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找到叶少辰/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向审讯室走,魏局长一边介绍,“昨天我们审了十多个小时,其中有一个人招了,他们都是无国籍者,一共八个。受雇于人来到A市,腊月27号晚上袭击了叶家,但是后面还有什么事情,他们没有接到命令。”

“他们的雇佣者是谁?”慕薇薇插了一句嘴。

“他们不知道,只见过一次,对方戴着面具。”

章贺和慕薇薇对视一眼,果然是Gavin。

魏局长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猜到了他们的心思,问,“你们知道是谁?”

“我们的确也认识一个戴面具的,他叫Gavin,”慕薇薇真假参半的说,“前段时间我和少辰在国外旅游的时侯,这个人绑架过我。”

绑架?魏局长的第一反应是那为什么不报警,但下一秒就自问自答道,对了,是在国外。

“章贺,那天晚上你和这伙人交过手,今天你来只认一下,我们就结案了,至于他们的老板,我们会继续查下去。”

“多谢魏局。”

“顺便你们也认一认,那个家伙是不是混在其中。”

慕薇薇点点头,她今天来公安局,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到了审讯室,慕薇薇和章贺站在特殊的玻璃外,魏局长推门进去对里面的警察说了什么,然后关门出来。

很快,审讯室的小门里出来一个外国男子,身材魁梧,花臂,手上和脚上戴着脚镣和手铐。

他看向正对面的时侯,慕薇薇下意识的低下头。

“别紧张,我们能看到他们,他们看不到我们。”

慕薇薇听到这话,才松口气抬起头。

不用看脸,光是看身材,慕薇薇就将第一个人Pass,他的肌肉太发达,不是Gavin。

慕天野用电话通知里面的人,“换一个。”

第二个人进来,是个皮肤黝黑的男人,高高瘦瘦的。眼眶很深。很显然,这个也不是Gavin。

一直看到第七个人,魏局长说,“剩最后一个了,前面七个没有那个Gavin吗?”

章贺摇头,“没有,我见过Gavin,他虽然戴着面具,但是看肤色是个华人,而且中国话说的很标准。”

“好吧,把最后一个带进来。”魏局长对里面说。

第八名犯罪嫌疑人被带进来,慕薇薇和章贺都精神一震,是个华人,个子和Gavin一般高,奇怪的是长相很普通,是那种走在街上都认不出的那种。他嘴角含笑。眼神阴冷的看着玻璃,似乎知道玻璃背后有人。

慕薇薇直视着他的眼睛,想要从他眼眸中看出一点熟悉感,但失败了,这双眼睛是灰褐色的,而Gavin的双眸是深黑色,而且没有熟悉的感觉。

“平安,你看他是嘟嘟吗?”慕薇薇拿不住,问怀里的孩子。

平安只看了一眼就摇头,“不是嘟嘟。”

慕薇薇抬头看章贺,“你觉得呢?”

“我觉得也不像。”章贺说。

慕薇薇想了想,觉得不能这么轻易下结论,于是对魏局长说,“我能进去和他说句话吗?听一下他的声音。”

“可以。”

慕薇薇将平安给章贺,跟着魏局长走进审讯室。

男人看着她出现,脸上露出冷笑。

“你老板是Gavin吗?”慕薇薇直截了当的问。

男子眼底爬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消失不见,冷声说,“他是谁?我不认识。”

好吧,声音一点都不像。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出了审讯室。

“不是他,Gavin不在这里面。”慕薇薇冷静的说。

魏局长双手插在裤兜里,皱着眉说,“不过,这个人明显是认识你们说的Gavin。”

“魏局长怎么知道?”

“从他刚才表现看出来的。”

慕薇薇心里给了他一个赞,不愧是老刑警,直觉都比别人灵敏。

“行了,我们这边会接着审他的,不过在主谋没有落网之前,你们也要多加小心,有什么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们的。”

“好的,多谢魏局长。”

三个人一个孩子往出走,走到门口时。魏局长问章贺,“少辰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我们还在找。”

魏局长神色凝重的拍拍他的肩膀,“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少辰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我知道。”

魏局长看向平安的时侯,鹰一般的眼中露出柔情,“这孩子和少辰太像了,长大一定会有出息的。”

平安听到他在夸自己,咧嘴嘿嘿笑了。

“真可爱。”魏局长难得笑道。

“那我们先走了。”章贺礼貌的说。

“嗯,再见。”

天气越来越暖和,人们的衣服从冬装换成春装眼看就要换成夏装,平安撒欢的脚步也越来越稳,只是慕薇薇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少。

三个月过去了,她把海边大大小小的村子找遍了,却依旧没有找到叶少辰。

这段时间慕薇薇总是半夜醒来,她在问黑暗中的自己。叶少辰真的就这样死了吗?

她要什么时侯才能接受这个现实?她还要找到什么时侯?

太阳照常升起。

今天是个大晴天。

慕薇薇洗把脸,眼睑下的黑眼圈又深了一个色度,用遮瑕粉都遮不住。

吃饭时,叶少岩看到她憔悴的脸,有些心疼的说,“你又没有睡好?”

慕薇薇苦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大半夜就自动醒了。”

“让韩医生再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他来了还是那套说辞,无外乎说我精神压力太大了。”慕薇薇淡淡的说。

叶少岩顿时觉得眼前的菜肴索然无味,沉默良久,他说,“薇薇,别找了。”

慕薇薇手中的勺子颤了一下,眼泪流进心里,又酸又疼,她没有回答他的话,但却明显的传达着她的态度。

这么久来,叶少岩看她日渐消瘦,看她的笑容逐渐消失,一直很想对她说,别找了,找不到了。但又不忍心,那是他大哥啊,他也抱着一丝生机,希望大哥能回来。

然而,美好的愿望就是用来被打破的。他现在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薇薇,这么久了,如果他还活着,一定会想办法回来的,他没有回来,只有一个原因……”什么原因,叶少岩不忍说出口。

慕薇薇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隐痛,“少岩,你不用说了,我不想放弃。假如有一天我找累了,绝望了,我自然会停下脚步的。”

“我是不想看到你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每天都奔波在路上,你看你这段时间都瘦了多少了?”

“就当减肥了吧,我没事。”慕薇薇不想再纠缠在这个问题上,岔开话题,“你工作怎么样?适应了吗?”

叶少岩心里叹口气,只好顺着她的话题说,“还好,至少每次开会他们讨论什么我听得懂了,也会自己分析了。”

“相信自己,你能做好的。你慢慢吃,我去看看平安怎么样了。”慕薇薇放下手中的勺子,起身离开。

叶少岩注视着她单薄的背影,齐肩的碎发,心里像是有细细针在扎。然而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的守护。

今天,慕薇薇和章贺去的是最远的一个小渔村,到的时侯已经是中午了。村里不大,只有三四条街,站在村头慕薇薇就能听到一阵吹吹打打放鞭炮的声音。

几个人找了一家看起来很简单的小餐馆吃饭。

老板的女儿把炒好的几样菜端上来,擦着手对里面的餐馆老板说,“爸,小美姐快要拜天地了,我去看看热闹。”

“去吧去吧,记得回来吃饭。”中年男人说着话,端出一小竹筒米饭出来。放在慕薇薇的餐桌上。

慕薇薇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打听叶少辰的消息,今天也不例外。

一边掰着一次性筷子,一边对老板,“大叔,我想打听个人。”

老板看她态度和蔼,很爽快的说,“问吧,打听谁?”

“年前你们村有没有来一个年轻男人,个子很高,长得很英俊,蓝眼睛。”

“年前?”老板摸着下巴回忆,“好像没有。”

“你再想想,这个年轻人当时受了很重的伤,有没有村里谁出海的时侯,恰巧救了他。”慕薇薇重复着说了上千次上完次的话。但眼中的希冀一如当初。

老板皱着眉又想了一会儿,“没有吧,没有听说谁家在海上救过一个年轻人啊。”

慕薇薇听到这话,明亮的眼眸渐渐暗了下去。

老板不知突然响起了什么,问她,“你刚才说,你们要找的人是眼睛是什么颜色?”

“蓝眼睛。”慕薇薇心里又升起希望,忙回答。

“小美今天的结婚对象也是个蓝眼睛的年轻人,不过听说他是小美在外面认识的,不是救回来的呀。”

老板的话如同一声春雷,在慕薇薇和章贺几人的脑子炸响。

章贺激动的站起来,“大叔,你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是蓝眼睛?”

老板被他的热情吓到,向后退了一步,“对啊,我昨天去他家串门,看了一眼,是个很好看的男人,是蓝眼睛。但也不一定是你们要找的人……唉唉唉,你们去哪?饭前还没有给呢。”

就在老板絮絮叨叨说话的时侯,慕薇薇已经飞奔而出,章贺几人也赶紧追了上去。

村子音乐声震天,还伴随着人们的哄笑声,所以不需要问在哪里,慕薇薇就能顺着声音找过去。

心在剧烈的跳动,慕薇薇从未跑过这么快,仿佛慢一点,他就消失了。

不管大叔口中蓝眼睛的男人是不是叶少辰,她都要去看一看。

拐过一个弯,慕薇薇看到了大红的结婚拱门,再往前跑,一大堆人出现在眼前。外面的人都踮着脚看中间的地方。

“接下来两位新人行李,来,面向这边,一拜天地……”司仪的声音通过音响传过来。

慕薇薇脚下不停,跑到跟前,双手拔开人群,向里面挤着。

“唉唉,别挤呀别挤呀。”有人不满意的抱怨,可是慕薇薇根本听不到,还是拼命的往进挤。后面追上来的章贺和保镖也顺着她的路线挤进去。

“二拜高堂。”

慕薇薇不知踩了多少人的脚掌,终于挤到了最里面,也看到了跪在地上的一对新人。

新娘一身红色古典旗袍,新郎官一身黑色西装,两个人都背对着她,但慕薇薇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背影。

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背影,就算只看着他的后脑勺。她也认识。

瞬间,眼泪像短线的珠子滚落,慕薇薇泣不成声,快要挑出嗓子眼的那颗心也落在实处。

他没死,他没死,她找到他了。

她就知道,他不会死,他那么厉害,如同天神降世,他怎么会死呢?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对新人身上,没有注意到这边突然出现的一个哭成泪人的陌生女人。

章贺也挤到了她身边,看到新郎官的时侯,整个人都僵住了。

“夫妻对拜。”

新人转过身,面对彼此,慕薇薇看到转过来的那张脸,破涕为笑。

妈的。老娘找了你找的这么辛苦,夜夜失眠,掉了好几斤肉,你TM居然在这里要娶别的女人?

用袖子擦干眼泪,就在两个人要对拜的时侯,慕薇薇大吼一声,“慢着!”

这一声太有气势,太过洪亮,甚至压过了音响的声音,以至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包括新郎官。

不过他的眼神很陌生,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众人看着这个不知什么时侯冒出来的陌生女人走到新郎官跟前,猛地拉住他的胳膊,将他用力的从地上拉起来。

“你TM干吗呢?”慕薇薇红着眼睛冲他吼。

新郎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呐呐的说,“结婚啊。”

慕薇薇憋了许久的怒火和委屈在这一瞬间爆发,“你结个屁啊,你TM儿子都有了,你还结婚?结哪门子婚?”

慕薇薇的话让全场震惊,一时间悄然无声,只剩下空荡荡的欢快的音乐。

新娘子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从地上起来,拽了一把慕薇薇,怒气冲冲的说,“你是谁啊,是不是脑子有病?”

慕薇薇这才有空看这个女人,脸盘还不错,就是擦粉太厚,口红也很重。

“我是他妻子,”慕薇薇一身大房气势,将叶少辰挡在自己身后。

这下全场炸了锅,所有人都窃窃私语起来。

“我看你脑子真是有病吧。阿勇哥,你过来。”新娘子冲慕薇薇身后的人说。

阿勇哥?卧槽,要不要这么土?

可另慕薇薇更加恼怒的是,这个阿勇哥还真的乖乖听话,站到了新娘子身边,而且还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慕薇薇。

司仪看现场乱了套,忙走上来问杀红了眼的慕薇薇,“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不会错的,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记得。”慕薇薇紧盯着新郎官,冷声说,“叶少辰,你是脑子进水太多,连你的名字都忘了吗?”

新娘子怒声说,“你认错人了,他不是什么叶少辰。他姓何,叫何勇。”

“你给我闭嘴!”慕薇薇厉声冲着新娘子说,很凑巧的,吵杂的音乐声也停了,可能是坐在外围的音响师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关了音响。

新娘子被她的气势压住,竟真的闭了嘴。

慕薇薇目光紧锁住那双蓝眸,大声问,“何勇是吧?好啊,我来问你,你今年多大?你家住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身份证呢?我看看。”

一连串的发问让新郎官懵住,因为,面对这些问题,他大脑里全是空白。

新娘子显然急了,挡在两人中间,“阿勇哥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

“是不想告诉我。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慕薇薇冷笑。她有种想要死的冲动,在刚才看到叶少辰用陌生的眼神看她时,她就知道大事不妙,这个家伙估计失忆了。

还真是天道好轮回,谁都不放过。

上次她醒来装失忆,老天爷为了公平起见,这次就让叶少辰真的失忆一次。

她能确定他就是叶少辰,因为一个人就算是没有了记忆,他给人的感觉是不会变的,他浑身的气度也是不会变的。尽管现在这个男人穿着廉价的西装,像个傻大个一样不说话,但他还是那个叶少辰。

就像是她换脸成楚妍,他还是认出了她。

面对慕薇薇的质问,新娘子有些跳脚,“你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疯女人,是不是看我阿勇哥长得帅就来抢啊。”

“姑娘,我不想和你吵,你们只要能回答出我刚才的几个问题,我二话不说立刻离开。还有,这应该是你家吧,既然结婚,为什么不在男方家结婚呢?”慕薇薇义正言辞。

新娘子恼羞成怒的白脸庞变的通红,开始狡辩,“他……他是我在外面打工认识的,家住在S市,是个孤儿,至于在哪里结婚有什么不一样?”

“S市?好巧哦,S市我认识很多朋友,住在S市哪里?”慕薇薇紧追不舍。

新娘子被逼急了,直接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真是搞笑!”

“你不想告诉我很正常,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何勇。也不住在S市。”

新娘子气的要跳脚,冲旁边的人群喊,“哥哥,你们还在那看热闹,还不赶紧把她给我拉走。”

说话间,两个男人脸色有些尴尬的走上前要来,拉慕薇薇的胳膊。

“住手!”章贺出口吼道,“谁敢碰她?”

下一秒,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将两个男人挡在了身前。

章贺走到新郎官面前,激动的说,“少爷,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章贺啊。”

新郎官一脸茫然,大写着不认识。

“章贺,他连我都不记得了,怎么会记得你?”慕薇薇讽刺了一句。

这时人群中有人看不下去了,大声喊道,“你说他是你丈夫,你有什么证据吗?”

“就是就是,你说是就是啊,有证据吗?”

“你别看我们下乡人好欺负啊。”

可能是几个保镖的举动激起了村民的怒意,一时间村民的情绪有些激动。

慕薇薇也不想闹得鸡飞狗跳,于是说,“各位老乡,我并不想针对这个姑娘,但是这个男人的确是我的丈夫。他叫叶少辰,是A市叶皇集团的总裁,我们结婚快两年了,有一个孩子。他还有一个弟弟叫叶少岩。春节前,我丈夫出了意外失踪了,我们家人都找了他几个月,没想到今天在这里找到了,所以举动有些不当。如果大家不信,网络这么发达,完全可以现在就搜一搜,叶皇集团总裁叶少辰,看看是不是眼前这个男人。”

村民们交头接耳,有人拿出手机开始查证。

慕薇薇转头对新娘子说,“姑娘,结婚不是光拜天地就可以的,还要得到法律的认可,你们去民政局登记了吗?”

新娘子的眼神开始慌乱,不知道看向哪里。

慕薇薇一看,心里大大送了口气,看样子是没有登记,要不然叶少辰就还真就麻烦了。

“我们,我们这边都是先举行仪式在去领结婚证。”新娘子憋了半天憋出这句话。

慕薇薇气笑了,“姑娘,你不要欺骗大家了。就算他有一张假的身份证,但是他有户口本吗?没有户口本民政局是不会给你们发结婚证的。”

“有,当然有,”新娘子的声音有些虚。

“行了,你别骗自己,也别骗大家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何勇,假的永远不可能成为真的。”

新郎官的眼神一直盘旋在慕薇薇的身上,仿佛她身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一直吸引着他,而她每说一句话,他就心惊一次。

把新娘子逼到无话可说,慕薇薇的目光看向在旁边一直看戏的新郎官。

“两个女人争一个男人你看的是不是很爽?MD,气死我了,要不是看在你还是平安爸爸的份上,我才懒得找你找了三四个月。”慕薇薇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网页输入“叶少辰”三个字,很快就出现了一系列的新闻,然后她把手机直接给还在傻愣的男人,“来来来,仔细看看,这上面的人是不是你。”

叶少辰木然的接过,说实话,自从她刚才出现,他的大脑就不听使唤了。只有乖乖听从她的各种命令。

网络上关于叶少辰的新闻杂七杂八,除了他详细的身份介绍,目前点击量最高的那一条是和他完美的弟弟叶少岩有关。

还有游乐园开幕,他在上面讲话。他在地震时都做了那些贡献,还有很久以前他和慕薇薇秀恩爱的照片。至于说叶少辰是怪胎的所有新闻,叶少岩已经动手脚,在后台一天撤一点,久而久之,在大家神不知鬼不觉中,全部消除了。

新郎官看到网络上的那些照片,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这个上面的男人真的是他?

这时人群中也传出了声音,“真的是他耶,你看,长得一模一样。”

“对呀对呀,原来他这么厉害,是公司老总。”

“小美这次可沾光啦。”

“胡说,这男人可是结过婚了的。”

很快,人群中说什么的都有,慕薇薇看达到了目的,将手机抽回来,找到平安最近的一张照片放到他眼前,“你不信我没有关系,这是你儿子。叫平安,你当时起这个名字的时侯,说他从一出生就到处奔波,不求他未来多声名显赫,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就好。你看看他的脸,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新郎官彻底被震住了,这个女人说的不错,照片上的小家伙的确和自己长得很像。而且他的这双眼睛……似乎在梦中出现过。

新娘子看他的脸色不对,忙说,“世界这么大,长得像的人那么多,我看就是碰巧了。”

慕薇薇看她快要急哭了,有些心软,“姑娘,叶少辰能死里逃生,我非常感谢你。我知道你一定付出了很多心血,我们叶家会尽最大的可能感谢你们,但他是我丈夫,是小孩的爸爸,他有他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他总不能就抛弃了我们娘两,陪你在这里结婚吧。”

“你,你……”新娘子结结巴巴,一口咬定,“反正他不是你要找的人,就是长得像而已。”

慕薇薇叹口气,好话说尽,这个姑娘怎么就这么轴呢?

“好吧,我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叶少辰,你呢?要不要和我回去?”慕薇薇直直的盯着他的蓝眸,看着他挣扎。

新娘子挽上他的胳膊,可怜巴巴的说,“阿勇哥,这个女人是骗你的,你不要跟她走,你说了要娶我的,不能食言。”

新郎官低头看着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声。

新娘子的眼泪唰就下来了,“阿勇哥,你忘了受伤的时侯我是怎么照顾你的吗?我为了给你买药半夜三更跑到市里,为了让你身体尽快恢复,我每天下海大鱼给你买补品,这些你都忘了吗?你不能这么辜负我,你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

慕薇薇刚开始还挺受感动,直听到最后一句,不由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叶少辰,你厉害,等你恢复记忆了,我一并和你算清楚。

新郎官纠结了半天,伸手擦了擦女孩脸上的泪水说,“别哭,我说过的话我会做到的。”然后将手机给她,淡定的说,“这位女士,我想我不是你找的那个人,只是长得太像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你让我看的这些我都不懂,什么管理公司,完全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少爷!”章贺在旁边惊呼。

慕薇薇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痛与怒火,眼底发红,“叶少辰,你确定你不和我回去?”

新郎官眼底闪过一丝挣扎,“对不起,我不会和你走的,你找错人了。”

“卧槽!”慕薇薇爆了句粗口,“你TM不要失忆了就什么都不管了,还想再娶,我偏偏不让你如愿。反正今天这婚是结不了了,所幸我们把事情搞清楚。如果最后证实你是叶少辰,你还选择留在这里,我就成全你。”

怒冲冲的说完话,慕薇薇拨通了叶少岩的手机,开口说第一句,她的眼泪就莫名的滚了下来,“少岩,我找到他了。”

只有老天爷知道,她说出这句话心里有多开心。

叶少岩正在头昏脑涨的开会,一听到这话,手中的铅笔“啪”的折断,“你说什么?找到谁了?”

“叶少辰,我找到叶少辰了,不过这家伙的脑子坏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慕薇薇泪眼朦胧的瞪了对面男人一眼。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找到人就好,”叶少岩开心的手舞足蹈,坐在旁边的陈总似乎看穿了什么,也跟着激动起来。

“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去。”叶少岩问。

“章贺会把定位发给你的。”

“好的好的。”

慕薇薇挂了电话,用袖子擦干眼泪,章贺担心的问,“少奶奶,你还好吗?”

“没事。我好的很。”慕薇薇嘴上这么说,但哽咽的颤音还是暴露了她的心情。

现场很是尴尬,结婚结到有人来光明正大的抢婚,这在村子里还是开天辟地第一次,而且对方还有理有据,这让村民们很兴奋。

坐在凳子上“高堂”终于站了起来,太丢人了,接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村民们兴致正高,哪里是他说一句散了就散的,愣是站着没有动。

慕薇薇懒得管这些,大喜大怒后此时觉得腹中空空如也,看到旁边就是喜宴,在众人的目光中径直走过去坐下,拿起筷子就吃。

等会儿还有硬仗要打,她可不能饿着肚子,至于叶少辰?笑话,她无论无何都不会让他留在这里的。就算是绑,也要把他绑回去。

他现在脑子不清楚,做出来的判断都是不理智了,如果有天他恢复记忆了,还坚持要弥补这个姑娘,要和她结婚,OK,她一定一脚将他踹走,权当这个人死了。

看到慕薇薇的举动,章贺“噗嗤”笑出声来,性格温婉的少奶奶还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彪悍,可见少爷真是气到她了。

不过他很为少爷担心,如果以后他知道自己今天说了什么话,会不会懊恼的想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