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她的求救信号/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天野没好气的瞪某人一眼,从来就只知道在外面拉仇恨,背锅的全是自己那可怜的妹子和外甥。

“大姐,他们有没有说要去哪里?”萧汐冉继续问。

“没有。”

叶少辰走到章贺跟前,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章贺点点头出去。

该说的全都说完了,没有更多又用的信息,一行人准备离开。

此时天色渐暗,住宿成了首要问题,叶少辰问大姐,“这附近有没有稍大点的旅店?”

“这附近都是荒山野岭,没有旅店,你们要住宿的话,就去前面的小镇上,开车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好,多谢,打扰你了,再见。”叶少辰抬脚向外走,却被大姐拦住。

“这位先生,你们一定要把那个姑娘救出来,否则我这辈子心里都会不安的。”大姐满怀歉意的说。

叶少辰鲜少对慕薇薇以外的女人和颜悦色,不过此刻他却对这个淳朴的农家妇女笑了,“大姐,你放心,等我把薇薇救出来,一定带着她来看你。”

大姐连忙摆手,“不不不,不用来看我,你们这些贵人没有必要专门来这种荒郊野岭,只要那姑娘平平安安的就好,这也就是我一个念想。”

“会的。”

大姐将所有人送出院子,目送着他们的车辆离开。叹口气转身回屋,却听儿子在厨房大声喊道,“妈妈,你赶紧来。”

大姐吓了一跳,慌张的跑进厨房,“怎么了怎么了?”

“你看。”

大姐顺着儿子手指的方向,看到灶台上放着整整齐齐的三沓钱,一万块一封,总共三万。这可是他们家一年多的收入。

大姐不是贪财之人,很想将钱归还给他们,但显然是不可能了。

十月的山里已经是深秋,到处都透着凉意,慕天野怕冻着萧汐冉,将自己的外套给她裹上,女人欣然接受。

坐在副驾驶的叶少辰看到这一幕,不屑的瞥眼,这女人比男人都强悍,还需要你的外套?不过,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薇薇在身边,他估计会把她包的更厚吧。

天色黑透,车子到了小镇,也找到了镇上唯一的旅馆。

由于是国庆第二天,小旅馆的空房间不多,算下来恰好差一间房,而且价格高的离谱。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标准间,硬是要出了五星级酒店标间的价格。

章贺打算去车上凑合一晚上得了,却听到叶少辰说,“章贺,你和我住一间,这样就够了。”

章贺受宠若惊,要知道叶少辰出行,可是从来不和人合住的。

“身份证。”老板面脸微笑的摊手。

“所有人的吗?”章贺问。

老板点点头解释,“平时一间房一个身份证就可以,国庆期间查的严,所有人的身份证都要登记。”

一摞身份证交到老板手中,老板一个个登记,当他看到叶少辰的身份证时,不由的轻声念叨了一句,“叶少辰?”

叶少辰耳朵很灵敏,听到他的名字看向老板,“有什么问题吗?”

老板被他的眼神怔住,忙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个名字。”此时那张写着叶少辰名字和电话号码的卫生纸在垃圾桶深处静静的哭泣。

“老板,你们镇上有好点的饭店吗?”章贺问,他这次出来就是一个大管家的角色,安排这一行人的吃住。

老板一边登记一边说。“哦,你们等会儿顺着这条路往北走,差不多五百米的距离,有一家当地菜馆,味道还不错。”

“谢谢。”

安排好所有事情,几个人去吃饭,慕天野路过收银台看到那厚厚的登记策时,心头一跳,脚步停住。

他一停,萧汐冉也跟着停住,叶少辰和章贺几人刚出了旅店的大门,见这两人都不走了,于是也折了回来。

老板正开着电脑追一部很火的电视剧,余光感觉到有人盯着他看,扭头一看,是刚才登记的那伙人。

“有事吗?”老板问。

“你们店来住宿的人都会登记吗?”慕天野面无表情的问。

“只有逢年过节才会登记所有人信息。平时没有这么规范。怎么了?”不知什么原因,老板总有种心里毛毛的感觉。

“这段时间有没有来过一个叫张珩的。”

这句话一出,其余人都瞬间明白过来慕天野的意思。

绑架慕薇薇的那伙人,他们现在能确定的就是张珩,不过,他们也极有可能使用假的身份信息,试想,连人皮面具都做的以假乱真,区区几张假身份证简直是小意思。

纵使这样,慕天野还是不想放过每一个关键信息。

“你等等,我查一下。”老板翻开登记薄,找了好几页说,“没有叫张珩的。我们这里很偏僻,也就是节假日你们这些城里人来住住。”

慕天野有些失望,忍不住又问了一句,“那有没有来过一群人,其中一个戴着银色面具,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抱着个半岁的婴儿。”

老板一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就变了,他对这群人印象太深了,点头说,“来过来过。”

“真的?”不但是慕天野,萧汐冉和叶少辰等人也顿时激动起来,“你确定?”

老板被这伙人的情绪吓到了,脖子向后缩了缩问,“当然,前几天刚来这住过一晚,你们问这些干嘛?”

“我们是女孩的家人,出来找她的。”慕天野说的模棱两可。

老板突然想起那张求救的卫生纸,也终于记起在哪里见过叶少辰的名字,扭头看向叶少辰说,“啊,你是叶少辰?”

“我是。”

“我刚才还说耳熟,现在想起来了,那女孩离开的时侯给了我一张卫生纸,让我替她报警,上面就写着你的电话和名字。”

叶少辰脑子轰的被炸开,直直的盯着老板问,“那你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

“我打了呀,”老板委屈的辩解,“你还接了,只是话刚说了一半就没有信号了。”

“怎么可能?我怎么不知道?”叶少辰说着掏出手机,“哪一天?”

老板翻了翻登记薄,“九月二十九号,他们是早晨退的房。”

叶少辰找到那天的通话记录,上午果然有一条来自F省的通话,他记得当时刚送走楚震云,电话想起来只说了一句就挂断了,他以为是诈骗电话就没有在打过来。

原来……是薇薇的求救电话。

懊恼,后悔一瞬间全都涌上心头,叶少辰一时竟无言以对。

萧汐冉撇了某人一眼,问老板,“那你后来就没有再打一次吗?”

老板不好意思的小声说,“当时刚好有事打了茬,我就把这件事忘了。”

“你!”慕天野差点一巴掌招呼上去。

得了,现在三人完全没有了吃饭的心情,萧汐冉对章贺说,“你带大家去吃饭,回来的时侯给我们带几份。”

章贺用目光征求叶少辰的意见,后者当然只能点头。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没接到的那个电话。

慕天野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现金扔在柜台,冲老板勾勾手指说,“来,我们找个房间详细说说。”

老板一看这伙人的气势,哪里还敢收这个钱,唯唯诺诺的将钱推过去,“你们问什么我说什么就好了,不用给钱。”

“不要说慌!”慕天野阴恻恻的威胁。

老板立刻挺直了背,信誓旦旦的说,“不会,我们生意人诚信为本,绝对不撒谎,再说我和那伙人无亲无故的,为什么要帮着他们说话?”

“明白就好,走吧,”

“这个……”老板指着柜台上的现金很是犹豫。

“明天的早餐钱,记得多买一点。”慕天野冷淡的说。

有了一个由头,老板这才放心收下钱,“我办公室就在旁边,我们进去说。”

四个人坐定,叶少辰的状态看起来才正常了很多。但只有老天爷知道,他的心里有多难受。

“那伙人是28号晚上住进来的……”

旅馆老板讲完自己了解的事情,气氛一度压抑之极。三个人在脑海中大致拼凑出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慕薇薇抱着孩子逃跑,路上躲进了大姐家,没想到被张珩抓住,又带了回来。不过听老板的讲述,那个戴面具的人似乎对慕薇薇并不是很苛刻,至少那天晚上他没有为难薇薇。

“那个戴面具叫什么,你知道吗?”叶少辰问。

“不知道,他很少说话,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个叫张珩的来沟通。”

“他们一共有几个人?”慕天野问。

老板掰着手指数了数说,“和你朋友算在一起,共有十个人,外加一个孩子。”

“他们第二天往哪个方向走了?”

“进山了。”

当然是进山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进山找宝藏。

“老板,你们这边有没有什么传说。比如山里哪有宝藏之类的。”

老板噗嗤一声笑了,“这位美女,我们这山里如果有宝藏还能留到现在?早就被人挖光了。”

叶少辰沉默了会儿说,“老板,能帮我们找个向导吗?我们明天要进山。”

“没问题,”老板一口答应,带着怀疑的目光看他们,“不过,你们是来找朋友的,还是来找宝藏的?”

“我们是来找朋友,但是前面那波人是来找宝藏的。”叶少辰简单的解释。

老板一头雾水,“真是奇怪,我从小就住在这里,也没有听说我们这有什么宝藏,他们那些外人怎么会知道的?”

“估计是被人骗过来的。”叶少辰面无表情的说,后面还有一句没有说出来,嗯,其实就是被他骗来的。

问完了该问的话,章贺几个人正好回来,两只手里都拎着塑料袋,里面装着好几个饭盒。

慕天野率先起身,“先吃饭吧,吃完再商量。”

叶少辰和萧汐冉没有意见。

其实现在的情况比叶少辰来之前想象的好很多,他以为要好几天时间才能找到薇薇的一点信息,没想到才一天时间,就知道了这么多消息。

他相信,只要顺着这条线追下去,一定会找到薇薇和孩子的。

……

再说这边。

在蔡先生的引导下,Gavin一行人跋山涉水来到半山腰的一个洞口,孩子在慕薇薇的背上早就睡着,而她脚上的鞋子已经看不出款式和颜色,完全被泥土包裹。

走了半天的山路她早就累死了。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喘气。自从那天逃跑未成功后,Gavin走到哪里,她就必须跟到哪里,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和机会。

而且,艾丽莎对她的态度非常不友善,当然,这个她完全可以理解。她知道,要不是Gavin有死命令,不说张珩,艾丽莎不知拿匕首抹了她多少次脖子。

不远处,蔡先生和Gavin正在小声交谈。

“你觉得这个洞可能性有多大?”Gavin问。

蔡先生的表情很严肃,“我不知道,但既然来都来了,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

Gavin看了眼黑漆漆的大洞,刚想让属下进去,余光看到慕薇薇在揉腿。眉梢微动说,“慕薇薇,你过来。”

慕薇薇抬头警惕的看着他,“干嘛?”

Gavin很直白的说,“你进去看看这里面有什么。”

“你疯啦!”慕薇薇脱口而出,“我怎么进去?”

“当然是走进去,我倒是想看见你飞进去,可惜你没有长翅膀。”Gavin冷笑着调侃她,而周边站着的众人都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

慕薇薇知道Gavin在陷害自己,那么黑的洞,谁能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不去。”慕薇薇拒绝道。

Gavin桀桀笑道,“慕薇薇,我想你搞错身份了,你是我的人质,不是请来的客人,没有拒绝的权力。”

慕薇薇怒火冒了上来,“可是,你们这么多男人,你居然让我一个女人去?”

“对啊,有什么问题?”Gavin明知故问。

“当然有问题,我,我一点经验都没有,又不会功夫,万一里面有什么东西……”

Gavin眼中露出阴险的笑容,“所以才让你去。”

“你……”慕薇薇终于明白他的险恶用心,这家伙是把自己让试验品呢。这怎么能答应?

Gavin看慕薇薇左顾右盼,就知道她又要动歪脑筋,笑道,“慕薇薇,我劝你节省点体力。你跑不出去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背着孩子一块儿进去,第二,孩子留在洞外,你一个人进去。”

“Gavin,你太过分了,”慕薇薇还没有说完,发现张珩站在了自己身后,吓得她立刻站了起来,怒目而视张珩,“你想做什么?”

“慕薇薇,快点选,我可没有这么多耐心。”Gavin的语气变得冷冰。

慕薇薇紧咬银牙狠瞪着Gavin,不得不做出最有利于孩子的选择,她怎么能让孩子和她一块进去受苦?

“好,我一个人进去。”慕薇薇说完将胸前的绑带松开,取下双肩包,和上次逃走一样。孩子就在双肩包里安安静静的睡觉,哪知身边的张珩异常粗鲁,一把就把包抓过去,孩子差点从里面掉出来。

慕薇薇差点要气晕过去,“张珩,你TM能轻点吗?”

“老子不会。”张珩也恶狠狠的回敬了她一句。

慕薇薇抓狂,一屁股又坐在了石头上,盯着Gavin说,“我不去了,要杀要剐随便你。”

“你确定?”

慕薇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啊,反正迟早都是一死,老娘不想再受这个混蛋的窝囊气,你不如直接给我和孩子一个痛快,我们母子路上也有个伴。”

“你这么好的人质,我怎么能让你死?”Gavin冷笑。走过来将从张珩手中抱过孩子,“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他的,你就安心去吧。”

慕薇薇挑眉,“我听你这语气怎么感觉是让我去送死?”

“不是,让你去探险而已。好了,你不要说废话了,如果这个山洞里面真的有宝藏,你和宝宝就彻底解放了。”

慕薇薇并不是真的想死,她才二十多岁,宝宝才半岁,人生的路还很漫长,为什么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帮人手中?她担心的是孩子,万一她孤身进了山洞,张珩对宝宝动什么歪脑筋怎么办?所以她要保证宝宝的安全。

她潜意识里觉得,Gavin这个人坏是坏。不过对宝宝是真的好,所以孩子在他手中应该不会出问题。

慕薇薇做了几个深呼吸,给自己壮了壮胆,一腔孤胆的走向山洞。

“等等。”

慕薇薇心中一喜,猛地刹住脚步,难道Gavin这家伙良心发现不让自己去了?赶紧回过神,却听他说,“张珩,给她一只手电,一根蜡烛。”

张珩没有反驳,从包里取出手电筒和蜡烛给她。

“点燃。”慕薇薇拿着蜡烛说,跟着他们这么多天,她也学到了不少知识,这种长久无人踏足的洞穴空气很稀薄,蜡烛的作用就是为了判断是否有氧气,一旦蜡烛熄灭。就不要再前进了。

慕薇薇踩过洞口茂盛的杂草进了洞穴。

这个苍老的洞穴就像在一块巨石中掏出来的,四周全是石头,洞口一两米是阳光能照射到的地方,上面长着青绿色的苔藓,一踏上去,滑滑的软软的,再往进走,越来越黑,慕薇薇打开了手电筒,另一只手上的蜡烛燃烧的很正常。

手电光所能看到的地方是棱角分明的石笋,脚下的路也越来越难走,慕薇薇的心里渐渐害怕起来。

黑暗,就意味着无数种可能,人们对未知的黑暗总是心存恐惧。

此时慕薇薇突然想起萧汐冉,那个喜欢冒险的朋友,如果今天是她在这里。一定是兴奋之极的吧。

一股阴寒的风从洞穴深处传来,空气中夹杂着一股腐烂的味道,慕薇薇不禁打了个寒颤,自言自语道,“这个洞穴到底是有多深啊。”

话音刚落,“扑腾扑腾”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来,慕薇薇拿着手电筒四处一照,吓得她连心跳都没有了,头皮发麻,双腿差点跪在地上。

只见洞顶上趴着无数只蝙蝠,正用绿幽幽的目光瞅着她,还有几只似乎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在半空中盘旋,“吱吱”的叫唤。

慕薇薇没有见过真正的蝙蝠,很多时候都是从影视剧中看到,那里面出现的蝙蝠一般都是邪恶血腥的象征,有它们的地方就有尸体和血渍。

慕薇薇壮着胆子将光源照向地面,还好,除了黑漆漆的污渍,并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不敢大口喘气,因为她怕自己吸入什么奇怪的气体,看了眼手中手中的蜡烛,还好还好,是暖橘色的光,只是火苗小了很多。

咽了口唾液定定心神,慕薇薇尽量双手合十,口中嘀咕道,“对不起啊,打扰了,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

蝙蝠似乎对她没有多少兴趣,除了盯着她看,并没有做出攻击性的动作,慕薇薇又继续往前走。

“叮咚叮咚……”

微弱的水声从黑暗中传来,仿佛是水滴落在水里的声音,在寂静山洞里清脆又响亮。慕薇薇好奇的寻着水声走过去,几米之外,一个直径一米多的碧潭出现在眼前,潭水清澈,却不知道有多深,碧潭顶层的山体很湿润,一颗颗水珠顺着尖尖的石笋掉下来,刚好落在滴在碧潭中。

也不知这水珠落了几百年,才形成了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潭。

慕薇薇观察了一下四周,这里的洞壁除了比前面湿润,并没有什么不同。

于是她绕过水潭向更深处走,脚刚踩到水潭的边缘,“哗——”一声巨响,慕薇薇吓得惊慌失措,也控制不住的尖叫一声。

“啊——”

惊恐的叫声穿过稀松的空气传到洞外,Gavin听到后悄悄皱起了眉头,她遇到了什么鬼玩意,吓成这样?

张珩和艾丽莎站在一起,相视而笑,这女人最好吓死在里面,也省的他们两个人动手了。

惊慌之后,慕薇薇“嗖”的将手电筒照向水潭,目光所及之处,一条硕大的鱼在水中游弋,不时还扑腾一下巨大的鱼尾,溅起水花。

慕薇薇没有见过这样的鱼,怎么说呢,长得很随意,似乎在黑暗中待的时间长了,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头很大,两只眼睛很小,也许是长时间处于黑暗中,视觉退化了,不过头顶却长着许多触角。

慕薇薇有些好奇,它靠什么活着呢?这里面也没有其他小鱼,正想到这里,丑丑的大鱼很快潜伏了下去,瞬间就消失在了水潭中。

或许,这汪水潭下面连接着什么暗河,这里是一个氧气口,它是来呼吸氧气的,只是恰好碰上了自己。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洞穴啊,慕薇薇在心里嘀咕。

真想现在就出去告诉Gavin,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但她又实在好奇还能看到什么。脚控制不住的往前走。

蜡烛的火焰开始晃动,慕薇薇觉得呼吸愈来愈紧张,不要进去了不要进去了,她的理智在不断告诉自己,双脚却停不下来。

前面是一个拐角,慕薇薇站在原地认真思索,到底进去,还是原地返回。

经过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慕薇薇最后决下定决心,拐过这个弯看看有什么,就只是看看,然后原路返回。

打定主意,慕薇薇小心翼翼的前面走,哪知刚走到拐弯处,脚下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整个人“啪”的摔倒在地上。手中的蜡烛掉在地上滚了几圈,很不给面子的灭了,还好手电筒她抓的很牢。

“哎呦,疼死了。”慕薇薇手撑着地想要起来,却感觉手按到了什么东西,拿手电筒一照,顿时魂飞魄散。

“啊啊啊——”慕薇薇盯着手中的骷髅头大声尖叫,此时,也只有尖叫声能舒缓她的恐怖情绪。

快速的将骷颅头扔在地上,手电又找死的往四周照了照,慕薇薇吓得快要晕过去了,灯光所及之处,全是骷颅架。

再也待不下去,慕薇薇双腿发软的拼命向外面跑,似乎身后有无数个游魂在追着她。响亮的逃跑声惊醒了无数只蝙蝠,一只只全都撑开翅膀向洞外飞去。

这一场景也让外面的人震惊了。大家都没有见过这么多蝙蝠。

Gavin抱着熟睡的孩子,眼眸中除了惊讶还有一抹担心,慕薇薇不会真的被吓死在里面吧。

心中的担忧还没有落下,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跑出来,头顶是一大群乱舞的蝙蝠……

慕薇薇一从山洞里出来,就毫无形象的瘫倒在地上剧烈的喘气,一张小脸异常惨白,头发了乱了,眼神慌乱的没有聚焦点。手中的蜡烛不见了,只有手电被紧紧的抓在手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有探究,有嘲讽,还有莫名的关心。

“慕薇薇,你在里面遇到了什么?”Gavin问道。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空洞的看了他一眼,好像没有听懂他的话。

Gavin还想再问。却被蔡先生阻止,“先别问了,也问不出什么,她估计是被吓傻了,让她喘口气。”

蔡先生说的没错,慕薇薇是真的被吓傻了。

那恐怖的场景,估计这辈子她都不会忘记。

喘气声渐渐弱了下去,取而代之的确实低低的抽泣声,抽泣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嚎啕大哭。

寂静的山脉中,一个女人在失声痛哭,围观者却没人上去给她一块纸巾,没人将她搂在怀中轻声安慰。

慕薇薇觉得难过极了。

Gavin颇是意外的看着她,上次在医院那么疼,她也只是咬着牙默默流泪,他以为这个女人很坚强,没想到她也有如此脆弱的时侯。

也不知哭了多久,Gavin没有上前打扰她,人在害怕时哭泣是舒缓情绪的一种方式,如果憋着反而会积压成一种心病。

终于哭够了,慕薇薇才用袖子抹了把眼泪,轻喘着气,平静心情。

“好了,现在可以说说,你碰到什么了,居然吓成这个样子。”Gavin语气平缓的问。

女人抬头看着他,眼睛湿漉漉的,如同深林中受伤的小鹿,让Gavin心中一跳。

慕薇薇用颤抖的声音说,“里面有很多尸体,不,不是尸体,是骷架,很多,很多。”

众人的脸色都变了,难怪她吓成这个样子。

“你确定是人的骷架,不是动物的?”Gavin追问道。

慕薇薇用力的摇头,“不是动物,是人的,我,我还抓到了骷颅头,他的眼睛看着我……”说着话,慕薇薇的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Gavin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转头问蔡先生,“你怎么看?”

蔡先生眉头紧皱,“这个山洞距离山下村名如此远,怎么会有人死在这里呢?而且如果已经是骷架的话,说明时间已经很长了。”

“要不要让人再进去看看?”Gavin征求他的意见。

蔡先生看着慕薇薇犹豫了片刻说,“那就让两个胆大的进去看看,看尸骨后面有没有什么东西。”

Gavin扭头环视几个手下,大家都纷纷低下了头,就连张珩和艾丽莎也不例外,都是血肉之躯,哪里有不怕之理,更何况还有慕薇薇的前车之鉴。

“张珩,你带两个人进去。”Gavin冷声说。

张珩头皮一麻,却无法拒绝,只要点点头,叫了两个人的名字,拿好东西后,往山洞走。

“等一下。”慕薇薇从地上站起来,虽然她的双腿还软的没有力气,但是她很乐意在张珩的心上加块石头,三个人回头看着她。慕薇薇说,“里面有一个水潭,水潭里有好几条大鱼,它们是吃人的,我刚才就差点被它们拖下去。”

张珩几人还没进去,心里的恐惧就成倍增加起来。

看着三人消失在洞口,慕薇薇眼中闪过得逞的光。

“你说的是真的还是骗他们?”Gavin阴冷的问。

慕薇薇冷笑道,“我为什么要骗他们?”

“恶作剧,或者是吓唬他们。”

“呵,我真是闲的慌。”慕薇薇此时缓过了神,连怼人都有了精神,走到跟前想要把孩子抱过来,Gavin却很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身上味道不对,别把不好的东西带给孩子。”

慕薇薇暮然醒悟,对啊,她刚才拿过人骨,怎么能抱孩子呢?

“我去附近洗个手。”慕薇薇记得这附近就有一条小溪,来的时侯还淌过。

艾丽莎看慕薇薇离开,走到Gavin跟前问,“老板,我要不要过去盯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