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少奶奶不见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想了想,不确定的说,“应该见过吧,不然也不会对Gavin死心塌地。如果你是楚轩,连Gavin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你会爱上他吗?”

慕天野瞪他,“老子喜欢女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有眼睛看得见,我是说如果,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叶少辰调侃他。

“废话,你怎么不拿自己打比方?”

叶少辰轻笑,“老子又不傻。”

慕天野抬脚作势要踢他,被叶少辰灵敏地躲开,“在我面前说老子?找打是不是?”

叶少辰笑而不语。

韩医生舒服地休息了几个月后,被王管家一个电话招呼到了叶家别墅。

“王叔,谁又生病了?”韩医生从车上下来,小心翼翼地打听。

王管家笑的很慈祥,“少奶奶。”

韩医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哪个少奶奶?”

王管家瞪了眼他,“还有谁?当然是慕薇薇了。”

“哈?她回来了?”韩医生惊讶地问。

王管家很开心的点点头,“回来了回来了,还有小少爷。”

“那……”韩医生很八卦地凑到王管家耳边问,“香港的那个楚妍呢?”

王管家摆摆手,“没有什么楚妍,我们叶家少奶奶只有一个,那就是慕薇薇。”

韩医生以为王管家不让自己提,怕慕薇薇知道了尴尬生气,自以为是的点头说,“对对,只有慕薇薇。咦?她又怎么了?找我来干什么?”

王管家轻轻的叹口气,“她脑袋受了伤,前几天做了手术刚出院,你这几天就负责给她换药。记着,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

“放心啦,我在你家这么久,规矩还是懂的。”

王管家带着他上二楼,敲开了叶少辰房间的门。

“少爷,韩医生来了。”

“哦,进来吧。”叶少辰穿的很休闲,一件棉质灰色T恤,一条暗色休闲裤,脚上是一双脱鞋。

韩医生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叶少辰手中的奶瓶吸引了,他没有想到如此雷厉风行,行事狠决的男人,当手中的枪变成奶瓶的时侯,竟然也是格外的登对。

房间不再是曾经的一尘不染,随处可见小孩子的玩具,玩具熊,小坦克,小飞机应有尽有。

“平安,喝奶了。”叶少辰的语气很柔很软,如同冬日的暖阳。

韩医生在后面听着鸡皮疙瘩都快要掉下来了,天呐,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叶少辰吗?声音未免太暖了吧。平安?是叶少辰的儿子吗?

眼睛快速的在房间里搜索了一番,发现厚厚的地毯上坐着一个小家伙,低着头摆弄手中的小汽车,跟前的盒子里放着好多小零件。

当他微卷的毛茸茸脑袋抬起来的刹那,韩医生停住脚步。

好歹也算是上过大学的文艺男青年,此时,却不知该如何形容这个孩子,漂亮?可爱?还是精致?又或者这几个字都适用?最为特殊的是他的那双眼眸,怎么会是异眸呢?

他从医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见过异眸的孩子,而且,从遗传学的角度上来讲,他不应该有紫色的眼眸啊。

平安接过叶少辰递过来的奶瓶,没有说一句话,目光又回到了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的小汽车上。

“千万别让慕天野看到,这可是限量版,他找了好久才买到的。”叶少辰揉揉他的小脑袋,回头对处于呆滞状态的韩医生说,“这是我儿子。”

这是我儿子。

短短五个字,韩医生却听出了得意和骄傲。

“嗯,看出来了,和你长得很像。”韩医生如实回答。

叶少辰带着他向阳台走去,一个女人带着粉红色的帽子坐在阳光里,安静的如同一幅画。

是慕薇薇。韩医生记得她的背影。

再次想见,韩医生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涩,这个姑娘短短一年的经历,比他三十多年浓缩起来都要波澜壮阔,都要充满戏剧性。

躺椅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医药箱,里面放着慕薇薇这段时间需要的各种药。

“薇薇,该换药了。”

慕薇薇抬起头,眉头轻轻蹙在一起,眼中露出抗拒。换药,很疼。

“别怕,韩医生动作会很轻的。”叶少辰读懂了她眼中的语言,轻声安慰她。

慕薇薇看向站在他身后的陌生男人,并没有像韩医生想象的一样和他打招呼,而是用陌生的眼睛看了看他,就不开心的扭过了头。

出于医生的职业敏感,韩医生很快就察觉到慕薇薇的的不对劲。

她以前对他很客气,就算心情很糟糕,也不会冷眼相对。

“叶太太怎么了?”韩医生直接问叶少辰。

叶少辰眼底爬过一丝难以察觉的伤痛,平静的说,“她脑袋受了伤,刚开始眼睛都看不见,前几天做了手术,视力刚恢复,不过智力还在提高,很多人很多事都不知道了。”

原来如此。

“这是从医院带回来的药,这是药用纱布,医生叮嘱每天上午都要换。”

韩医生仔细的看了每一种药,一部分是和恢复伤口有关的,还有一部分是治疗精神的。

“我知道了,这里就交给我吧。”韩医生说。

叶少辰勾唇浅笑,“恐怕不行,她现在很怕疼,我要是不陪着她,估计你这药就没有办法换。”

韩医生耸耸肩,“好吧。”

叶少辰将她粉红色的帽子摘下来,露出光秃秃的脑袋,左边的脑袋上面粘着一块药用纱布。

“好了,你来吧。”

叶少辰让开地方,曲腿蹲下握住慕薇薇的手,和她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慕天野前两天说他想要跟萧汐冉求婚,你说萧汐冉会不会答应?”

慕薇薇果然被这个消息吸引过去,“求婚?”

“对啊,他们两个不能再相配了,都是大魔头,还是彼此收了好,免得放出来祸害其他人。”叶少辰深有感触的说。

慕薇薇被“大魔头”三个字逗得呵呵呵笑了。

“不过你别担心会看不到,慕天野说了,他要好好策划一下,而且要等你完全康复了再求婚。你开不开心?”其实,叶少辰知道,慕天野是不想妹妹留下遗憾。

这个世界上,除了平安,就只剩下慕天野和慕薇薇两个人有血缘关系了,因此他们真珍视对方。

“嗯,开心。”慕薇薇笑着说。

叶少辰低头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开心的话就赶紧好起来,否则慕天野要什么时侯才能娶到萧汐冉?”

慕薇薇傻傻的笑,“好啊。”说完,头皮疼了一下,她下意识的缩了一下头。

叶少辰忙捧住她的脸,像哄小孩一样说,“好啦好啦,很快就好了,薇薇最坚强了。”

慕薇薇明亮干净的眼睛瞬间蓄满了泪水,药物刺激着伤口,让她忍不住发抖。

叶少辰的心被扎着针,催促韩医生,“你快点。”

“一分钟。”韩医生简洁的说。他正在做最后一步,用医用胶带将纱布固定住,完全遮住那道恐怖丑陋的伤疤。

“好了。”做完这一切,韩医生暗暗吐口气。可算是换完了。

叶少辰毫不避讳的在薇薇脸颊上轻了一下,“真棒。”然后将帽子重新给她戴上。

韩医生看着叶少辰的一举一动,心下戚戚然。

叶少辰的改变太大了,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他一定不相信叶少辰还有这样温柔似水的一面。

他知道叶少辰一定是看到过那道伤疤的,他是医生,看到那样的伤疤觉得很正常,但叶少辰不是,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不适或者讨厌,这一点,韩医生有些佩服。

韩医生收拾着医药箱,忍不住问叶少辰,“其实换药是很简单的事情,叶先生你完全可以自己来呀。”

叶少辰瞅了他一眼,语气瞬间变得冰冷,“那要你干什么?”

额……

“就当我没有问。”韩医生错了,叶少辰没有变。他的所有改变只是针对慕薇薇,对了,还有他儿子。

叶少辰送他出去,问道,“薇薇这种情况,你觉得什么时侯才能恢复正常?”

韩医生没有把握,他不是脑科方面的专家。

“这个我真不敢说,”韩医生表情很严肃,“人的大脑神经在医学上是最难研究的学科之一,叶太太现在这种情况就像是一条小溪遇到了挡路的石头,准备哪一天,小溪突然就冲开了那块石头,那她就好了。”

叶少辰听完,送了他两个字,“废话。”

韩医生哑然无语。太憋屈了好吗?他说错了什么?他说的都是真的啊。

“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等吗?”叶少辰语气很是不爽。

韩医生为了体现他是专业的,想了想说,“嗯……叶太太做喜欢什么,喜欢吃什么,喜欢去哪玩,等她伤口愈合了,你可以带她去试试,病人的心情好坏对病情的康复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如果每天待在家里,人很容易消沉,也极易得抑郁症。”

叶少辰仔细的听完,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心里却在盘算着要怎么做了。

她喜欢做什么?叶少辰只知道她喜欢设计衣服,其余的爱好一概不知。

要不,给她一张纸和一支笔,试试?

这么想着,叶少辰来到隔壁慕薇薇以前住的房间,从抽屉里取出她以前画的设计本,就是她还是楚妍时,叶少辰在公寓看到的那一本。

将厚厚的设计本放在慕薇薇面前,她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是你以前设计的衣服,看看,你还记得吗?”叶少辰在她旁边坐下。今天是周末,他有大把的时间陪她。至于儿子,他一个人就能玩的很好,他在一边显得会很多余。

慕薇薇翻开设计本,第一页上画的是一件女士长裙,流畅的线条,恰到好处的掐腰,还有富含创意的点缀,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新鲜。

“这是什么?”慕薇薇讷讷的问。

叶少辰搂着她的腰。让她整个人靠在他身上,“这是你设计的裙子。”

“我?”慕薇薇不敢相信。

“对,是你。你是个很棒的服装设计师。”

慕薇薇脸上流露欣喜的笑容,一张一张翻过去,到了后面,她看到上面画着许多童装,指着沉浸在自己世界上的平安说,“宝宝的。”

叶少辰点点头,“嗯,是平安的。”

慕薇薇得意的笑笑,“我画的。”

叶少辰看她实在可爱诱人,凑上前在她唇角吻了吻,“你画的。”

小傻子乐开了花,手指轻轻抚摸过上面的线条,突然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跑过。她想抓却没有抓住。

叶少辰坐在她旁边,刚开始还安安分分的晒太阳,然而慕薇薇身上的气息太甜美,诱惑着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吸引着他的目光不断在她优美的背上盘旋,手也已经钻进了衣服里。

慕薇薇感受到了他的骚扰,注意力终于从设计图上转移到了他的脸上,叶少辰粗粝地揉捏着她的肌肤,满足着心中的快感。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视线在空中相撞,擦出噼哩叭啦的响声。

几秒钟后,小傻子将唇送上去……

叶少辰没想到她智商下降了,胆子却变大了。主动吻他,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可是在她情形时从不曾给他的福利。

含住她的双唇,温柔的舔舐,像是在一点点诉说着他的爱恋。

原本是个浅尝辄止的吻,却被叶少辰炙热的气息渲染成深吻,透着浓烈的欲望。

渐渐的,叶少辰不再满足这个吻,而是想要更多。

“妈妈——”平安稚嫩而惊讶的声音响起。

叶少辰顿时神魂归位,他怎么忘了这个小家伙?很快他感觉到女人身体的僵滞,接着,她就满脸通红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爬起来。

“你咬妈妈干什么?”平安一双大眼睛中都是对叶少辰的怒火。

叶少辰抬手抚额,谁能告诉他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那个,平安,我不是咬妈妈,我是爱她才会这么做。”

平安是个机灵鬼,才不相信他的话,“骗人。”

“真的。”

“我去问爷爷。”爷爷。就是王管家。

平安向门口跑去,叶少辰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追过去一把将他捞住,严肃的教训他,“这种事情不许问别人,也不许告诉别人。”

平安很疑惑,“为什么?”

“因为……因为……”叶少辰在这一刻词穷,因为了好半天才说,“你长大就知道了,总之不能问别人,就当这是爸爸妈妈还有你之间的秘密,好不好?”

平安犹豫了片刻终是点点头,秘密?听起来是个很有趣的事情。

叶少辰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跑过,好不容易碰到慕薇薇主动一次,被这个小家伙打断。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遇到这种好事。

看来,以后想和慕薇薇做什么的时侯,要先把他送出去再说。

否则这样下去,他要憋死了。

……

元旦降至,街上到处洋溢着新年的气息。

慕薇薇脑袋上的伤口已经全然恢复,头发也长了出来,只是还很短,摸上去有些扎手。

孩子的心是最纯碎的,知道谁对他是真心地好,所以叶少辰经过这段时间地努力,赢得了他不少好感,偶尔他睡不着了也会缠着叶少辰给他讲睡前故事。现在,叶少辰的故事已经从盘古开天辟地,讲到了黄帝和蚩尤大战。

而平安的卧室也从一楼搬到了二楼叶少辰的房间。

对此,叶少辰真是悲喜两重天。

晚上。三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正在播放元旦来临前各个商场和旅游景点的迎新活动。

慕薇薇和平安自从回到A市,除了医院,就是叶家别墅,一来是因为慕薇薇的病一直没有好,二来是因为平安的特殊性。于是看电视就成了两个人了解外面的窗口。

叶少辰看到两个人脸上的激动,不禁反省,是不是如慕天野所说,他太过于保护两个人,以至于他们脱离了真实的世界。

是啊,他总不能这样保护他们一辈子。

“想去玩吗?”叶少辰问。

慕薇薇扭头看他,什么意思?

叶少辰捏捏她圆润的脸蛋,“明天带你们出去玩。”

“出去?”慕薇薇先是迷茫,接着是惊喜,她听懂了他的意思。

“对。出去,给你买喜欢的漂亮衣服。”

“嗯嗯。”慕薇薇重重的点头。

平安忙爬到叶少辰怀中,很激动的说,“我也去。”

叶少辰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下,“当然会带你去,但是去了不许乱跑。”

平安欢呼一声后,很不给面子的把脸蹭到他衣服上,将刚才他亲过的口水抹掉。

第二天,叶少辰将一大一小裹得严严实实,确保不会被冻着之后,才将他们带上车。一路上,两个人动作一致的扒着窗口看,看到有趣的东西,还会叽叽喳喳的交流一番,虽然彼此说的话牛头不对马嘴,但并不妨碍他们的热情。

真是两个孩子。叶少辰心里暗道。

有时看到这样的慕薇薇,他也在想,不如就一直让她这样下去吧,单纯的像个孩子,忘记所有的烦恼,每天就这样乐呵呵的过下去,也挺好。

然而,这对慕薇薇太不公平,她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优秀的服装设计师,而不是成为一个混吃等死的米虫。尽管这个米虫很快乐,但这不是完整的慕薇薇。

车子停在A市最大的商场外面。

叶少辰给平安戴了一顶鸭舌帽,又围了条围巾,将他的“绝世容颜”遮挡了七八分,要不是平安抗议,叶少辰真想给他再戴一个口罩。

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叶少辰一手抱着萌娃,一手牵着小娇妻,其乐融融的踏进了商场。不同的是,他身后跟了四个便衣保镖。

一切在慕薇薇和平安的眼中都是那么的新鲜有趣,商场的正中心摆放着一棵还没有撤走的巨大圣诞树,上面挂着各种小玩具和彩球,看上去漂亮之极。

平安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小孩子最喜欢这种闪闪发亮的东西。

慕薇薇的脑子虽然浆糊了,但是挑衣服的眼光依然毒辣,一踏进二楼的女装店,她就撇下叶少辰的手独自逛起来。

“小姐,想买什么样的衣服?”导购热情的迎上来。

慕薇薇有些有些不知所措,回头找叶少辰。

“不需要你推荐,让她自己挑。”叶少辰对导购说。

“好的。”

慕薇薇看到一件呢大衣很漂亮,在身上比了比。叶少辰说,“进去换上试试。”

“可以吗?”

“可以。”叶少辰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然后将导购招呼过来,“拿一件M码,不,还是拿一件L码的。”

对,慕薇薇已经吃到穿不下M码了,不知道她知道这个噩耗后,会不会痛心疾首。

叶少辰和平安坐在沙发上,前者很耐心的等,后者则好奇的看着周围。

等慕薇薇出来,父子二人同时看过去,然后非常一致的摇摇头。

这个颜色的衣服,不适合她。

慕薇薇在镜子中左右看了看,嗯。的确不适合。

出店左拐,继续逛。

商场的暖气很足,逛了三四家店之后,平安就热的直冒汗,扒拉着围巾想要将它扯掉。

“怎么了?”叶少辰发现了他的烦躁。

平安点点头,“热。”

“好吧。”叶少辰帮助他把围巾摘戴随手给身后的章贺,立刻听到小家伙一声舒服的叹息。

不过这似乎还不够,平安指指帽子,“摘掉。”

叶少辰严肃的摇摇头,“你如果不想被围观,就乖乖戴着。”

平安不懂什么是围观,但看到叶少辰的脸,还是忍了下来。

慕薇薇买了四五件衣服,几人一路电梯往上走,五楼是童装,但是到了四楼的时侯,平安眼睛就直了。

因为四楼是儿童游乐场。他自打出生起,就没有见过这么多同龄的小孩子?更别说从高高的滑滑梯上遛下来,埋在大堆的彩色球中扑腾。

空气中全是孩子们纯真的笑声,平安按耐不住躁动的心,抱着叶少辰的脖子说,“我要玩。”

他眼巴巴的望着叶少辰,眼神如同待喂的小猫。

叶少辰扭头看了看热闹的游乐场,有些犹豫。

平安看他不同意,使出了杀手锏,使劲挤了挤,眼泪就溢满了眼眶,好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叶少辰最看不得两个人哭,一个是慕薇薇,一个就是平安。只要这两个人一掉眼泪。他的心就软的一塌糊涂,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他们。

算了算了,平安总要面对这一切的。

宜早不宜迟。

“行啦行啦,别哭了,让你去玩。”

平安立刻收了神通,破涕为笑。

叶少辰点着他的小鼻子,无奈的笑道,“你呀,以后不许动不动就哭,你是男孩子,不能老哭鼻子。”

平安嘻嘻的笑,心里却在反驳,我哪里是真哭,不过是吓吓你罢了。

脱了厚重的外套,摘掉戴了半天的帽子,平安软软的头发有些汗湿。买了票,叶少辰将他放进去。

这下就彻底疯了,在成堆的彩色球中打滚。

叶少辰提着一颗心和章贺几人目光追随着那个小身影,看到他冲着别的孩子笑,看到其他小孩拉起他的手一起去玩,叶少辰的这颗心才稍稍放松。

他太低估儿子的魅力的,以为别的孩子会因为眼睛的不同而歧视他,现在看来,孩子的心灵远远比大人们纯洁很多。

慕薇薇坐在旁白的软椅上休息,眼神却渴望的看着里面各种玩具,她也很想进去玩。

叶少辰握了握她的手,笑着说,“天气暖和了我带你去游乐场,我们家的游乐场。”

“好玩吗?”慕薇薇兴奋的问。

“当然好玩,”叶少辰用手擦了擦她额头的小汗珠,“还有很多好吃的,你会喜欢的。”

“嗯嗯,什么时侯?”慕薇薇有些迫不及待。

叶少辰想了想说,“看哪天天气好,这几天太冷,又有雾霾,容易感冒。”

“好哒。”慕薇薇清脆的应了一声,然后将脑袋放在他肩头,看儿子在里面欢腾。

可能是因为从没有接触过这些,又有很多小伙伴,平安对什么都很感兴趣,他不会玩的,就先静静的看其他小伙伴完,学会了就立刻上去,非常聪明。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都快三个小时了,平安才精疲力尽的走出来,他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小朋友。

平安很热情很骄傲地给叶少辰和慕薇薇一个个介绍,“然然,小美,耳朵,这是淘淘。我朋友。”

叶少辰哑然,这么快就有朋友了?

“你们好。”叶少辰亲切的打招呼。

“叔叔好,阿姨好。”

这时几个孩子的家长也都走了过来,一看到平安均是愣了几秒,然后都折服于他又软又萌又精致的笑脸中。

“平安,你去我家玩嘛。”穿着粉色毛衣的小姑娘过来牵住他的手,脸红扑扑的很好看,叶少辰记得。她叫小美。

平安还没有回答,一个叫淘淘的男孩拉住他另一只手,“去我家吧,我家可大了,有好多玩具。”

平安无法选择,他很喜欢这个甜甜的小妹妹,也喜欢男孩子家里的玩具,于是抬起头征求叶少辰的意见。

“这样吧,明天你们都来我们家里玩好不好?”叶少辰提了个两全其美的建议。他很乐于平安交朋友。

平安立刻点点头,“嗯嗯,我家很好玩。你们都来。”

“好啊好啊。”

几个家长站在旁边哭笑不得,这还没有问他们大人同不同意呢,就答应了?

不过有人很快认出了这个英俊倜傥的年轻父亲,这不就是叶皇集团的总裁叶少辰吗?国庆节前夕在游乐园的剪彩仪式上还见过他。

“您是叶先生吧。”一个女人凑上来询问。

叶少辰很客气,“我是。”

“这是您儿子?长得太招人喜欢了。”

叶少辰欣然接受,“嗯,很多人都这么说。您是?”

“这是我女儿,”女人指着耳朵说。

叶少辰一改平时高高在上的姿态,很平易近人的说,“你好,我儿子很少有朋友,能玩到一起也是孩子们的缘分,您能明天能带着孩子来我家做客?”

“当然可以。”女人满口答应下来,叶家别墅啊,那可是A市多少名门贵族才能去的地方。

于是几个家长交换了电话,约定明天上午十点在叶家别墅聚会。

这可能是叶少辰邀请过的最普通的人了。

“少爷,少奶奶不见了。”章贺一声惊呼打破了家长们和谐交流的氛围。

叶少辰脑袋轰的被炸响,扭头看刚才慕薇薇坐过的软椅,空无一人。

“怎么会不见了?”他一颗心砰砰砰跳起来。

“刚才还在这里……”

“还不快去找?”叶少辰情绪激动的吼道,带了这么多人出来都是废物吗?

章贺几人赶紧转身去找人。

叶少辰一把将平安拎起来。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快速的给他穿着衣服,而且他看到,爸爸的手在微微发抖,呼吸也变得急促。

旁边刚刚交流的几人忙说,“叶先生,我们帮你一起找吧,叶太太长什么样子?穿什么衣服?”

叶少辰本能的想要拒绝,但商场如此之大,当然是人越多越好。

于是掏出手机,找到慕薇薇最近的照片给几人看,“叫慕薇薇,她今天穿的一件银灰色羽绒服,牛仔裤,戴了一顶毛茸茸的白色帽子。”

几个人仔细的辨认了后,说。“我们分头找,找到了电话联系。”

“多谢了。”

“不客气。”几个人带着各自的孩子散开,开始寻找走失在人群里的小傻子。

叶少辰抱着平安脚步快速的在商场里奔波,他的心被一只手紧紧握住,又疼又怕。如果是慕薇薇自己走失,叶少辰不会这么担心。但如果是别有用心的人呢?比如那个消失的Gavin。

那个家伙就如同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出现在自己身边,随便带走慕薇薇或者平安,都会把叶少辰的生活炸的支离破碎。

慕薇薇,慕薇薇,你看到了什么?到底跑去哪里了?怎么会一不留神就消失了呢?

平安也发现妈妈不见了,小脑袋搁在叶少辰肩膀上四处滴溜溜的找。

找完了四楼的各个角落,没有发现慕薇薇的身影。

叶少辰继续向上,五楼是童装,或许。她是去给平安买衣服了?

扶手电梯的速度很慢,叶少辰心急如焚根本忍受不了这样的速度,于是抱紧平安踩着阶梯向上跑,电梯上的人纷纷避让。

五楼的人很多,到处都是抱着孩子的家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