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白首偕老相濡以沫的爱情/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记者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个女记者红着脸小声问,“叶少岩,你有女朋友吗?”

“哇哦——”现场一阵哄笑,瞬间打破刚才紧张的空气。

叶少岩也愣了一下,不是说大哥的事情吗?怎么扯到八卦了?不过他还是很快地笑着回应道,“暂时还没有。”

在场的女记者们心花怒放,又有人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国外的,还是国内的?”

叶少岩很大方的说,“我虽然在国外读书,但内心还是很传统的,我喜欢国内的女孩。”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国内的女孩长得很漂亮,很善良,性格很好,对爱情也很专一,我喜欢白首偕老相濡以沫的爱情。”叶少岩这话一出,不止是讨好了现场的女记者,更是让视频前面的千千万万少女们尖叫不已,纷纷大嚷宣称,叶少岩是新一代老公。

“你还没有说,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呢。”刚刚提问的女记者大胆的问。

叶少岩脑海中闪过慕薇薇模糊的脸,但很快消失,“爱情是靠缘分的,有时侯只是一抬眸,一回头,我看到她了,心动了,那就是爱情来了。无关相貌,无关家世,我只在乎感觉。”

现场一阵吸气声,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地爱情观了。一时间,大家对叶少岩的高感度增加了不少,也不好刻意刁难了,甚至开始帮着他说话。

“依你看,这次是谁要故意陷害叶总呢?!”

“我一直在读书,很少关心公司的事情,也不知道哥哥得罪了谁,但是关于这次造谣,我们已经报警了,相信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道。”说到这叶少岩莞尔一笑,调侃道,“我和哥哥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如果他是大家口中的怪胎,外星人,那么按照遗传学,那我应该也拥有这种神奇力量。大家觉得我有吗?”

有个女记者很花痴的说,“你帅就够了。”

叶少岩歪着脑袋笑,“其实我还挺想拥有这种力量的,想消失的时侯就消失,想去哪就去哪,这好像是我们小时候每个人的愿望吧。”

这一番话立刻让大家觉得他亲切了很多,也将叶少辰的隐秘身世化解于无形。

采访在一派欢乐的气氛中结束,正值中午,叶少岩很热情的邀请了数十名记者参加午宴。因为都是年轻人,都比较聊的开,尤其是叶少岩,他见过识广,又没有少爷架子,不管和谁交流都谦和有礼,因此包括男记者在内的所有人都对他的印象很好。

饭毕,叶少岩又让王叔给每人拿了一个红包。大家当然象征的推却了一下。

叶少辰微笑着说,“这几天辛苦大家了,再过两天就是春节,就当是叶皇给大家的新年礼物。里面是几张游乐园的门票罢了。”

当然,那么厚的红包除了八张游乐园门票之外,还有两千块钱。

众人心知肚明,乐呵呵的说了句,“那就谢谢了。”

叶少辰还很体贴出动叶家所有的豪车,送各位记者回单位,因为是提前计划好的,所以车子刚刚够。

目送着最后一辆车出去,叶少岩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和刚才判若两人。

这场舆论之战,应该算是成功了一半。接下来,他要去堵住那些大佬的嘴了,否则以后这种事就会像狗皮膏药一样,不断的贴上来。

对叶家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用钱摆平,他就毫不手软。

叶少岩发表申明之后的两个小时,网上的舆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都把注意力从叶少辰身上转移到了当事人弟弟叶少岩的身上。

吃饱喝足被叶少岩人格魅力影响的媒体人,除了在澄清这件事是造谣之外,还把叶少岩从头发丝夸到了脚趾头,说什么当代君子风范,什么女人最值得嫁的新老公等等,所有的美好词语都堆砌在了他身上。

一时间,叶少岩成了全国女人的香饽饽,也没有人再去理那个莫名其妙的视频。

……

海边。

慕天野坐在一块巨石上抽烟,他原本都戒烟了,但是这几天太心烦,又抽上了。

海面上阴沉沉的。并没有因为吹风雾霾就散去。

章贺迈着酸痛的双腿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慕天野递了根烟给他,又掏出打火机帮他点燃。

若是平时,这种待遇章贺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这几天,两个人接触的多了,关系也亲密了许多。

章贺狠狠的吸一口烟,吐出眼圈,眼底是重重的黑眼圈。

两个男人默默的抽着烟,没有人说话。

海面上的搜寻已经扩到最大范围了,海水很冷,救生员们每一次从海里上来都冻得直哆嗦,慕天野有时看着有些于心不忍,却又没有办法。

没有人敢说放弃,因为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虽然大家心里都有了不好的预感。

晚上,慕薇薇又坠入了可怕的噩梦中,这一次,叶少辰血肉模糊的躺在不知名的小岛上,秃鹫正在啄食他的尸体,慕薇薇慌忙跑上前将它们驱赶开,再看时,叶少辰只剩下一副骷架。

“啊——”慕薇薇尖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额头上,背上,全是冷汗。

她急促的喘息着,眼前还浮现着白骨空洞的眼眶。

门“嚯”一声被推开,房间里的灯随之亮了起来,焦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就出现了叶少辰的双眸撞进视线,“怎么了?做噩梦了?”

慕薇薇点点头,“嗯”了一声。

叶少岩看她满头是汗,抽了几张面纸给她,顺势坐在床边问,“梦到什么了?”

慕薇薇擦汗的手顿了顿,抬起头望着他,眼中全是恐慌和悲伤。

“我梦到,少辰他出事了。”

“很严重吗?”叶少岩的声音很轻,仿佛怕惊吓到她。

慕薇薇咽口唾液,点点头,“很严重,很严重。”

叶少岩读懂了她眼底的绝望,很想伸手抱抱她,给她一丝温暖,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这个举动不合适。

“薇薇,大哥会没事的。”

慕薇薇没有说话,因为她听得出来,叶少岩在安慰她,尽管他自己也很难过。

岔开一个话题,慕薇薇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少岩坦白道,“我睡不着,在楼道抽烟,突然听到你房间有声音,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就进来看看。”

这时,慕薇薇才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叶少辰是他的亲哥哥,是他在这个世上除了爷爷和平安唯一的血亲,兄弟二人又陪伴一起长大,他如何能不担心?又如何睡得着呢?

慕薇薇下午就从病房搬到了卧室,宽大的床上,还有平安在熟睡。

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慕薇薇想起了一件事情,“你的手好了吗?”

叶少岩灵活的活动了一下手指,“嗯,完全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慕薇薇低下头去看平安。

叶少岩心里隐隐作痛,他们之间,能谈得,也就只有这些了吧。

“你继续睡吧。”叶少辰起身告辞。

“嗯,晚安。”慕薇薇礼貌的说。

叶少岩离开的后半夜,慕薇薇久久没有入睡,她想了很多,包括最坏的结果,最后她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加坚强,或许,是因为有了平安的缘故。

翌日是就除夕。

慕薇薇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慕天野打电话,询问搜寻的结果。不过得到的依旧是毫无所获。

“你的腿好点了吗?”慕天野问。

“嗯,好多了。”慕薇薇顿了顿说,“哥哥,有什么事情不要瞒着我,我不是以前那个小姑娘了,我承受的住。”

慕天野沉默良久,叹口气才说,“其实,在第二天上午我们就在海上捞到了一件西装,章贺证实是叶少辰的,我不敢告诉你……”

这边,慕薇薇紧咬着下唇,泪如雨下。难怪,她梦到叶少辰坠入海中。

慕天野似乎听到了慕薇薇无言的哭泣声,轻声唤了声,“薇薇。”

慕薇薇猛地摁断电话。然后蜷在被子中呜呜呜的哭起来。

他真的就这么死了吗?走时连一句道别都没有,就这么离开了她和孩子,离开了这个家?

昨夜慕薇薇幻想着自己很坚强,可以承受所有的结果,但此时,她只听到一件被打捞起来的西装,就心痛欲裂的难以坚持,如果有一天,有人亲口告诉她,叶少辰的确死了,那时她该怎么办?

呜咽声如同天鹅在哀鸣,吵醒了睡在旁边的平安,小家伙揉了揉眼睛,扭头看到妈妈正背着自己在哭泣,忙从床上爬起来,饶了一个圈来到慕薇薇跟前,然后钻进被子,钻进她的怀里。

“妈妈,不哭。”平安用小胖手擦拭着妈妈的眼泪,眼眶也跟着湿润了。

慕薇薇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将孩子紧紧搂住,哭声却更悲凉了。

房间外面。

萧汐冉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去,路过的叶少岩停住了脚步。

“汐冉,你站在这干什么?”

萧汐冉指了指慕薇薇的卧室,叹口气说,“刚才天野给我打电话,说薇薇哭了,让我来安慰一下她。”

叶少岩低声问,“她为什么哭?”

“她知道西装的事情了。”

叶少岩眼睛闪过伤心的泪光,松开的拳头又握紧,“那你进去看看她吧。”

萧汐冉皱着眉,“我也想进去。不过我觉得,还是先让她哭一会儿,总憋在心里也不好。”

“嗯,也对。”叶少岩说完脚步沉重的下楼,却被萧汐冉喊住。

“你,还好吗?”萧汐冉难得关心别的男人。

叶少岩没有回头,他不想让萧汐冉看到他眼底的泪花,强忍着声音的哽咽,他说,“我没事。”

萧汐冉在心里叹口气,这个年轻的男人嘴上说没事,背影却早就出卖了他的心情。

又给了慕薇薇五六分钟的时间,慕薇薇才推开门。

床上,一大一小哭成了泪人。叶平安原本没有哭,可是慕薇薇哭的实在太难怪,他也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萧汐冉一个头两个大。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哭够了就收一收,你一哭孩子也跟着哭。只捞到一件西装而已,尸体也没有找到,等找到了你再哭也不迟。”

慕薇薇从被子里面伸出头,泪眼朦胧的瞪着她,抽着鼻子说,“萧汐冉,你会不会安慰人?”

萧汐冉耸耸肩,“我说的是真话啊。叶少辰现在只是失踪了,你就这么哭天抹泪的,万一他哪一天回来了,你这些眼泪不是白掉了?”

“那我,那我难过还不行吗?”慕薇薇哽咽道。

“行,当然行。”萧汐冉居高临下,表情很不屑,“不过叶少辰还没有死呢,你就不要哭丧了。嘿!前两天还觉得你是个挺坚强的女人,没想到也是怂货。”

慕薇薇用被子擦干眼泪,心里的悲伤消散了很多。

萧汐冉把平安从被子里刨出来,也抓起被子给他擦擦眼泪,“好好的宝宝哭的眼睛都快肿了。”

慕薇薇颇有些尴尬的看了孩子一眼,水灵灵的大眼睛果然有肿起来的迹象。她将睡衣领子理了理,鼻音很重的说,“你扶我去一趟卫生间。”

萧汐冉眼珠子转了一圈说,“扶你去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慕薇薇挑眉。

萧汐冉义正言辞的说,“在还没有找到叶少辰之前,我说的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只要没找,你都不许哭,好好活自己,就当他是去游山玩水了没有回家。”

慕薇薇愣了几秒钟,然后点点头。她知道萧汐冉是为了她好。

“我听不到。”萧汐冉故意刁难她。

慕薇薇无奈的开口,“我答应你,没有找到叶少辰之前,我会好好生活。”

“这就对了。”萧汐冉伸出尊贵的手,“来,扶你去厕所。”

慕薇薇一瘸一拐在萧汐冉的帮助下上洗手间,顺便洗了把脸。

因为她腿上有伤,不方便上下楼,女仆就直接将早餐送到了她卧室,当然也包括萧汐冉和平安那一份。

女仆离开的时侯,慕薇薇说,“等会二少爷吃完饭,你让他过来一趟。”

“是。少奶奶。”

萧汐冉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抬抬眼皮问,“你干嘛?”

慕薇薇神情还是凉凉的,“今天是除夕,我想让哥哥他们回来,三天了,气温还这么低,叶少辰如果还活着,就一定会逢凶化吉,他如果……,那也不着急。”

“你想好了?”萧汐冉对她这个决定颇感惊讶。

“汐冉,我这两天做梦都非常不好,所以,不要再折腾了。一切自有天意,只是这件事我还要和叶少岩商量。”

萧汐冉握握她微冷的手,“你想通就好。”

三个人正在吃早餐,敲门声响起,“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慕薇薇喊道,她刚才已经换上了正常的居家服。

门开,是叶少岩。

“薇薇,你找我?”

“嗯,你吃完饭了?”

“完了。”叶少岩面不改色的撒谎,其实他只吃了一半,听到女仆的话,就扔下手中的碗筷,擦了嘴直接上楼。

“坐。”慕薇薇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待他坐定才谨慎的说,“我有件事情和你商量。”

“你说。”叶少岩神色平淡。

“今天是除夕,让我哥和章贺他们回来吧,这么长时间了,该发生的已经发生,我们只需一个结果而已。所以。让他们回来吧,过了年,我会亲自去海滩找的。少岩,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少岩,我不是不想寻找他,而是此时一切都成定局,我也只是接受这个结果。

叶少岩望着她红肿湿润的眼睛,知道她昨夜没睡还哭过,想来做这个决定应该很不容易。

“好,我听你的。”

除夕这晚,慕天野和萧汐冉没有回慕家过年,而是待在了叶家,其实在哪里过年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

年夜饭很丰盛,秦妈拿出毕身功力做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应有尽有。别墅里的仆人有多一半都放假回家了,只剩下两三个家离得很远的,慕薇薇也邀请他们上桌。再加上王管家,秦妈,章贺平时空荡荡的餐桌一下子坐满了人,不过男主人的位子始终空着。

按照传统,别墅里所有房间的灯全都打开,电视上正在播放数十年如一日的春晚,大门口的对联和四处悬挂的红灯笼很喜庆。这些都是王管家一下午布置的。

慕薇薇挤出一丝笑容,端起红酒杯,“今天是除夕,大家先把难过的事情放到一边,开开心心的过个年,哥哥当时都能绝处逢生,化险为夷,我相信少辰也可以的。所以,第一杯酒,我们祝少辰吉人自有天相,明年这个时侯和我们一起坐在这里吃饭。”

“说的好。”叶少岩接了下去,微笑道,“我哥这三十年来拿的一直是大男主的剧本,自有主角光环加持,老天爷怎么会给他一个配角的结局呢?来来,让我们举杯,祝他遇难成祥。干杯——”

“干杯——”众人纷纷举杯,灯光下每个人的脸都很温暖。

年夜饭后,看春晚实在太无聊,于是叶少岩提议打麻将守岁,得到慕天野的热切响应。但是慕薇薇不会,叶少岩就把章贺拉了进来。

章贺一边“搬砖”,一边笑道,“你们可都是大金主,手下留情啊。不然我这一年的薪水就没有了。”

慕薇薇抱着平安坐在汐冉身后看,听到此话笑着说,“别怕,你输了算我的。”

“真的?”章贺惊喜。

“当然啦,你要是输了,就当是给你的红包。赢了就算是你的年终奖。”

章贺喜洋洋,“那我就放心啦。”

萧汐冉在这一方面的技术不是很熟练,她在国外打牌比较多,很少玩麻将,边手忙脚乱的砌牌边说,“我对这游戏还不是很熟,你们等会都出牌出慢一点啊。”

“你真的不熟?”叶少岩有些不详细。

“当然了,我很少玩麻将的。”

叶少岩差点鼓掌庆祝,“那就太好了,你在这一圈里面钱最多,不杀你杀谁?”

“嘁。你也别嚣张,等我玩几局玩熟了,就让你血本无归。”

旁边,慕天野宠溺的笑。

果然几圈下来,萧汐冉摸清套路后,把手中的牌打得炉火纯青。

碰,杠,糊了……

棋牌室里一片欢声笑语,上来添茶水的王管家笑的很慈祥,还站在章贺身后指点了一下江山。不过出门后,他轻轻的叹了口气。

去年此时,家里只有叶少辰,他就坐在窗前一个人守到了天明。今年,叶少辰心里期盼的人都回来了,他却不在。

真是世事难料啊。

希望明年这个时侯,所有人都能在。

接近零点。从远处传来了鞭炮声。

几人放下手中的牌来到室外,平安原本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听到响声也醒了过来。

“二少爷,您去点烟花吧。”王管家将一个打火机给叶少岩。

萧汐冉站在慕薇薇旁边,用双手捂住平安的耳朵,只听“嘭”的一声,巨大的烟花在上空不断炸开。然后又一个个消失。

平安没有见过这种景象,笑的十分开心。

“少奶奶,这是放一个孔明灯吧,就当是给少爷祈福。”王管家拿过来一个蓝色的启明灯,这是叶少辰眼睛的颜色。

“好。”

几个人合力将启明灯点燃,看着它一点点膨胀,飞离手指的那一刻,慕薇薇轻声说,“叶少辰,你要活着。”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不断飞远的光亮上。直到他消失。

慕天野将萧汐冉圈在怀中,柔声说,“给爸妈打个电话。过年了,我要好好感谢一下他们,生下了全世界最漂亮,最智慧的公主。”

萧汐冉微愣,随即腻在他怀中笑嘻嘻的问,“谁爸妈?”

“当然是你爸妈,不过很快就会是我爸妈。”慕天野霸道的说。

萧汐冉撒娇道,“你都还没有求婚,怎么就是你爸妈了。”

慕天野旁若无人的低头在她唇上深深的吻了一下,“对不起,最近的事情太忙了,等忙完,我一定给你一个盛大的求婚仪式。”

“我才不稀罕盛大不盛大呢,”萧汐冉在他的心口戳了戳,“只要你用心就好。”

“不用怀疑,这里装的全是你。”

“那好吧,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和父皇母后说几句。”说着她掏出手机牵着他的手走到偏僻处。

叶少岩不小心瞟了几眼,对萧汐冉的表现极为震惊。她居然还有如此娇柔的一面,还以为她一直这么强势呢。

这么看来,还是慕天野比较厉害。

叶少岩点燃一根晨光花走到慕薇薇身边,逗着平安,“好看吗?”

平安欣喜的拍着小手,“好看好看。”

“来,拿着。”叶少岩将一束银华放进他的小手中,“攥好,别掉了。”

“好玩好玩。”平安摇晃着手中的华光,小小的心灵里全是震惊。

叶少岩目光落在薇薇浅笑的脸上,柔声说,“薇薇,新年快乐。”

慕薇薇回了他一个笑容,“新年快乐。”

然后眼神又回到平安的身上,她要注意这只烟花不要伤害到他的手。所以看到对叶少岩眼中一闪而过的柔情。

即使看到,她也会假装无视的。

……

晨光微露,新的一年正式来到。

慕薇薇给所有留守在别墅的员工发了厚厚的红包,并且送上新年祝福。

当然,作为家里的小宝贝,平安也收到了好几个大红包,尤其是慕天野的最厚。

“薇薇,我们先回去了。”吃完饭,慕天野和萧汐冉告辞,“有事给我打电话,叶少辰那边我一直在派人找,你不要太担心。”

“你们路上小心。”

萧汐冉很舍不得平安,脸庞凑到他跟前说,“小乖乖。亲一个?”

平安噘起嘴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下。

萧汐冉摸摸他的包子脸,“真乖,姨姨走啦,下次再来看你。”

平安乖巧的点点头。

目送两人离去,慕薇薇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了精神支柱。

“进去吧,外面风太大了。”叶少岩提醒她。

慕薇薇“嗯”了声,抱着平安转身进屋。

叶家的亲戚不多,叶少岩又对外喧称哥哥不在家,自然没有人来拜年,慕薇薇也落得清闲。但清闲的同时,心里也异常悲凉。

虽然她答应萧汐冉不胡思乱想,不哭天抢地,但事实就在那里,她只是没有胆量把它揭开。

春节过了就是上班。目前摆在慕薇薇和叶少岩面前的,除了四处寻找叶少辰的下落。还有一个就是掌管叶皇集团。

公司的好几个高层都是跟随了叶少辰多年的老兵,对叶少辰忠心耿耿,他们能不能听从叶少岩,或者慕薇薇的命令,这是个很大问题。

如果他们问起来,叶少辰去哪里了,慕薇薇二人都难以回答。

经过和慕天野的商量,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叶皇集团的两个副总被召唤到了叶家别墅。他们两个的地位只在叶少辰之下。

接到慕薇薇电话的时侯,二位副总还有些惊讶,新闻上不是说,叶少辰带着老婆孩子去澳洲过年了吗?难道回来了?

来到别墅,看到客厅里坐着的几人,两个副总更加质疑。因为除了叶少岩,还有慕天野以及他的女朋友。唯独缺了叶少辰。

而对于慕天野这个女朋友的来历,年会那天晚上,几个高层就调查清楚了,原来她是S市的首富,背景之深厚,全场无人能敌。难怪她在年会上一副高冷姿态,对谁也不搭理,人家完全有这个资格。

“请坐。”慕薇薇客气的说,“真是抱歉,还在假期中就把二位叫过来。”

陈总寒暄,“没事,过年也就是吃吃喝喝,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另一名副总也礼貌的说,“而且明天就要上班了,今天正好闲着。”

慕薇薇神色忧虑,也不拐弯抹角,“我找二位来,是因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叶太太请说。”陈总的表情变得严肃。

还未开口。慕薇薇的眼光就湿了,她说,“叶少辰失踪了。”

“什么?”陈总二人异口同声,果然是出事了。

叶少岩接过话题,“我哥的确是出事了,我先前在电视上说他去澳洲都是骗大家的,他不亲自出来澄清谣言,是因为他不见了。”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陈总神色焦急的问。

叶少岩沉默了片刻说,“年会那天晚上,我大哥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对方约他见面,说是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当面交给他。他从年会上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这几天一直在寻找他。”

“这也就是我当时为什么着急离开的原因。”慕薇薇向陈总解释。

后者想起年会晚上的情景,他那时还在疑惑,如此重要的场合,叶总居然招呼不打一句就中途走了,原来是出事了。

“那到底是谁给叶总打得这个电话?”另一个是副总姓许,他问道。

慕薇薇无奈的摇头,“不知道,我们查过少辰的通话记录,是从国外打来的,”她顿了片刻说,意味深长的说,“少辰的底细想必你们都清楚一些,他以前结过的梁子不少,所以……”

陈总和许总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他们跟叶少辰的时间比较久,知道叶少辰前几年在壮大叶皇的过程中手段不光明,得罪了不少人。

“叶太太,一点消息都没有吗?是绑架还是寻仇?”许总问。

“应该是寻仇,因为对方没有消息过来,我们连他被带去了哪里都不知道。”慕薇薇说着弯下了腰。将脸埋在双手中,担着浓浓的伤感。

这时,一个软萌的声音传过来,“妈妈。”

陈总二人转头去看,一个穿着鹅黄色毛衣的小家伙,摇摇晃晃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只会发光的变形金刚。

另两人意外的是,小家伙和网上说的一模一样,一只眼睛是蓝色,一只眼睛是紫色,而那张脸简直就是叶少辰的迷你版。

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