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叶少辰,来段表演/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这种感受的除了刘秘书,还是前来开会的各位高层。大家低头小声讨论,昨天不是刚开过了吗?怎么又开?

然而当叶少辰寒着一张脸进来的时侯,在座位的诸位心中警铃大震。

“啪——”叶少辰将桌子上的一叠资料摔在桌子上,有好几张顺着光滑的桌面溜出去好远,还有几张掉在了地上。

会议室刹那间静如死灰,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有个经理很好心的弯腰想捡起地上的资料,叶少辰一记杀眼飞过去。

“这种垃圾东西还捡什么捡?”叶少辰厉声说。

经理抖了两抖,赶紧坐直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叶少辰冷冷的扫视一圈,开口说,“我这么久不在,你们清闲的很麽,第一个季度都结束了,营业额还比不上去年同期的一半,我请你们来是养老的吗?”

所有人的脑袋都不约而同的低了下去,说实话,这几个月的确很轻松。

叶少辰双手抱胸慢慢的踱着步,“我知道,你们一定想说因为岩总裁不熟悉业务,所以才会降低效率,我承认有这么方面的原因。但是,第一季度有很多事情都是年前安排好的,工作上懈怠就是懈怠,不要给我找任何理由。”

“昨天交上来的报表,这些垃圾你们也好意思写出来,也好意思给我看?你们知不知道叶皇三年前就有这样的业绩了?在座的所有人,扣除一个月的绩效工资。另外,这个季度如果低于去年前年同期,从经理到职员全部给我滚蛋,我叶皇不是养老院。”

训斥一顿后,叶少辰怒冲冲的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有人抬头瞄了一眼门口,然后长长的松口气,紧接着哀嚎声此起彼伏。

“我就说昨天开会叶总那么仁慈,我还以为他性格转变了,原来是我想多了,哎……”

“去年同期女装的销售额是近几年内最高的,今年要超过去年,天呐,谁来救救我?”

“老天爷救不了你,只有女人们能救你,甭说了,赶紧想办法讨女人欢心,让她们来买衣服吧。”

因为叶少岩明天要走,慕天野和萧汐冉特地过来给他送行。

天气逐渐炎热,为了活跃气氛,王管家在湖边支起了烧烤摊,烤串烤鱼烤菜,菜品调料丰富到可以和专业烧烤媲美。

萧汐冉不会下厨,但却是烧烤高手,也没有什么小姐架子,一来就问秦妈要了围裙,换了双薇薇的平底鞋,挽起袖子就开始动手了。慕天野当然不能让女朋友一个忙,自己在旁边扇扇子,擦汗打下手。

“冉姐,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居然有这种本事。”叶少岩由衷的赞叹。

萧汐冉得意的一笑,“这有什么?我最离开的是烤全羊,绝对外焦里嫩,色香味俱全。”

“呀,冉姐姐,你这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还有没有姐姐妹妹?给我介绍一个呗。”叶少岩开玩笑道。

“没有,我们萧家三代单传,就我一个独苗。”

叶少岩瞄了眼旁边的慕天野,笑道,“那你们以后可要多生几个孩子,把你这优秀的基因传下去。”

萧汐冉翻着手中的肉串,“那必须的,我都想好了,到时候我要生两个宝宝,一个姓萧,另一个嘛……”

“另一个当然是姓慕,这还有疑问吗?”慕天野很霸道的说。

萧汐冉眉角飞扬,“那就要看你表现了。”

慕天野丝毫不避嫌,在她耳垂边吻了吻,说,“我知道了,晚上我会努力的。”

饶是萧汐冉脸都不由的红了,扭头羞涩的瞪了他一眼。

叶少岩直接被暴击,捂着心口夸张的说,“天呐天呐,我不行了。这把狗粮撒的,我要去缓缓。”

萧汐冉见怪不怪,还是专心致志的烤肉,这时王管家拿了几瓶红酒过来,她看见喊住了他,“王叔,吃烧烤要喝啤酒,尤其是冰镇的,你去般几箱啤酒过来。”

啤酒?王管家郁闷了,家里从来没有人喝啤酒,酒窖里也没有准备。

“没有吗?”萧汐冉问。

“我现在就让人去买。”这怎么能难道他这么万能管家呢?

叶少岩听到,一边掏手机一边说,“不用派人专门去了,我哥不是刚下班吗?我打电话给他,让他捎回来。”

“哦,好的。”

慕薇薇对烧烤一窍不通,她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看着平安,别让他四处捣乱。

叶少辰回到家让王管家搬啤酒下车,自己则先回房间换了居家服,来到湖边看到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一天的疲惫全都散尽。

“爸爸——”平安欢呼着跑上去,叶少辰弯腰一把将他抱起来。

“有没有乖乖听话?”叶少辰点着他的小鼻子问。

“我可听话了,没有捣乱哦。”平安闪着大眼睛说。

“真乖。”

萧汐冉看到他回来,拎着手中的烤肉串调侃道,“呦,失忆男主角回来啦。”

“你们来了。”叶少辰尴尬的笑。

萧汐冉扭头故意问慕天野,“对了,我好像记得前两天有人在他的婚礼上想要和我动手来着,那人是谁呀。”

慕天野和她一唱一和,“我也记得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谁呀。”

叶少辰一秒认怂,很诚恳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脑子糊涂,冒犯了萧女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

萧汐冉原本还想再逗他几句,一看他这态度,乐了,“难得见你这么谦虚的时侯。”

“那当然,我向来知错能改。”叶少辰这时候还不忘给自己贴金。

天色渐暗,萧汐冉已经烤好了两大盘肉串,然后把位子让给秦妈。

叶少辰给四个人斟满酒,慕薇薇急了,“我也要喝。”

“你还是喝果汁吧。”叶少辰太清楚她的酒品了。

“一杯醉不了。”

“哥,你给她倒一杯吧,在场的都是自家人,丢人就丢人了。”

萧汐冉哈哈哈笑,她早就从慕天野口中知道薇薇的糗事,看热闹不嫌事大,“就是就是,大家都是自己人,丢人也不笑她。”

叶少辰无奈,只好给女人倒了一杯。

叶少岩眉目如画,身姿俊朗,他举起酒杯说,“感谢慕大哥和冉姐姐过来给我送行,我敬你们一杯。”

脖子一仰,三人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第二杯,我敬薇薇,”叶少岩眼眸中带着浅笑,“如果不是你,我哥,我还有慕大哥,我们可能要互相憎恨一辈子,因为你,我们今天才能坐在一起和平相处,谢谢你。”

慕薇薇举杯和他碰了一下,“你说的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你以前也帮了我很多呀。朋友之间不说这些客套话。我干啦。”说着她猛地一仰头,真的干了。

速度快的叶少辰拦都拦不及。

叶少岩本想让她随意,没想到她这么豪爽,于是也不迟疑干了杯中酒。

添了第三杯,他才看向自己大哥,“哥,这一杯我敬你,谢谢你为叶家付出的一切,这样我能安安心心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追寻我要的生活,谢谢你。”

“臭小子,你和大哥客气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叮,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

“好了,开吃啦。”慕薇薇闻着香味早就按耐不住垂涎三尺了,拿了一串就咬了一口,哇,这味道,简直太好吃了。

“光吃吃喝喝着没有什么意思,我们玩个什么呗。”萧汐冉提议。

“玩什么?”慕薇薇拿着烤串很捧场的问。

萧汐冉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落在了叶少辰身上,笑嘻嘻的说,“叶少辰。冒昧的问一下,你都会什么特异功能啊。”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安静了,眼神全都集中在了叶少辰身上,因为大家也都很想知道这件事情,只是介于这是他的隐私,不好意思问而已。

叶少辰见萧汐冉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他,很警惕的问,“你想干嘛?”

萧汐冉也不尴尬,很坦然的说,“不干嘛呀,就是……我这个人好奇心很重,想了解一下这个未知的领域。”

叶少辰看了看其他人,包括慕薇薇在内都是一脸的求知欲,只好妥协道,“算了。我今天心情好,就让你们看看吧。”

“你要做给我们看吗?”萧汐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少辰不屑的问,“难道我说了之后你不会让我表演吗?”

“会会。”萧汐冉开心的只差跺脚。她会问,但是没有想到他会答应这个无理的要求啊。

“那不就行了,”叶少辰说完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蓝眸已经成了妖冶的紫眸,他勾了勾手指,桌子上的几串烤肉从盘子上飞起来,又指了指,烤串分别飞到了另外四人的眼前。

除了慕薇薇,其余三个人都很紧张的抓住眼前的烤串。

近距离观看简直太刺激了。

接着,叶少辰又让两瓶酒飘到空中,瓶口朝下,在大家都以为酒会洒下来的时候,四股液体在空气中画出几个弧度分别注入四人的酒杯中,倒满后,酒瓶又缓缓的正常落下。

“还有瞬间消失,飞来飞去,这些你们都见过了,还有把时间静止,这个做了你们也感觉不到。”叶少辰淡淡的说。

萧汐冉和慕天野对视一眼,这下是真的开了眼界了。

“叶少辰,你是什么时侯知道你身上蕴藏着不同的力量的。”萧汐冉很感兴趣的问。

“中学的时候,”叶少辰皱着眉回想了片刻说,“有天晚上,我从梦中惊醒,突然发现我整个人飘在半空中,我还以为遇到鬼了,想要大声喊,可是一出声,我就掉在床上了。后来慢慢的。我发现当我出现这种情况的时侯,我的眼睛就会变成紫色。”

“我记得有段时间你情绪很低落,总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我叫你一起去玩,你也不理我,就是那会儿吗?”叶少岩问。

叶少辰点点头,苦笑道,“对,当时我发现自己身体出现异状后,很害怕,以为自己是怪物或者是被鬼附身了,根本不敢对家人说,也不敢让他们看到,所以只好把自己锁起来。”

听到他说这些,慕薇薇替他有些心疼,可以想象。一个对世界认知还不是很全面的学生,突然要面对自己可能是怪胎的现实,没有崩溃就不错了。

场面陷入安静,这时,桌子上的几个烤串又飞起来了,但是很没有规律,到处乱撞。

“少辰,不要玩了,”慕薇薇躲避了一个直直朝自己飞来的一串土豆片,忙对叶少辰说。

叶少辰摊手,“我没有动啊。”

“那这些怎么又飞起来了?”

叶少辰突然想起什么,眼神落在旁边儿子的身上,果然,他一脸嬉笑玩的不亦乐乎。

“平安,停下来。”叶少辰严肃的说。

平安被爸爸吓了的声音吓了一跳,超能力消失。然后半空中的肉和菜全都砸了下来,幸亏没有落在几人身上。

叶少辰掰过儿子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认真且严厉的说,“以后除了家里,不许乱来。”

平安怎么能懂他说的乱来是什么意思,求知欲爆棚的问,“什么是乱来?”

叶少辰郁闷,“就像刚才那样,把东西飞起来,或者是自己飞来飞去。”

平安很不服气的说,“那你刚才也乱来啊,我为什么不能?”

叶少辰压下心中的怒火,耐心的解释,“因为你还是孩子,还不会很好操控这些力量。比如刚才。你差点就伤到了妈妈,而且如果被外人看到你会这些,他们会把你抓走,你就永远看不到妈妈和爸爸了。”

平安流露出一丝窃怕,扭头看向慕薇薇,“妈妈,坏人会把我抓走吗?”

“对,如果你在外面这样做,坏人会把你抓走的。”

平安看似很谨慎的思考片刻,说,“那好吧,我以后不这样了。”

叶少辰终于松口气,“乖孩子,等你长大一点爸爸会教你怎么使用这些力量。”

“哦。”平安有些垂头丧气,其实他觉得刚才很好玩,但既然爸爸妈妈说不能做,那他以后只能在自己房间偷偷玩了。

叶少岩三人都惊呆了,平安也遗传这种基因了?

慕薇薇很无奈的说,“我估计平安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前段时间我们被绑架,有天晚上我翻了个身突然发现他不见了,一睁眼他在我眼前飘着,当时吓得我差点尖叫。后来一路上我怕别人发现他的异常,每天晚上睡的时侯只好把他的胳膊抓在手里。”

叶少辰接着说,“还有,今天早晨我从楼上跳下来,是他把时间停止了,还叫醒了我。”

“啊?”众人的目光聚焦在小家伙身上,天呐,他小小年纪就这么厉害?长大还得了?

平安笑眯眯的回看大家,一副人畜无害的小模样。

“我真害怕他再过两年上幼儿园的时侯,当着那么多孩子的面使用超能力,那我们想瞒都瞒不住了。”慕薇薇很担忧的说。

想想那个场景。老师挨个给小朋友们盛饭,突然间锅碗瓢盆全都飞起来了,大家会是什么反应?

平安一本正经的问,“什么是幼儿园?”

“就是有很多小朋友的地方。”慕薇薇说。

平安兴奋的说,“我要去。”

“不行,你现在年纪还太小,还得再过两年。”

“哦,”平安瞬间耷拉下了脑袋,“两年要好久哦。”

叶少辰揉揉他的小脑袋,“如果你乖乖听爸爸的话,不乱来,爸爸可以考虑提前一年送你去幼儿园。”

“真的?”平安的眼眸再次亮起来。

“当然是真的。”

“好,我不会乱来的。”平安极为认真的说。

一场好戏落下帷幕,萧汐冉觉得她对这个世界有了新的认识。

气氛再次活跃起来,慕薇薇悄无声息间已经喝了不少酒,吃了不少肉。醉眼迷离之际,她站起来说,“我要唱歌。”

刹那间哀鸿遍野,只有萧汐冉惟恐天下不乱,敲着酒杯也站起来说,“来来来,我给你伴奏。唱什么?”

“薇薇,你先吃个烤鱼行吗?王叔烤的这个鱼非常好吃。”叶少辰试着让她取消唱歌的念头。

慕薇薇轴啊,当然不愿意,拍着肚子说,“我饱了,不吃。”

“快点,想唱什么?”

慕薇薇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开始起范,“现在由天后慕薇薇给大家带来一首著名歌曲,难忘今宵。”

“哦——”萧汐冉很捧场的欢呼。平安也加入进来,拍着小手给妈妈鼓掌。

慕薇薇干咳两声清清嗓子准备开场。在场的其他三名男士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想逃跑的表情。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无论天涯与海角……”

乍一开口,萧汐冉就被震住了,接着就是捧腹大笑,上帝啊,为什么她没有一个音在调上的?为什么她要作死的想听她唱歌?

而叶少辰等人强憋着笑,一脸的生无可恋。

慕薇薇越唱越来劲,声情并茂的自己打起了节拍,“告别今宵告别今宵,无论新友与故交,明年春来再相邀……青山在,人未老……”

一首歌唱罢,平安很激动的鼓掌,萧汐冉也很尽职尽责的赞美。“唱的好。”

慕薇薇被鼓励的自信心大涨,喝了口酒润润嗓子后,大声说,“既然大家这么喜欢,我再献唱一首。”

“哦——不要——”慕天野掩面,这不是他的妹妹,谁要谁赶紧带走。

萧汐冉“噗通”坐在凳子上,脸都快笑僵了,她实力演绎了什么叫作死。

叶少辰表情复杂的看着妻子,他好想把她拉回去,按在床上,堵住她那张嘴,干什么都好,千万不要在唱歌了。

旁边的叶少岩虽然在笑,眼底却有难言的不舍,这样的慕薇薇,他要很久都见不到了吧。

只有小平安作为忠实的听众和观众,很积极的给她鼓掌。

“接下来我为大家带来一首五环之歌,希望大家喜欢,音乐起。”

萧汐冉赶紧拿起筷子敲酒杯,如此舍己为人的朋友,慕薇薇估计再也找不到了。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唱着唱着,萧汐冉也不由的加入进来,跟着她唱,只是调子比她准了很多,然而就算再准,也会被慕薇薇带偏几个音。于是女声独唱就几乎变成了二重唱。

“终有一天你会修到七环,修到七环怎么办?你比五环多两环……哦~掌声——”

三位男士很不情愿的噼里啪啦鼓掌。

“接下来……”

“等一下。”叶少辰终于按耐不住打断了她的话,“薇薇,你先休息一下,我们换个人唱。”

“对对。让嗓子缓缓。”慕天野赶紧说。

“那好吧。”慕薇薇很傲娇的为大伙鞠躬谢幕坐下。

叶少辰松口气,抓阄般把弟弟抓起来,“接下来,由叶少岩为大家高歌一曲。”

“哦~哦~”起哄声比刚才大很多。

叶少岩瞪了眼出卖自己的哥哥,算了,豁出去,起身正正衣领清清嗓子,“那我就为大家献唱一首老歌,周董的安静,送给大家。”

热烈的鼓掌声响起,最卖力就是喝醉了的慕薇薇,因为她最喜欢的歌手就是周董,奈何自己五音不全,根本不敢亵渎自己的偶像。

“只剩下钢琴陪我过了一夜……”

叶少岩的唱功比慕薇薇不知高出了多少倍,再加上迷人的嗓音,很快刚刚燥热的气氛就像这首歌名一样安静了下来。

这一晚,歌声和笑声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才结束。

叶少岩的飞机是早晨七点半,他五点就从床上爬起来,收拾妥当后提着早就收拾好的行李下楼,却意外的看到了站在车边抽烟的哥哥。

“哥,你……”叶少岩并不愿打扰大家好梦,想着偷偷走就好。

叶少辰提过他的行李放进后备箱,接着拉开车门说,“走,哥送你去机场。”

叶少岩的眼眶微热,哥哥是个很不会表达情感的人,但是他却默默做了很多,相反,他这个弟弟却因为情感问题,对他退避三舍。

一路上,兄弟二人都没有多说话,车载音响里播放着好听的英文歌曲。

时间尚早。前往机场的车不多,路很宽阔,叶少辰的车速一直保持在100码。

到了机场后,叶少辰陪着他换登机牌,将行李托运,最后来到安检口。

叶少岩率先开了口,“哥,你回去吧。”

“嗯,”叶少辰望着这个远走他乡的弟弟,有些心疼,“你要照顾好自己。”

叶少岩笑了,“我都这么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

“等你念完书了,我们一起去看爷爷,好久都没有去了。”叶少辰没话找话。

“好的。”

广播里响起催促该趟航班尽快安检登机的声音,叶少辰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了一下弟弟。轻声说,“再见。”

“再见。”

松开温暖的怀抱,叶少岩头也不回的进了安检口,直到消失,叶少辰才抬脚向出口走去。

其实刚才他很想说,少岩,该放下的就放下吧,找个喜欢的姑娘。

话到嘴边他还是忍住了,他不应该对弟弟如此苛刻,在他危难之际少岩放弃学业毅然决然地回来撑起所有重担,又在他安然无恙归来之时转身放弃所有离开,他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弟弟如此优秀的一个人,叶少辰相信,他一定会找到那个命中注定的姑娘。

回到家,天色已经大亮,慕天野和萧汐冉吃了早饭已经离开。慕薇薇因为喝了很多酒还没有起床,叶少辰来到房间看她睡得香甜不忍打扰,弯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柔声说,“我去赚钱了,你乖乖睡。”

这天上午,刘秘书敲开叶少辰的门,“叶总,天鼎娱乐的温雅小姐来了。”

叶少辰从繁琐的工作中抬头,一时间有些懵,“谁?”

“天鼎娱乐的温雅小姐,就是南宫昊先生的未婚妻。”刘秘书解释了一句,这些天各个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刘秘书想不知道都难。

叶少辰反应过来,对了,上次在医院还见过一面。自己的同班同学,不过她来干什么呢?

“请进来。”叶少辰站起来整了整衣袖,向门口走去。

很快,穿着别致连衣裙的大美女出现在眼前,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少辰,终于见到你了。”

“你好,老同学。”叶少辰伸出手轻握了一下她的手随即松开,“请坐。”

温雅恬淡的一笑,调侃道,“你终于想起我啦?”

叶少辰不好意思,“上次真是抱歉,你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简直像换了一个人,我是真的没有认出来。”

“女孩子长大了当然就不在是以前的样子啦。”温雅说话很温柔,是那种让任何人都难以抗拒的温柔。

她大方的打量了下他的办公室,淡笑道,“你以前在班上最高冷,也不爱搭理我们这些女生,没想到有朝一日你成了我们A市最声名显赫的人。”

“哪有,你们天鼎娱乐也很厉害啊。”叶少辰客气道。

这时刘秘书送了杯咖啡进来。

温雅也不拐弯抹角,从包里掏出一张烫金喜帖,“我要结婚啦,郑重邀请你和你妻子来参加。”

叶少辰一愣,上次在医院她似乎说过这件事,拿过来翻开一看,新郎那一栏写着南宫昊的名字。

时间则是六月初六,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

这两人还真的成了?不过他怎么总觉得南宫昊那个家伙配不上温雅。

“恭喜你们。”叶少辰合上请帖,礼貌的祝福。

“其实我今天是来当和平使者的。你和南宫昊之间的事情呢,我也听他说过一些,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我想大家也应该向前看了。再者,以我们几家在A市的发展,难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和气生财嘛,少辰就当给我这个老同学面子,不要再追究了好吗?”

叶少辰不由的对这个大小姐刮目相看,还以为她只是花瓶摆设,没想到说话如此滴水不露。

既然她都说到这份上了,叶少辰再不同意就显得太小肚鸡肠了。

“好,我答应你。”

温雅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似乎这个结果在她的预料当中,“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度量的男人。本来今天是南宫昊来的,但是你了解他那个臭脾气,最是爱面子,所以只好由我出面了,还好老同学卖我这个面子,否则我回去要被他笑死了。”

叶少辰淡笑,“南宫昊那个家伙到底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这辈子能娶到你。”

“哈哈,我要记着这话回去说给他听。我任务完成,走啦,不打扰你这个大忙人了。记得到时候一定要来啊,我也见见你老婆,听说是个大美女。”温雅后面几句说的很调皮。

叶少辰不可置否的笑了,“届时我们一定到。”

“好的,拜拜。”

“我送你。”

将大美女送到电梯门口,叶少辰才转身回到办公室,打开喜帖又看了几眼。

南宫昊啊南宫昊,看来你这辈子都逃不出这位温大小姐的五指山了,别看温温婉婉的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城府可比南宫昊深多了。

说笑间就把事情谈成了,还让人感觉舒舒服服的。

这样的人,叶少辰没有理由去得罪,大不了以后见了南宫昊表面和气一点,少不了两块肉。

晚上回到家,叶少辰把这件事告诉了慕薇薇,后者犹豫的说,“我能不去吗?”

“你不想见南宫昊?”

“南宫昊倒罢了,我不想见他妈妈。”慕薇薇戳着碗中的米饭。

“难道你就没有兴趣见见新娘子?她还是我老同学。”

“没兴趣。”慕薇薇摇头。

叶少辰不想勉强老婆,只好说,“那到时我一个人去吧。”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没想到到了婚礼的前一天,慕薇薇改了主意。

“陪我去买衣服,我明天要去参加婚礼。”慕薇薇扒在卫生间的门框上看他刷牙。

叶少辰吐掉口中的泡沫,簌簌口惊讶的问她,“你上次不是说不想去吗?”

慕薇薇笑嘻嘻的说,“我突然又有兴趣了,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收服了南宫昊那个妖孽,怎么。不行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