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带孩子先走/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不走?”慕薇薇几乎是拼劲全力冲他哭喊,“孩子如果有个万一,我会恨你一辈子。”

良机已失。

叶少辰心痛难忍,上臂一捞,将孩子抱起消失在了空气中。

随即赶紧来的Gavin和张珩堪堪只看到一个人影的骤然消失。

“啪,”灯被打开。

整个房间亮了起来,慕薇薇松开艾丽莎,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光,看到孩子不见了,这才松口气笑了。

艾丽莎反手就是给她一个响亮的耳光,“贱人!”

慕薇薇被打得耳膜发出嗡鸣,嘴角撕出一道血印,她淡定的吐出一口血,坐在地上用冷漠又嘲讽的目光看着闯进来的几个人,他们脸上的表情太精彩了。

惊讶,生气,愤怒,还有一点点惊恐。

是啊,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眼前消失,怎么会不恐惧?

不过她很开心,孩子终于安全了,至于她的性命,已经不在考虑范围内了。

Gavin也发现孩子不见了,他的心仿佛空了一块,大步向前,一把掐住慕薇薇的脖子,凶狠的问,“刚才是谁?孩子呢?”

慕薇薇给了他一个极淡的笑。

“回答我的问题!”

慕薇薇被掐的有些缓不过气,漠然的眼眸望着那双看不透的眼睛,“孩子当然是回家去了。”

Gavin一怔,想起那个黑影的几次出现,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个神秘人就是叶少辰?”

慕薇薇莞尔一笑,“我不知道啊,要不,你亲自去问问叶少辰。”

“你找死!”Gavin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眼看慕薇薇要翻白眼的时侯,身后下属急匆匆的通报,“老板,有好几个人带着家伙朝四楼来了。”

Gavin猛地将女人扔下,呵,原来还有后手。

“拿家伙。”Gavin的眼中露出嗜血的光,扭头看了看伏在地上剧烈喘息的女人对艾丽莎说,“看紧她,别让她死了,现在她可是我们的护身符。”

艾丽莎动作迅速的穿好衣服,从随身携带的箱子里拿出两把枪一把匕首,然后一把将慕薇薇拽起来。“走吧,他们不是来救你的吗?出去好好看看是谁。”

双方人马在狭长昏暗的过道相遇,带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离去的叶少辰,他的双眸还泛着妖冶的紫气。他的旁边,是怒露凶光的慕天野。

“叶少辰,果然是你。”Gavin冷笑,用枪指着叶少辰,“我真是太好奇了,你到底是人还是妖?”

叶少辰不和他废话,“薇薇呢?把她交出来,我放你们离开。”

“你当我说是三岁小孩吗?没有了这张护身符,我还能平安离开这里吗?”

“只要你放了她,我发誓,绝对不会追究。”

“哈哈,”Gavin桀桀笑了几句。“可惜,我这个人除了自己谁都不信。把她给我带过来。”

艾丽莎推着慕薇薇来到众人前面,她穿的还是单薄睡衣,雪白的胳膊上紫一块青一块,脸上完全重了起来。

“薇薇——”慕天野心痛的喊出声。

慕薇薇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颤,遥遥看去,昏暗的过道灯下,站着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男人,惊喜瞬间涌上心头,是哥哥,真的是哥哥。

“哥,哥,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慕薇薇热泪盈眶,激动的向前扑了一下。却被艾丽莎死扣在身前,因为她的乱动,脖子被锋利的匕首划出鲜红的一道血痕。

艾丽莎阴恻恻的笑,“看来真是不想活了,自己往刀口上送。”

“不要伤害她,她死了,你们一个都活不了。”慕天野又生气又焦急的怒吼。

Gavin淡笑,“你们让条路,让我们出去,我就不杀她。”

“你以为你跑的了吗?”叶少辰双眸中的紫色越来越重。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说着,Gavin拿过艾丽莎手中的匕首,手起刀落,狠狠刺进了慕薇薇的肩胛骨。

“啊——”慕薇薇凄惨的尖叫一声,随着匕首的拔出,鲜血“砰”的溅出来。

“住手!”两个男人同时怒吼,握枪的手在颤抖。

慕薇薇疼的差点瘫软在地。多亏有艾丽莎箍着她的腰,她才没有倒下。

叶少辰心疼的难以呼吸,真想不顾一切将她抢过来。但如果自己再使用一次瞬间转移,慕薇薇旁边那么多人,他没有把握把她救下来。

Gavin一眼就看穿了叶少辰的心思,他心中胆怯,眼中却没有露出丝毫惧怕,“叶少辰,你在想如何使用妖术吗?那你不妨开试试,看看你能不能把她从我手中救走。”

说完,Gavin紧紧的攥住了女人手腕,看似云淡风轻,只有上帝知道,此时他是多么紧张,他在赌,赌叶少辰对慕薇薇的关心。而叶少辰迟疑的那一瞬间,Gavin就知道他赌赢了。

“还不让开?难道你们真的想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失血而死?或者,我再补一刀子……”

“住手!”叶少辰退让一步,咬牙切齿的说,“好,我放你们走。”

“这就对了嘛。早这样,她也没有必要受这一刀之苦。现在,把枪都扔在地上。”Gavin冷冷的说。

叶少辰和慕天野弯腰把枪轻轻的放在地上。

“砰”一声枪响,叶少辰应声倒地。

“叶少辰——”慕薇薇凄惨的喊叫,肩膀的血汩汩冒出。

Gavin诧异的回头看,张珩一脸杀气的举着枪。

慕天野捂住叶少辰的胸口的血洞,阴狠的瞪着Gavin,“你TM还讲不讲江湖道义?”

章贺红了眼,捡起地上的枪就要拼命,却被叶少辰按住,“别,别开枪,放他们走。”

“少爷!”章贺愤怒异常,“我们拼了,少奶奶一定能救回来。”

叶少辰虚弱而坚定的摇摇头,“不,放他们走。”

一旦动起手来,慕薇薇很有可能会丢掉性命,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还不滚?”慕天野怒吼道,“如果我妹妹死了,我定会让你们所有人都陪葬。”

Gavin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牵制着浑身是血的慕薇薇走向电梯。

“哥哥,救叶少辰,他不能死。”慕薇薇虚弱的说。

慕天野真想敲她的脑袋,都什么时侯了,她还在担心叶少辰?

“他不会有事的,你要好好活着,哥哥一定会来救你的。”

慕薇薇被推进电梯,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还来不及最后看一眼叶少辰和哥哥,眼前一黑就栽倒在电梯里。

在刚才Gavin刺下那一刀的时侯,慕薇薇就已经快要晕倒了,一直坚持着是因为不想让对方冲突加剧。

Gavin是一帮没有人性的亡命徒,对叶少辰和慕天野会毫不犹豫的开枪,但是由于慕薇薇在Gavin手上,叶少辰和慕天野就会有顾虑,一有顾虑,势必会落于下风。刚才叶少辰的受伤就是很好的证明。

“把她扶起来,她的命还有用。”Gavin冷声对艾丽莎说,然后把枪狠狠的抵在了张珩的脑袋上,“谁让你TM开枪的?”

张珩丝毫不为自己的行为内疚,他在看到叶少辰的那一刻就想起了那段羞辱不堪的经历,理智彻底消失,直到此刻,他的理智还在天上飞,“我就想杀了叶少辰,而且我们逃出来了不是吗?”

“万一对方失去理智报复呢?我们今晚走的了吗?”

张珩撇过脸不说话,让叶少辰死,这是他活着的终极目标。

电梯下到一楼电梯,Gavin放下枪,“我后面再和你算账。”

艾丽莎和另外一个保镖将昏迷的慕薇薇塞进车里,即将离开的时侯,宾馆大厅再次嘈杂起来,一行人抬着叶少辰出来了,他闭着眼睛,不知是死了,还是晕过去了。

“开车。”Gavin命令。

两辆车快速消失在黑夜里。

这边,叶少辰也被快速的送进了县城人民医院的急症室。

手术室的灯亮着。

萧汐冉怀中的宝宝睡得极为香甜,完全不知道这一夜,自己的爸爸妈妈全都身受重伤。

慕天野搂着萧汐冉的肩膀。声音疲倦的说,“你别在这里等了,我让医生开间高等病房,你和孩子去睡吧。”

萧汐冉摇摇头,低头望着宝宝,“我睡不着,等我想睡了,自然会去睡的。”

“我怕你太累,这几天一直跟着我们跑,都有黑眼圈了。”慕天野心疼的说。

“没事,等救回薇薇了,我睡个三天三夜就养回来了。”萧汐冉抬头问他,“薇薇的伤严不严重?刚才我在车上为什么看到她被人架了出来,好像晕过去了。”

慕天野悲伤中带着极大的怒意,一把拍在椅子上,“我不会放过那帮混蛋的。”

“好在这次把这个小家伙带出来了。也不算是空手而归,以后薇薇没有了牵制,逃脱起来也会更加方便。”萧汐冉轻声安抚他。

“但愿吧。”慕天野的目光落在了宝宝的睡脸上,表情柔和了很多,“他长得也太像叶少辰了,就是和薇薇不太像。”

萧汐冉嘻嘻笑了,“可是我觉得宝宝的鼻子和你很像啊,又高又挺,还有嘴巴,也有一点点相似。”

慕天野小小惊讶了一下,“有吗?真的像吗?”

“对啊,越看越像。”

“这还差不多,”慕天野嘚瑟了一小会,都说外甥像舅,原来是真的。

除了慕天野二人,章贺和小方几人也在手术室外等待。章贺没有见过小少爷,时不时走过来瞅一眼,满心都是欢喜。虽然现在叶少辰还在手术室他应该很担心,但是并不妨碍对小少爷的喜爱。

那小脸长得,太可爱太萌了,他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孩子。

慕天野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孩子温热的小脸,片刻后对萧汐冉说,“你明天先带着孩子回去,后面可能会更危险,我不放心你。”

萧汐冉想了想说,“好吧,孩子太小了,跟着你们颠沛流离的确实很不方便,明天我和他回A市。”

章贺在旁边听到他们的对话狂点头,“对对,萧姐姐抱着小少爷回去,万一路上小少爷生个病什么的。少爷和少奶奶要心疼死了。”

章贺一开始是称呼萧小姐的,萧汐冉听着别扭,就让他喊萧姐姐,反正慕天野比他年纪大,萧汐冉承受得起。

“要不这样吧,萧姐姐不如暂时住在叶家别墅,家里有秦妈和王叔照顾,还有早就准备好的婴儿房,一切都是现成的,很方便的。”

慕天野听到这话第一个不同意,瞪了眼章贺,“叶家有的难道我们慕家没有吗?”

章贺嘿嘿一笑,套近乎道,“慕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慕家当然什么都不缺。但是秦妈有经验啊,她可是一手将少爷和二少爷带大的。再说,萧姐姐是个大忙人,慕大哥你不能让她围着孩子转吧?”

慕天野默然,其实章贺说的对,东郊别墅连个佣人都没有,要照顾孩子的话还要现找,太麻烦。而且他没有理由让萧汐冉全力去照顾这个孩子,她没有这个义务。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孩子说到底是姓叶的,他从慕薇薇看叶少辰的眼神中明白,这个傻妹妹已经爱上叶少辰了,他也没有必要横插一脚,硬将他们分开。

“你怎么想?”慕天野征求萧汐冉的意见。

萧汐冉点点头,“章贺说的对,这是叶少辰的儿子,住在叶家理所应当。不过我就算了,我没有住在别的男人家里的习惯,我要是想宝宝了,就去看他。”

慕天野也是这个意思,他也不想自己的女人住在叶少辰家,想想就别扭。

于是在叶少辰不在场的情况下,三个人一起做个这个愉快的决定。但是章贺相信,少爷一定会双手赞成的。

凌晨四点的时侯,手术室的灯灭了,那扇门被从里面推开。

章贺和小方困意全消,连忙迎上去问医生,“手术怎么样?我们老板呢?”

“太幸运了,子弹和心脏只相差两厘米,再偏一点点,他就没命了。刚才他被推到五楼的监护病房了。家属可以去五楼。”医生神色疲倦的说。

“多谢医生。”章贺着急的要去五楼,看到慕天野睁开了眼睛,轻声说,“慕少爷,老板手术成功了,您和萧姐姐去床上躺一会儿,天快亮了。”

“你不用管我,去忙你们的吧。”慕天野淡淡的说。

“喔,那您有事就找我。”

几个人跟着章贺离开,慕天野低头看了眼歪在自己肩上睡着的女人,紧皱的眉头平了些许。

孩子被几件大人衣服裹得紧紧的睡在他右边的椅子上。

也不知薇薇的伤怎么样了。慕天野担忧的想。

从宾馆离开后,慕薇薇就一直处于晕迷当中。车上,艾丽莎简单给她处理了一下伤口,止住了血。

Gavin下手果断,那是因为他掌握着分寸,那一刀看似凶残,血如泉涌,很却避开了所有要害,也没有伤害到比较重要的血管。

车子行驶了很久,并没有发现叶少辰的人跟过来,但Gavin并没有因此而松口气,他有些想不明白,叶少辰到底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难道……

Gavin想起他的与众不同,莫非他和慕薇薇之间有什么感应?

也不对,如果他真的有这种超能力,又何必一开始给慕薇薇肩膀上安装GPS?

最大的可能还是慕薇薇透露了行踪,但她是怎么透露的呢?

她身边一直有人看守,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看来他要好好查一查,否则,不管走到哪里,叶少辰都会顺着行踪追过来。

东边的天空渐渐亮起来,他们到了一个小乡镇。Gavin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对艾丽莎说,“等会儿到镇上了,你去买几件女人的衣服,顺便再买点消炎药。”

因为秋老虎,气温还很高,伤口很容易发,一旦发炎就麻烦了。

艾丽莎脸上的气色也不是很好,“老板,要停下休息吗?”

Gavin看了眼窗外,同意道,“嗯,先休息会儿。”

现在叶少辰和慕薇薇都受伤了,彼此之间应该暂时联系不上了。他们目前是安全的。

县城医院。

太阳升起的时侯,宝宝揉着自己的小眼睛,悠悠转醒了。

只是,眼前这两个人是谁呀?妈妈呢?

他咕噜噜地转着大眼睛四处寻找,咦?妈妈呢?

小小地身体被这个男人抱起来,他直直地盯着这个陌生人,好奇怪,他长得和妈妈好像,但是身上的味道好难闻,没有妈妈身上香香的味道。

他不喜欢。

慕天野看宝宝一脸嫌弃的望着他,不禁咧嘴笑了,真是和他那个爹一模一样。

“哇,睁开眼睛更漂亮了。”萧汐冉在旁边惊呼。

“我怎么看着他要哭了?是不是饿了,还是哪里不舒服?”慕天野脸上的笑变成了不知所措。

“你抱得他不舒服,我来抱。”萧汐冉从他手中把宝宝接过来,很自然的抱在怀中,这似乎是每个女人天生就会的本领。

宝宝并没有领她的情,而是挣扎的想要站起来,口中软软的喊着,“妈妈,妈妈。”

慕天野和萧汐冉都呆滞了几秒,这么小一点就会喊妈妈了?

“妈妈,妈妈……”宝宝一声声唤着,想要把妈妈召唤出来,但是这次他失望了,不知怎么,眼泪瞬间就溢满了眼眶,小嘴也瘪了起来。

“啊,怎么办怎么办?他要哭了。”萧汐冉也紧张起来,她从来没有哄过小孩,完全没有一点经验啊。

慕天野也急了,连声安慰,“宝宝不要哭,妈妈有事不在,很快就会回来的。我是舅舅。”

宝宝哪里管他是什么舅舅。他只认识妈妈,对了,还有嘟嘟。

萧汐冉气笑了,“你和他说这些,他哪里听得懂?”

“那怎么办?他是不是饿了?我们也没有奶粉啊。”慕天野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面对孩子完全白痴。

萧汐冉灵光一闪,说,“走,我想到一个好地方。”

“哪里哪里?”慕天野起身跟上她的脚步。

“跟我来就知道了。”

十几分钟后,宝宝就被妇产科的小护士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哇,太萌了,怎么有这么萌的宝宝呢?”

“就是就是,太可爱了。”

萧汐冉得意的冲慕天野笑笑,对一群小护士说,“拜托各位美女护士,宝宝的妈妈在五楼住院,我是宝宝的阿姨,不知道要怎么照顾他,你们……”

“来找我们就对了,”一个小护士自告奋勇,“我去给宝宝弄点吃的。”

“对了,我们办公室还有尿不湿,赶紧给他换上。”

“我找块湿毛巾,给宝宝洗洗脸。”

萧汐冉从一对小护士中挤出来,感慨的笑道,“你这小外甥现在就这么招女人喜欢,长大还得了?”

慕天野一脸的宠溺,轻声在她耳边说,“我们的孩子一定很招人喜欢。”

萧汐冉脸上一烫,却也没有生气,反而大方的说,“我以前都不怎么喜欢小孩子,觉得好麻烦。可是从昨天一看到他,我整颗心都软了。嘻嘻,生个孩子玩玩也挺好的。”

慕天野眼中的柔情更盛,“等找到薇薇了,我们就结婚,生孩子玩。”

“呵,”萧汐冉媚眼看他,“求婚什么的都没有还想娶我?”

慕天野故意打趣她,“还要求婚?”

“可以不要啊。”萧汐冉轻笑,“那我就和别的男人生孩子玩去。”

慕天野一把搂住女人的细腰,在她耳边说,“你这辈子只能有我一个男人,其他男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萧汐冉歪着脑袋看他,“哼,那我勉强考虑考虑。”

等宝宝在护士站吃饱喝足还顺带换了件新衣服后。萧汐冉抱着他开开心心的离开了,走时,小护士们还不断叮嘱,有任何问题尽管带着宝宝来。

萧汐冉不禁摇头,这真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五楼监控病房,叶少辰还没有醒过来,而他的伤口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迅速愈合着。

宝宝没有免疫力,所以萧汐冉只抱着他在玻璃窗前看了会,宝宝的表情很严肃,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八点多的时侯,叶少辰被伤口疼醒,他睁眼看到慕天野大喇喇的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他问第一句话就是,“孩子呢?”

慕天野的眼睛从手机上抬起来,表情很冷。“你昏迷的时侯,被人抢走了。”

叶少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鼻子上的氧气管掉在被子上,“你说什么?被谁抢走了?”

慕天野一本正经撒谎的说,“当然是戴面具的那个人。”

“怎么可能?”叶少辰一只手捂着疼的要命的伤口,“他们不是先走了吗?”

慕天野刚想继续往下编故事,章贺进来了,“少爷,你醒了?你赶紧躺下,伤口会裂开的。”

叶少辰焦急的问章贺,“孩子怎么会被人抢去?”

章贺一脸懵逼,茫然的问,“孩子?孩子在啊,萧姐姐抱着呢。”

叶少辰一愣,立刻明白过来是慕天野在玩他,扭头瞪着一脸讥笑的男人。愤愤的说,“慕天野,你要不要这么无聊?”

慕天野跷着二郎腿,“我觉得挺好玩的。”

“白痴!”叶少辰吐出两个字,慢慢的躺回床头,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每呼吸一口气都像是心被割了一刀,疼的人浑身都打颤。

章贺看他脸色煞白,想起医生的嘱咐说,“少爷,医生说麻药散了会很疼的,你忍忍。”

这不是废话嘛,不忍着还能怎么办?

叶少辰缓了好大一会儿,对章贺说,“把孩子抱过来,我想见见。”

“不行。”慕天野直接拒绝。

叶少辰扭头横他一眼,恨不能起身凑他。

慕天野淡笑道,“这个病房细菌太多,宝宝没有抵抗力,不能进来。”

章贺怕叶少辰再生气,应和道,“嗯嗯,医生是这么说的。”

叶少辰听到这话,脸上的怒意才少了些。

“说到孩子,我有件事要通知你。”慕天野的语气很是强势,让叶少辰不自觉的要去拒绝,通知?凭什么他儿子的事情,不和他商量就直接呢?

然而,当他听完了慕天野这个决定,一口就答应了,“我同意,让萧汐冉把孩子带回去吧,秦妈会照顾的很好的。”

“机票买好了,下午一点的,等会儿他们就回A市。”

“那……那至少让我看孩子一眼,我还没有好好看看他。”叶少辰的语气中带着不多见的委屈。

慕天野差点笑场,硬是摆着一张脸说,“走的时侯我让汐冉抱他过来,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康复。”

“我知道。”叶少辰没好气的说,他心里比谁都着急,巴不得下午就能出院去找薇薇,吐出一口浊气,忍着疼问,“薇薇那边谁现在跟着?”

“别问了,被那个混蛋甩掉了。”慕天野烦躁的说。

叶少辰郁闷的盯着天花板,眼前浮现薇薇受伤的画面。他心里是有些许后悔的,如果当时不那么好奇去看那个混蛋长什么样子,如果后来当机立断使用超能力硬是把薇薇抢过来。如果他能提防着点张珩,如果……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这么多如果,所以才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萧汐冉离开前将宝宝抱进了病房,令萧汐冉欣慰的是,虽然宝宝的情绪有些蔫蔫的,但没有哭一声,偶尔还冲她笑笑。

叶少辰挣扎的坐起来,眼眶刹那间就湿润了。

宝宝坐在床边愣愣的看了他几秒,似乎想起了什么,“哇——”一声哭了出来,转身就往旁边萧汐冉的怀中爬。

叶少辰慈爱的笑容僵在脸上,宝宝为什么这么抗拒自己?上次是这样,这次也如此。

慕天野在旁边看的很高兴,幸灾乐祸的说,“叶少辰,你也有今天啊。”

萧汐冉也很意外。抱着宝宝安慰了几声说,“真是奇怪,这孩子今天无数人抱过,都没有哭,怎么看你一眼就哭了?”

“我怎么知道?”叶少辰伤心又伤身。

慕天野冷哼,“薇薇怀孕初期,你把我打入海底,那时薇薇恨透了你,没准腹中的宝宝感受到了她的怨念,所以在娘胎里的时侯就恨上你了。现在看到你哭也很正常。”

这番话原本是慕天野胡说八道,萧汐冉听了都是一笑了之,当时他还是个小肉球,能感受到什么?偏偏叶少辰就相信了慕天野的话,整个人瞬间就沉郁了下去,目不转盯的看着宝宝胖乎乎的身体,眼中毫无光彩。

慕天野成功打击到叶少辰。心里很爽,搂着萧汐冉说,“走吧,我送你去机场,夜鹰在那边等着了,他会一路送你回A市的。”

眼看着宝宝就要走,叶少辰还是不死心,“等等,让我再看他一眼。”

萧汐冉比慕天野善良,停下脚步,试图让宝宝扭头看看爸爸,结果他怎么都不肯转头,小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眼泪汪汪的,一直用屁股对着叶少辰。

“行了行了,带他走吧。我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家伙来到这世上就是为了向我讨债的。”叶少辰挥挥手说。

慕天野极为赞同,“没办法,他身上流着一半我们慕家的血。”

去机场的路上,萧汐冉一边陪着宝宝玩,一边问他,“你今天可是要气死叶少辰了。”

“哼!薇薇那个不争气的居然原谅叶少辰了,我心里怎么能舒服?还好我小外甥争气,有我慕家男人的气概。”

萧汐冉调侃的摇头笑道,“我发现你一和叶少辰正面杠上,行为举止就会变得非常幼稚,跟两个幼儿园小朋友吵架一样。”

“哪有?”慕天野紧皱着眉头。

“非常有。”萧汐冉一锤定音。

慕天野回想了一下这几天和叶少辰的相处,撇撇嘴说,“那,那可能是因为我不能和他真打,就只能挤兑他了,如果不呛他几句。我这心里要憋死了。”

“理解理解,很多时侯我也很想揍他。”

“是吧。我就说嘛,这个人那么欠。”

“嗯嗯,是的。”

两个人相视一眼,然后哈哈哈大笑,就此事达成了高度一致。

宝宝不知他们笑什么,也跟着咯咯咯笑起来。

在机场和夜鹰汇合,慕天野认真的叮嘱他,“路上要照顾好他们两个,千万不要出任何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