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拉进距离,这个姐姐是谁/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薇薇噗嗤笑了,“我知道啦。”

叶少岩清楚萧汐冉的实力,再加上慕天野从旁协助,让叶家毁于一旦还是很有可能的。于是忙说,“姐姐,我跟你保证,薇薇在叶家不会受一点委屈的,你和慕大哥就放心吧。”

“最好如此。”

慕天野来到叶少辰三人面前,眼神犀利的看了一圈后,站在了叶少辰对面,目光狠厉的盯着他,“叶少辰,我知道你失忆了,但基本的思维还在。在还没有恢复记忆之前,千万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否则这次我不会原谅你。”

叶少辰迷茫的看着他,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后悔的事?他是指小美吗?

慕天野二人离开后,慕薇薇神色冷淡的对王管家说,“王叔,让人收拾两间客房出来,带叶少辰去换身衣服,我们立刻去医院。”

小美立刻抓住叶少辰的手,扬着下巴说,“我要和少辰住在一起。”

全场愕然。

慕薇薇似乎已经见怪不怪,语气中带着轻蔑和威严,“我是叶家的女主人,这里我说了算。”

“可是,少辰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他比你厉害。”小美讨好的摇着他的胳膊,笑着说,“少辰,你说嘛。我们要住在一起,我们是举办了婚礼的呀。”

叶少辰犹豫的还没有开口,就听慕薇薇说,“姑娘,我提醒你一句,婚礼并没有举行完,而且就算完了,那也是一场闹剧,什么都证明不了。”

慕薇薇的这番话也间接的替大家说明了原委。

“少辰哥,”小美立刻变了副脸孔,冲男人委屈的撒娇,“你看她……”

慕薇薇也冷淡的看着他,“你自己选吧。”

叶少辰怕拍小美的肩膀,示意她不要闹,这时,在叶少岩怀中的平安开口了,“妈妈,这个姐姐是谁?”

一岁多的平安说话已经很流利了。

稚嫩的声音让现在瞬间安静了下来。叶少辰抬头,这才注意到,一张和他相似的小脸正充满好奇的看着他。

血缘是最神奇的,尽管是第一次见这个小家伙,叶少辰却仿佛梦到了他千万遍,尤其是这双眼眸,总是出现在混沌的黑夜中,带着他走向光明。

慕薇薇温柔的笑道,“你问你爸爸,她是谁?”

平安很听话,笑眯眯乖巧的问,“爸爸,这个姐姐是谁呀。”

叶少辰猛地怔住,居然有点心虚,“她是……她是爸爸的朋友。”

他还是败给了儿子那双纯净的眼眸。

“少辰哥,你……”小美有些生气。

“别闹,”叶少辰安慰完她,转头问慕薇薇,“那我住在哪里?”

“你是我丈夫,你说你睡在哪里?”慕薇薇轻柔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讽刺。

小美又要跳出来,却被叶少辰拽住,“可是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慕薇薇又说,“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你还是自己住吧,王叔,把我以前住的房间收拾出来,给少爷住。”

“少奶奶,您的卧室每天都有人打扫。”王管家很恭敬的说。

“OK,还有什么意见?”慕薇薇挑眉问叶少辰和小美。

小美显然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但是想想,叶少辰也是单独住,她也就忍下了这口气。

看两人都不说什么,慕薇薇扭头对王管家说,“这位姑娘救了少爷的命,是我们叶家最尊贵的客人,安排一个女仆贴身伺候,千万不要怠慢了我们的客人。”

王管家抬头,看到慕薇薇饱含深意的目光,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应声道,“少奶奶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好了,带少爷去换衣服,我们去医院。”

“是。”

等叶少辰和小美几人进了别墅,叶少岩才问慕薇薇,“你还好吧。”

慕薇薇长叹口气,“好,怎么能不好?”她的眼角露出笑意,“你知道吗?我在小渔村看到他的第一眼,整颗心就放下了,其实,他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叶少岩看着这样的薇薇,还是忍不住疼惜,“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了,你不用怕。我回头吩咐一下王管家,会看好那个女人不让她惹事的。”

“我才不怕呢。”慕薇薇仰起头,脸朝着西边的太阳,眯起眼睛,“大不了一拍两散,现在没有人挡住我的脚步了。不过,属于我的东西,有人要来抢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叶少岩浅笑,慕薇薇真的成熟了,有了自己的盔甲,这样也挺好。

王管家领着叶少辰上二楼,又吩咐女仆带小美和哥哥去最偏僻的两间客房。

推开卧室门,厚厚的地毯上七林八落的扔着孩子的玩具,王管家笑着解释,“小少爷不喜欢人碰他的东西,等他玩够了,晚上会自己收拾好的。”

空气中有淡淡的清香,扑进鼻腔,萦绕在心头久久难消。

宽大的床上放着一对枕头,大床旁边是一张精巧小床,想来应该是儿子睡的。桌上摆放着一个相框,照片是一家三口的生活照,他的脑袋歪在慕薇薇的肩头,脸上全是宠溺温柔的笑,慕薇薇则目光如水的看着孩子,平安手里拿着一架小飞机,好像谁喊了他一声,正睁着大眼睛看向镜头。

好温馨的一家人。

叶少辰愣愣的看着照片,他居然会有这样的笑容?

“那是慕家少爷拍的,”王管家解释,“就是少奶奶的哥哥,你当时觉得这张照片很好看,就要了过来,专门让我洗出来放在这里。”

“我以前……很爱她吗?”叶少辰忍不住开口问。

王管家怔了一下,语气中带着惆怅,“当然了,你以前为了少奶奶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你说爱不爱?”

叶少辰沉默,可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这些事情慢慢再讲给你吧,我带您去换衣服。”

走廊尽头,小美哥哥兴奋的看来看去,这次跟过来是最正确的选择,他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子。

等仆人离开后,他连忙来到隔壁的房间,“小美,你看到了吧,他真的是有钱人啊,哥哥可警告你,千万要牢牢抓紧他。就算不能逼他离婚,你也要当他的情妇啊,你没看电视上吗?有钱人谁在外面没有三四个女人?只要抓住这个叶少辰,我们要什么有什么。”

小美打断哥哥的话,“知道了知道了。”

门外,女仆听到里面的谈话,悄然离去。

简单的收拾完后,几个人准备去医院。

“我也要去。”小美飞奔出来,很习惯的拉住叶少辰的胳膊。

“你去干什么?”慕薇薇冷漠的问。

“我怎么知道你们要带他去干什么?我不管,我就要跟着。”

“笑话,”慕薇薇讥讽的笑道,“难不成我还能杀了他?”

“反正我不管,少辰哥走到哪里,我就要跟到哪里。”

慕薇薇无语,真是块膏药啊。

“好了好了,随你,但是到了医院你最好给我闭嘴,一句话都不要说,否则我管你是谁,立刻送你回去。”慕薇薇严厉的警告她,要让外人知道叶少辰失忆了,这还了得?

“嘁,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不认识,和谁说呀。”小美撇嘴。

原本只有叶少辰,慕薇薇,叶少岩去医院,车里刚好能坐下,现在多了一个人,难免有些拥挤。

为了不在路上再起什么幺蛾子,叶少岩率先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哥哥,你坐在前面。”

叶少辰听出了他的意思,没有犹豫快速的坐了进去。

小美一看没有办法,悻悻的上车,叶少岩则坐在两个女人中间。

目送车子离去,王管家哭笑不得的对秦妈说,“看来又要鸡飞狗跳一阵了。”

“谁说不是呢?”

这时安排到小美身边的女仆走过来,悄声说。“王管家,我有事说。”

王管家脸色一变,冷声道,“你说。”

女仆小声将她听到的话重复了一遍,王管家越听脸色越差,就连秦妈也很生气。

这姑娘看着干干净净的,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少爷的救命恩人,也不能拆散别人家庭啊。

“做的很好,以后要紧跟着她,尤其晚上,不能让她接近少爷的房间。”王管家严肃的嘱咐。

“好的。”

王管家瞅见小方走过来,喊了一声,“小方,通知所有人过来,我有话要说。”

“是,王叔。”

“对了,那个女人的哥哥呢?”王管家问。

“在房间。”另一个女仆回答。

“哦。”王管家眉头紧锁,等别墅数十人都来齐了,他才说,“我说三件事。第一,少爷失忆的事情,所有人都给我闭紧嘴巴,谁要是泄露出去,我绝不轻饶。”

“是。”数十人齐声说。

“大家在这个家里时间也不短了,一定都知道少爷对少奶奶的感情,他现在不记得少奶奶,但总有一天会想起来,所以谁是这个家女主人,谁说了算,我希望你们都擦亮眼睛,不要巴结错了人,更不要为虎作伥。免得以后少爷追究起来,你们是知道后果的。”

“是。”

“第三,小少爷可是咱家里的心头宝,他现在能跑能跳了,我不允许他出现任何意外,凡事他出现的地方,不论谁看见了,都多留一个心眼,保护好他。我说这话的意思,你们听懂了?”

能在别墅工作的,都比别人多张了一个心眼,大家低着头交换了个眼神,异口同声的说,“懂了。”

王管家是怕刚来的那两人害小少爷,这个意思大家都听出来了。

“好了,忙去吧。”

众人散尽。王管家才担忧的对秦妈说,“我真怕这姑娘是下一个乔心优,少爷和少奶奶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太平日子,她可千万别再搅合了。”

秦妈摇头,“我看这姑娘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她比乔心优还低几个档次,应该翻不起什么大浪。”

“希望如你所愿吧。”

……

慕薇薇带叶少辰来的是A市的私人医院,也是上次她住的那家医院,选择这里,是因为这家医院的保密性做的很好。

在护士的陪同下,叶少辰去做全身检查。

慕薇薇坐在休息室沉思,当然,她旁边就是小美。

叶少辰推门进来,手中拿着两瓶水,他将一瓶递给慕薇薇,“这是我让护士加热过的。”然后将另一瓶凉水给小美。

慕薇薇喝了一口。温热的水顺着嗓子流进五脏六腑,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很多。自从她双腿被冻伤之后,韩医生就叮嘱不能喝冷水,脚不能碰凉水。叶少岩一直记着。

“现在哥哥也找到了,你准备后面去上班吗?”叶少岩问她。

慕薇薇抬起自己的双手,苦笑的说,“我这双手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碰过铅笔,我都快忘了怎么拿剪刀,你说我还是个合格的设计师吗?”

“这些都是暂时的,等你到了那个环境,自然就会重新拾起铅笔,我相信你可以的。”

慕薇薇幽幽地叹口气,“等少辰的结果出来吧,还没有考虑过这件事。”

“好吧,什么时侯想好了直接去设计部报道就可以了。”

“知道了。”

叶少岩看另一个姑娘百无聊奈的坐着,温和的笑道。“我还不知道姑娘叫什么?”

“我叫潘小美。”姑娘立刻微笑着说,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叶少辰的弟弟,在家里很有地位,讨好他一定没有错。

“小美,你能和我们说说,你是怎么遇上我哥哥的吗?”叶少岩礼貌的问。

潘小美得意的一笑,“这个嘛,说来就话长了。”

“你慢慢说,反正现在我们也闲着。”

潘小美想了想说,“我记得是腊月28号的早晨,那是我去年最后一次出海,我和爸爸哥哥是分开行动的,我们三个想着最后再赚点钱,过年手头也宽裕点。后来我渔网刚洒下去没多久,就看到远处漂来一个人。当时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

叶少岩和慕薇薇对视一眼,前者问,“你确定,是漂在海面上?”

“对呀,是漂在海面上。”潘小美很坚定的说,“我把船划过去一看,是个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用船桨拨拉过来试了试脉搏,居然还活着,我就把他救回家了。”

叶少岩和慕薇薇心里都有些震惊,但还不至于惊慌失措,因为这种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他们会觉得是天方夜谭,发生在叶少辰身上就很有可能,他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人。

“我把他抬回家后,他一直没有醒,就像一个植物人。家人都劝我把他偷偷扔进海里,因为我还没有结婚,照顾一个大男人对我的声誉有影响,但是我觉得他能漂到我面前,这一定是海神的旨意,是海神在保佑他。”潘小美的表情很虔诚。

说到这里,慕薇薇对这个姑娘的态度有了改变,其实抛开她想嫁给叶少辰,本质上还是个很善良的女孩。

“于是我每天都偷偷的照顾他,偷偷的去给他买药,生怕村里知道了说嫌话,爸爸又要把他扔出去,可能是我的真心打动了上天,昏迷了两个多月后,有一天他就突然醒了。不过我发现他没有了记忆,身体也很差。于是我就每天照顾他,直到他一点点康复。差不多就是这样。”

潘小美说完后,叶少岩和慕薇薇都沉默了,照顾一个病人何其容易,还是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可想而知她付出了多么大的心血。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她喜欢叶少辰的时侯,是怀着一颗纯洁的少女心,她并不知道叶少辰的背景,今天在婚礼上被闹,她有这样的举动和情绪都无可厚非。

慕薇薇盯着手中的水瓶看了半天,才转头看她,“小美,谢谢你救了叶少辰,我是发自内心的非常的感谢,你救了我的老公,救了我孩子的爸爸,这对我们这个家来说是天大的恩情,我怎么回报你都不过分。但是,让我把老公给你,这是不可能的。我希望你慎重的考虑一下,要多少钱我们都能给。”

潘小美噘着嘴说,“可是我们村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了,你让我怎么回去见人?”

“你不用再回去。我们出钱在A市给你买一套房子,你可以把家人都接过来,工作也由我们来安排,绝对让你们满意,怎么样?”慕薇薇很大方的说。其实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和叶少辰的命想必,根本不值一提。

潘小美考虑了一会儿说,“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我是真的喜欢少辰哥的,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

“小美,你的心情我理解。如果叶少辰是单身,没有结婚,他娶你完全可以。但问题是他现在有家庭啊,你不能因为你的喜欢,就让他放弃这个家吧。”慕薇薇说着说着就有些激动。

潘小美咬着下唇,“那我考虑考虑吧。”

话说到这里,慕薇薇才缓口气,她真是用了毕生功力来和她争辩了,再说下去她真的就词穷了。

聊天刚结束,护士就敲门进来了。

“叶太太,岩少爷,病人检查完了,我们主任请你们过去。”

“号,谢谢。”

三个人急急忙忙来到医生办公室,叶少辰坐在凳子上,旁边还空着一个。慕薇薇很自觉的坐上去,叶少辰看到她稍微的尴尬了一下。

“医生,他怎么样?”

医生眉头紧皱,“叶太太,叶先生的身体并没有大碍,但是脑部CT显示,叶先生的大脑海马区受到过伤害,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导致他的记忆消失了。”

“大脑海马区?”慕薇薇重复了一遍,她不是很懂。

医生解释道,“大脑海马区虽然不是记忆的储存区,但是对记忆的长期储存起到过渡作用,海马区受伤,就会丧失记忆。这样的病历在世界其他国家就有。”

“那怎么样才能恢复吗?”

医生摇头,“目前没有可以治疗失忆的药物。你们家属可以给他讲讲以前发生的事情,刺激一下他的大脑神经,没准有天就记起来了,不过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或许他十天半个月就恢复记忆了,或许这一辈子都想不起来,你们家属要做好思想准备。”

慕薇薇顿时郁闷了,一辈子?这时间也太长了吧。

相比之下,站在旁边的潘小美就开心了很多,这个结果对她太有利了。

离开医院,几个人一路沉默的回了家,此时已经是傍晚,章贺开着车和好几个保镖回到了别墅。

“少爷,少奶奶,二少爷,你们忙了一天了应该饿坏了吧,赶紧吃饭,秦妈今天做了好多少爷爱吃的菜。”王管家热情的说。

慕薇薇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孩子,问他,“平安呢?”

“章贺陪着小少爷和萨摩玩呢。”

“我去找他,你们先吃吧。”可能是以前养成的习惯,慕薇薇将包包顺手递给叶少辰,然后转身出去。

叶少辰看着手中的包怔住,她给,他接,明明只是第一次,却觉得这个举动做了数百次。

潘小美在旁边看着翻白眼,好想把那个包包抢过来扔掉。

王管家和叶少岩权当没有看见,领着两位向餐厅走去,经过客厅时,叶少辰将包包放在了沙发上。

“少爷,这是您的位子。”王管家挪开主位的椅子,请他坐过来。

叶少辰没有迟疑坐了过去。叶少岩则在他右手边的位子上坐下。潘小美快步走上前准备坐在他左边的位子上,却被王管家不经意的拦住,“对不起,这是少奶奶的位子。”

潘小美很不服气,“不就是吃个饭吗?哪里有这么多讲究?”

王管家笑的很慈祥,“真是抱歉,我们叶家一直是这个规矩,只有少奶奶才能坐在这里。”叶少岩听到这话差点笑出声,没想到王管家撒起谎来是如此一本正经,他怎么不知道叶家还有这么个规矩?

潘小美被气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只好找叶少辰求救,“少辰哥哥,我想坐在你旁边嘛,我以前吃饭都是坐你旁边的。”

叶少岩以为他会同意,没想到却听哥哥说,“坐在哪里都一样。你就坐旁边那张吧,对了王叔,去把小美的哥哥叫过来一块吃。”

“仆人已经上去叫了。”

“喔。”

话音刚落,小美哥哥就大咧咧的走进来,一屁股坐在妹妹旁边,笑呵呵的说,“吃饭了?哇,好多菜,咦,你们怎么都不动筷子?”

叶少岩很贴心的解释,“嫂子和孩子还没有来。”

小美哥哥很不屑,“那我们不能先吃吗?”

“还是等等吧,她马上就来了。”

看着一桌子的美味却不能动,小美哥哥心里有些憋火,但为了妹妹,他还是忍了。

幸好只等了两三分钟。慕薇薇就抱着平安进来了,手湿漉漉的,应该是刚洗过。

她看到那个空出的位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很自然的坐上去,王管家则很有眼色的将儿童座椅放在两人中间。

慕薇薇扫视了一圈菜肴,抬头对王管家说,“王叔,去把少爷珍藏的红酒拿一瓶过来,今天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说的对,今天绝对要庆祝。”叶少岩应和道。

“好嘞,我现在就去。”王管家很开心的去取酒。

叶少辰一整天脑子都是乱哄哄的,中午也没有怎么吃,此时饥肠辘辘,率先拿起筷子,淡声说,“既然人到齐了,开饭吧。”

“终于可以吃了。”小美哥哥嘀咕了一句,很快大快朵颐起来。

平安现在已经能吃一些容易消化的饭菜了,慕薇薇加了一块小小的鱼肉,确定没有刺之后喂到他嘴里。

“好吃吗?”慕薇薇温柔的问。

平安眨着眼睛很满足的说,“好吃。”

潘小美看着一桌的美味佳肴,发现大多数都是口味清淡的,还有几道甜食,突然就没有了胃口,她喜欢吃辣的呀。

“那个……没有辣的菜吗?怎么都这么清淡?”她问。

叶少岩莞尔,“是这样,我嫂子不能吃辣,慢慢的我们也就不吃辣了。而且小孩子肠胃太脆弱,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

潘小美听了这话更加别扭,凭什么她不吃辣,大伙就要迁就她?

“可是我无辣不欢啊。你这一桌子菜口味这么淡,我怎么吃?”潘小美很委屈的吃。

慕薇薇手中的筷子顿了顿,对旁边的女仆说,“去告诉秦妈,再做两道辣菜。”

“是,少奶奶。”

“潘小姐,以后我会叮嘱秦妈,让她每天单独做菜给你。”慕薇薇很坦然的说。

潘小美瞅了眼默默吃饭的叶少辰,轻抬着下巴说,“少辰哥在家和我是吃一样的,他也喜欢吃辣的。你让厨房多做点。”

慕薇薇依旧淡笑,扭头问叶少辰,“你口味都变了?”

叶少辰抬头,对上慕薇薇黝黑的眼眸,不知为何口中那一句“是”硬是哏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我……都可以。”迟疑了半天,叶少辰硬是憋出了这句话。

“少辰哥。”潘小美很不高兴。

“小美,你先尝尝,菜虽然清淡,但是味道很好的。”叶少辰隔着桌子安慰她。

慕薇薇在旁边暗笑,秦妈的厨艺堪比五星级大厨,能不好吗?就算是素菜也让你吃出荤菜的感觉。

潘小美嘟着嘴,不爽的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咦?味道还真的不错。于是没有再辩驳。

平安机灵鬼一般伸手扯了扯叶少辰的袖子,待他回头,笑眯眯的说,“爸爸,吃粥粥。”

孩子这一声爸爸叫的叶少辰心都化了,可是他说的“粥粥”是什么?

“吃粥粥。”平安又重复了一遍。

叶少辰还是有些没有听懂,不知所措的低声问薇薇,“他要吃什么?”

“要吃你碗里的粥。你喂他一点。”

“哦哦,是这样啊,”叶少辰端起粥碗。舀了一小勺吹了吹,送到小嘴旁,“慢点吃。”

看平安大口吃下去,叶少辰前所未有的满足。

潘小美看着一副相亲相爱的场面,心里很难受,少辰哥从来没有对她这么温柔过。

“红酒拿来了。”王管家手中捧着分酒器,里面是醇厚香甜的红酒。

“给大家倒上吧。”慕薇薇说。

嫣红的酒倒入玻璃杯中,红酒的芳香散开,沁入心脾。

慕薇薇很大气的举起酒杯,微笑的说,“过年的时侯,我们一家人放了孔明灯,希望少辰平安归来,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首先,我代表叶家感谢潘小姐和潘先生,是你们让这个家再次完整。”

“没错。真是要好好感谢二位,没有你们的仗义出手,我哥就回不来了。”叶少岩起身,也举起了酒杯。

潘家兄妹被夸得眉开眼笑,爽朗的举起酒杯和大家碰了碰。

王管家给每个人倒得都不多,慕薇薇很痛快的一饮而尽,王管家忙又添上。

“第二杯,我敬你。”慕薇薇直直的盯着手边的男人,柔情中带着炽热,“谢谢你没有放弃自己,谢谢你一直在坚持,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但你还活着,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叶少辰被她眼神一烫,心里竟生出一种莫名的情绪。

后来的后来他才知道,这是爱情在滋生。原来不管过了多久。当他看到她,还是会再次爱上她。

“干杯。”慕薇薇在他杯子上轻碰了一下,又将杯中酒饮尽。

叶少岩知道她的酒量,不由的开口劝,“薇薇,你少喝点。”

慕薇薇笑的像个孩子,“没事儿,今天我高兴,醉就醉吧。”

“你醉了吃亏的可是我们,我不想被你摧残啊。”叶少岩调侃她。

慕薇薇瞪了他一眼,“喂,给点面子行吗?”

叶少岩只好举双手投降,“好好,大不了我今晚堵住耳朵。”

叶少辰很有兴趣问,“为什么她不能喝醉?”

“因为她喝醉了很喜欢唱歌,但偏偏她五音不全,所以咯。”叶少岩摊手。

“叶少岩。”慕薇薇娇怒,“信不信我站在你门口唱一晚?”

“千万不要,求放过。”叶少岩秒怂。

叶少辰忍不住笑了,这样的气氛,好温馨啊。

真的……好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