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真相大白/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天野靠在围栏上问,“怎么了?”

萧汐冉放下望远镜,表情纠结的说,“坐在叶少辰旁边的那个人,吐了。”

慕天野猛地瞪大了眼睛,感觉胃里有东西在翻滚。

两个人相对无言的看着彼此,突然“哈哈哈”爆笑起来。

“叶少辰这下一定恨死我了,哈哈哈,天呐,他一定会疯的。”萧汐冉扑倒在慕天野怀中,笑的花枝乱颤。

慕天野也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笑了,感觉压在心里的那一股阴霾随之消散了,原来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欢乐会加倍。

萧汐冉预料的一点都不差。

当旁边的年轻小伙“哇”的吐出来来,风火轮刚好在半空,一半的污秽物顺着风全倾倒在了叶少辰的衬衣上。

男人彻底疯了。他是没有洁癖,但是这种程度完全是不能忍啊,还有那股酸爽的味道……

上帝,三天之内他都可以不用吃饭了。

也怪他自己,原本是有个小美女要坐在他旁边的,被叶少辰直接拒绝了,特指了这个看起来很斯文的小伙子。

风火轮还在继续,身边的小伙子在不停的反胃,这一刻叶少辰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这个游戏这么长时间?为什么还不停止?

时间如同停止了一样,终于停下来的时侯,叶少辰双手无力的解开安全带,然后一颗颗解开纽扣,将一塌糊涂的衬衣甩在了地上,嗯,还甩。

他维持了三十年的高贵形象,在今天彻底崩塌。

章贺在底下目睹了全过程,在叶少辰还没有下来的时侯,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随时准备着,所以当他看到叶少辰将衣服脱下,露出他如模特般完美的身材时,立刻跑上去将自己的外套给少爷穿上。

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分钟,他已经听到周围女生们发出的赞叹声。

叶少辰动作迅速的将西装穿上,压低声音怒冲冲的说,“去洗澡。”

原本只是一件普通的浅蓝色西装,却愣是让叶少辰穿出了T台效果,再加上他里面刚好光着,更加吸引了不少目光,有女人的。有男人的,还有好多手机镜头的。

这下完蛋了,叶少辰绝对要上明天的头条了。

自己家的游乐园今天开业,在体验玩的过程中居然被吐一身,最后不得不脱光衣服走,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妥妥的爆炸新闻啊。

叶少辰一路阴黑着脸往前走,章贺紧跟在他身后小声说,“少爷,前面的水上乐园里面就有洗澡的,你要不去那边吧,顺便把最后一个项目玩了……”

叶少辰扭头狠狠的瞪着他,他的肺都快要气炸了,章贺居然还劝他玩最后一个游戏。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章贺承受不住如此大的电压,连忙赔笑脸道,“少爷,我已经让人去给你取衣服了。”

要不是周围人纷纷注视着他,叶少辰真想仰天长吼。

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叶少辰才勉强能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给我闭嘴!”

章贺立刻遵命,其实他心里早就乐不可支了,自从跟了叶少辰,还从来没有见过叶少辰如此吃瘪,今天这形象算是糊到底了。

来到水上乐园,叶少辰一头扎进单间浴室,把衣服和裤子统统从里面扔出来。带着浓浓的怒火和怨念。

章贺抱着衣服出去等,顺便催属下赶紧把赶紧的衣服拿过来。

游乐园有叶少辰专门的房间。就是为了方便他过来住宿,章贺也老早贴心的放了几件衣服内裤和鞋子进去。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浴室里。

叶少辰愤怒的一拳砸在瓷砖上,火气未消,手背却更疼了。

“萧汐冉,你给我等着瞧。”叶少辰咬牙切齿的说。

用香皂彻彻底底的洗了三遍,又用洗发水洗了两遍头发,最后用了几乎半瓶沐浴露,他才觉得身上的那股味道淡了。

出来穿好送来的衣服,把章贺招过来,皱着眉说,“闻闻,还有味道吗?”

章贺是个实诚人,凑在他肩膀上闻了几下,“少爷,全是沐浴液的洗发水的味道。”

叶少辰这才无力的松口气,在休息室的床上躺一会儿,准备再去完成最后一个项目,这时,萧汐冉来电话了。

刚被水浇灭的心头大火瞬间复燃,叶少辰狠摁下接通键,还没有说话,就听到那边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叶少辰,味道怎么样啊。哈哈哈哈……”

叶少辰脑海中立刻浮现刚才在半空中生无可恋的状态,鼻间似乎又嗅到了那股酸爽味,一字一顿的说,“萧汐冉,我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哈哈……”萧汐冉又是一阵大笑,等她笑够了才说,“叶少辰,说话不要这么满嘛,休息够了吗?还有最后一个项目没有玩呢,赶紧去,我为了看你表演肚子都饿死了,等你表演完,我们一起吃饭呀。”

叶少辰快要将手机捏碎了,阴恻恻的问,“你刚才不是说不和我吃饭吗?”

“姐姐我现在有兴趣啦。”萧汐冉诚心要气叶少辰,说话完全不遮不掩。

“萧汐冉,你脸还真大。”叶少辰讽刺道。

“一般一般。我说你废话怎么这么多?是不是刚才玩了几个游戏玩废了,起不来了呀。”

叶少辰低头看了眼快要抬不起来的双腿,冷哼一声道,“不就是玩游戏嘛,就是再来十个,老子照样上。”

“你确定?”

叶少辰听出了不祥之音,生怕这个女人又作出什么妖,又忙把话题转回来,“萧汐冉,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这么整我?”

“我高兴啊。”萧汐冉直截了当的说,不给一点缓冲的余地。

叶少辰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好,非常好,这个答案我喜欢。萧汐冉,你给我等着,千万别捞在我手中,否则,哼哼。”

“叶少辰,你少在那边打嘴仗,你想干什么,姐姐我全都接着,”萧汐冉的语气极为嚣张,不过,她的底气也很足,不管是在钱上还是人上,她比他强太多,所以根本不把叶少辰放在眼中。因此听到手机那边叶少辰重重的出气声时,她不耐烦的说,“叶少辰,现在去完成最后一个游戏,否则我立刻就走,我们的协议当场作废。”

“萧汐冉!”叶少辰怒吼,他真是没有见过如此厚脸皮的女人。

“你鬼叫什么?赶紧去,我给你两分钟时间,如果不出现在游戏场地,姐姐我就不奉陪了。”

叶少辰猛地挂断,将手机狠摔在床上。一边向外走一边大骂,“妈的,这个臭女人,千万别被我抓住把柄,否则让你后悔一辈子。”

先不说萧汐冉是否能因为惹毛叶少辰而后悔一辈子,光是慕薇薇那一关,叶少辰就过不了,更不要说还有慕天野这个护妻狂魔。他要敢碰萧汐冉一根手指头,慕天野就能把他打趴下。

激流勇进是水上过山车,不过难度比过山车小。

大阵仗都过来了,叶少辰此时不把这点小坡度放在眼里,穿好装备,坐在桶形管的顶端,一闭眼,“嗖”的溜了下去。

虽然穿着雨衣,但一圈下来,叶少辰的裤子还是湿了一大截。

“还有换的吗?”叶少辰从巨大的水池里出来,嫌弃的提着裤腿问章贺。

“没,没带过来,在房间放着。”章贺结巴着说。

“章贺,你真是越来越会办事情了。”叶少辰冷冰冰的刺了他一句。又伸手道,“手机呢?”

章贺忙乖乖将手机奉上。

叶少辰拨出了最顶端的那个号码,一接通就问,“萧汐冉,人呢?”

“哈,玩完了?”

“我问你,人呢?萧汐冉,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叶少辰用章贺递上来的干毛巾擦着脸上的水。

“我这个人向来说话算话,你向左看,酒店的天台看到了吗?我在这里等你。”

叶少辰转身遥遥望着酒店楼顶,“我要找的人呢?”

“你来了自然就能见到。”

叶少辰咬牙切齿的说,“最好别让我失望。”

回应他的是“嘟嘟嘟”的忙音,这个女人,从来不会给他留一丁点的面子。

叶少辰将毛巾扔给章贺,大步向酒店的方向走去。

“少爷,要不要调集人手?”章贺紧跟着问。

“不用,”叶少辰言简意赅的拒绝。如果真的是他,有些事情还是他们私下解决,人越多反而越麻烦。

十几分钟后,叶少辰穿过拥挤的游客终于来到酒店楼下,他的心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像是要去第一次面试的求职者,万一,万一这个人不是慕天野呢?那他今天的所有丑都白出了?

电梯只能上到顶楼,要上天台,还要步行上一层楼。

一阶阶楼梯走上去,叶少辰觉得自己的腿愈发的软。站在那扇门后,叶少辰居然不敢推开它。

从慕氏企业抢自己的生意起,到慕薇薇说她看到慕天野,再到自己亲眼看到他的背影,叶少辰对他还活着充满希望。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叶少辰不禁有些怕了,怕所有的猜测都是假的,慕天野是真的死了。

他能接受这个现实,但薇薇呢?他不想这份恨一直埋在她心里。

深深的呼吸一口秋日燥热的空气,叶少辰鼓起勇气推开了那扇门。

天台很空,叶少辰看了一圈,只有萧汐冉背靠在围栏上,不怀好意的冲着他笑。

叶少辰提着的那颗心以秒速落在了地上。

“怎么了?看到我这么不开心?”萧汐冉挑着漂亮的眉稍问。

叶少辰失落的心变得异常愤怒。冲到她跟前怒问,“人呢?”

“什么人?”萧汐冉故意捉弄他。

叶少辰正要上手抓她的胳膊,却听到后面一个男人低沉而饱含威胁的声音,“你碰她一下试试?”

叶少辰脑子“嗡”的一声直接短路,整个人僵在原地,差点都忘了呼吸。

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就算是再过十年,二十年,直到老他都不会忘记。

“理她远一点。”慕天野继续开口。

叶少辰魂魄归位,慢慢的转过身,那个男人就站在两米之外,穿着简单的黑色衬衣,黑色休闲裤,脸上的容貌没有一丁点变化,完全是一年前消失的样子。就连他眼中对自己的恨意和厌恶都没有减少分毫。

“你竟然还活着。”叶少辰嗓子干涩,只有他自己知道,说出这句话是多么的艰难。

慕天野阴冷的盯着他,“我没死,你很失望吗?”

“是挺失望的,你居然没被鲨鱼吃掉,”叶少辰言不由衷,他这个傲娇的性格,怎麽能说出希望对方活着的话?以前是死对头好吗?

慕天野冷冷笑道,“叶少辰,如果我死了,你岂不是太舒坦了。”

“你说的没错,自从你死后,我在A市就没有了对手,真的是太孤单了。”叶少辰嚣张的说。

慕天野太了解他的性格,能说出这样的话完全在意料当中,也懒得和他耍贫嘴,严肃的问,“叶少辰,薇薇呢?你把我妹妹弄到哪里去了?”

“她一直在,而且你们还见过。”叶少辰意味深长的笑道。

慕天野心中狐疑,“你不要说慌了,自从回了A市,我根本就没有见过她。”

叶少辰长叹一声,轻摇着头说,“看来你这个哥哥也没有多在乎她,就算她站在你面前你还是认不出来。”

慕天野的疑团更大,“叶少辰。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鬼?我提醒你,如果今天你不交待清楚我妹妹去哪里了,你一年前怎么对我的,我会加倍奉还给你。”

“那么激动干什么?”叶少辰撇了眼站在旁白看戏的萧汐冉,不得不说出了那个事实,“你们真的见过,而且萧汐冉,你和她还是好朋友,好闺蜜。”

“好闺蜜?我在A市只有楚妍这个朋友……”萧汐冉停住话头,吃惊的和慕天野对视,在对方眼中也看到了意外,难道,楚妍就是慕薇薇?

“叶少辰,你在编故事吗?楚妍长得完全和薇薇不一样。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吗?”慕天野说。

叶少辰摊手,“事实上,楚妍就是薇薇,你难道没有发现,她的行为举止和薇薇一模一样吗?一个人的面貌再怎么变化,她的习惯是不会变的。”

慕天野嘲讽道,“笑话,我只在车里见过她几次,怎么会知道她生活习惯是什么样子的。你现在说楚妍就是薇薇,有什么证据?”

叶少辰空口无凭,说破了天也难以让人信服,只好从兜里掏出手机,调出孩子的那张照片给慕天野看,“好好看看,这是我儿子,也把你叫舅舅。”

慕天野愈发惊讶,一步步走上来,仔细看清了手机上的那张照片,小宝宝咧着嘴笑,那张脸和叶少辰别无二致,眉宇之间和薇薇像极了,除此之外,那双一紫一蓝的眸子完全证明,这就是叶少辰的崽啊。

心里顿时升起欢喜,薇薇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了。

“看清楚了?现在可以相信了?”叶少辰收回手机,还没有装回兜里,就被旁边的萧汐冉抢去,她快要好奇死了。

“我看看,”萧汐冉一看到孩子就赞叹起来,“天呐,好漂亮的宝宝,叶少辰,你居然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宝宝,太没有天理了吧。”

叶少辰扭头很不悦的瞪了她一眼,“怎么?我很差吗?”

萧汐冉点点头,“很差,长得就很丑。”

叶少辰又被气到,“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长得很丑?”

“不好意思,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萧汐冉又给他身上插了一把刀,顺便把手机扔给他。

“那就是你眼瞎。”叶少辰气的脱口而出。

慕天野看不下去了,“叶少辰,你怎么说话呢?”

叶少辰被两个人怼的毫无反击之力,只好暂时沉默。

慕天野还是有些不相信,关键是自己的妹妹突然换了张脸,还换了个身份,这件事听起来就是武侠电视剧中的桥段啊,怎么会真实发生呢?

“照片上是你儿子我相信,但你并没有证据证明他是薇薇生的。”

“慕天野,你的智商被吃了吗?如果楚妍不是薇薇,我怎么会对她那么好?想必萧汐冉也已经告诉你阿妍被人绑架了吧,我没有告诉她全部事情,如果你们有兴趣,我们另找个地方说,这件事有点复杂。”

慕天野和萧汐冉对视片刻。决定相信叶少辰一次,料想他也不敢对他们两个人做什么。

“好啊,我倒想知道,你能编出什么样的故事。”

一行三人从酒店天台下来,在门口碰上了随时待命的章贺和几个保镖。

慕天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侯,都呆住了,尤其是章贺。

“章贺,这么久不见,你是想准备上去抓我?”慕天野嘴角含笑,将章贺从失魂状态拉回来。

“慕……慕总,你……”

“抱歉,我没死让你失望了。”

“不不,我不是这么想的……”

章贺还想解释什么,慕天野却像一阵风样从他面前飘走。在叶少辰告诉他在A市寻找慕天野时,章贺是抱着极大质疑的,一年前他亲眼看着慕天野被打入海底,受了那么重的伤,哪里会有生还机会?

可今天,当活生生的慕天野出现在他面前时,那种震撼还是无以言表,而且他似乎比以前看上去更加身姿卓越,气度不凡。

章贺突然想到,既然慕天野活着,那少奶奶以后就不用再恨少爷了呀。

叶少辰办公室。

“故事有点长,要从哪里讲起呢。”

慕天野站在落地窗前,神色冷峻,“就从我死了开始说。”

“好吧。”叶少辰喝口水润了润嗓子,这可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太阳渐渐西斜,指针走四点的时侯,叶少辰终于把事情讲完了,当然他也忽略了很多,比如慕薇薇在哥哥死后的自寻短见,比如慕薇薇对他的憎恨等,反而突出了他挺身相救慕薇薇的各种细节。

他是有自己的小心机,他希望能降低慕天野对他的成见,怎么说他也是慕薇薇的亲哥哥,万一又犯起神经要把慕薇薇带走呢?而且以薇薇对慕天野的忠心,一定会考虑,他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战胜慕天野在薇薇心中的地位。所以还是收敛一点好。

慕天野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叶少辰的诉说,他看似表面平静,心中却早已泛起惊涛骇浪。他的死一定给她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所以她才千方百计想要离开叶少辰这个凶手,尽管叶少辰只是用两三句话轻描淡写的带过,但是他可以想象,一个个亲人都离她而去,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在这个世上,当时她该是何等的伤心,何等的绝望。

叶少辰话音落下,慕天野和萧汐冉相顾无言,事情发展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打死也想不到事情会如此曲折。叶少辰家里还有一张藏宝图,慕天野从来没有听过这件事。

最后还是萧汐冉打破了沉默,“既然阿妍就是薇薇,为什么上次她来我家,也见天野了,怎么会没有认出来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有等救出薇薇才能知道真相吧。”叶少辰无奈的说。

“那你怎么怀疑到天野还活着?我好像从来没有告诉薇薇,我男朋友的名字叫什么名字,天野也很少在A市出现啊。”

叶少辰横了眼还站在窗边的男人,冷声说,“从慕氏企业开始抢我的第一单生意起,我就觉得不对劲,慕天野不在,慕氏哪来的胆子和我对抗?一次可以说是凑巧,那第二次呢?分明就是故意和我较劲,慕氏敢这么做的人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慕天野。”

这样的理由太没有信服力了,萧汐冉质疑道,“这些都是你的推测……”

“不,不仅仅是推测,”叶少辰打断她的话,“其实薇薇见到你们了。”

萧汐冉惊讶万分,就连没有什么表情的慕天野也转过了。

“什么时侯,在哪里?她为什么不上来相认?天野又没有易容。”

“有天下午下大雨,在晨溪路的一家甜品店门口,你们和薇薇隔了条马路,她看到了慕天野的脸,一边追一边大声喊他,但是雨太大车太多,慕天野没有听到。”

萧汐冉抬头看了眼慕天野,她不是A市人,什么晨溪路,她完全没有印象。不过慕天野却记得,淡声说,“那天下午我们去晨溪路给家里买装饰品,出来后下大雨了,忘了?”

“哦~记起来了,是那次啊,”萧汐冉恍然,“那她没有看到我吗?她没有问过我这件事情啊。”

“或许只看到慕天野了。”叶少辰心道,如果当时也看到你了,也没有必要走这么多弯路,他接着说,“后来我在A市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慕天野的影子,后来又有一次,在一艘游轮上,我看到一个朋友的照片,上面只看得清你,慕天野在黑影中,不过我有直觉,你旁边的男人就是慕天野。”

萧汐冉看着他不由的笑,“叶少辰,人们都说女人的直觉准,没想到你比女人更厉害。”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慕天野想起曾经怀疑的一件事,问他,“你七月份去过陵园?”

叶少辰略微回想了一下,猜到他问的什么事情,表情认真的说,“对,七月十五是岳父岳母的忌日,我那天早晨和薇薇去的,买了妈妈最喜欢的雏菊。”

岳父岳母这种称呼也就罢了,叶少辰一个“妈妈”让慕天野瞬间炸毛,非常不满意的说,“那是我爸妈,不是你爸妈,别叫的那么亲热。”

叶少辰得逞的一笑,“这你说了不算,那天我在墓碑前磕头了。他们并没有反对。”

“屁话!”慕天野激动的骂了一句,“他们怎么反对?”

叶少辰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慕天野,我现在是薇薇的丈夫,她的爸妈就是我的爸妈,有什么不对吗?”

“哼!不要想得太美,薇薇但凡说一句离开你的话,我一定会带她走。”

这就是叶少辰最担心得地方,一听他这么说立刻变了脸色,“慕天野,你未免管的太宽了,这是我们夫妻之间得事情,轮不到你插手。”

慕天野不甘示弱,“长兄如父,爸妈不在了,薇薇的事情就是我说了算,你是娶到她了,但我也有本事让她离开你。”

“慕天野,岂有此理,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怎么过分了?最过分的是你,叶少辰,你忘了以前的所作所为了?难道不过分吗?”

“以前的事情我和薇薇都算清楚了,你最好给我闭嘴。”叶少辰气炸。

两个身价上亿的成年男人像小孩一样吵在一块,萧汐冉听着头疼,想起一句话,一山不容二虎。

这两个人男人都是老虎,还是争强好胜的那种。

“行了行了,不吵了好吗?”萧汐冉温柔的声音夹杂进来。但瞬间就湮灭在两个人的怒火中。

“慕天野,我告诉你,不要这么嚣张,上次我能让你消失,现在照样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