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叶少辰生死未卜/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是传的那个神乎其神的小孩?不过也没有哪里奇怪啊,就是长得太过精致点。

慕薇薇抬起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怎么啦?”

“你看,好了。”平安将大黄蜂举到她面前。这是他经过一个多小时奋战拆了又装好的大黄蜂。

“哇,平安太棒了。”慕薇薇夸奖了一句,然后指着对面的两人说,“这是陈叔叔和许叔叔。”

平安很乖巧的叫人,“陈叔叔好,许叔叔好。”

陈总二人有些受宠若惊,忙回了一个笑容,“你好你好。”

哎呦,这孩子也太可爱了,让人看着就想抱进怀里亲一口。

“平安,过来,舅舅带你去玩,妈妈在忙。”慕天野和萧汐冉起身,领着平安走出客厅。

慕薇薇目送走三人,继续说,“陈总,许总,你们两个是少辰的左膀右臂,他不在的时侯都是你们主持大局。我和少岩今天请二位过来,告诉你们这件事,也是没有把你们当外人。”

“叶太太言重了,这是我们两个的份内之事。”

“少辰那边,我们在尽最大的努力,但不瞒二位,这么久没有消息,恐怕是……”慕薇薇溢满的眼泪终于滚落,她这些天忍的很辛苦,叶少岩默默的抽了张纸给她。

陈总得知这个消息也心生悲凉,他和叶少辰不仅是上下级,也是一同奋斗的朋友。

“叶太太,你和二公子不要太过伤心,叶总他向来命硬,没准过段时间就回来了。”

“希望如你所说。”慕薇薇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我们都少辰没事,但凡事都有万一,一旦他出事,叶皇集团的股份将受到重大波动,到时将到来什么后果,二位应该比我们清楚。”

陈总和许总脸色沉重,他们当然知道后果。

“叶太太想我们怎么做?”许总是个爽快人,单刀直入。

“我希望你们先稳住大局,如果有人找叶少辰,就说他去国外了。其次。少岩以副总裁的身份进公司主事,他的股份是除了少辰以外最多的,但是他对管理公司不是很熟悉,所以还要二位多多扶持。”

这个决定显然是出乎陈总和许总意料之外的,按照常理,如果叶少辰出事,叶少辰的股份就全落在了慕薇薇手中,她完全可以自己成为公司的领导者。没想到她却把叶少岩推了出来。

难道她就不怕……

说实在的,这个世上为了利益和权势,豪门之间斗的头破血流的很常见,而她却不走寻常路,把公司让了出去。万一叶少岩翻脸不认人,最后把她和孩子从公司赶出去呢?

“叶太太,那你呢?还回公司吗?”陈总问。

慕薇薇也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他们的深意,于是坦诚的说。“我暂时先不去公司了,我要去找少辰,哪怕是有一丝希望,我也想要试一试。”

“可是……”许总看了眼脸色平淡的叶少岩,想要提醒,却不知道怎么说。

慕薇薇淡然一笑,“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少岩是个很善良、正直、充满智慧的人,如果少辰真的回不来了,他就是叶皇最合适的管理者。说到底,他是叶家人,是少辰的亲弟弟,我希望你们能给他充分的信任,我想这也是少辰的想法。”

叶少岩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薇薇,他从不知道,原来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还不错,他还以为很差劲。

既然慕薇薇都这么说了,陈总和许总自然没有意见,她说的对,说到底,叶皇是叶家的,他们只是受雇于人。

“还有,年前叶皇和慕氏闹了不少矛盾,那是都是因为我哥和少辰有私人恩怨,后来他们和解了。所以,如果以后公司碰到什么困难,尽管可以去找我哥,他会尽力帮助叶皇的。”

“是,我们知道了。”

慕薇薇说完该说的话,给三人留下沟通的空间,她相信,以叶少岩的能力。足以应付这两个高层。

“你们谈,我会看看孩子怎么样了。”

“好的好的。”

天气逐渐回暖,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温度也升了许多。

慕天野在草坪上教平安训犬。这只浑身雪白的萨摩耶是他昨天刚送过来的。

萧汐冉回头看到慕薇薇缓慢走近,眼睛还有些红。

“又哭了?”萧汐冉无奈的说。

慕薇薇叹口气,“没忍住。”

萧汐冉揉了揉她蓬松的短发,“傻姑娘。”

“我才不傻。”慕薇薇无力的辩驳了一句。

“你准备什么时侯出发?”萧汐冉指的是寻找叶少辰。

“明天。”

“这么快?你脚好彻底了吗?”萧汐冉瞥了眼还裹着纱布的脚掌。

慕薇薇抬起腿活动了一下,“好的差不多了。我不能再等了,我一想到他可能在哪个地方受苦,自己却住在豪宅里衣食无忧,我就坐立难安。”

“那平安呢?他怎么办?”

慕薇薇看着和小萨摩玩的不亦可乎的小身影,眼中露出温情,“就让他留在家里吧,外面太危险,而且我也不是出去就不回来了,早晨出去。近的话晚上会赶回来的。”

“那还好,多带几个人。”萧汐冉叮嘱。

“这个我知道,章贺安排好的。你呢?你和我哥什么时侯结婚呀。”慕薇薇明朗的笑出总有一丝伤感。

“急什么?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年,我要好好享受恋爱时光,对了,我晚上就回S市了,心情不好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慕薇薇有些舍不得,挽住她的胳膊,脑袋靠在她肩膀,“也对,你好久没有回S市了。”

“明天是上班第一天,按照惯例,我要巡店的。”萧汐冉摸摸她微凉的脸,“估计要巡查整整一天时间。”

“谁让你是有钱人呢?”慕薇薇笑着调侃了一句。

萧汐冉顺势在她脸上掐了一下,不再说话。

太阳越来越暖和,晒得人暖洋洋的。

先是送走陈许两个,后又送走慕天野和萧汐冉,慕薇薇坐在阳光里看平安逗着萨摩乱跑。叶少岩拿着一条毯子过来,盖在她的双腿上。

“温度还很低,别冻着。”他平淡的说。

慕薇薇身子向后倾了倾,颇有些尴尬的说,“谢谢。”

“不客气。”叶少岩坐在她身边,“平安很喜欢这条萨摩耶。”

“嗯,是很喜欢了,昨晚差点抱着它上床睡觉了。”慕薇薇笑道。

阳光在两个人身上一点点移动,沉默了一会儿,叶少岩说,“薇薇,我们之间没有话题可说了吗?”

慕薇薇愣了一下,扭头看着男孩纯净的眼眸,“少岩,你想说什么?”

“自从我回来,你就一直在躲着我,你怕什么?”

慕薇薇噎住,带着几分赌气的口吻道,“我怕什么,你最清楚。”

叶少岩噗嗤笑了,“你是怕我还喜欢着你,缠着你?”

慕薇薇面露窘迫,怎么回答都不合适。

“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薇薇,你想多了。”叶少岩表情认真的说。

慕薇薇有些诧异,他的意思是,他已经不喜欢自己了?

叶少岩像是下定了决心,“薇薇,我以前是喜欢过你,但是时间会冲淡一切的,现在我对你的感情更多的是亲情,当然还有友情。”

“真的?”慕薇薇眼露惊喜。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侯撒过谎?”

慕薇薇顿时轻松了很多,“那你早说啊,害得我提心吊胆这么多天。”

叶少岩很无辜,“你也没有问啊。”

“对对对,是我的错,我应该在你回来的头一天就问你,这样,咱两这几天也不用别别扭扭的。每说一句话都要在脑海中斟酌半天。”慕薇薇退让一步说。

“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叶少岩打趣她。

慕薇薇送给他一个白眼,“这还不是让你逼的?”

“看来还是我的错。”叶少岩耸耸肩,表情也温柔了许多,“这一年多我在欧洲想了很多,可能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所以有些偏执,走出来才发现……”

发现什么,叶少岩不说了。慕薇薇却好奇的问,“什么?”

“天地广阔,美女如云。”

“有这个见识也不错。”话说到这里,慕薇薇心里的那点小疙瘩全解开了,岔开话题问他,“和那两个副总谈得如何?”

“还不错,明天就去公司。”

“我就说嘛,你这么聪明,一定应付的来。”

叶少岩把目光从孩子身上收回,看向旁边的女人,“薇薇,你放心,只要叶皇在一天,你和平安就会衣食无忧。”

“我当然相信你了,平安可是你亲侄子,你敢不管他。而且在我心中。你始终是那个仗义执言,心底纯良的少年。”慕薇薇的脸上洋溢着一种淡淡的笑,很温暖。

“少年?拜托,我今年已经二十七了。”叶少岩对这个称呼很不满意。

慕薇薇固执的说,“年龄的增长只是表面的,一个人的灵魂是不会变的,至少,我相信你不会变。”

叶少岩心中顿时沉甸甸的,低眉浅笑道,“对,不会变得。”

“对了,你如果去公司上班,学校那边怎么办?”

叶少岩手抻着椅背,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有些困顿的说,“先暂时休学吧,等以后有时间了再去念。”

慕薇薇听到“以后”这个词心里疼了一下,以后?她的以后该怎么办?

如果叶少辰真的去世了,她要怎么办?

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她也不想去想,因为一想,眼泪就会不值钱的掉出来。

“你明天路上要小心点,害我哥的那个混蛋还没有抓住,我怕他会得到消息趁机报复。”

“我知道,章贺带了不少人上路。”慕薇薇话音刚落,就看到平安“咚”的摔在草坪,心里一急,忙起身想要去扶他,可是下一秒,平安就自己爬了起来,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继续去追萨摩。

叶少岩也松了口气。称赞道,“平安是我见过最省心,最坚强的宝宝了。”

“嗯,他是这样。”慕薇薇很欣慰。

叶少岩抬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

为了打消她心里的疑虑,叶少岩真是费劲了心机,他知道她的底线在哪里,所以不敢去触碰,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撤的远远的。

他还是爱她的,只是比一年前淡了很多,不再那么执拗。

这几天他睡不着也想了很多,假如哥哥回来了,他会再次回到欧洲,读他喜欢的专业,但如果哥哥真的回不来了。他就一直守在薇薇和平安身边。

他不会强迫她爱上自己,他想要她的真心诚意。虽然这是一个漫长的时间,但那又如何,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等候。

当然,如果她在期间爱上其他男人,他也会送上最真诚的祝福。

正月初八,晴天,微风。

早晨,叶少岩一身西装革履,今天是他任职的第一天,他知道未来充满挑战,但这是他作为叶家人应该担负的,责无旁贷。

慕薇薇穿了一件冲锋衣,看起来暖和极了。

她从二楼下来,看到叶少岩的背影时有瞬间的恍惚,真的像极了叶少辰。

听到脚步声。叶少岩转头,恰巧捕捉到她失神的样子,心里被戳了一下。

“起床了?秦妈做了你最喜欢的甜粥,赶紧去喝吧。”叶少岩淡笑着说。

慕薇薇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开玩笑道,“没想到你穿西装还挺帅的,完了,我已经能听到公司那帮女人的尖叫声了。”

“多谢夸奖,我先去公司了,你今天也要注意点,你脚上的伤还没有好,别走太多路,有事情……”

慕薇薇立刻打断他的话,“我的天啊,你怎么这么念叨?赶紧走赶紧走。”

叶少辰苦笑着摇头,出门,上车。

其实,他十几分钟前就可以出门了,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叮嘱她,结果还被她嫌弃了。

自作多情。

吃了饭,慕薇薇也和章贺几人上路,这次章贺带的都是伸手非常矫捷的保镖,和他过招都戳戳有余的那种。

离家之前,平安很不高兴的窝在王管家怀中,他当然不高兴,昨天家里还有舅舅姨姨叔叔妈妈,那么多人陪他玩,可是睡了一觉起来,大家都不见了,就剩爷爷和奶奶了。还有一条萨摩,他怎么高兴的起来?

“妈妈晚上就回来啦。妈妈要去找爸爸,平安难道不想爸爸吗?”慕薇薇小声哄着他。

平安眼睛眨了眨,最终妥协,好吧,其实他还挺想爸爸的。

“在家要乖乖的哦,。”

“哦。”平安很敷衍,都不带自己去玩,还要让他听话。

时间不能再拖了,慕薇薇在他脸上亲了亲,离开。

今天,她和章贺去的第一站,是大海附近的渔村。薇薇已经放弃了海里的搜救,这么久了,早就尸骨无存了。但如果叶少辰被海浪卷上岸,没准会有人把他捡回家。

“章贺,楚轩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慕薇薇坐在车里突然想起这个人。

“他春节时回香港了。现在还在香港,也一直待在家里,没有什么动静。”

慕薇薇眉目清冷,“把他盯紧了,他一定见过Gavin的真面目。”

章贺很好奇,“少奶奶怎么知道?”

“你如果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的真面目,会只因为性格人品爱上她吗?”

章贺有些措手不及,脸瞬间红了,吞吞吐吐的说,“当然,当然不会。”

“那不就行了?人的本性很多时侯是想通的。”慕薇薇冷笑,“而且以楚轩的身份,他看上的男人,一定长得容貌非凡。”

章贺眼中也露出恨意,“千万别让我抓住他,否则我让他生不如死。”

慕薇薇瞥了眼他。冷漠的说,“我只想一枪崩了他,如果不触犯法律的话。”

章贺惊讶的看了慕薇薇一眼,转过身看着前面的路,心道,少爷的失踪对她的打击的太大了,以前叶少辰出去,她都要叮嘱一声不要杀人,现在却要亲自动手,可见对Gavin真是恨透了。

车子向郊外开去,外面春风乍起。

叶皇集团。

叶少岩出现的那一刹那,看到他的所有员工都震惊了,这这这……这不是叶总的那个完美弟弟吗?

刘秘书提前收到了章贺的通知,早早就等在公司大厅里,看他气宇轩昂的走过来,他忙迎上去,“叶总,新年好。”

叶少岩微笑着颔首,“你好,还有,叶总是我哥,你以后称呼我岩总就好了。”

刘秘书望着他脸上的笑,真是如沐春风啊,难怪这么多女人都喜欢。

“好的,请。”

叶少岩只有小时候来过几次公司,大了就没有来过,所以几乎没有人认识他。然而,所有的人又从网络上知道了他,这就免去了跟多不必要的解释。

电梯一直上升到总裁办公室,刘秘书推开门,“岩总,这是叶总的办公室。章贺那边通知的太晚,您的办公室还没有布置好,所以……”

“不用了,就这间吧。”叶少岩走进去就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肃穆、严谨的风格和他的散漫太不搭了。

“刘秘书,通知所有人九点半开会。”叶少岩吩咐。

“是。”

整个叶皇集团底下都炸开了锅,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只是过了个年而已,总裁室就换人了,而且还换成了一个翩翩公子。一时间揣测纷纷。

“嗳,你说我们叶总出什么事情了?难道是因为上次谣传的事情,他不想面对大家?”

“你想的太多了,咱们叶总是什么人?怎么会介意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

“既然他不介意,为什么新年上班第一天就没有来呢?”

“急什么?不是九点半开会吗?没准说的就是这件事。”

在大家热闹讨论的时侯,只有陈、许二人脸色阴沉。因为只有他们知道,大家尊敬崇拜的叶总,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好了,事已至此,我们没有回天之力,只有做好自己的事情。”许总拍着老搭档的肩膀,语气有些消沉。

陈总苦笑的摊摊手,“还能如何?不过我看这个叶少岩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乱来的。走吧,开会了。我们还要扶着他上位呢。”

许总搭着他的肩膀,叹息一声,“我只盼着叶总吉人天相,赶紧回来。除了他,我还真的不服其他人。”

“我也是啊。”

叶皇的大会厅能同时容纳一千人,还未到九点半,大家就全部到位了,叽叽喳喳闹哄哄的很热闹,全部都是对新总裁的讨论。

九点半,刘秘书推开门,叶少岩从容进入,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叶少岩也是从小见过大世面的,对这种场合还算应付的来。

在最衷心的位子坐定。他温润的眼眸中带了几分严肃。

会议由陈总主持,他简单的介绍,“大家好,这位是我们新上任的副总裁,叶少岩。”

底下掌声响起。

叶少岩摁开前面的话筒,气息沉稳,扫视了一圈后,他开口说,“大家新年好,我是叶少岩。可能很多人已经通过网上了解到了一些信息。今天是上班第一天,首先我要解释几件事情。”

一千人的会场寂静如夜,大家都充满好奇或者紧张的看着他。

“首先。我哥哥,也就是叶皇的领航者,正如我上次在新闻里面澄清的那样,他目前正在澳洲陪爷爷,因为爷爷的身体不是很好,他暂时回不来,所以暂时先由我管理公司。请大家在私底下不要过多的猜测。”

“其次,我对叶皇还不是很了解,所以在后面的工作中如果有不懂的地方,还请大家指教。”

“最后,叶皇已经有了自己固有的运转模式,而且非常成功,我不会去对它做出改变,这一点大家完全可以放心,”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语气严厉了起来,“但是,我也不想看到有任何人因为叶总的不在,而工作懈怠,出现抵触情绪,一旦被我发现,绝不手软。”

三点说完,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其实对于底层员工来说,大家最害怕的就是新老板作妖,甚至裁人,不过从他的讲话中,好像不会出现这两个方面。

陈总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有些刮目相看,原本以为他会怯场,没想到如此稳重,难得的是能震住全场。

另一边的许总一如既往的摆着脸,他说,“刚才岩总说的很清楚了,我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能各尽其职,完成我们今年的预定目标。创造属于叶皇新的精彩。”

一场简单的见面会结束,叶少岩从会议室离开后,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全是冷汗。

不紧张?才怪。只是他压得住而已。

今天叶少岩的工作和萧汐冉的工作差不多,就是去各个分公司拜年,也算是让大家熟悉这个新的领导者。

领他去的,是陈、许二人,同行的还有刘秘书,以及叶少辰曾经的助理。

原本叶少岩并不想这么快熟悉分公司,他总觉得哥哥会回来,可是陈许二人不答应,他们的做事原则就是用最坏的结果来处理事情。

而且,在他们的心中,就算是叶少辰回来了,这个弟弟学成归来也是要进公司的管理层的。还不如提前了解。

一上午下来,叶少岩的脸笑僵了,右胳膊也酸了,而且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话,很枯燥。

陈总听他嗓子有些干,让助理取了一瓶水给他,“岩总还适应吗?”

叶少岩喝了口水润嗓子,“还行,就是没有想到只是巡查而已,工作量会这么大。”

陈总淡笑道,“这已经是少的了,考虑到你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我和许总商量着取消了几个小公司。后面有机会了,你会见到他们的。”

“多谢。”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走吧,下一个工厂总经理在等着了。”

叶少岩在心中叹口气。抬脚跟上。他开始有些佩服哥哥了,不但脑子很好,体力也很好。

在叶少岩和无数人握手微笑的时侯,慕薇薇也到达了渔村。

他们分成几路在村子里打探,因为是春节,村子里的气氛很热闹,街上随处可见玩耍的儿童。

章贺担心慕薇薇脚上的伤,原本建议她待着车里,但被慕薇薇否决了。她如何坐的住?

“你好,我能打听个人吗?”慕薇薇拦住一个抱孩子的中年人。

中年人很热情,“什么人?”

“想问一下,你们村子有没有谁在年前在海边救过一个男人,高高大大的,蓝眼睛。”慕薇薇简单的描述。

中年人想都没想摇头,“没有,没有听说。”

“您再认真想一想?”

“真的没有,一入冬我们村就不下海了,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哦,多谢您。”慕薇薇没有露出失望之色,这样的答案似乎在她的预计当中。

章贺看她走路有些吃力,想要去扶她一把,但碍于各种因素,他只能眼睁睁看着。

手机突然响起,章贺拿出来一看,心里的那根弦绷紧了。

是公安局来的电话。

“喂,魏局长。”

“章贺,我们刚刚抓住了几个非法入侵的外籍罪犯,还搜出了不少枪支,可能会和你说的情况有关。”

章贺一喜,“真的?太好了。”

“这还要感谢你的情报,否则不知要出多大的乱子。”

“这是我应该做的,需要我现在过去吗?”章贺激动的问。

“先不用,我们这边先审,你明天过来吧。”

“好的好的,多谢魏局长。”

挂了电话,章贺对满脸期待的慕薇薇说,“公安那边有消息了,他们抓住了几个外籍罪犯,不知道和Gavin有没有关系。他让我们明天过去见见。”

慕薇薇也很惊喜,顿时浑身充满了力量,“终于有点好消息传来了。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会是的。”章贺安慰她。

因为这个好消息,慕薇薇的脚步轻快了许多,这一天寻找了好几个村子,但是没有什么收获。

夕阳西落,他们踏上归途。

这仅仅是一个开端,慕薇薇不知道自己会找到什么时侯,或许,老天爷就是在等她自动认输放弃吧。

回到家,平安喊着“妈妈”便扑了过来,慕薇薇脚下没有站稳,差点被他撞倒,身后一只手扶住了她。

一回头,是叶少岩。

“小心。”叶少岩扶着她站稳,然后抱起平安,点着他的鼻梁说,“妈妈的脚还没有好,不要这样冲过来,她会摔倒的。知道了吗?”

平安大大的点头,“嗯,知道了。”

慕薇薇缓慢的向客厅走,问叶少岩,“今天怎么样?”

“好累。”叶少岩哀叹,“我以前总觉得哥哥做这个总裁威风八面,今天才知道,太辛苦了,握了一天的手,胳膊那个酸痛啊。你那边呢?”

慕薇薇摇头,“不过警察那边有消息了……”

听完她的简述,叶少岩问,“需要我明天陪你们去吗?”

“不用,你没有见过他,”慕薇薇目光落在平安身上,“不过,我可以带他去。”

“啊?平安?”叶少岩很是惊讶。

“对,平安从小长在Gavin身边,对他的眼睛最为熟悉,如果他真的被抓了,没准平安能认出来。”

平安听到Gavin这个名字,脑子似乎飘过一张脸,迟疑的喊“嘟嘟”?

慕薇薇怔住。随即反应过来他在喊谁。

“对,是嘟嘟。你还记得他吗?”

平安皱起眉思考,然后点点头,“记得。”

“那就好,妈妈明天带你去玩游戏,看你能不能认出嘟嘟。”

平安立刻喜笑颜开,“好。”

叶少岩不理解,小声问慕薇薇,“谁是嘟嘟?”

慕薇薇眼神清冷,“就是Gavin,当时平安发音不是很准确,把叔叔喊成嘟嘟就改不过来了。”

原来如此。

第二天上午,慕薇薇将平安包裹的严严实实,和章贺一起来到了市公安局。

魏局长看到慕薇薇只是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心里却在嘀咕,叶少辰的老婆跑来干什么?还带着孩子。

可是当他看到平安的时侯,愣了好几秒。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不敢相信这世上真有人是异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