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被绑架了,不用你帮忙/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萧汐冉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撑着桌面,异常惊讶,一连串的发问,“谁绑架了她?为什么?对方想要什么?”

叶少辰情绪低落的摇摇头,“我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萧汐冉气的快要摔杯子了,“绑架总要有个目的吧,要钱吗?要多少?”

“如果要钱就好了,多少我都会给,”叶少辰苦笑。“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你就长话短说,”萧汐冉直接打断他的话,“今天不把这事儿说清楚,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叶少辰怔住,没看出来,这个性格火爆的女人对薇薇还挺关心的,不过,他要不要告诉她,阿妍其实是薇薇呢?

还是算了,这是她们女人之间的事情,还是等薇薇回来自己对萧汐冉坦白吧。

阻止了下语言,叶少辰说,“几十年前,我爸爸妈妈得到了一份藏宝图,对方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消息,绑架了阿妍,让我用藏宝图换。结果,我把藏宝图给他们了,对方却诶呦信守承诺,直接带着阿妍消失了。”

“卧槽!”饶是萧汐冉如此有教养的人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绑匪了?还有,叶少辰你也太蠢了吧,藏宝图给了,竟然把人没有抢回来?”

“我怎么抢?他们十几支枪对着我们,我要敢动一下我和阿妍当场就没命了。我怎么救?”叶少辰说到最后嗓子哑了,眼眶忍不住通红,没有人知道他的心在滴血。

萧汐冉愣住,盯着叶少辰看了几秒,然后重重的坐回椅子。

是她太冲动了,看叶少辰如此模样就知道他心里一定不好受。

空气凝滞,只听得到窗外隐隐的嘈杂声,两个人沉默无言许久,萧汐冉才继续问,“绑匪长什么样子?”

“戴着银色面具,看不到脸。”叶少辰的情绪也平稳了很多。

“他们现在大致在哪儿?”

“闽南山区,宝藏或许就埋在其中一个山洞里。”叶少辰不打算告诉她所有的真相,他和萧汐冉并不是很熟悉。

“所以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山里找人?”

叶少辰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嗯,这边事情完了,我明天就过去。”

萧汐冉心中还是有疑惑,索性全部问完,“那MK公司呢?他们今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来?”

叶少辰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这是商业机密,恕我不能相告。”

萧汐冉耸耸肩,“OK,我也就是随口一问,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有兴趣。那个,阿妍那边我能帮到什么忙吗?”

叶少辰不客气的说,“不用,我能应付过来。”这件事让她参合进来,薇薇的身份就会暴露,还是保险一点为好。

“你确定?闽南那一块山脉那么多,你难道不需要人手吗?我有很多朋友都是户外运动爱好者,他们进山会比你那些属下更容易。”

叶少辰依旧还是拒绝,“现在我还能应付,等到哪一天我走投无路的时候,自然会找你帮忙的。”

萧汐冉讨厌他这种自负自傲的模样,火气又冒了出来,“走投无路的时候?叶少辰,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现在应该是合力尽快找到阿妍才对,你居然还要等到走投五路的时候?你的大男子主义能不能放一放?”

叶少辰考虑了一会儿说,“萧汐冉,非常感谢你如此关心阿妍,但现在我真的还能应付,如果有需要我会找你的。”

原本他沉默的时侯,萧汐冉以为他想通了,没想到还是说这样的话,气呼呼的从椅子上再次站起来,一脸的严肃,“你不用谢我,我都是看阿妍的面子。不过叶少辰,你这样迟早会害死阿妍的。我无法再和你这样的人待下去了,再见。”

叶少辰还没有忘记她神秘的那个朋友,跟着她起身,厚脸皮的说,“快到吃饭时间了,我请你和你朋友吃饭吧。”

萧汐冉轻飘飘的看他一眼说,“不用了,我还没有逛够,等我逛够了我会和朋友去吃。”

“虽然我拒绝了你的帮忙,但你也没有必要横眉冷对吧。吃一顿饭而已,或许我会改变主意。”

萧汐冉讥讽的笑道,“叶少辰,我想要帮忙,只是单纯的冲阿妍的面子,你居然好意思拿这个来威胁我?我真是再次见识到了你的为人。吃饭什么的就不必了,我怕自己消化不良。”

叶少辰知道自己刚才太慌张说错了话,不得不道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管是不是,都不会让我对你改观。再见!”萧汐冉撂下这句话向外走。

叶少辰快步走在她身边,“我送你,免得阿妍以后知道了,又怪我对你态度冷漠。”

“哼。”萧汐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到了一楼,萧汐冉顿住脚步回头,“好了,你就送到这里吧,你名气太大,我可不想被人拍照上传到网上。”

叶少辰挑眉冷笑,“你萧大小姐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不应该对这些消息……”

“NONONO,你错了,我不怕自己的照片被传到网上,我只是不想和你牵扯在一起,这有损我的名誉。”萧汐冉说完,哪里管他生不生气,推开玻璃门,走入嘈杂的人流中。

叶少辰无言的盯着某人高挑的身影。拿出手机,“喂,章贺,立刻过来一下。”

几分钟后,萧汐冉和慕天野在摩天轮下汇合后,登上一个小车厢,萧汐冉把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楚妍被绑架了?”慕天野也很意外,任他猜破脑子也猜不到居然是这个结果。

“嗯,看叶少辰的样子,应该是真的,不过那个混蛋,我说要帮忙,他却拒绝了,还说等走投无路的时侯再说。怎么会有这种人,难道现在不应该是尽快找到阿妍吗?啊——气死我了。”萧汐冉越说越气,差点在车厢里跺脚。

慕天野握住她的双手安抚,“好了好了,你别那么生气,他向来是这样的人。再说,楚妍被绑架,楚家那边必然也会有人出面,他们两家联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听他这么说,萧汐冉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下来,重重的吐口气说,“好吧,但愿如此。”

摩天轮升到最高点,眼前豁然开朗,A市的美景尽收眼底,萧汐冉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慕天野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指着窗外给她介绍A市的各个地段。在两个人谈笑风生的时侯,却不知下面已经有不少人在到处寻找他们。

深山里。

Gavin一行人寻找了好几天,始终一无所获,心情都烦躁到了极点,只有慕薇薇像没事人一样,每天只需照顾好她和孩子两个人。

“老板,这份藏宝图是不是真的?”这个问题在张珩心里憋了许久,今天终于问了出来。

Gavin正在翻阅各种资料,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是真的,你没有听蔡先生说吗?以前这里的确存在一个昌盛的王国,后来消失了。”

“那为什么这么久了,我们连宝藏的半个影子都没有找到?”

“如果宝藏那么好找,现在还能落在我们手中吗?早就被历代的人搜刮一空了。”

张珩沉默不语,他总觉得这份藏宝图是叶少辰拿来诓骗Gavin的,如果这笔宝藏真的存在,这么多年了,叶少辰为什么不自己去寻找?

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能经受的住一笔巨大宝藏的诱惑。

“慕薇薇在干什么?”Gavin随口问道。

张珩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那个女人在干什么?这不应该是艾丽莎的职责范围吗?

Gavin放下手中的资料,冷漠的看了眼张珩,起身去找慕薇薇。

此时是晚上九点多,他们住的是山里的一家名宿,四周很安静,Gavin来到慕薇薇和艾丽莎住的房间,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人应答。

Gavin眼中露出疑惑,又耐心的敲了敲门,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疑心渐起,Gavin拿出电话拨通艾丽莎的号码,手机铃声从房间里传出来。

“咚咚咚,艾丽莎?”Gavin敲门的力气大了很多,张珩听到声音后也走了过来。

“老板……”

“把门撞开!”Gavin冷声说。

山里民宿的条件能有多好?张珩向后退一步,用力的一脚踹到门上,“哐”,门开了。

Gavin赶紧跑进去,只见艾丽莎倒在床边,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头发潮湿的团成一团没有疏开,而慕薇薇和孩子不见踪迹。

“艾丽莎。艾丽莎——”Gavin摇着女人的肩膀,看到桌边放了一杯奶,拿起来闻了闻,里面有淡淡的药味。

Gavin处在暴怒的边缘,将被子“啪”放在桌上,慕薇薇,你居然敢逃跑?

“张珩,立刻带人去找!她抱着孩子跑不远。”

“是。”

都怪自己太疏忽大意了。慕薇薇这段时间很安份,看不出一丁点要反抗的意思,让她走就走,让休息就休息,连句顶嘴的话也不说。他以为,这个女人已经认命了。

没想到,她在暗中悄悄计划着逃跑,还不知什么时侯从哪里弄到了安眠药。看来他真是太小看这个女人了。

杯中的牛奶已经凉透,证明她逃走有一段时间了。此时是秋季,山里又潮又冷。她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担心孩子的身体,所以很有可能去寻找附近的山民帮忙。

“张珩,派人去山民的家里找找。”Gavin用电话通张珩。

慕薇薇,要跑就跑远一点,如果被我抓住,我就卸你一条腿,让你哪里都去不了。

Gavin将昏倒在地上的艾丽莎抱起来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她身上还有沐浴液的味道,应该是刚洗澡完。

寂静的山林里。慕薇薇抱着孩子拼命的奔跑,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如果这次跑不了,她不知道那个手段毒辣的Gavin会对她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

孩子被她绑在背上,睁着眼睛滴溜溜的看,原本她是想狠狠心给他喂一点安眠药,这样在逃跑途中,他就不会出声,可是勺子递到孩子嘴边,看到他笑吟吟的眼眸时,慕薇薇心软了。

这是她的亲生儿子啊,她怎么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

前面的路很黑,脚下是野蛮生长的杂草,慕薇薇不知道要跑去哪里,只知道要离Gavin越远越好,先离开他,然后找到一户人家,给叶少辰打电话。

……

皓月当空,山谷夜风呼啸。慕薇薇背着孩子深一脚浅一脚在山里前行。

前两天车子经过药店的时侯,她突然萌发了逃跑的念头,她很难相信Gavin最后会安然无恙的放她和孩子回去,因为这笔宝藏找不到,Gavin最终会怀疑到藏宝图的真假上,一旦他疑心。必然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她和孩子身上。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那天晚上,她趁着艾丽莎睡着,在她的钱包里拿了一百块钱,慕薇薇不敢拿太多,怕被她发现。

第二天住宿的时侯,她趁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侯,下楼拜托旅店老板去帮她买点安眠药。老板很不情愿,慕薇薇再三请求后,又说不要回找的零钱后,老板才磨磨唧唧去附近小药店买了瓶安眠药给她。

艾丽莎有每天晚上喝热牛奶的习惯,今天晚上也不例外,慕薇薇看她把热牛奶放在桌子上,故意说,“要不你先去洗澡吧,出来温度就刚刚好,我胳膊上有伤。估计等会儿要折腾很久。”

或许是这几天的和谐相处让艾丽莎放松了警惕,没有任何质疑就进了浴室。水声响起,慕薇薇赶紧把安眠药拿出来,先是放了一颗,怕不够,又放了三颗。

四颗安眠药应该死不了人,艾丽莎不是很坏,慕薇薇还不想让她死。

在艾丽莎洗澡期间,慕薇薇不断摇晃着牛奶杯,以便加速药片的溶解。二十几分钟后,艾丽莎从浴室里出来,穿上睡意。

慕薇薇假装低头给宝宝换衣服,余光看到艾丽莎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喝牛奶。可能是药味太重,她喝了一口就皱起了眉。

“今天这牛奶味道怎么怪怪的?”

慕薇薇的心砰砰砰跳起来,脸上很平淡,随口说道,“估计是这边卖的牛奶牌子不一样,所以喝起来味道不一样。”

“是吗?”艾丽莎拿起旁白的纸盒子看了看,自言自语道,“好像没过期。”然后又喝了好几口才把杯子放下,坐在床边擦头发。

慕薇薇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一心留神着艾丽莎的举动。几分钟后,“咚”一声,她倒在了地上。

慕薇薇吓了一跳,见她紧闭着眼睛,蹑手蹑脚走到她跟前,摇摇她的肩膀喊道,“艾丽莎?艾丽莎?”

美人睡得很死,慕薇薇想要把她弄到床上,但奈何一只胳膊上有伤,根本使不上力气,只好放弃任由她半躺在地上。

慕薇薇动作快速的给宝宝穿上几件厚衣服,抱着很容易累,心一横将他放进双肩包中,只将脑袋露出来,然后用两件衣服从前往后绑在自己胸前。

做这些的时侯,宝宝没有发出一声,他可能只是单纯的觉得妈妈的举动很有趣,很好玩罢了。

收拾好一切,慕薇薇探出头看了看楼道,一个人都没有。

此时是晚九点多一点,大多数人不是在休息看电视就是在洗澡,站在门口,慕薇薇有些紧张和害怕,但已经把艾丽莎放倒,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咬咬牙,狠下心,慕薇薇深吸一口气,轻轻关上门,低着头向楼梯急步走去。事情出乎意外的顺利。直到出了旅店的大门,都没有遇到一个人。

慕薇薇不敢相信,居然这么容易就逃出来了?

来不及欣喜,慕薇薇背手拍了拍宝宝,头也不回的跑入沉沉的暮色中。

不知在山路上走了多久,慕薇薇又累又困,但她不能停下来休息,扭头看了眼宝宝,他很乖巧的睡着了。

突然,前方出现了几盏昏暗的灯光,慕薇薇心中一喜,加快脚步向前跑去。

这是一家农户,三间砖瓦房,外面用土墙围了起来,灯光透过窗户投下斑驳的影子。

顾不了那么多,慕薇薇上前拍门。

半分钟后,传来脚步声,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

“大姐,我是赶路的,没地方去了,能让我在你家住一晚吗?我明天就走。”慕薇薇尽量温柔的说。

或许是怕招惹麻烦,女人直接拒绝她,“妹子,我们家没有住的地方了。你去别家吧。”

深更半夜突然出现个女人,是谁都会有戒心。

“大姐,我跑了一晚上了,只遇到你这一家,如果你不收留我,我今天就要在山里过夜了,我没有关系,我的孩子一定会生病的。”慕薇薇苦苦哀求。

里面的人沉默了片刻,悉悉索索打开了木门,看外面站着一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背上果然还背着一个小孩,心有些软了,“那你进来吧。”

“谢谢,谢谢大姐。”慕薇薇对这个朴实的女人说。

房间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但很干净,床上躺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桌子上还放着一个书包,还有针线团。

“坐吧,”大姐警惕的打量着她,问道,“姑娘,你大半夜的怎么在山里游荡,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

慕薇薇喘了口气说,“大姐,能给口水喝吗?我太渴了。”

大姐转身去厨房在水瓮里舀了一瓢凉水,慕薇薇也不嫌脏,碰着葫芦瓢就咕噜咕噜喝下去。

解了渴,她才说道,“大姐,我也不瞒你,我是被人骗到山里来的。”

大姐似乎对她的话并不惊讶,脸上警惕的神色淡了许多,感慨的说,“哎,那些家伙真是造孽啊,多好的姑娘,怎么下的去手。”

慕薇薇忙取得她的同情,“大姐,我是受不了了才跑出来的,你看我的胳膊,就是被那家人打伤的。”

大姐一看,胳膊上果然缠着纱布。

“我太了解被卖到山里姑娘的遭遇了,她们有的人一辈子都逃不出去,被抓回去就往死里打。你也算是有本事。竟然逃了出来。”大姐看到她背上粉雕玉琢的小孩子,问道,“这孩子……”

“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让他留下来,这会害了他一辈子。”慕薇薇心疼的说。

大姐点头称是,“你说的对,孩子留在山里太苦了,像我家牙仔,每天上学就要走好长的山路,每次回来天都黑了,我那个心疼呦。”

慕薇薇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阵,房间里并没有男人的鞋子和衣服,于是问道,“大姐,大哥不在家吗?”

“哦,他出去打工了,在山里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孩子以后还要上大学,不攒钱可不行。”

“嗯,是这样。”慕薇薇跑了很长的路,现在一放松下来,才发觉小裤腿又泥又湿,里面的皮肤也被藤蔓划得生疼。

拉起裤腿一看,一道道血痕,看上去很是恐怖。

“哎呦,划伤了,我去给你打点水洗洗。”大姐很热心的说。

“谢谢大姐,”慕薇薇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叫住她,“大姐,你有手机吗?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

“有手机,不过我们这里的信号不好,每次打电话都要跑到半山腰去,”大姐从床头拿来一部老式手机给她。“你看,一点信号都没有,我也就把它当个表用。”

慕薇薇失落了,手机上一点信号都没有,难道真要等到明天跑到半山腰?

大姐明白她的心情,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出去打水。

一番折腾后,接近深夜十一点多,家里没有多余的床,慕薇薇就和大姐,大姐儿子挤在一张床上。虽然条件很简陋,但她心里很满足,迷迷糊糊地搂着孩子睡着。

她睡得并不踏实,梦中全是被Gavin的人追杀的场景,她一路跑,却怎么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哐哐哐——”外面突然传来震天的拍门声,慕薇薇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醒来,她紧张的看着门外,这个时侯能来敲门的,很有可能就是梦中的那些人。

大姐也悠悠转醒,仔细听了听门外。

“开门!”有个男人在大声喊。

慕薇薇抱紧孩子,眼中全是担忧,“他们追来了。”

大姐却很镇定,快速的穿上衣服说,“来,拿好东西我把你藏起来。”

慕薇薇身上的衣服没有脱,只是换了条裤子,所以动作也很麻利,背起双肩包抱起孩子穿上鞋跟在大姐身后。

屋外,响亮的敲门声还在继续。

屋里没有开灯,大姐轻车熟路的打开对面的一间房门,小声对她说,“这是我们放粮食的地方,”说着她揭开一个大瓮,里面还有一点点玉米,“进去。”

慕薇薇挣扎的抬脚进去,一个趔趄,孩子的头差点碰到瓮沿上,幸亏大姐一把扶住她,“小心点,蹲下去,我给上面放点东西,你忍着点。”

“嗯。”慕薇薇将孩子护在怀中,很快大姐拿来一个等圆的木板放在她头上,给上面似乎又放了两袋米,这才盖上盖子,又给盖子上放了一袋粮食。

慕薇薇的头被压得有些疼,但眼下只能忍着。

“开门!再不开门我们撞进去了。”外面的人叫嚣着。

大姐关上储藏间的门,打开了灯,冲外面喊,“你们是谁呀。”

“我们找人。你把门打开。”

大姐站在堂屋内,“要找你们明天来找,现在深更半夜的,我能直到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

“你开不开?不开我把门撞坏了可不管。”

大姐拉开门,“你们,你们找谁?我家里就我和儿子两个人。”

“是不是两个人,我们找找自然就知道了。”男人的情绪还是暴躁,“你们两个,把门给我撞开。”

大姐一听,果真要撞门,这门坏了的话,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修?于是赶紧出来站在院子里说,“你们等会儿,不要撞,我开。”

“快点!”男人怒声说。

大姐回头瞄了眼黑漆漆的储藏室,定了定神,打开了外面的大门。“你们,你们是谁?”

张珩阴狠的盯着她,“有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

大姐心道,我的天,果然是找妹子的。

“没有,我这里这么偏僻,怎么会有人来呢?”大姐撒谎道,她是个热心肠的人,见到女孩受难就想帮一帮。

张珩盯了她几秒,是个很忠厚朴实的农家妇女,皮肤黑黑的,身材高瘦,眼中带着惊恐。

“进去搜。”他说。

大姐不情愿了,叫嚷道,“你们是谁啊,凭什么搜我家?唉唉唉,你们干什么呀,还有没有王法了。”

睡在床上的儿子被嘈杂声惊醒,揉着然呼呼的眼睛,等看到一屋子煞神般的男人时,顿时醒了,吓得喊妈妈,“妈妈,他们是谁呀,为什么来我们家?”

大姐正要赶过去安慰儿子,却被张珩大步抢先,“你们家里刚才有没有来过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子。”

小男孩吓懵了,直摇着头,“没有,我没有看见。”

张珩看他没有撒谎的迹象,放过了他。

踢哩哐啷一阵响,不大的三间房被搜了个遍。没有人。

张珩的视线落在墙角的一个小门上,冷声问,“那是什么房间。”

“我家放粮食的地方。”大姐的声音有些颤抖。

“进去搜。”张珩一声令下,有人上去踹开了门。

大姐站在门口紧张的说,“你别碰坏我家的东西。”

又是一阵乱翻,只剩下三个大瓮,“这里面是什么?”

“收的粮食啊,难道我放地下?早被老鼠咬坏了。”

那人看了她一眼,很尽职尽责的一个个打开看,前两个果然都是粮食,到了第三个,他很不嫌麻烦的将上面的米袋挪开,然后掀开木盖看了眼,还是粮食,随即又盖上了。

躲在里面的慕薇薇呼吸都停止了,还好,这一切都快过去。

“张哥。没有。”

没有?

张珩他们是寻着慕薇薇经过的痕迹找到这附近的,方圆好几里,只有这一户农家,难不成她没有进房间,而是露宿在外面?

她那么爱孩子,舍得让孩子受冻吗?

“走。”张珩冷漠的说了句,带着人向外走,刚到门口,余光却看到门背后似乎堆着一坨东西。随手推开门,一条亚麻色的女士长裤团成一团扔在地上,还带着泥巴和青草刷过的痕迹。

大姐也看到了这条裤子,心里一沉。

完了,当时慕薇薇换裤子的时侯,要扔了这条脏裤,她却觉得布料和款式都很好看,也是新的,想明天洗洗留下自己穿,于是随手扔到门口面忘了。

这下惨了。她对不起小姑娘了。

张珩将裤子捡起来,仔细看了看,眼中露出精光,这两天慕薇薇穿的好像就是这条裤子。

“这是什么?”张珩转过身问大姐。

大姐假装冷静,“你看不出来吗?当然是裤子啊。”

张珩冷笑,“我问,这是谁的裤子?”

“我的裤子,我今天下午去地里干活,把裤子弄脏了就扔那了。”大姐紧张的说。

“是吗?”张珩提着裤子一步步走到大姐跟前,讥讽道,“这条裤子是范思哲秋季新款,最少也要四千块钱,你确定是你的吗?”

大姐怔住,一条裤子居然要这么贵?四千块钱,这是她和孩子半年的生活费呀。

不用再多问,张珩已经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答案,将裤子扔在地上,双手抱在胸前阴森森的说,“我再问你一遍,那个女人和孩子在哪里?”

大姐被他浑身的煞气吓得直哆嗦,她再有胆气有热心肠也只是一个农家妇,没有见过多少大场面,不过她却懂的一点,答应别人的事情就不能食言。

“天一黑我就在家里给孩子补书包,真没有见过什么女人和孩子,你也在我家里搜了呀,哪里有什么人?”大姐硬着头皮说。

“好啊,那你解释解释这条裤子哪里来的?”

大姐大咧咧的说,“我就在集市上买的,根本不是你说的什么范哲什么,你一定认错了,就算是,那也是冒牌货,我一个种地的,怎么买的起那么贵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