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绝世美男,别碰我/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被拖着扔进车上就开始发高烧,而且很快就烧到了三十九度,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始终没有醒过来。

“医生,她怎么会突然发烧?”Gavin眉头紧蹙的问。

小乡镇诊所的医生说,“估计是伤口感染引起的,再加上她这几天身体很疲劳,没有充分休息,所以病情很凶。”

“那现在要怎么办?”

“我等会拿几瓶退烧药挂着,挂完再看,如果明天早晨还不退烧,就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不行。”Gavin拒绝乡村医生的提议,“我们的时间很紧,没有空去医院看病。”

乡村医生扭头愤愤的看着这个戴面具的男人,“这位先生,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家属,就算时间再紧迫,人的生命才是最重要,你难道不知道发烧也会死人吗?”

“这是我的事情,”Gavin毫无表情的说,“今天晚上你必须让她退烧。否则,明天就算她还病着。我照常带她上路。”

“你……”医生被这个家伙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医者父母心,最看不得这种不负责任的家属。怒气冲冲的瞪了Gavin一眼,甩袖子回诊所配药。

房间很安静,因为发烧,慕薇薇脸和脖子很红,嘴唇却白的吓人。

艾丽莎抱着孩子进来,Gavin扭头看了眼说,“抱孩子来干什么?出去,别被传染了。”

“是宝宝闹着要见慕薇薇,我拗不过带他来看一眼。”艾丽莎解释道。

孩子一看到妈妈,就挣扎着要从艾丽莎的怀抱出去,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说什么。

“老板,她怎么样了?”艾丽莎抱紧孩子,生怕他摔下去。

Gavin烦躁的说,“发烧,等会儿医生来给她挂吊瓶,估计要挂一晚上。”

艾丽莎看老板坐在椅子上稍显疲倦,便说,“老板,你去休息吧,今天晚上我在这里看着她。”

Gavin摇头。“你照顾好孩子就行,大人还能抗,小家伙生病才麻烦,我们前面还有不少路要走,不能再耽搁了。”

“那我让张珩或者谁来,总不能你在这待一晚上吧。”

“张珩?”Gavin抬头看了眼她,“你忘了张珩和叶少辰之间有恩怨,让他来,慕薇薇估计活不到明天。”至于其他人,他也不放心。

“可是你……”艾丽莎后面那句“总归是男人”还没有说出来,就被Gavin打断,“行了,你别说了,一晚上不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只要这个女人不死就好,他还真怕叶少辰像疯狗一样咬上来,那才叫阴魂不散。

其实他并不想她死,只是在医院的时候愤怒值爆表,所有的理智都没有了,只想狠狠地折磨这个撒谎的女人,没想到她身体这么扛不住。早知道这个结果,他当时答应她打针麻药了事,也不至于闹到发高烧。

艾丽莎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老板,抱着痴望妈妈的宝宝出了房间。

老板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一个女人了?他不是和楚轩关系特殊吗?还是真的像老板自己说的,慕薇薇只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质?

搞不懂。

这一晚,Gavin坐在另一张床上闭目养神,时不时睁开眼睛看看吊瓶的药还有多少,有没有跑针,再试试女人的高烧有没有退下来,也真是操碎了心。

五瓶退烧药挂完,已经是凌晨四点多。Gavin拔了细长的针头,看到慕薇薇脸上的红晕消褪不少,才缓口气。看样子耽误不了行程了。

趁着还有点时间。Gavin立刻上床补觉。

天色慢慢转亮,慕薇薇从昏迷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煞白的天花板,这是哪儿啊?

抬手揉着发疼的脑袋,慕薇薇看到手背上的医用胶布,还有青紫的伤疤,回想起昏迷前的事情。

那种疼,真的会死人的。

等等,孩子呢?

慕薇薇侧头一看,嘿,怎么是Gavin这个混蛋?和她同住的艾丽莎呢?

慕薇薇挣扎的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那一身衣服,因为发烧出了好几身汗,此时又湿又臭。

扭头恨恨的瞪着一米之外床上的男人,现在真想趁他睡着拿把刀在他身上捅几下,也让他尝尝这种滋味。

Gavin睡觉向来很浅,听到细微的声响就醒了过来,一睁眼,对面床上慕薇薇正拿吃人的眼光看他,Gavin身体醒了,脑子还处在睡眠状态,下意识被女人的眼神吓得打了个寒颤。

“你想干嘛?杀了我吗?”Gavin起床。

“哼。”慕薇薇冷笑一声,“我是想这么做,但拿我和孩子两条命换你一条命,我觉得太不划算。”

她要是杀了Gavin,那她和儿子就别想活了。慕薇薇还没有傻到会做这种蠢事。

Gavin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胫骨,调侃道,“看来你还有脑子。”

“不过我很好奇,”慕薇薇嘲讽的抬头看他,“你睡觉还要戴着面具,Gavin,你就不怕膈着脸吗?还是说,你丑到一种境界了,连自己都不敢面对自己。”

Gavin的四肢僵硬了片刻,“慕薇薇,皮相对我来说只是累赘,就是为了打发你们这些女人,避免你们喜欢上我。”

“哦,所以你喜欢男人喽?”慕薇薇几乎是脱口而出,眼中都是挑衅,反正他也不敢杀了自己,出口气也好。

Gavin的眼眸瞬间阴暗下来,一步步走到慕薇薇前面,一把卡住她纤细的脖子。“我突然发现,我对女人也感兴趣了,你要不要试试?”

慕薇薇直视他面具后的那双眼眸,“抱歉,我对同志没有一点偏见,但是对你这个人却觉得非常恶心。”

“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Gavin说着手上用了点力气,像是握住了天鹅颈,一折就能断。

慕薇薇也不示弱,上手直接去揭他的面具,“既然我都要死了,看一眼你的真面目不过分吧。”说话间。她的手已经碰到了面具的边缘,刚要掀开,却被Gavin一巴掌打开。

“别碰我!”Gavin冷喝。

慕薇薇的脖子重获自由,冷漠的笑道,“还说自己是绝世美男,哼,我看百分之百是丑八怪无疑。”

Gavin从戴上面具开始就没有见过敢亲自上手摘他面具的,慕薇薇是第一个,所以当她做出这个举动时,他条件反射般的躲避。

啊啊啊——

心里憋屈的要死,他真想弄死眼前这个麻烦的女人算了。

“慕薇薇,我真没见过像你如此不要脸的女人。”

“Gavin,你脑子是进水了吗?明明是你害我到如此地步,现在却反过来骂我?”慕薇薇下床直接把他往外面推,“出去出去,我一点不想看到你。”

“别碰我,”Gavin又说了一句,嫌弃的推开她的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有小小的洁癖,出了门他转身对女人说,“慕薇薇。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再出什么幺蛾子,我不会对你心软的。”

“哼!你这种还有心吗?”慕薇薇不屑的说完这句话,“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间门,顺便反锁,然后直奔厕所。

从醒来的那一刻,慕薇薇就憋着想上厕所,忍到刚才几乎快忍不住了,所以才奋起将他赶出去。

试想,慕薇薇整整挂了五瓶药水,能忍一晚上也是厉害。

慕薇薇很想洗澡。但胳膊上有伤,只能勉强用湿毛巾擦擦身体,出来换衣服。看到地面上扔着的五个吊瓶,她愣了几秒钟。

难道是Gavin那个混蛋昨天晚上在这里照顾自己?

卧槽!他脑子真是有病吧,居然……

当然,慕薇薇是不会被Gavin的举动感动一分一毫的,是他害她晕倒,还把她和孩子拐到这种穷山恶水中来,对Gavin,慕薇薇只有恨和厌恶。

踢了一脚空药水瓶,慕薇薇换身衣服出门找儿子。高烧刚退,她整个人还闷闷的,全身困乏无力,走在楼道时,听到了孩子咯咯咯的笑声。

慕薇薇心中一喜,直接推开那扇门,艾丽莎正在逗宝宝笑,看她进来,脸上的笑容立刻收了起来,又成了高冷美女。

“你进来不会敲门吗?”艾丽莎不悦的问。

“抱歉,我忘了。”

宝宝看到妈妈过来,兴奋地从床上朝她爬过来,慕薇薇几步上前,将他接住抱在怀中,亲昵地亲了亲他粉粉的脸蛋,柔声问,“宝宝有没有想妈妈?”

宝宝嘻嘻一笑,在她脸上回敬了一个吻。慕薇薇顿时觉得,她身上充满了力气。

艾丽莎冷冷地看了眼慕薇薇说,“既然病好了,就准备出发吧。”

“我想再休息一天,我烧还没有退。”慕薇薇想要拖延时间,可她的这点小伎俩艾丽莎一眼就看穿了。

“慕薇薇,不管你的病好没好,老板已经决定等会出发,区别是你自己坐上车,还是别人把你抬上车,所以,不要再做无用功了。再说,尽快找到宝藏,我们也好聚好散,这不是我们所有人期盼的吗?”艾丽莎说完不理她,开始收拾东西。

慕薇薇冲她背影做了个鬼脸,嘟囔道。“好聚好散?希望你们到时候信守诺言。”抱着孩子出来,她突然想起,哪里有什么宝藏?后面那份藏宝图本来就是叶少辰胡乱画的,那就是这笔宝藏在哪谁都不知道,Gavin他们又怎么可能误打误撞找到呢?

完了,难道她和孩子要永远受制于Gavin?

不不不,叶少辰一定会来救她们的。她要相信叶少辰。

……

叶少辰彻底失去了慕薇薇的消息,都快一周过去了,他派出的好几路人都没有找到一点点信息。

他给慕薇薇的那张银行卡至今没有刷出一分钱,他想,应该被戴面具的家伙不知扔到了什么地方。

而楚轩那边,自从一头栽倒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医生检查说,病人身体虚耗太久,再加上心情沉郁,可能下意识不想醒过来。

听到这个消息,叶少辰爆了句粗口,却无可奈何。

国庆即将到来,作为游乐园的最大投资方,开业典礼他不能缺席,于是在刘秘书的再三催促下,叶少辰从深山老林出来,返回A市。

“搜索一天都不能停,一旦有任何消息立刻通知我。”叶少辰进安检时,吩咐夜鹰。

“知道了老板。”夜鹰恭顺的说。

叶少辰心有牵挂,继续叮嘱,“还有,一旦你和他们迎面碰上,我不管你怎么应对,慕薇薇和孩子的安全是第一位。”

“这个我当然知道。”

叶少辰伸手拍了拍夜鹰的肩膀,“辛苦你和大家了,我把公司的事情安排好了就来和你汇合。”

“嗯。”夜鹰心里暖暖的。他跟着叶少辰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个老板有时候很威严,高高在上,有时候却像是一个大哥,关心着每个人兄弟的生死。

飞机冲上云霄。

叶少辰透过窗外看脚下重重叠叠的山脉,蜿蜒逶迤的河流,他知道薇薇很有可能就在下面的某个角落,却不知何时能找到她。

事情似乎陷入了僵局,他知道藏宝图是假的,但对方却不知道,他又不能说。只能蛛丝马迹的寻找。

他前几天还希望楚轩尽快醒来,但现在来看,他醒过来也没有什么用,他就算抄了对方的大本营,也未必能让面具人现身。

他到底该怎么办?

两三个小时候,飞机降落在A市,章贺一眼就看到人群中高挺肃然的叶少辰。

“少爷,你回来了。”章贺提过他手中的包,跟在他两步之外,半个月不见,少爷瘦了很多,而且整个人萧索了很多,那双蓝眸中隐藏着深深的忧虑。让他这个男人看着都不由的心疼。

“公司最近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叶少辰一边走一边问。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后天的游乐园开业,其余的都运行正常。”

“楚轩还没有醒?”

“没有。”章贺顿了顿说,“不过楚轩的父亲来了。”

“楚震云?”叶少辰冷哼,冷嘲道,“他居然还敢踏进A市?”

“他的长子都昏迷这么长时间了,他怎么可能不来?另外,他说想和您谈谈。”

“好啊,谈就谈。帮我约到明天上午。”

“是。”

上了车,叶少辰直奔公司。

一路上随处可见游乐园的巨型宣传,几乎覆盖了从机场到游乐园的整条街。除此之外还有叶少辰看不到的A市各种大型商场,视频全天候滚动播出,就连电视和网上这几天也发了很多相关报道。

但宣传效果如何,就要看后天的人流量了。

消失半个多月的总裁猛然出现在公司门口,两个保安立刻挺直了腰板。叶少辰将所有的心事完美的隐藏起来,看刘秘书急匆匆走过来,冷声说,“通知所有部门以上经理开会。”

“是,叶总。”

叶少辰的回归让涣散了许久的员工全都绷紧了神经,公司小道消息是,叶少辰带着楚妍出国度假了。但见到叶少辰的人都觉得,叶总这个假度的,似乎并不开心。

会议室气氛紧张又压抑,一个部门经理刚汇报完工作进度,叶少辰就将手中的资料扔了出去,“这么久了,你就干了这点事情?是不是我不在公司,你们就觉得可以偷懒了?你,如果国庆之前如果不把进度赶上来,带着你下面的人全都给我滚。我叶皇不养你们这种废物。”

“是,叶总。”经理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战战兢兢的坐下。

“下一个,企宣部和工程部,后天的开幕怎么策划的?”叶少辰的音调阴冷的如同死亡的诏令。

“叶总,我和陈总是这样想的……”

三四个小时的会议结束后,除了叶少辰,几乎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大家灰溜溜的逃一般出了会议室,有人在庆幸,也有人在发愁。

叶少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眉头紧锁,薄薄的嘴唇紧闭在一起。疲惫之极。

“叶总,我让酒店送了餐过来,您吃了再工作吧,下午还要去游乐园。”章贺弯腰小声说。

许久,他才听到叶少辰“嗯”了一声。章贺莫名的鼻子酸了,这些年叶少辰太不容易了,尤其是在遇到慕薇薇后,他的笑容多了,伤心也多了。不过,身上的人味儿也更多了。

即将开业的游乐园异常喜庆,所有项目和自己预想的基本都一样。因为提前得知了叶总要来,员工们都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和活力。

叶少辰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检查,确保后天开业不会出任何问题。看到充满童趣的各种卡通人物和游戏场景时,叶少辰的心在隐隐作痛。

他离开A市去找慕薇薇和孩子时,原本计划着和他们一起一起举行开幕式,这个游乐园就当是送给儿子的礼物,没想到事与愿违,是他太过自负,不但没有把母子二人带回来,还弄丢了。

他这个丈夫、爸爸做的都太不称职了。

旁边作陪的陈凯看叶少辰在沉思,以为哪里出了问题,胆怯的问。“叶总,你觉得哪里不合适吗?”

叶少辰回过神,一脸冷淡的问,“我怎么没有看到小熊维尼的场景和人物?”

陈凯懵了,“叶总,我们的策划中没有小熊维尼啊。”

“是吗?加一个,今天晚上就加。”叶少辰说完,拔脚向前走。

夜幕降临,游乐园才检查了一半,在美食街随便吃了点东西,叶少辰一行人坐在剧场里看演出,当然,这也是检查中的一项。

到了深夜十一点多,叶少辰终于结束了今天的行程。因为还没有检查完,他直接住在了游乐园的主题酒店里。

“章贺,明天让楚震云来这里找我。”叶少辰在进房之前对身后的人说,时间紧迫,他可不想在楚家人身上浪费一分一秒,顺便,他也和楚震云谈谈这座游乐园的归属问题。

“知道了叶总。”

简单的冲洗后,叶少辰浑身散架了一样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了眼。夜鹰没有消息发过来。

或许是今天身体超负荷工作了,叶少辰居然没有多久就沉睡过去,而且一夜无梦。

MK公司董事长楚震云年过六十,但依旧是个风度翩翩,一身儒雅的中年帅男人。他来到游乐园时,叶少辰正在餐厅吃早餐。

“楚总大驾光临,不胜荣幸。”叶少辰起身淡笑地和他握手。

楚震云的眼底有血丝,应该是没有睡好,他松开叶少辰的手,客气道,“叶总,好久不见。”

“是很长时间了,楚总,请坐,想吃点什么?”叶少辰不急不慢的问。

楚震云礼貌拒绝,“不用,我吃过早餐了。”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叶少辰低头自己吃饭不再招呼。

他和楚震云第一次见面是在香港,他亲自和他洽谈游乐园的项目,当时楚震云的态度不冷淡,但也绝对算不上热情。事情敲定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了。

叶少辰气定神闲吃着盘子里的煎饺。楚震云则有些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开口,等前者吃完最后一个煎饺,楚震云冲助理点点头,助理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

“叶总,你先看看这个。”楚震云将文件转递给叶少辰。

叶少辰慢条斯理的擦擦嘴角,伸手接过文件,揭开第一页,题头赫然写着:股权转让书。

嗬,他什么都还没有说,楚震云就把东西拿出来了,他昨天还想着如何让这个老狐狸放弃游乐园呢。

叶少辰快速的扫描了一下文件,大致内容就是MK公司自愿放弃游乐园所有股权,游乐园将由叶皇完全控股。

将文件放在桌上,叶少辰跳起二郎腿,双手叠交着放在大腿上,眼睛平静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语调无波无澜,“楚总,这是什么意思?”

楚震云淡然一笑,“叶总,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不如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如何?”

“当然可以。我也喜欢直接了当。”

楚震云沉默了片刻说,“我儿子楚轩,我希望叶总能放过他,他在你这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用游乐园的所有股权来换他。”

这个结果在叶少辰的意料当中,所以他并不觉得惊讶,冷冷的说,“楚总,你知道你儿子给我带来了什么样的损失吗?我叶少辰还不把这点股权放在眼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