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睡觉乱飘的小平安/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睡觉时间,平安还腻在慕薇薇身边不离开,叶少辰无奈的说,“平安,和爸爸一起去睡。”

平安不高兴的钻进慕薇薇怀中,给他一个背影。

叶少辰不能用强,继续哄到,“妈妈伤口还没有好,你睡在她身边会打扰她的。乖一点,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宝宝了,对不对?”

叶少辰不让他睡在薇薇身边还有一个原因,他身上现在还没有免疫力,而薇薇身上都是药,对他身体不好。

几秒种后,平安从被子中爬出来,在慕薇薇额头的纱布上亲了亲,说,“妈妈,快快好。”

慕薇薇像个孩子一样重重的点头,“嗯。”

叶少辰将被子给她盖好,弯腰低头在她额头吻了吻,“乖乖睡觉,哪里不舒服就喊我。”

“嗯。”

叶少辰抱着不那么情愿的平安来到客房,床不是很大,但一大一小睡绝对够了。

“好了,睡觉了。”叶少辰掀开被子示意他躺进去。

平安却嘟着嘴,他很不想和叶少辰睡在一起。

叶少辰坐在床边和他平视,认真的问,“平安,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

平安异眸中闪烁着迷茫的光,他还不到一岁,只是一个宝宝。怎么会理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算了,就当我没有问,躺进去吧。”

平安扭着小身子钻进被子中。

叶少辰脱鞋上床,睡在他身边,这么小的人儿,他好怕自己会压到他。

不过,就这么睡觉是不是太无聊了?好不容易有父子单独相处的时间,要沟通感情才行啊。

可是要怎么沟通?叶少辰一窍不通,他没有当爸爸的经验。

平安眼睛滴溜溜的转,似乎毫无睡意。叶少辰想了想,掏出手机打开搜索网页,在上面输入:如何在睡前和孩子增进感情。

和孩子做游戏。这个不行,一做起游戏,他比大人还兴奋。

给孩子洗温水澡。这个刚才已经洗过了。

给孩子将睡前故事……

这个好像可以试一试,他看电视电影里,有很多父母给孩子将故事催他入眠的场景。

叶少辰将手机扔在床边的桌子上,用手拨拉着他柔软的头发,和蔼地说,“咱们父子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一起睡觉,要听个睡前故事吗?”

平安疑惑的看着他,“故事?”故事是什么?他不没有听过。

叶少辰柔软的心被戳了一下,他长这么大,不知道故事是什么?不过也很好,他可以做讲故事的第一个人。

“那今天我就给你讲一个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叶少辰想了想,将故事徐徐道来,“在远古的时候,也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没有天空也没有大地,我们的星球是混混沌沌的漆黑一团,经过了漫长的一万八千年……”

磁性低沉的声音在房间中漂荡,故事还未讲完,叶少辰就看到他阖上了双眼,浓密弯曲的睫毛在灯光的照射下,像是两把小刷子。

叶少辰呼吸间全是他身上的奶香,很甜,很软。

第一次儿子睡在身边,叶少辰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很想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直到天亮。

叶少辰屏住呼吸凝神听了片刻,病床上的妻子也已入睡,叶少辰在儿子额头印下一个吻,关了头顶的灯。

这不是他第一次吻他,每天晚上当他睡着,叶少辰都会进去看看他,走时都会亲吻他的额头,只是平安不知道而已。

一直担心他踢被子,叶少辰睡得很浅,时不时就摸摸他的被子有没有被他踢开。

凌晨三四点,叶少辰下意识的去摸旁边的儿子,这一摸,他猛地惊醒。

因为睡在他身边的平安,不见了。

打开灯,将被子全部掀开,没有人。再看看床底下,也没有人。

心跳直接飙到了150,叶少辰翻身下床跑到外间,看到眼前的场景时,整个人僵在原地。

借着朦胧的月光,叶少辰看到,平安蜷着身子漂浮在慕薇薇的病床上空,睡得很香。

如果是别人看到这么一幕,估计会吓得昏死过去,以为是什么鬼怪。但叶少辰不会,因为他自己以前就经常突然出现在某人病床前,也是飘在空中。

叶少辰长长的松口气,悄步走上前,在真空条件下,将平安捞进怀中,试试他额头的温度,还好,不是很凉。

果然母子连心,睡着都想要回到妈妈身边。

只是,平安这个样子千万不能被人知晓,否则他将会一直活在别人怪异的目光中,严重的话还会给他带来无尽的痛苦和伤害。

而且,他身上蕴含的异能一定比他强。

怕他再次飘出去,上床后,叶少辰握住了他的小手。

这一晚,叶少辰睡得尽心动魄。翌日,他是被一双小手揉醒的。

睁开眼睛,平安憋着一张通红的脸怒冲冲的看他,手还在揪着他的脸庞。

“怎么了?”叶少辰诧异的问,这大清早的,他没有得罪这位小祖宗吧。

“尿尿——”

“啊?哦,对不起对不起,爸爸忘了。”叶少辰赶紧下床,抱着憋尿的平安冲向厕所。

撒完尿,叶少辰用温水给平安洗脸,第一次做,很笨拙,好几次力道太重,擦得平安脸疼,但是他词语太过匮乏,根本不知道怎么抗议。

穿衣服的时侯也是。

王管家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准备离开,看到叶少辰笨手笨脚的给平安穿衣服,开口说,“少爷,要不要帮忙?”

“不用,我能搞定。”不就是给小孩穿衣服吗?有什么难的?

王管家欣慰的笑了笑,出去。

这下,平安可被叶少辰折腾惨了,穿T恤的时侯不知道是先穿脑袋还是先穿胳膊,又怕伤到平安的胳膊,好大一会儿,叶少辰后背都出汗了,才勉强将T恤给儿子穿上。

等会儿要告诉王管家,这两天孩子的换洗衣服全都要带纽扣的,这种T恤太麻烦。

将儿子抱出客房,护工正在调整床的角度,方便她给慕薇薇清洁。

看到父子二人,慕薇薇露出甜甜的笑容。

吃完早饭,叶少辰在医生查房前认真的对儿子说,“爸爸等会去上班,你在这里不许调皮,不许乱跑,不要惹妈妈生气,知道吗?”

平安一双大眼睛眨了眨,里面全是无辜和迷茫。

太萌了,叶少辰只好败下阵来去叮嘱章贺。

“少爷你放心吧,小少爷这么乖,不会闯祸的。”章贺满怀自信的说。

叶少辰撇嘴,但愿如此吧。

“你要小心南宫昊,不要让他踏进病房一步。”

“明白。”章贺严肃起来,南宫昊,那可是惹是生非的一把好手,要不是他从中作梗,少爷和少奶奶也不至于吃这么多的苦。

八点,医生和护士来查房,看到平安眼前都是一亮,心中纷纷赞叹一声,好漂亮的孩子。视线掠过叶少辰的时侯,又加上一句,和他爸爸真像。

医生收回花痴的目光,温和的问,“昨晚晚上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慕薇薇一脸呆滞,叶少辰转身极有耐心的问她,“昨晚,睡的好吗?”

慕薇薇点点头,“睡觉觉,好。”

叶少辰温柔的一笑,面对医生时笑容却消失不见,“她睡得挺早。九点刚过就睡了,也没有说哪里不舒服。”

“那就好,等会儿我让护士换药。”

“今天要挂几瓶?”

“八瓶。”

“这么多?”

医生瞄了他一眼淡淡的说,“昨天打了十瓶,有消炎的,有补充微量元素的,叶先生您放心,我们不会乱开药的。”

叶少辰对医学一窍不通,隔行如隔山,只能是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哗啦啦一群人离开后,叶少辰对慕薇薇说,“我去上班了,乖乖听医生话,我下了班就回来。”

慕薇薇嘻嘻一笑,扭头去和儿子玩。

叶少辰突然看到了他以后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不。不用以后,现在就能看到了,他已经处于食物链的最底端了。

这还真是一种甜蜜的烦恼。

正如叶少辰所料,他离开后,平安就开始撒欢了。病房里面外面跑个不停,章贺拉不住,只好在后面紧紧跟着。

路过的护士、医生和病人,几乎每个人经过他市都会停下来看他几秒,平安也不怕生,谁看他,他就看谁,脸上还带着纯真的笑,试问,谁能抗拒长相如此俊美又呆萌的孩子呢?于是平安这一路如入无人之地,一双异瞳好奇的看这看那,短短一个小时,已经把整个楼层的病房,护士站、医生办公室等快要参观完了,这其中也收获了无数赞叹。

而章贺能做的,就是在他离开时,弯腰对病房里的客人说,“对不起,孩子小不懂事,打扰了。”

只剩尽头的那个病房了,章贺一把拉住平安的胳膊,苦求道,“小祖宗,咱们回去了好不好?”

平安意犹未尽,似乎不把所有的地方看完就不甘心,扯着章贺的手往前走。

章贺一个头两个大,那可是南宫昊爸爸的病房,叶家和南宫家恩怨那么深。万一他们还怀恨在心,把主意打到小少爷身上呢?

“小少爷,回去吧,你妈妈看不到你该着急了。”

平安听到“妈妈”两个字,犹豫了,然后无限留恋的看了眼楼道尽头,伸手让章贺抱他。

章贺欣喜过望,原来这小家伙的弱点也是少奶奶啊,简直和他爸爸叶少辰一个性情。

抱着平安往回走,路上迎面撞上了刚刚提起的那个人。

南宫昊认出了章贺,却没有在意背对着自己的孩子,一脸冷漠的从章贺身边经过,就在章贺惊喜的时侯,南宫昊站住了脚步。

“等等。”

章贺当然没有停,反而加快了脚步。

南宫昊心中起疑,又怎么会轻易让章贺离开。疾步走上前将章贺拦住,“你跑什么?我和你又没有什么恩怨。”

章贺用一只手挡住平安的侧脸,低头说,“南宫先生。”

南宫昊的目光完全放在平安的身上,冷声问,“你抱的是谁的孩子?”

章贺抬头看他,不卑不亢的说,“南宫先生,这和你没有关系。”

“你紧张什么?”南宫昊陡然笑了,双眸锐利的仿佛要穿透平安的身体,“让我猜猜,这应该是叶少辰的孩子吧。”

“南宫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此地不宜久留,章贺绕过他准备离开。

南宫昊却直接上手抓住了平安的小胳膊。

“你干什么?”章贺怒上心头。

而此时,南宫昊已经看到了平安的那双让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眼眸,他怎么会是异眸呢?

南宫昊猛然想起叶少辰的特殊,难道这个孩子也……

这也太荒唐了。

碰到一个拥有超能力的人就已经够了,没想到他这辈子碰到了两个。

平安看眼前出现了一个帅气英俊的男人,一咧嘴,嘿嘿嘿笑了。

南宫昊愣愣的看着他,和他爱过的那个女人好像。

正如大家见到的,平安长得和叶少辰极为相似,但是一笑,他就和薇薇神似。

瞬间,南宫昊对这个孩子的讨厌彻底消失。

“他叫什么名字?”南宫昊好奇的问。

章贺紧闭着嘴不开口。

南宫昊瞥了眼他,问平安,“小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啊?”

“哥哥。”平安稚嫩的张口喊他,这是刚才在病房串门的时侯才学会的新词汇。

南宫昊一怔,“哥哥?”什么意思?这是他的名字?

平安笑的更加甜了,“哥哥。哥哥。”

“你叫哥哥?”

章贺“噗嗤”一声笑了,很快又收住笑。

南宫昊随即反应过来,“哥哥”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在喊他“哥哥”。于是严肃的说,“叫我叔叔,叫哥哥就差辈儿了。”

平安双眸中露出疑惑。

南宫昊以为他没有听清楚,又说了一遍,“叫我叔叔。”

叫叔叔,宝宝,叫一声叔叔听听……

平安脑海中顿时响起这个声音,伴随声音出现的还有一个人,从他有记忆开始,这个人就一直戴着面具,喂他吃饭,给他买各种好吃的,教他玩各种玩具。让他叫“嘟嘟”。

但好像,他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嘟嘟”了。

他去哪里了?

南宫昊看他不开口,又逗了两句便没有了耐心,直起背不屑的说,“叶少辰的儿子看起来也很一般般嘛。”

章贺没有回应,立刻抱着陷入沉默的平安远离南宫昊。

接下来的多半天时间里,平安的情绪低落了很多,脸上也没有了笑容。

“小少爷怎么了?谁逗他都不笑。”王管家担心的问。

章贺也一头雾水,“不知道啊,自从上午遇见南宫昊他就变成这样了,可是南宫昊也没有做什么啊,只是让他喊叔叔。”

“会不会被吓到了?”王管家猜测。

章贺摇头,“小少爷的性格,谁能吓到他?”

“也是。”

期间,慕天野来过一次,大包小包的全是营养品。还顺手给平安带来了一个精巧的小坦克,尽管如此,也没有让平安露出半点笑容。

他小小的脑袋一直在想一个深奥的问题,嘟嘟,哪去了?

傍晚,叶少辰回来,看到他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惊讶,章贺告诉了他今天发生的事情。

褪去西装,叶少辰将小家伙抱在怀中,“平安,你怎么了?”

平安幽怨的小眼神看了看他,喊道,“嘟嘟。”

“嗯?”叶少辰不理解,“什么嘟嘟?”

“嘟嘟不见了。”平安终于说出了一句能让人听懂的正常的话。

叶少辰依旧一头雾水,“谁是嘟嘟?”

平安无法解释,又说了一句。“嘟嘟不见了。”

叶少辰表面温和亲切,心里却怒喊,这个嘟嘟到底是人是鬼,还是玩具?

“好了,开心点,嘟嘟会回来的。”叶少辰随口安慰道,却不知这句话一语成箴。届时他后悔的想要抽此时的自己两耳朵,瞎说什么大实话。

平安听到这话立刻开心起来,一双大眼睛渴望的看着他,“真的?”

叶少辰哄骗他,“真的。”最后他知道,不管多大的孩子,大人都不能因为他们不懂事就说谎话,因为或许有一天这句谎话会成真。

平安又恢复了精神,在病房里上蹿下跳。

晚上,叶少辰捧着一本故事书正在给两个宝宝读故事,这本书是他下班路上看到书店新买的。故事还未讲完,手机响了,是夜鹰打过来的。

叶少辰眼皮跳了几下,将书扣在床边说,“暂时休息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将门轻轻的掩上,叶少辰来到无人的角落接通了电话。

“老板,是我。”

“我知道,Gavin有消息了吗?”叶少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放进嘴里却没有点燃。

他在戒烟。

“没有,但是我们发现另一个人了。”夜鹰的声音中带着激动。

叶少辰将烟取下来,“谁?”

“楚轩。”

叶少辰眉角冷笑,“嗬,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都快忘了这家伙了。在哪里发现的?”

“就在一个小岛上,穿着当地人的服装,他好像也在找人。”

“他应该是在找Gavin,紧盯他,没准他能带着我们找到那个混蛋。”

“是,老板。”

叶少辰望着窗外冰凉的月色,突然有点同情楚轩。

他为了所爱之人,将MK置于危险之地,只身来到A市周旋,还搭上了价值几亿的游乐场股权,可是他又得到了什么?

Gavin的无动于衷和冷漠无情,哪怕到了这步田地,他还要去寻找他。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爱情?

叶少辰并不歧视,一个人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他自己是难以把握的,楚轩只是爱上了Gavin这个人,而他恰好是个男人而已。

据叶少辰以前的调查,楚轩在学校的时侯交过三四个女朋友。还有一两个同居过,所以叶少辰宁愿相信他是真的爱Gavin,只是这份爱太偏执,太卑微,以至于迷失了自己。

推开病房的门,一个轻柔温软的声音传进耳朵,是慕薇薇在读故事书。

虽然读的咔咔绊绊,像个小学生一样没有抑扬顿挫之感,但叶少辰心中却极为欢喜,她的认知能力在一点点恢复。

走近床边,坐在椅子上,叶少辰没有打断她,看着平安依偎在她怀中眯瞪着眼昏昏欲睡的样子,一种切实的幸福感充满心脏的每一个角落。

岁月静好,他宁愿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经过系统的心理干预治疗,慕薇薇的智商提高了很多。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说话不再说一两个字,而是能偶尔说出一两个长句了。

另一个病房。

南宫老先生躺在病床上,看着心不在焉削苹果的儿子,冷淡的说,“不要再想那个女人了,你不要忘了,你是要结婚的人了。”

南宫昊手中的水果刀顿了顿,闷声闷气的说,“我没有想她。”

南宫先生冷哼一声道,“你心里那点小把戏能瞒得过我?前段时间隔两天才来看我一回,这几天却勤快的一天来好几趟,你这是来看我的?你分明就是冲着那个女人来的。”

“爸爸,不是的。”南宫昊苍白的狡辩,可是连他自己都无法信服自己的说法。

爸爸说的对,他来医院是想见见慕薇薇,毕竟以前那么爱她,甚至想要带着她私奔,如此深情且执拗的感情怎么会是能放就放的?

他是放不下,但是他也不会傻到再去抢到她。

这一年来发生了太多事情,也让他对这段感情有了重新的认识,费尽心机也得不到的人,始终不会是自己的。不但如此,因为自己的偏执,他将南宫家推入危险之地,气的父亲心脏病复发住院,让慕薇薇杳无音信生死不明。

他不能再苦苦纠缠了。

她是他心里的一颗朱砂痣。如今她回来了,他只是想见她一面,在看看曾经深爱的那张脸,给自己的这段感情划上一个句号。

南宫先生悠长的叹口气,声音中带着沧桑,“孩子,爸爸也曾年轻过。了解你的感受,人活在这世上,总要经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才会长大。阿昊,你该长大了。阿萱是个很好的姑娘,爸爸看的出来她很喜欢你,你也不是很讨厌她,为什么不能相处看看呢?”

南宫昊沉默了许久,才继续开始削苹果,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悲伤,“爸爸,我知道了。”

……

一天下午,慕薇薇在病房里活动四肢,躺的太久,她一动都觉得骨头“咔咔咔”的响。门外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

平安还在午睡,慕薇薇不想将他吵醒,走过去,拉开了病房门。

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章贺和小方将他死死堵住,不让他进来。

“怎么了?”慕薇薇有些呆滞的问。

章贺连忙紧张的回头,“少奶奶,您进去吧,没事。”

“喔,别吵,宝宝睡觉觉。”慕薇薇说完,就要关上那道门。

“薇薇。”男人突然开口,他的眼中有惊讶,有陌生,还有一丝道不明的情意。

慕薇薇直愣愣的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说话。

千言无语心头绕,南宫昊开口却只有一句简单的问候,“你,还好吗?”

小傻子点点头,“好。”

南宫昊心里发疼,眼眶居然有些发酸,嘀喃道,“你好就好,你好就好。”

如此拗口的语言,慕薇薇很难理解,冲他淡淡的笑了一下,关上了那道门。

南宫昊久久的站立,心里五味杂陈。在慕薇薇看向他的第一眼,他就发现了不对劲,那么陌生,那么纯净的眼神,她仿佛根本不认识他。

而接下来她的表述,更让南宫昊的惊讶,眼前这个女人温润委婉,脸庞虽然更加红润鲜艳。但是感觉却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

深吸一口气,南宫昊问章贺,“薇薇怎么了?”

章贺背在身后的拳头紧紧握住,眼中全是恨意,“南宫先生,请你离开。”

“告诉我她怎么了,我就走。”南宫昊的这股子倔劲又上来了。

章贺咬咬牙,很想冲眼前这个人大吼,让他滚,但是他的身份不允许。

“我来告诉你她怎么了。”一个阴冷低沉的声音在南宫昊身后响起。

他转过身,叶少辰站在不远处,冷若冰霜。

“跟我来。”叶少辰下楼,南宫昊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外面乌云蔼蔼,随时都有下雨的可能。

透过窗户看去,叶少辰和南宫昊一棵巨大的榕树下面站着,他们许久没有这样平静的面对面交谈了。

天上开始下起零星小雨。两个人都没有离开。

“南宫昊,因为你的爱,薇薇已经遭受了太多悲苦,如果你觉得还不够,尽管再来,不论什么我都接着。”说完这句,叶少辰向住院部走去。

那一下午,南宫昊在榕树下矗立良久。

那天之后,章贺在医院再也没有看到南宫昊的身影。

住了四天院,平安已然成了名副其实的团宠,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迎来水果和美食,所以,他又胖了一圈。

叶少辰戳着他圆鼓鼓的肚子教训他,“以后不许吃陌生人给的东西,知道吗?”

“咯~”平安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以此回应他的话。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他如果这么贪吃,万一有人在食物中动手脚怎么办?

“平安,你给我认真一点,以后不许这样了,否则就罚你去关小黑屋,一天都不许吃饭。”

平安被他严厉的态度吓到了,乖乖的点点头,嗯,以后不吃了。

病房的门“嚯”的被推开,叶少辰不满的看过去,是慕天野和久未出现的萧汐冉,两个人挽着手,是非常耀眼的一对璧人。

“会不会敲门啊。”叶少辰皱着眉吐槽。

萧汐冉含着笑走进来,“怎么?怕我们看到什么劲爆场面?”

叶少辰拿这个女人毫无办法,“你一个女人。说话能不能含蓄一点。”

“含蓄了怕你这种智商的听不懂,”萧汐冉损了他两句就直奔病床而去,娇俏中带着明媚的光彩,“薇薇,还认识我吗?”

慕薇薇用陌生的眼神打量着她。

萧汐冉有些失望,假装生气的说,“好啊,以前用楚妍的身份骗我,现在却真的不认识我了,本事大了啊。等你好了,看我和你怎么算这笔账。”

慕薇薇还是一副呆傻样,不过脸上却有了笑容。

“你笑什么笑?我说的是真的……”萧汐冉话说还没有说完,冷不丁发现慕薇薇戴的帽子下面光秃秃的,转头问叶少辰,“薇薇把头发剃了?”

“对啊,要在脑袋上开刀。当然要剃光了。”

萧汐冉哭笑不得的说,“那还是让她先傻着吧,要是知道自己成了小秃子,估计要哭死了。”

一周之后,慕薇薇出院了。

医院门口挤满了前来送别的人,有医护人员,也有患者,当然,他们都是来送一个人,平安。

小平安像是一个明星般,扒在窗户上冲大家摆手,“拜拜,拜拜——”

另一辆车里的慕天野和萧汐冉看到这副场景,哑然失笑。

“我的上帝,平安千万不要长大,这架势简直堪比魏晋时期的卫玠。只差鲜花铺道,鲜果投掷了。”萧汐冉感慨道。

慕天野诧异的看着她,“你居然还知道卫玠?”

萧汐冉横了他一眼,“我还知道潘安宋玉兰陵王。拜托我也是中国人,虽然长时间生活在国外,但中国的典故还是知道几个的。”

慕天野低眉浅笑,在她耳边说,“放心,将来我们的孩子一定也很可爱。”

“这么肯定?”

慕天野挑起她的下巴,“有你如此优秀的基因,就算我拉低了档次,也不会比他们差的。”

萧汐冉凑过去在他唇上狠狠吻了一下,眼中全是笑意,“就喜欢你这张嘴,会说话。”

“要不要再尝一下?”慕天野被她勾的心神荡漾,也不管前面的司机,也不等萧汐冉说话,直接上去压住了她的唇。

一路火爆。

前面的司机满脸通红,焦躁不安,此时他不应该在车里,而应该在车底。

回到叶家别墅,平安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在平整宽阔的草坪上肆意玩耍,很快,萧汐冉牵着慕薇薇也加入其中,叶少辰和慕天野两人站在远处遥遥看着,脸上都带着温柔的笑意。

“对了,夜鹰找到楚轩了,他好像也在找Gavin。”

慕天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说,楚轩见过Gavin的真实面目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