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孩子出事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Gavin一声令下,两个保镖一人一边上来按住慕薇薇的胳膊。

慕薇薇知道难逃此劫,态度软了很多,“等一下,能打麻药吗?太疼了。”

“抱歉,我没有多余的钱了。”Gavin气都快气死了,恨不得这一刀子割在她的动脉上,怎么会让她如此好受?

“Gavin,你等等……呜——”慕薇薇话还没有说完,叶少辰就将一块纱布塞在了她嘴中。

“这是为了你好,怕你疼的咬断舌头。”Gavin阴笑着把玩着手中锋利的手术刀,慕薇薇惊恐的摇着头,眼睁睁看着那把锋刃刺进她的血肉中。

“呜呜呜——”疼痛深入骨髓,慕薇薇的眼泪猛地掉落,双腿双脚控制不住的奋力挣扎,可是却怎么也阻止不了手术刀在血肉穿梭。

Gavin眼中露出嗜血的凶光,一边把芯片往出挑,一边还温柔的安慰慕薇薇,“我劝你不要乱动,你动的越厉害,刀子就刺的越深。”

“呜呜呜——”慕薇薇疼的浑身颤抖,大颗大颗的虚汗从额头滚落,在意识清醒时承受这样的割肉之痛,简直比生孩子还要疼痛万倍。

生孩子时固然疼的要命,但心中时怀着希望的,是迫不得已的,不生就意味着孩子可能会窒息死亡,所以女人就算是疼死也要拼了命把孩子生下来。而现在,慕薇薇完全是被逼的,再加上心里上的恐惧,把这种疼痛放大了数十倍,凌迟之刑是什么样子,她真实地体会了一把。

时间缓慢的像是停滞了下来,慕薇薇觉得右胳膊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对面的窗户也在一点点模糊,直到彻底黑暗降临。

她疼晕过去了。

Gavin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手下的动作快了很多,将几乎长在血肉中的芯片取了出来。保镖松手,慕薇薇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给她包扎一下。然后拖出来。”Gavin拿着芯片出了病房,旁边的医生赶紧上前做紧急处理。

在后面紧追不舍的叶少辰看到小红点停顿住了,放大定位地图后看到那里是一家私人医院,心里不由地着了急。

是谁病了?薇薇还是孩子?为什么都三四个小时了,小红点没有移动一寸,这太不正常了。难道出事了?

两只眼皮突突的跳,叶少辰命令司机加快速度,天黑之前终于到达了私人医院,在外面观察了几分钟,一切都很正常,而且并没有发现外面有保镖在监控。

叶少辰目标太明显,对前面的夜鹰说,“进去看看。”

“是,老板。”

几分钟后夜鹰急匆匆的跑过来,敲开车窗玻璃说,“老板,里面很正常,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之处。”

叶少辰拿着手机向医院大厅走去,GPS显示,慕薇薇的位置就在一楼。

接近傍晚,大厅里的人很少,空荡荡的。叶少辰的心骤然慌乱起来,一定是出事了。

正在着急的找人时,一个医生走了过来,看了几眼叶少辰,犹豫的问,“请问,是叶少辰叶先生吗?”

叶少辰匆忙的脚步猛地刹住,扑到医生跟前,“我是。”

“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医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塑封袋,袋子中赫然是一个小小的芯片,上面还带着已经凝固的鲜血。

叶少辰脑袋“轰”的空白一片,颤抖着接过塑封袋,心疼的仿佛有人在上面扎了一刀。

“还有这个。是那个人让你看的。”医生将自己手机上的视频交给他。

叶少辰深吸一口气才按下播放键,上面出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昏迷中的慕薇薇,脸色煞白,胳膊上绑着纱布。

然后镜头一晃,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出现在镜头中,眼睛中带着邪恶而得逞的笑意,“嗨,尊敬的叶先生,这应该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吧,给你一个忠告,离我远一点,否则我下次你可能见到的就是你女人的尸体了。我说了。只要找到宝藏,我就放她和你儿子回去,所以,该怎么办,你自己斟酌吧。”

视频很短,叶少辰看完某人的丑恶嘴脸后倒回去又看了看慕薇薇,心口上的那把刀子在旋转着绞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少辰咬着牙问医生。

医生被他腾腾的杀气震住,小心翼翼的从他手中拿过自己的手机说,“上午有一伙人进来,绑着一个女人做了全身CT,发现她肩膀上的东西后,就用手术刀活生生划开那个女人的胳膊,把这东西取了出来。哎呦,我一个医生光是看着都疼,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残忍的人……”

“废话少说。”叶少辰凶横的打断他的话。

医生忍不住退后几步,咽了咽唾液结结巴巴的说,“然后,那个女人就疼晕过去了,我们医生给她做了消毒和包扎处理,后来戴面具的男人把这个东西给了我,说一定会有个叫叶少辰的人来找,还给我看了你的照片……最后,他们就把昏迷的女人拖出去离开医院了。”

叶少辰胸口上下起伏着,他的肩膀刚受过伤,他清楚不打麻药从血肉中取东西是多么的疼,没想到薇薇居然也被如此对待,他的心里愈发的疼。

“那个,没事,我先走啦,我还要去查病房。”医生懦懦弱弱的说,脚底抹油就要溜,他是真的不敢招惹这些人啊。

“慢着。”叶少辰冷喝一声,吓得医生紧靠在墙上,连忙摆手说,“和我没有关系啊,我压根就不认识他们。”

“他们朝那边去了?大概有多少人?”叶少辰眼底充血,恶狠狠的问无辜的医生。

医生被吓的不轻,“他们朝北边去了,有多少人我不知道啊,进医院的大概有七八个。”

“有没有见到一个孩子,半岁左右。”

“没有,没有孩子,都是成年人。”

叶少辰重重的喘口气,还好孩子没有看到这么血腥的一面。

从医院往外走,叶少辰脑海中全是薇薇昏迷的样子,脚下虚浮软绵,下台阶的时候差点一头栽倒,幸亏夜鹰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

“老板,你怎么样了。”夜鹰担心的问。

叶少辰捂着胸口,那里快要疼死了,他摇着头情轻声说,“我没事,我没事。”

口中说着没事,可夜鹰一点都不相信。肩膀上的枪伤还没有好利索,就夜以继日的赶路,要不是怕司机撑不住,叶少辰可能会二十四小时都在路上。

“老板,你好好休息一下,少奶奶和小少爷一定会没事的。你别太担心,养好伤才能更快找到他们啊。”夜鹰从来不干涉老板的私生活,但现在看到叶少辰这副模样,终于忍不住劝告。

叶少辰摇摇头,语气极为悲凉的说,“夜鹰,你不懂,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性命都握在别人手中,我怎么睡得着?我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换她们的命。”

“老板……”夜鹰是个糙汉子,不会安慰人,也从来没有见过叶少辰如此软弱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如果章贺在就好了。

叶少辰抬头看了眼夜幕中沉睡的重重山脉,不知道此时慕薇薇在什么地方。他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应该直接把藏宝图画的更精细一些,具体到某个山头,那样他只需守株待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茫然四顾,毫无头绪。

心情极为沉重的站了许久,叶少辰才开口说,“在附近找一家酒店住下,再想对策吧。”

夜鹰紧皱的眉头平展了许多,“是,老板。”

叶少辰承认自己很着急,把前面的人逼的太紧,以至于他们怀疑到薇薇头上。现在这种情况着急也没有用,只能先冷静下来,慢慢筹谋。

其实他很想和对方谈判,换他去做人质,怎么折腾都行,他全都接着,奈何对方根本就不给任何机会。

晚上。

夜鹰在房间偷偷给章贺打电话,平时一个硬汉,此时化身成小跟班,“哥啊。你那边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过来,我摸不准老板的脾气,他伤心难过我都不会安慰。”

章贺也愁的不行,“我也很想去,但是老板让啊,这边还有楚轩呢。”

“那怎么办啊,唉呀,我真怕他想不开……”

“你胡说什么呢,老板什么没有见过,怎么会想不开。”章贺顿了顿又问,“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夜鹰简单的讲述了一下发生的事情,最后说,“你是没有看到老板当时的模样,我都心疼了。”

章贺无奈的叹口气,他明白叶少辰对慕薇薇的爱有多深沉,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只怕会更责备自己。

“哥,你倒是说话啊,我要怎么安慰老板?要不要给他拿瓶酒?不是说一醉解千愁吗?”

“你给我滚蛋,老板越喝酒他心里越难受。行了,你千万别作妖,我给老板打个电话试试。”

夜鹰立刻认怂,“是是,哥,那我挂了,你赶紧安慰安慰老板。”

“嗯,先挂了。”

远在A市的章贺打了许多腹稿,才拨通了叶少辰的电话。

“什么事?”叶少辰声音低沉无力,章贺听着心里都不禁颤了一下,这跟魂丢了一样。

“少爷,你还好吗?”

“我没事,你有事吗?”

“少爷,楚轩咬得很死,我什么办法都用了,一点都撬不开他的口。”章贺汇报着这边的情况,小心翼翼的说,“少爷,要不要放了他,我们放长线钓大鱼?”

叶少辰考虑了片刻说,“这是一步险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你去告诉他,我要和对方谈判,只要他们放回薇薇和孩子,宝藏我不要,也绝不会和他们秋后算账,所有的条件我都答应,我只要他们放人。”

“我现在就去办,”章贺关心的说,“少爷,你的枪伤还没有好,要多休息,身体好了,才能有力量救少奶奶和小少爷。”

“知道了,有消息立刻回我。”

挂了电话,叶少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眼神空洞。他何尝不知道好好休息?但失眠太严重没有办法。

这边章贺挂了电话就立刻坐车去找楚轩。

小黑屋里臭气汹天,原本气宇轩昂的楚轩此时连街边的流浪汉都比不上。章贺也算是好心,看楚轩吃饭上厕所实在难受,就瞒着叶少辰将他的两只胳膊复原。不过却加上了重重的手镣和脚镣。

平时的饭给的很少,充其量是只要不饿死就行,因此短短几天时间,楚轩就瘦成皮包骨头。

“楚轩,你出来,我们谈谈吧。”章贺平淡的说。

楚轩拨拉了一下长长的刘海,露出不屑的眼神,“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不用白费力气了。”

“楚轩,现在有一个机会,一个少爷和你们和平解决这件事的机会,如果你想离开这里,所有人都不受到牵连,就出来谈谈。”说完段话,章贺转身出了小黑屋,他无法在一间臭烘烘的房间里谈事情。

在树下等了几分钟,沉闷的镣铐声传来,章贺嘴角浮现一丝笑容,看来每个人对活下去都有欲望。

章贺点燃一支烟,递给楚轩,后者也没有嫌弃,直接放进嘴巴里。

“说吧,什么机会。”楚轩猛吸一口烟,哑着声音问。

“我知道你能和你身后的人联系上,所以少爷想和你们谈判,只要对方把少奶奶和小少爷安全放回来,他什么条件都答应。宝藏一分不要,也可以永远不报复。你依旧是MK公司的大公子,游乐园会照常合作下去,你朋友到底是谁,他也不会去追究,怎么样,这个条件很丰厚吧。”

楚轩意外的看了章贺一眼,冷笑道,“叶少辰这么好心?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章贺叹口气说,“我实话告诉你吧,今天上午少奶奶被你朋友折磨的昏过去,性命危在旦夕,所以少爷心软了,才会让我来传话。”

楚轩指间的烟颤抖了一下,烟灰骤然掉落,默了片刻他问,“他折磨慕薇薇了?”

“嗯,不但如此,还给叶少辰留下了一段视频,少爷看到少奶奶的惨样才下了这个决心。否则你以为,以我们家少爷的性子,他不杀了你们怎么能解恨?”

楚轩面无表情,大脑思维似乎还停留在章贺刚才那句话上。

“他把薇薇怎么了?”楚轩木木的问。

章贺诧异的看着他,没想到楚轩的关注点在这个上面,难道说……章贺想起他对那人的忠诚,顿时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靠,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文章可做了呀。

“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听少爷说,少奶奶晕过去了,而且很惨,也不知道你身后那个混蛋对她做了什么。”章贺在心中对慕薇薇说了声对不起,才继续胡扯,“不过大家都是男人,发生什么事情……”

“胡说!”楚轩厉声打断他的话,“他不会碰薇薇的,绝对不会。”

章贺心里激动起来,原来这家伙的命门在这里,那这段时间软的硬的岂不是都白费力气了。

“有什么不可能?虽然少爷没明说,但是我从他的话中听出来了,你想想,我们少爷如果不是遭受到如此大的打击,怎么会说放弃复仇这样的说法?”章贺给某人的愤怒上倒了一桶汽油,火“嘭”的燃烧起来。

楚轩明显开始烦躁,手中的烟也有些拿不稳,戴着脚镣在原地踱步,“叮叮当当,”沉重又纠结,如同他此时的心情。

他知道那个人对他向来是若近若离,不拒绝也不承诺,他想得到他的心,所以他才答应帮助他拿到藏宝图,没想到……

“楚轩,说实话,我真是从心底佩服你,你对朋友如此重情重义,你被我们抓了,对方却一点音信都没有,也没有派人来救你,枉费我布置的如此严密等更多的人来自投罗网,没想到白费工夫了。”

楚轩没有说话,只是猛吸了一口烟,然后呛到他剧烈的咳嗽开。

章贺冷冷一笑,等他咳嗽暂停又说,“少爷的为人我最了解,虽然他有时候不近人情,但绝对是个信守承诺的人,说不追究绝对不会追究,这一点你全完可以放心。”

说完该说的话之后,章贺就在一边默默的抽烟,还递给了楚轩一支,等一支烟快要燃尽时,他听到楚轩说,“把我手机拿来,我来和他说。”

章贺将口袋中早已准备好的手机拿出来给他,“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虽然你这家伙这段是间太顽固。

楚轩将烟头扔在地上狠狠踩灭,接过手机输入密码毅然决然的拨通了那个号码,他不是圣人,他也有情绪,更不想不明不白的给他人做嫁衣。

铃声响了很久才接通,却没有人说话,异常寂静。

“是我。楚轩。”

Gavin磁性且充满诱惑的声音传过来,“阿轩,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是别人。你在哪里?还好吗?”

楚轩听到他的声音鼻子莫名的酸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看黑沉沉的夜色,无法回答他的话,反而问道,“慕薇薇还在你手中?”

“当然,”Gavin得意的说,“不然我拿什么威胁叶少辰。”

“她……还好吗?”

“嘿,阿轩你怎么关心起那个女人了?”

“没有,好歹她也演了这么久我妹妹,习惯问一声。”

Gavin桀桀笑道。“她挺好的。”

不知是章贺给他的心理暗示,还是他太敏感从Gavin的语气中听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楚轩空闲的那只手握的更紧了。

“叶少辰今天派人和我谈了,想知道内容吗?”

Gavin沉默了片刻,冷笑道,“谈什么?让我放回慕薇薇和他儿子吗?”

“对,只要你放了那两个人,你继续找你的宝藏,他承诺事后绝不追究……”

楚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打断,“阿轩,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叶少辰的承诺你也相信?”

楚轩怒了,“为什么不能相信?你要的只有宝藏,他给你,你放了慕薇薇,这不是很公平吗?”

“公平?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难道你想一直带着慕薇薇?你将她扣在身边,无非是你的护身符,现在叶少辰既然承诺不报复,你还留着她干什么?”楚轩激动的咄咄逼人。

“哼!你别和我说了,谁的承诺我都不会相信。在没有找到宝藏之前我是不会放了她的。”

楚轩听到这句话,心痛难忍,怒吼道,“你连我也不信吗?”

Gavin怔住,许久才安慰道,“阿轩,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但是我不相信叶少辰,所以,我不会接受他的任何条件。你现在在哪里,我派人去救你。”

楚轩心里一片悲凉,“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Gavin还没有说话,电话那边突然传来张珩的声音,“老板,慕薇薇烧的更厉害了。”

“该死。”Gavin低声咒骂一句,语气焦急的对楚轩说。“我这边还有事,你照顾好自己。”紧接着那边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楚轩呆滞的拿着手机,心沉到了谷底,这就是他甘愿付出如此多的人,为了他宁愿赔上楚家的一切名誉,得到的却只是一句“照顾好自己”。

“哈哈哈,”楚轩有些癫狂的大笑起来,那个支撑他许久的意念溃然崩塌,他的身体早就到达了一个极限,全凭信念支撑,现在这个信念折断了,身体也瞬间倒了下去。世界彻底陷入黑暗。

“哎呦喂——”章贺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忙对不远处的下属说,“把医生叫过来。”弯腰探了探他的呼吸,还好,应该是气急攻心,再加上长期营养不足,晕过去了。

章贺叫来两个人,皱着眉说,“把他扔进浴室好好洗洗。”

“是。”

楚轩被抬走,章贺却郁闷了,看来他和对方谈崩了。捡起摔在地上的手机,章贺将上面的电话号码给叶少辰发过去,顺便打电话告知了刚才的事情。

“少爷,楚轩是不是对这个人……”章贺没有说出那几个字,他是个标准的直男。

“不管是什么,现在都没有用了,等楚轩醒过来问出对方的所有信息,他不是要找宝藏吗?老子就去拆了他的大本营。”叶少辰阴狠的说。

“是,少爷。你早点休息吧,太晚了。”

“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