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我不能带你走/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A市。

楚轩始终没有开口说出Gavin的真实名字,这让章贺极为被动,又不能一枪崩了他,每天还要用水和一点点食物吊着他的命。

章贺如今不太指望楚轩开口了,他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现在只希望少爷那边能顺利。

与此同时,慕天野这边也一无所获,叶少辰和楚妍就像消失了一样,萧汐冉后来又给叶少辰打了几个电话,都被他拒接,发短信也不回。

“该不会叶少辰也出事了吧。”萧汐冉怀疑道。

“他不接你电话,或许是不想回答你的问题,不一定是出事,如果他真的陷入困境,哪怕陷入绝境,”慕天野顿了顿,神秘的说,“他也有本事全身而退。”

萧汐冉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嗳哟,你居然夸奖起叶少辰了,今天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呀。”

慕天野嘴角含笑道,“我没有夸他,是因为他真的有这个本事。”

萧汐冉的好奇心大涨,凑到他跟前抱住他的胳膊问,“你这话里有话啊,那你说说,他有什么本事从绝境中逃脱?”

男人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她呢?说吧,他答应过薇薇不告诉外人,不说吧,萧汐冉难得用这么渴求的眼神看他。

“怎么啦,不能说吗?慕天野。你竟然替叶少辰保守秘密?”萧汐冉的三观再次被刷新。

男人长臂一伸将她圈在怀中,“我答应过薇薇,不把这事告诉别人。”

萧汐冉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慕天野,你把我当别人?好吧,那我这个被人还是……”

女人刚起身,就被慕天野捞了回去。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但是你一定要保守秘密。”

萧汐冉竖起手掌,“虽然我不知道这个秘密有多么惊人,但是我发誓,绝对不告诉第三个人。”

慕天野表情复杂,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说出口,挣扎了半天才说,“我还是从头说吧……”

讲完这个漫长而怪异的故事,萧汐冉的反应已经不能拿呆滞来形容,慕天野很了解她这种心情,所以什么都没有说,静静的坐在她旁边等她消化这个信息。

大约两三分钟后,萧汐冉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慕天野,你没开玩笑吧。”

“所以说这是秘密嘛。”慕天野摊手。

萧汐冉从沙发上跳起来,在客厅转了好几个圈说,“怎么可能呢?难道他是外星人?这简直太奇怪了。不行不行,我要去发泄一下。”

“你干嘛去?”慕天野看她往楼上走,开口问她。

“我去跑步,我要让自己冷静下来,这太疯狂了。”

慕天野笑着摇摇头,心里却升起一种不安,叶少辰到底去国外干什么?和薇薇有没有关系?

太平洋小岛。

叶少辰经过两天的休养,身体逐渐恢复,原本昨天他就想离开的,但是失血过多让他站都没有办法站稳,夜鹰千求万恳他才答应多休息一天。

吉娜这两天最开心事情,就是每天吃饭时间给某人送饭,虽然他看上去很冷漠,但每次都会对她感激的一笑,帅气又魅力的男人笑容,是对少女致命的诱惑。

叶少辰看出了吉娜对他的爱慕,关键是她表现的太明显,一进来就目不转睛的看他,眼中全是星星,偶尔还露出花痴的笑容,就算他的心理再强大,也有些扛不住这种热情。

如果是其他女人,叶少辰可能会直接冷言喝退,但吉娜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又是个单纯的小姑娘。不管出于道义还是情感,他都不能太残忍。

可是,他不想再招惹任何女人芳心,也不想让这个好姑娘陷得太深,于是婉转的对吉娜说,“吉娜,送饭这种小事让我朋友来就可以,不麻烦你了。”

然而吉娜并没有听出他的婉拒,笑吟吟的说,“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

叶少辰扶额无语,这姑娘……

算了,他明天就走了。正想到这里,却听吉娜问,“你是中国人吗?”

叶少辰点点头,“嗯,是中国人。”

吉娜激动的说,“我们这里来旅游的有一半都是中国人,听说你们那里好吃的特别多是吗?”

“是挺多的。”叶少辰尽量言少意赅,心中却在嘀咕,这个夜鹰跑出去买衣服,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难道是买了布料自己去做吗?

“那你们明天回国,带着我去行吗?我好想去你们那里看看,吃好多好吃的,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出去过呢。”

吉娜的话把叶少辰惊住了,好几秒都没有说话。

吉娜看他的表情,以为他不愿意,又说,“我不用你们卖机票,前天那个男人赔偿了我好多钱,我就是让你们带带路。”

“不,吉娜。如果你愿意去我当然很欢迎,不过,你难道不问问你爸爸妈妈?他们会同意吗?”

吉娜得意的笑道,“他们出海去啦,没有半个月是回不来的,到那时我都从中国回来了,他们不会知道的。”

叶少辰那叫一个郁闷,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回国可能会很忙,我可以让我的妻子陪你到处逛一逛。”

这句话一说出口,吉娜的笑容僵在脸上,和上次那个日本女人一样的表情。

“你结婚了?”吉娜不自在的问。

叶少辰温和的笑道,“当然,我都三十岁了,当然结婚了,我还有一个半岁的儿子,很可爱。”

吉娜懵住了,笑意也渐渐消失,眼睛不敢再看他,“那个,我去洗碗了。”说完,拿起叶少辰吃完的碗和碟子快速出了房间。

叶少辰听出了她脚步的慌乱,但他只能如此,给她笑容就是害了她。

效果很明显,这一下午,吉娜再也没有踏进二楼的小房间,连晚上的饭菜都是夜鹰端上来的。

“老板,我看吉娜的心情不太好,她怎么了?”

叶少辰夹了一只虾,瞥了夜鹰一眼说,“她想让我带她回国,我拒绝了。”

夜鹰怔住,呃……那确实……非常不可能。

“机票买好了吗?”叶少辰问。

“嗯,明天早晨八点的,所以我们要搭凌晨五点半的渡轮去机场。”

“这里没有必要留人了,所有人都撤回去。”

“知道了。”

叶少辰咬了一口虾,眉头皱了起来,这味道……

“老板,怎么了?”夜鹰察觉出他表情的怪异。

叶少辰将口中的虾肉吐出来,喝了一大口水才说,“吉娜把盐放成糖了,而且,很多糖。”

夜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道,吉娜如此伤心能给我们做饭就不错了,居然还嫌弃。

“这些虾你全吃了。”

夜鹰还没有收回去的笑容瞬间凝固,“老板,我,我不喜欢……”

“这是别人的劳动成果,倒了被她看见不好,所以,这一盘你全吃了吧。”叶少辰一本正经的将那盘虾推到他面前,自己则专注的吃另一盘相对清淡的鱼。

夜鹰可怜巴巴的将每一只虾都剥了,然后放在碗里慢慢吃。老板太小气了,笑一下都不可以。

“明天走的时候不要叫醒她,把钱包里兑换的钱都留给她。”叶少辰平淡的说。

“嗯,知道了。”

晚上躺在床上,叶少辰盯着停滞不动的那个红点,又想起宝宝看他的眼眸,心里颇为难过。不过回想起他还在薇薇腹中时,他做过的混账事,难道孩子受了慕薇薇心情的影响,所以才对他如此疏离?

算了。现在考虑不了这么多了,他相信血浓于水,只要把薇薇和宝宝平安救出来,和他相处的多了,宝宝一定会接纳他的。

翌日,天麻麻亮,叶少辰和夜鹰穿戴整齐下了二楼,这两天为了照顾叶少辰,夜鹰睡在房间的地上。

没有想到的是,吉娜正站在了院中等他们,好的是,她身边没有带任何行李。

“吉娜,你怎么……”叶少辰疑惑的问。

经过一晚上的沉思,吉娜的笑容收敛了很多,露出白白的牙齿说,“我在网上查了一下。飞中国的航班只有早晨八点的,所以我猜你们一定会坐最早的渡轮去机场。”

叶少辰沉步走到她面前,不得不承认,吉娜是个很漂亮的姑娘,漂亮又善良,但在叶少辰心中,她更像是一个妹妹。

“吉娜,谢谢你。”叶少辰真诚的说。

“不客气,我很高兴认识你们,”吉娜停顿了一下笑道,“以后我如果去中国玩,可以去找你吗?你妻子当我的导游。”

叶少辰也笑了,是个很温馨的笑,“当然可以,你如果来,所有的花销我全部包了。”

“好啊,你可别忘了。”

叶少辰随即拿出手机,“你电话是多少,我打给你,你存一下我的号码,我这个手机号不会换的。”

吉娜报了一串数字,叶少辰拨打出去,寂静的空气中不知从哪里传来悦耳的铃声。

“来中国记得找我。”

吉娜重重的点点头,“好,”然后她含笑着看着他,咬了几下唇还是说道,“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子,现在你要走了,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叶少辰迟疑了两秒,主动伸出双手将她轻轻搂住,还在背上轻拍了几下,轻声说。“吉娜,你是个很好的姑娘,值得更好的男人。”

吉娜的眼睛瞬间湿润,从他的怀抱离开,“你们路上小心啊,我就不送了,我还要回去补觉。再见,夜鹰,再见。”

“再见。”

时间紧迫,叶少辰和夜鹰没有再停留,快步离开了吉娜家。而说要回去补觉的某人,站在门口一直遥遥望着,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巷尾,含在眼眶里的那两包泪水才滚滚落下。

少女怀春是最美好的事情,只可惜,不是对的时间。不是对的人。

由于Gavin和张珩、艾丽莎的离开,岛上的搜寻弱了很多,尤其是这么早,街上除了赶路的旅客和商贩,看不到任何带枪的士兵。

上了船,叶少辰低声问夜鹰,“其他人呢?”

“昨天晚上已经到机场了。”夜鹰说。

船很快离开码头,叶少辰最后一次将视线投向这个小岛,心中没有丝毫留恋,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薇薇。

……

慕薇薇抱着孩子下飞机的那一瞬间,异常欣喜,因为眼前全是和她相同肤色,说着一样话的人。

哈,Gavin果然来到中国了,感觉空气都清新了很多。

墙上巨大的宣传图案是当地的游览胜地,慕薇薇想起叶少辰给她讲的那个历史故事,好像就是在这个省。

Gavin的速度倒是快,短短几天时间就猜出了地图所指的位置。这其中,想必那位蔡先生帮了很大的忙。

一天多来慕薇薇都是在天上度过,先是坐直升飞机,再转民航,她是大人还受得了,宝宝的情绪却很烦躁,好像慕薇薇怎么抱着他都舒服,在她怀中翻来翻去,一点也安定不下来。

终于从封闭的空间出来了,小家伙的眼睛滴溜溜的转,打量着这个全新的环境,而犹豫他特殊的异瞳,也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当然,还有Gavin那华丽丽的面具。

慕薇薇对这种关注表示很欢迎,留下更多的线索,叶少辰就更容易找到她。

突然,耳边冷不丁地响起Gavin的声音,“不要以为回到中国你就有机会逃跑,如果不想孩子有事,你就乖乖的不要耍任何花招。”

慕薇薇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Gavin,你除了威胁女人和孩子,再没有别的本事了吗?”

Gavin瞬间被气到了,要不是周围的人太多,可能会直接给她一巴掌。

没有过多停留,一行人快速出了机场,早有好几辆车在静静等候。

Gavin、蔡先生还有张珩乘一辆车,慕薇薇和孩子以及艾丽莎坐一辆车。

车子穿过市中心,越过大河,在天黑之前到达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住的旅店装潢很简单,甚至有些破,但对于坐了这么长时间飞机和汽车的众人来说,能四肢舒展的躺在床上就已经很舒服了。

慕薇薇无疑是和艾丽莎住一个标间,保险期间,Gavin和张珩分别住在她左右两个房间。

为了隐藏行踪,一行人没有出去吃饭,而是叫了外卖,在各自房间吃。

“艾丽莎,你怎么不吃?”慕薇薇好几天没有吃到家乡菜,现在正在大快朵颐,而对面的那个人似乎对这种口味不是很喜欢,吃了一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油太多,盐太多。”艾丽莎简单的说。

慕薇薇解释道,“国内大多数酒店都是这样的,何况这种小镇。”

“我不吃了,你自己吃吧。”艾丽莎放下筷子,来到宝宝跟前,看他喝牛奶。

慕薇薇边吃饭脑海中边计较,她不能这样傻傻的等下去,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自己逃。

深夜。

慕薇薇陡然睁开了眼睛,听到艾丽莎平稳的呼吸声,悄悄的从床上起来,穿衣服,拿包,抱孩子。

一切都异常的顺利,慕薇薇心中却狂跳不已,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手刚放到门把手上,就听到后面冷冰冰的声音传来,“站住。”

慕薇薇沮丧的闭上眼睛,妈的,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

“回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慕薇薇无奈的转身回到自己的床上,放孩子放包上床,一气呵成。

艾丽莎的声音在静谧的深夜中格外清冷,“慕薇薇,如果有下次,我不介意打断你的腿,这样你连孩子都会失去。”

慕薇薇将被子往上拉了拉,侧身对着她,闷声闷气道,“知道了。”

烦死,这个女人不睡觉吗?

还是她睡觉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动作这么轻都能被发现。

第二天依旧是赶路,艾丽莎似乎没有将慕薇薇昨晚的壮举告诉Gavin,后者对她还是那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只有对着孩子时,眼神才有一丝丝温柔。

婴儿的记忆都是短暂的,这几天又是上天入地的折腾,不断的接触新鲜事物,宝宝的情绪好了很多,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

又是一整天的行程,傍晚时分,车子停在了闽南重峦叠嶂的山谷中。

这应该就是Gavin寻宝路程的第一步。

叶少辰最后所绘的地图并不十分精准,只是表明宝藏就在这一大片山脉中,至于在哪个山洞不得而知。

当然,如果地图精确到是哪座山脉,曾经的那些寻宝人也不至于来了一批消失一批。

Gavin看着暮色中沉睡的大山,心里激动万分,正如蔡先生所说,曾经这片土地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充满各种巫术和异事,闽越王朝能一夜之间消失,并不奇怪。

起初Gavin还在犹豫,他是不相信这种鬼怪传说的,所以迟迟没有出发,但那个神秘人的出现让他瞬间就做了决定,人都能凭空消失,何况一个王国呢?

“你明天留下来看着她,不用跟着我们进山了。”晚饭的时候,Gavin对艾丽莎说。

“是,老板。”艾丽莎冷声答应,却明显能看出来她的不情愿。比起和一个麻烦女人待一天,她更愿意去探险。

慕薇薇竖起耳朵听到这个决定松了口气,她真怕Gavin逼着她一块进山,她或许还能支撑,但是孩子绝对受不了,山里的瘴气太重。

……

叶少辰一回国,就直奔慕薇薇所在的地方。

这天晚上,Gavin一行寻宝人从山里灰头土脸的出来,慕薇薇猜都不用猜,他们绝对没有找到。

这是一个漫长的路程,一切才刚刚开了头,Gavin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很急躁或者失落。

慕薇薇在房间给宝宝喂米粉,小家伙是第一次吃到这种东西,非常感兴趣,吃的也很满足。

“哐——”门突然被粗暴的一脚踹开,Gavin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将她一把拽起来,阴狠的问,“你和叶少辰之间是怎么联系的?”

慕薇薇拿碗的手骤然一紧,叶少辰追来了?脸上却极为疑惑的问,“你在说什么?”

“不说?信不信我一把掐死这个小畜牲?”说着Gavin大手直接卡住了宝宝的脖子,完全没有丝毫对他的一点点怜惜。

慕薇薇惊慌失措,拼命的想要挣开他的手去救宝宝。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把我看管的那么严密,我就是想和叶少辰联系也没有机会。”慕薇薇辩驳,她慌张,但是她的理智还在。

Gavin死死的盯着她,对跟着他进来的艾丽莎说,“检查她的双肩包。”

艾丽莎不敢犹豫,拿过她的包把里面的东西全倒了出来,还是几件衣服,日常洗护用品,除此之外还有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这是什么?”Gavin问。

慕薇薇老实交待,“银行卡,叶少辰送我的。”

Gavin松开她的衣领,将黑卡拿过来看了眼便折成了两段,这样他还不放过,继续说,“艾丽莎,将她身上的衣服扒光,仔仔细细检查一遍。”

慕薇薇神色一遍,紧紧的捂住胸口,警惕地盯着她,“Gavin,检查可以,但是请你先出去。”

Gavin轻蔑地一笑,“放心,你这种货色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慕薇薇毫不退让,讥讽道,“谁知道呢?万一你被我的美色吸引怎么办?还是,你不相信你的属下?”

Gavin扫了眼艾丽莎,冷哼一声,俯身一把将宝宝抱起来,出了门。

艾丽莎双手抱在胸前,上上下下的打量她,“你自己脱吧。”

慕薇薇很尴尬,她从来没有在女人面前脱过衣服,手放在衣服下摆别扭的动弹不得。

“不动么?要不要我找个壮汉来帮你?”

慕薇薇忙拒绝,“不用不用。”咬咬牙,闭上眼睛一件件往下脱,豁出去了,反正都是女人,她有的艾丽莎也有,没有什么好害羞的。

身上只剩下内、衣内、裤,慕薇薇停了下来。

“继续!”艾丽莎冷声喝道。

慕薇薇气愤的睁开眼睛瞪她,艾丽莎却不为所动,像是在看一具尸体,“我说,继续。”

慕薇薇气的想握拳要揍她,但是在她的胁迫下,慕薇薇别无选择,狠狠的盯着艾丽莎的眼睛,将内、衣裤全都脱了。

千万别落在我手中,否则我让一圈男人看你脱衣服。慕薇薇心头冒出这个狠毒的想法,但她也只是想想解气,她绝对做不出这种事。

艾丽莎的目光像是一把寒刀,散发着幽幽的光泽,慕薇薇心跳加速,她此刻只能祈祷叶少辰的那个朋友手艺能好一点,千万被让艾丽莎看出任何破绽。

“转过去。”她命令。

慕薇薇转了个身,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报道,说是每个入宫的女人都要被剥光进行系统式检查,还是好几个嬷嬷围着,比起那个阵仗,今天这个算是客气的吧。

艾丽莎目光如炬,缓步走到她跟前,冷淡的问,“你紧张什么?心跳这么快?”

“废话,你这么脱光被人像动物一样看,你心跳不加速吗?”慕薇薇难以掩饰自己的紧张。

“哼,幼稚!”艾丽莎冷笑,她何止被一个男人看过,不过不得不承认,慕薇薇的身材很好,该凸的凸该翘的翘,难怪能用美人计将藏宝图骗过来。

扫描仪般的眼眸最后落在慕薇薇的臂膀上,一道精光闪过,“这是什么?”

慕薇薇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强装平静的低头看了眼,“这是小时候种的天花疫苗,你没有吗?”

艾丽莎眼露疑惑,天花?这是什么鬼?

“A市每个人在上小学的时候,学校会统一组织种天花疫苗,你若是不信,尽可以出去问问,可能这里的人也会种。”慕薇薇一本正经的忽悠,她记得爸爸在世时说过,以前每个人都要种这种疫苗,随着医学的发展,后来就不种了。

艾丽莎从小就长在国外,并不是很懂这边的国情。

“最好是真的。”艾丽莎说完转身向外走,慕薇薇度过一大难关,如同虚脱了般差点瘫软在地,来不及缓气她动作迅速的穿衣服。

为了证实慕薇薇的话,艾丽莎来到旅馆前台,老板热情的站起来问她,“姑娘,需要什么?!”

中年老板穿的是短袖,艾丽莎一眼就看到他臂膀上的小疤,和慕薇薇的很像。

“你胳膊上的这个是什么?!”艾丽莎开门见山的问。

老板先是懵了一下,随即笑道说,“这个啊,这是牛痘疫苗,小时候种的。”

艾丽莎蹙眉,“牛痘疫苗?”和慕薇薇说的并不一样。

中年大叔呵呵一笑,“就是天花。”

还真有这种玩意儿?艾丽莎表示很不理解。

“老板,慕薇薇身上没有异常。”艾丽莎向Gavin汇报。

Gavin沉默了片刻说,“通知所有人,连夜出发。”

“老板,发生什么事情了?”艾丽莎多问了一句。

“有消息说,叶少辰向我们这个方向来了。他的速度太快了。”

艾丽莎也诧异了一下,随即说,“老板,叶少辰曾经拥有这份藏宝图,他自然知道宝藏的下落,就算找过来,这片山脉这么大,他不一定能找到我们。”

“哼,万一碰上了呢?我们的人都在国外,在内地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此行我们的目的是找宝藏,还是避其锋芒不要与他正面冲突。”Gavin看了看在床上玩耍的孩子,轻笑道,“不过,只要慕薇薇和孩子在我们手中,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明白了。老板我去通知了。”

就这样,刚吃完饭的众人还没有躺在床上,就继续起床赶路,孩子又回到了慕薇薇的怀中。

但让Gavin恼火的是,随后两天,不论他走到哪里,叶少辰都会在后面紧追不舍,他仿佛成了叶少辰眼中的猎物,这种感觉非常不好。现在叶少辰离他还比较远,但如果再赶一天路,很有可能就被追上了。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Gavin坐在车上沉思,可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窗外是高耸的山脉,山顶上矗立着一座基站,不知是哪个通讯公司的,Gavin突然灵光一闪,对啊,他怎么没有想到?

“张珩,让向导联系一家私人医院,越快越好。”

“老板,你身体不舒服吗?”张珩回过头问。

“不是我要检查,是某人需要好好检查检查。”Gavin眼中露出阴险的光。

后车的慕薇薇完全不知道即将面临的是什么,等车停在一家高档私人医院门口时,她还有些意外,来医院干什么?!

谁生病了吗?!

下一秒,车门突然被打开,张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走了她怀中的孩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两个保镖已经将她拖下车,并且用胶布封上了她的嘴。

“呜呜呜——”慕薇薇用力挣扎。

Gavin走过来挑起她的下巴,“慕薇薇,今天我们就好好确认一下,你到底是如何和叶少辰联系的。”

慕薇薇口不能言,只能用动作表达她的抗议,胳膊被两个人架着,她跳起来一脚踹在Gavin的腿上,“呜呜呜——”

Gavin扬起手要甩下去的那一刻还是忍住了,怒冲冲的说,“带她去检查。”

慕薇薇再拼命挣脱。还是抵不过两个保镖的力气,很快她被带到了CT室被绑到床上,推了进去。

慕薇薇失望的闭上眼睛,这种检查仪器,连内衣的金属扣都能检查出来,更何况是指甲大的芯片。

检查室外面,Gavin专注地看着电脑上的图案,看到臂膀上的金属片时,不由的笑了。

难怪叶少辰能这么快找到小岛,这么快找到他每次的落脚地,原来她的身体里藏着这个高科技。

慕薇薇,你的戏演的真好,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

从CT室出来看到Gavin凶残又讥讽的目光时,慕薇薇就知道他发现了秘密,心里霍然平静了下来,和他对视。

“慕小姐,你隐藏的真好,我差点就被你骗到了。”Gavin冷笑道。

“不,还是你聪明,我甘拜下风。”慕薇薇淡然笑道。

Gavin有无数个问题想问她,但显然现在不是时候,叶少辰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

“拿把手术刀过来。”他对旁边战战兢兢的医生说。

慕薇薇后退一步,紧盯着他,“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把这个玩意儿取出来,把她给我摁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