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亲爱的,我们回家/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悲痛的大喊大叫,但是没有人理她,电石火光间,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人的名字,慕薇薇破口而出,“叶少辰,救我——”

像是一根救命稻草,慕薇薇对着虚无的黑暗扯着嗓子不断呐喊,“叶少辰——叶少辰——救我——”

“喊谁都没有用,你已经是我们王家的媳妇了。”嘎娃娘冷笑着的说。

眼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簌簌滚落,她用手拼命地捶打伏在她身上的那个脑袋,可是她的力气能有多大,都不够给嘎娃挠痒痒。

“叶少辰——救我——”慕薇薇依旧在喊,她不知道叶少辰是谁,但是这是她唯一能记起的人了。

“别喊了!”嘎娃娘厉喝一句。

话音刚落,大门处一声巨响,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嘎娃爹听到声响跑出来,看到凶神恶煞的一个男子闯了进来,问他,“你是谁?来我们家干什么?”

叶少辰还未解释,就听到里面的房间传来那个惊心动魄的呐喊,“叶少辰——救我。”

那一瞬间,叶少辰的眼泪差点滚落,一把推开嘎娃爹大步继续向进闯。

“喂!你是谁呀,你给我站住。”噶娃爹在后面追着,可是哪里追得上叶少辰的脚步。

又是一脚踹开房间的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叶少辰一颗心停止了跳动。

他找了那么久,爱到骨髓的女人,像是一只濒临死亡的小鱼,在奋力挣扎着,尽管如此。她还在呼唤他的名字,“叶少辰,救我。”

她傻了,瞎了,却还牢牢记着他的名字。

“你是谁,跑进来……啊——”嘎娃娘还未近身,就被叶少辰一把推到了旁边,摔倒在地上。

兴致高昂的嘎娃看到闯进来的陌生人,愤怒的跳下床,一拳还没有挥出,叶少辰抬起一脚狠狠踢飞了他。

现在的叶少辰神魔勿进,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噗通的乡下人?

快速的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慕薇薇身上,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

“不要,不要碰我——”慕薇薇无力的捶打着。

叶少辰的一颗心碎了又碎,跌在地上捡都捡不起来。他在她额头印下一个深情的吻,“薇薇,别怕,我来了。”

声音透过耳膜传进她的心中,对了,就是这个声音,她记得这个声音。

慕薇薇像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将脸埋进他的怀中,“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叶少辰的眼角悄悄湿润,柔声在她耳边安慰,“哭吧哭吧,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的。”

“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要报警了。”嘎娃爹站在门口喊道。

叶少辰这才抬起头,满含杀气的扫视了这三个人,缓慢而坚定的说,“我是她的丈夫。”

“你胡说,这是我们今天刚娶的媳妇。”

叶少辰刀一样的目光盯着嘎娃爹,“是吗?那也要看你们娶得起吗?”

“怎么娶不起?我们可是给了六万块钱彩礼的。”嘎娃娘从地上爬起来,和老头站在统一战线,防止叶少辰逃跑。

叶少辰冷笑,“六万?好啊,你们把那个所谓的表哥叫过来,让我看看长什么样子。这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有什么表哥。”

嘎娃娘看叶少辰一脸煞气,回想起中午吃喜宴时流传的小道消息,戳了一下嘎娃爹说,“给李旺打电话,让他过来说清楚。”

“好好。”

慕薇薇整个人窝在他怀里抽泣,眼泪沾湿了他的短袖,也沾湿了他的心。

叶少辰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但奈何她连一件能穿的衣服都没有,刺眼的大红喜服被胡乱的扔在地上,叶少辰恨不得一把火烧了它。

在嘎娃爹打电话的时侯,叶少辰也掏出了手机。

“找到薇薇了。”叶少辰对手机那头的人说。

慕天野惊呼一声,“真的是她?太好了。薇薇怎么样?有没有事?”

叶少辰轻抚着她的背,心疼的说,“她……还好。你们走到哪里了?”

“马上就要下高速了,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路过女装店的时侯,给薇薇买几件衣服。”

慕天野停滞几秒,似乎听懂了叶少辰话中的含义,语气中带了些怒火,“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叶少辰用手给她擦着眼泪,感觉她的脸上一片火辣,抬起她的下巴一看,左边的脸庞高高的肿起来,上面有一个清晰的手印。

努力压抑的火苗“轰”的被点燃,一双蓝的发紫的双眸在白炽灯的光下,如魅如鬼。“谁打的?”

嘎娃娘脚底升起一股寒意,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有些心虚的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叶少辰咬着牙,手紧紧的攥着。

真的,好想打人。

正愁没有地方发泄,就有人凑了上来。

嘎娃从角落爬起来冲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放开,这是我媳妇。”

他的声音一响,叶少辰明显感觉到慕薇薇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她在害怕。一想起这个家伙刚刚在干什么,叶少辰动作凌厉的抓住他的手腕,向下一掰,只听骨头咔嚓咔嚓响。大个子一声惨叫噗通跪在了地上,叶少辰又凌空一脚,将他踢飞。

将近二百斤的大个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儿子,儿子——你怎么样了?”嘎娃娘扯着嗓子喊,想要将儿子从地上扶起来,可是没有力气。

叶少辰看墙边立了一个柜子,低声对慕薇薇说,“我帮你找件衣服。”

慕薇薇的情绪减缓,叶少辰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用被子将她团团围起来,起身打开柜子,里面放着好几床被子,几身男装,叶少辰翻了翻,在最里面发现一身崭新的女装,粉嫩的衬衣,黑色的裤子。

把衣服拿出来,叶少辰一看母子二人还在房间里干嚎,直接过去拎起嘎娃的胳膊将他拖出房间,嘎娃娘也跟着出来,“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儿子。”

叶少辰像扔一堆肥肉将手中的人扔下,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进了房间,然后把门“哐”的关上。

嘎娃娘愣了一下,随即大声的拍门,“你给我出来,这是我家,你给我出来。”

叶少辰哪里会管她?

回到慕薇薇身边,抹干她脸上的泪珠,轻柔的说,“我给你穿上衣服好不好?穿上衣服我就带你走,我们回家,宝宝还在家里等你呢。”

慕薇薇看不见也听不懂,但莫名的觉得这个男人是可以依靠的,所以慢慢放开了紧握着被子的双手。

叶少辰一边给她穿衣服,一边说,“王叔每天都要给我发宝宝的视频,他胖了一些,就是很想你,一直在喊妈妈。”

慕薇薇没有说话,安静的让他给自己穿衣服。

叶少辰看到她白皙的肌肤上一块青一块紫,手微微颤抖起来,心里眼里都疼的发酸,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忍住出去暴打一顿那个混蛋的冲动。

将口子一个一个扣上,叶少辰继续说,“不过,他还是不怎么理我,王叔用手机和我视频,让他冲我笑笑,他连看都不看我。没准慕天野说对了,这小家伙就是来跟我讨债的。”

穿好了衬衣,叶少辰又把自己的夹克外套给她穿上。

“我帮你穿裤子好不好?”叶少辰怕吓到她,征求她的意见。

慕薇薇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总之叶少辰给她穿裤子的时侯,她没有多么抗拒。

这一刻,叶少辰觉得她就像自己的女儿,心软的一塌糊涂,只想把她捧在怀里好好疼惜呵护。

穿好衣服,叶少辰看她脸上的脂粉和口红实在刺眼,说,“我去弄条毛巾给你擦擦脸。”起身刚要走,衣角被小手牵住,脸上露出惊惧。

叶少辰的心上插了一把刀,回身安慰她。“我不走,我去给你找条毛巾。”

慕薇薇还是不撒手,叶少辰无奈,只好将她抱下床说,“那我带你一起去。”

小傻子没有拒绝。

叶少辰直接抱着她出门,无视王家三人的目光,找到毛巾和热水把她脸上的东西擦干净,露出那张干净清纯的小脸。

看慕薇薇的心情平静了很多,叶少辰搂着她开始算账。反正现在慕天野还没有来,总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们。

“那个便宜表哥呢?还没有来吗?”叶少辰冷声问。

嘎娃爹脸上露出尴尬,“李旺手机关机了,联系不上。”

“关机了?”叶少辰皱眉,“我看是拿了钱跑了吧。”

王家夫妇对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担忧,不会被这个男人说中了吧。虽然他们很不想承认,但是从新娘子的举动来看。他们是认识的。

嘎娃娘站出来说,“我不管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我们王家既然出了钱买了她,她就是我们王家的媳妇,哪都不能去!”

“就凭你们三个,我想带她走,你们拦的住吗?”叶少辰不可一世的说,目光落在嘎娃的身上,目光阴沉之极,“至于你,我不想和一个傻子计较,刚才就当是给你教训了。”

既然李旺没有找到,叶少辰准备先离开这里,满到处贴的大红喜字让他眼疼。

“站住,”嘎娃娘勇猛的挡在他们身前,“你们不能走,要么留下人,要么给我们六万块钱。”

叶少辰被她的逻辑气笑了,“她是我妻子,我要带走还要给你钱?大婶,我不打老人,但是不介意再拿你宝贝儿子练手。”

“谁能证明她是你妻子?”嘎娃娘质问。

“这一点我不需要向你证明,你们不配!”叶少辰绕过嘎娃娘向大门走去,没成想她是个不折不挠的,一把拽住了慕薇薇的小胳膊,冲着左邻右舍大喊,“来人啊,杀人了,来人啊——”

嘎娃爹一听,也立刻帮着喊起来,“赶紧来人啊,有人杀了。”

此时才不到九点。很多村民正在看电视,一听到喊叫声就纷纷跑了过来。

叶少辰没想到他们这么无耻,于是表情冷漠地看着他们作妖。慕薇薇听到嘈杂地脚步声,惊吓地躲进他怀中。

“别怕,有我在。”叶少辰悄声在她耳边说。

这句话像是有魔力,让慕薇薇地心渐渐平静下来。

“嘎娃娘,咋了,出啥事了?”跑来的邻居连忙问。

“对啊,谁杀人了?”

嘎娃娘看乡亲们都来了,底气壮了不少,指着叶少辰说,“就是这个人,刚才突然间闯进来要带小瞎子走,还把嘎娃打伤了,你们看看,他的手被折断了。一颗门牙也都被打掉了。”

乡亲们看过去,果然,嘎娃战战兢兢的躲在他爸身后,脸上又青又肿,一只手耷拉着。

一个长者从人群中站出来,严肃的问叶少辰,“你是哪个?为什么带她走?”

叶少辰淡淡的看了一圈众人,人有点多,一个个打过去不太现实,因此声音响亮的说,“她是我妻子,我当然要带她走。”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你说是就是啊,你有什么证据?”嘎娃娘不给他任何辩驳的机会,大声问道。

村名当然是向着自己人的,“对啊,你说她是你媳妇,有什么证据?”

叶少辰冷眸盯着提问的那个村民,那人后背发凉,在强大的气场下默默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要证据?”叶少辰掏出手机,翻出曾经翻拍的一张结婚照片,“好好看看,上面是不是我们。”

几个村民凑上来仔细看了看,“是他们,没错。”

王家夫妻心中一跳,嘎娃爹开口说,“就算这个小瞎子是你媳妇,那我们的损失怎么办?我们可是出了六万块钱彩礼的。”

叶少辰冷淡的说,“很简单,你把钱给谁了,去问谁要。和我没有关系。”

“怎么能和你没有关系呢?”嘎娃娘脑子转的快。开始诬陷他,“现在李旺跑了,随你一张口随便说,我还怀疑你是和李旺家合伙来骗我们钱呢。”

叶少辰无语,这个农家妇真是不应该待在这里,而是应该去影视公司写剧本。

“出于尊重,我再叫你一声大婶。不过我提醒你,买卖人口是触犯刑法的事情,不想坐牢的话就给我让开。”

“不让,你不给钱我就不让,除非你从我的身上踩过去。”嘎娃娘带着几丝江湖气,叶少辰再次感慨,她真是被埋没了。

叶少辰懒得和她废话,掏出手机报警,“喂?派出所吗?我要报警,这里杀人了。你们赶紧过来,再晚点人就死了。”

“你在哪里?”接警员连忙问。

叶少辰低头问刚才的长者,“你好,你们这是哪里?”

长者说了个地址,叶少辰顺便就报给了接线员,最后还学嘎娃娘加了一句,“一定要快,你们来晚了死的越多。”

挂断通信,叶少辰冷笑着看嘎娃娘,“好了,孰是孰非等警察来了就知道了。”

嘎娃娘气的直瞪眼。她只想要回自己的钱,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十几个村民大部分在看热闹,有的人本来就嫉妒嘎娃娶了个这么水灵的媳妇,现在出事了,他们正好心灾乐祸。

不过也有人真心劝告,“嘎娃娘。你就让他们走吧,你看人家这长相这气度,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别真闹出什么大事。”

嘎娃娘还是舍不得那六万块钱,愁眉苦脸的说,“我让他们走了,我的钱怎么办?李旺两口子也跑了,难道我的六万块就打水漂了?”

村名一听不再劝告,老王家一直把钱看的非常重要,谁要想从他们借出钱,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几分钟后,村头响起了警笛声,很快,红蓝闪烁的灯光照亮了嘎娃家的大院。以为是杀人案,所以来了四个民警。

他们一看院子里站着这么多人,还以为真的出了什么情景,忙挤进来一看,什么都没有啊。

“谁报的案?”民警一脸严肃的问。

叶少辰很坦然,“我报的。”

“你刚才报案不是说有人被杀了吗?”这是什么情况。

叶少辰勾唇浅笑,“民警同志,如果你不来是会真的会死人,不过你来了,我就不用动手了。”

民警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说吧,出什么事情了?”

叶少辰搂了搂怀里胆怯的女人说,“这是我妻子慕薇薇,我是叶少辰,我们都是A市人,前段时间我妻子流落到了这里,被人骗着卖给了他们家,现在我找到她要带她离开,这家人却不让走。”

一个年纪较大的民警看了眼慕薇薇,发现了她与常人的不同,这副模样,被骗的机会会很大。

民警转向嘎娃夫妇,面无表情的额问,“这姑娘是你们买来的?”

嘎娃娘立刻说,“不,我们不知道这姑娘是被拐来的,李旺说是他的远房表妹,我们以为是真的,就给了六万块钱彩礼,其他事情我们不知道啊。”

“李旺?”民警回忆了一下,“就是隔壁村的李旺?整天游手好闲那个?”

“是,就是他。”

“打电话让他过来。”民警说。

嘎娃爹愁眉苦脸,“我刚打了,手机关机了。”

中年民警对一块来的同事说,“你们两个去李旺家,在家里的话把他带过来。”

“是,头儿。”

民警转身教训嘎娃娘,“你们买卖妇女儿童,这是触犯国家法律的事情,是要判刑坐牢的知不知道?”

嘎娃娘一听坐牢两个字腿都软了,“警察同志,我们不知道她是拐来的呀,如果知道是绝对不会买的。”

民警冷眼看她,心道,为了你儿子你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不过碍于他的身份,这句话他不能说。

十几个村民还在看热闹,民警看大家兴致盎然,不由的笑了,“你们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啊。”

一个年轻小伙子说,“这才几点啊,警察同志,我们中午吃酒席的时侯就听说这姑娘不是李旺表妹,是他从河里捡的。”

“这是谁说的?”

“李旺自己喝醉了说的,好多人都听见了。”

小伙子一说完,旁边的好几个人就跟着附和,“对对,我也听见了。”

民警点点头,那这件事就很明朗了。

说话间,外面传来了汽车声,而且还是两辆,一院子的人全都扭头看去,好几个男人从车里下来,其中一个脚步匆忙直奔这里而来。

是慕天野。

他神色焦急,一眼就看到了躲在叶少辰怀中的慕薇薇,一块巨石终于落下,几步跑到妹妹跟前,几乎是喜极而泣,声音颤抖,“薇薇。”

慕薇薇循着声音转头,她什么都看不见,却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声音极为熟悉。

慕天野心头一刺,用眼神询问叶少辰,薇薇怎么了?

叶少辰假装平静的说,“她受伤了,眼睛暂时失明,而且心智有些不全,所以认不出你了。”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她人没事就好,受伤了我们可以医治,国内不行就去国外,她会好起来的。”慕天野眼中全是怜爱,“就算是治不好也没有关系,我们慕家养她一辈子。”

叶少辰被他的话气笑了,“慕天野,要养也是我养,你别忘了她是我妻子。”

慕天野找到了妹妹,心里轻松,话也多了起来,“叶少辰,你别忘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和你有直接的关系。”

叶少辰坦然承认,“我知道,所以我会加倍对她好的,而且,她现在似乎只认识我了。”叶少辰得意的笑。

慕天野给他一个刀眼,“嘚瑟什么?她认识你,我外甥认你吗?”

叶少辰被呛住。

看他吃瘪,慕天野极为开心,这才关心起周围的情况,中年民警认出了慕天野。

“你不就是上次去做DNA检验的那人吗?”

慕天野也认出了民警,客气的说,“对,我也记得你。”

“哦,她就是你要找的妹妹?”

“是她。她是我妹妹慕薇薇,我叫慕天野,要什么证明吗?”

“不用了。”民警笑道,刚才跟着他的小徒弟已经快速的查过叶少辰的身份了,网上有不少关于叶少辰和慕薇薇的新闻,事情已经很明了了。

“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慕天野问。

民警摇头,“等会儿,现在还有一个人没有带过来。”

说完话,民警的手机就响了,“头儿,李旺家一个人都没有,冷锅冷灶。应该是中午就跑了。”

“好,我知道了。”摁断电话,民警对叶少辰和嘎娃一家说,“李旺跑了。”

嘎娃娘脚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着就嚎啕大哭,“这个挨千刀的,我的六万块钱彩礼钱啊,这就打水漂了。”

民警虽然很头疼,但还是认真劝慰,“谁让你们娶媳妇前不打听清楚呢?就当是拿钱买个教训。行了,我们也会尽快把李旺夫妇抓捕归案的,看能不能弥补点损失。”

“那我们今这媳妇就白娶了?办酒席还花了好几万呢。”嘎娃爹心疼的说。

“所以说拿钱买个教训嘛,”夜色已深,民警对围观群众说,“好了,都回去睡觉吧。”

大家没动,热闹还没有看完呐。

“这回我们可以走了吗?”慕天野又问了一遍。

“可以走了,我们抓到李旺后,会通知你的。”

“好。”

叶少辰一行人往外走,嘎娃蹦跶起来大声喊叫,“我媳妇儿,我媳妇儿。”

村民哄然大笑,有人打趣他,“嘎娃,那不是你媳妇,你没有媳妇了。”

嘎娃执拗的跑上前来,“我媳妇,就是我媳妇。”

叶少辰听到这两个字快要气炸,手一抡又要打他,慕天野拉住了他的胳膊,“你先带薇薇出去。”

叶少辰看慕天野不怀好意的脸,了然于心。

慕天野一把抓过嘎娃的胳膊就往里屋里带。“来,我再给你介绍一个媳妇。”

嘎娃的眼睛黏在慕薇薇身上不想走,奈何慕天野手上的力道很大,又扣着要害,嘎娃不得不跟着他往进走。

还是民警同志眼尖,知道他要做什么,连忙上前挡住,“慕先生,我们还在这站着呢,不要太目无法纪。”

慕天野淡淡的笑,“警察同志,我不干什么呀,我就和他聊聊天。”

“你想干什么我心里明白,行了,他们家人财两空,你朋友也打了他一顿了。也算是出了气,你何必欺负一个傻子呢?”

警察的最后一句话点醒了慕天野,他心爱的妹妹被人打,他怎么报复都不为过,但是对方是个傻子,就算是把他打死也毫无喜悦感。

他怎么能和一个傻子计较呢?搞得他也是傻子一样。

算了算了,忍了。

一场闹剧终于落下帷幕。

离开小山村时,叶少辰带着慕薇薇特意来到钟大爷家道谢,如果不是他帮忙,他还不知道什么时侯才能找到薇薇。

事毕,叶少辰和慕天野归心似箭,于是乘坐当天晚上的飞机回到了A市。

……

半个多月过去了,慕薇薇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

她的大脑受到了严重的撞击,脑袋里有一块淤血压住了视觉神经,做手术的风险太大,所以只能保守治疗。

除此之外。她心智还是迟钝,别人说什么能听懂,但让她说出来却很难。

从医院接出来后,慕薇薇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抱着宝宝坐在躺椅上晒太阳。母亲与孩子不论以什么方式相隔,他们之间永远会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在牵连着,所以当宝宝开口喊她妈妈的那一刻,慕薇薇就情不自禁的伸出了双手,将他搂进怀中。

但是,宝宝对叶少辰的敌意还是很深,没有理由的。看到他就撇头,跟他说话也不理,也从来不对叶少辰笑。

叶少辰真是被这个小家伙打败了,动手打吧,这是亲儿子,舍不得,不打吧,心里又着实太生气。

有次他实在是没办法了,强制性把他按在沙发上,认真的说,“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对我爱答不理的?”

宝宝直勾勾的看了他一眼,自己溜下沙发去找妈妈玩了。没错,在慕薇薇不在的时间里,这个天才宝宝已经学会了走路。

叶少辰看着他圆乎乎的背影,还有他摇摇晃晃走路的小短腿,心里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天呐,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今天是周末,叶少辰一觉睡到了大天亮,望着空荡荡的枕头,一股无名火从心头燃起,自从回来后,慕薇薇就被臭小子完全霸占了。根本不许慕薇薇和他一起睡。

其实叶少辰也不想做什么,就想搂着老婆睡个安稳觉。于是昨天晚上趁慕薇薇和宝宝在婴儿房里睡着了,就把她抱了回来。还特地关了门。

心想这下可以抱着媳妇睡了,没想到才几分钟时间,门外就响起了“咣咣咣”的敲门声,伴随的还有宝宝的呐喊,“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叶少辰扶额叹息,平复了一下心情准备认命地去开门,哪知宝宝穿门而入,站在了床边。

叶少辰大吃一惊,愣了好大一会儿才回过神,儿子……遗传了他的异能?而且似乎变强大了,他的眼睛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一蓝一紫。

“宝宝,你刚才做了什么你知道吗?”叶少辰担忧的问。这种异能千万不能在外人面前使用,否则会别人当成妖怪的。

宝宝完全无视他的存在,直接走到慕薇薇旁边,用小手轻拍着妈妈的脸,“妈妈,妈妈。”

慕薇薇被叫醒,睁开了眼睛,虽然她还是看不见。

“妈妈,我们回去睡觉觉。”

说着,胖乎乎的小手拉住她的手,硬是将她拉下了床。

“宝宝,你晚上也睡在这里好不好?”叶少辰讨好的说。

哪知宝宝很坚定的撂下两个字,“不要!”然后雄纠纠气昂昂的带着慕薇薇离开。

母子二人离开,叶少辰一声狼嚎把自己甩在床上。天呐,谁来帮他治治这个小家伙。

又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叶少辰翻身起床去找老婆和儿子。

刚走到婴儿房门口,叶少辰就听到里面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他心里的那点无名火瞬间就熄灭了。

推开婴儿房的门,母子二人盘坐在厚厚的地毯上,面前是一大堆玩具,宝宝正在手把手教慕薇薇搭积木,“妈妈,你摸摸这个,这个要放在这里,对对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