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宝宝乖,叫爸爸/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晨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洒在一大一小两个人身上,那么温暖,那么充满爱意。一时间,叶少辰的心里也暖暖的。

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生活,虽然有一点点小瑕疵,但一点也不妨碍她的美好。

宝宝发觉他的存在,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教妈妈堆积木。

“我们该吃早饭了。”慕天野温柔的笑道。

慕薇薇听到他的声音,仰头冲着他的方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刹那,所有的烦躁全被抚平。

叶少辰上前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吃早饭了。”

慕薇薇重重的点点头,“嗯,吃饭饭。”

宝宝不开心,上前牵住另一只手,撒娇道,“妈妈,抱抱。”

还不等慕薇薇说话,叶少辰说,“妈妈没有力气,我来抱你?”

“不要。”宝宝果断拒绝。

叶少辰没有像以前那样由着他的性子,而是换了一种更加强硬的交流方式,“那你就在后面走着,你不是会走路了吗?”

宝宝嘟着嘴生气,却也没有放开慕薇薇的手。

叶少辰继续说。“你现在长大了,体重也增加了,妈妈抱你会很累的。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自己走,一个是我抱你。选一个。”

宝宝犹豫了,不知是在做选择,还是在思考叶少辰刚才说这番话的意思。

叶少辰没有退步,他想好了,不能再任由他的性子来了,尤其是看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这个小家伙说清楚。

只是,他还不到一岁,自己说的话,他真的听得懂吗?

“想好了吗?”叶少辰表情严肃的问他。

宝宝傲娇的看了他一眼,很不情愿的伸出了双手,才不是想要和他和好,主要是走路好累,他还没有学的很好。

叶少辰眼底露出得逞的笑意,这家伙原来是吃硬不吃软啊。

弯腰将软乎乎的小人儿单手抱起来,刮刮他的小鼻子,“你怎么这么难伺候呢?搞得我跟儿子似的。”

宝宝嘟着嘴扭过头,嘁,就是打心底不喜欢你而已。

“走了,吃饭。”叶少辰心满意足的另一只手牵起慕薇薇,向餐厅走去。

考虑到孩子安全,婴儿房是一楼阳光最好的一间房,薇薇住在这里不用上下楼梯,出进很方便。

早饭很丰富,秦妈憋足了劲给慕薇薇做各种补汤。

“来,张嘴,”叶少辰和往常一样先给慕薇薇喂饭,“这是秦妈熬的糯米粥,里面有红枣和花生米,补血养颜。”

坐在旁边的宝宝很自觉地喝完奶,大口吃着秦妈喂过来的粥。

王管家急匆匆的走进来,躬身说,“少爷,慕少爷来了。”

叶少辰撇嘴,“他来干什么?”

“我来看我妹妹和外甥,怎么?还要你批准?”人未到声先至,接着,慕天野穿着一身暗灰色长款风衣出现在视野中,手里还拿着一个礼物。

叶少辰瞅他一眼,夹了一块儿豆腐放进薇薇嘴巴中,慕天野一屁股坐在宝宝旁边,很自然的对王管家说,“给我一碗粥,谢谢。”

“是,慕少爷。”

“你自己想吃自己去舀啊,指使我的人干什么?”叶少辰嘲讽他一句。

王管家嘿嘿笑笑,知道少爷是在开玩笑,走进了厨房。

慕天野对他视若无睹。将手中的遥控小飞机放在宝宝面前,“小宝贝,叫舅舅。”

宝宝开心的将小飞机拿过来,甜甜的叫了声,“舅舅。”

“乖外甥。”慕天野伸手摸摸他的小脑袋。

叶少辰对此很是嫉妒,这个家伙见谁都乖乖的问好,唯独不喊他“爸爸”。

王管家把饭放在慕天野面前离开,后者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

“你家没有人做饭吗?大清早的跑到我家来蹭饭吃。”叶少辰心理不平衡的用话怼他。

慕天野理直气壮,“谁说我蹭饭?我明明是来给我外甥送玩具的。”

“那现在送完了,你可以走了吧。”

“叶少辰,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小气了,这是你家。难道不是我外甥的家?你现在说一个不字,我立刻就离开。”

“你给我滚蛋,少在阴阳怪气的说话。”

“嘿!今天不见你还涨脾气了是吧,宝宝,来,舅舅带你回家,不在这儿待了。”

叶少辰怒了,“你别碰他,那是我儿子。”

慕天野在他身上插刀,“是吗?那我怎么没有听过他叫你爸爸。”

这句话堵得叶少辰差点吐血,放下手中的碗,怒目而视,“慕天野,你大清早是来和我吵架的吧。”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时间那么宝贵,为什么拿来浪费?”慕天野吃的气定神闲。

“你没事就赶紧滚,叶家不欢迎你。”

“要不是我妹妹和我外甥在这里,你以为我愿意来?你用八抬大轿抬我,我都不来。”

“哼!八抬大轿我抬也是抬薇薇,抬你个男人,我没兴趣。”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看似场面火爆,但是站在外面的王叔和默默给宝宝喂饭的秦妈却知道,这两人估计再也打不起来了。

回想一年前,这两个人势同水火,都要置对方于死地,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二人会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这是一年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却因为慕薇薇和小宝宝的出现,实现了。

从私事到工作,两人彼此大损特损的一番后,终于谈起了正事。

“你那边有没有Gavin的消息?”慕天野吃饱喝足后,擦完嘴把孩子抱过来,随口问到。

叶少辰从桌子上抽了一张纸,轻柔的替慕薇薇擦拭嘴角,“夜鹰带着人在全力寻找,不过我们不知道他的长相,所以基本上如同大海捞针,机会渺茫。你那边呢?”

“和你差不多。”

“我们拔了他的老巢,毁了他这些年的基业,他如果知道这些事是我们做的,一定会恼羞成怒回来找机会报复。”

慕天野严肃的轻点脑袋,“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要加强防备,重点是薇薇和孩子身边,不能让他再得逞了。”

“你放心吧,只要他们不出这座别墅,谁也休想在我的地盘伤害他们。”

“嗯,这样最好。”

叶少辰和慕天野已经商量好,除了去医院做必要的检查之外,慕薇薇就一直留在叶家别墅休养。直到她身体康复,重现光明为止。

而宝宝,他现在还小,叶少辰并不想让他过早的曝光在世人面前,尤其是这一双眼睛,必然会在引起轩然大波。

“对了,汐冉从美国请的那个医生明天下午到A市,已经约好了,到时候你带着薇薇直接去医院,我们在医院碰头,下午三点,不要忘了。”

叶少辰鄙夷的看着他,“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会忘?”

“谁知道呢。”慕天野撂下这句话。抱起孩子往外走,“宝宝,舅舅去教你这个飞机怎么玩。”

叶少辰羡慕嫉妒的望着他的背影,无声的在心底叹口气。

慕天野走到门口停住了脚步,“对了,你给孩子的名字想好了没有?都多长时间了,总是叫宝宝宝宝,还是个男孩子,听着多矫情。”

“我想了几个名字,本来想等薇薇……”叶少辰咽下了后面的话,他是想和薇薇一起给孩子取个名字,因为她生病的缘故,推迟了。

慕天野目光落在晨光中薇薇的身上,目光温和,“随你吧,我突然觉得宝宝也挺好听的。”

“嘁。”

餐厅里,叶少辰简单的吃完饭,牵着慕薇薇出去散步,慕天野像个大男孩一样和宝宝在草坪上玩闹,遥控飞机在天空忽上忽下,每一次俯冲和旋转都赢得孩子的欢呼声。

叶少辰很不服气,跟慕薇薇吐槽,“慕天野那么喜欢孩子,自己和萧汐冉生一个玩啊,和我抢儿子。”

慕薇薇没有回应,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这样的她看起来很纯美。像一个单纯的小女孩,让人忍不住想要去珍惜她呵护她。

中午,叶少辰瞪着还赖在他家里的某人说,“你今天这么闲吗?不用陪萧汐冉?”

慕天野仿佛是在自己家中,大喇喇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宝宝跑累了此时在他臂弯中安安静静的睡觉,别说,这么躺着,一大一小,还是有些地方很像。

“她回S市了。”慕天野简明扼要。

叶少辰恍然大悟,就说他这么有空,原来是一个人太无聊了。想起前两次慕氏抢他生意的事情,叶少辰问。“我有两件事想不通。”

“说。”

叶少辰疑惑的问,“安置房和城市绿化那两个项目是我和市里说好的,你是怎么把这两笔生意从我手中抢走的?”

慕天野冷淡的笑,眼睛没有离开手机片刻,“你市里有人,我省里有人,我们各凭本事嘛,有什么想不通的?”

叶少辰心里痒的厉害,虽然很想知道他省里的那位是谁,但叶少辰是个公私分明的人,知道问了不合适,所以就没有开口。

他和慕天野的关系虽说有些缓和,那都是因为薇薇和宝宝的缘故,在生意场上,亲兄弟都要明算账,何况妹婿和大舅哥?

就这样慕天野在叶家厮混了一天,小家伙学什么都很快,遥控飞机玩的非常溜。

慕天野看着那双独一无二的眼眸,小声问旁边的叶少辰,“宝宝是不是也会瞬间移动,飞来飞去什么的?否则一只眼睛怎么会是紫色。”

叶少辰揉揉发疼的眉心,“你猜对了,他已经有这方面的迹象了。”

“什么?”慕天野惊讶无比。

“是真的,你不觉得他比同龄孩子都长得快吗?而且,昨天晚上他突然穿门而入,眼睛没有变。而且他自己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

慕天野的嘴巴长得更大,“这还了得?万一上了幼儿园的时侯,他突然消失了又突然出现了,那要把老师和孩子吓死了。”

叶少辰眉头紧锁,“我也在担心这个,我想和他好好谈一谈,可是他太小了,自己话都说不利落,怎么能听懂我说的话?”

“那就等他大一点,反正现在他也不怎么出门。”慕天野顿了顿,“只不过,他总要有同龄的孩子玩耍,总和我们大人混在一起。会少了很多乐趣。”

“那你赶紧生个孩子陪他玩呀。”

慕天野抓起旁边的抱枕就朝他扔了过去,“妈的,老子生孩子就是为了陪你儿子玩吗?再说了,就算是我现在准备,最快也要快一年才能出生,届时这小家伙还指不定能耐成什么样。”

叶少辰沉默良久,缓慢而深沉的说,“其实,我更希望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简简单单的长大,平安顺遂的过完这一生。”

慕天野听到这话也沉默了。

没有孩子的时侯,每个父母都恨不得将来自己的孩子十八般武艺样样皆通,但是当真正有了孩子才知道。只要他健康快乐,这比什么都重要。

“那就给他起个小名叫平安,”慕天野提议,看叶少辰有些鄙视,后面加了一句,“比宝宝好听。”

也是。叶少辰表示无异议。

慕天野伸手招呼小家伙,“宝宝,过来。”

小家伙扭着胖乎乎的屁股摇摇晃晃的走到舅舅跟前,仰着脸天真的笑着。

“以后就叫你平安,好不好?跟着舅舅念,平——安——”

小家伙盯着他的嘴巴,稚嫩的发声,“平安。”

“唉呀,真棒!以后记住了,舅舅喊平安,就是在喊你知道吗?”

小家伙懵懵懂懂的点点头。

坐在另一头的叶少辰异常郁闷,为什么儿子学什么都很快,唯独学不会“爸爸”呢?

“平安,过来爸爸这。”

小家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腻在慕天野跟前。

“平安。”叶少辰又叫了一声。

慕天野戳戳他的小肚子,说,“叶少辰叫你平安了,听到了吗?”

小家伙这才慢悠悠的转过身,不冷不热的看着他。

“过来,平安。”

一脸嫌弃的来到他跟前,抬头看着他,意思好像在说,叫我干什么?

叶少辰很是慈爱的说,“叫爸爸。”

没想到小家伙和以前一模一样,递给他一个无聊的眼神,屁股一扭,走了。

“哈哈哈哈哈——”慕天野爆笑。

叶少辰黑脸,他就不应该这时候自取其辱。还是在慕天野这个混蛋面前。

……

下午三点,叶少辰带着慕薇薇准时出现在了医院。这家医院是A市不论是医护人员水平,还是医疗设备配置都是全省最好的私人医院。

美国来的医生戴维异常年轻帅气,如果慕天野不介绍,叶少辰以为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和大多数中国人的传统思维一样,叶少辰用中文问慕天野,“他怎么这么年轻啊,靠谱吗?”

美国医生哈哈一笑,用流利的中文回答,“叶先生,不要看我年轻就质疑我的技术。”

叶少辰尴尬,他的汉语居然这么好?

“额,那个,抱歉,我们什么时侯开始?”

“现在,明天我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今天晚上就要离开。”

寒暄一阵后,戴维开始给慕薇薇做详细的检查,她是如何受伤的慕天野在之前已经跟他说过了,所以没有再问。

检查完后,戴维严肃的说,“做手术吧,这样恢复最快。”

“风险大吗?”叶少辰有些犹豫,上次在医院医生也说要手术,但风险很大,所以叶少辰没有同意。

戴维看着灯光下的各种片子说,“每一台手术都有风险,就算是再牛逼的医生也不能百分之百确保每一台手术的成功。”

叶少辰小小诧异了一下,这个外国小伙子居然会说“牛逼”这么本土的词语。

“那你有几成的把握?”

“百分之九十,剩下的那百分之十就要看这位美丽的女士了。”

叶少辰小小的诧异变成大大的惊讶,“九成?你确定?”

戴维对他怀疑的态度有些不悦,双手抱在胸前冷漠的看着他,“叶先生,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是不能质疑我的技术。”

叶少辰从没见过如此自信的人,但这关系到薇薇的生命,他不能大意。

“我考虑一下。”

“好,给你十分钟时间。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

叶少辰和慕天野站在吸烟区抽烟,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等一根烟燃尽,二人不约而同的说,“做吧。”

短暂的交流了一下眼神,他们均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坚定和担心。

就像戴维所说,每一台手术都有风险,他们不能让薇薇一直这么痴傻下去,她才二十五岁,这样的生活对她不公平,她还有很多梦想没有视线。

他们要相信戴维,相信薇薇。

戴维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他们的决定,在他们商量的时侯,就预订了手术室。

薇薇像是一只无辜的小猫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叶少辰蹲下握住她的手说,“马上给你做手术,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薇薇听到他的声音,露出一个无声的傻笑,叶少辰心中一酸,她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术前准备,两个小护士来给慕薇薇剃发。

“必须要吗?”叶少辰问。

小护士笑道,“当然了,要在脑袋上开刀,头发要剃光,这对术后的恢复也有帮助,不易感染。”

另一个小护士看叶少辰一脸的心疼,一边磨刀霍霍一边说,“头发还是会长出来的,生命最重要。”

叶少辰心疼是因为慕薇薇本身很爱惜她的头发,他是替她心疼。

“我妻子如果一睁眼看到她成了小尼姑,估计要疯了。”叶少辰温柔的笑道。

有陌生人靠近,慕薇薇不由的开始紧张,叶少辰握着她的手不停的安慰,“别害怕。我在呢。”

“咔嚓咔嚓——”几剪刀下去,乌黑顺直的长发飘然落地,当护士给慕薇薇刮头皮的时侯,她浑身紧绷,死死握住叶少辰的双手。

“别害怕,很快就过去了,其实你短发也很可爱,可惜你自己看不到……”叶少辰任由她握着,尽管手指都快被她掰断了。

慕天野站在门口默默的望着,这一刻他觉得,叶少辰是真的很爱薇薇,甚至比他爱汐冉还要深。

几分钟后,慕薇薇的头皮被刮得干干净净,她果然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尼姑。

叶少辰暗道,幸亏她没有生在古代,这么清纯的小尼姑放在庙中,不知要招来多少男香客的目光。

两个小护士还是第一次看到全程陪护的丈夫,这人还是A市大名鼎鼎的叶少辰,简直就是少女心中的最完美的老公形象。

因为慕薇薇的特殊性,叶少辰被允许穿上消毒服进入手术室,等麻药生效后,他就被赶了出去。

现场太血腥,医生们怕他会失控。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叶少辰开始烦躁以来,烟一根接着一根。慕天野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明明是带薇薇来检查一下的,怎么就这么快做手术了呢?

“叮——”手术室的灯灭了。

叶少辰快速的将手中的烟扔下踩灭,疾奔了过去。

戴维从里面出来,慕天野问,“怎么样?”

他摘下淡蓝色的口罩说,“我的百分之九十完成了,剩下的百分之十就看她的了。”

叶少辰和慕天野同时喘了一口大气,那就是说手术成功了。

“人呢?”

“推去监护病房了。”

叶少辰脚下生风,瞬间就不见人了,戴维抓住也要跑的慕天野,“慕,我要立刻去机场,找一辆车给我。”

“没问题。我的司机就在下面,你下楼,我让他在医院门口等你。”

“OK。”

监控室里。

慕薇薇平静的睡在病床上,身上头上插着各种管子,乍一看非常可怕。

叶少辰透着玻璃看她,心中万分感慨。自从和慕薇薇结婚,他们两个似乎就和医院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隔三差五就要造访一次,有时是他,有时是她,但更多时侯是她。

都怪自己当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才给她带来了无尽的伤害,他很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很多事,但唯一不后悔的就是。娶她。

“叶少辰?”

身后传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叶少辰转身,许久未见的南宫昊站在煞白的灯光下,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脸上带着意外。

“你怎么在这?”叶少辰不由的问,慕薇薇回来的消息他封闭的很好,A市没有人知道。

“我爸住院了,我来看他。”南宫昊淡淡的说,瞄到监控病房里的人,他眼皮一跳,大步走上前,“里面的人是薇薇?”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叶少辰的语气落到了冰点。

南宫昊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我……找到她就好,我也少一件心事。”

“我的妻子不用你操心。还有,”叶少辰阴冷的盯着他,“如果你真的希望她好,就不要再靠近她。”

南宫昊不甘示弱,“叶少辰,如果你以前对她稍微宽容一点,我根本就没有机会,乔心优也没有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我承认是我的错,”叶少辰很坦然的说,“所以我会用几十年的时间去弥补她,去真心爱她。但是。我不允许你再出现在她面前。”

“哼!你说不许就不许?A市不是你叶少辰的A市……”

南宫昊的话还没有落,一个窈窕多姿的女人走了过来,“南宫,你怎么在这儿?我还到处找你呢。”

南宫昊的脸上有一丝厌烦,但很快就消失了,他淡漠的对来人说,“我碰到一个熟人,聊一会儿。”

女人看了眼叶少辰,眼睛亮了一下,“叶少辰?真是好巧,我们在这里遇上。”

叶少辰撇了她一眼,脑海中没有任何印象,这是哪位呀?

“你忘了?我们是初中同学,初二的时侯我在你前面坐着,念高中的时侯我就出国了,前段时间才回来。”女人兴奋的说。

叶少辰在脑海中搜索了一大圈,还是没有想起来她是谁,确切的说,他连初中的同桌是谁都不记得了,怎么会记得前面坐的是谁。

“对了,你在医院干什么?!”女人热情的问。

叶少辰淡淡的应酬,“我妻子住院了。”

“你结婚了?”女人惊讶,随即笑了,“希望她早点康复,好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收了你。”

一提到慕薇薇,叶少辰就勾唇笑了,“就是个很普通的女孩。”

女人知道他说的客气话,也不纠缠,不动声色的挽起南宫昊的胳膊说,“我和南宫也快结婚了,就在年底,到时候你和你妻子一起来呀,我记得上学的时侯,你们两个关系最好了。”

叶少辰着实是惊到了,南宫昊这个浪子也会有结婚的一天?!

“好啊,只要南宫昊给我下喜帖,我一定到。”叶少辰阴恻恻的笑道。

南宫昊横了他一眼,话说,他一点都不想在自己的婚礼上看到这个家伙,以及曾经深爱过的女人。

对,是曾经了。

“怎么会?我会亲自把喜帖送到你府上的,我们先走了,南宫伯父还在等我们。”

“请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