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欺负女人算什么?/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刚才,一伙外籍海盗冲了进来,什么都不说,拿着机枪胡乱扫射,还嚷嚷着找什么东西,把基地里翻了个底朝天,值钱的东西全都被他们抢走了,包括您放在仓库里的那些古董玉器、书法字画什么的,还有仓库里的军火,全都没有了。”

Gavin听到这些话,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那些东西价值连城,是他收集了许久才小有成就,居然……

“哪里的海盗?谁的人?竟然敢抢到老子的地盘?”Gavin咬牙切齿的问,那语气恨不能把对方撕碎。

“不知道,他们就像是疯狗一样,一句话都不说,进来见到人就杀,根本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

“你们呢?不知道反击吗?老子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Gavin破口大骂。

“老板,不是我们不反击,是他们人实在太多,而且现在是晚上,大家刚刚吃完饭,精神上有些懈怠……”

“Shit!Shit!”Gavin的愤怒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吓得一车的人大气不敢出,生怕怒火牵连到自己。这帮家伙哪里是精神懈怠,分明是自己不在就吃喝玩乐,估计是喝醉了,才被人偷袭成功。

等他骂完了,又听那边说。“老板,事情还没有完。”

“还有什么?!”Gavin怒声问,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了。

“他们走的时侯,扔了好几颗手榴弹,把基地炸了,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你TM怎么不去死!”Gavin骂完这一句,就把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他到底有多生气,从被摔的七零八落的手机碎片就能看出来。

张珩和艾丽莎悄悄对视里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惊恐,从Gavin的只言片语中,隐约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他们谁也不敢问,这样盛怒之下的Gavin,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

此时,耳边除了面包车发动机的声音,就是Gavin喘气声。

过了好几分钟,Gavin的理智才重新回到大脑里。

他的基地在很隐蔽的小岛上,外人很难找到,说是海盗误打误撞闯进去,他绝对不相信。能知道他的藏品在哪里,还知道军火库在哪里,这里面一定内鬼。趁他不在,和海盗里应外合,端了他的老巢。

这个内鬼是谁呢?!

Gavin思来想去,脑海中冒出几个人来。

K,以及上次一同被抛弃的两个外籍雇佣军,也许就像他猜测的那样,叶少辰放了他们,但是他们却对自己怀恨在心,所以肆意报复。

要知道,这伙人可是只认金钱不认交情的主。

车里的气氛极度压抑,慕薇薇扭头一直看着窗外,回想起两个小时以前被张珩活活勒死的那个无辜者,不禁浑身发抖。

是她太善良,如果当初不那么圣母,劝告叶少辰不要杀人,直接弄死张珩,今天那个忠厚老实的男子也不至于死于非命。

此时,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原谅,有的人作恶太多,就应该送他去见上帝。

她发誓,以后再也不管那么多事情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突然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慕薇薇一回头,对上了那双眼睛,愤怒中带着嗜血的光。

慕薇薇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她怎么有种Gavin要把自己剁碎吃了的感觉。

“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没有招惹你吧。”慕薇薇紧抱着自己的胳膊,好想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Gavin横了她一眼,他刚刚在怀疑,这件事会不会和叶少辰有关,但是他又觉得叶少辰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要知道,那帮穷凶恶极的江洋大盗并不是谁的话都会相信。

现在摆在他面前最迫切的问题,是继续找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宝藏,还是立即回去挽回最后的损失。因为他有种强烈的直觉,如果对方是故意找上门来报复的,自己其他的几个地点也不会幸免。

一想到这里,Gavin对张珩说,“联系一下几个别墅,问问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刚才太冲动,他的手机被摔了几瓣。

张珩忙拿出手机拨打海岛上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我是张珩,家里最近太平吗?”

“太平,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好,盯紧点,不要掉以轻心。”

张珩又拨打了好几个电话,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老板,都很太平,”张珩鼓起勇气问,“老板,刚刚出什么事情了?”

Gavin双眸露出寒意,一字一顿的说,“月亮岛被袭击了。”

“啊?”艾丽莎和张珩同时惊呼。慕薇薇虽然不知道这个月亮岛是干什么的,但从三个人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个很重要的地方。

“谁干的?损失怎么样?”张珩忍不住问。

Gavin似乎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沉默了许久才说,“岛上的东西被洗劫一空,人死了一大半。”

张珩的脑子轰的炸开,洗劫一空?

天啊,月亮岛可是他们的大本营,里面放的是兄弟们用的枪支军火,还有老板各种无价珍藏,以及一整箱的金条,因此每天实行二十四小时执勤,此外那个小岛在卫星上根本就找不到,就算是内部的人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些年来从没有出过一丁点事情,怎么会被人洗劫一空?

“谁干的?”艾丽莎显然也不敢相信,忘了她问的这个人是不可侵犯的老板。

“刚来消息说,是一伙海盗。”这几个字几乎是从Gavin的牙缝里吐出来的。

慕薇薇看似冷漠安静的听着三个人的对话,心中却乐开了花,哈哈,什么叫现世报,这就是啊。

他在内地为非作歹,就有人钻空子去抄了他老巢,简直太大快人心了。

“那,那我们要回去吗?”艾丽莎忐忑地问。

“那帮海盗来去无踪,我们在海上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现在回去已经没有意义了。”Gavin在前一秒做出了决定,“我们必须尽快找到这笔宝藏,这样才能弥补所有的损失。”

艾丽莎和张珩无言以对,他们是下属,老板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虽然他们打心底觉得尽快回去才是关键。

没有了孩子跟着,整个寻宝队的速度快了很多,慕薇薇时不时假装摔一下以拉慢速度,哪知这个小心思被艾丽莎一眼看穿。

“慕薇薇,你如果再故意拖延时间,我不介意让我们的保镖留下陪你,顺便让他们放松放松。”艾丽莎嘴角噙着笑,说出的话却让慕薇薇发冷。

“我自己会走,”慕薇薇撂下这一句,加快脚步,走到蔡先生旁边。这么多人里面,只有蔡先生立场是中立,至少不会对她抱以仇恨。

他们今天来的地方是双方混战的小县城,返回来,是因为蔡先生推断这里最有可能藏匿宝藏。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叶少辰和慕天野一定不会想到,他们还会回来。

上山的路很陡峭,走到灌木丛生没有路的地方,Gavin便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到最前面,让她探路。

慕薇薇自小就害怕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每踏出一步都提心吊胆的用树枝戳一戳,提醒草里的动物们尽快避让,不然一脚下去踩到什么软软的东西,她的魂都要吓飞了。

就这么走了三四米,慕薇薇的小腿和胳膊全被灌木和树枝划伤,可偏偏Gavin还在后面催,“你走快点。”

慕薇薇气急,扭头吼道,“你有本事你走啊,欺负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废话少说,继续走。”

终于爬到一块较为宽阔的地带。Gavin大发慈悲的说“休息会”。

此时,慕薇薇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

来到一块外形怪异的石头边坐下,慕薇薇用袖子擦着汗,突然觉得脚下的地面软软的,她条件反射般又踩了两脚,猛地反应过来,头皮发麻,一阵尖叫跳下石头跑到一边。

几个人被慕薇薇的举动吓了一跳,纷纷看过来,脸上带着疑惑。

“你鬼叫什么?”艾丽莎嫌弃的问。

慕薇薇喘着气,脸色发白,颤着嗓子说,“那里……那里的地面,是软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在下面。”

艾丽莎一听。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一步,说到底她也是一个女人。

张珩从腰间拿出匕首,一点点逼近慕薇薇指着的地方,然后用力一纵,只听“嗖”的一声,匕首划破空气,刀身全部没入地面,只留着刀柄在外面。

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盯着那把匕首,时间仿佛挺直,连风声都小了很多。沉静半分钟后,没有任何动静。

没有慕薇薇所预料的鲜血四溅,张珩从旁边捡起一根树枝壮着胆子走上前,捡用树枝拨了拨匕首边的杂草,露出泛白的土壤。

南方的土壤基本上都是酸性的红色土壤,像这样的白色土壤少之又少。

张珩弯腰将匕首拔起来,顺便用脚踩了几下,确实软软的,仿佛是踩在了什么鱼肚子上,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事,就是这里的土壤比较软,哪有什么东西?”张珩说着在上面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一点事都没有。

慕薇薇僵住,哈?就这样吗?

蔡先生走过去看了看,解释道,“这里的地势较为平坦,南方又多雨,排水不及时的话是容易形成软土,不过这种软土在沿海地区比较常见,没想到山上也有。”

慕薇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我踩到蛇了。”

张珩不悦的瞪了她一眼,回到刚才的地方从包里掏出一瓶水继续喝。慕薇薇好奇的又来到大石头旁边,绕着白色的土壤转圈,还挺有……

意思两个字还没有冒出来,慕薇薇突然觉得脚下一空,整个人失重般的掉了下去。

“啊——救命啊——”惊恐的尖叫声在山林里回荡。

Gavin几人一个箭步冲过来,刚刚还白白软软的地面成了个直径一米多的大洞,慕薇薇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只听到她微弱的,不断循环的喊叫声。

洞口的几个人面面相觑,怎么会这样?

Gavin冲里面大喊,“慕薇薇——”

声音消失在黑洞中,就刚才她的呼喊声也没有了。

“慕薇薇——”Gavin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完了。她不会掉进去,直接掉进什么动物的腹中了吧,要不就是直接摔死了。

蔡先生仔细观察着洞口,疑惑的自言自语,“好奇怪,这样的山脉怎么会有一个如此深的洞呢?”

Gavin心头一跳,眼中爆发出狂热,“这里,会不会就是藏宝之地?这个洞口就是宝藏的入口?”

所有人,包括蔡先生在内全被Gavin的话震住了。

他们找了快一个月,跋山涉水,翻山越岭,为的就是这笔宝藏,但每一次都是空手而归,难道这次是真的找到了?

蔡先生的表情也有些激动,显然,他被Gavin说动了,“我不确定这里是不是,但既然来了,和上次进亡灵洞一样,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Gavin点头应和,“你说的对,是不是下去一看便知。”不过他没有说后面一句话,为什么慕薇薇掉下去没有动静了?

她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慕薇薇——”Gavin再次大喊,这时寂静的深洞里传出微弱的声音,“是我,我还活着。”

洞口的几人同时暗暗松口气,活着就好,还以为她死了。

“你看看下面都有什么?”Gavin问。

过了一两分钟,慕薇薇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浓浓的惊喜,“赶紧下来,有好多金子和珠宝。”

这下,外面一片哗然,个个眼中都带着惊喜。

“找了宝藏了,找到宝藏了。”不知谁在窃窃私语,说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话。

Gavin异常兴奋,看来这一趟是真的没有白来,月亮岛的那些损失和宝藏想必只能是九牛一毛了。

“这个洞有多深?”蔡先生开口问。

“我不知道啊,反正里面有水潭,掉下来死不了。”慕薇薇实话实说。

Gavin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转身问艾莉莎几人,“你们谁愿意先下去。”

“我去我去。”一个保镖冲在前面说,这是个表忠心的好时侯。

Gavin很是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很好。背好该用的东西,下去或许用得着。”

“嗯。”

一切准备就绪,Gavin对洞里喊,“慕薇薇,你让开一点,人下来了。”

“哦,好的。”

坐在黑暗处的慕薇薇眼中露出狡诈之色,一阵声响,“唰——噗通——”掉进水里了,等那人从寒冰般的深潭中浮上来,刚爬上岸,慕薇薇用手中的石头狠狠地砸向了他的脑袋,男子气还没有喘一口,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Joy?”

洞口传来喊声,慕薇薇吃力地将身体沉重的JOY拖拽到黑暗处,从他的防水背包里取出手电筒。打开。

灯光所及之处,是湿漉漉的洞壁,还有五彩斑斓的石笋,简直太漂亮了。

原来黑暗之中是这幅景象。

慕薇薇顾不得赞叹,将他肩膀的背包给自己背上,然后顺着石洞前进。

其实这里哪有什么金子和珠宝,都是她故意引诱上面的人,这样,她才能拿到手电蜡烛绳索等东西,也才能逃跑。

不管外面人的“殷勤”呼唤,慕薇薇弯腰前进,希望能找到一个出口,她有强烈的直觉,这里一定有出口,因为脚下有小小细流。空气中有微弱的凉风,因此不用点蜡烛。

或许是因为金碧辉煌的石笋,慕薇薇心中的胆怯小了很多,一鼓作气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这火杀人犯。

越往进走,洞口就越来越小,到后来只容一人通过。

四周很寂静,慕薇薇的心在急速的跳动,猫腰又走了很长一段路,脑袋被头顶的石笋碰了不知道多少次。

前面的路愈发惊险了。

有些地方几乎不能称作石路,因为需要慕薇薇趴着向前挪步。

胳膊上的皮被蹭破了,肩膀的伤口似乎又有撕裂的感觉,但是她不在乎。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顿时开阔起来,慕薇薇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溶洞里,每一个结晶体都如同是一个艺术品,在黑暗中展现着自己的魅力。

咦?这是什么?

借着微弱的电光,慕薇薇看到了一个菱形的蓝色发光体,想要上前看个清楚,一抬脚却踩进了水中,水是热的。

她被吓了一跳,连忙将脚拔出来,一看,脚踝已经被烫红了。

鼻间散发着硫磺的气息,虽然很淡。

慕薇薇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蓝色发光体的周围,她被震撼到,也被惊吓到了。

因为那块蓝宝石镶嵌在一口精美的石棺上面,石棺上雕刻着图案,有宫廷宴会,有骑射跳舞,还有对镜梳妆等等。

这口石棺被安放在溶洞的正中心,四周由一米多宽的水道保护。

难道这是一个王室陵寝?

慕薇薇一想到这里连忙双手合十,小声念道,“对不起对不起,非常抱歉打扰你休息了,我不是故意闯进你的地盘,找到出口我一定立刻离开。”

祭拜完,慕薇薇拿起手电开始寻找出口,可是沿着溶洞边缘找了一大圈,居然没有找到任何出口。

不会吧,难道这个陵寝就是终点了?

不行。慕薇薇不相信自己如此命背,又找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

盘腿坐在石棺对面休息,慕薇薇的好奇心渐起。“你是哪位老祖宗?居然被安葬在这里,一定是费了不少周折,想来生前不是有钱就是有权,或者是有钱也有权。”

手抻在地面上想要放松放松,一股冰冰凉凉的细流从手背上滑过。

脑袋突然开窍,对啊,她怎么这么傻,有水流的地方就会有出口啊。浑身顿时充满精神,翻身而起,用手电照着水流往前走。

最后,慕薇薇跟着小细流来到了一扇石壁前,细流渗进石壁底端,她却没有路可走。

沮丧的一屁股坐下来,从早晨到现在过五六个小时了,她什么都没有吃,早就饿的饥肠辘辘。

先不管出路了,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于是她抢来的背包中翻出一块压缩饼干和一块牛肉干。

味同嚼蜡。

最后一口牛肉吃完,空气中传来碎响,慕薇薇猛的屏气凝神,认真的听了几秒钟,脸色直接垮了。

妈的,Gavin那个阴魂不散的又追上来了。

她早就应该知道,这帮人一定不会放弃的。

不能就这么被抓住,她要找一个藏身之处。然而藏在哪里好呢?慕薇薇想起刚才找出口时发现的一个很小的岩洞,于是连忙跑过去,倒退着把自己塞了进去。

岩洞很小,慕薇薇紧紧缩成一团。不过好在这个角度很刁钻,四周又一片黑暗,如果不仔细找。是不会看到她的,而她却能看到外面的情景。

几分钟之后,脚步声越来越大,慕薇薇数了数,应该除了被自己打晕的那个男人,所有的人都来。

近了,原来越近了。

“哇——”

几束光在黑暗中亮起来,随即是蔡先生的一声赞叹,慕薇薇看到了他们狼狈的脸,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

“看,这是一口石棺。”艾莉莎喊道,清脆的声音在石洞里显得有些尖锐。

“过去看看。”Gavin阴沉的说。

不知是谁的脚才进了硫磺水中,发出一声呻吟,“别碰水,水有问题。”

蔡先生俯身看了看。“这水中有大量的石灰和硫磺,是为了腐蚀一切入侵动物的,看来这口石棺的主人身份不小。”

“妈的,那个贱人骗我们有宝藏,结果是一个墓。”张珩恶狠狠的咒骂。

蔡先生不满的说,“没准这个石棺里有无价之宝,那可是多少金钱都买不来的,你光看看那石棺上的各种蓝宝石红宝石,每一颗都值数千万。”

“是吗?那还算没有白来。”张珩的火气这才消了不少。

慕薇薇在黑暗中替石棺中的主人遗憾,你真是碰到了一伙强盗。

“这个水道不是很宽,应该可以跨过去,”Gavin对身边仅存的另一个保镖说,“你跨过去把石棺掀开,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保镖有些迟疑,被Gavin阴狠了瞪了一眼,才硬着头皮从硫磺水渠上跨了过去,又向前有了一步。

“噗通——”男子的身影在几束光中晃了晃,就跌进了一个更大的水渠中。

“啊——”刺耳痛苦的尖叫声响彻洞口,慕薇薇望过去,只见男子被一种波光粼粼的液体彻底吞没,只是短短半分钟,他就悄无声息的沉了下去,地面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慕薇薇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他被什么吞了?那波光粼粼的玩意是什么东西?

刚这么想着,蔡先生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是水银。”

“很厉害吗?”

蔡先生严肃的说,“那是剧毒,古代王室为了预防后人盗墓,经常会在墓葬中建造水银池。你知道秦始皇陵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被发掘出来吗?就是因为专家在土壤中发现了大量的水银。所以没有人敢碰,谁去谁死。没想到这座墓的主人也会使用注入水银,看来他的身份一定非常尊贵。”

Gavin几个人都沉默了,那怎么办?无数个无价之宝就在眼前,难道就这么放过了?

蔡先生看他们一脸的不甘,好心劝告道,“还是走吧,没有必要为了钱搭上自己的性命。”

张珩明显不甘心,“那我们空手而归?”

“那可是水银,你们根本无法靠近那口石棺,怎么拿上面的宝石?”

张珩噎住。

艾莉莎用手电四处照了一圈,终于说出了一句另慕薇薇胆战心惊的话,“咦?慕薇薇去哪了?”

“对啊,那个贱人呢?”张珩附和着问,“这里好像没有别的出口。她跑去哪里了?”

蔡先生眼睛死死的盯着平静的水银池,幽幽的说,“她该不会和刚才的人一样,掉进水银池里了吧。”

空气顿时安静下来,三个人的目光看看蔡先生,又看看水银池,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们想到了那个不知是人是妖的叶少辰。

躲在黑暗中的慕薇薇在窃喜,这可是她头一次觉得被人诅咒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拜托老天爷,一定要让他们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我觉得不太可能。”Gavin的声音打破了慕薇薇的幻想。

“为什么?”艾莉莎问。

躲在狭小黑洞里的慕薇薇也有这样的提问,凭什么你觉得我不可能掉进水银池中?

Gavin的声音很平淡,“第一,这个水渠大约有一米三四左右,我觉得她跨过去的可能性不太大。”

慕薇薇翻个白眼,他的意思是说自己是小短腿?拜托。她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大长腿。

“第二,慕薇薇应该对水银池中央的那口石棺没有兴趣。”

“万一她看上了上面的宝石,想要把它据为己有呢?”这是张珩的声音,带着一丝鄙夷。

Gavin反问他,“如果你是慕薇薇,你想要先逃出这里,还是想要那块宝石?”

张珩愣住,虽然他很讨厌那个女人,但摸着仅存的良心讲,她会先逃命。

“还有,据我所知,叶少辰家里藏着一颗价值数千万的蓝宝石,这种成色的,对她应该没有吸引力吧。”

慕薇薇承认Gavin对她的分析很到位,但此时她更愿意看到这个男人像张珩糊涂一点。

“那她会跑到哪里去呢?”艾莉莎说着就开启了寻找模式。慕薇薇的心跳也开始加速。

张珩还是有些不甘心,“老板,那这个石棺……”

“你有办法?”Gavin挑眉问。

张珩低头不说话,连蔡先生这种文化人都没有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

Gavin声音冷漠,“石棺放在这里不会有人发现,出去后等我们找到办法再回来打开它,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慕薇薇。”

“是,老板。”

慕薇薇咬着唇不敢让自己看到发出一点声响,耳边,艾莉莎的脚步在不断的接近,然后,慕薇薇闭上了眼睛,她怕艾莉莎感受到自己的眼神,女人的直觉是非常可怕的。

鼻尖传来艾莉莎常用的淡淡的香水味。盘桓了一会儿,渐渐消散开来。

“奇怪了,这个溶洞也就这么大,她能藏到哪里?”艾莉莎一边拿着手电仔细的找一边小声念叨。

张珩看她一无所获,也加入到了寻人队伍,依旧没有找到藏在黑暗中的慕薇薇。

“老板,慕薇薇不会是真的死了吧。”艾莉莎不确定的问。

Gavin也有些怀疑,这里既没有出口,也没有藏身之处,人却消失了,难道真的掉进水银池了?

溶洞的空气很稀薄,再加上硫磺味和刚刚蒸发的水银,蔡先生有点头昏脑涨,皱着眉说,“先出去吧,这里的空气不对劲,我胸口有些闷。”

Gavin的脑袋也有些晕,说,“也好,我们先出去想想办法再进来。”

听到这句话,躲在黑洞里的慕薇薇暗地里长长舒口气,听到所有人的脚步声都消失不见后,正要从岩洞中出来,不小心手电筒从包里滑了下去。

慕薇薇手忙脚乱的一捞,没有抓住,眼睁睁看到手电“哐当”砸在石面上。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溶洞中显得极为响亮。

慕薇薇郁闷的闭上眼睛一秒钟,依旧怀有希望的抓起水电,想要再缩回岩洞时,一束光打了过来。

随即,张珩的声音响起。“哼!瞧瞧这是谁?我还以为你死了,原来在这藏着呢。”

慕薇薇直起腰,舒展快要麻木的四肢,“要死也是你们这种恶人先死,还轮不到我。”

听到声响,艾莉莎也去而复返,看到光束中头发凌乱的慕薇薇,嘲讽的笑了,“慕薇薇,你说你也藏好点,我们都快走了你还能露出马脚,你也太蠢了吧。”

慕薇薇搂了搂头发,一脸平静的将双肩包背在肩上,冷冷的注视着他们,脚下没有动。她真心不想跟着他们出去。

“走啊,怎么着,还要我过来请你吗?”张珩手中的光在她脸上晃来晃去,刺得慕薇薇睁不开咽眼睛。

慕薇薇用手挡着光线,怒声道,“张珩,你脑子有病吧,把手电放下。”

张珩心底的火被她这句话瞬间点燃,大跨步走过来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