕薇薇情不自禁地亲了亲他的额头,又搂着他躺了会儿才起床。

外面刚下过大雨,打开窗户,清醒的空气扑面而来,很是舒爽。

洗脸,换尿不湿,喂奶,等这些做完,慕薇薇才想起来已经过了吃早饭的时间。但饿肚子的感觉太不好了,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慕薇薇推着宝宝向餐厅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