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不再让你伤心/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又是异口同声的答案。

叶少辰垂头丧气的靠在椅背上,对慕天野的那一股怒火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你现在在哪?”

“江南路这块,薇薇坐出租车到了这里,然后车子就消失在监控里了。”叶少辰有气无力的说。

“江南路?”慕天野反问了一句。

“嗯,你能想到她去了哪里吗?”

“江南路……”慕天野念叨了几句,突然灵光一闪,“我知道了,我们以前和爸妈住的别墅就在那一块,没准薇薇去那了,我也立刻过去看看。”

“明白了。我这就过去。”

有了希望,叶少辰的精神很快就回来了,但是他只去过慕家那个别墅一次,还是当年陪着薇薇回娘家。凭着模糊的记忆,半个小时后,小方的车停在了别墅门口。

叶少辰刚一下车,就看到正对面开过来一辆黑色宾利,是慕天野的车。

叶少辰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抬脚向别墅走。

但是他不知道别墅密码,只能停下等慕天野。

铁栅栏里,草坪很平整,花坛里大簇大簇的雏菊开的正盛,燥热的空气中飘荡着花香。

自打慕天野回来后,就让人把这里按照原先爸妈在的时侯重新布置了一番,没两天就会有人前来打扫房间,修剪草坪。

这是一家人生活的地方,慕天野不想它破败下去,有时他心烦了或者想爸妈了就过来住一晚。

慕天野对叶少辰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输了四位密码后,铁门“吧嗒”开了。

到了别墅门口,还有一道原木门,慕天野再次输入密码,两人走了进去。

别墅里没有开空调,有些闷热。

穿过走廊,来到客厅,两个男人的脚步僵在了原地。

沙发上侧睡着一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慕薇薇。

她的鞋子凌乱的放在地毯上,身上也没有盖什么东西。

看到她的这一刻,叶少辰和慕天野同时松了一口气。慕天野率先走过去,这才发现她手中握着一个相框,轻轻的抽出来一看,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全家福。

照片上的爸爸妈妈很年轻,他身上穿着高中校服,薇薇则穿着一件碎花小裙,四个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慕薇薇似乎感受到有人,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哥哥后嘴角弯起一个淡淡的笑,“哥哥。你来啦。”

慕天野蹲下,盘腿坐在她跟前,“傻姑娘,你怎么跑这来了?”

“我想爸爸妈妈了。”慕薇薇声音软糯,带着刚睡醒的呢喃,听得慕天野一阵心酸。

慕薇薇陷入了深深的回忆,“我记得以前,我们四个人经常坐在这里玩牌,谁输了就给谁贴条,妈妈手气总是差,额头贴的全是纸条。”

慕天野也想起以前的事情,笑道。“那是因为你作弊,要不然妈妈怎么可能会输?”

“是啊,妈妈最疼我了,”慕薇薇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哥哥,你说妈妈要是还在该多好,我还能吃到她做的红烧排骨,有心事了能依偎在她怀里说给她听,她还会教我怎么样带孩子……”

慕天野不禁湿了眼眶,用手背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说,“我也经常希望,他们要是活着多好,可是薇薇,不管他们在不在了,他们对我们的爱会一直在的。”

“我知道,我知道,”慕薇薇泪如雨下,“可是我就是想他们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而不是活在我们的记忆里面。”

慕天野换了个姿势跪在厚厚的地毯上,将妹妹抱在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啦好啦。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站在玄关处的叶少辰看到这一幕,心痛难忍,薇薇心里是有多难过,才会跑到这里来寻找爸妈带给她曾经的温暖。

很想上去推开慕天野,把妻子搂在怀中,但是他的脚像灌了铅一般,沉重的根本抬不起来。

慕天野安慰了会儿薇薇,等她不哭了,扭头瞪着叶少辰,用眼神示意他过来。

叶少辰怀着内疚和悔恨来到妻子跟前,轻声唤了声,“老婆。”

慕薇薇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扭身背对着他,没有啃声。

慕天野语重心长的说,“夫妻吵架很正常,但是有问题咱就要解决,别一言不合就冷战,很伤彼此感情的。”

叶少辰颇为诧异的看了眼慕天野,我的天,这家伙还有说这话的一天,他还以为慕天野会臭骂他一顿,然后带慕薇薇走呢。

慕天野起身趁慕薇薇看不见,在叶少辰小腿上踢了一脚,然后努努嘴,叶少辰看懂了他的意思,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慕薇薇跟前。

“老婆,我错了,真的错了,你想打想骂都可以,千万别生气好吗?”叶少辰说的诚心诚意,他也不要这张脸了,只要能让薇薇开心,别说让他跪下,就是在地上再滚两圈他都愿意。

慕薇薇望着窗外随大风摇摆的花枝,心里憋闷的厉害,还是没有说话。

叶少辰刚把她柔嫩的小手握住,就被慕薇薇甩开。

男人的心扭成了麻花,“对不起,我昨天晚上不该冲你发火,不该转身就走……”

话还没有说完,慕天野就怒声问,“什么?你还冲我妹妹发火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她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你怎么能骂她呢?”

“我没有骂她,”叶少辰急忙辩解,“我就是说话有些冲,我怎么会骂她呢?”

“哼!”慕天野重重的冷哼一声,“难怪我妹妹会委屈的跑出来,原来是这样啊。”

叶少辰懵了。这家伙刚才不是还帮着自己说话吗?怎么现在反过来了?

想起吵架的根源,叶少辰火气冒了上来,“这还不是怪你?你在薇薇面前乱说什么?我压根就不认识秘书处的那两个女人,你为什么要说我和她们有关系?”

慕天野冷笑,“你骗傻子呢?那两个女人在你的办公室出出进进,你居然会不认识?”

叶少辰顿时觉得自己百口莫辩,“不是,我根本就没注意到她们长什么样子,怎么到你嘴里,我好象已经出轨了一样。”

“照我看,那也是迟早的事情。”慕天野双手抱在胸前,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靠!”叶少辰怒骂一声。从地上起来,“慕天野,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就迟早的事情了?”

“好,那我就说道说道。”

原来,那天慕天野去找叶少辰,在沙发上等着他闲下来,谁知叶少辰根本没空搭理他,期间,有个美艳的秘书给他添了两次茶水。第一次离开的时侯,她往叶少辰的方向瞄了一眼,那目光要多媚就有多媚,跟看她的小情人一样。慕天野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但结合叶少辰平时的表现,他觉得叶少辰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结果第二次秘书再次进来添茶水的时侯,目光更加裸露了,慕天野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叶少辰,他整个人埋头在厚厚的文件中,没有注意到这边。

因为这个发现,慕天野的心里很不爽,他是男人,当然了解男人的很多臭毛病,而且这个秘书行为如此大胆。当着外人的面儿都能这么看叶少辰,没准儿她已经和叶少辰发生了什么。

一想到这里,慕天野心中的疑惑丛生,也不想再等他去打桌球,起身说了句“我走了”,然后叶少辰只是轻声“嗯”了一下,慕天野就很不爽的离开了叶总的办公室。

下楼前,慕天野去了趟洗手间,准备出来在公用水龙头前洗手时,听到了外面的对话。

“我们叶总真是越看越有魅力,我都快要被他迷死了。”

慕天野顿住脚步,这是刚才给他到茶水的那个美艳秘书。

“我劝你收敛一点。刘秘书交待过,千万不要打叶总的主意,小心被炒鱿鱼。而且这么多天了,叶总正眼看过你吗?”这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美艳秘书自信满满的说,“今天看不见,明天总会看见,明天看不见还有后天大后天,我离他这么近,我就不相信他看不到我。”

“不过我听说叶总很爱他老婆的。”

“嘁,男人哪有不偷腥的?像叶总这么成功的男人,就是多几个女人又有什么关系?”美艳秘书压低了声音说,“再说。叶总的老婆不是怀孕了骂?男人总是有需求的,这时候是最好钓的,绝对一钓一个准。”

另一个女人沉默了片刻问,“叶总妻子真的怀孕了?”

“你不知道吗?听说都四五个月了,这几天一直没有来上班,应该在家里养胎。我在网上搜了照片,也没有多好看,不知道叶总看上她什么了。”美艳秘书顿了顿说,“怎么?你也动心了?”

“没有,我就问问,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女人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被人戳穿的慌乱。

“你就别装了,我不介意和你争。有好大家分嘛。”

“唉呀,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走吧走吧,回办公室。”

高跟鞋的声音渐行渐远,留下在门口气的快要爆炸的慕天野。

MD,谁说我家小美长得一般了?明明是世界上最可爱最漂亮的女孩。

然而,他也从这两人的谈话中听出来了,叶少辰至今表现还算良好,这让他心里稍安。但是现在没有发生什么,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生,这么两个妖艳贱货整天在叶少辰面前晃荡,难免他把持不住。还是要给薇薇提个醒。免得她被叶少辰骗了。

“事情就是这样,”慕天野冷淡的陈述完,盯着叶少辰说,“怎么了?我就对薇薇说,让她警惕一点,这样也是错?你自己说错话做错事,也能推到我身上?”

叶少辰听了前应后果,整个人都不好了,立马一个转身“噗通”再次跪下,“老婆,你听到了,我对那两个女人真的什么都没有。而且今天一上班我就让刘秘书把她们辞了,你放心,你去了公司绝对不会见到她们。”

因为慕天野的解释,慕薇薇的心情也宽慰了很多,但是她最介意的还是叶少辰昨晚的态度,自从两个人坦白心迹后,这是叶少辰对她第一次发火,她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叶少辰察觉到女人的脸色好了很多,连忙又说,“老婆,我知道我昨晚有些话说错了,也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擅自作主不让你去上班,还冲你发火,这些我都错了,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老婆,你看看我好不好?”

后面这句恳求飘进慕薇薇的耳中,让她的心一点点软化。

就在这时,叶少辰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于是摁断没有接。现在专心致志哄老婆最重要。

没想到刚挂断,对方又打过来了,叶少辰又摁断,到第三次的时侯。坐在沙发上的慕天野讥笑道,“接啊,为什么不敢接?”

叶少辰被挤兑的怒上心头,“我有什么不敢接的?”

说着就要滑下接听键,又听慕天野说,“有本事放免提。”

“靠,老子什么都没有坐,有什么不敢?”叶少辰果断的接通电话,然后摁下免提。

那边传来隐隐啜泣的女声,话未开口,就让这边三个人头皮一阵发麻。

“哪位?”叶少辰冷声问。

那边传来柔柔弱弱的女声,话中还带着哭腔。“叶总,人家做错了什么?你要辞掉人家?”

话一出口,慕天野就听出来这女人是谁了,只是这声音太嗲,听得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浑身发麻,而叶少辰的感受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谁呀?”叶少辰问的是实话,他的确没有听出来对方是谁?但是通过她的话,叶少辰推断出,对方应该是早晨刚被辞掉的其中之一。

那边明显愣了一下,忙收起哭腔,声音柔美的仿佛电台里的午夜主播,“叶总,我是琳达呀,您不记得吗?”

“不认识。”叶少辰脑子里面没有印象,他很想现在就挂了电话,因为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薇薇的怒火了,但是这么着急挂电话,不就摆明了他心里有鬼吗?他可不傻。

“叶总,您真是贵人多忘事,人家是您的秘书呀,每天早晨都为您打扫办公室,泡咖啡,还为您买了好几次早餐。您难道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话一出,叶少辰头皮都炸了,就说这段时间每天早晨办公桌上都会有一份精美的小蛋糕,他还以为是刘秘书买的,没想到是这个女人。还好他在家里吃的很饱,顺手就把小蛋糕扔到垃圾桶了,而且他还顺嘴跟刘秘书说,以后早晨不要买蛋糕了,当时也没有注意到刘秘书的表情是什么样子。

慕薇薇刚刚消下去的怒火,腾的又升起来,也不想再听对方说什么,起身就要离开。叶少辰一看这怎么行?一把抱住她的腿央求,“老婆,别生气,那蛋糕我一口都没吃,全扔到垃圾桶里了,真的,而且我以为是刘秘书买的,还跟他说过不要再买了,你不信可以问刘秘书。”

慕薇薇低头冷冷的看着他,平淡的说,“没想到叶总办公室每天跟唱戏一样这么热闹,难怪不想让我去公司上班。”

“哎呦,老婆,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以为那些蛋糕是刘秘书买的,我骗你一个字,天打五雷轰。”

没想到话音刚落,阴沉沉的天空就真的炸响一个巨雷,轰隆隆的响个不停。

这下,不但叶少辰懵了,连慕天野也懵了,呆滞了几秒种后,后者哈哈哈哈捶着沙发大笑起来,边笑还边指着叶少辰说,“你看,连老天爷也不相信你。”

叶少辰欲哭无语,卧槽,为什么要在雷雨天发这种毒誓?

慕薇薇被这个巧合弄得也差点笑出来,但还是强忍着让自己表现的很冷漠。

其实在慕天野说出那件事的时侯,她就相信叶少辰了,后面表现的这些种种,只是因为真的很生气,为什么哥哥周围就没有这种女人,而叶少辰身边走了一个来一双?

苍蝇不叮无缝蛋,还是叶少辰自身有问题。

叶少辰愤愤的望着自己的大舅哥,“慕天野,我叫你一声大哥行吗?你能不能少说一句话?”

慕天野对此表示很不屑一顾。“嘁,你现在叫我大哥明显是想让我帮你说好话,这句大哥我暂时拒绝接受。”

叶少辰真想给他一脚,他怎么就这么见不得自己好呢?

气氛有稍稍尴尬,而打破这种尴尬的,是被遗忘在地毯上的美艳秘书琳达。

“叶总?您还在听吗?”琳达娇柔的像一只小狐狸,让人听着声音就想要抱在怀中揉一揉,“您有时间吗?我想当面和您谈,到底人家哪里做的不对。”

叶少辰快要被这个女人烦死了,冲着手机喊道,“你TM有多远滚多远,再出现在我面前。老子打断你的腿。滚!”

骂完这一通,叶少辰摁断了通话,估计那边的琳达已经凌乱。

抱住慕薇薇的腿不撒手,叶少辰的声音即刻变的温柔又深情,“老婆,我对你的心苍天可鉴。”

“你忘了吗?老天爷刚才用雷声回答你了。”慕薇薇不紧不慢的怼了他一句。

慕天野“噗嗤”一声又笑了,天呐,太有趣了,他晚上会去要把这件事告诉萧汐冉。

如果说刚才慕天野还有几分替妹妹出气的心,但是当叶少辰跪下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叶少辰是真的爱薇薇的。

某人的骨头那么硬,当年经历了很多残酷的事情他都一直站着,而如今,他却为了取得妹妹的原谅下跪,如果这都不是爱,那什么还是爱呢?

至于薇薇,这丫头也是爱惨了叶少辰,否则也不会因为他的几句话就难过的跑出来,还手机关机,一个人都不带,明显就是为了让对方着急的。

现在这么僵着,也是小女儿心思,拉不下面子这么快原谅叶少辰而已。

很想继续待在这里看戏。但是他在这里,有人可能会为了面子一直犟着,为了两人能尽快和好,慕天野决定还是先闪人吧。

另外,他也很想家里的妻子了。

长长的叹一声气,慕天野长腿一收站起身来,神色凛然的说,“你们慢慢然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叶少辰,我警告你,下次你再敢欺负我妹妹,我绕不了你。”

叶少辰巴不得他赶紧走,什么忙都帮不上,尽给他添乱了。

“走走走……立刻走。”叶少辰挥挥手。

慕天野见他态度如此不端正,低头在薇薇耳边小声说,“别轻易放过这个家伙。”

慕薇薇眼波微动,见哥哥对她眨了眨眼睛,嘴角弯起一个无声的笑。

慕天野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嘴里陡然唱起了歌,“咱们老百姓啊,今呀真高兴,唉呀真高兴……”

如果可以,叶少辰很想抓起沙发上的抱枕砸向他。

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慕天野在这一方面做的一向很优秀。

听到门一声响。叶少辰这才对慕薇薇说,“老婆,别站着,来来来,先坐下,就算要惩罚我也不要不累着自己。”

慕薇薇嘲讽,“你是怕累到你的女儿吧。”

“不是,”叶少辰当即反驳道,“老婆,在我心中你的地位永远是第一位,哪怕现在有了平安,有了肚中的小宝宝,你地位也是不可能撼动的。我爱的是你,因为你,我才会爱平安,爱小宝宝,如果他们不是你的孩子,我也不会爱他们。”

这番话说进了薇薇的心坎里,不知是因为怀孕太敏感,还是什么,慕薇薇总觉得叶少辰对她没有以前那么关心了,反而对平安的爱意有增无减,和她在一起时,也是对着肚子和宝宝聊天,他们之间的话题除了孩子很少再有别的。这也是慕薇薇想要去上班的理由之一,她怕自己和这个行业,和这个社会脱离太久。

叶少辰见慕薇薇不说话,心里愈发着急,他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老婆,你说说话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