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怕我控制不住/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一个人吃不解气,冲章贺几个人喊,“章贺,你们过来吃饭,跑了一上午饿死了。”

章贺看了看有些懵逼的少爷,不得已带着兄弟们过去,在慕薇薇旁边坐下。

“别客气别客气,这可是你们少爷的喜宴,多吃点。”说着话,慕薇薇还给大伙发一次性筷子。

几个保镖都不敢动,纷纷看着章贺。

章贺也心里打鼓,不知道慕薇薇是什么意思?

“看我干什么?不饿吗?”慕薇薇皱眉问。

“有,有点饿。”章贺变得结巴。

“饿了就吃啊,不吃饱怎么把你们少爷绑回去?”慕薇薇说的很坦白,并不怕新娘子一家人听到。

“绑回去?”章贺大跌眼镜。

慕薇薇吃了一块牛肉,嚼了嚼咽下去后说,“怎么?你想把他敲晕再抬回去?”至于牛肉什么味道,她没有尝出来。

章贺一头黑线,借他三个胆子也不敢啊。

“赶紧吃啊,”慕薇薇又催促了一句,章贺不敢违背,对兄弟们使了眼色,大家放开了肚子吃。

是真的饿了呀。

于是乎,现场的气氛就有些诡异。

原本结婚的两个人待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而闹婚的几个人却翘着二郎腿气焰嚣张的在喜筵上吃吃喝喝,好不热闹。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新娘子气的浑身发抖,却不敢上前找慕薇薇麻烦,只是拉着新郎官的胳膊哭诉,“他们怎么能这样?扰乱了我们的婚礼,现在还装的跟没事人一样。”

叶少辰拍拍她的手背,蹙着眉说。“那我去让他们走。”

新娘子有些犹豫,她真怕好不容易骗到手的男人跟这个女人跑了,毕竟,对方看起来比她漂亮多了。

新娘子没有办法,又走到自己爸爸跟前撒娇,“爸,你看啊。”

老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打鱼人,遇到这种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何况这个女婿本就来路不明,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他觉得在乡亲们面前很丢人,可女儿毕竟是女儿,他又不忍看她难过。

“你想让我怎么做啊。”老父亲无奈中带着怒火。

“你去赶他们离开,反正阿勇哥不能被他们带走。”新娘子骄横的说。

老父亲叹了口气说,“小美啊,如果阿勇真的是人家丈夫,你就让人家带回去吧,爸爸再给你找一个好人家。”

“我不,我就要嫁给阿勇哥,其他人我都不想嫁。”

看女儿都快哭了,老父亲没有办法,只好答应,“行吧,我过去试试。”

慕薇薇老远听到这个老人是个讲理的,看他过来很客气的放下了筷子。

“姑娘,要不你们还是先走吧,阿勇刚才都说了,你们认错人了,你们这样做让我们在村子里怎么做人?”

慕薇薇站起来平时着他,“大叔,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会无缘无故打扰他们的婚礼。你们所说的何勇的确是我丈夫,现在他脑子坏了,不记得我们很正常,但是他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到时候怎么办?还有,他这么做可是犯重婚罪的,如果他不跟我走,我下午就去公安局报警,到时侯大家都别想过安生日子。”

当然,慕薇薇只是吓唬吓唬他,怎么会真的去报警?

新娘爸爸看她说的信誓旦旦,扭头看了眼阳光下的女儿,又问了一句,“那如果何勇他的确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呢?”

“如果真是我们错了,到时候我们出钱,给你女儿补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喜酒你们想摆多少天都可以,让我挨家挨户赔礼道歉都可以。”

老父亲一听,对方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自己也不好再纠缠下去,默默的转身离开了。

不远处,叶少辰的目光始终萦绕在慕薇薇的身上,不可否认,她长的是很漂亮,但除了漂亮更吸引他的,是她身上熟悉的气质。

“小美啊,我们还是等对方的人来了,把该说的事情说清楚。”

“可是……”

老父亲突然怒声说,“没有可是,如果何勇有家有室,你绝对不能嫁,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

小美训得抿着唇不敢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围观的人群看没有戏可看,陆陆续续的离开,半个小时后,现场就剩下新娘子的亲戚,以及慕薇薇一方。

婚宴已经摆下,不吃就浪费了,刚好大家肚子也都饿了,于是新娘父亲招呼大家落座,先吃了饭再说。

新郎官经过慕薇薇那一桌的时侯,脚步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被新娘拉走了。

慕薇薇吃饱喝足翘着二郎腿,鄙视地看着新娘子紧扣着叶少辰的手,半个身子都靠在他肩上撒娇。

突然有种冲动,想把桌上的酒瓶砸过去。

章贺似乎读懂了她眼眸里的意思,小声劝慰,“少奶奶,你不要冲动啊。”

慕薇薇瞪他一眼,“就你话多。”

章贺嘿嘿一笑,现在找到了少爷了,他心情不要太好。“少奶奶,少爷他失忆了,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不是出自真心的,你别放在心上。如果实在生气,等他恢复记忆了,你想怎么处罚他都可以。”

慕薇薇笑吟吟的看着章贺,“你对你家少爷还真是忠心,他应该给你涨工资啊。”

“嘿嘿,我对少奶奶也很忠心的,况且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什么真心话?分明就是替他辩解。”

另一桌上,新娘子殷勤的给新郎夹菜,生怕他饿着,“阿勇哥,你吃啊。”

“小美,你不用照顾我,我自己吃什么会夹。”叶少辰温和的说。

“人家习惯了嘛,你前段时间生病的时侯都是我亲自喂你的,你也没害羞啊。”新娘子娇羞的说,她的声音很大,像是故意说给慕薇薇听的。

慕薇薇冷哼,MD,真想提着四十米大刀砍过去。

而同桌的章贺不停的心里默念,少奶奶,淡定淡定。

众人吃完了饭都没有要离去的意思,新娘爸爸也不好意思开口赶客,好在新娘的舅舅出来说,“我们留下来给小美撑腰,万一他们胡搅蛮缠来硬的,我们还能帮上忙呀。”

新娘爸爸一想也是,也就算了。

人太多,家里根本坐不下,所以大伙都在外面的酒席上坐着。

新娘的哥哥低头刷着手机,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似乎发现了什么重大的新闻,他心满意足的将手机装在兜里,然后走到新娘旁边,拉了拉她的衣袖说,“过来,哥跟你说点事。”

“什么事啊?”新娘很不耐烦的问。

“让你来就来。”

新娘不情愿的松开叶少辰的手,跟着哥哥来到偏僻的墙边,“什么事这么神秘兮兮的?”

哥哥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我刚刚看了网上的信息,这个阿勇是个大富豪啊,家里有好多公司,还有好多别墅,你千万不能放他走知道吗?就算他回A市,你也要跟着去,到时候能捞到不少好处。”

“哥,你怎么这样啊,我是真的喜欢他才和他结婚的。”新娘不悦的说。其实在慕薇薇跳出来说阿勇是她丈夫的时侯,小美就相信了几分,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从哪里漂来的。只是好心,看他长得帅顺便救了他而已。

“我的傻妹妹,哥哥当然知道你喜欢他,所以你才要把他抓到手里啊,最好是让他和那个女人离婚,让他和你结婚,这样我们家就不用住在这个破地方啦。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新娘有些犹豫,“可是,我看那个女人不好惹的样子,我斗得过她吗?”

哥哥很不屑的说。“怕什么?你救了阿勇的命,这就是天大的恩情,放在古代是要以身相许的。那个女人不就是比你多了一个孩子嘛,你加把劲也怀上阿勇的孩子,在对阿勇温柔点,阿勇一定和她离婚。”

哥哥的话让新娘茅塞顿开,对呀,她只要有了阿勇的孩子,那阿勇就舍不得离开她了。

“知道了哥哥。”新娘眼中露出光彩。

“还有啊,他们要是等会儿提出要带阿勇回去,你就答应,到时候哥哥和你一块去。”

“你去干什么?”新娘瞅着不怀好意的哥哥问。

哥哥呵呵一笑,“你傻啊,万一他们欺负你呢?哥哥还能给你帮忙啊。”

“对,我一个人去会被他们欺负的。”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一言为定。”

兄妹两商量完对策,回到人群中。慕薇薇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总觉得这两人表情不对,好像在预谋什么。

果然,新娘走到叶少辰身边,拉着他的手说,有事对他说,叶少辰没有任何质疑就跟了上去。

“章贺。”慕薇薇小声喊了一声,然后用目光示意,章贺点点头,悄然跟了上去。

十多分钟后,一对新人回来了。新郎官眼神怪异的看了眼慕薇薇,很快,章贺也回来了,脸色异常难看。

慕薇薇心想,果然有事情。

“怎么了?”慕薇薇问。

章贺忿忿不平的坐下,小声说,“那个女人让少爷无论如何带她去A市。还说少爷不是什么何勇。”

慕薇薇对这话倒是有些意外,“她不是死不承认吗?”

“她不承认不行吧,有那么多证据摆着,实在不行还能做DNA检测,她知道瞒不住,所幸就招了。”当然,这些原因都是章贺的猜测。

“叶少辰什么反应?”慕薇薇很好奇的问。

“还能什么反应?愣住了呗,好半天才回过神。”

慕薇薇呵呵一笑,“这丫头倒是奇怪,前面死不承认,现在却主动招了,她想干什么?”

章贺提醒这个傻子,“少奶奶,我刚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你忘了吗?她让少爷带她回A市。”

慕薇薇如醍醐灌顶,“这就对了,看来他们是了解了叶少辰的背景才下的决定。这姑娘也不傻嘛。估计下一步就是让叶少辰和我离婚,她好取而代之了。”

“嗯,很有可能,所以少奶奶你一定不能让她得逞。”

慕薇薇没有接这个话,瞅了眼不远处的那个男人,问道,“叶少辰同意了?”

章贺很尴尬的说,“同意了。”

“你们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以前是乔心优,现在是小美,真是会招惹。”慕薇薇恼火的说。

章贺干巴巴的笑了笑,“少爷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失忆了嘛。”

“以前也失忆?”慕薇薇怼了一句。

“以前……以前他是被乔心优蒙蔽了。”章贺尽力给自己主子开脱。都说女人是记仇的,果然如此,过去了那么久的事情,少奶奶也能翻出来。

慕薇薇讽刺道。“屁,他那叫色迷心窍。”

章贺被训得哑口无言,没办法,谁让少爷当时就是这么做的呢?

一回想起乔心优的事情,慕薇薇的心情就变的很沉重,如果再上演一遍当初的种种闹剧,她一定头也不回的离开叶家。

她不能在一个坑里跌倒两次。第一次是犯傻,第二次就是犯贱了。

章贺看着她的侧颜,知道她又在想以前的事情,有心为少爷说几句好话,但张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而且,他的身份真的很不合适。

一个多小时后,一架直升机由远及近飞到村子上空,巨大的螺旋桨在轰鸣。慕薇薇搭了个眼帘看过去。是叶家的直升机。

起身和章贺几人来到棚子外,冲直升机招手。

“我们在这儿……”章贺大声喊着。

直升机上的人看到他们,飞过来低空盘旋了一会儿又飞走了。

后面传来众人的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这是来接小美女婿的直升机?这么有钱啊。”有人羡慕的说。

“我看不是吧,要不然怎么又飞走了?”

“可能是空地方降落吧。”

“唉呀,小美这次可是攀上有钱人了,都能买得起直升机。”

慕薇薇听到这些话直摇头,难道他们眼中只看到钱,看不到小美当小三吗?

几分钟后,四五个人从远处跑过来,最前面的是叶少岩。他身上还穿着纯手工制作的高档西装,发型有些乱,但是完全挡不住帅气英俊,又充满兴奋的脸。

他跑到慕薇薇前面,大气都不喘一声问,“哥哥呢?”

慕薇薇侧身,用下巴点了点人群里面的那个身姿挺拔的人。

叶少岩看过去。眼眶瞬间湿润,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路,叶少岩快走几步扑上去,紧紧的拥抱住他,声音变得哽咽,“哥哥,你还活着,太好了。”

叶少辰被他抱的虽然有些尴尬,但是或许是血缘的关系,他不并不讨厌他的亲近,反而心里有些暖暖的。

叶少岩平复了一下情绪,松开哥哥,拉着他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番,担忧的问,“有没有受伤?身上还疼吗?”

叶少辰干咳了一声,缓慢的说,“对不起,我不记得你了。”

叶少岩有了心理准备,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很不在乎,“没关系,你活着就好,脑子受伤了,咱回去慢慢治。”

一同和叶少岩来的还是慕天野和萧汐冉。

慕薇薇很惊讶,“汐冉,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S市吗?”

萧汐冉笑道,“上午刚来A市,就一块来看热闹啊。怎么,听说叶少辰失忆了?”

慕薇薇郁闷的点点头。

哪知萧汐冉哈哈哈大笑起来,扶着慕天野的肩膀站不起来,“网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薇薇,上次装失忆好玩吗?”

慕薇薇哭笑不得,“你还笑我,我都要后悔死了。”

“知道就好,”萧汐冉收住笑,环视了一圈,惊讶的问,“这场景怎么看着是谁家今天结婚呢?”

慕薇薇翻了个白眼,“你猜对了,的确是有人结婚,而且结婚的人你还认识。”

萧汐冉有一副七巧玲珑心,很快就猜到慕薇薇的意思,眼睛睁得大大的,“啊?该不会新郎官是叶少辰?”

“恭喜你,你又回答对了。”

“哈哈哈……”萧汐冉又笑起来,“卧槽,这也太巧了吧,来来,我看看这新娘子长啥样。”

慕薇薇无奈的摇头,看向慕天野,“哥,你能管管你家这位吗?完全就是来凑热闹的呀。”

慕天野耸耸肩,“其实,我也是来看热闹的。”

慕薇薇被秒杀。

萧汐冉旁若无人的走到穿着一身喜服的新娘跟前,只瞄了一眼就转过头对叶少辰说,“叶少辰,你脑子真的坏了?看不来呀。”

叶少辰脸冷了下来,很不客气的说,“你说话放尊重点。”

“呦,脾气见长啊,”萧汐冉握了握拳头,挑衅地看着他,“怎么?失忆了就可以始乱终弃,就可以抛妻弃子,就可以重建舞台另开张?你问问我们几个答不答应?”

叶少辰被她呛得心里起火,怒声问,“你是谁?有什么理由在这里指手画脚?”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件事办的不地道,要不是薇薇今天恰巧遇上,你晚上是不是就当新郎官了入洞房了?”萧汐冉每句话都像是一把刀,直接插进慕薇薇地心里。

叶少岩看两个人快要打起来了,忙挡在两人中间,冲萧汐冉陪着笑脸,“姐姐,冉姐姐,您千万别动气,我哥这才恢复,可经不起你的拳头。您就看在他失忆的份上先放他一马好不好?求你了求你了。”叶少岩双手合十求她。

“你求她干什么?我本来就不记得了。要娶谁要和谁入洞房……呜呜呜……”叶少辰的话刚说了一半,叶少岩猛地转身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大哥,你别说话了行吗?”叶少岩言辞恳切,我的傻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多说多错啊。再说,这可是萧汐冉,她分分钟让你掉层皮,你还是不要得罪她的好。

叶少辰望着他目光,似乎读懂了他的意思,很不情愿的点点头。

叶少岩松口气,笑着对萧汐冉说,“姐姐,我们先解决外部矛盾,至于内部矛盾咱回家了再解决好不好?”

萧汐冉冷笑,“哼,姐姐今天就给你这个面子。”

“姐。你是我亲姐,多谢了。”叶少岩油嘴滑舌的说完,才看向浓妆艳抹的新娘,目光温和,语气也很好,“姑娘,是你们家救了我哥哥吗?”

新娘子看了一出戏,对旁边这个女人的强悍有些害怕,点点头说,“对,是我。”

叶少岩规规矩矩的鞠了个恭,真诚的说,“谢谢,非常感谢你救了我哥,你是我们叶家的恩人,想要什么你尽管开口,只要我们叶家能办到,一定竭尽全力。”

新娘看他是个好说话的人,腰板直了很多,走到叶少辰旁边,挽上他的胳膊说,“他说要娶我的。我也只有这么一个要求。”

叶少岩脸上的笑僵住,萧汐冉冷然一笑,“姑娘,你知不知道他有妻有子的。”

“我不知道,但这是他的承诺,他不能食言。”小美一口咬定,绝不放弃。

叶少岩一个头两个大,“姑娘,这恐怕不行。我哥结婚了,嫂子就站在外面,孩子还在家里。他怎么能娶你呢?除了这一条,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小美执拗的说,“我不管,反正我就这么一个条件。”

萧汐冉气的快要骂娘,这姑娘到底能不能听懂人话啊。为了避免自己的肺被气炸,萧汐冉怒冲冲的出了棚子。

叶少岩看了眼严肃的哥哥,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看他样子,似乎有答应的意思?卧槽,这怎么行?

这时慕微微走了进来,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酷的说,“这样吧,我们先带他回去看病,等他恢复记忆了,让他自己选择。”

“对对,看病要紧。”叶少岩附和道。

新娘悄悄捏了下叶少辰的胳膊。于是他开口说,“好,我跟你们回去,不过我要带小美一块回去。”

叶少岩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哥哥,这没有必要吧,你如果恢复记忆了想回来看她,完全可以回来的。”当然,他想这件事是不会发生的。

叶少辰却很坚持,“不行,从我清醒小美就一直在身边照顾我,我习惯了。”

叶少岩仰天长叹,哥,我真是帮不了你。

小美很得意的瞅着慕薇薇,仿佛是在示威。

哪知慕薇薇却很淡定,依旧无波无澜。“OK,就如他所愿吧。”

“薇薇。”叶少岩诧异的看着她。

慕薇薇淡然一笑,摊手道,“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给家里带女人了,无所谓啊。”

她表面在笑,眼底却有伤痛爬过。

叶少岩不由的心疼了三秒钟,对面的叶少辰听到这话也愣住了,他直直的望着眼前这个淡雅如菊的女人,心脏的某一处居然有些酸胀,好像被人攥在手里揉捏。

他以前这么渣?给家里带过女人?

“走吧。”慕薇薇撂下这句话,转身向外走去。

慕天野在外面冷眼看着这一切,最后只说了一句,“作死。”

萧汐冉重重的点点头,“同意。”

见慕薇薇过来,慕天野上去伸出双手将她搂在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别怕,有哥哥在。”

只这一句,慕薇薇就湿了眼睛,很快,慕天野感觉到自己胸前的衣服湿了。

傻丫头,刚才装的那么坚强,其实心里还是害怕的吧,怕叶少辰真的离开,怕失去唯一的爱人。

“好了,别哭,如果不想看到他们,就和哥哥回家。”慕天野柔声安慰。

慕薇薇摇头,顺便在他衬衣上擦了眼泪,推开他的怀抱,泪光涟涟的说,“不用,叶少辰他现在不正常,我原谅他。如果他醒了还做这样的选择,我就带着平安去投奔你。”

慕天野叹口气,揉揉她俏丽的碎发,“真是长大了,不过你要记着,只要有哥哥在,你就永远有退路。”

“嗯,谢谢哥哥。”慕薇薇破涕为笑。

“傻瓜,和我客气什么。”

叶少辰透过人群看到这一幕,莫名的有些心烦,可是为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小美去房间换衣服,叶少岩看他胸前的胸花很刺眼,直接上手卸了扔在地上,嗯,还踩了两脚。

叶少辰对他这一举动皱了皱眉。“你……”

“哥哥,我叫叶少岩。”

“哦,少岩,我想问你个事情。”叶少辰声音很低,因为他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他。

“你说。”

“我是怎么受伤的?”叶少辰迟疑的问。

“具体我也不清楚,当时我在国外读书,你想了解的话,就去问薇薇,她最清楚。”叶少岩实话实说。

“薇薇?”叶少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对,就是你妻子,慕薇薇。”

叶少辰噎住,那……还是等等吧。

叶少岩有些烦躁,“不过哥哥,你真的要带这个女人回A市吗?我们完全可以给她丰厚的报酬,想要多少钱都可以,你为什么非要带她回去呢?”

“这是我答应小美的。”叶少辰回答的很直接。

叶少岩无奈的拍拍他的肩膀,“哥哥,希望你以后不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

叶少辰默然,真的会吗?

但眼下,他既然答应小美了,就要说话算话。

如小美所愿,她的哥哥也跟着前往A市。

不大的机舱里,小美寸步不离的跟在叶少辰身边,慕薇薇是最后登机的,坐在最边上的位子,离叶少辰最远。她现在不想看到那个家伙。

小美对面则是萧汐冉和慕天野。小美和哥哥没有坐过飞机,更不要说是直升飞机,都兴奋的朝下看。

萧汐冉看到面前这三个人就心烦,于是直升机一起飞,她就闭上了眼睛,脑袋靠在慕天野肩上。

兵荒马乱之后,叶少辰这时才有空闲好好想想这件事。这些都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不是一个小渔村的普通人,而是一家大公司的总裁,还有老婆有孩子。

叶少辰的目光不自觉的飘向那个人,她正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旁边的叶少岩说了什么,她轻轻的摇头。

这就是他的妻子?

如果要和小美在一起,那就要先和她离婚。

离婚?这两个字刚在脑海中冒出来,叶少辰就莫名的抗拒,好像很憎恶这两个字。

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他不能离婚,死都不离。

一个多小时后,直升机降落在叶家别墅平坦宽阔的草坪上。别墅的保镖,仆人都在列队迎接他们的主人。

王管家情绪激动,只有平安很淡定玩着手中的玩具。

螺旋桨缓缓停止转动,机舱门打开。

慕薇薇率先跳下来,接着是叶少岩。慕天野等人。

王管家看到叶少辰完好无缺的从机舱出来,顿时热泪盈眶,真是上天庇佑,他还活着。

“妈妈——”平安一看到慕薇薇就兴奋起来,从王管家怀中哧溜下去,跑到妈妈跟前求抱抱。

萧汐冉一把将他抱起来,“小乖乖,有没有想姨姨?”

平安声音清脆的说,“想。”

“来,亲一个。”

“吧唧。”平安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萧汐冉随即亲过去,“真乖。又长大了。”

见叶少辰走近,王管家激动的说,“少爷,你终于回来了。”

叶少辰用很陌生的眼神看他,叶少岩在旁边解释,“这是王叔。别墅的管家,也是看着我们长大的。王叔,我哥他失忆了,不记得了。”

没想到王管家说了和叶少岩一样的话,“没关系没关系,活着就好,失忆了可以治嘛。”

小美和他哥哥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别墅,惊讶的问,“少辰,这是你家吗?好大好美啊。”

她很机灵,这么快就改了称呼。

王管家这才注意到叶少辰身边还跟着两个陌生男女,叶少岩凑上去在他耳边小声解释了一番,王管家连连点头。

一行人走到豪华的别墅门口,慕天野和萧汐冉告辞。

“我们先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萧汐冉望着慕薇薇。

“再待一会儿嘛。”慕薇薇很不舍。

“不想看到某人,我怕我控制不住揍他。”萧汐冉说着瞥了眼不远处的叶少辰。

“喔。”

“千万别像以前那样,跟个受气包一样,”萧汐冉声音提高了一个音调,“谁要是敢欺负你这个正儿八经的叶家太太,姐姐明天就让他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知道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