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他要结婚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目送着二人离开,远远的他看到南宫昊想要挣脱女人的手,也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南宫昊只好乖乖的被她挽着。

一物降一物,说的就是这样吧。

不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一丁点印象都没有。

“你在看什么呢?这么专注。”慕天野走过来问。

叶少辰这才收回视线,试探的问,“南宫昊要结婚了?”

“对啊,你不知道吗?”慕天野对此没有任何意外。

“他娶得是谁?”

“天鼎娱乐的大小姐。”

叶少辰这才想起来她是谁,他记得以前这个大小姐长得很普通,为人也很低调,属于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几年没见,大变样了。

他很好奇,南宫昊居然要结婚了,还是和以前的同班同学,南宫昊该不会有什么把柄握在她手中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有一个人盯着,至少南宫昊不会再来纠缠慕薇薇了。

嗯……希望是这样。

手术后的第二天,慕薇薇转醒,由于她将近有一个月时间处于黑暗中,为了避免强光对眼睛的刺激,她的眼睛上蒙着纱布。

一双温柔的手将纱布一层层解开,亮光一点点透进来。慕薇薇睁开眼皮,现实一团白茫茫的雾气,渐渐的迷雾被拨开,撞进眼帘的是一双如同大海般湛蓝的眼眸,里面满含着深情。

但是她看不懂。她的脑袋还是有些懵。

“薇薇,看得到我吗?”叶少辰紧张的问。

对了,这个声音她熟悉,在她陷入黑暗的时侯,这个声音一直在自己身边。

“薇薇,还认得我吗?”

慕薇薇转头看向另一个男人,这个人她也好熟悉,好像认识他很久很久了。

“她看我了,那就是代表眼睛看见了?”慕天野惊喜的问。

医生伸出一根手指,“来,看着我的手。”

慕薇薇很听话的跟着他的手指转动脑袋,医生又检查了一下她的瞳孔,欣慰的说,“她视力恢复了。”

“太好了。”叶少辰开心的说。

慕天野看妹妹还是呆呆傻傻的样子,刚刚的喜悦减少了很多,“医生,我妹妹为什么看起来还是有些呆呢?”

医生笑道,“哪有这么快痊愈?患者的小脑受到长期的压迫,昨天才刚做完手术,今天视力好转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心智和精神方面,你们家属要多和她聊聊天,再配合我们的药物治疗,她完全康复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好,我们知道了,多谢医生。”慕天野很客气的说。

医生又叮嘱了几句日常的饮食,便带着护士离开了。

此时,慕薇薇的脑袋裹得像个粽子,身上插的管子都摘掉了,只剩下夹在中指上的设备。

“薇薇,我是哥哥,还认得我吗?”慕天野凑到她眼前,“认识的话就眨一下眼睛,不认识的话就眨两下。”

哪知慕薇薇根本没有眨眼,而是扯开嘴笑了笑,这一笑扯着头上的伤口疼,笑脸瞬间变成了哭脸。

“好了好了,别笑了,伤口会疼的。”慕天野怜惜的说。

慕薇薇伤口疼,叶少辰则心疼,不由的训某人,“医生刚才都说了,她智商还不在线,你问什么问?”

慕天野知道自己错了,但又不想在叶少辰面前服软,瞪着他说,“和长辈说话就这种态度?”

“嗬,你这会儿摆什么身份?”叶少辰差点翻白眼,这家伙也太奸诈了吧。

慕天野得意了,“叶少辰,你要记住,不管什么时侯,我都是你长辈,对长辈说话要礼貌知道吗?”

叶少辰忍了又忍,若不是看在他是慕薇薇亲哥哥的份上,叶少辰早就把他扔出病房了。

就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侯,一个人默默的站在了门口。

“你来干什么?”叶少辰下意识的挡在慕薇薇跟前,不让他看到。

南宫昊斜斜一笑,“你们两个以前都恨不得剁碎对方,现在怎么好的跟亲兄弟一样。”

“这和你没有关系。”叶少辰冷冷的看着他,又问了一遍,“你来干什么?”

南宫昊身子欠了欠,绕过他看了眼病床上的人说,“我来看薇薇。”

“她不想见到你,请立刻离开这里。”

慕天野坐在床边看着他们争吵,他才懒得理他们之间地恩怨,只要不危害到薇薇的生命,哪怕一个把一个弄死……

呃,弄死叶少辰?

估计这个南宫昊是弄不死叶少辰的,毕竟他那么变态。

南宫昊向来是个厚脸皮的人,“我是来看薇薇的,如果薇薇亲口说让我走,我立刻就走。”

“南宫昊,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什么?还想尝尝断腿的滋味吗?”

南宫昊眼底爬过一丝胆怯,但他真的很想见薇薇一面,这样他才能安心。

“叶少辰,我看她一眼就走。”南宫昊的语气明显软了许多。

“薇薇今天能躺在这里,很大一部分是拜你所赐。你有什么脸面来见她?”叶少辰一想到以前的事情就来气,“你走吧,如果她醒了,我会告诉她你来过。”

南宫昊垂着手默默的站着不说话。

“南宫昊,慕薇薇现在病着,我不想再大动干戈,你也最好安分一点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可是对面这人从小就混迹在个各种黑势力当中,若不是叶少辰自身的特殊性,他哪里会把叶少辰的要挟当回事?

南宫昊咬牙切齿的说,“叶少辰,你不就是仗着自己身负异禀吗?嚣张什么,总有一天我会拆穿你的秘密,让你身败名裂。”

叶少辰陡然笑了,“嗬,居然会用身负异禀才形容我,这估计是我听到最好的词语了。好啊,那我等着,千万别让我失望。哦,对了,结婚的时侯一定要通知我,我和薇薇会准备一份大礼给你们。”

“谢谢,我用不着。”南宫昊心里有些窃怕,脚底抹油,溜了。

病房恢复了安静。

慕天野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还巴望着他们两个打起来,自己看场戏呢。没想到只会打嘴炮,无聊。

“你先回去吧。平安还在家里,我白天在这里照顾,你晚上过来就可以了。”

叶少辰显然有自己的打算,“我等会儿去请一个高级护工,你在这里照顾她不是很方便。你就给她讲讲以前那些有趣的事情,其它事情让护工来做。”

慕天野想了想也是,妹妹早就长大了,万一要上个厕所穿衣服个什么的,就算是亲\亲兄妹也要避讳。

“那好吧,你先去找,我在这里陪着她。”

护士站有该科室的护工登记牌,每个护工下面都有一长串介绍。叶少辰翻了翻找到一个样貌平淡无奇的姑娘问小护士,“这个怎么样?”

“还可以吧,就是话比较多,和谁都是自然熟。”小护士说的很委婉。

叶少辰把这个直接PASS,他讨厌话多的。又找到一个年龄看起来比较大的问护士,“这个呢?”

护士点点头说,“她做事很周全,照顾病人也很仔细,不听不问,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事情,靠得住。”

叶少辰欣慰了很多,“麻烦把她叫来,立刻就能上班的。”

“好的。”

快接近年底,公司里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待护工到位,慕天野就离开了医院。

回到A市后,慕天野正大光明的踏进了慕氏企业,这样很多人都目瞪口呆,因为大家私底下都在谣传,说老板意外身亡了,毕竟没有哪个公司总裁像他一样,一年多了都不露面。

慕长瑞一听说侄子回来了,抱着一丝希望来公司求他给条生路,不管怎么说。他身上流的是慕家的血,是慕天野的亲伯父。

慕天野听说他这一年来的遭遇后,沉默良久,最后给了他一家小公司。

“你不是很讨厌你这个伯父吗?为什么还给他一家公司?”迈克很不理解的问。

慕天野叹口气说,“他再怎么混蛋,也是我爷爷的儿子,我总不能看着他去街上要饭。我们慕家丢不起这个人,我们慕氏也不能让外人觉得冷酷无情。再说了,他当时也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这一年受到的惩罚也够了。”

反正现在慕长瑞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就当是他这个做长辈的对他背负的这个姓氏最后一点仁慈了。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慕薇薇和叶少辰关系的改变。尽管她曾经受了很多委屈,但结果是幸福美满的。

慕氏企业由于今天抢了叶皇的两个大项目,再加上公司运转的很顺利,企业的纯利润比去年增长了两倍多快三倍。

慕天野翻着公司报表很满意这个数字,对随意坐在办公桌对面的迈克说,“今年大家都辛苦了,你通知下去,新年元旦的时侯,公司组织集体旅游,地方随便挑。”

“欧耶!”迈克欢呼一声,手抻在桌子上问到,“那年终奖金呢?”

“放心,只要收尾收的漂亮,奖金只会多不会少。”

“我就喜欢你这种大方的老板。”

慕天野瞄了他一眼,调侃道,“迈克,我给你开的年薪可是行业里最高的,你还缺钱花?”

“人对金钱的追求是无止尽的,谁能嫌钱多呢?”

“也是。”

相比之下,叶皇集团今年的效益并不理想,几乎刚刚吃平。

先是地震,再是慕氏的趁火打劫,还有游乐园的巨额投资等等几个事情叠加在一起,叶皇今年不负债已经是很大的奇迹了。

叶少辰一脸严肃的听着各部门的汇报。这个结果是在他预料之中的,不过他不担心,游乐园的投资已经全部完成,后面就是往回收钱了,尤其是从国庆黄金周的收益来看,游乐园项目未来将会成为叶皇集团的黄金宝藏。

众人看着叶少辰的冷脸,一个个都胆战心惊,说实话,年终数字真的是太难看,是三年来的最低点。

最后一个人做完汇报后,会议室里气氛异常压抑紧张,所有人都绷紧了那根弦等着叶少辰训斥。哪知半分钟后却听他说,“这一年大家辛苦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做生意哪有稳赚不赔的道理?再说,我们也没有赔。”

众人一听,同时惊讶,叶少辰居然没有发火。

“今年的意外太多,我知道大家都努力了,不用垂头丧气的,快年底了,大家把手上的工作都理一理,开开心心过个年。”

众人纷纷抬起头。这还是那个铁面无私的老板吗?怎么觉得这次回来变了一个人?

“看我干什么?”叶少辰冷淡的问。

副总大着胆子说,“叶总,你今天心情很好啊。”

叶少辰眉眼带了一丝笑意,“你从哪看出来的?”

“公司今年没有赚钱,你居然一句训斥都没有?”

叶少辰表情愈发温和,“我刚说了,没有赚钱是因为很多不可抗的因素,这很正常。再说了,大家这一年都很努力,这些我都知道。行了,不要猜测了,干活去吧。”

“是。叶总。”

几个高层下楼。一路小声讨论,“叶总遇到什么美事,心情在这么好?”

“嘘——我听说啊,叶总的妻子回来了。”其中一个小心翼翼的说。

“真的?就是以前设计部的那个慕薇薇?”另外几人同时问。

“对对,就是她,不过好像生病了,最近在医院。”

“原来如此,不过,”这人顿了顿,“MK公司的楚妍怎么办?老板不是对她也不一般吗?”

“陈总,这话你也敢说?牛逼。”

陈总脸色尴尬了一下,呵呵笑道,“我就是好奇嘛。”

“说来也奇怪,那个楚妍怎么不见了?而且MK公司也把游乐园全部的股权转让给了我们?”

其中一个行事向来稳重的人说,“行了行了,大家别猜了,这里面肯定是有事情的,叶总不想让我们知道,大家就不要打听了。难道没看过电影上常说的一句台词吗?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哈哈哈……对对,就是这样,我们还是把本职工作干好。”

刚一下班,叶少辰就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医院,高级病房门口,章贺和小方在亲自守卫,叶少辰推门而入,慕薇薇正抱着一个杯子喝水,脑袋上还是缠着一大坨纱布,乍一看上去还挺搞笑。

看到他进来,慕薇薇咧嘴笑了。

叶少辰也对她笑了笑,问护工,“今天有没有出什么问题?”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有没有说话?”

“没有。”

“晚饭吃了吗?”

“吃了。”

“知道了,你可以下班了。”

叶少辰将西装外套脱了随意的扔在沙发上,坐在床边握住她温热的小手,温柔的说,“今天看上去气色好多了。我中午订的饭菜好吃吗?”

慕薇薇咬着吸管,眼珠子转了好几个圈,仿佛终于听懂了叶少辰的话,吃力的说,“饭饭……好吃。”

叶少辰欣喜,眼中的笑意更加浓烈,“好吃就多吃点,但是酒店的饭菜口味太重,我已经告诉秦妈了,让她每天做好了饭给你送过来,你不是最喜欢喝她熬的汤吗?从明天起,你每天都可以喝道。”

他说的太多。慕薇薇只捕捉到几个简单熟悉的字眼,“秦妈,好喝。”

叶少辰噗嗤笑了,捏捏她的小脸蛋,“不是秦妈好喝,是秦妈熬的汤好喝。”

慕薇薇嘻嘻一笑,明亮的眼眸像是洗过一般,叶少辰在瞳孔中看到自己的脸。

她想起黑暗时一直黏在她身边的小家伙,于是问,“宝宝,宝宝……”

叶少辰愣了一秒钟,于是说,“宝宝在家里很好,你病好了就能见到宝宝了。”

小傻子听不懂,摇着他的手继续念叨,“宝宝,宝宝。”如同一只可怜巴巴的小麋鹿,摇的叶少辰的心都软了。

“好了好了,我让宝宝和你讲电话。”叶少辰掏出手机,拨通了王管家的视频电话。

“少爷。”

“王叔,平安呢?”

“小少爷在房间里玩呢。”王管家把镜头对准了坐在地板上的小身影。

慕薇薇一看到平安就开心的指着屏幕,给叶少辰看。

“嗯嗯,我看到了。”叶少辰安抚她,然后问王管家。“他在做什么?”

“在拆慕少爷送来的遥控飞机。”王管家的声音中透着无奈,显然他劝阻过了,但是没有成功。

叶少辰一听却很高兴,“拆它干呀?平安不是挺喜欢慕天野送的东西吗?”

“可能是为了再把它拼回去。”王管家犹犹豫豫的说,“你和少奶奶还没有回来的时侯,他就经常拆遥控汽车,拆完了再装回去,完好无损。”

叶少辰惊讶万分,“他还有这种天份?”

埋头苦干的平安听到了他的声音,抬起头看向手机屏幕,一看到慕薇薇他就扔了手中的各种零件跳了起来,冲着手机喊,“妈妈。”

不知为何,这一瞬间,慕薇薇的眼泪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

她一边笑一边哭地望着视频里的小家伙,嘴里不停的说,“宝宝,我要宝宝。”

平安喊了几声“妈妈”后,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叶少辰,瘪着嘴瞪他,仿佛认定了是他把自己的妈妈抢走了,还不让他们团聚。

叶少辰受不了这双层打击,只好安抚小家伙,“平安,妈妈生病了,爸爸带她来看病,等她身体康复了她就回家了。”

小小的平安哪里听得懂什么是“生病”,依旧用怒气冲冲的眼神看他。

叶少辰无奈,看了看宽大的房间,妥协道,“行了,别用这样的眼睛看我,王管家你给他收拾几件衣服,把他带过来吧。”

“少爷,这……医院里面方便吗?”

“没事,这里环境还不错。病房是大套间,没关系。”关键是他来了,还能给薇薇解解闷,总是一个人躺在病床上也是很无聊的。

“知道了少爷。”

“对了,来的时侯带份晚上过来,我还没有吃饭。”

“好的。”

结束通话,叶少辰刮了刮慕薇薇的鼻子,“这下开心了?宝宝等会儿就来。”

慕薇薇听懂了这句话,重重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在家里休养了近一个月,秦妈每天都是各种滋补的汤粥,慕薇薇也不懂得节制。一个月下来,纤细的腰肢丰腴了很多,以前的尖下巴也圆润起来,整个人看上去软乎乎的,特别想让人揉一揉。

慕薇薇甜美的气息萦绕在他鼻尖,瞬间撩起了他的心火,望着她红润的双唇,叶少辰难以自制地吻了上去。

原本只是想轻啄一下解解渴,可是叶少辰太高估了自己地定力,几个月没有近她的身,这一碰,叶少辰哪里还控制地住,很快就攻城掠地。

慕薇薇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但这种感觉很美妙……

叶少辰脑子轰的一声炸了……

在大火快要吞噬理智的时侯,叶少辰猛地撤离,“薇薇,赶紧好起来,我……我好想……要你……”

慕薇薇眼神迷离。

叶少辰狠狠的……然后又轻碰了一下她泛着水光的唇,“我去冲个澡。乖。”

慕薇薇眼神迷茫的目送他走进浴室,洗澡?为什么要洗澡?她不懂。

不知道他要干些什么……

一个多小时候,叶少辰坐在床边正在给慕薇薇修指甲,病房的门没有敲一声就被推开了。他知道是平安来了,因为没有人敢不敲门就进来,他是个特例。

果然。脚步声渐近,小家伙的声音随之响起,“妈妈,妈妈。”

慕薇薇惊喜的抬头,看到那张可爱的小脸后也笑了,“宝宝。”

平安从王管家身上扭动着身子溜下来,摇摇晃晃的跑过来,可是病床太高他够不着,只好朝叶少辰伸出双手,很是傲娇的说,“抱抱。”

叶少辰将指甲刀放在桌上,弯腰将他抱起来。“唉呀,求人还求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你绝对是第一人。”

王管家站在后面无声的笑了,看来这世上能治得住少爷的又多了一个人。

“少爷,这是晚饭,你趁热先吃吧。”

“没事,你先放那,我现在又不怎么饿了。”

平安爬上宽大的病床,将小鞋子快速的蹬掉,好奇的看着妈妈,突然他发现了一个事实,“妈妈。你好啦。”

“没有,妈妈还没有康复。”叶少辰在一边解释。

谁知平安指着慕薇薇的眼睛说,“眼睛,眼睛。”

叶少辰恍然,“你说眼睛啊,好了,能看到你了。”

平安开心的拍拍肉乎乎的手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