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两个傻子的婚礼/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

慕天野直接打断他的话,“没有可是,你不要忘了,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孩子。所以不要再出事了。”

叶少辰浑沌的大脑被“孩子”击中,眼前浮现那张可爱至极的脸,早晨王叔还打电话说,宝宝一直在喊“妈妈”。

慕天野看他稍微冷静了一些,对章贺说,“你看着他,我下去看看。”

“慕总,我和你一块去,”章贺说。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慕天野厉声道,他快要被这一对主仆气死。

章贺被他训得低下头不敢说话。

叶少辰重重的吐口气说,“你和章贺一块下去,多一个人互相有个照应,我不会冲动的。”

慕天野撇了他一眼,点点头。

两个人脱了上衣和鞋子,毫不犹豫的跳进河中。此时已是深秋,水冰凉刺骨,再加上翻滚的浪花,章贺刚一扎下去,就打了个哆嗦。

由于长时间水流的冲击,瀑布下方被冲出一个三米多深的水潭,慕天野顶着巨浪的拍打,一次又一次的返回水潭中。

上上下下数十次,半个多小时后,慕天野和章贺在瀑布下方找了个遍,没有找到慕薇薇的影子。

等等,那是什么?

章贺看到岸边的蔓藤里缠着一直白色的帆布鞋,游过去将鞋子掏出来带上了岸。

鞋子是三十七码,款式很简单,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牌子,大概不到一百块钱。

“慕薇薇早晨穿的是这双鞋子吗?”叶少辰问蔡先生。

蔡先生就着他的手仔细看了看点头说,“是这双鞋子。那天从宾馆出来后,是艾莉莎去买的衣服和鞋子。当时尺码买大了,我记得艾莉莎还去换了一次。”

叶少辰听到这话腿瞬间就软了。

此时,还是慕天野沉得住气,他穿上衣服看着流向远处的河流说,“瀑布下面没有,那应该是被水流冲走了,章贺,立刻把所有的人调集过来,沿着这条河流往下找。”

“知道了。”章贺穿上衣服去旁边打电话。

蔡先生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心里暗暗的叹气,他也没有想到慕薇薇去一跃而下,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最后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因为他偶尔听到Gavin和张珩的对话。

Gavin警告张珩暂时不要动慕薇薇,等找到宝藏,慕薇薇随她处置。

蔡先生不知道张珩和慕薇薇之间有什么样的恩怨,但从张珩的态度看的出来,他想杀慕薇薇的心思很重。或许慕薇薇也看出了这一点,才毅然决然的跳了下来吧。

“没有我事情了,我可以走了吗?”蔡先生鼓起勇气问,折腾了这么久一无所获,他也该回家了。

慕天野甩甩刘海上的水珠说,“Gavin走的时侯有没有说去哪里?”

“我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告诉我?”蔡先生无辜的说。

“行了,你走吧。”慕天野烦躁的说。

蔡先生脸上露出欣喜,居然这么容易过关?于是生怕对方反悔,连忙站起来向谷口跑去。

相反的方向,叶少辰顺着河流往前走,慕天野看着他背影,心里升起一种孤寂之感,他是真的很爱薇薇吧,所以才会如此心慌意乱,失魂落魄。

慕天野的伤痛并不比叶少辰少,只不过他经历过生死,看的比他透彻,老天爷想要让你死的时侯,你怎么都逃不过死亡之手。但如果他心情好不想让你死的话。就算是必死无疑的处境也会造出绝处逢生之境。

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现在,他只能祈祷老天爷今天心情好,放薇薇一马。

就这么沿着河道找了将近一周时间,该问的地方都问了,该找的地方也都找了,还是一无所获。

希望越来越渺茫,叶少辰和慕天野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阴沉,章贺知道他们心情不好,不敢上去多问,只能默默的做好后勤。

一天傍晚,叶少辰几人寻找一处山村时,前面一堆人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遥遥传过来几句话,“好像是个女的”,“好可怜”之类的。

叶少辰莫名的心头一抽,慌忙跑过去。

几个村名远远围着什么在看,中间还有几个警察和法医。

再凑近一看,一具泡的发涨的尸体躺在地上,身上盖着白布,一股腐臭味在空气中飘荡。

叶少辰握紧双手,头皮发麻,他有股冲动想上去揭开白布看看那人的脸,但是却没有一丝信心,他害怕。

就在他纠结的时侯,他听到慕天野用极度压抑的语气问身边的村民,“你好,请问躺在地上的是谁?”

村民扭头看了他们一眼,以为是赶过来看热闹的外地人,小声说,“我们也不认识,是今天下午顺着河流飘过来的,身体都被泡涨了,好吓人,也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不过是个女人。”

慕天野心疼的倒吸一口气,“你怎么知道是女人?”

“头发长长的,应该是个女人吧。”

慕天野的脑子被炸开,他扭头去看叶少辰,后者的脸部肌肉在抽搐,他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去问问警察。”慕天野艰难的迈出了那一步,是不是,总要弄个清楚,好过他们胡乱的猜测。

民警正在取证,看到他走过来制止,“你是谁?不要靠近尸体。”

“你好,我妹妹前几天不小心坠河了,我们一直在找她,所以,我想看看……”慕天野没有说话后面的话,但警察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

“啊,那正好,我们也正在发愁如何找死者的家属,你来看看,她是不是你妹妹。”警察上前就要揭白布,却看见慕天野向后退了一步,以为他是害怕,抬头警告他,“你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有些恐怖,毕竟尸体泡的时间有些久。”

“嗯。”慕天野点点头。他自认为自己的心理素质还是很高的。

然而当警察揭开白布的那一瞬间,慕天野觉得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心里一阵恶心,跑到旁边干呕起来。

他以为人的脸再怎么变形,大体的轮廓是不会变的,但刚才看到的已经不能称之为脸了,眼睛暴突而出,一只眼球不见了,鼻子不知大的可怕,脸庞更是成了发泡过的面包,将五官挤在一起。

叶少辰走过来拍拍他的背,小心翼翼的问。“是吗?”

慕天野摇头,“不知道,辨认不出来。”

警察似乎料想到了这种情况,对慕天野说,“这样吧,你刚刚不是说死者可能是你妹妹吗?你跟我们回去做个DNA比对,这样结果最快。”

“好,我跟你们去。”慕天野接过章贺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口,才感觉好了很多。

尸体很快被法医抬上车,慕天野准备跟着警察离开。

“有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他对叶少辰说。这几天两个人很少交流,白天找人,晚上睡觉,除了偶尔沟通,没有多余一句废话。

“嗯,”叶少辰轻声点头,然后目送警察的车辆离开。

千万不能是薇薇,千万不能是薇薇……

叶少辰在心中默默的祷告,如果在永远消失和死亡之间选择一个,叶少辰宁愿选择消失,这样至少还抱着一丝希望,觉得她生活在世界的某一处。

赤裸裸的死亡对他,对孩子,乃至于对慕天野来说,都太过残忍。

“老板。天快黑了,我们今天就先住在村子里吧。”章贺征求他的意见。再往前走,就又要露宿在野外了。而且天一黑也没有办法找了。

叶少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点头。从刚才开始,他的心头就一直被抬走的那具尸体压着透不过气。

在这个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他应该都没有办法好好呼吸了。

村民还没有散开,章贺走到一个看起来比较忠厚的老人跟前,客气的问,“老人家,我们是外地来的,想在你们村子借宿一晚,请问有没有家里宽敞一点的家庭。”

老人听到了刚才他们和警察的交流。知道这几个人不是坏人,笑呵呵的说,“要是不嫌弃的话,就住到我们家吧。我家里就我和老婆子两个人,孩子们都出去工作了,家里空的很。”

“那就太感谢您了。”章贺连忙道谢。

老人笑着说,“谢什么?走吧走吧,你们几个人?”

“五六个。”

老人的笑容僵住,“哈?这么多?我家里住不下啊。”

章贺笑眯眯的说,“大爷,我们都带着帐篷,只要有一件空房子让我们搭帐篷就想行,晚上太冷了。”

“哦,那行那行,走吧,我家就在前面。”

老两口很热情,为了招待客人,晚上烧了一大桌子的菜,叶少辰没有一点胃口,原本不想吃,但是又不好意思辜负他们的心意,就坐在餐桌上简单吃两口。

老太太也许是看叶少辰长得太好看,不停的给他夹菜。

“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孩子都大了。只有在过年的时侯才回来,平时就我们老两口,怪清闲的,所以你们能来我真的特别高兴。”老太太笑的脸上的褶子一层一层的,但却一点都不难看,反而让人觉得她是个可爱的老者。

章贺见叶少辰不说话,忙接过话头,“大娘,那你们怎么不和孩子们去城里住?”

“去了几次,不习惯,楼上楼下的都不认识,去了就是在房间里待着。还不如我们村里,出出进进都是几十年的熟人,闲了去打打牌聊聊天,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几个人正在吃饭说话,院子中突然传来了声音,“钟大爷,钟大爷。”

钟大爷就是这个家的主人。

老人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出正厅,“啥事啊。”

“嘿,你们家这么多人啊,够热闹的。”

“呵呵,他们都是路过的外地人,晚上在这借宿。你这会儿来有啥事啊?”

来人笑道,“是这样,三天后,隔壁村的嘎娃要结婚,想请你去掌勺。”

“嘎娃?他怎么会结婚?谁家姑娘会嫁给他?”钟大爷诧异的问。

“听说有人给嘎娃介绍了个外地姑娘,长得可漂亮了,就是脑子有些不正常,所以才那个……”

钟大爷一听就懂了,“哦,是这样啊,那行,我知道了。”

“钟大爷,你赶明儿把菜单开出来,嘎娃家要提前准备去买菜。”

大爷挥挥手,“知道了知道了,你们明儿个来取吧。”

“好嘞,那我走啦。”

钟大爷年轻的时侯是酒店里的大厨,炒的一手好菜,十里八乡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愿意请他去掌勺。

老太太很是疑惑,皱眉问自己老头,“嘎娃那种情况能娶媳妇吗?可别害了人家姑娘。”

“你刚才没听到吗?说那姑娘脑子也有些问题。”

老太太哦了一声,摇摇头叹息。

章贺好奇的问,“大娘,结婚不是件好事吗?你怎么看起来不高兴啊?”

老太太又叹了口气说,“这个嘎娃啊,打出生起就是痴呆,一发起脾气来就随便打人,成年后他家里就想给他娶个媳妇,可是他那种情况谁家姑娘能嫁给他?一来二去这嘎娃今年都三十多岁了,前两年他家里给他买过一个媳妇,不过刚结完婚,那姑娘就跑了。听说是被嘎娃打了一顿,受不了了才跑的。这回又找了个脑子有问题的,我看啊,这姑娘以后日子也不好过。”

老太太说完话,大家都沉默了。

山村里的夜很寂静,听不到车马的喧嚣声。叶少辰睡不着坐在院子里抽烟,一根接一根。月光很柔,如同一层薄纱披在大地上。

他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侯,但只要不见到薇薇的人,他就不会停下脚步。

DNA的检测结果牵动着他的心,或许一觉醒来,这就是最终的答案,他不敢睡,生怕爱人入梦。

如果真的没有了她,以后的日子他要怎么过?还有那个整天念叨“妈妈”的小家伙,他要怎么办?

在这世上,没有其她女人可以做他的妈妈。

东边泛起白光。屋子里响起老人说话的声音,钟老头穿好衣服一开门,被台阶上坐着的人冷不丁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昨天一直默不作声的那个老板。

脚边是一地的烟头,他微眯着眼,听到声响回过头来看他,眼底全是血丝。

“你一晚上没睡啊。”钟大爷吃惊的问。

叶少辰点点头。

“你们这些年轻人,哎……”钟大爷重重的叹口气,“小伙子,万事皆有命,你就算是心里再难受。也不能这样折腾自己的身体啊,你爸妈要是知道心里多难过。”

叶少辰勾唇,露出一个极浅的笑,用嘶哑的声音说,“他们早死了。”

钟大爷一怔,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走进厨房烧水做饭。

八点多的时侯,慕天野的电话终于打过来了,叶少辰盯着屏幕上跳动的三个字,深吸一口气接了起来。

“喂?”

慕天野在那边愣了几秒,“叶少辰?”

“当然是我。”

“你的声音怎么了?哑成这个样子?”

叶少辰揉着眉心,“一晚上没睡而已。结果怎么样?”

慕天野似乎是诚心为了让他着急,拖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不是薇薇。”

叶少辰瞬间觉得心里敞亮了很多,说话的语气也轻松了,“好,我知道了。”

两人没有多说直接挂了电话。

尽管一夜未睡,但是有了慕天野这个好消息,叶少辰的精神振奋了不少。

离开钟大爷家时,章贺拿出两千块钱给大爷算是住宿费和伙食费,这下可惹恼了钟大爷。

“你们这些城里人,看不起我们乡下人?”

“大爷,真不是。”

“不是就把钱收起来。我和老婆子不缺这几个钱。”钟大爷严肃的说。

章贺很是尴尬。拿着钱收也不是,给也不要。

老太太和蔼的笑道,“你们能来住,我跟老头子就挺开心了,可千万别给钱,要不老头这倔脾气好几天都该睡不着觉了。”

站在一旁的叶少辰开口了,“章贺,去帮他们收拾东西。”

章贺一听这话,忙将手中的钱装进了兜里。

老太太看叶少辰一脸的憔悴,安慰道,“小伙子,咱中国人不是有句俗话。没有消息,那就是好消息。别心急,善良的人老天爷会保佑的。”

“谢谢您,昨天晚上的饭很好吃。”叶少辰称心称意的说,虽然他吃的很少,但是味道的确很棒。

老太太笑的合不拢嘴,“呦,小伙子长得这么英俊,说话也好听。”

老头在旁边无语,这老婆子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喜欢帅哥。

踏着晨光,叶少辰继续上路。

五公里之外的小村子里,一个面容姣好的姑娘坐在阳光里晒太阳。她的举动有些迟缓,美丽的双眸中蒙着一层薄薄的雾,脸上的表情很怪异。

屋子里出来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将手里的碗筷放在院子的石桌上冲她喊,“过来,吃饭了。”

姑娘听到声音扭头看她,一幅呆呆傻傻的样子,眼中没有焦距。

中年妇女走过去拽住她的胳膊,“我说吃饭了,你听不懂吗?也是,你是傻子加瞎子,怎么能听得懂话呢?来,坐这。”

中年妇女将她按坐在方凳上,舀了一口稀饭喂她,“来,张嘴。”

姑娘本能的张开嘴,吃了一口粥。

“我都没这么伺候过我马,要不是看你还能卖几个钱,老娘才懒得管你。”中年妇女一边给她喂饭一边念叨,“再忍两三天,把你卖给了隔壁村的嘎娃,老娘就去城里逍遥逍遥。来,再吃一口。”

一碗饭快见底,一个个头不高长相猥琐的中年男人进了门,他贼眉鼠眼的看了眼姑娘,大咧咧的说,“还有饭吗?给我去盛一碗。”

“在锅里呢,自己去盛。”中年女人没好气的说。

“嘿,她是个傻子你对她这么孝顺,我可是你男人。”男人嘴上不服气,脚却转向了厨房。

女人呵呵笑了几声说,“这傻子能卖六万块钱,老娘就伺候她,你要是什么时侯能赚六万,不,你要是能拿回来三万块钱,老娘也好好伺候你。”

男子端着饭出来坐在她们对面,又瞅了姑娘一眼,“这话说的,这姑娘可是我们两个人把她从河里捞出来的,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吧。”

“行行行,今儿个嘎娃家就把三万块钱订钱拿过来了,到时候给你一千块钱。不过你可别说漏了嘴。”中年女人叮嘱他。

“你放心吧,不会说漏的,不管谁问,就说这是我远房表妹,家里人不想养了让我给她找个婆家,我记着呢。忘不了。”

“记着就好。”

没错,这个痴痴傻傻还瞎了眼睛的姑娘就是慕薇薇。

那天从瀑布上跳下来之后,就迅速被浪卷了上来,顺着流水往下漂。这夫妻俩当时正在河边捕鱼,看到远远漂来一个人也是吓了一跳,捞过来试了试呼吸,居然还活着,于是两个人一合计就把人背回了家。

当然,救慕薇薇并不是因为他们商量,而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当地有些人相信配阴婚,如果慕薇薇当天死了,他们就把尸体卖了,能赚个三四万,如果活了那就更好办了。随便卖给山里的光棍,那也有不少钱。

慕薇薇在床上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嘿,活了活了。”男人高兴的跳了起来。

中年女人拍拍慕薇薇的脸问,“你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的?”

慕薇薇眼睛看不见,脑袋在河里不知撞了多少石头,反应很是迟钝,什么话都不说就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中年女人瞅了眼丈夫,“这不会是个傻子吧。”

“傻子更好啊,卖出去跑不了。”男人兴高采烈的说。

中年女人恍然大悟。“你说的对,咦,隔壁村的嘎娃不是一直要找个媳妇吗?这不就很合适吗?”

“对对对,嘎娃家还有钱。”

于是第二天男人就把嘎娃的爸妈叫过来看了眼慕薇薇,嘎娃家对慕薇薇的长相很满意,白白净净的,就是嫌弃是个瞎子。

中年女人忙说,“瞎子好啊,想跑都跑不了。再说了,你们不就是想要个给你们能生孙子的女人嘛,管她是不是瞎子。”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点头说,“好吧,但是价格不能太高,而且要尽快结婚。”

“咱这的彩礼都是十万块,我给你们少点六万块,我还要给我家表妹家人交待不是?”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决定挑个最近的好日子结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