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久别重逢的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少辰,你这个疯子,疯子——”慕薇薇泪如雨下。

而站在旁边的潘小美已经彻底傻住了,大脑一片空白。

王管家惊慌失措的赶紧呼喊小方去开车,给医院打电话。

这时,平安拉拉慕薇薇的袖子,小声说,“妈妈,你别哭了,爸爸没事。”

慕薇薇愣住,抹了一把眼泪看儿子,“你说什么?”

“爸爸没事,他刚才还和我说话了。”平安像是在和她分享一个秘密,说的很神秘。

慕薇薇惊呆了,叶少辰明明是直接落地的,她看的清清楚楚,怎么会有时间和平安说话?

等等,平安是什么时侯出现在这里的?刚刚他似乎并不在现场。

猛地想起什么,慕薇薇快速瞄了眼还在呆滞中的潘小美,小声问平安,“爸爸对你说什么了?”

“爸爸问我,他眼睛的颜色是不是我变得和我右眼睛一样了。”

慕薇薇望着儿子的右眼,是紫色。

这么说,刚才是叶少辰在下降的过程中激发起了体内的异能,让时间静止了?或者,是儿子使用的体内的异能?

“平安,别对其他人说这件事情好吗?”慕薇薇小声叮嘱他。

平安重重的点点头。

这时,小方把房车停在了他们跟前。两个保镖赶紧上前去抬叶少辰。

“慢点。”慕薇薇听了刚才平安的话,心下安定了许多,也没有刚才那么慌乱了。

叶少岩一路飞奔下来,直接跳进房车里,焦急的问,“我哥怎么样了?”

慕薇薇探过了他的脉搏,轻声说,“没死。”

“老天爷保佑。”叶少岩双手合十祈祷。

“王叔,照顾好平安。”慕薇薇冲外面喊了一句,然后对司机说,“开车。”

房车开出去不到两米,潘小美陡然回过神。急忙追上去扒着车窗喊道,“我也要去。”

车速还不是很快,所以潘小美跑着完全跟得上。

慕薇薇扭头望着车外追跑的女人,冷声说,“这条命他还给你了,以后他怎么样和你没有关系了。”

潘小美眼睛湿润,“不,求求你让我跟着去,我不会赖在你家不走的,我只想亲眼看着他清醒过来。只要他醒来,我立刻就离开叶家。”

慕薇薇心下一软,罢了,她也是个痴情的人。

“小方。停车。”

车里的气氛异常压抑,慕薇薇的目光完全专注在叶少辰身上,她好想知道叶少辰在掉落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一会儿,“嘤嘤嘤”的抽泣声响起,慕薇薇不用看就知道是坐在后面的潘小美。

自己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刚才都被叶少辰吓到了,更不要说这么小姑娘。所以她没有阻止她的哭泣。

她需要宣泄内心惊恐担忧的情绪。

叶少岩不知道平安的事情,此刻担心的要命,又听到她的哭声,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怒声说,“我哥还没有死呢,你哭什么哭?”

潘小美被震住,但随即“哇”的一声就大哭开来。一边哭一边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气气他……谁知道……”

叶少岩恨恨的瞪她一眼,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让他不能对一个女人报以恶言,只能握住叶少辰的手,祈祷他能延续上次的幸运,不要出事。

“我不想他死的……呜呜呜……我如果知道他真跳,我,我一定不会让他跳的……他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我怎么会想让他死呢……呜呜呜……”

潘小美哭的很凄惨,一把鼻涕一把泪。

慕薇薇听着心里又烦又同情她,从车的前台拿过抽纸盒,给叶少岩,示意他转给潘小美。

叶少岩无奈的瞪她一眼,粗鲁的将抽纸盒给潘小美。“行了,知道你不是成心的好了吧?都怪我哥太执拗了,拉都拉不住,非得往下跳。不过,你真的答应不逼我哥娶你了?”

潘小美擦着眼泪,点点头说,“嗯嗯,我不逼他了。”说着她看了眼前面的慕薇薇,委委屈屈地说,“他既然不喜欢我,我也不能强求,强扭的瓜不甜。”

“你早这么想不就好了?”

早这么想?

也不过才三天时间,潘小美怎么可能想这么透彻,况且她是真的很喜欢叶少辰,看到喜欢了三个多月的男人,突然间爱上了另一个女人,她嫉妒的都要发狂了,脑里心里想的全是把他怎么夺回来,怎么会想到放手?

若不是今天叶少辰如此决绝的跳下来,她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情,她自己都不知道。

又来到上次的医院,医生护士一大堆正在门口候着,车一停下,叶少辰就被抬上了担架。王管家在电话里已经告知了受伤的原因,所以医生没有问一句,就把叶少辰推进了抢救室。

慕薇薇坐立不安的在抢救室门口走来走去,双手纠结的缠在一起,不停的隔着小小的窗户向里面张望。

潘小美已经停止了哭泣,眼睛红红地蜷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有些呆。

时间缓慢的像是一只蜗牛在爬,也不知过了多久,抢救室的门开了,慕薇薇和叶少岩连忙迎上去,“他怎么样?”

“生命体征比较正常,我们给他做了B超,体内的器官也没有破损的迹象,骨头什么的也都好着。”医生说。

“他醒了吗?”

“还没有,应该是暂时性昏迷了。过会儿应该就醒了。”

医生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的护士在喊,“医生,病人醒了。”

慕薇薇和叶少岩听到这消息,惊喜的飞奔进去,然后,她看到了他满怀柔情的眼眸,只是一眼,慕薇薇就知道,他恢复记忆了。

眼泪不由自主的掉落,脸上却绽放最美的笑容。

“薇薇,过来。”叶少辰向她伸出手。

慕薇薇噗嗤笑了,雨带梨花的走过去,粉拳落在他的胸膛,“让你吓唬我,让你吓唬我,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你还失忆,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叶少辰任由她打着,等她打够了,才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将她拉进怀中,然后封住了她的唇。

这是一个久别重逢的吻,温柔又深情,诉说着彼此的心意。

被彻底忽略的叶少岩看着这一幕,耸耸肩,冲围观窃笑的护士们招招手,众人都一步三回头的跟着他出了抢救室。

毕竟。看到叶少辰的八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记法式深吻结束后,叶少辰抵着女人的额头,眼中全是宠溺。

“和昨晚的一样甜。”他用低沉愉悦的嗓音说。

慕薇薇闹了个大红脸,突然想起现在是在医院,挣扎着要起来,却被叶少辰抱得更紧了。

“别动,让我好好抱抱你,我好久都没有抱你了。”叶少辰温柔的说。

慕薇薇停止了挣扎,像一只猫窝在他的胸膛,“你是什么时侯恢复记忆的?”

“是平安把我叫醒的。”叶少辰词不达意。

“什么意思?”

“我落到地面的时侯,时间突然停止了,然后我就听到了平安的声音。紧接着就慢慢恢复记忆了。”叶少辰轻抚着她的碎发,这是他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以前,她的头发很长,又黑又有光泽,叶少辰没事的时侯就喜欢玩她的头发,现在即使成了短发,这个习惯还是改不了。

慕薇薇诧异的抬头看他,“这么说不是你使用的异能,而是平安?”

“是他,”叶少辰肯定的说,“他比我们想象中的强大很多,至少比我厉害的多。只是他现在运用的还不纯熟。”

“对了,”慕薇薇抬起脑袋气冲冲的望着他,质问道,“你是不是傻啊,为什么要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万一受伤了呢?”

“我本来站在上面还想和潘小美再商量商量,没想到你却说要离婚,我能不着急嘛。”

“离了婚还可以再复合啊,你万一出了意外,我和平安怎么办?”

叶少辰显然不同意她这个观点,捏着她消瘦的小脸蛋的说,“什么复合?在我的字典里,没有离婚这两个字,你想都不要想。”

慕薇薇眼中露出不屑。“这也是权宜之计嘛,等潘小美彻底对你死心了,我们再复合啊。”

“不行,绝对不行,万一你又看上哪个男人,我哭的地方都没有?”

慕薇薇无声的笑了,头放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的温度,他的心跳,他的呼吸。

“真好。”慕薇薇无比满足的说。

两个人正在你侬我侬,一个护士推门而入,“叶先生,医生说你没有什么大碍。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多谢。”叶少辰保持着高调秀恩爱的姿势,平淡的说。

“还有,你们最好快点离开,几分钟后会有好几个伤势严重的来这里抢救。”

呃……好吧。

二人走出抢救室,潘小美泪眼婆娑的走过来,有要抱住叶少辰的架势,被叶少辰用语言阻止,“潘小姐,你好。”

潘小美脚步顿住,她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眼神不在是以前那样清澈纯碎,而是有些深邃阴郁,仿佛变了一个人。

还有。他从来不会叫她潘小姐,最多气急了喊她全名。

“你……”潘小美不敢确定心中的想法。

叶少辰淡笑着点点头,“是的,我想起以前的事情了。谢谢你救了我。”

或许是气场的改变,潘小美对这样的叶少辰有种莫名的惧怕,不敢再像往日那样缠上去胡闹。

叶少岩激动的心情收敛了许多,不轻不重的喊了一声,“哥。”

叶少辰这才露出几分真心的笑意,“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我应该做的,我们先回家吧。”叶少岩还是难以面对真正的叶少辰,抬脚向医院门口走去。

叶少辰望着他的背影,扭头对慕薇薇叹息道,“他还在恨我。”

慕薇薇不以为然。“你想多了,他要是恨你,这次就不会这么尽心尽力的回来找你,更不会在找到你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就把公司归还给你。你这样想少岩,真的太狭隘了。”

“不许这样说我。”叶少辰语气中散发着醋意,他还记得曾经叶少岩是多么的喜欢薇薇,甚至因为这件事情两年时间都没有和他说过话。

慕薇薇无语,瞪了眼叶少辰,“哼,小肚鸡肠。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你能不能大方一点。”

“不行,在这件事情我永远也不会大方。”

“我突然觉得,还是失忆的你更好一点,软萌软萌的,像个少年。瞧瞧你现在,哎……”慕薇薇悠长的叹口气往外走,叶少辰立刻跟上去。

“现在我怎么了?还是很好啊,你看嘛,也挺软萌的,”叶少辰牵住她的手扮鬼脸逗她笑,被慕薇薇按着脸推开。

被遗忘在大厅里的潘小美心如死灰,这两人眼中只有彼此,根本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她的少辰哥或许还会看他一眼,但此时的叶少辰,只会把她当成一个陌生人,救了他的陌生人。再无其他。

罢了,原本就不是属于她的东西,无需再强求了。

只当做了一个漫长而美好的梦吧。

车里的气氛比来时好了很多,叶少辰多次想找机会和叶少岩说话,但是都被弟弟三言两语就打发了。

哥哥表示,很受伤。

回到叶家别墅,王管家欣喜异常,少爷果然是被神明护佑的人,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平安小跑着扑进他的怀里,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爸爸,你的眼睛又变回来啦。”

叶少辰此时听到这句爸爸那叫一个高兴,狠狠的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臭小子,你终于肯叫我爸爸了。”

平安嘻嘻的笑,“我才不是臭小子,我是乖宝宝。”

“对对,你是天底下最乖的宝宝。”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侯,潘小美一个人默默的上了楼,开始收拾她的东西,隔壁她的哥哥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小美,你在干什么?”小美哥哥惊讶的问。

“哥,叶少辰他恢复记忆了,我们该回去了。”小美从衣柜里把衣服拿出来,好多都是昨天才买的新款,她决定还是把这些带走,留下也没有用。

小美哥哥摁住她的手腕,“你这就想走了?难道你不想嫁给叶少辰了?”

小美有气无力的摇头,“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是这件事完全没有可能,他宁愿跳楼都不愿意娶我,我还有什么办法?”

“这才来了几天啊,你都没有努力争取怎么觉得没有可能呢?”

小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甩开哥哥的手烦躁的说,“我决定了,现在就离开这里,否则我们真的会被别人看不起的。”

“你真是个榆木脑袋,什么看起看不起的,只要能达成目的。损伤点面子算什么?”

“哥——你不懂,现在的叶少辰完全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了,我光是站在他面前就怕的要死了,怎么去争取?”

小美哥哥十分好奇,“变化有这么大?我去看看,你先别收拾东西了。”

过了两三分钟,他回来了,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坐在床上不说话。

“看见了?怎么不说话?”潘小美边叠衣服边问。

小美哥哥呐呐的说,“看见了,真的像你说的,完全不是一个人了,他就远远的看了我一眼,我就觉得后背发凉。难怪他能管理那么大的公司,真的不是一般人。”

“那就别愣着了,回去收拾行李吧,这里不是我们应该待的地方。”潘小美催促他。

小美哥哥还是不死心,“他们不是说,可以帮我们在A市买房找工作吗?我不回去,每天出海打渔又累又苦,我要留在A市生活。”

小美生气了,“你不回去我回去。”

她已经失去了爱情,她不能再失去尊严,内心深处,她不想叶少辰看不起她。

原本来时就没有带多少东西,潘小美将新买的衣服鞋子和包包塞进行李包。然后在哥哥的百般阻挠下,下了楼。

叶少辰、慕薇薇以及叶少岩章贺几人正在商量楚轩的事情,看到她提着行李,不由的怔住,最后还是慕薇薇打破僵局。

“潘小姐,你这是……”要走?

潘小美偷偷的看了眼叶少辰,假装淡定的说,“我信守承诺,现在就离开。”

慕薇薇显然没有想到她这次如此果断,她有些喜欢这个小姑娘了。

“你不如多住几天吧,还没有在A市好好逛过。”慕薇薇这话是出自真心的,反正现在叶少辰已经恢复了记忆,她一点都不担心。

潘小美摇摇头,“不用了,以后有时间我会自己来A市逛的。”

“小美,你是个好姑娘,会找到更好的人的。”慕薇薇想了想说,“以前我给你的条件还是算数的,你考虑一下。”

“不用了,我想……”

“要要,当然要。”小美哥哥从楼梯处跑过来,一把将妹妹拉到身后,挺着胸膛说,“我是她哥哥,这件事我说了算。你说的那些条件我们都答应。”

“哥!”小美在身后很不满的喊道。

“你别多说话,爸爸妈妈年龄都那么大了。难道你还想看着他们出海?能不能有点孝心?”

小美不服气,“我们可以自己赚钱自己买房啊。”

“你知道A市房价有多高吗?我们挣一辈子都不可能买到房子。”

“那就住在村里!”

小美哥哥怒了,“咱村儿你还回的去吗?就算回去了你还能找到婆家吗?咱爸妈还不得让人嘲笑一辈子。你能不能不要只为你考虑?想想他们好不好?”

小美哥哥说的是实话,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潘家已经成为了小渔村的笑料,只要看到他们一次,大家就会想到那场没有完成的闹剧。

小美的眼眶红了。

慕薇薇回头看了眼叶少辰,他冲她点点头,表示同意她的意见。

“这样吧,叶家现在有一套三室的房子空着,里面家具什么的都是齐全的,就当是你们救了叶少辰的报酬,你们可以把你们父母接过来,至于工作……”慕薇薇不是很清楚叶皇的产业,不知道该怎么安排。

这时,叶少辰开口了,“我可以安排你们去工厂上班,但都是流水线上的工作,不会给你们任何照顾,别人拿多少工资你们就拿多少工资。”

“可以可以,”小美哥哥满口答应,只要能留在A市,他什么都愿意干,待在那个小渔村他都快要烦死了。

叶少辰绕过他,清冷的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女人身上,“潘小姐。你的意思呢?”

潘小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十只手指揪成了麻花,“我不想要你的东西。”

“这是你们应得的,我们叶家也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叶少辰两三句话就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开了。

“你还犹豫什么?你在那个小渔村能干什么?在A市我们的生活会更好。”小美哥哥在旁边不停的说服她。

潘小美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王叔,把莲湖小区那套房的钥匙取一下,”叶少辰对王管家说。

“是,少爷。”

“章贺,你等会送二位过去,顺便带他们去熟悉一下环境。”

“知道了,少爷。”

潘小美听着他的声音,心一点点凉却,这样的叶少辰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更是陌生的。

车子在门口等待,小美哥哥将行李放到后备箱,仰头看了眼富丽堂皇的别墅,心道,能在这里面住几天,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潘小美上车前还是忍不住转过头,痴痴的望着叶少辰,许久才说,“叶少辰,再见。”

“再见。”叶少辰礼貌而客气。

上了车,潘小美眼泪无声的滚了下来,心痛欲裂,她怕是这辈子都再也找不到如此让她爱慕的男人了。

小美哥哥叹口气,搂过她安慰道,“好了,别哭了,天下好男儿多的是,你会找到适合你的,这个叶少辰太强悍,不是你的菜。”

“嗯。”潘小美点点头,任由眼泪肆意。

别墅外,慕薇薇轻声说,“其实这姑娘还挺好的,就是钻了牛角尖。”

叶少辰没有发表意见,他貌似说什么都不是很合适,还是闭嘴吧。

车子在视野中消失,慕薇薇伸了个懒腰。这一大早兵荒马乱的,终于可以好好补个小觉了。

“你还去公司吗?”叶少辰问她。

“今天不想去,明天再说吧。”慕薇薇很随意。

其实她去公司有一大部分原因来自于叶少辰,现在他都恢复记忆了,她也就没有必要这么早去上班了。这段时间她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对平安的关心也不够,因此她想多陪陪儿子。

叶少辰对此当然没有异议,他巴不得慕薇薇做闲散的富家太太呢。

“那我吃了午饭去公司,这段时间公司的业绩下滑很厉害,”说着他还瞅了眼旁边的某人。

叶少岩立刻跳脚,“这不能怪我吧,我能硬着头皮撑这么久已经不错了好吗?”

“你就不考虑一下回来帮我吗?那么多的事情?”

“不要,我喜欢自由的生活。”叶少岩撇撇嘴,眼眸闪了几下,“那个,我明天也回欧洲了。”

慕薇薇正要走,听到这话停住了脚步,“这么快就要走?”

“我的老师都打电话催了好几次,说我再不去就让我直接退学。”叶少岩随便找了个借口,其实他回来的时侯在学校就办了休学手续,这么快离开,只是不想被喂更多的狗粮,他这颗脆弱的心承受不起。

叶少辰看了看他,郑重其事的说,“少岩,谢谢你。”

“谢我什么?”叶少岩挑眉问。

“这段时间来为我做的所有事情。”

叶少岩扬着下巴很傲娇的说,“那就不必了,我从欧洲回来,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那可爱的小侄子。平安,过来,叔叔带你去萨摩玩儿。”

“欧耶——”平安欢呼一声跑过来。

叶少辰看着一大一小的背影苦笑,好吧,他承认儿子在弟弟心中的份量重很多。

慕薇薇不敢去揣测叶少岩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对这些事情,她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给哥哥和汐冉说一下这件事。免得他们担心。”

叶少辰“嘁”一声,“他们才不会担心我。”

“当然,我是怕他们担心我。”慕薇薇戳破他的玻璃心。

“啊——薇薇,我发现你没有以前那么爱我了,”叶少辰一把搂过她的肩膀,发泄般的在她唇上狠亲了一下。

慕薇薇调侃道,“你都把别的女人带回来了,我没有和你一拍两散就不错了好吗?你还这么多要求。”

叶少辰叫苦不迭,“我失忆了嘛。如果我没有失忆,我就算断胳膊断腿儿我也要爬回来的。”

“不用你爬,你打个电话我们会很贴心的接你回来的。”慕薇薇陡然想起一件事,问他,“对了,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真是一言难尽,你先去补觉吧,有时间了我再细细讲给你听。”

“好吧。”

下午叶少辰一到公司,就吩咐刘秘书召开高层会议,刘秘书敏锐的发现,今天的叶总似乎和昨天的有些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