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古怪,擦肩而过/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哪里?”

章贺报了个地址,叶少辰连忙跑过去。

“就是这间,”章贺把他带到一间简易的民租房,里面空荡荡的,有三张床,几张凳子,一张桌子,桌子上面还有买的饭菜,温热的,床上还有一个魔方,是调整好颜色的。

“你怎么知道是这间?”叶少辰蹙眉问。

章贺说,“我刚问了楼下的住户,他们晚上的时候听过小孩子哭,而且确定这里住的是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经常戴着口罩。”

叶少辰蓝眸一凛,“他们离开应该没有多长时间,立刻在这附近找。”

“是,少爷。”

这边,年轻男人在路边招了辆出租车,把行李箱小心翼翼的放进后备箱,上车后对司机说,“去海边。快点。”

“好嘞!”司机手挡一换,踩下油门车向前疾驰。

出租车一路奔向海边,司机大哥嘴中哼着小曲,或许是太无聊了,便找乘客聊天,“兄弟,你这会儿去海边干嘛呀?大中午挺热的。”

年轻男子笑了笑没有说话。

司机大哥一看对方不搭讪,也就只就只顾哼自己的小曲。

半个小时后,前面的车子慢了下来。

年轻男子伸头看了看,不远处有四五个特警在检查车辆,除此之外,还有一只警犬配合。

“司机师傅。前面在盘查什么?”年轻男子看似随意的问。

“这个不清楚,不过最近这段时间都挺严格的,走哪都要检查。”

“每辆车都要查吗?”

“对啊,每辆车都要检查。”司机大哥毕竟见多识广,嘿嘿一笑说,“估计最近有大领导要来A市了,要不就是在找什么要紧的人。”

年轻男子沉默了片刻对司机说,“师傅,我不去海边了,我们回去吧。”

司机透过后视镜瞄了他一眼问,“嘿。咋又不去了。”

“我想了想,现在去的确有点热,傍晚再去吧。”年轻男子淡淡的说。

“那咱就回去了?”司机师傅确认一遍。

“对,回去吧。”

“好嘞。”司机车速放慢,方向盘一打车子又原路返回。

坐在后座的男子拿出手机发信息。

再说南罗巷。

叶少辰和章贺带着人把南罗巷翻了个底朝天,甚至把坐台的小姐们都叫出来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女人。

能跑到哪里去呢?

叶少辰站在南罗巷的正中心,看着花花绿绿的灯牌以及来来往往操着不同口音的人群。

大人好隐藏,因为他们不认识,擦肩而过都有可能,但是孩子呢?那么大的孩子能藏到哪里去?更何况平安那么聪明。如果发现在找他,一定会想办法和自己联系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Gavin不在这里,这只是薇薇做的一个荒诞的梦。而房间里温热的饭菜都只是巧合。

可世间哪有这么多巧合?

搜寻范围扩大到了南罗巷方圆五里,每条街每家店,只差把地皮翻起来了。

就这样一直从天亮找到天黑,一无所获。

回家慕家,叶少辰收拾好沮丧的神情,他不想把这样的情绪带给自己的妻子。

慕薇薇和萧汐冉在健身房做孕妇瑜伽,叶少辰进去看了眼就退了出来,下楼的时侯碰上了别墅的男主人。

“你什么时侯回来的?”慕天野手中端着两杯温水,是给等会做完运动的两人的。

“刚刚进门。”叶少辰语气消沉。

“去南罗巷有什么消息吗?”慕天野已经知道今天中午的事情。

叶少辰简单说了说寻找的情况。

慕天野听完凝眉道,“不如我明天让家庭医生来家里给薇薇检查一下,看是不是女宝,如果是……那平安在A市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两个多月前,萧汐冉父母得知女儿怀的是双胞胎,那叫一个欢喜,他们不想女儿去医院排队检查那么辛苦,就大笔一挥给慕家添置了一整套医用检测设备,B超机,胎心机,测血压的等等。顺便还请了A市著名的妇产科专家当家庭医生。

慕天野本来说要自己掏钱,但萧家父母说,这是他们送给女儿的陪嫁之一,慕天野便安然收下了。

叶少辰听到这个建议点点头,“也好”,其实他回来的路上也考虑了这件事。

因为托梦这种事,还是腹中婴儿托梦,这事光是听起来就觉得市天方夜谭。

慕薇薇做完运动,看到自己的丈夫在窗边静静的站着,背影透着深深的疲倦和担忧。

不用问她就知道平安还没有找到。

晚上,四个人围着餐桌吃饭,气氛有些沉重,大家都轻松不起来,又不想强颜欢笑,所以只能默默吃饭。

最后还是慕天野打破了这种沉默的空气,“薇薇,明天医生来给汐冉做产检,顺便给你也检查一下。”说完他顿了顿说,“顺便看看你的那个梦准不准。”

慕薇薇明白哥哥说的是什么意思,欣然答应,“恰巧我也很想知道。”

这一晚,叶少辰就住在了慕家,冲了澡出来,妻子已经睡着了,她怀孕后特别嗜睡,除了前两天平安丢失、自己受伤昏迷让她彻夜难眠之外,平时晚上只要脑袋粘到枕头,五分钟之内必然睡着。

叶少辰蹑手蹑脚的上床,然后将她轻搂在怀中。

薇薇,晚安,希望你能做个好梦。

然而这晚,慕薇薇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大早,家庭医生就来到了慕家,替慕薇薇检查完后,说,“是个女宝,发育的很好,你们不用担心。”

在场的四个人哑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起了慕薇薇昨天说过的话。

医生看他们脸色古怪,不由的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们不想要女宝?”

“不,当然不是。”叶少辰立刻解释,“和您没有关系,是我们想起一些事情而已。”

“喔。”

轮到给萧汐冉检查,叶少辰扶着慕薇薇出来。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如果还找不到平安,他就豁出去了,哪怕是隐私被戳穿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搬离A市,天涯海角,总有一隅能让他们安身,对叶少辰来讲,只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就好。财富,早已足够。

目前海陆空的所有路都被封死了,但凡事都有个万一,而这个万一,不是叶少辰和慕薇薇所能承受的。

所以他和慕天野要加快脚步了。

太阳渐高,温度很快就升了起来。夏季的炎热席卷而来。

叶少辰来到市中心的一间小公寓,敲开门。

“老板,你来了。”夜鹰恭敬的说。

“楚轩呢?”

“在房间。”随即,夜鹰打开一个最小房间的门,楚轩正悠哉悠哉的在床上看书。

看到叶少辰进来,他把书往旁边一扔,冷冷的看着曾经的合作伙伴。

“楚轩,我们又见面了。”叶少辰长身而立,淡漠的看着他。

楚轩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是啊,这还要托叶总的福,否则我们这辈子应该不会再见的吧。”

叶少辰在房间巡视了一圈,生活所需物品已经俱全。

“楚轩,我是来和你谈条件的。”叶少辰开门见山的说。

楚轩冷笑,“我被你囚禁在这里,还有资格谈条件吗?”

“坦白说,你我之间的恩怨已经在上次就两清了。所以这次我才会好吃好喝的待你,你又何必再卷到这件事情当中来?这对你对你们楚家没有一丁点好处。”叶少辰说的有几分苦口婆心。

楚轩淡淡的说,“你不用再多费口舌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里,否则也不可能跑到F省去找他。”

叶少辰目光深邃的看着他,似乎在判断这句话中的真假。

“你不用这么看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但是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楚轩顿时僵住脸,是的,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他是其中之一。

如果回到当初,他宁愿没有见过这张脸,那么他也就不会对这个人念念不忘。

“你要不要谈条件?”叶少辰又问了一句。

楚轩沉默良久,终于松口说,“怎么谈?”

“很简单,你带我找到那个人,我放你们离开。”

楚轩惊讶的抬头看着他,“你会这么好说话?”

“我只想要我的孩子,你们的性命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叶少辰目光凌厉。

“如果我不同意呢?”

叶少辰双眸渐渐变紫,手指隔空抓起他刚才读过的书。在空中翻页,浑身上下充满杀气。

这个举动让楚轩震惊不已,他听到过谣传,说叶少辰不是正常的人类,会各种魔术,没想到今天亲眼见到了。

似乎觉得这本书不好玩,叶少辰又操控着房间所有的东西都腾空而起,当然也包括楚轩,吓得后者在半空中大喊,“叶少辰,你放我下来。”

叶少辰冷酷的一笑。手上的动作微变,楚轩便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而其他东西都还在空中漂浮。

楚轩看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恐惧,他像是看魔鬼一样从床上跳下去,离叶少辰远远的,可是下一秒,叶少辰猛地就来到了他跟前,近在咫尺。

“你,你想干什么?”楚轩紧紧靠着墙壁,颤着声音问他。

“你心里在猜想我是什么东西对不对?”叶少辰看他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只猎物。

楚轩想要推开他,却又不敢碰他。只好转过头不看他。

“楚轩,我现在心情好,给你选择,如果我心情不好了……”叶少辰阴恻恻的笑,让楚轩头皮发麻。

他咽口唾液,本能的问,“不好会怎样?”

“那今天中午你就是我的午餐了。”叶少辰用凶残的眼神吓唬他。

楚轩闭上眼睛,人对于神秘力量总是心存敬畏和恐惧,他也不例外。

站在门口的夜鹰听到这话差点笑出来,为了不露馅,赶紧转身走了。

“叶少辰。你冷静一点,我们有什么话好商量。”

叶少辰要的就是这句话,原本就是临时起意想吓唬吓唬他,没想到还起作用了。呵,楚轩也是个吃硬不吃软的家伙。

房间里的东西即刻全都归位,叶少辰撤开几步,坐在一把椅子上,胳膊抱在胸前,眼眸紫的发黑。

“这么说,你同意帮我找那个混蛋了?”

楚轩暗暗喘了一大口气,抓起桌上的水猛灌几口,压下心中的惊恐说,“我可以帮你找他,但是你也要信守承诺,找到你的孩子后,放我们离开A市。”

“好。我答应你。”叶少辰爽快的说。放那个混蛋离开A市而已,那还是S市,C市等等,叶少辰一定要把Gavin这个心头大患除掉,否则寝实难安。

叶少辰盯着楚轩又加了一句,“楚轩,千万不要试图逃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们楚家那么大的产业,你逃了,还有你爸爸妈妈,还有妹妹,再不济还有那么多的员工和朋友,到时候他们都是你的陪葬品,相信我,我说到做到。”

“我知道,我既然答应你,就不会出尔反尔。”楚轩还是很讲契约精神的一个人。

叶少辰对他这个回答很满意。起身说,“那就好,我们出发吧。”

楚轩见他走出房门,才发觉自己后背的衣服已经粘在了身上,全是吓出来的冷汗。

几天来,这是楚轩第一次走出公寓,可能是刚才太冷了,滚烫的热浪竟让他觉得有几分温暖。

上车后,叶少辰直接问他,“你觉得Gavin会去哪里?”

楚轩皱眉,“他的行踪我从来不清楚。否则也不会没头苍蝇乱撞。”

“你也没有他的电话吗?”

楚轩摇头,“没有,回到香港后我们就断了联系。”

叶少辰从车里拿出一个素描本和一枝铅笔扔给他,“把他的样子画出来。”

楚轩懵住,“我不会画画啊。”

“OK,你来说,我来画。”叶少辰也不为难他。

楚轩回忆了片刻,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那个人了,但是他的那张脸还始终刻在他的脑海中。

“怎么说呢?那是一张举世无双的脸,是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任何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被他的姿容所倾倒,毫不夸张的说,我见过的所有的人,都没有他长得精致,他的双眸就像是天空里最明亮的那颗星……”

听着楚轩的描述,叶少辰将笔扔在一边,“我是让你白描他的脸,你他妈说一大串的赞美词想干嘛?”

楚轩露出无辜的表情,“他的样子就是这样,真的是无以伦比,你的长相在他面前也只有一半。”

叶少辰真想一巴掌招呼过去,冷笑道,“喔,这么说他是在效仿兰陵王?怕别人看到他的美貌都想追他,所以才戴个破面具?”

“兰陵王是谁?”楚轩白痴的问,嗯,已涉及到和Gavin有关的事情,他向来都是比较白痴。

叶少辰瞪了他一眼,“你回去翻翻历史课本就知道了。”

“我们上学没有教过嘛。”楚轩喏喏的说。

叶少辰扶额,他忘了,这家伙是香港人,而且学生时代,香港还没有回归。

酸了,不画了,如若真的像楚轩描述的这样,一旦他露出真实面目,一定会成为热点新闻,A市的女人们有多疯狂,他领教过的。

叶少辰突然想起那张女人的照片,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楚轩,“你看看,认不认识她。”

楚轩仔细的辨认了一会儿说,“这个好像是赵庭雨。”

“你认识?”叶少辰激动了一下。

“以前见过几次,”楚轩在心里又加了一句,而且是很不好的见面,因为这个赵庭雨也是Gavin的爱慕者之一,情敌相见,自然分外眼红。

“你能确定吗?”叶少辰又问。

楚轩又看了几眼,“有点像,应该是她,Gavin身边的女人不多。”

“哪几个字?”叶少辰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庭,就是房子的那个意思,下雨的雨。赵是张王李赵的赵。”

楚轩的话刚说完,手机就拨了出去,“老魏,帮我在全市的大小酒店查一个叫赵庭雨的女人。”

“立刻就去。”

紧接着叶少辰又拨通了慕天野的电话,说了这边的进展,三个人分头行动,每人分割一块地方,开始暗地里寻找这个姓赵的女人。

半天过去了,下午四点,叶少辰踏进A市最繁华地带的一家快捷酒店。

“你好。”叶少辰微笑着打招呼。

前台小姐一抬头,哇塞。这不是叶皇集团的叶少辰吗?

“叶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能帮我在你们酒店查一个人吗?”叶少辰笑的很迷人,今天一天,他都在刷这张脸,还好几乎每一家酒店前台都买账。

美女有些为难,“叶先生,我们有规定,不能泄露客人的隐私。”

叶少辰脸上的笑容更加诱惑,“美女,你就帮我这个忙,我真的有着急的事情,帮帮忙好吗?”

最后这个“好吗?”直接戳中女人的内心,再加上叶少辰的男色,美女立刻妥协,“好吧,叶先生要找的人叫什么?”

叶少辰说了赵庭雨的名字。

跟在身后的楚轩鄙视的撇撇嘴,不就是长得帅吗?有什么了不起。

“赵庭雨是吧,有。”

前台小姐刚一说完,消沉了好几天的心噌就提起来了,或许是得到了太多让人失望的消息,乍一听到好消息,叶少辰居然没有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

“有一个叫赵庭雨的。昨天订的房,还没有退。”

叶少辰激动的身子向前倾,“订的哪间房?”

“317。”

“多谢。”叶少辰飞奔的跑向电梯,身后的几个人连忙跟上去。前台小妹在焦急的喊,“叶先生,你们不能上去。”

可是这会儿,她说的话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

电梯还停在7楼,叶少辰等不及,直接从楼梯上,速度快的如同一道闪电。

几乎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叶少辰就站在317的门口,没有任何犹豫,他飞起一脚踹开了那扇门,进去,没有人。

床上的被子是掀开的,上面还随意的扔着几件女装,卫生间的摆台上放着打开盖子的护肤品,一切迹象都表明,房间里的主人刚刚还在。

夜鹰在房间勘察了一番,站在窗户说,“老板,他们从这里跳下去了。”

“你立刻带着楚轩去附近追。他认识那个女人,我再去其他房间看看。”

“明白。”

叶少辰从317出来,又准备踹对面318的门,他们三个大人一个孩子不会只住一间房子,至少需要两间。

“哎呦,叶总,您别踹了,我来给你给门。”酒店的经理急匆匆的跑过来,手里拿着卡。

“嘀——”门开了,叶少辰跑进去一看,里面没有人,床很整齐,没有睡过的痕迹。

叶少辰焦急的经理,“和317一块办理住宿手续的人当中,有没有一个戴口罩,或者是带着一个孩子。”

经理立刻点头,“有一个戴口罩的,住在217,但是没有孩子啊。”

“带我去。”

“好的好的。”

经理看叶少辰神色焦急,也不敢怠慢,一路小跑下到2楼,刷开217的门。

里面空荡荡没有人,但是不大的桌子上却放着一堆零食,还有一个小小的汽车模型。

“客人应该出去了吧。”

叶少辰目光敏锐的在房间看了一圈,目光落在了墙角的大黑箱子上,为什么觉得这只行李箱很面,好像这两天在哪里见过一样。

一个画面陡然浮现在脑海中,昨天他在南罗巷撞到的那个年轻人,手里就拉着这样的黑箱子。

难道……

这个行李箱,就是昨天男子手里的那一个?

想到此,叶少辰忙上前将行李箱打开,头“嗡”地炸开,因为里面除了一只小鞋子什么都没有,而这只小鞋子,就是前几天他亲手给平安穿上的。

行李箱的空间很大,完全装得下一个儿童。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浮起,这几天之所以找不到平安,就是因为他一直被装在这个行李箱里。

而按照平安的性格,想要他安安静静的待在里面是不可能的,那个混蛋一定是给他喂了什么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