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宝宝异能初显/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孩子在我这,她不会跑的。”Gavin胸有成竹的说。孩子是她的命门,她就算是自己死,也不会让孩子出事的。

Gavin说的没错,慕薇薇就只是单纯的去洗个手,只是在溪边洗手的时侯,她控制不住的想起洞穴里的场景,后背一阵发凉,总觉得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自己。

匆匆忙忙的返回到大部队,慕薇薇的心才安稳了很多,虽然这帮人不是什么好人,但怎么也算是人啊。

艾丽莎看不惯她柔弱胆怯的模样,讽刺道,“你这脸色就跟见鬼了一样,有那么害怕吗?”

慕薇薇也不反驳,承认道,“我又不是你们,过的就是打打杀杀的生活,死了人也是抬着一埋了事,我就是一个普通小老百姓,当然会害怕了。”

“嘁。”艾丽莎轻蔑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从慕薇薇给她下药那晚开始,她曾经对慕薇薇的那一点点好感和同情就彻底消失了。

孩子睡够了,慢悠悠的转醒,一看抱着自己的是Gavin,揉了揉眼睛软软的伸着胳膊要妈妈抱。

慕薇薇将双手背在身后,温柔的笑着说,“妈妈现在不能抱你哦,让叔叔先抱着好吗?”虽然洗过了手,但整个身上还是有股味道,而且那么多蝙蝠从她身边飞过,万一有什么细菌粘在衣服上怎么办?

Gavin听到那声“叔叔”,眼神不禁有柔软的东西飘过,她倒会安排任务,也不征求自己的意见,孩子就归他管了?

宝宝似乎听懂了妈妈的话,大大的眼睛看了眼Gavin,温顺的将小脑袋放在他胸口,似乎还有些困顿。

Gavin低头看着他的小举动,心里暖暖的叹口气,他似乎拿这个小家伙不能怎么样了。

艾丽莎觉得这个画面有些刺眼,冷冷的转过头看洞穴。老板对这个女人和孩子的态度。她越来越看不懂了。说他对慕薇薇好吧,狠起来比任何人都狠,比如刚才让她一个人进去,但是说不好的,他有时对她却很宽容,比如上次,自己被下药慕薇薇逃跑,听张珩说,老板什么话都没有生,更不要说惩罚了。

老板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好奇怪啊。

十几分钟后,张珩和另外两个人狼狈的跑出来,身后跟着无数只蝙蝠,直到把他们赶出洞穴,蝙蝠们才返回去。

“里面有什么?”蔡先生急忙上去问。而Gavin抱着孩子没有靠近。

三个人脸色都非常不好,但是比刚才慕薇薇的失态强很多,大口喘气平复的差不多了,张珩才说,“里面有很多骷架,而且散落的到处都是,还有不少大砍刀,长剑之类的,再往进走还有好几口棺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除了几副骷架什么都没有。”

另一个人将手中的一把短剑给蔡先生,“这是我从里面拿出来的,您看看。”

蔡先生表情严肃地戴上手套接过来,短剑是个普通的样式。剑身已经生锈,剑柄上的一行小字清晰可见。

“上面写的什么?”Gavin好奇的问。

“清,光绪三十四年,闽,李家。”蔡先生一字一顿的念道。

“什么意思?”

“就是说,这把短刀是清朝光绪三十四年闽南地区一个名为李家的兵器铺锻造的。”蔡先生一边仔细的看着短剑,一边解释道,“光绪三十四年就是1908年,古代的时侯,每一把武器都有身份证,什么时侯,出自哪里等等,都有严格的规定。这把短刀的样式很普通,刀刃也不锋利。应该是民间锻造出来的,不值什么钱。”

张珩接过话头问,“这么说里面死的那些人都是清末的?”

蔡先生摇头,“不一定,也很有可能是民国时期,或者更晚,毕竟刀剑这种东西是能流传下来的。”

“蔡先生对里面的事情怎么看?”Gavin认真的问,他是个生意人,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

蔡先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在洞穴的周围转了一圈说,“这应该是个亡灵洞。”

“亡灵洞?”Gavin一脸懵逼。

“对,古时苗族有种丧葬习惯,就是人死后不土葬,而是葬在半山腰的山洞里。这个洞穴在主山,左右两边有山脉环绕,前面有小溪环绕,这就是风水上讲的藏风纳水,山水有情,是上佳的风水宝地。”

蔡先生的一大段话让在场的所有外行都有些瞠目结舌,也被他渊博的知识所震撼。

“一般来说,苗族的亡灵洞都很大,能葬很多族人,但这个洞穴却只有几口棺木,风水又好,应该是当地豪绅或者权贵的墓穴。古代人相信相信有阴间存在,所以在下葬的时侯会有大批的陪葬品,以便死后还能继续阴间继续过富贵生活。不过这样也招来了不少盗墓者,如果我猜的不错,里面死的那些人就是盗墓者。”

“既然是来盗墓的?为什么会死呢?”张珩忍不住问。

蔡先生面无表情,“或许是分赃不均,又或许是遇到了不好的东西,毕竟,古时苗族有很多秘术,是个很神秘的民族。”

补完这段冷僻知识,Gavin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又没有找到宝藏。

此时天色渐渐暗下来,为了避免在山中过夜,Gavin命令所有人先下山,而他怀中的宝宝也没有假手他人,就一直那么抱在胸前。

慕薇薇心里毛毛的,下山的时侯一直走在人群中间,尽管这样还是后背发凉,于是快走几步来到蔡先生身边,小声咨询,“蔡先生,你说这世上有没有鬼魂之类的?”

蔡先生和慕薇薇无冤无仇,没有什么利益瓜葛,因此对她的态度还算好,听到这个话不禁笑道,“哪有什么鬼神?不过是人们想象出来的。”

“可是我为什么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阴森森的感觉。”慕薇薇说着紧了紧双臂,眼睛在虚空转了一圈。

蔡先生开解她,“你这纯粹是心理作用,当你脑海中老想着一件事,就会疑神疑鬼,这很正常。看来你是真的被吓得不轻。”

慕薇薇郁闷之极,“那我这种感觉什么时侯能消失?”如果总是疑神疑鬼,那晚上就不要睡了,她可以预见,今晚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你多想想开心的事情,别老惦记着洞穴里看到的。”

慕薇薇快要哭出来了,“我也不想惦记啊,可是那些画面就不停的往脑子里面跑,挡都挡不住。”

蔡先生对她的状态抱以同情,“那谁也没有办法,只有靠你自己。”

心脏还要心药医,可是她这心药在哪里?慕薇薇瞪了眼走在前面的Gavin,都怪他,非得让自己进去。害得她都神经脆弱了。

张珩和艾丽莎走在后面,女人颇是好奇的问他,“里面真的很恐怖吗?”

张珩撇了眼她,轻声说,“你最好这辈子都不要看到,光是黏在洞顶的无数只蝙蝠就让人发寒。”

艾丽莎不禁打了个寒颤,又问,“那有没有见到慕薇薇说的大鱼?”

“没有。”张珩刺了眼那个单薄的背影,拜这个女人所赐,经过水潭时,他们三个人的心跳都快停止了,生怕从里面窜起一条大鱼把他们咬下去,结果只听到水底哗啦啦作响,并没有看到什么大鱼。

虽说张珩几人胆子很大。那也只是在面对人类的时侯,面对这种未知事物,每个人都会有种敬畏和恐惧,不管是谁。

“她果然是闲得慌。”艾丽莎不屑的说。

“什么?”张珩没有听懂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艾丽莎摇摇头,“没什么。”

下到山底天已经黑了,车子又在路上开了很久,才找到一个小镇,因为是国庆期间,所有的旅馆几乎都是爆满,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没有住满的店,房间又不够,最后只能好几个人挤在一起,当然,不管男人们怎么挤,慕薇薇和艾丽莎两个人住是标配。

进了房间,慕薇薇就迫不及待的钻进浴室,身上的一股腐臭味让她早就受不了了。

艾丽莎没有打招呼出门去吃饭,慕薇薇在里面洗了十几分钟后,听到门响,以为是艾丽莎回来了,没有问开始涂第三次肥皂,她用力的搓着身上的肌肤,想要把在洞穴沾染的所有气息都洗掉,一直搓到身上发红,浑身无力才勉强罢手。

用大浴巾擦干身上的水,慕薇薇懵了,她刚才太着急没有拿换洗衣服。

想起房间里的艾丽莎,慕薇薇用很柔和的声音喊道。“艾丽莎,能帮我拿一套干净的衣服吗?我忘记拿了。”

外面的人没有动静。

慕薇薇直到艾丽莎对她很怨恨,但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于是又恳求道,“艾丽莎,看在我们都是女人的份上,你就帮我一次好不好?”

顿了片刻,房间响起了脚步声,慕薇薇欢喜了一下,马上说,“衣服就在我的双肩包里,随便拿两件就好,还有,最底侧的小口袋里有内裤。麻烦你帮我也拿过来。谢谢啊。”

两分钟后,脚步声来到浴室,慕薇薇将门打开一个小缝,伸出粉红纤细的胳膊,“给我吧。”

衣服被粗鲁的塞进她手中,然后转身离开。慕薇薇没有计较她的态度,艾丽莎能给她把衣服拿过来已经很仁慈了。

慕薇薇穿戴完整后,拿着毛巾边擦头发边出来,“谢谢……”那个“你”字还没有说出口,慕薇薇就僵在原地,房间里坐着的哪里是艾丽莎,是从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Gavin。

“你,你怎么在这儿?”慕薇薇假装镇定的问,虽然她心里已经狂躁不已。

Gavin目光平淡的望着她,用下巴点了点床上的孩子说,“他睡着了,我把他送过来。”

慕薇薇看了眼孩子,果然睡着了。

“那你把他放着就好了,为什么还待在这里?”慕薇薇质问道,一想起刚才给她送内裤送衣服的是他,女人脸上就烫的厉害。

“他摔下去怎么办?”Gavin的语气依旧很平淡,孩子现在翻身很频繁,没有人看着的确很危险,但是,这也不是他不敲门就进来的原因。

“那你怎么不敲门?”

Gavin上上下下扫视她一眼,没有任何波澜,“慕薇薇,像你这样清汤寡水的女人。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慕薇薇低头看了眼自己,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因为刚洗完澡,没有穿内衣。

“我是挺寡淡的,请Gavin先生立刻出去吧。”

Gavin挑眉,长腿一收从床上起来,经过她时停下了脚步。

慕薇薇吓得后退一步,紧紧的直视着他的眼睛,像是全身防备的小刺猬。

“慕薇薇,你长得这么丑,叶少辰是怎么下口的?”Gavin话中是浓浓的讽刺。

“关你屁事?”

Gavin没有生气,反而凑近了几寸,深邃的眼眸中有她看不透的情绪,“也就是皮肤好点,其他的毫无优点。”

“那又怎么样?叶少辰喜欢就够了。”慕薇薇不示弱的反驳道。

“呵,够有自信的。”Gavin不怀好意的笑道,他的气息喷在慕薇薇脸上,让她觉得有些不适。

相反,如果是叶少辰的话,慕薇薇的心跳会爆表。

“Gavin,你可以离开了。”慕薇薇直接下逐客令。

“急什么?我……”

话还没有说完,门“嚯”的被推开,艾丽莎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盒饭,看到两个人的姿势,先是愣了两秒,然后快速的将门关上。

慕薇薇无语的扶额,艾丽莎误会自己了,看来自己以后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

“Gavin,我不明白,你明明不喜欢女人,为什么还要摆出这副姿态?不觉得恶心吗?”慕薇薇没有一点掩饰的问。

Gavin的情绪明显变了,身体站直拉开和慕薇薇的距离,皱眉问道,“谁说我不喜欢女人?要不要试试?”

慕薇薇退无可退,双手抵在胸前,捅破最后一层纸说,“难道你和楚轩不是情侣吗?”

听到这个名字,Gavin的眼眸沉了下来,语气冰冷,“慕薇薇,你问的太多了。”

“难道是楚轩单相思?”慕薇薇继续追问。

“你的问题真多。”Gavin显然没有心情回答她,抬脚就要走,慕薇薇却还不放过他,“嗳,Gavin,你可不能这样对楚轩哥哥,他为了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不能说不要就不要吧。”

Gavin快被她烦死,拉开门快速离开。

慕薇薇将把“咚”的关上,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每个人都有软肋,狡诈似Gavin也不例外,拿楚轩当挡箭牌真是百试不爽。

跑了一天山路,精神又损耗那么多,此时慕薇薇饥肠辘辘,实在忍不住了,趴在房间门口冲楼道喊,“艾丽莎,艾丽莎。”

没有人回应她。

“艾丽莎,艾丽莎,艾丽莎——”慕薇薇像勾魂一样一声声喊叫,不远处的一道房门突然开了,艾丽莎满脸怒气的看着她,“喊什么喊什么?叫魂呢?”

“呵,我在想,如果你还不出现,我就抱着孩子溜了。”慕薇薇靠在门框上戏谑,等艾丽莎没好气的走过来,她弯腰拿过她手中的塑料袋。在她面前晃了晃说,笑嘻嘻的说,“多谢。”

艾丽莎看着她那一副嘴脸,差点一拳揍了上去。

两个女人走进房间,一个狼吞虎咽,一个冷眼旁观,最后还是艾丽莎没有忍住,愤愤的问,“老板为什么会在这里?”

慕薇薇手中的筷子停顿了几秒,仰头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艾丽莎一口老血憋在心中,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压下去,冷笑道,“慕薇薇。如果你明天不想吃馊饭,最好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

慕薇薇低头翻了个白眼,没办法,这一路她的饮食全是由艾丽莎负责。

“很简单,他把孩子给我送过来。”慕薇薇说。

艾丽莎对这个理由没有怀疑,因为孩子确实在床上,但是,“那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呀,”慕薇薇一脸天真。

“哈!都那样了还没什么?”艾丽莎不信她的话。

慕薇薇看着她气急败坏的脸,意味深长的看她,“艾丽莎,你喜欢你们老板吧。”

艾丽莎被说中心事,眼神有些飘忽,“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我们老板?”

“那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是怕你用手段勾引我们老板。好让他心软放过你们。”艾丽莎找到一个看似正大光明的理由。

慕薇薇噗嗤笑了,停下手中的筷子,用揶揄的目光打量着她,“艾丽莎,你未免对你太没有信心了。不论是从样貌还是身材,你都比我强出好几倍,我用什么来勾引你们老板?”

女人都喜欢听好话,尤其是来自同类的赞扬,艾丽莎脸上的怒意消了很多。

慕薇薇捕捉到她表情的变化,心里偷笑,脸上却很平淡的问,“再说,你们老板不是喜欢男人嘛,怎么会对我有意思?”

艾丽莎听到这话神态有些复杂,冷声说了句,“这是我们老板的私事,不要你管。”

慕薇薇嗤之以鼻,“嘁,说的谁愿意是的。”

艾丽莎瞥了眼她,打开电视看新闻。她只是Gavin的下属,敬重他欢喜他也只能偷偷放在心里,从不敢显露于色,至于老板是不是对楚轩有感情,她不敢确定,但就她所见,老板至少对楚轩是不同的。

晚上,没有任何意外的,慕薇薇做噩梦了。或许是蔡先生那番话的作用,梦中全是穿着苗族服装的男男女女,他们抬着一口口棺木走向山洞,嘴中还唱着瘆人的歌曲,梦中慕薇薇也变身成了一个苗族少女,等大家把棺木放在洞里后,顺便也把她推进了棺木,她挣扎着要起来,却被一个戴面具的男人死死按住鼻子和嘴巴……

呼吸越来越不顺畅,慕薇薇似乎意识到了这只是个梦境,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骤然睁开了眼睛。

未成想,在月光中,她看到了更加惊恐的事情,吓得她差点惊叫出声。

就在距离她脸部半米高的上空,宝宝的身体漂浮着,就像处于真空里一样,双手放在脑袋旁边,双腿弯曲,睡得……很甜美。

慕薇薇被吓出一身虚汗,胸口上下剧烈的起伏,还以为是在梦中,慕薇薇狠狠咬了一口自己的胳膊,啊——好疼。

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难道宝宝的异能天赋开始显露了?他有一只眼眸是紫色的,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天生就具有这种能力?

慕薇薇伸手一把将他捞回来,紧紧的箍在怀中。

怎么办?万一他特异功能越来越厉害,到了随便使用的地步。那将一发不可收拾。

他是孩子,只会觉得好玩,并不会认为这有什么危险。

天呐,这小家伙和他爸爸一样,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侯,给人惊吓。也不知道这种情况多久了,慕薇薇此时庆幸的是,他白天还很正常,否则就要被Gavin摆上实验台。

担惊受怕了一晚上,怕他再飘起来,慕薇薇在梦里还拉着他的两只小手。

感觉才睡了一小会儿,慕薇薇就被耳边的声音吵醒,“喂,起床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外面的天已经大亮,赶紧低头看宝宝,他已经醒了,正在玩儿自己的手指头,看到妈妈醒了,冲她甜甜的笑了笑。

慕薇薇大大的松口气,还好还好,眼眸是正常的。

艾丽莎出门去吃饭,走时将门反锁。说实在的,她是真的怕慕薇薇再次逃跑。

慕薇薇深感不能再这么待下去,尤其是宝宝昨晚的举动,让她更加迫切的想要尽快离开Gavin。于是如法炮制又给床单下面放了几张纸,上面写的话和上次一样,打电话报警,或者打电话给叶少辰。

尽人事,听天命。现在慕薇薇能做的只有这些。

……

顺着线索一路寻找,叶少辰得到的信息越来越多,也大致摸清了对方所走的路线,他和薇薇前后差了三四天的路程,想要追上并不是多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不知道对方下一步会去哪里,这就非常的被动。

而让他最苦恼的就是,山里的手机信号太差了,时有时无,总让他担心错过什么求救电话。

早晨刚上路,叶少辰盯着手机上只剩下一格的信号无可奈何,如果钱够多,他真想给这里的每一个山头都竖一个信号塔。

“你老盯着手机看什么呢?头不会晕吗?”坐在后座的萧汐冉忍不住问。

“我怕有电话进来。”叶少辰简单的说,萧汐冉和慕天野对视一眼,看来这家伙对上次没有接到电话很内疚。

话说完没多久,手机果然响了,而且显示是F省的座机,叶少辰精神一震忙接起来,自报家门,“喂你好,我是叶少辰。”

那边传来温软的女声,“你好,我们这里是XX保险,请问您需要买……”

“不买!”叶少辰暴躁的怒吼一句,狠狠摁断通话。

后座的萧汐冉“哈哈哈”笑出声,“叶少辰,你别对人家小姑娘那么凶,人家打工也不容易。”

“你给我闭嘴。”叶少辰心里正烦躁,没有控制住情绪,冲她也吼了一句。

不等慕天野开口,萧汐冉就一巴掌呼了上去,“你再吼一句试试?”

叶少辰扭头怒气冲冲的瞪她,这个女人平时就嚣张,现在有慕天野撑腰,更加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如果再加上一个薇薇,他想这辈子都会被她压迫。

这时,电话又响了,叶少辰随手接起来,语气不是很好,“喂?”

估计那边被他的声音吓到了,说话都弱了几分。“请问是叶少辰吗?”

“是我,有事吗?”

“有一个叫慕薇薇的你认识吗?”对方的普通话中带着浓浓的方言,但慕薇薇三个字叶少辰瞬间就听懂了。

叶少辰神色大变,忙缓和语气说,“认识认识,她是我妻子。”

后座的慕天野和萧汐冉也立刻严肃起来,身体前倾,叶少辰见状顺手开了免提,将手机放在三人中。

“哦,是这样的,我们服务员在打扫房间的时侯发现几张卫生纸,上面写着你的电话,说让你来救她。”对方说话很快,又有很重的口音。叶少辰不是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楚,但大致猜到了话中的意思。

趁着还有信号,他连忙问,“请问,你的具体地址在哪里?”

“我们这是……”

对方说完,叶少辰三人面面相觑,根本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叶少辰又问,“麻烦您能再说一遍吗?我记一下。”说完,他动作迅速的摁下了录音键。

他听不懂,总有人能听懂。

对方又说了一遍,叶少辰还想多问几句,却听到那边传来嘈杂声,只听老板说了句,“啊,来顾客了,挂了。”然后电话就盲音了。

跟着叶少辰的人当中没有本地人,F省的当地方言又太晦涩难懂,三个人循环听了好几遍都没有听懂具体地址是哪里,为了确保不出现失误,车子在经过有人烟的小村庄时停了下来。

一个中年男人走在路边,手里提着竹筐要去地里,正优哉游哉哼着小曲,三个身着不凡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好,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帮我听听这是哪里。”叶少辰不等他拒绝,就摁下手机的播放键,里面传来一句旅馆老板的声音。

中年男子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想要自己帮忙。第一遍没有听清楚,他说,“再放一遍。”

叶少辰满怀期待的又放了一遍。

男子听完,笑着说,“哦,这个人说的是一个乡镇的名字,我记得好像是在C市,具体在哪里我也不太清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