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藏宝图是假的/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放开我!”慕薇薇挣扎,但张珩手上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攥的她生疼。

“你给我安分点!”张珩不知是故意还是真的生气,手上一甩,将慕薇薇狠狠的摔到石壁上。

慕薇薇还没有来得及喊疼,就感觉身后“轰”一声,那块薄薄的石壁塌陷了下去,又一个石洞出现在眼前。

张珩和蔡先生在两人撕扯的时侯也返回了岩洞,此刻,几个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来这里面别有洞天。

“老板,要进去看看吗?”张珩颇有些兴奋的说,完全忘了十多分钟前他死了一个手下,也忘了几秒钟前在和慕薇薇争吵。

Gavin的目光从溶洞移到了慕薇薇身上,“当然要去,你在前面开路。”

慕薇薇这才甩开张珩的手,冷哼一声转身钻进了溶洞。

她多少了解了Gavin,他不会亲手杀了自己,但也会想尽办法折腾她。

新发现的这个溶洞大了很多,越往里面走,脚下的石面越湿滑,隐约间,她好象听到了巨大的水响声。

前面有河流?

慕薇薇眼皮一跳,这就是她逃脱的好机会啊。

又走了一段路。耳边的水声更加明显,除此之外,慕薇薇还发现前面有光线。

真的是出口?想到此,慕薇薇浑身充满了力气,脚下的速度加快了很多。张珩似乎看出了她等会想要逃跑的心思,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光线越来越好,空气中带还着冰凉的水汽,再加上如此剧烈的声响,前面似乎……是一道瀑布。

果然如慕薇薇所料。当瀑布完整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几个人都被它雄伟壮观的美景吸引住了。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此刻这两句诗最能表达慕薇薇的感受,况且,他们还在瀑布背后,瀑布带来的冲击感更加真实。

慕薇薇走近边缘向下看了眼,一阵眩晕感袭来,下面除了白色的浪涛什么都看不到。如果从这里跳下去,她会不会撞上暗礁,或者撞上潜藏在水底的隐形巨石。

但如果不跳,就一直会受到Gavin的禁锢,难以预测后面还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怎么办?跳还是不跳?

就在慕薇薇纠结的时侯,一个身影向她靠了过来,慕薇薇猛地反应过来,向后退了一步死死的盯着Gavin,“你要干什么?”

Gavin讥讽的望着她,“你想干什么?跳下去?”

慕薇薇心头一跳,他为什么总能看穿自己的意图?一边向石壁边缘挪动,一边指着Gavin说,“你站着别动,否则我真的跳下去了。”

“哼!就你那个胆量还敢跳崖?”Gavin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紧张起来,这个女人看着软弱,但是却有着一股子绝强,于是语气软了很多,“慕薇薇,我说过,只要找到宝藏的那一天。我会放了你,不会食言的。”

慕薇薇余光看到站在他身后的张珩,冷笑一声说,“Gavin,如果你永远找不到这笔宝藏呢?”

“只要它存在,我就一定能找到。”Gavin语气坚定的说。

慕薇薇心中已然做好的决定,以他对宝藏的狂热,如果知道真相,一定不会放过她,再加上虎视眈眈,一直想要杀死她的张珩和艾莉莎。

“Gavin,如果这笔宝藏根本不在这里呢?”

“你是什么意思?”Gavin的眼眸瞬间阴冷了下来。

慕薇薇耸耸肩,坦然的笑道,“时至今日我也不骗你了,那张藏宝图根本就是假的,你就算把这里的山全都翻过来,也不会找到宝藏的。”

“你胡说!”Gavin的情绪很是激动。而他身后站着的三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异常的精彩,有惊讶,有愤怒,还有了然。

慕薇薇所幸一股脑都说了,“都到这个份上了,我骗你干什么?刚开始你拿的那张宝藏的确是真的,但是最后我带回去的是假的,因为叶少辰手里根本就没有残卷,他爸爸给他的时侯,藏宝图就是半幅。为了救孩子,我们被你逼的没有办法了,他就随便画了一张,没想到你还真的信了。”

Gavin的眼中露出极大的诧异,随即转变成滔天怒火,咬着牙问道,“慕薇薇,你说的都是真的?”

“比刚才那口石棺上的宝石还要真,信不信由你。”慕薇薇摊手,不动声色的将肩上的包滑落。

“不可能!怎么会没有宝藏呢?”Gavin显然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我问过许多人,他们都说这里曾经消失过一个王国,巨大的宝藏被埋在了地下……”

“Gavin,你未免太傻了,”慕薇薇无奈的笑,“如果真的有这笔宝藏,经过了那么多岁月的变迁,怎么可能还落在你的手上?怕是早就被人挖空了。否则,几十年前的人为什么争的你死我活,还是没有找到?”

“我不信,我不信。”Gavin摇着头不断的质疑,一双被金钱蒙蔽的眼眸骤然望向她,“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一定是想让我放了你,所以故意这么说,想要让我放了你。”

慕薇薇翻了个白眼,“Gavin,事实就是如此,你爱信不信吧。”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就不怕我真的杀了你?”

“怕,当然怕,所以,”慕薇薇顿了顿,突然用力将手中的双肩包扔出去,“姐姐我不想陪你们玩了。”

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一个身影纵身一跃,卷进了白茫茫的瀑布中,然后消失。

她居然,真的跳下去了。

如此孤注一掷,如此毅然决然,哪怕前面是死路一条。

洞口边沉寂异常,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大声呐喊,大家脑海中除了消化慕薇薇跳崖的现实,还在不断回想她刚才的话,她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宝藏。

长久以来一直追求的那个目标顷刻间消失了,Gavin几人全都消沉了下来,精神都有些颓废。

……

小镇一家面馆。

叶少辰正吃着面。心脏突然像是被人狠抓了一把,疼的连手中的筷子都握不住了。

“怎么了?”坐在对面的慕天野问。

叶少辰忍着疼倒吸一口气说,“没事,就是突然心口疼。”

慕天野挑了一筷子面条,吹了吹说,“可能是伤口还没有愈合吧。”

“也许吧。”

叶少辰缓了好一会儿觉得能呼吸了,才开始继续吃面。

章贺坐在旁边的桌子上接了个电话,忙扔下筷子对叶少辰和慕天野说,“老板,慕总,我们的人在一个收费站发现了面包车,和警方提供的车牌一样。车的类型也一样,我们的人认出来了,开车的人是张珩。”

“在哪里?”叶少辰和慕天野同时问。

“距离我们大概不到五十公里,他们好像要去机场,车速很快。”

叶少辰嘴角露出凛冽的味道,“终于冒出来了,不过想离开这里,还要看我们答不答应。”

一行人向机场疾驰,慕天野心中有些疑惑,“他们怎么会选择突然离开?不找宝藏了?”

叶少辰颇是得意的笑道,“早晨我让端了他的老巢,下午又把他的几个别墅烧了,你觉得他还沉得住气?”

慕天野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背着他干了这么多好事。不过,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

一个多小时后,叶少辰看到了前面的那辆面包车,里面人影绰绰。

前往机场的路上来往的车辆并不是很多,面包车似乎也发现了叶少辰,油门一轰加快了速度。

“他们发现我们了。”慕天野盯着那辆车说。

“好啊,既然如此也没有必要藏着躲着了,章贺,追上去。”叶少辰心底的一把火在燃烧。

“是,老板。”

前后三辆车同时追向面包车。就算面包车把油门踩烂,车子的性能在那摆着,哪里比得上几辆越野?

几分钟的时间,面包车就被三辆吉普和越野挡成了夹心饼干。

叶少辰盯着面包车里面的人,觉得好像人数哪里不对,眼皮跳了几下,推开车门举着枪径直走到了面包车前。

“下车!”他大声喊道。

开车的是张珩,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我让你下车!”叶少辰再次大喊。

慕天野安静的转悠到面包车侧边,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大惊,里面只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女人,并没有面具人和薇薇的踪影。

“叶少辰。薇薇不在车里。”

叶少辰愣了两秒钟,快步上前一瞅,果然不在。

“下车,不然我就开枪了。”叶少辰眼底布满血丝,看起来有些狰狞。

张珩和艾莉莎原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坦然的下了车。

“薇薇呢?”叶少辰问他们。

张珩嘴角扯出一个残酷的笑容,“死了。”

叶少辰和慕天野同时大惊,后者一把拎起他的衣领,“你说什么?”

“我说,她死了。”张珩将那个死字咬得格外重。

慕天野的脑袋嗡的一声被炸裂,而叶少辰似乎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直接来到蔡先生跟前,用枪抵着他的脑袋凶狠地问,“你说,慕薇薇人呢?”

蔡先生平静的看着他,“她的确死了。”

“你再说一遍?”

蔡先生依旧很淡定,他是一个文人,但是应有的气度丝毫不减,“叶先生是吧,我只是一个学者,没有必要骗你,慕薇薇的确死了。就在一个小时前,她跳下了数十米的瀑布。”

叶少辰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一个小时前,他的心头狠狠的疼了一下,难道是因为……

不,不可能,慕薇薇不会死的。

慕天野将张珩扔下,大步来到蔡先生旁边,焦急的问,“就算是她跳下去了,也不一定是死。”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那个洞口真的很高,一般人跳下去活命的可能性不大。”

“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跳崖?”

蔡先生没有说话。艾莉莎却接过了话题,冷笑着问,“我倒很想知道,叶先生为什么要拿一份假的藏宝图来骗我们?”

叶少辰锋利的蓝眸像冰剑一般刺向她,“那是属于我的东西,你们利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把它从我手中抢走,现在居然怨恨我给了一份假的?这位女士,你的脑子里面都是水吗?”

艾莉莎被叶少辰骇人的气势震住,看着他的眼眸有些胆怯,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侯他就变成紫色。

慕天野冷静下来后,终于想起了一个不存在的人,“你们老板呢?”

张珩哈哈哈大笑,“我们老板呢?对啊,我们老板呢?他当然是和我们分开走了,他那么聪明,怎么会被你们抓住?”

慕天野暂时压制住怒火,冷静的命令章贺,“带着所有人去机场,码头,车展,绝对不能放过每一个地方,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把那个家伙抓住。”

“是,慕总。”

“哈哈哈哈——”张珩又是一阵大笑,笑声中带着浓浓的嘲讽,笑够了才说,“你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难道他知道你们在找他,还傻傻的戴着面具送上门去吗?所以啊,你们永远都找不到他。”

所有人僵在原地,张珩说的没错,只要那个人摘掉面具,就如同换了一张脸,他们怎么找?而且连名字都不知道。

“慕总,这……”章贺为难的问,到底找不找?怎么找?

慕天野深深的吸口气,“不,先不管他了,现在就算他回去也没有了立足之处,会有人替我们收拾他的。”

张珩立刻听懂了他的话,火从心起,怒骂道,“原来是你们抢了我们的基地,烧了我们的别墅?”

慕天野点点头,“还杀了你们的人,没错,这些都是我们干的。”

张珩气的快要疯了,猛地扑上去打慕天野,却被后者三拳两脚就放倒在地,一口鲜血喷出,晕死了过去。

慕天野拍了拍手,对叶少辰说,“你先冷静下来,这位先生也说了,薇薇只是跳崖,死没死只是个未知数,我不相信我妹妹就这么白白死了。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去找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叶少辰浑沌的脑子被慕天野理出一条明线,“你说的对,薇薇福大命大,心地又那么善良,老天爷不会让她死的。没准她现在就在哪里等着我们去救她。”

“很有可能。”慕天野阴沉的目光落在蔡先生身上,“你能为我们带路吗?她从哪里跌落的,你要带我们去。”

蔡先生叹口气,“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当然有。”慕天野冷笑。

“什么?”蔡先生问的有些无知。

慕天野指了指地上晕过去的张珩,“陪着他,”又指了指艾莉莎,“还有她,你们三个一起去死。”

慕天野的语气很淡漠,但却让蔡先生后背发凉,忙说,“我忙你们带路。”

“很好,是个聪明人。”慕天野转向艾莉莎。“至于你嘛,我们实在没有兴趣带着你,太麻烦,你觉得怎么办好?”

艾莉莎撇了眼眼前这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冷哼一声道,“你想动手就别那么多废话……”

结果她话还没有说完,慕天野一个刀手劈下,艾莉莎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让慕天野不废话,这就是结果。

“小方,把这两个人捆了,直接扔进海里,记得。扔的远一点。”慕天野毫无感情的命令。

小方看了眼叶少辰,看他貌似还有些晕乎,应声说,“是,慕总。”

蔡先生终于被吓到,双唇颤抖着说,“你们也太无法无天了,居然明目张胆的杀人。”

慕天野给了他一个讥讽的眼神,“人?他们也配称做人?你先问问这辆面包车的主人同不同意,你知道他们手中染了多少无辜者的性命吗?你信不信我现在放了他们,明天就又有无辜者丧命。所以,我这是替天行道。”

蔡先生被他说的哑口无言,这一路跟着张珩他们,确实亲眼看到了他们的残酷无情。

“小方,别愣着了,赶紧去。”慕天野催促。张珩和艾莉莎都是外籍,就算是彻底消失了,也不会有人报案。

“哦,是。”

慕天野看某人还有些魔怔,一把拍在他脑袋上,“你TM能不能清醒一点?我都说了薇薇不会死,在这胡思乱想啥呢?”

叶少辰气呼呼的转头瞪他,从小到大,没有人敢打他的脑袋。

“看什么看?”慕天野吼他,“如果薇薇死了,我第一个不放过你。上车!”

面对慕天野的怒火,叶少辰只能憋着,谁让他是慕薇薇的哥哥?更何况,他看的出来,慕天野只是用这种暴躁的情绪掩饰他心中的恐惧。

蔡先生没有带他们进溶洞,而是直接将他们到带了大瀑布下面。路上,蔡先生在慕天野的威逼下讲述了这一路发生的点点滴滴,这才知道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叫Gavin,而这个名字是不是真的,蔡先生也不知道。

车上,蔡先生没忍住问叶少辰。“你的藏宝图真的是假的?”

叶少辰心乱如麻,哪里有心情回答他的问题,语气很不好的说,“我随便画的,你觉得会是真的吗?”

蔡先生显得非常失望,他这辈子的终极愿望就是,找到消失的宝藏,他不是为了钱,这是他的爱好。所以当Gavin找到他的时侯,他只是稍稍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没想到藏宝图居然是假的。

看来他的愿望是实现不了了。

车子绕过有石棺的那座山头,又前进了一会儿车子就开不进去了,几个人下车步行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听到了湍急的水流声。

叶少辰和慕天野心里着急疾步向前狂奔,蔡先生年纪大了,早晨又走了那么多的路,身体透支的厉害,所以走几步就要休息一会儿,喘口气。

叶少辰看他慢慢腾腾的影响进程,对章贺说,“把他架起来走。”

于是,个子不高的蔡先生被两个大汉架在中间,双脚离地向前走。

水声越来越大,脚下的路也越来越难走,渐近渐响,最终看到瀑布全貌的时侯,天地间只剩下喧嚣的水声。而叶少辰和慕天野的心被狠击了一下。

瀑布坐落于群山环抱的谷地中,至少高达二十多米,河水从最顶端倾泻而下,如同一条白练,激起巨大的水花。

如此气势磅礴的瀑布,薇薇从上面跳下来……

蔡先生弯着腰喘气,指着瀑布的半中腰大声说,“看见没,那有一个洞口,慕薇薇就是从那跳下来的。”

叶少辰的心像是在被人凌迟,这一路他都不敢去想那个最坏的结果。他宁愿相信慕天野的话,不断告诉自己,薇薇一定会活着。可是看到这道瀑布时,他仅存的那点幻想被打破了。

那么高的距离,活着的机率真的太小了。

但是,他不甘心。

这么想着,叶少辰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扔在地上,身上是一件黑色T恤,慕天野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干什么?”

“我下去看看。”叶少辰目光坚定的说。如果她死了,至少还有尸体。

“你不能去。”慕天野神色凛然。

叶少辰一把甩开他的手,“我一定要下去亲眼看看,就算她死了,我也要把她拉上来。”

慕天野上前一步挡在他的面前,“你不能去,我去。”

叶少辰咬牙,双手紧紧的握成拳,蓝色的眼眸中全是怒火,“你给我让开,慕薇薇是我妻子,我要去找她。”

“她是我妹妹,我去找。”慕天野看他还要反驳,又说,“叶少辰,你身上有伤,不适合下水,我去找。”

章贺听到慕天野这么说,也赶紧过来劝叶少辰,“少爷,慕总说的对,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不能下水。”

“难道你们让我在岸上就这么等着?”叶少辰激动地冲他们大吼,“她是慕薇薇,是我的妻子,我怎么能就这么看着?”

“我理解你的心情,难道我心里就好受了?但是,你必须在这等着。”慕天野尽量语气和善,“你身上有伤,还是在胸口,一下水万一感染了怎么办?到时候我们是照顾你,还是找薇薇?”

“我不会有事的……”

“有没有事不是你说了算?你上次也说一定会把薇薇带出来,结果呢?”慕天野用话刺激他,“叶少辰,有些时候不要太相信自己的能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