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玩死为止/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怪当时那个年轻人如此在乎这只行李箱,原来他里面装的不是衣物而是一个人。

更让叶少辰心痛的是,他昨天和这只箱子擦肩而过。

那一刻,平安离他那么近,几乎不到一米的距离,他却什么都没有察觉。

叶少辰泄愤般将行李箱狠狠摔在地上,力道大到行李箱立刻四分五裂,吓得经理忙往后退。

叶少辰紧紧握着平安的小鞋子,眼睛发红,“这个房间是用什么名字登记的。”

经理战战兢兢的说,“我去前台查一下。”说完,赶紧溜了。

他只从电视和网上见过叶少辰,镜头里的叶少辰一直是高冷,不苟言笑的,没想到也有如此狂暴的一面。

“赶紧查查,217登记的名字是什么?”

前台小妹看了看记录,“叫张伟。”

“张伟?”叶少辰反问一句,呵,一听就是假的,如此大众化的名字,在国内成百上千万,也最不能让人怀疑。

“他登记的时侯出示身份证了吗?”

“出示了。”美女胆颤心惊的说,刚才的叶先生还和颜悦色的,现在却像是要吃人一般。

“身份证上的照片和本人一样吗?”叶少辰抱着一丝希望问。

前台小妹唯唯诺诺,“没看见,他带着口罩,说感冒了,不方便摘口罩。”

叶少辰并不意外这个回答,“你刚才看见他从这出去了吗?”

“没有。”美女刚才埋头和小姐妹们欢乐地分享碰到叶少辰的惊喜,压根就没有注意谁进来谁出去,这么说只是想摆脱自己的责任。

叶少辰心里憋了一股火无处可发,在前台的桌面上狠拍了一巴掌才转身快速离开。

快捷酒店门口就是川流不息的车流,Gavin想要逃离这里简直太容易了。

再说夜鹰这边。

他和楚轩几人在附近四处寻找。原以为会一无所获的时侯,一个女人的身影撞进楚轩的眼中,他大喊一声,“赵庭雨!”

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那个女人回了头,看到是楚轩,嘴角刚张开要说话,就看到他身边几个男人已经冲了过来。

赵庭雨骂了声“Fuck”拔腿就跑。

商业街的人流量很大,女人的身子又娇小,灵活的如同一条鱼在人群中穿梭。

不过夜鹰也不是吃素的,他一边追一边呼喊。“让开让开。”

紧追了三条街,女人的体力渐渐不济,看旁边是一家女子美容院,来不及考虑就拐了进去。

“这位小姐,你想做什么……唉唉,你不能上去……”

话音还没有落,又闯进了一个气势汹汹的男人。

“这位先生,我们这边是禁止男士入内……哎呦,先生你不能上去……”招待的话还没有说完,又闯进来几个男人,全都直奔二楼而去。紧接着,二楼就传来了女人们的尖叫声。

夜鹰乍一上来,看到七八个女人裸着上身躺在床上,他的脸只红了一下,然后就开始仔细寻找。

“请你立刻出去。”一个领班样子的漂亮女人走过来厉声说。

夜鹰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绕过去继续找人。

正在做各种按摩的女人们尖叫着从床上爬起来,用毛巾或者床单遮挡着身体。

“你再不出去我就要报警了。”漂亮女人快走几步挡在他面前。

夜鹰眼神锐利的盯着她说,“刚才进来的女人呢?她是我们公安通缉的要犯。”

漂亮女人被夜鹰的气势骇住,也忘了问他要警官证查看,语气弱了许多,指着里面说,“跑进去了。”

夜鹰拔腿就追,美容院的二楼不是很大,但是曲曲折折拐弯很多,又有许多格挡,夜鹰找起来颇有些费劲。

揭开一个粉色帘子,美女在精油开背,再掀开一个,嗯……在做胸部按摩。

夜鹰觉得自己的脸已经滚烫了,可他还要继续找下去,然而找完所有的格挡,却没有找到那个叫“赵庭雨”的女人。

妈的。又跑到哪里去了?

等等?夜鹰突然想起,刚才在找的过程中,有一个女人光着上身脸朝下躺着,然而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格挡里只有她一个人。

一定有问题。

夜鹰当即原路返回,凭着记忆掀开那个隔间帘子,还未看到人,一把匕首就送了出来,夜鹰动作敏捷的躲过,很快,两个人就在狭小的隔间里缠斗起来。

拳拳到肉,赵庭雨动作凌厉,但在夜鹰面前还是太弱,几个来回,夜鹰就空手夺下了她手中的匕首,顺势将她的另一只手拧到背后,匕首架到了她白皙的脖子上。

“别动,刀子可不长眼睛。”夜鹰阴笑道。

赵庭雨眼珠子一转,声音柔美的说,“这位哥哥,让我把衣服扣子扣上嘛。”

夜鹰这才发现,女人身上只穿好了内衣,衬衣外套还来不及扣上,从上往下看去,波涛汹涌,很是有料。

夜鹰是正常男人,看到这种春色自然会有小小的冲动,但他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保镖,对这种诱惑只会嗤之以鼻。

“不用了,等会儿没准你还要脱。”夜鹰冷笑道,“走吧,赵小姐。”

赵庭雨恨恨的咬咬牙,在夜鹰的钳制下不得已走出了小隔间。

跟上来的保镖们眼光只在女人的胸前扫了一眼就面不改色的挪开了视线。

“通知老板,就说找到这个女人了。”

“是。”

这时,楚轩也出现在二楼,赵庭雨一看到他就激动的想要上去踹他,奈何手被夜鹰抓着,只能破口大骂,“楚轩,你TM居然敢出卖他。”

楚轩脸色变了几下,颇有些无奈的说,“赵庭雨,我是在救他。”

“放屁!”赵庭雨飞起一脚,还没踢上楚轩就被夜鹰拽了回来。因为她的动作幅度太大,匕首划破了脖子上的皮肤,鲜血陡然流出来,在透白的皮肤上很是刺目。

“你安分点,刀子可不长眼睛。”夜鹰嘴上在骂,手中的匕首却不由的退了几寸,杀了她可以,但没法给老板交待。

夜鹰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又或者,他还没有遇到让他怜惜的那个女人。

赵庭雨狠狠的瞪着楚轩,因为愤怒胸口上下起伏着。“楚轩,他最恨背叛他的人,你今天和叶少辰同流合污,他不会原谅你的,这辈子都不会。”

楚轩的精气神似乎瞬间就散了,沉默了片刻说,“不原谅就不原谅吧,我只是不想再看他继续错下去。”

“他怎么错了?叶少辰端了他的老巢,害得他多年的苦心经营全都没有了,他只是想报复而已,他哪里错了?”赵庭雨厉声反驳。

相比女人的激动,楚轩却异常的平淡,“赵庭雨,他从觊觎叶少辰手中的那份藏宝图开始就错了,不属于他的东西,算尽机关他也得不到,经过这么多事情,难道你们还不懂这个道理吗?”

赵庭雨哈哈冷笑几声,脸上全是偏执,“我的世界里没有什么道理,那都是讲给你们这些伪君子听的,我的世界里只有对错。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再说了,宝藏本来就是无主的,凭什么我们不能夺?”

楚轩站在两米之外看着她,心中生出悲悯,他好似看到曾经的自己,什么都不管不顾,世界里只有一个人,唯他的命令是从。

刚才原本在做各种护理的女人们全都慌乱的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和夜鹰搭讪的那个美女经理似乎看出了什么,皱着眉问夜鹰。“你不是警察?”

夜鹰也懒得隐瞒,“我的确不是。”

“那请你们尽快离开,你们把这里闹成这样,我们还怎么做生意?”美女经理很严肃的说。

夜鹰瞄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说,“你要怪就怪这个女人撞进来,我们只是追进来而已。”

“喂,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夜鹰正想说什么,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歪头一看,老板叶少辰大步走来。脸色阴沉的如同冬日的雾霾天。

他目不斜视的直接走到赵庭雨跟前,一把攥住她纤细的脖子,似乎稍一用力就会把她折断。

“我儿子呢?”

赵庭雨仰头讥讽的望着他,笑嘻嘻的说,“我不知道啊。”

“是不是和Gavin在一起?”

女人依旧嬉笑,“我不知道啊。”

“别以为我不会打女人。”叶少辰咬牙切齿的说。

“你来啊。”女人的话刚落,“啪”的脆响,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女人的脸上,若不是夜鹰扭着她的一只胳膊,以叶少辰的力道,她肯定扑到在地了。

赵庭雨不敢置信的抬头看这个盛怒的男人。脸迅速的肿胀起来。

“叶少辰,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打女人?”

“啪——”又是一个耳光,打得是另半张脸。

叶少辰卡住她的脖子,任由鲜血从嘴角留下,阴狠的说,“你们带走了我儿子,还妄想我会善待你们?你TM不过是披着一张女人皮囊的禽兽,我为什么要对你手下留情?”

“好啊,那你打死我吧,反正我是不会说的。”赵庭雨眼中没有丝毫惧怕,为了心爱的人死。她愿意。

“死是最容易的事情,但是,我不会这么便宜你的。夜鹰,兄弟们不是浑身的力气没有地方发泄吗?把她带回基地,是你们的了。”说到这叶少辰顿了顿,眼中露出嗜血的光,盯着女人嘲讽的眼神慢悠悠的说,“玩死为止。”

他一想起他们把平安像小动物一样装进行李箱,还给他喂药,就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女人。

最后四个字如同是一把冰刃将女人钉在原地,直到她听到身后的夜鹰说了声。“是,老板。”才缓过神,大声喊道,“叶少辰,你不是男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叶少辰脚步停住,转过身冷看着她,“在你们打我儿子主意的时侯,你就应该好好打听一下,我叶少辰是什么人。这么对你,已经算是仁慈了。”

“你如果这么对我,他是不会放过你儿子的。”赵庭雨试图威胁他。

“是吗?那我们就试一试,不过我觉得你的惩罚会来的更快,”叶少辰说着看了看旁边几个身材高大的保镖,“毕竟,这些人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希望你能支撑得住。”

“叶少辰——”赵庭雨终于开始惧怕,她深爱着那个男人,她不允许别的男人占有自己。

“怎么?你改变主意了?”叶少辰脸上带着浅笑,眼中却冷漠如霜。

“我……我……”赵庭雨犹豫不决,她不想出卖Gavin,却也不想沦为男人泄私欲的工具。

叶少辰心里记挂着平安。不想和她在这里浪费时间,冷漠的说,“你说不说,我都会找到我儿子,不过就是费点时间和精力,在A市,没有我叶少辰找不到的人。至于你,我倒巴不得你闭嘴,好好让我这帮手下爽爽。”

赵庭雨越听心越凉,因为她已经感受到有几道火辣辣的目光在凌迟着她的肌肤,那火辣似乎想要将她的衣服全都扒光。

叶少辰见她还在考虑。对夜鹰说,“还愣着干什么?把她绑了送到基地去。”

“是。”夜鹰给旁边的人试了个颜色,后者“唰”的扯下纱一般的门帘,将赵庭雨两只手背在后面死死的困住。

这一刻,赵庭雨真的怕了,她似乎预见数十个男人对她上下其手,于是在叶少辰消失的前一秒,她凄声喊道,“等等,叶少辰,我说。”

叶少辰再次顿住脚步,转回来说,“说吧,”

赵庭雨深深的吸口气,语气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刚烈,仿佛瞬间被抽去了魂魄,她抱着一丝希望问,“如果我说了,你能放Gavin一条生路吗?不要杀他。”

“我只要我儿子活着,其他人的死活都无所谓,所以,”叶少辰嘴角露出残酷的笑意。“如果他不要我的命,我也会放他一条生路。”

赵庭雨没有想到他这么好说话,咬咬唇情绪低落的说,“这几天你追我们追的太紧,所以,如果我们一般都是分开走的。等安全后,会用手机确定集合的地方。”

“很好,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跑的时侯太急了,忘记带电话了。”赵庭雨说的是实话。

叶少辰目光敏锐的扫视了她上下一眼,的确没有带手机。为了安全起见,叶少辰对旁边一个相貌平平看起来不那么凶狠的手下说,“你现在去酒店把她手机拿出来,小心点,别被人跟踪了。”

“是,老板。”

保镖离开后,赵庭雨浑身无力的对叶少辰说,“现在可以把我放开了吗?让我穿好衣服好吗?”

叶少辰对夜鹰点点头,反正今天她想逃是逃不出去的。

美女经理全程围观了所有事情,似乎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难免惊讶,这个女人居然敢绑架叶少辰的儿子,也是厉害啊。A市最难惹的人就是叶少辰,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对那个人说什么过分的话。

不过现在,她觉得自己还是赶紧离开的好,电视上不是说嘛,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早。她可不想了解叶少辰和这些人之间的恩恩怨怨。

小心翼翼的往楼梯边移动,心里一直默念,没有看见我没有看见我……

“站住。”叶少辰突然开口。

美女经理头皮一麻,乖乖的站好,像个听话的小孩子。

叶少辰看了眼她的穿着,问,“你是店里的经理?”

“是的。”

“刚才看到什么了?”

美女经理立刻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也都没有看到。”

叶少辰淡笑着点点头,“很好,今天店里有什么损失,报个数字给叶皇,我会承担一切费用的。”

美女经理惊怕之余小小的窃喜,“多谢叶总。”

“嗯。”

一个字结束了对话,美女经理赶紧下楼,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气氛再次陷入沉默,叶少辰就一直那么站着。赵庭雨穿好衣服后,在众人的监视下找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捂住脖子上的伤口。

十多分钟后,保镖拿着手机回来。

“按免提,问他在哪里见面。”叶少辰示意保镖把手机给赵庭雨,“记住,千万别耍什么花样,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耐心。”

赵庭雨接过手机犹豫了一会儿,又问了叶少辰一遍,“你真的不会杀他吗?”

“不会。”叶少辰向她保证,他不会动手,还有慕天野呢。

赵庭雨长长的舒口气。稳了稳心神,拨通了Gavin的电话。

铃声响了很长时间,在挂断前的最后一秒被接通。

“喂?”一个悦耳低沉的声音传过来,楚轩的神色即刻就变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

“你还好吗?”赵庭雨看似轻松的问。

“我没事。”Gavin简单的回应,“你呢?”

赵庭雨看了一圈围着的男人,勉强说出,“我也还好。”

“你在哪里?周围怎么这么安静?”Gavin很警觉的问。

“哦,我在一家咖啡店的包厢里,我们在哪里见面?”

Gavin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我怎么听你的声音不对劲?”

“是吗?可能是刚才跑的有点急。那帮人追的很紧,我好不容易才摆脱的。”赵庭雨很自然的撒谎道。

“这样啊。”

“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是哪里,我把定位发给你。”Gavin似乎没有任何怀疑的说。

“嗯,好的。”

通话刚一结束,叶少辰就把手机抽了过来,一边向外走一边对夜鹰说,“把她抓回去关起来。”

赵庭雨颓然坐在一把椅子上,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竟然做了一件背叛Gavin的事情,明明曾经在心中发誓,这辈子都会紧随他左右的呢?

原来,人都是自私的。不管有多爱对方,到了要紧关头,管他什么誓言,趋利避害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楚轩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转身也走了。

大家都好自为之吧。

叶少辰刚走到美容店门口,手机提示音就响了,他打开微信,署名为“主人”的发来一条定位信息。

在A市混迹这么久,每一条道路都熟记于心,因此叶少辰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哪里。

怕人太多打草惊蛇,叶少辰只带了夜鹰过去。

Gavin给的位置不是很远,就在刚才那家快捷酒店附近。

几分钟后,他们站在了一家蛋糕店对面,隔着一条马路,叶少辰的心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从定位的信息上来看,Gavin和平安就在对面的蛋糕店。

绿灯亮起。

叶少辰和夜鹰混在人群中来到对面,小心翼翼站在不远处窥探了一会儿,叶少辰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个蛋糕店从外面看上去不是很大,里面只摆了四张桌子,除了一张桌子前有个女人和小孩之外。目光可及的地方,根本没有平安的身影。

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叶少辰不再犹豫,大步上前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先生,您需要点什么?”老板很热情的打招呼。

叶少辰没有搭话,而是在不大的店里转了一圈,果然,没有Gavin和平安。

老板微笑着说,“先生,您是来找人的吧。”

叶少辰僵住脚步,心中骂了句混蛋,叹口气说,“是的。”

“是找一个抱小孩的男人吗?”

“是。”

老板很开心的说,“那就对了,”然后他从柜台里拿出一部手机和另一只小鞋子给他,“这是刚才那位客人留给你的。”

叶少辰没有接手机,而是抓过了那只小鞋子,没错,和落在行李箱里的是一双。

“他还说什么了?”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告诉等会儿会有人来找他,让我把东西给来人。”

叶少辰暗火横生,将手机拿过来装进口袋,又问,“他是不是戴了个口罩?”

“是啊。”

“那他怀里的孩子是醒着还是睡着?”

“睡着,”老板回答的毫不犹豫,“那小孩长得可漂亮了,又白又嫩,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小朋友。”

叶少辰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滔天怒意,咬着牙问,“他朝那边去了?”

“他买了一袋肉松面包出门左拐了。”

“大概是几分钟之前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