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再生一个弟弟妹妹/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慕天野说出的话让他更不爽,“为什么要照顾你的感受?”

“你——”叶少辰正要发火,接收到慕薇薇稍安勿躁的眼神,硬是将嗓子眼的那句话咽了下去,认输道,“行,你厉害,我甘拜下风。”

慕天野轻蔑的看他一眼,看来,只要有妹妹在,叶少辰在自己这里就翻不了身了。想起以前和叶少辰的那些恩怨,好几次都被他压制的暴跳如雷,现在终于全奉还回去了,简直不要太爽。

“对了,汐冉说,你去过她家里,也见过我,当时怎么没有认出我来呢?”慕天野始终对这件事心存疑惑。

慕薇薇很懊恼的说,“我当初站在门外,根本没有看清你的脸,而且护士在忙着做急救,我也不想添麻烦,就先走。如果我当时进去看一眼,可能就没有后面这么多事情了。”

慕天野和萧汐冉对视一眼,原因居然这么简单。

“天野你问完了是吧,”萧汐冉翘着二郎腿,冲慕薇薇勾勾手指,表情很嚣张的说,“慕大小姐,来来来,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要用楚妍的身份骗我。”

慕薇薇忙依偎上去,讨好的笑道,“汐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我也是身不由己嘛,你就原谅我吧。”

“我就说嘛,每次你提到自己的身份都欲言又止的,原来还真是有问题。”

“嘻嘻,汐冉,你看,你马上就是我嫂子了。咱以后那就是一家人了,不要和我计较了好不好?”

萧汐冉上手捏了把她肉乎乎的脸,娇笑道,“谁是你嫂子?”

“你呀,我哥是这个世上仅存的绝世好男人了,你嫁给他是绝对不会错的。”慕薇薇拍着胸脯保证。

萧汐冉再怎么也是一个女人,听到慕薇薇的话脸上一阵羞红,“你不要给我转移话题,检讨还没有做完呢。”

慕薇薇正经危坐如同一个乖学生,“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欺骗我最好的朋友,我向全世界身材最火辣性格最好容貌最美丽的萧汐冉真诚的道歉,希望你能宽宏大量原谅我。”

萧汐冉被夸得心花怒放。又在她脸上揉了一下,“那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慕薇薇哈巴狗样点点头,她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会过关。还没开心三秒钟,萧汐冉补刀说,“我发现你现在脸上肉肉的,手感真好,来,让我再摸摸。”

慕薇薇立刻蹦起来,逃离她的魔抓,摸着自己的脸说,“都能摸出手感了?完了完了,是真的胖了。”

“嗯,是比以前胖了,不过还是挺好看的。”萧汐冉安慰的话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听得慕薇薇都快哭了。

“不行,我从明天开始要减肥,不减到M码决不罢休。”

叶少辰的私心是不想让她减肥,就像萧汐冉所说,肉肉的,抱起来手感才好。于是岔开话题说,“薇薇,你给我们说说这一路发生的事情吧。”

“这个……事情都过去了,还是不讲了吧。”慕薇薇的笑容黯淡下来,有些事情太过惨烈,她怕这几个人听了会爆炸。

慕天野表情严肃,“薇薇,那个Gavin跑了,我们担心他回来报复。所以要知道他的所有信息,提前找到他,这样才能确保你和孩子的安全。”

原来如此。

慕薇薇咬了咬唇说,“那我就从离开A市开始讲吧,飞机降落在太平洋的一个机场后……”

时间一分一秒在慕薇薇的声音中流淌,客厅里很安静,聆听的三人表情各异,只有平安一派天真玩着自己的手指头,玩累了,就爬在萧汐冉的怀中睡着了。

一段惊险而刺激的旅程讲完的时侯,窗外的天已经暗了下来,叶少辰的愤怒化作一个又一个火球,几乎要把他燃烧。

虽然慕薇薇把有些事情轻描淡写的一言带过,但是他依旧听出了这其中的凶险。也才知道,原来她在住过的旅馆藏了那么多求救信,然而给他打电话的却廖廖无已。有的人是压根就没有发现求救信,有的人则是害怕惹祸上身,就当作没有看见。

不过这世上还是好人多,要不是这么多好人沿路帮助慕薇薇,找到她还不知道什么事情呢。

“混蛋,要是让我抓住Gavin,老子就把他剁碎了扔大海里喂鱼。”慕天野狠狠拍了一巴掌沙发,咬牙切齿的说。

他这么宠爱的小妹,居然被这帮家伙如此折磨,还好,Gavin的同伙张珩和艾莉莎死了,也算是出口气。

叶少辰心中的愤懑和慕天野相比只多不少。奈何平安睡着,否则他就把旁白的花瓶砸了消气。

“这么说来,我是不是胆子也挺大的。”慕薇薇笑着调节气氛,转而问萧汐冉,“我现在可厉害了,会在户外搭帐篷,会点火,还会做简单的野餐,胆子也大了,你考虑考虑接收我进你们的组织呗。”

萧汐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组织?”

“就是你们户外探险啊,徒步旅行什么的,我以后也好想参加。”

萧汐冉还当是什么呢,一口答应下来,“放心啦,我到时候会给你电话。”

“那就好。”叶少辰突然想起几个人,问叶少辰,“你们刚才说Gavin跑了,那张珩他们呢?还有蔡先生,他对我还不错,没给我使绊子,偶尔还帮我。”

“我放他走了,就是他把我们带到瀑布下面的。”叶少辰回答。

“那张珩和艾莉莎呢?”

叶少辰欲言又止,扭头看了看慕天野说,“去了他该去的地方,你别问了。”他还没有忘记曾经答应过慕薇薇不杀人。不过,当时是慕天野下的命令,他应该不算是违背诺言吧。

慕薇薇听出了言下之意,并没有多么激动,因为在他们劫车杀人的那一瞬间,慕薇薇心里仅存的那一点对他们宽容就消失了。

他们都是恶魔,应该受到严酷的惩罚。

死不足惜。

“这么说,你从来没有见过Gavin长什么样子?”慕天野皱眉问。

“没有。”慕薇薇无奈的摇摇头,“我也试过几次要揭开他的面具,但是都没有成功。”

“那如果他站在你面前,你有把握认出他吗?”

“有些困难。”慕薇薇实话实说,“不过,你们为什么觉得他会回来报复?”

慕天野脸上露出迷之微笑,“因为我们炸了他的老窝。”

“啊?是你们干的?”慕薇薇诧异万分,“你们也太厉害了,这一路Gavin一直在猜测,到底是谁在背后捅刀,但始终没有怀疑到你们身上。”

叶少辰冷笑。“他太自负了,也太小看我们而已。”

“总之,以后你在外面看到任何人的背影或者长相和Gavin相似的,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们。”

“哦,好,我知道了。”

天黑了,慕天野和萧汐冉自然留下了用晚饭。说来,这其实是他们几个和平的坐在一起吃的第一顿饭。

慕薇薇怕晚上吃了发胖,对叶少辰夹过来的所有荤菜都束之高阁,只喝着浓稠香郁的乌鸡汤。

叶少辰看不下去了,“你好歹吃一点,脑袋上的伤疤还没有好彻底,需要营养。”

“我体内的营养已经够它吸收了。”慕薇薇虽然嘴很馋,很想吃。但一想到腰上的那一圈肉,狠下了心,不吃就是不吃。

“你不是说从明天才开始减肥吗?现在不吃饱,明天怎么减?”叶少辰继续相劝。

慕薇薇横他一眼,“你不要拿这些话来教育我,晚上吃那么多又不运动,堆积在体内全都成脂肪了。”

“谁说不运动?你晚上的运动量会很大。”

“噗——”对面的萧汐冉差点将嘴巴里的东西吐出来,慕天野顺着她的背,冷冷看着叶少辰说,“我们走了你们随便开车,但是吃饭时间都给我安份点。”

叶少辰嘲讽的耸耸肩,“都是成年人,装什么清纯?”

慕薇薇这才意识到他说的运动是什么运动,脸瞬间就红了。哥哥还在场呢,他怎么就说这么没羞没臊的话?

女人羞怒交加,伸手在他腰间狠狠的拧了一把,疼的叶少辰龇牙咧嘴,“放手放手,我不说了。”

“哼!”

萧汐冉缓过神来,喝了一口汤润嗓子,贱兮兮的笑道,“叶少辰,你刚才也说了,薇薇的伤还没有好,你最好控制着点。你看我们薇薇黑眼圈都出来了。”

“不需要你操心。”叶少辰怼了她一句。

“我懒得操心你,我是担心薇薇啊,本来一朵娇艳的花……呜呜呜……”萧汐冉的话还没有说话,慕薇薇就隔着桌子将她的嘴巴捂住。满脸羞红的说,“都不许再说了,我还是个宝宝。”

萧汐冉推开她的手,哈哈哈大笑起来,“慕薇薇,你还要不要脸,你都当妈了好不好?”

慕薇薇厚脸皮的狡辩,“就算当妈,我思想上也还是个宝宝,你们这些老司机放我一条生路行吗?”

萧汐冉败给她的厚颜,“OK,成全你。”

慕天野笑着摇头,突然想到一件事说,“过两天我们去看看爸妈。”

慕薇薇立刻认真起来。“喔,好的。”

慕天野又瞅了眼对面的叶少辰,随口问道,“叶大少爷,你难道就不带着你儿子去见见他爷爷奶奶?”

叶少辰的脸色冷了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慕天野和萧汐冉一头雾水,心想这家伙又犯什么毛病了,只有慕薇薇知道这其中的丑事,正想说算了,却听男人说,“知道了。”

慕天野知道叶少辰的父母是意外身亡,又去世多年,不知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叶少辰会有如此反应。不过慕天野不是好奇心重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别人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

正如以前慕天野所料,叶家父母被安葬在一个小山头,时间久了,荒草丛生。

叶少辰默默的将父亲的墓碑用手绢一点点擦干净,露出祭文和照片,那是一张温和帅气的脸,和叶少辰有几分相似。

章贺几人正要上前将荒草拔除,叶少辰说,“不用了,父亲生前孤独,这些年也只有这些荒草与他为伴,就留着吧。”

在墓碑前收拾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叶少辰跪下去,然后向慕薇薇和平安招招手,“过来。”

一家三口跪在墓碑前,叶少辰一边烧着一踏一踏的纸钱,一边淡淡的说,“爸爸,我来看你了。”

慕薇薇脸上很平和,可能是和这位长辈从未接触过的原因,她并没有多少感情,更多的则是尊重。

“爸爸,这是薇薇,我的妻子,这是平安,您的孙子,我带他们来看看你,少岩去欧洲留学了,他也很好,你不用担心。叶皇现在发展的也不错……”

叶少辰打开了话匣子,像是给父亲做年终总结,从生活到工作,说的琐碎而细致。

其实,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叶少辰心里的那份伤感已经所剩无几。

跪了十几分钟,叶少辰的年终总结也到了尾声,“爸爸,这些钱够能花一阵了,如果用完了就托梦给我,我再送给你的。天冷了,你多买几件衣服。”

听到这句,慕薇薇差点笑出声。

好吧,就当阴间也有春夏秋冬。不过,如果真的是轮回,叶爸爸去世这么多年,早就转世了吧。

按着平安的脑袋老老实实磕了三个头,叶少辰将他抱了起来,向小山头的另一处走去。当年夫妻二人闹得如此下场,按照父亲遗愿,叶少辰没有将他们安葬在一起。

叶家母亲的陵寝更是荒凉,风吹日晒,墓已经塌陷和地势一样平,只有一块碑还能证明这里曾经埋着一个人。

叶少辰的表情比这冬日的西北风还要冷,拜这位母亲所赐,他的少年时光过的极为阴郁,若不是有生养之恩,他今天来都不会来。

章贺将祭品一样样摆好,叶少辰矗立良久,才说,“妈妈,我带妻子和儿子来看看你。”说完也不跪,让慕薇薇和平安鞠了三个躬就转身走了。

这一天,小山头的风呜呜咽咽吹了一整天,像是妇人的哀叹。

自从慕薇薇立誓要减肥以来,每天下午她都要在健身房锻炼两个小时。

为什么不去室外锻炼?雾霾太大了,对身体不好。

尤其是有次吃饭,叶少辰说年底公司会有大型年会。到时慕薇薇要共同出席,就让她更加坚定了减肥的决心。

她要以完美的状态出现在众人面前,让那些觊觎的心思还没萌生出来,就扼杀在摇篮里。

于是慕薇薇除了早晨和中午吃饭之外,晚上只喝水,再加上有效的运动,一周下来还是有些效果的,至少她的脸就小了一圈。

然而这可苦坏了叶少辰,每天晚上他洗完澡想要做些什么的时侯,慕薇薇已经又累又饿的呼呼睡了过去。他不忍心折腾她,只好蔫蔫的抱着她盖被子纯睡觉。

一两天,三四天还可以,五六天的时侯叶少辰就抗议了,他年轻正盛。浑身是用不完的劲儿,又有娇妻在怀,不能碰实在是太憋屈,于是早餐的时侯,叶少辰说,“你今天休息一天,我带你去公司溜达溜达,就当是缓解一下。”

哪知慕薇薇直接拒绝,“我不去。”

“为什么?你不是挺喜欢设计部的那帮同事吗?”

“你忘啦,我当初离开公司的时侯,你给我挂出去的理由是去留学了,我这么突然回去,还这副尊荣,哪里像是留学回来的人?至少要让我的头发长长一点,身上的肉少一点再去。”

叶少辰无奈,“你现在就很好了,不要对自己这么苛刻,我看着你这样,真的很心疼。”

慕薇薇嘻嘻一笑,“女人嘛,就要对自己狠一点,否则,就是别人对你狠了。再说了,我老公长得这么标致,又有钱,不知道多少女人记挂着,我可不能给她们这种机会。”

这话说的叶少辰极为舒服,这说明慕薇薇重视他呀。

凑过去在她耳边说,“你如果真的对我好,今晚就别那么早睡。”

慕薇薇老脸一红,突然想起好像这么多天来,叶少辰都没怎么折腾她了。难怪他总是看起来打不起精神,原来是因为这个。

“喔。”慕薇薇将烧红的脸埋进碗里。

看着她羞红的脸,叶少辰真巴不得现在就将她扛上楼去,奈何今天市里有个重要的会议需要他参加。

在她腰间摸了一把,叶少辰放下筷子说,“我上班去了,晚上等我回来。”

慕薇薇点点头,眼底波光流转。

有了期盼,这一天就过的异常的慢,好不容易盼到下班了,叶少辰推了所有的应酬飞奔回家。

客厅里。餐厅里都没有慕薇薇的身影,儿童房里,王管家和章贺在陪着平安玩耍。

“薇薇呢?”叶少辰问。

“应该在卧室吧,没有看见她下来。”王管家回答。

叶少辰顾不上过去慰问儿子,转身飞奔上二楼,一推开门,他浑身的血液就沸腾了。

昏暗的灯光下,玫瑰花瓣铺洒一地,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花香,浴室里传来哗哗哗的水声,是她在洗澡。

叶少辰将外套,西装,领带全都扯下来,又将空调的温度挑高了几度,然后浑身赤果的踏进浴室。

嗯,这样的待遇,他好久没有享受过了。

“啊——你怎么进来了?不要,出去——”

“我们一起洗。”

“不要,别别,你等会儿……”

“我等不了了。”

不一会儿,就传来了……

“叶少辰,你能不能轻点,想要吃了我吗?”慕薇薇喘着气抗议。

“对,我就想吃了你。”

“哈哈哈,别,别碰……”

房间里的温度很高,即使不盖被子也冒汗,再加上剧烈运动。两个人都大汗淋漓,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叶少辰,你够了啊,”慕薇薇有气无力。

“不够,在你这里永远都不够。”

慕薇薇抬手就在他结实的背上“啪”的打了一巴掌,“平安等会要进来了。”

“不会的,王叔看着他呢。”

“天呐,”慕薇薇捂着脸,“明天没脸见人了。”

叶少辰咬了一下她的唇,“没事,他们明白的。”

这一晚上,叶少辰没有放过她,哪怕是她哑着嗓子求饶也不行,他要将这段时间她欠自己的补回来。

正如叶少辰所料。当两个人在楼上享受欢愉的时侯,楼下王管家和章贺却叫苦不迭。

因为平安玩够了就闹着要上楼找妈妈,章贺哪里敢让他上去破坏少爷的兴致,抱着他不断安慰,“小少爷,我陪你玩好不好。”

“不要,要妈妈。”平安嘟着嘴说。

王管家也赶紧劝,“小少爷,我带你去吃饭,秦奶奶今天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豆腐羹。”

一听到吃的,平安果然安静了许多,很不情愿的点点头,由章贺抱着去餐厅吃饭。

“咦?少爷和少奶奶呢?”秦妈问。

王管家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不用管他们。我们自己先吃。”

“这怎么行?”秦妈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小别胜新婚,有情饮水饱。”

“哦~喔——我明白了。”秦妈呵呵一笑,“那我留点饭出来,万一他们半夜饿了。”

章贺接了一句,“饿了就喝水呗,反正他们浓情蜜意。”

王管家拿筷子敲了他一下,“臭小子,敢编排起少爷了。”

“开个玩笑嘛。”

大人们理解,但是小孩子哪里懂,平安吃了饭还是要去找妈妈,王管家和章贺好话说尽,他就是一句话,“我要妈妈。”

最后还是秦妈厉害,对平安说。“小少爷,你想不想要个弟弟妹妹陪你玩啊。”

平安睁大了眼睛,“弟弟妹妹是什么?”

“就像你的那些好朋友,比如耳朵啊,小美啊,淘淘啊,弟弟妹妹也会和你玩的,还会一直陪着你。”

“真的?”平安来了兴趣。

三个人一看有戏,同时点点头,“真的,而且你还能教他们拆坦克,装汽车,都是你说了算。”

平安一听乐了,拍着小手说,“好啊好啊,要弟弟妹妹。”

“那你就乖乖的今晚自己睡,别去打扰爸爸妈妈,这样就很快会有弟弟妹妹了。”

平安重重的点头,“好。”

王管家和章贺如释重负。

这个理由只是大人们随口用来哄平安的,没想到小家伙当了真,第二天叶少辰和慕薇薇一脸困顿的下楼时,平安“噔噔噔”跑过去,围着他们转了一圈,然后脸就耷拉下了。

“你找什么呢?”叶少辰疑惑的问。

平安握着小拳头仰头说,“弟弟妹妹呢?”

早晨刚醒的叶少辰脑子还有些浆糊,慕薇薇就更不用说了,完全听不懂这一句是什么意思。

“什么弟弟妹妹?”

平安急了,“和我玩的弟弟妹妹。”看爸爸妈妈还是一脸懵逼。小家伙生气了,气呼呼的说,“骗人!”

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少辰抬头看向脸色复杂的王管家,“平安怎么了?”

王管家吞吞吐吐,不好意思的说,“那个,少爷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小少爷要上楼,我们拦不住,就哄他说……”

“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慕薇薇脑子瞬间清醒,面红耳赤的忙打断王管家的话,还不忘扭头瞪叶少辰一眼,仿佛再说,看,都是你惹的事。

王管家也觉得尴尬,忙脚底抹油溜了。

叶少辰回过神,哈哈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这个意思。

笑完了他觉得,王管家说的这个话极对,平安一个人太孤单了,应该有个弟弟妹妹陪他玩。

蹲下腿平时着平安怒气冲冲的眼神,叶少辰柔声安慰他,“不要生气啦,王爷爷没有骗你,你会有弟弟妹妹的。不过爸爸妈妈需要时间,这样弟弟妹妹才能出生,和你一样漂漂亮亮,一样可爱。”

平安怒气消了一些,“真的?”

“爸爸怎么会骗你呢?”叶少辰说的极为真诚。

“好吧。”平安这才放下心,跑到一边去玩自己的。

叶少辰站起身对上慕薇薇愤懑的目光,“谁说我要再生了?平安一个就够让人操心的了,再来一个?”

叶少辰忙搂住她的肩膀说,“没有说现在就生啊,等你想生的时侯再说呗,不想生的话平安一个也很好,我这不是和他说嘛。”

“这还差不多。”慕薇薇向餐厅走去。

再生一个,如果王管家不提,叶少辰也不会想到这件事。其实他私心里是再想要一个的,薇薇怀孕,平安出生甚至长到半岁多,他都没有尽到一个当丈夫当父亲的义务,这是他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如果能再有一个孩子,他就能弥补这个遗憾,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慕薇薇愿意。他还不至于自私到强迫慕薇薇再生一个。

他明白女人怀孕生育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情。

年关将至,为了营造过年的喜庆气氛,大红灯笼早就挂满了街头。

慕薇薇的减肥计划很成功,当她站在体重称上,看着上面的两位数时,当她穿上衣柜里以前的买的M码裙子时,她开心的扑进叶少辰的怀中,任由他抱着自己转圈。

因为是运动加节食,她身上的肌肉很匀称,气色也比以前好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