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叶少辰,救我/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不到晚上九点,呆呆傻傻的慕薇薇就上床睡觉了。

睡的昏昏沉沉间,被一双粗糙毛躁的大手摸醒,她看不见,心智蒙尘却也知道这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于是开始拼命的挣扎,手脚齐用胡乱踢打对方。

“啊——救命啊——”慕薇薇本能的呼叫,好几天没有说话,她的声音变得嘶哑难古怪。

“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原来会说话,”男子用手去捂她的嘴巴,慕薇薇一口咬在手上,然后在他脸上身上乱打。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歪打正着的落在了男子的脸上,打得啪啪啪的响,男子怒火中烧,嘴上骂道,“臭婊子,你敢打我,老子让你今天知道厉害。”

“救命啊——”

慕薇薇大叫,用尽浑身力气去反驳,但看不见,脑子还不好用,再加上男女力量悬殊,还是被……

“妈的,皮肤真白,送给嘎娃那个傻子真是浪费了,老子今天先尝尝鲜。”男子怒骂道。

慕薇薇痛苦,心里难过的想哭,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把他推到了床下,愤怒至极。

“哎呦,我的屁股。”男人摔了个四肢朝天,正准备爬起来教训慕薇薇,只听“咣当”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自己老婆凶狠狠的出现在门口,叉着腰,气愤十足。

“好啊你,果然贼心不死,你这个混蛋……”女人随手抓起门边的笤帚就朝男人身上抡了过去,“我让你看别的女人,平时就算了,你连个傻子都不放过,你良心被狗吃了啊,你不知道她要卖钱的吗?”

男子四处逃窜躲避着笤帚,“别打别打,是她勾引我的,和我没有关系。”

一听这话,女人的火气更大,“放你娘的狗屁。她勾引你?她一个傻子,眼睛还看不见,你当老娘是智障吗?会相信你这鬼话。”

说着,一笤帚就砸在了他的背上,打得男人龇牙咧嘴的乱喊。

“别打了,别打了。”男子噗通跪在了女人面前,双手抱着头求饶了。

女人大气都不喘一口,用笤帚指着他问,“说,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

“我告诉你,这两天你就老老实实待着,再给我动手动脚,老娘打断你的腿。”

“知道了。”男子讨好的答应她,起来贱兮兮的握住老婆的胳膊说,“是我鬼迷心窍了,你别生气嘛。”

“别碰我。”女人的火气还没有消。直接将男人推出了门,“滚滚滚,别在这杵着,看见你心情就不好。”

男人头也不回的灰溜溜跑了。

慕薇薇整个人缩在墙角,把被子抱在胸前,瑟瑟发抖。

女人看着她这副可怜样,难得生出恻隐之心,语气柔缓了很多,“好了,不要害怕,他走了。”

慕薇薇呆呆的不说话。

床上胡乱的扔着被撕烂的衣服,女人皱了皱眉,转身出了房间,再回来时,手中拿着一件半新半旧的花T恤,“过来,把这个穿上。”

慕薇薇没有动,眼珠一直死死的盯着某一个点。尽管她什么都看不到。

女人叹口气,脱了鞋上床,“没有别的衣服了,你先将就着,后天嘎娃家就把新衣服送过来了,到时候再给你换。”

女人刚拉下被子,准备给她穿衣服,但是这个举动惊吓到了慕薇薇,一声尖叫把被子抱得更紧。

“你这姑娘怎么回事?给你穿衣服还不愿意?行,你不怕冷就动着吧。”女人将衣服扔到她面前,下床出门上锁。

第二天打开门时,女人愣了一下,慕薇薇还缩在床脚没有动,不过已经穿上了那件衣服,听到开门声。她睁开眼睛,脑袋转向门的方向。

“醒的这么早?那就起床吧,我给你梳洗打扮一下。”

一觉过后,慕薇薇的情绪平静了很多,女人给她洗脸梳头发的时侯,并没有拒绝,但是当她听到男人的声音时,还是下意识的往女人的怀中靠了靠。

那一刻,女人的心稍稍软了一下,但这并不足以撼动她要卖掉这个小傻子的决定,尤其是昨天三万块钱到手后,恨不得明天就把她嫁过去,好把剩余的三万块钱赶紧攥到手中。

“你没事别在她跟前晃悠,会吓到她的。”女人提醒猥琐男。

男子昨晚没有吃到肉,现在看慕薇薇又白又嫩,心里愈发不舒服。蹲在地上撇着嘴说,“你这婆娘,对她比对我都好。”

“滚,下地干活去。”女人一看丈夫贼眉鼠眼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没有安好心,还不如把他打发走。

男人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拎起院子中的一个篮子向外走,“你中午做个红烧肉,好久都没有吃了。”

“知道了,一天就知道吃。”

明天就是婚礼。

头天下午,嘎娃家敲锣打鼓象征性地将一箱子聘礼松了过来,听说嘎娃要娶得这个媳妇很漂亮,大伙都趁着这个机会来看新媳妇。

毕竟不是真表妹,女主人心里还是有些虚,将扒在门口看的几双眼睛挡了回去,“别看了别看了,明天就能看到了。”

几个小伙子一哄而散。

女主人其实是不想嘎娃家举办婚礼的,太高调了,但嘎娃爸妈不同意,说是他儿子好不容易结一次婚,必须要让村里人都来吃喜宴,把这些年送出去的礼金也都收一收。

女主人又不能说这傻姑娘是捡的,没办法只好同意。

隔壁村的嘎娃家此时已经热闹起来,门上窗户上都贴上了大红喜字。

新郎官嘎娃是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大汉,可能是养尊处优的原因,被爸妈养得白白胖胖,如果端坐着不说话,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一笑一说话,就能感受到他智商明显有缺陷。

嘎娃估计也知道明天自己要娶媳妇了,兴奋的转来转去,逢人就笑。不管是谁问一声,“嘎娃,明天要娶媳妇了,喜糖呢?”

嘎娃只听懂了媳妇两个字,笑呵呵的应和,“媳妇媳妇。”

然后对方会说一句,“真是个傻子。”

头天下午,钟大爷就带着自己的家伙来到了嘎娃家,开始准备明天婚宴上的所需。

帮忙摘菜的几个妯娌在小声聊天。

“挺刚才送彩礼回来的人说,新媳妇可漂亮了,皮肤又白又嫩,跟大城市里的人一样。”

“是吗?那嘎娃可赚啦,娶个这么漂亮的媳妇。”

另一个妇女不服气的说,“什么呀,漂亮是漂亮,可是脑子不够用啊,还是个瞎子,你说娶回来能干什么?”

“你操那个心?娶回来能生娃就行了,不过就是多一口饭而已。这和他们老王家的传宗接代相比算什么?”

妇女口中的老王,就是嘎娃的父亲。

“这倒也是。嗳,这新娘子是哪里的人?”

“说是隔壁村李旺的远房表妹,家里嫌弃姑娘是白痴,就托李旺给寻个婆家。”

钟大爷调着明天酱肘子的料,一边听着几个女人的唠叨,对这件事也了解了七七八八。

翌日,太阳还未升起。

慕薇薇就被女主人从床上拉了起来,洗脸梳头发穿衣服。

农村里结婚不兴婚纱,按照当地风俗,慕薇薇穿的是一身绣着龙凤呈祥的对襟红色喜服。头发高高的盘在脑后,脸上扑了劣质粉,还画了红唇。

虽然妆容很low,但架不住慕薇薇天生丽质皮肤透亮,因此白的脸红的唇。再配上火红的嫁衣,乍一看上去惊艳之极。

女主人看到这样的慕薇薇,不由的愣了神,活了这么久,她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就像是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一样。

“我的乖乖,这也太美了。”女主人不由的发出一声感慨,“早知道打扮出来这么漂亮就应该多要点钱。”

慕薇薇眼睛看不到,只好乖乖坐着任由她打扮,要是她清醒着看到自己画着这样的妆,一定会吓晕过去的。

屋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新娘子打扮好了吗?车子都走到……”话还没有说完,男子看到慕薇薇的容貌就望了后面的话,只顾直勾勾的看着那张娇俏的小脸发呆。

女主人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训斥,“又犯毛病是不是?车子走哪了?”

男子回过神,眼睛却没有从慕薇薇身上收回。指了指村口的方向说,“到村口了,马上就来了。”

“别看了,出去等着,等会儿一手交钱一手给人。”

“喔喔,知道了。”

十分钟后,院子热闹起来。

嘎娃从车上下来,也穿了一身红色喜服,乐呵呵的就要往进闯,却被女主人挡在门口,“嘎娃,你别着急啊,剩余的聘礼拿来了吗?”

嘎娃哪里知道什么聘礼,粗鲁的推开女主人闯进门去。

女主人气笑了,直接问跟着嘎娃来的堂哥,“聘礼呢?”

堂哥从包里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给她,“忘不了,你点点,一张都不少。”

女主人笑眯眯的接过来,摸了摸厚度说,“你们王家办事我放心,好了,新娘子带走吧。”

堂哥和另外几个小伙子闹哄哄的进门,一看到里面的场景也都愣了。

只见大傻子嘎娃直勾勾地看着坐在床边的新娘子,满脸通红,像是一个纯情少年,再一看新娘子,大家都倒吸一口气,心里不约而同升起了一种叫嫉妒的东西。

别说是全镇上,就算是整个县城里也挑不出比她更漂亮的新娘子了,这大傻子也太幸运了吧。

女主人放了钱回来后听里面没有了动静,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挤着人群进来问,“怎么了怎么了?”

看到一屋子的小伙子都红着脸看新娘子,噗嗤一声笑了,拍了把嘎娃,“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你女人领回去啊。”

嘎娃仿佛一瞬间清醒了,重重的点头上去拉慕薇薇的手,却被慕薇薇快速的躲开。新郎的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不知道如何是好。

女主人看情势不对,连忙上去安抚慕薇薇,“害羞什么?这是你老公,你跟他走吧。”

慕薇薇也不知道怎么了,听到老公这两个字就立刻摇头,说出了这几天来的第二句话,“不,他不是老公。”

冥冥之中,她记得她生命中有一个男人,但他的气息不是这样的。

女主人的脸立刻冷了下去。郦生说,“今天你不去也得去。”

慕薇薇灰蒙蒙的眼睛溢满了泪水,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嘎娃看她要哭了,着急的冲女主人发火,“你骂她干什么?她都哭了。”

女主人哭笑不得,她这替他教训媳妇了,这傻子还不愿意了。

“得,这是你媳妇,你自己看着办吧。”女主人袖手旁观,免得两头不是人。

嘎娃鼓起勇气又上去拉慕薇薇的手,可是刚碰到,又被慕薇薇躲开了。

旁白站着的几个年轻小伙都不怀好意的起哄,嘎娃的堂哥站出来笑着诱哄道,“新娘子,我们那有好多好吃的,还有很多漂亮衣服,去不去啊?”

慕薇薇的智商实在欠缺,听到好吃的脸色柔和了很多。堂哥急忙戳了戳嘎娃的胳膊,小声说,“赶紧呀。”

嘎娃反应过来,再去牵慕薇薇手的时侯她没有躲开。

这下,新郎官笑成了一朵花。像是一只大公鸡领着新娘子出了门。

按照风俗新郎新娘是要拜天地的,但因为两个人的特殊性,把慕薇薇接到嘎娃家就算是结婚了,并没有拜天地这个环节。

自从早晨把媳妇娶进门,嘎娃就一刻不离的守着她,两只眼睛全都黏在了她身上,生怕她跑了一样。

“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嘎娃没话找话。

刚进门的嘎娃娘吓了一跳,自己这傻儿子居然正常了不少,可是这个念头还没有停留两秒钟,就听到儿子说,“你想睡觉吗?我们一起睡觉觉吧。我搂着你。”

这怎么行?

嘎娃娘忙上去拉住儿子,“这才中午,睡什么觉?你赶紧出去给大家倒酒。”

嘎娃身子一趔,直接拒绝,“我不,我要陪着我媳妇。”

“你媳妇跑不了,乖,听话。”

“我不去,我就要看着她。”嘎娃绝强的说。

嘎娃娘气的在他脑袋上戳了一下,算了,他不去就不去吧,反正也没有人在乎。

酒桌上,乡亲们喝得很是尽兴,作为新娘子的娘家人,假表哥和假表嫂成了座上宾,几杯酒下肚。大家说话也更加随意。

“老李,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标致的表妹,和你真是一点都不像啊。”同桌的一个村民问。

假表哥李旺喝的醉醺醺的,得意的拍拍胸膛说,“她哪里是我表妹,是我从河里捡回来的。”

这话一出,一桌子的人都傻住了,他媳妇恨铁不成钢的在桌子下面狠狠掐住他的手,想要让他清醒清醒,哪知李旺喝醉了脾气也大了,一把甩开媳妇的手说,“你掐我干什么?本来就是捡回来的?”

桌子上的人沸腾了,其中一个好奇的问,“在哪个河里捡的?”

“就在……呜呜呜……”话没有说完,就被他媳妇死死的捂住了嘴巴,尴尬的对桌子上的人说,“这死东西喝多了,他胡说的,新娘子真的是他远房表妹。”

李旺还在挣扎,他媳妇不敢让他再待下去,连忙拉着他离席回家。

但是人走了,话悄悄地却传开了,而且很快就传到大厨耳中。

几个轮流上菜的人说,“嗳,刚刚李旺喝醉了,说这个新娘子是他从河里捡的,不是他远房表妹。”

“啊?你说真的?”

“真的啊,李旺他媳妇赶紧把他拉走了。我看这事错不了,新娘子那长相,看身段,一看就是城里人,山里哪能养出那么细皮嫩肉地姑娘。”

“对对,你说的对。真是造孽啊,谁家的姑娘没事想不开跳河干什么?”

钟大爷手中的勺子一顿,他猛然想到前几天在他家借宿的那伙人,不就是说找一个姑娘吗?

而且这十里八乡的,只有村子旁边一条河流,时间又对的上……

难道今天这新娘子就是那伙人要找的?

一想起叶少辰在院子里坐了一夜,钟大爷这心里就难受起来,不行不行,不管这姑娘是不是,他都要让他们回来认一认,不是就算了,万一就是呢?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姑娘落入虎口呀,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眼下只剩两道菜没有上,钟大爷动作麻利的将所有的菜做好,然后把勺子往菜板上一扔,对身边的人说,“我回一趟家,你们等会儿把这些菜端上去就行。”

“咦,钟大爷,什么事这么重要?”

钟大爷一脸的严肃,没有搭话急匆匆走了。

一路上,钟大爷的心七上八下,这可咋办?那伙人离开都三天了,他去哪找他们?走时也没有留下一个电话号码。

钟大娘正在院子里摘菜,听到声响一回到看到老头子回来了,愣住,“酒席这么快就散了?”

“没有,出了个事。”钟大爷严肃的说。

钟大娘看他表情不对,扔下手中的菜起身问,“咋了?”

钟大爷把在嘎娃家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钟大娘一拍大腿,“肯定就是这姑娘。李旺那两口子。向来都是见钱眼开,他们一定是昧着良心把姑娘卖给嘎娃家了,他们以前就干过这种事情啊。”

“我知道,所以我赶紧回来找你商量啊,咱们又没有他们的电话,怎么通知啊。”

钟大娘急得在院子里转圈圈,突然想起一件事说,“对了,他们不是有个人跟着公安去做鉴定了吗?没准那边会有联系方式。”

“对对对,我给派出所打电话问问。”钟大爷从手机里找出一个熟人,熟人又找熟人,因为钟大爷不知道慕天野的名字,所以废了半天的劲儿终于问到了公安局。

终于,慕天野的手机号码传到了钟大爷的手中。

因为慕天野也丢了妹妹,所以当时公安局就让他留下了手机号码,如果他们有消息就通知慕天野。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正值中午,慕天野一行人坐在乡镇上的一家小饭馆吃饭,这几天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两个人又回到那种一言不发的状态。

米饭吃了一半,慕天野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归属地是本省的号码,没有接。

这几天接到的不是广告就是诈骗电话,他快要烦死了。

漫长的铃声结束后,以为能清净片刻,没想到手机又响了,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慕天野扔下筷子接起电话,语气有些冷淡,“喂?是哪位?”

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传了过来,“啊,你好。请问你是三天前去公安局做DNA检测的那个人吗?”

慕天野微弯的背直了起来,“是我,请问你是哪位?”

“是这样,和你一起的那几个朋友那晚在我家住着,你那个朋友在你身边吗?我有事找他。”

慕天野意外的看着叶少辰,将手机给他,“找你的。”

叶少辰露出诧异,找他?那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

疑惑的接过来,“你好,我是叶少辰。”

钟大爷一声感慨,“老天保佑,终于找到你了,我是钟老头,三天前你在我家住过,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你是钟大爷。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叶少辰眼皮跳动了几下,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发生。

钟大爷缓口气说,“那天晚上我们提到过邻村的一个傻子,叫嘎娃,说他今天结婚,你还记得吧。”

叶少辰稍微回想了一下,当时的确提到了这么一个人,“我记得,当时钟大娘还说他就不应该结婚之类的。”

“对对,就是他,我今天去给他掌勺办酒席,结果听说了一件事,我觉得应该和你们有关系。”

叶少辰的心猛地紧了紧,神色凛然的问,“钟大爷你说。”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先听听。”钟大爷顿了顿说。“嘎娃今天娶的那个傻媳妇,隔壁村的李旺说是他的远房表妹,可是刚才他在酒桌上喝多了,说漏了嘴,新媳妇并不是他的远房表妹,而是他们两口子从河里捞的……”

“什么?”叶少辰震惊的站起身,引得另外几个人也纷纷看向他。

钟大爷继续说,“我们村方圆好几里只有一条大河,如果他说的真的,没准就是你们要找的姑娘,而且我今天早晨也看到那姑娘了,长得高高瘦瘦,皮肤很白,长头发,一看就是城里长大的。”

叶少辰觉得他的心都快要停止跳动了,一只手死死的攥着桌沿。“钟大爷,那姑娘叫什么你知道吗?”

“唉呀,从李旺家接过来之后就直接进了新房,没有拜天地,大伙都不知道叫什么。不过那姑娘痴痴呆呆的,不怎么说话,眼睛好像也看不见。”

钟大爷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刀不断的刺在叶少辰的心上,痴呆,不说话,眼瞎,如果她真的是薇薇,那她这段时间究竟遭受了多么大的苦难。光是想想,叶少辰都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碎了。

“其实我也不确定这姑娘是不是你们找的,但是又担心她是,所以给你说一声,万一正好就是呢。这不是耽误姑娘一生吗?”

“谢谢,谢谢你钟大爷,我们马上就返回去,非常感谢你。”叶少辰语无伦次,只知道不断的道谢。

章贺听到这话,默默的去结了账。

“不客气,你要快点,那嘎娃是个脾气暴躁的,我怕晚了……”

钟大爷没说完,但叶少辰却明白他后半句的意思,又说了一声谢谢,就挂了电话和众人急匆匆的往外走。

他有预感,钟大爷说的那个姑娘一定是薇薇,否则他的心不会这么疼。

薇薇,你等着我,我来接你回家。

“章贺,回三天前的钟大爷家。”

坐上车,叶少辰转头对慕天野说,“可能找到薇薇了。”然后他把钟大爷说的事情转述了一遍。

慕天野眼中露出光彩,但还保持着冷静,“不管是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叶少辰将脸埋在修长的双手中,语气中带着疼惜和悲伤,“一定是她。”

章贺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思虑,“少爷,我们已经离开三天了,三天的路程想要半天回去,就算是全程高速,也很难到达。”

叶少辰和慕天野同时怔住,对啊,他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而且我们走的都是乡间小路,距离无形中就增加了,路也不好走。”

叶少辰沉默了片刻心中做了一个决定,“章贺,你先尽量开。我有办法。”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热闹了一整天的嘎娃家也安静了下来。

按照当地风俗,晚上有闹洞房,但是谁会来闹两个傻子的洞房?所以晚上七八点,嘎娃家就准备安睡了。

慕薇薇在床边傻傻地坐着,她肚子饿的咕咕叫,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于是只能饿着。和她一起傻坐着的嘎娃听到她肚子的叫声,笑呵呵的说,“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饭。”

不等慕薇薇说话,他风一样跑出了门又风一样跑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米饭,米饭上面扣着青椒炒肉。

嘎娃兴奋的夹了一块肉递到她嘴边,慕薇薇闻到饭香张开了嘴,可是舌尖刚碰到肉,脸就躲到了一边。

太辣了。

脑子傻了,身体的记忆却还在,她不喜欢吃辣。

嘎娃以为她不只吃肉,又夹了一块青椒给她嘴里塞,这次慕薇薇躲得更远了。

嘎娃急了,傻劲儿上来,硬是往她嘴里喂,“你吃呀,很好吃的。”

慕薇薇也急了,就是不吃,两个人推扯间,“哐”一声,嘎娃手中的饭碗被推到了地上。打碎了。

嘎娃娘在门口站了许久,看到这一幕怒气冲冲的走进来指着慕薇薇骂,“你算什么东西?我儿子喂你东西你还不吃?矫情什么?”

慕薇薇难以反驳,这时的她没有这个技能。

嘎娃娘狠狠瞪了她一眼,她还没有见过自家儿子在谁面前伏小做低,今天却在她跟前处处小心伺候,她这个当妈的早就看不下去了。

“我告诉你,我们买你回来是给我们老王家传宗接代的,不是当小祖宗的。”嘎娃娘对自己儿子说,“嘎娃,脱了她的衣服,你们可以睡觉了。”

嘎娃一听睡觉两个字,笑的乐开了花,动作麻利的,可是刚一碰她的肩膀,慕薇薇就惊吓的尖叫一声,忙向一旁躲。

“鬼喊什么?你是我们老王家买回来的,还不让我儿子碰你不成?”嘎娃娘气的自己动手去扒她的衣服,却遭到了慕薇薇的强烈反抗,手脚并用差点把嘎娃娘推倒在地。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白嫩的脸庞。

“臭丫头,居然敢打我,嘎娃,你还愣着干什么?今晚还想不想和女人睡觉了?快啊!”

嘎娃刚开始站着不知所措,下意识中他不想伤害这个漂亮的媳妇,但妈妈在他心中占有绝对的权威性,于是撇掉脑袋里的那点清明,也上手去扒新娘子的衣服。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她的眼睛还看不到,很快,慕薇薇身上的外衣就被脱了下来,里面剩下一件薄薄的红色衬衣,衬着脖颈间的皮肤更加白皙。

这副景象看的嘎娃立刻红了眼。一个人脑子再如何痴呆,食色是人最基本的天性,更何况嘎娃还没有到非常痴傻的地步。

“不——不要——”慕薇薇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将劣质的脂粉冲散。

“卖给我们了还要装烈女,我呸!”嘎娃娘啐了一口,乘势将她腰间的裙扣扯开,再一拉,一双纤细白嫩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

“条还挺顺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生孙子。”嘎娃娘该做的已经做完,退到旁边拍了把儿子的光背说,“儿子,一定要给妈生一个孙子出来。”

嘎娃傻呵呵的笑了笑,他早就迫不及待了,这时连呼吸都……

“啊——不要碰我——”慕薇薇大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