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叶少辰回归/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过一分钟,章贺的心就沉一分,他看着茫茫海面,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章贺,过来。”萧汐冉站在车边大喊,声音中带着焦虑。

章贺眼皮跳了几下,忙跑过去,此时,慕天野正在救生艇上。

“怎么了萧姐姐?”

“薇薇发高烧晕过去了,你赶紧把她送回去。”萧汐冉的目光落在他怀中的衣服上,心中一动问,“这是……”

章贺脸色凝重的说,“这是刚打捞上来的衣服,是少爷昨天晚上穿的。”

“Fuck!”萧汐冉低声咒骂了一句,难怪慕天野都跑到海面上去了。看来叶少辰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

“萧姐姐,你脸色也很不好,我让人送你和少奶奶回去吧,家庭医生会立刻赶过去的。你也在这里已经待了一晚上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吧。”

萧汐冉知道自己此时留下来的意义不大,抬头看了眼海面上的那个身影,沉重的说,“也好,我先和薇薇回去,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们。”

“嗯,我知道。还有,萧姐姐,这件事,”章贺握了握手中的西装,继续说,“你先不要告诉少奶奶,我怕她撑不住。”

萧汐冉似乎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扫了这个忠诚的下属一眼,点点头表示同意。

章贺喊来一个兄弟,认真的叮嘱了之后,目送车子离开,顺便通知韩医生带上所有的药品去叶家别墅。

车上,慕薇薇的身体异常滚烫,嘴唇发白,嘴里也开始说胡话,萧汐冉凑过去仔细听了听,念叨的是,“叶少辰”。

萧汐冉用车里每一个冰冷的东西放在她额头上降温,一边做一边说,“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再来操心叶少辰吧。脚里扎进了那么深的玻璃片都不知道,你是木头人吗?还走了一晚上。”

车开的很快,尽管如此,萧汐冉还是不断的催促,快点快点。因为慕薇薇的温度越来越高了。

一个小时左右,车子飞奔到叶家别墅,然而让萧汐冉没有想到的是,大门已经被记者团团围住,长枪短炮架着恨不得伸到叶少辰的卧室去。

“怎么会来这么多的记者?”萧汐冉有些懵,她常年在国外,要不就是四处游山玩水,对国内这种有一丁点风吹草动就能被记者围攻的现象还没有习惯。

送他们回来的小弟严肃的说,“萧小姐没有看今天早晨网上的视频吗?”

萧汐冉一头雾水,“没有,手机昨晚照明早就没电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上面传来一段视频,是昨晚叶皇年会的视频,”司机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调出那段视频给萧汐冉,“就是这个。”

萧汐冉好奇的接过来,看完又忍不住骂了一句“Fuck”,还真是慕天野说对了,有人在暗中窥探。这还真是要整死叶少辰的节奏。

把手机还给司机,萧汐冉透过挡风玻璃直视着前面的数十米记者,眼中露出烦躁。

车子缓缓来到大门前暗了无数次喇叭,但是他们都视若无睹,不但没有让开,还纷纷围了上来,他们都很想知道车里坐的是谁。

慕薇薇已经昏厥过去,萧汐冉心里越来越着急。

“通知别墅的人,让他们开门。”萧汐冉对司机说。

“可是这样,这些记者会跑进去的。”

要不是怕把事情闹大,萧汐冉真想拿根棍子下去把这些人都抡开,正在无奈之际,后面传来了警车的呼啸声。

很快,几个民警从车里下来,其中一个来到萧汐冉坐的车前,冷峻的对数十名记者说,“有人告你们私闯名宅,请尽快离开这里。”

这一刻,萧汐冉真心觉得警察蜀黍太可爱了。俨如神兵天将啊。

记者不知对警察说了什么,只听民警说,“你的工作是工作,但是影响到别人的生活这就不对了,请让开一条路。否则,我们将带你们回警局。”

记者们无奈,只好乖乖让路,与此同时,大门缓缓开启,王管家的身影出现在门里。司机一脚油门车子进了别墅。

从后视镜里萧汐冉看到,大门关上的时侯,还是有记者想要冲进来,却被门里的保镖死死堵住。

一个拼命想进来,一个死活挡着,画面竟然显得有些滑稽,看到这一幕,萧汐冉怎么有种想笑的冲动。然而笑意到了嘴边,都化成了一句深深的叹息。

韩医生一大早就来了,还带来了两名护士。

车一停稳,韩医生看到慕薇薇的状况,不由的惊呼一声,“我的老天爷,怎么搞成这副样子了,赶紧把她抱进来。”

两个女仆要上前搀扶,被萧汐冉喝住,“她脚掌里扎进了玻璃片,不能扶,你过来,将她抱出来。”萧汐冉指了一个身高力壮的保镖说。

保镖愣了几秒没有动,因为叶少辰不会喜欢其他男人碰少奶奶的。

萧汐冉怒了,差点一脚踢上去,“你他妈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啊!再慢她就去见上帝了。”

保镖不敢再迟疑,连忙弯腰将慕薇薇拦腰抱出来。

看着她被放在病床上,萧汐冉才缓了口气。

“萧小姐,真是太感谢你了,”王管家感激的说,“这里就交给韩医生吧,您也赶快去泡个热水澡,我让女仆带您去客房,再给您拿几件新衣服。”

萧汐冉没有拒绝,跟着女仆上楼。她现在的确需要洗个澡,虽然是冬天,可能是太紧张,身上的衣服什么时侯汗湿透了都不知道,双脚上也都是沙子。

女仆为她拿来了换洗的衣服,内衣内裤都有。

“萧小姐,这些都是少奶奶新买的,您可以放心穿。有事请叫我,我就在门口。”女仆说完,躬身退了出去。

站在撒花下,热水从头顶喷下,萧汐冉绷了一晚上的神经渐渐放松。

楼下的医疗室,韩医生眉头紧皱,这或许是他救治慕薇薇以来,病情最为严重的一次了。她身上滚烫如火,双腿却冷凉如霜,还有扎进脚底的玻璃片,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重要的经脉。

现在,他只有使劲浑身医术或许才能将这个女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

平安从儿童室出来,迈着小短腿在客厅转了一圈,去没有看到一个人。于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向上爬去二楼找爸爸妈妈。

王爷爷说的,早上就能看到爸爸妈妈了,他们一定是在房间里玩,还不带自己。

呼哧呼哧,平安喘着气手脚并用往上爬。

早在他还没有回到A市的时侯,王管家就非常有先见之明,给每一层楼梯都铺上了厚厚的地毯,还给墙壁上安装了软垫,所以,就算小少爷从楼梯上滚下来,也不会造成大的伤害。

嗯,这都是他从乔心优陷害慕薇薇那里得到的经验。

爬到七八层的时侯,平安听到头顶有脚步声,抬头一看,嘿,这不是萧姨姨嘛?

萧汐冉穿着换好的衣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她看到艰难攀爬的平安,抑郁的心情马上好了很多。

“平安。你要干什么去呀?”萧汐冉下了台阶,坐在他跟前。

平安也不爬了,直起身子和萧汐冉直视,目光清澈见底,“找妈妈。”

萧汐冉摸着他的小脸,将他抱进自己怀中,语气温柔的说,“小乖乖,妈妈不在房间里。妈妈生病了,医生正在给她治疗。”

平安睁着大眼睛,他听懂了萧汐冉在说什么,却不知该怎么表达,直接拉着萧汐冉的手想要让她带自己去找妈妈。

“现在不要去哦,等妈妈病好了我们再去看她好吗?你现在去妈妈会担心,这样病就好不了了。”萧汐冉努力用他能听懂的话叙述。

平安沉默了一会儿。想起另一个人,“爸爸呢?”他这是第一次喊出“爸爸”这个词语,却不是对着叶少辰。后者要是听到儿子喊他爸爸,估计睡觉都能笑醒。

萧汐冉在他脸蛋上亲了亲,“平安的爸爸去做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的。”

叶少辰为了数千人的安全独自去将炸弹扔掉,这绝对算得上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喔。”平安相信了大人的谎言,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大大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姨姨去陪我玩。”

“好啊,姨姨陪你玩。”萧汐冉将他抱着,起身下楼向玩具房走去。她很想去看一眼慕薇薇怎么样了,但又不想去打扰韩医生的抢救,而且昏迷那么久,这会儿应该还醒不了。

至于叶少辰,慕天野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

医务室里,韩医生先给慕薇薇打了一阵退烧针,稳住她不断飙升的体温,才开始给她配药挂针,让护士清理脚上的玻璃碎片。

慕薇薇始终昏迷着,偶尔嘴边露出几句呢喃。

时间缓慢的如同蜗牛在爬,王管家除了去看了眼平安,就和秦妈一直守在医疗室的门外,两个人脸上均是愁云密布。

将近三个小时过去了,韩医生从医疗室里出来,眉头依旧紧锁着。

“少奶奶怎么样?”王管家忙问。

“体温还是有些高,不过脚底的玻璃碎片取出来了,天呐,足足有三厘米,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坚持一晚上的。”韩医生摇着头说。“现在有个很棘手的问题,慕薇薇的双脚可能被冻伤了,以后……”

“以后站不起来了吗?”秦妈担忧的问。

“这倒不至于,但不能久站,而且可能会一直双脚冰冷。”

“那少奶奶什么时候能醒?”

“不确定,现在还很危险,只要度过这一晚,问题就不大。”

王管家重重的叹口气,“韩医生,你这两天就先住在别墅里吧,可能随时会需要你。”

韩医生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点点头又进了医疗室。

“呀,忘了小少爷到了喝奶粉的时间了,”秦妈突然想起这件事,忙向儿童房跑去。轻推开门,愣了片刻,然后进去给窝在床上的两人轻轻盖上被子。

一晚上未睡,萧汐冉边给平安讲着故事,就慢慢坠入了梦乡,平安被她的声音影响的也晃悠悠睡了过去。

海面上的搜救依旧没有任何进展,慕天野的脸上阴沉异常,章贺也好不到哪里去,搜救人员不断扩大搜救范围,无数次钻进冰冷的海水里,但什么也没有找到。

叶少辰神秘消失的事情依旧在持续发酵,中午的时侯,爆料人又爆出了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消息。那就是叶少辰每次使用魔法前,眼睛都会变紫,而且他还有个儿子。眼眸就是一蓝一紫,并且肯定的指出,他儿子也是个怪胎。

这下全市沸腾了,大家对有钱的人的隐秘总是抱有一种过度的热情,尤其叶少辰还不是一般的有钱。于是一时之间都开始讨论叶少辰儿子的事情,有的人一口咬定这个消息是假的,也有人说他们的确见过眼眸一蓝一紫的小孩,和叶少辰长得很像。

这一切都只有一方的声音,所以大家更期待叶少辰能说些什么。然而,叶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澄清,叶皇的所有员工也已经放假回家过年,能得到第一手信息的只有叶家别墅,因此大门口的记者越来越多。

天色渐暗,骤降的气温给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竭了。

慕天野注视着西边落下的太阳,心中涌起浓浓的伤感,最后他咬咬牙对章贺说,“让海上搜救的人都上岸吧。”

他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他不是不想救叶少辰,而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么长的时间后,如果叶少辰坠海了,那将毫无生机。

章贺知道这层原因,所以并没有反驳,只是紧握拳头“嗯”了一声,转身去通知数十名救生员。

放弃海面搜救并不等于结束这场营救。沿着海岸线的三四十人在尽力寻找,这是大家唯一的希望了。

希望叶少辰被海浪卷到海滩上来,这样生还的机率还是很大的。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天爷让这样的机率在一点点减小。

凌晨时分,飞机降落在A市机场,这是一架来自欧洲的航班。小方在出站口翘首期盼。很快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看到了阔别已久的那个少年。

或许已经不能称他为少年,因为他的轮廓更加分明了,五官精致的可以和模特相比,或许是做长途飞机的原因,他的脸上露出疲倦。他穿着一件黑色长款羽绒服,脚下是一双马丁靴。一身的气度让机场来来往往的人频频注目。

叶少岩回来了。

小方迎了上去,接住他手中的行李箱,“二少爷,你回来了。”

叶少岩冲小方挤出一个微笑,阔步向前走,“家里现在怎么样了?”

小方跟在他身后不到半米的地方,“大少爷还在寻找中,我离开时,少奶奶还没有醒。”

叶少岩剑眉微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等会在车上你给我将清楚。”

“是。”

宾利划破迷雾向叶家别墅驶去,到门口时,天才麻麻亮,大批记者们还在家里睡觉,所以叶少岩进门很是顺利。

王管家这一晚几乎没有睡,听到车响就忙跑到门外。

“二少爷,你可回来了。”王管家年迈的声音中透着希冀,仿佛叶少岩是一根救命稻草。

叶少岩浅笑着上前拥抱了一下老人,拍拍他的后背,“王叔,别难过,一切有我在。”

王管家红了眼眶。

“你先去休息一下,我这就让秦妈给你做饭。”

“不用休息,我在飞机上睡了很久。薇薇在哪里。我去看看她。”叶少岩还是称呼她薇薇,他习惯了,只是在喊起这个名字,心中少了很多的触动,更多的是一种微暖,也许,这就是时间的功劳,让很多浓烈的情感在岁月中变了性质。

王管家没有多想,“少奶奶还在医务室。”

屋外寒风凌冽,屋内却温暖如春。

叶少岩推开那扇门,像是推开了尘封的记忆。

曾经那么喜欢的姑娘,此时安静地躺在床上,她的脸有些不正常的晕红,长长的睫毛下是重重的阴影,她一点也没有变。

回来时,叶少岩以为自己看到她情绪会很波动,奇怪的是,现在他看着她,仿佛是在看着一个老朋友,只是单纯地希望她好,而并不想占有她。

伸手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是有一点烫。

薇薇,你梦到了什么?为什么昏迷者还要眉头紧锁?

好了好了,不要担心,再大的困难都由我来解决。

叶少岩将外套脱下随手扔在房间的座子上,然后在病床边的软椅坐下,长腿舒展。

窗外一点点亮起来,没有太阳,阴沉沉地,空气中像是悬浮着无数脏东西,让人看不穿。这就是雾霾吧。叶少岩在欧洲地时侯看国内新闻,经常看到哪个城市的雾霾又爆表了,就在想雾霾是什么样子,现在看到了。

七点多的时侯,医疗室的门轻轻的被推开,叶少岩背对着没有动,他以为是家里的仆人来清理房间。

然而,下一秒,他就听到一个稚嫩可爱的声音。

“爸爸。”

他吓了一跳,猛地回头,一个穿着黄色棉袄的小家伙站在门内,那张脸完美的如同欧洲壁画里的天使,一双异眸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平安看到他也惊讶了一下,眼前这个人长得和爸爸很像,但他不是爸爸。叫错了人。平安表示很尴尬,揪着小手指不知道怎么办。

叶少岩对小侄子的出现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态度来对待这个小天使。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还好是平安先打破了这种古怪的气氛,他糯糯的问,“你是谁?”

叶少岩陡然松口气,嘴角弯出一个很好看的弧度,“我是叶少岩,你应该叫我叔叔。”

“叔叔?”平安的发音很准确,小孩子的记忆很短暂,他几乎快要忘了那么陪他成长的“嘟嘟”了。

叶少岩点点头,“对啊,你是平安吧。”

平安也学他说话,“我啊,我是平安。”

“过来。”叶少岩冲他招招手。

平安犹豫了一下。迈着小短腿走上前,然后被这个叫“叔叔”的抱起来。

“平安,这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还请你以后多多关照哦。”叶少岩的声音柔的能滴出水来。

平安也不知有没有听懂,听到他询问,就重重的点点头,“嗯,好。”

叶少岩莞尔一笑,在他额头亲吻了一下。

或许是血缘的关系,平安也莫名的喜欢这个叔叔,他看着还在熟睡的妈妈,扭头对叶少岩说,“妈妈病了。”

“她马上就好了,别担心。”叶少岩安慰他,也说给自己听。

平安注意力回到叶少岩身上。盯着他漂亮的眼睛说,“我没见过你。”

叶少岩很认真的回答他,“因为我在读书啊,在很远的地方读书,所以你没有见过我。”

“读书?好玩吗?”平安不懂这个新词汇。

叶少岩想了片刻说,“你这么聪明,对你来说,应该会很好玩的。”

叔侄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时,医疗室的人再次被推开,一个美艳的女人出现在视线里。

叶少岩一看到她,脸色就冷了下来。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问,都愣了两秒,又都开口,“我问你呢。”

平安听到他们说相同的话,“咯咯咯”笑起来。

萧汐冉双手抱在胸前。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这个年轻男人一翻,突然恍然大悟,“哦~你就是叶少岩吧。”

叶少岩眼中露出厌恶,“我是叶少岩,你又是谁?”

“我是萧汐冉,慕薇薇的朋友。”萧汐冉报上大名。却没有想到叶少岩对她态度更加恶劣,“朋友?哪一类朋友?和她抢我哥的那一类?”

萧汐冉噗嗤一声笑出来,笑完后,又就觉得很生气,轻蔑的瞅着叶少岩,冷哼一声道,“小子,你以为这天底下的女人都喜欢叶少辰吗?真是可笑。”

“既然不是,你住在我们叶家干什么?”

萧汐冉懒得和他废话,走上前要抱平安,“小乖乖,姨姨带你去吃饭饭。”

叶少岩身子一躲,将平安护在身后,“你别碰他。”

萧汐冉被他的态度激怒了,“臭小子,你还来劲儿了是吗?”

说着就和叶少岩在医疗室里拳脚相斗起来,萧汐冉是跆拳道高手,叶少岩恰巧也不弱,棋逢对手,两个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平安始终被叶少岩一只手护在怀中,觉得这是一种很有趣的游戏,开心的鼓掌大笑,只差喊出一个“好”字了。

王管家听到医疗室的动静,忙跑过来,一看傻眼了,这两个人怎么打起来了。

“二少爷,快别打了,这位是萧小姐,是少奶奶的朋友。”

叶少岩刚躲避开她的一击,心道,当然是朋友,不自称是朋友,怎么能像乔心优一样登堂入室。

“哎呦,萧小姐,您手下留情啊。”王管家当然还是帮着自家少爷的。

萧汐冉呼出一拳,恰巧打在他的肩头,叶少岩没站稳趔趄了一下,王管家急忙上前扶住,看叶少岩还要上前动手。赶紧拦在二人中间。

“二少爷,别打了,萧小姐不是外人,她是少奶奶最好的朋友。”

叶少岩狠狠的盯了萧汐冉一眼,“什么朋友?王叔,你忘了乔心优的前车之鉴了?”

王管家这才回过神来,哦~原来问题在这里。

忙解释道,“你真的误会了,萧小姐不是那种……唉呀,她是慕少爷的女朋友,是少奶奶未来的嫂子,怎么可能……”

王管家心道,她怎么可能喜欢叶少辰?哪次见面不是欺负叶少辰?而自己少爷哪次不是乖乖的被修理。

叶少岩听到这话愣了几秒,露出极为难堪的表情,原来……是这样。

“对不起。我不知道……”叶少岩不好意思的说。

萧汐冉很是气愤,“嗬!什么你不知道,我都说了是朋友你张口就侮辱人,这是谁教你的规矩?”

这次的确是叶少岩的错,他不敢反驳,只好说,“对不起,是我太武断了。”

“那就以后记住,并不是每个女人都看得上你叶家的钱还有人,除了病床上这个傻子。还有,你以后在我面前别摆出刚才那副脸色,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叶少岩很不爽她说的话,正要反驳却被王管家拉住。

二少爷啊,大少爷都不敢招惹的女人,你不是对手的。

萧汐冉走到慕薇薇跟前,看她还没有醒,很不爽的对外面站了片刻的韩医生说,“你站那看戏看傻了吗?还不滚进来。”

韩医生灰溜溜的走进来。

萧汐冉双手抱在胸前,刺了叶少岩一眼,愤愤的说,“出去!”

叶少岩反骨上来,“我为什么要出去?”

萧汐冉冷笑,“医生要给薇薇检查,你要留下来参观吗?”

叶少岩俊脸一红,抱着平安溜出门去。王管家也赶紧跟了出去。

从小到大,还没有见过脾气如此火爆的女人。

“王叔,这女人什么来历,怎么在咱家耀武扬威的?”叶少岩语气中全是不满。

王管家苦笑,“二少爷,您以后可别招惹她。她厉害着呢。”

“有多厉害?”

“那我简单给你说说吧……”

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萧汐冉的气还没有消,大喇喇的坐在叶少辰刚才坐过的软椅上,眼睛盯着韩医生的手。

真是要气死了。怎么叶家的男人一个比一个自恋自傲?

韩医生被她盯着很不自在,却又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检查。

“她的烧怎么还没有退下来?”萧汐冉生气归生气,却还担忧着慕薇薇的病情。

“已经算是很快了,她昨天都烧到四十度了。现在,”韩医生看了看温度计,“现在是38度2,降了很多。”

“那怎么还不醒?”萧汐冉又问。

“慕薇薇的身体前段时间受到过重创,免疫力下降了很多,所以一旦高烧就会陷入昏迷,这都是正常现象,再等半天她应该就醒了。”

韩医生掀开床头的被子,慕薇薇的两条腿被纱布紧紧的包裹着,像是打了石膏一般,医生隔着袜子摸了摸她的脚。

还是很冰。

室内的空调温度很高,她的脚却很凉,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怎么了?”萧汐冉看韩医生一脸愁云,不禁问道。

“我想她的脚是真的被冻坏了,直到现在还是冷的,尤其是被玻璃片划伤的这一只。”

萧汐冉心头一跳,“要不要送医院?”

“等她醒来吧,上午我会让两个护士轮流给她按摩,活络经脉,希望能好转。”

萧汐冉沉重的心上又加了一块石头。

早餐。

不知王管家对叶少岩说了什么,他对待萧汐冉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冉姐姐,你吃这个,这是秦妈最拿手的灌汤小笼包。比外面卖的都好吃。”

萧汐冉有些懵,这小子怎么了?不过十几分钟没有见而已,他怎么就像变了一个人,还叫她冉姐姐?

“还有这个,这个春卷也特别好吃,你尝尝。”叶少岩不遗余力的,满脸微笑的为她夹菜。

萧汐冉望着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叶少岩,你神经分裂啊。”

叶少岩态度很好的说,“怎么会?我很正常。”

“那你给我夹菜干什么?你忘了刚才我们还打得不可开交呢?”

“刚刚都是我的错,冉姐姐你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不是给你赔罪嘛。”叶少岩微笑着说,他长得很俊美,是童话里王子的模样,再加上暖暖的笑容,让萧汐冉对他的隔阂减少了很多。

然而萧汐冉是有仇必报的人,存心不让他开心,冷冷地说,“你大哥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你居然能笑的出来?”

果然,此话一出,叶少岩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沉默了片刻说,“我坚信我哥不会出事的。”

“你又不是上帝,这事你说了算?”萧汐冉讽刺道。

“不,是我相信他的能力。他舍不得死的,他有薇薇,有平安,还有整个叶皇,每一个都是他的心头宝,他怎么舍得死?”叶少岩目光坚定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