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不幸中的万幸,宝宝受惊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外面楼道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还有破门声。

“怎么了?”慕薇薇紧张的问。

叶少辰没有时间和宝宝培养感情,扭头对她说,“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出现在餐厅,被他们发现了。”

“啊?我的天。”慕薇薇惊呼一声,现在正是中午吃饭时间,他的突然出现又消失,可想而知餐厅的场面是何等劲爆。

“先别说这么多了,我带你和孩子走。”叶少辰伸手要去抱孩子,没想到宝宝突然翻身向后爬去,根本不让他碰。

叶少辰脆弱的心灵被儿子狠狠的打击了一下,慕薇薇也上去帮忙,伸出怀抱温柔的说,“宝宝,来妈妈这里。”

宝宝大眼珠转了转,看了看叶少辰,又看了看慕薇薇,才不情不愿的朝慕薇薇爬过来。

“嘭——”门突然被一脚踢开,外面的人看到叶少辰一边大喊,一边掏出枪对准叶少辰,“不许动。”

宝宝被吓住了,呆呆的窝在墙边不肯动。慕薇薇见状急了,跪倒床上去拉他。

“砰!”一声枪响。

叶少辰疾步上前完美的挡在慕薇薇背后,一颗子弹射进他的左肩,血“唰”的喷出来,溅了慕薇薇一脖子。

“砰!”又是一枪。不过这次倒地的却是门口的士兵。

叶少辰用举枪的手捂住冒血的肩膀,跪倒在地上,血咕咕的冒出来,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

脚步声从远处跑来。

慕薇薇双手颤抖的捂住叶少辰的伤口,声音微颤地说,“你赶紧走,不要管我和孩子了,下次还有机会。”

叶少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神里带着坚定很执拗,“不行,我带你们一起走。”

慕薇薇快要气哭了,“你受伤了,根本带不走我们两个人,就算出了这栋别墅,难道能逃得出这座小岛吗?赶快走,等你养好了伤再来救我和宝宝,我等你。”

“薇薇!”

“走啊!”慕薇薇冲他大吼,耳边地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着大部队就要到来。

叶少辰纵有万般不舍,也知道现在独自离开才是最佳的选择。抬头看了眼已经彻底呆滞地孩子,一咬牙,在士兵出现地前一秒消失在房间中。

带头来的是张珩,他率先跑进房间,却只看到了失魂落魄满手满背都是血的女人,以及被吓傻的半岁婴儿。

“人呢?”张珩怒冲冲的问。

慕薇薇假装失神,没有回答他的话。

张珩在房间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踪迹,对涌进来的士兵说,“立刻去找,整个小岛都不能放过。”

“是!”

张珩来到被打死的士兵跟前,他是额头中弹,一枪毙命,看来出现的这个家伙伸手非常好。

他回到慕薇薇跟前,一把捏住她的小脸,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慕薇薇脑海中瞬间爬过无数念头,但最惊喜的是,张珩居然不知道来的人是叶少辰。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吗?

慕薇薇眼神茫然而慌张,身体依旧在颤抖,说话都说不利索,“我,我没有看清楚。”

张珩似乎预料到了这个答案,手上一甩,慕薇薇差点扑倒在地上。

房间很快安静下来,除了她和宝宝,还有就是门口已经不能说话的尸体。

慕薇薇像是憋了很久才呼吸到新鲜空气般,大口大口的喘气,缓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身后的宝宝,转头一看,宝宝还是刚刚那副呆滞的模样,眼睛空洞。

心中狠狠一疼,将染血的双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才重新向他伸出,“宝宝不怕,来妈妈这里。”

宝宝听到呼唤,眼神终于有了光彩,看向她的时候眼泪溢满了眼眶。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孩子的眼泪,心里更加酸楚,自己的眼泪也忍不住掉下来,“宝宝,不要怕,妈妈在这里,过来。”

“哇——”孩子猛地大哭出声。响声震天。

从出生都没有哭过一声的孩子,在受到如此大的惊吓之后,哭的伤心欲绝,直把慕薇薇的心都哭乱了哭碎了。

慕薇薇上前将他拉过来抱在怀中,一边哽咽一边轻拍着他的背安慰,“好了好了,没事了,妈妈在你身边,妈妈在。”

宝宝的哭声太过响亮,招来了在外面巡逻的Gavin,他一进来就看到慕薇薇衣服上的血,还有快要哭断气的孩子,眼中闪过紧张。

“孩子怎么哭了?受伤了吗?”他问。

慕薇薇泪眼朦胧的看着来人,“他没有受伤,只是被吓到了。”

Gavin明显松口气,眼睛眯了起来,“你身上的血是怎么来的?”

“那个人被打伤了,血溅到身上了。”慕薇薇紧张的说。

Gavin看了眼门口的尸体,似乎相信了她的说法,“没事就不要出去乱转,万一被杀了,我不负责。”

慕薇薇低下头“嗯”了一声。

Gavin俯视着眼前这个女人,她似乎和普通女人不一样,普通女孩亲眼看到凶案现场,都会吓懵,但是她却表现的很镇定,还不断的安慰怀中的孩子。

他想,慕薇薇应该是跟着叶少辰的时间久了,见惯了这种打打杀杀,却不知,跑进来的那个人本来就是叶少辰。

“那个人怎么会闯进你的房间?”Gavin带着质疑的口气问。

慕薇薇装出一脸的无辜,“你问我我问谁?我刚给孩子喂饭呢,他就突然出现了,我都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

Gavin扫了眼放在桌子上的小饭碗,里面还有一大半的米粥,不过现在已经凉透了。

“他和你说什么话了吗?”

慕薇薇努力回想了一下说,“他问我你的房间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他就用孩子威胁我,我不说就杀了孩子,可是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就在这时,你的士兵来了,两个人都开了枪,他的胳膊中了一枪,我这才拼命从他怀中抢来孩子,他胳膊上的血全溅到我身上了。”

Gavin阴骘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慕薇薇,似乎在寻找她话中的漏洞。

慕薇薇强撑着气场,一点也不敢让他看出来心虚的成分,这是叶少辰最大的秘密,她不能宣之于口。否则以后就算团聚了,也将永无宁日。

“看来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收拾一下,两个小时后离开这里。”Gavin冷冰冰的说。

慕薇薇心道不好,却不得不问,“去哪里?”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说完,Gavin转身离开,到了门口冲远处的士兵喊,“把他抬走。”

接着两个人的跑步声传来,将死在叶少辰枪口下的士兵抬走,留下地上一滩殷虹的血。

宝宝撕心裂肺的哭声越来越小,慕薇薇搂着他的手都麻木了,本想换另一只手,宝宝却惊吓的连忙抱住她,生怕她扔下自己一样,慕薇薇的心狠狠一疼,就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

哭声越来越微弱,到最后就成了沉沉的呼吸声,慕薇薇低头一看,小家伙睡着了,因为哭了好半天,鼻子和眼睑红彤彤的,整张脸上全是眼泪,看起来好可怜。

等他睡熟后,慕薇薇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床上,反锁房间的门。去洗手间拿湿毛巾给他擦了脸和脖子,盖上薄薄的夏凉被,看他没有什么动静了,才着手收拾自己。

身上的衣服被血染红,浅蓝色的裤子也没有幸免,时间紧迫,慕薇薇手脚麻利的脱了身上的衣服,钻进浴室将身上的血腥味洗干净。

温热的水从头顶流下的时候,慕薇薇脑海中浮现出他受伤肩膀。

叶少辰,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要被抓住。

被慕薇薇挂念的某人从房间消失后,出现在了夜鹰身边。

“老板!”夜鹰惊恐的喊了一声,当机立断脱下自己身上的黑色衬衣给叶少辰穿上,然后扶住他的腰向偏僻地方走去。

很快,不远处就传来呼喝声。夜鹰知道是对方的人追过来了。前面是一间水果店,门口没有人,夜鹰顾不了那么多,带着叶少辰躲了进去。

还没有喘口气,一个年轻的姑娘迎面走了过来,以为是买水果的顾客,热情的用英语招呼,“你们要买什么?”

夜鹰从腰间拿出钱包,将里面所有的现金给她,小声说,“有人在追我们,能让我们躲一躲吗?求求你了。”

姑娘吃惊的看着他,又看了眼面色苍白的叶少辰,不知是被手中的钱打动了,还是被某人的颜值打动了,很爽快的点点头说,“跟我来。”

夜鹰感激的一笑,架着叶少辰跟上她。

姑娘将他们带到一个房间,掀开地上的一块木板,露出里面的楼梯,“这里面是我们存放水果的仓库,可能比较冷,你们躲进去吧。”

“谢谢你。”夜鹰真诚的道谢,然后扛着叶少辰下楼梯。

“等会儿我送医药箱下来。”姑娘说完盖上木板,离开。

地下室光线很暗,刚一下到底层就有股凉爽扑面而来,当然还有各种瓜果的香气。夜鹰将叶少辰扶到一个较为宽敞的地方坐下,正要查看他的伤口,地下室的木板动了一下,主人提着一个医药箱从楼梯下来。

“这里面有常用药物。你看你朋友能不能用上,”姑娘将药箱给夜鹰,随手打开了附近的一个开关,一盏小灯亮了起来。

叶少辰勉强睁开眼睛,冲姑娘低头致谢,“谢谢你。”

“嗯,”姑娘笑的很灿烂,“我先上去了。”

医药箱里都是家里的常备药,但还好有一瓶医用酒精,一瓶止血的药粉,以及一大卷纱布。

“老板,我先给你止血吧。”

叶少辰闭着眼睛点点头,他这个左肩也真是够抗,上次被绑架慕薇薇的人从前面打了一枪,这次从后面打了一枪。

夜鹰小心的脱掉叶少辰身上的衣服,左肩上一个血洞,子弹穿在肉中,血还在一点点流。

外面。

美丽的姑娘坐在水果摊前四处张望,这条巷子中只有她一家卖水果,其余都是小旅店,正值中午,太阳炙热,巷子中基本上没有人。

坐下没有多久,几个背着枪的男人吆吆喝喝的走进巷子,不打招呼横冲直撞进第一家开始搜索。

姑娘是岛上的原住民,当然认识这伙人是谁,她的心里有小小的紧张,不过既然做了她就不会反悔。

很快,叫骂声就传过来,第一家是个脾气火爆的老年人。姑娘喊他一声爷爷,也算是岛上的名人,这帮家伙定是得罪他了。

果然,姑娘伸长脖子看,几个男人被爷爷拿着扁担从家里赶了出来。

水果店在第三家。

嗯,他们过来了。姑娘笑脸迎客,“哥哥们要买什么水果吗?”

其中一个男子偶尔来这里买水果,也算认识她,态度客气了很多,问她,“有没有看见一个受伤的男人?”

姑娘心跳加速,脸上却还算镇定,她摇头说,“没有啊,我们这条巷子很少有人来的。”

男人下意识的选择相信她。但上面的命令是不能放过任何一家,他们只好遵从命令。

“我们进去看看。”男人严肃的说。

姑娘表示很生气,从椅子上站起来,圆乎乎的眼睛瞪着他们,“你们凭什么搜我的家?只有当地的警官才有这个权力。”

男人有些尴尬,他是有点喜欢这个姑娘的,如果是他一个人来当然不会搜,但还有两外两个士兵在,他不能徇私舞弊,“吉娜,我就进去看看,不会碰坏什么东西的。”

吉娜当然挡不住他们,气愤的说,“哼!你们进去搜吧,但是我一定会去警局投诉你们的。”

男人无奈的笑笑。带着另外两个人进去搜人。

吉娜不放心跟着进去,来到储物间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下室的入口有几滴血,趁几个人还没有看到,疾步走过去用脚踩住那几滴血。

吉娜双手插在腰间大声说,“你们太过分了,我一定会去警局投诉你们上司的,怎么能这样在我的家里乱翻东西?”

几个人把吉娜的几间房子搜了个遍,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有搜到。

带头的男人原本就是应付差事,尴尬的冲吉娜笑笑准备要走的时候,一起来的士兵却说,“卖水果的一般都有地下室储存室,我们要搜你们的地下室。”

吉娜心突突突跳,脸不知是气红了还是急红了,指着那个士兵说。“你凭什么进我们家地下室?那里面放着昂贵的水果,每打开一次那些宝贝就腐烂的更快,所以我是不会允许你们踏进地下室的,除非你们拿枪打死我。”

“嘿,你这女人……”士兵气的要上去抓她,吉娜也不示弱双手放在嘴边朝外面大声喊,“啊啊啊,来人啊救命啊,杀人啦——”

这一喊,左邻右舍的邻居全都跑出来看热闹,第一家的爷爷气冲冲走到几个人面前,将吉娜挡在身后,指着三个男人的鼻子骂,“你们想干什么?想欺负我们家吉娜吗?”

“我们只是想去她家的地下室看看。”士兵刚才挨了好几扁担,现在客气了很多。

“你说去就去?你当你是谁?她们家的地下室全是水果。进去一次要损坏多少你们知道吗?”

“就是,这些损失谁来赔偿?”有个邻居好心的说。

“我来赔。”一个男人的声音猛地出现,众人看过去,是张珩,他冷眼扫视了一圈,视线落在吉娜略显慌张的脸上说,“想要多少钱我全赔。”

吉娜气的快要哭出来了,“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看我爸爸妈妈不在家就欺负我一个小姑娘是吗?太过分了,我要去告你们。”

张珩无动于衷,他的原则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随意,想去哪里告都可以。地下室就要你脚下是吧,你们两个,把她给我拉开下去找。”

“啊——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吉娜大声喊道,希望下面的两个人能听到声音赶紧藏起来,用力甩开两个士兵的手,生气般的在地板上用力踩了几下才走开,余光看到地面上的那几滴血已经被她摩擦的看不见了。

地板被打开,一股冷气冲上来。被张珩点名的两个保镖下去,吉娜的手背在身后宁成了麻花,她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担心,但太单纯,张珩一眼就看了出来。

“你紧张什么?”张珩阴骘的眼眸盯着她。

吉娜的心突突突跳,大咧咧的说,“我怕他们弄坏我家的水果,我还要卖钱的。”

张珩桀桀冷笑几声没有说话。

几分钟后,两个士兵噔噔噔上来,“张sir。下面没有人。”

吉娜眼底闪过一丝惊喜。

“走,下一家。”张珩寒着一张脸,看不出来生气还是失望。

吉娜向前大跨步挡在他面前,伸出手大胆的说,“你说的陪我钱?钱呢?现在就给我。”

张珩直直的望着她,吉娜心里开始发毛,好在几秒种后,张珩掏出钱夹,将里面的所有现金甩在她手中。

“够了吗?”

吉娜很是惊喜,忙点头让开道,故意说,“够了够了,早知道赔偿这么多钱,我就让你们多搜几次。”

张珩冷哼一声,带着四名下属离开。围观的邻居见没有热闹可看,也很快散了。吉娜笑眯眯的扶着爷爷出门,拿起几个大芒果塞到他手中,笑着说,“爷爷,谢谢你帮我说话。”

“你这丫头和爷爷客气什么?我家里还吃着饭呢,先走啦。”

“爷爷再见。”吉娜热情的送走邻家爷爷,小心的四处张望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来之后,忙向地下室跑去。

她心中全是疑惑,明明那个受伤的男人和同伴就在地下室,那两个士兵居然没有找到?

来到地下室,他原先坐着的地方空荡荡的。

人呢?

吉娜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小声说,“他们已经走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一声隐忍的闷哼声,吉娜循着声音走去,那两个人果然在墙角。

“你们刚刚藏在哪里了?他们居然没有找到?”吉娜惊讶的问。

夜鹰指了指旁边放水果的空纸箱说,“就藏在这里面。”

“哈?这里?”

“嗯。”夜鹰认真的点头。

他当然不会告诉吉娜,在那两个士兵进来的时候,叶少辰直接抓着他的肩膀飞到了天花板上,失重的那一刻他差点惊叫出来。

因为是黑暗处,又是在头顶,两个士兵当然没有看到他们,等他们刚离开,叶少辰松口气带着他缓缓落到了地面,可是当他激动又担忧的回看叶少辰,老板脸上毫无血丝,肩膀上的纱布渗出了腥红的血。

是消耗了太大精神力吗?夜鹰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种超能力。

吉娜是个单纯的姑娘,对夜鹰的话没有怀疑,看到叶少辰毫无血丝的脸。她颇为担心的说,“你扶你朋友上去吧,他的伤似乎很严重,这里面太冷了。”

“你确定他们不会再来了吗?”夜鹰不放心的问。

吉娜拍拍胸膛打包票,“放心,他们搜过就不会再来了,这个岛看起来不是很大,但是要彻底搜查一遍也要一两天时间。”

“多谢。”

吉娜在前面带路,夜鹰发觉叶少辰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一把将他扛起来,从地下室出来。

一路到了二楼的小房间,里面简单的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条板凳,床上铺着深蓝色格子的床单,还有一条碎花夏凉被。

“你们就住在这里吧,这是我哥哥以前读书住的,他现在只是周末回来住,所有还很干净。”吉娜介绍道。

夜鹰小心的将叶少辰放在床上,因为伤口在背上,只能让他趴着。

吉娜看到伤口的血,脚底有些发软,心里发怵,她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这种场面。

“他,他流了很多血。”吉娜眼中有几分惊怕。

夜鹰挡住她的视线,“你……请问该如何称呼你。”

“吉娜,叫我吉娜就好了。”

夜鹰冷静的说,“吉娜,非常感谢你救了我们,请问你家里有没有锋利的匕首?”

“切水果的刀可以吗?我觉得那把刀很锋利。”吉娜很天真的问。

夜鹰懵逼一秒后说,“也可以。不过麻烦你能帮我再去药店买点医用纱布回来吗?你药箱的纱布我用完了。”

吉娜很痛快的答应,“没问题,还要什么?”

“没有了,小心千万不要碰上刚才那些人。”

“我当然知道啦,这里我很熟的。”说完,吉娜就撒腿跑了出去。

叶少辰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他脑海中不断闪过孩子陌生而疏远的眼神,让他的心一阵阵抽搐,其实这是他能想到的结果,毕竟他从来没有见过他,没有给他喂过饭,但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心疼。

“老板,你等会儿忍忍,我帮你把子弹取出来。”夜鹰看他的脸色越来越差,不由的更加担心。

叶少辰用气声“嗯”了一下,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他此刻内心的痛楚。

……

别墅里。

宝宝睡了一觉之后不哭不闹了,不过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了,慕薇薇用玩具逗他,想让他开心一点,他却只是拿过来在手中默默的玩。

看到他这样,慕薇薇只想哭。

他就算智商高于同龄的孩子,也只有半岁,看到那样血腥的场景如何能不害怕?慕薇薇只希望不要给他留下严重的心理阴影就好。

门被推开,艾丽莎出现在门口,她穿了一身户外装,紧身黑色短袖外面搭了间深绿色的长衫,下面是一条军绿色的阔腿裤,喜爱的高跟鞋也不见了,换上了方便行走的马丁靴。

“出发了。”她冷淡的说。

慕薇薇背起自己的双肩包,抱起孩子,语气柔和的说,“能帮我把宝宝的东西拎上吗?”

艾丽莎没有拒绝。

宝宝看到艾丽莎眼睛只是亮了几秒,随即就暗了下去,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打招呼。艾丽莎觉得奇怪,皱眉问慕薇薇,“他怎么了?都不笑了。”

慕薇薇语气低落又沮丧,“刚才被吓到了。”

艾丽莎用手指碰了碰宝宝滑溜溜的小脸蛋,低声说,“可怜的小家伙。”

直升飞机停在草坪上。张珩低着头给Gavin汇报情况。

“在别墅周围找遍了,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踪迹。”

Gavin的脸隐藏在面具下,看不出来是喜是悲,不过那双眼睛却着实透露着不满,“我们走之后,命令下面的人要继续搜查,千万不要放过一丝痕迹。”

“我已经安排好了。老板放心,只要他人在岛上,就一定能抓到,就怕他……”张珩的话没有说完,但Gavin听出来了,就怕他使用秘术隐遁,这样他们去哪里找?

Gavin对这人充满了很大的好奇,“这个世界上居然还存在这样的生物,真想抓住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可以随意隐藏消失,若不是这么多人看见,我还真是不信。”

张珩点头附和道,“是啊,以前听谢骁的下属说过这件事,我还以为是胡扯。没想到是真的,老板,你说他是为了藏宝图来的吗?”

Gavin沉思片刻说,“很有可能,上次出现不就是去谢家找藏宝图吗?”

“可他是怎么知道藏宝图在老板你手中的?这件事……”

Gavin冷笑,瞥了张珩一眼道,“你上次去A市闹得人仰马翻,别人怎么会查不到?”

张珩乖顺的低头不说话,眼里却露出浓浓的恨意。叶少辰,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一定会双倍奉还给你,就算抓不到你,还有你的女人和儿子。

Gavin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冷声提醒他,“没找到宝藏之前。不要碰慕薇薇和孩子,留着他们还有用。”

“我明白,老板。”张珩按捺下心中的杀意,他是不是可以理解老板的言下之意说,只要找到宝藏,慕薇薇和那个小畜生就随他处置呢?

远远的,慕薇薇和艾丽莎向直升机走来。

Gavin有很敏锐的直觉,总感觉出现的那个神秘男人和慕薇薇有关系,但理智的分析一下,又觉得不可能。

现在关心慕薇薇和宝宝生死的只有叶少辰,他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慕薇薇的所在之地。还有,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消息说,叶少辰有怪异的行为。

之所以让他把这个神秘男人和叶少辰联系起来,是因为孩子。宝宝是异瞳。一蓝一紫,而叶少辰的眼眸是蓝色,神秘男人每次出现眼眸都是紫色……

他们之间会有什么隐秘的关系吗?

思考间,慕薇薇到了跟前,宝宝的脑袋枕在她肩上,蔫蔫的样子,看到任何熟人都没有兴趣。

“小家伙,还不开心?”Gavin轻戳着他的小脸问。

小家伙无比忧愁的看了他一眼,扭过头靠在妈妈的肩膀上。

“上帝,看来他真是被吓到了。”Gavin语气中有藏不住的关心,但眼下的境况,他根本不会去考虑小孩子的情绪。

慕薇薇余光看到同样有些冷漠消沉的张珩,稍微有些安慰,看他的状态,应该是没有抓到叶少辰。只要看到叶少辰的脸,慕薇薇和孩子就不会站在这里。

直升机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包括上次专门请来的蔡先生。

“轰隆隆——”

慕薇薇紧捂住宝宝的双耳,直升机再次起航,透过玻璃看渐渐远去的小岛,她心里很是牵挂,叶少辰受了那么严重的枪伤,不知能否躲避他们的搜捕。

至于Gavin要带她去哪里,她一点都不担心,只要能和孩子在一起,她去哪都一样,况且……慕薇薇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肩膀上的芯片,有这个东西在,她相信,叶少辰会找到她的。

从昏迷中醒来,叶少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果然如他所料,慕薇薇和孩子被带走了,并且正在不断移动,所在的位置是太平洋上空。

叶少辰嘴角露出笑意,因为他知道银面男人要带她去哪里,那个藏宝地原本就是他虚构的。

好了,这个混蛋终于要踏上国内的土地了,这回我一定让你有来无回。

只是让叶少辰没有想到的是,他面对的却是更大的困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