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出发,寻找慕薇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上次你明明就是乘人之危,有本事来啊,我们单打独斗,老子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老子就不是慕天野。”

“好啊,来啊。”叶少辰不甘示弱。

慕天野道,“来就来,谁怕你!!!”

越激越怒,说话间两个人挽袖子就要在办公室开打,突然,“啪”的一声脆响,两人纷纷扭头看去,萧汐冉优哉游哉坐在椅子上,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们,调笑着,脚边的地板上是她刚刚摔碎的水杯,玻璃碎片落了一地。

见两人都不说话,萧汐冉嘴角噙笑,勾唇,慢悠悠的说,“打啊,我给你们当裁判,谁赢了谁请客吃饭。不过快一点。我快饿死了,赶紧的啊!”

慕天野和叶少辰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又嫌弃的撇开,他们都听出来了萧汐冉话中浓浓的讽刺。

“咦,不打了吗?我还等着看戏呢!这戏多好看啊!”萧汐冉翘着二郎腿,嘿嘿笑了两声说,“多大了?你们多大了?两个人加起来都六十多岁了吧,幼稚不幼稚?你们打,我正好用手机录下来,以后给薇薇看,让她好好看看,当她和孩子的生命受到威胁,随时都会死的时侯,她最重要的两个人在干什么。”

萧汐冉一段连敲带打的训斥让两头老虎很快安静下来,乖乖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变成了家养的兔子。

萧汐冉还不放过他们,“确定不打了?真是浪费我的感情。既然不打了,就来商量商量该怎么救出薇薇。不过我很想问问你,叶少辰,早晨我问你要不要帮忙,你说不需要,那现在呢?”

叶少辰冷着脸说,“萧汐冉,我之所以不想让你帮忙,是不想你知道薇薇就是阿妍,她一直担心你知道这件事情了,会和她决裂,不把她当朋友,所以我想等她回来亲自和你解释。现在既然你都知道所有事情了,我当然希望你们能帮我,薇薇不但是你的朋友,”他看了看慕天野,一语双关的说,“也是你的小妹吧。”

想必慕天野就是萧汐冉救得,这两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光看慕天野如此龟毛的人对她言听计从就知道,而叶少辰这样说,也是带着讨好萧汐冉的意思,能治住慕天野的,估计只有这个传传奇女人了。

果然,萧汐冉莞尔一笑没有反驳,至于慕天野,更没有意见。他本来就是要去萧汐冉的,薇薇当然也是她的小妹。

“照你刚才的说法,薇薇现在在闽南一带?”慕天野严肃的问。

叶少辰点头,“是的,最后藏宝图所指的方向就是闽南山区,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一定会在那里。”

“那一块重山连绵,要找几个人可不是什么容易事。”慕天野心里眼里全是担忧,“不过他们总要住宿,总要找地方吃饭,只要能留下痕迹,我们多派人出去或许能找到些线索。”

叶少辰紧蹙着眉头,“我也是这样想的,我的人几乎都派进去了,但是山脉太多了,完全是杯水车薪。”

“你见过那个领头的吗?”慕天野问。

“见过,他戴着面具,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道叫什么,一点信息都没有。现在只有等楚轩醒过来,才能知道这个人的真实背景。”

“戴着面具?”慕天野陷入沉思,他见到的人当中好像没有什么戴面具的,这实在有些奇怪。

三个人正说着话,叶少辰的手机响了,是章贺打来了的,他眼皮一跳,不好的预感涌上来。

接通电话。

“老板,楚轩跑了。”

叶少辰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怎么会跑了?他不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吗?”

章贺连忙解释,“刚才医院的兄弟传来消息,半个小时前,楚轩被推去做检查,他们在门口守着,可是等人推出来的时侯,已经换人了。”

“一帮废物!”叶少辰怒声骂道,要不是看慕天野二人在场,或许骂的会更狠,他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沉声问,“楚震云呢?”

“他,他也不见了,正在找。”章贺吞吞吐吐的说。

叶少辰气的差点吐血,上一分钟还说要等楚轩醒来,下一秒他就消失了,等于说握在手中唯一的筹码也没有了,就是最后想和面具人谈判也完全不行了。

楚震云选择今天对他求和,也定是安排好了所有事情,那个老狐狸还是不相信自己能放过楚轩,所以,所幸带儿子跑路。

“立刻去找,高速路,机场,汽车站,火车站,每一个关卡都不要放过。”叶少辰冲着章贺吼。

“是,我立刻就去安排,可是老板,我们的人手现在不多了……”章贺小心翼翼的说,百分之八十的人都钻到深山老林去了,章贺手里只剩下十多个人。

叶少辰静了静心神,不得已说道,“你等会儿,”然后转向慕天野,“借我几个人,楚轩跑了,我的人不够……”

“没问题,”慕天野一口答应。起身说,“把楚轩和楚震云的照片发给我,我的人去机场和火车站,你的人去公路和高速路,对了,别忘了还有码头。薇薇的事情我们再商量。”

“好。”叶少辰了解慕天野的实力,把事情交给他一百个放心。

慕天野牵着萧汐冉向外走,两个人分头行动。

……

安排好一切事情后,慕天野扭头问萧汐冉,“是不是很饿?我带你去吃饭。”

萧汐冉挂在他的一只胳膊上,有气无力的说,“还好。能忍住,薇薇的事情重要。”

慕天野捏捏她的小鼻子,“你也很重要。走吧,去吃饭。”

萧汐冉心里顿时暖暖的。这个男人在如此担心妹妹的时侯,还能想着照顾她,怎么会不感动?

附近有一家面馆,萧汐冉知道慕天野喜欢吃杂酱面,拉着他进去坐下,点了两大碗杂酱面,尽管她对这款美食不太感兴趣。

“我记得有一次,薇薇为了我专门学做杂酱面,说实话,味道真的很一般,我还是说很好吃。她是个很简单的姑娘,想要她开心很简单,就是鼓励她夸她就好,小傻子就能开心一整天……”慕天野轻声说。

萧汐冉看出他是真的担心了,她很理解,毕竟薇薇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伸手握住他放在桌子上的手,眼中充满柔情,“别担心,她会没事的。”

慕天野反握住她纤长的手说,“现在只能这么祈祷了。”

多路人马出动,可是都快深夜了。还是没有楚轩和楚震云半点影子,叶少辰很想杀到香港去问个明白,却被慕天野几句话怼了回去。

“你要是不想死你别去香港,楚震云是什么人,他能把这个游乐园给你已经是很不错了,要是去了他的地盘,你就等死吧。”

“那就这么算了?”叶少辰气急败坏。

“还是先找薇薇吧,这才是当务之急。明天我带人和你一起出发。”

慕天野忙了一晚上累惨了,看萧汐冉早在沙发上睡着,于是过去将她抱起来回市中心的公寓。

慕天野原本不想让萧汐冉去,这趟行程将要遇到什么,会有什么危险。他没有把握,他不能让她冒险。不过他的所有理由在萧汐冉的面前都不成立。

“我满世界到处跑的时侯,你估计还在上大学呢,行啦,我自己能照顾我自己。”萧汐冉像朋友般拍拍他的肩膀,“再说了,你把我一个人留在A市,与其让我担惊受怕,还不如让我陪着你去,我户外求生能力很厉害的,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可是……”

慕天野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萧汐冉用手指按住,轻摇着脑袋说,“我决定了,你不能反对。”

慕天野满眼的心疼和无可奈何,最后还是将她拉过来搂在怀中,“阿冉,我会保护你的。”

“当然啦,我是你的女人,你不保护我谁保护我?”

在机场汇合时看到一同前来的萧汐冉,叶少辰摸了摸鼻子什么都没有说,嗯,现在这种情况,他惹不起这个女人。

飞机起飞后,三个人凑在一起商量应该先从哪里着手。

萧汐冉提议,“这样吧,我们到了当地后,先和当地公安联系一下,就说薇薇和孩子丢了,有线索显示她在这里出现过,让他们帮忙找,他们的系统很齐全,而且和当地人熟,说不定能帮上忙。”

慕天野赞同的点点头说,“有道理,我们的人就算增加到五十多人。没有目标也是没有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没准公安还真能帮上忙。”

“可是,我们在F市以及周边省市的警务系统没有什么人脉啊。”叶少辰犹豫的说。

慕天野也默了。

旁边的萧汐冉看着两个大男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正了正表情说,“不就是找人吗?你们不认识我认识啊。”

叶少辰和慕天野同时看向她,眼中带着诧异。

“不过我认识的朋友不在F市任职。”她说。

叶少辰顿时泄气,小声嘀咕道,“那你说的不是废话嘛。”

萧汐冉一巴掌差点抡上去,看慕天野在场还是忍住了,翻转道,“他在F省公安厅任职。”

“啊?”叶少辰意味的张大了嘴巴,“你能不能把话一次性说完?”

萧汐冉凝眉瞪他。“是你太心急吧。”

“是我不对,我错了。”叶少辰诚心诚意的道歉。

萧汐冉懒得理他,见慕天野用狐疑的目光看她,解释道,“这个朋友是在野外探险的时侯认识的,他当时担任我们的队长,武力值爆棚。我们一行七八个人当时在户外探险碰到四只野狼,全靠他才击退野狼,最后我知道,原来他是F省公安厅的刑警大队队长,那次户外探险刚好是他休假。”

“有联系方式吗?”慕天野问。

“有啊,我们有一个群,大家时不时还问候一下,前段时间还商量着去哪里探险。”

慕天野不由地冒酸气,他还是第一次从她嘴中听到对另一个男人的赞扬。可想而知,那个刑警队长是多么出色。

不过,他也相信萧汐冉对那个男人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否则,哪有他什么事情?不要吃醋不要嫉妒,要大度一点,毕竟自己的女人不是一般人。

萧汐冉在情感上不是个敏感的女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慕天野有什么不对,继续说,“我下了飞机就给他打电话。请他帮忙,不过我们要去哪里?。”

“先去和夜鹰汇合,看看他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叶少辰说。

“哦。”

叶少辰扭头看着飞机舱外大朵大朵的白云,心里颇是沉重,他一直和夜鹰保持着联系,有什么消息夜鹰都会第一时间汇报告知他,这么说也只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F市国际机场。

萧汐冉开机联系朋友。

章贺提前联系的好几辆车在机场外等待,一行人风风火火地在机场穿行,吸引了很多来往乘客的目光,尤其是走在中间的叶少辰三人,男的帅,女的美,活脱脱的霸道总裁出行。

上了车萧汐冉的电话也已讲完,对叶少辰和慕天野说,“我朋友答应了,说有消息会告诉即刻告诉我。”

“嗯。”

让三个人没有想到的是,消息会来的这么快。

“喂?白哥,这么快就有消息了?”萧汐冉惊讶的问。

“国庆前,有个乡镇派出所接到一个中年妇女的报警,九月28号晚上,有一个年轻姑娘抱着孩子躲到了他家,这姑娘说自己是被拐卖来的,用尽办法逃了出来,不过最后还是被一群人抓了回去。民警过去走访了几天,没有发现什么踪迹。”白队长简单的陈述。

“啊?那她有没有说这年轻姑娘叫什么?”萧汐冉忙问。

“没有说,但是她说了一个关键线索,我觉得和你说的情况很相似。”

“什么线索?”

“她说,姑娘带着的小男孩眼睛的颜色是不一样的,一紫一蓝。”

“真的?太好了,”萧汐冉欢呼起来,“白哥,太感谢你了,你能把她家的地址发给我吗?我现在就去找她问问。”

“可以,你需要人吗?我让几个民警带你过去。那一代不是很安全。”白队长关心的问。

萧汐冉看了眼满怀期待看着自己的两个男人,摇头说。“先不麻烦你,我和几个朋友一起来的。”

“那好,你注意安全,有什么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谢谢白哥。”

结束通话,萧汐冉将白警官的话告诉两个人,叶少辰重重的吐口气,终于,有消息了。尽管这个消息是三天前的。

地址发过来,叶少辰在手机地图上查了查,慕薇薇出现的地方和夜鹰相差了几百里山路,当然一无所获了。

有了确切消息,三个人的心都安定了很多。去找中年大姐不需要这么多人。叶少辰将带来的人兵分几路,有的去找夜鹰,有的和其他人汇合,剩余的三四个人跟着叶少辰他们。

下午时分,车子停在了一家农户门口,正是那天晚上慕薇薇躲避的地方,可惜的是,大门紧锁,里面没有人。

没办法只有苦等,叶少辰观察了一下地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过山里这种情况很普遍,或许这也就是消息难以捕获的原因。就算有人见到慕薇薇了,不在家怎么打听?

章贺从后备箱拿出水和面包分给大家,从下飞机到这里,一整天都在赶路,没有机会和时间吃饭。

叶少辰只喝了两口水,他实在是吃不进去东西。

太阳即将落山的时侯,一个农家妇女和小男孩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女人一手挽着箩筐一手牵着孩子,脚上的鞋子都是泥巴,看起来是刚做完农活回来。

他们原本是高高兴兴的说着什么,可一看到两辆车停在自家门口,就紧张的站住了脚步不敢前进。

“妈妈。这些人是谁?”小男孩仰头问自己妈妈。

“我也不认识,别说话,小心点……”大姐警惕的看着走过来的萧汐冉,让孩子闭嘴。

萧汐冉是女性,笑起来很有亲和力,比较容易接近人,她站在大姐面前,甜甜的笑道,“您好,您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就是向您打听一些事情,不用太紧张。”

大姐下意识的将孩子揽在羽翼下,“你们想问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大姐,您前几天报警说家里来过一个姑娘和孩子是吗?”萧汐冉从大姐眼中看出惊讶,心中一喜随即说,“是这样的,我是那姑娘的姐姐,我们是来找她的。”

大姐更加意外,戒备之心也放下了很多,“真的?”

“当然是真的,”萧汐冉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她看,“你看。这是她儿子的照片。”

大姐凑到跟前看了看,点头说,“对对,就是这小婴儿,不过比照片上大,面貌是一样的。”

叶少辰闻言大步走了过来,一脸认真的说,“大姐,这是我儿子,那姑娘是我妻子。”

大姐又看了看叶少辰,“你和那宝宝是很像。”虽然和慕薇薇只相处了几个小时,不过大姐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孩子,就多看了好几眼,脑海中还有印象。

“大姐,我们找他们很久了,你能告诉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叶少辰迫不及待的说。

确认完信息后,大姐的表情轻松了很多,热情的招呼他们进屋。

“家里太简陋了,实在不好意思,你们随便坐,我去洗个手。”

可是叶少辰和慕天野哪里坐的住,分别站在堂屋的一角看似平静的等待大姐。

大姐洗了手进来看几个人都站着,知道他们是心急,于是说,“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在家里给孩子补书包,大概十点多的时侯,听到外面有人敲门……”

大姐事无巨细的讲述着,说到慕薇薇被人打了一巴掌的时侯,三个人的脸色都十分阴冷,杀气腾腾。

慕薇薇是这三个人的妻子、妹妹、闺蜜,是他们心尖尖上的人,听到她被打他们的心比谁都疼。

“那妹子细皮嫩肉的,长得又漂亮,我知道是城里好人家的姑娘,于是第二天天一亮就报了警,希望能把她救出来,”大姐叹了口气说,“真是对不住你们,当时如果不是我贪小便宜留下那条裤子,姑娘或许就能逃出来了。”

萧汐冉率先回归理智,上前握住大姐粗糙的大手安慰她,“大姐,你别这么说,我们应该感谢你在她无助的时侯帮她。”

大姐瞬间红了眼睛,声音颤抖着,变得哽咽了,“姑娘。对不起啊,实在对不起……”这几天这件事一直压在大姐心里,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时刻都在内疚,为什么要留下那条裤子,这才害了那个姑娘。

萧汐冉搂住她的肩膀,拍了拍,轻声安慰说,“大姐,真的不怪你,是那帮人太狡猾了。”

萧汐冉常年在外面游荡,见过人心的阴暗不堪。也碰到过很多好心人,这位农妇显然是后者。她能在深夜给慕薇薇一处地方休息,能在对方找过来时帮她藏匿,甚至在儿子的生命受到威胁时都不肯说出慕薇薇的下落,这样的人,怎么能受到谴责呢?

“大姐,你别内疚,我们会把薇薇救出来了。”叶少辰开口说。

大姐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说,“对了,她是叫薇薇,我听到那个男人喊她慕薇薇。”

“那你知不知道那个男人叫什么?”

大姐认真回忆了一下,说,“嗯……好像是叫什么张珩来着……”

“张珩?”叶少辰眼中露出明显的杀意,冷哼一声,怒道,“好啊,真是山不转水转,上次没有把他整死真是便宜他了。”

“你认识他?”许久没有说话的慕天野问道。

“岂止是认识,而且还有一段恩怨……”叶少辰说完又开始担心慕薇薇,他当时对张珩那么狠,那个混蛋一定会把所有恨意和怒火发泄到薇薇和孩子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