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初雪降临/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男人,不爱你的时侯,会让你想要杀了他,但是爱你的时侯,恨不得将你宠上天。

一首简单爱让慕薇薇的阵痛缓解了不少,或许是腹中的小妹妹也听到了歌声,渐渐安静下来了。

一曲唱罢,叶少辰又开始唱另一首,依旧周杰伦的经典曲目。

唱完四首歌,车子便到了医院,而慕薇薇的肚子也不怎么疼了。

“不疼也检查一下,来都来了,”叶少辰很放心的说,明明十几分钟前,她疼的脸色都变了。

“好吧。”

来到提前约好的产科,一番详细的检查之后,医生很严肃的说,“刚刚是假性宫缩,不是临产,你们……晚上是不是做什么了?”

慕薇薇的脸瞬间就红了,低着头不敢说话,叶少辰则一本正经,“我们没有做,就是暧昧了一下。”

医生也是见多识广,听出了叶少辰的言下之意,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以后不要这样了,还有三周多就要临产了,如果孕妇子宫太敏感的话,容易造成早产。”

一听这话,叶少辰立刻认真起来,“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行了,回去吧,没多大事,不过要注意。后期不能频繁的摸肚皮,也容易造成假性宫缩。不过临产前假性宫缩很正常,但如果疼的很有规律,而且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就立刻送到医院来。”

“知道了医生。”

叶少辰扶着慕薇薇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者恼羞成怒,在男人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疼疼,老婆饶命。”叶少辰捏着嗓子求饶,其实,也没有多疼,就是配合她一下。

“下次还敢不敢了?”慕薇薇脸还是红的。

叶少辰忙说,“我错了我错了。没有下次了。”

慕薇薇这才放过他,笑着骂他,“都怪你,丢死人了。”

叶少辰赶紧安慰妻子,“不丢人?医生都是身经百战的,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她最多就是嘲笑一下我们。”

“你还说?”

“好好,不说了,我们回家。”叶少辰圈着她的腰,笑眯眯的走进电梯。

幸亏有惊无险,不然,叶少辰要后悔死了。

看来直到临产前,叶少辰都不能碰慕薇薇了。他的五指姑娘要偶尔受累了。

回到车上,章贺关心的问,“少爷,少奶奶怎么样?”

“没事,医生说是正常情况。”叶少辰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他已经接收到慕薇薇警告的眼神了。

“那就好。”章贺松口气,启动车子回家。

直到这时,叶少辰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一件单薄的T恤,刚刚出门太着急,只给慕薇薇换了衣服,自己随手抓了一件穿上。

回到别墅,王管家开着灯在等候,看到三人都回来,少奶奶的表情还算不错,也放下心继续去睡。

折腾了一通,慕薇薇累极了,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才醒了。

这期间,叶少辰进来看了好几次,生怕她又出什么状况。

洗漱一番,慕薇薇肚子饿的咕咕叫,出门找吃的,看到客厅里的韩医生。她稍稍惊讶了一下。

“韩医生,你怎么来了?”

韩医生沮丧着脸,“还不是叶先生?大清早的就打电话让我过来,让我要从今天起住在别墅里直到你生完孩子,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带啊。”

“行了行了,念叨一上午了。”叶少辰端着一杯茶从书房出来,喊了声章贺,“送他回去取东西。记得,一定要把人带回来。”

“明白。”章贺微笑着说。

韩医生叹口气无奈的看了叶少辰一眼,然后离开。

慕薇薇不理解的问,“韩医生怎么了?他不想来吗?”

“这家伙现在是多个医院的特邀专家,打着我的旗号忙着到处赚钱,我把他困在这里半个多月,他怎么会开心呢。”

“哦,这样啊,”慕薇薇点点头,“那还是困着吧,就当是用你名号的酬劳。”

叶少辰不屑,“我的名字可值钱多了。”

慕薇薇懒得理他,去厨房找饭。

一天又一天,果然如医生所说,越到预产期,慕薇薇的假性宫缩就越频繁,不过家里有韩医生坐镇,她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只是辛苦了韩医生,明明是外科的一把好手,却硬生生被叶少辰逼成了半个妇产科专家。

平安知道妈妈身体不舒服,也很少到她面前来闹腾,更多的时侯是带着小白和萨摩玩儿。

慕家的一对麒麟转眼到了满月,慕薇薇恰好还有四天就到预产期,趁现在还走得动,她带着叶少辰父子二人去参加小外甥们的满月宴。

因为慕天野和萧汐冉还没有举办婚礼,萧汐冉又是个低调不喜热闹的人,所以今天来的都是亲人,除了叶少辰一家,还有就是萧家父母。

“哇,外面是下雪了吗?”平安趴在车窗前欢呼。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雪,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慕薇薇扭头看向窗外,回答儿子的问题,“对,这就是雪。”

“A市也有好多年没有下过雪了,入冬的第一场雪,好漂亮。”叶少辰凑到她旁边,一同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初雪。

地面的温度还有些高,雪花一落地就融化了。

“爸爸,什么时侯可以像电视里面一样堆雪人?”平安用渴望的大眼睛望着叶少辰。

“等雪下大了,有积雪了就可以了。”

平安手舞足蹈的说,“那我希望雪可以下的好大好大。那我就可以堆一个很大的雪人了,对不对?”

“对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平安又趴到车窗上。

上天似乎听到了平安的愿望,霎时间,小雪粒变成了大片大片的菱形雪花,很快,地上就被雪覆盖。

车子的速度慢了下来,平时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今天章贺开了快一个小时才到。

管家和慕天野在门口迎候。

平安忽略最爱的舅舅,一下车就在雪地里打滚,大笑着抓起一把雪扔向天空。

叶少辰生怕他感冒,冲他喊道。“你不是要看弟弟们吗?先别玩了,赶紧进屋。”

平安终于想起来今天来的主要目的,跺跺脚,奔向慕天野,“舅舅,两只小神兽呢?”

慕天野曲腿蹲下攥住他冰凉的小手,一边哈气给他暖手一边说,“弟弟们在屋里呢,你瞧你冻得,鼻子都红了。”

平安嘻嘻一笑,挣脱开他的手就往里跑,“我不冷。”

叶少辰扶着慕薇薇下车,慕天野皱着眉说,“下这么大的雪就不要来了,多危险的。”

“走到半路上开始下的,再说了,外甥们的满月酒我这个姑姑怎么能不来呢?”

“就你理由多,赶紧进屋,外面冷死了。”

屋内,平安好奇的看着一对小神兽,想用手摸摸他们,又怕自己手凉冻着他们,看萧汐冉走过来,笑眯眯的说。“舅妈,弟弟们好漂亮,比我还要漂亮。”

萧汐冉弯腰在他额头狠狠亲了一口,“真会说话,不过你和弟弟们一样漂亮。”

“舅妈,他们什么时侯才能走路才能说话?”平安又问。

“明年这个时侯,估计就会走了。”

平安有些失望,“还有这么久啊。”

“怎么了?”

“我想带着他们去玩。”平安闪着大眼睛,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想听别人叫他哥哥,看电视里。哥哥有很多权力,可以指挥弟弟妹妹做很多事情。

萧汐冉当然不知道他的这些小心思,笑的像花一样,“好啊,等他们会走了就交给你,你这个哥哥可要照顾好弟弟们。”

平安拍拍小胸膛,“包在我身上。”

慕薇薇进来先向萧家父母问了好,看到萧汐冉大吃一惊,“天呐,嫂子,你怎么这么快就瘦了?”

萧汐冉无奈的苦笑道,“每天要喂两个孩子。就算是一百八十斤的胖子,估计也会瘦成一道闪电。”

“辛苦辛苦,”慕薇薇走到她跟前小声说,“不过,不该瘦的地方也没有瘦,身材又火辣了。”

萧汐冉脸皮可比慕薇薇厚多了,丝毫不脸红的说,“要不要我传授你秘诀啊。”

慕薇薇眼睛一亮,“当然要。”

萧汐冉招招手,在她耳边嘀咕了一番,羞得慕薇薇面红耳赤,叶少辰看到这副场景就知道萧汐冉没说什么正经话。

慕天野嘴角弯起一抹笑容。这样的场景好温暖,妻子和妹妹情同姐妹,两个儿子健健康康,还有双亲在身边,唯一的缺憾就是……爸爸妈妈不在。

如果父母尚在,看到孙子如此可爱,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想什么呢?表情怎么突然变了。”叶少辰不解的扭头看他。

慕天野收起伤感,今天这个日子要开心,就算是怀念爸妈,也要怀着一颗喜悦的心。

“我在想,你怎么空着手来了?”慕天野调侃。

“谁说我空手来的?我带来了一份绝无仅有的礼物。”

“什么东西?我怎么没有看到?”

叶少辰指着窗外飘扬的雪花,得意洋洋的说。“外面的初雪就是我的礼物。”

慕天野足足在原地呆滞了半分钟,回过神后骂了一句,“卧槽,你叶少辰一向走的是总裁风啊,什么时侯变成文艺诗人了?”

“多谢夸奖。”叶少辰欣然接受他的赞美,虽然慕天野的本意并不是如此。

慕天野送了他一记白眼。

叶少辰来到婴儿车前,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两块羊脂白玉,看成色是上等的好玉,细腻纯洁没有一丝杂质。

叶少辰将串好的一块玉拿起来,一边轻柔的挂在一个婴儿脖子上。一边说,“男戴观音女戴佛,希望这块玉观音能守护着你们两个,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平平快乐的长大。”

慕天野看着他挂另一块玉佩,脸上露出了笑容,就说嘛,这家伙怎么会空着手来?

小神兽很好动,四只小手在空中乱抓,眼眸黝黑发亮,冲着平安和叶少辰笑。

中午,几个人欢聚一堂,很是热闹。

屋外的雪越下越大,地上的积雪已经有十多厘米的厚度了。这场雪是近几年来下的最大的一次。

叶少辰将鱼肉里的刺全都挑出来放在慕薇薇的碟子里,后者刚吃下去,肚子猛疼了一下,像是孩子在撞她的肚皮,筷子都没拿稳掉在了桌子上。

“肚子又疼了?”叶少辰忙担忧的问。

慕薇薇咬着牙点点头,她有很强的预感,要生了。一把抓住叶少辰的胳膊,深吸一口气说,“赶快去医院,我觉得要生了。”

这句话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怔住了。两秒钟后,慕天野撒腿向餐厅外面跑,大声喊道,“快去准备房车,马上去医院。”

相比起萧汐冉,萧妈妈更加有经验,忙走过来安抚她紧张的情绪,“别怕,深呼吸。”

慕薇薇这几天看了不少临产前要做些什么的书籍,可是到了实战,大脑一片空白,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太他妈疼了。比这几天加起来都要疼。

“啊——”慕薇薇忍不住喊叫的一声,叶少辰急了,一把打横抱起妻子向外走,大吼道,“车呢?车准备好了吗?”

慕天野站在屋外的风雪中急得跳脚,空气太冷雪太大,房车被冻住了,打不着火。

“等不及了,用我们的车。章贺,把车开过来。”

章贺急忙跑过来,焦急的说,“不行啊少爷,刚才新闻上说,A市现在堵的一塌糊涂,还封了几条坡路,我们现在根本就出不去。”

章贺说的不错,A市这几年来没有下过雪,所以大家以为下一点就不错了,车轮上也都没有安装防滑链,谁知道雪越下越大,一辆辆车都像失控了一般,刹车根本就不起作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也成了摆设,交通事故一起又一起。交警队的报警电话都被打爆了,A市的主要路段堵成了麻将桌。

叶少辰懵了,这怎么办?总不能插上翅膀飞到医院去吧。

他如果一个人的话倒是可以飞,但薇薇是孕妇,他不确定会落在哪里,万一转移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岂不是很危险。

疼痛一阵阵袭来,慕薇薇感觉孩子的头都快要钻出骨头了。

“来不及了,就在这里生吧。”

“啊?这怎么行?太危险了。”慕天野第一个反对。

慕薇薇的额头很快被汗水湿透,疼痛渐停,她喘着气对哥哥说,“没事,我昨天做过检查,孩子的头已经下去了,而且我生过平安,这是第二胎,应该没有那么难。”

慕天野很想反对,但是他知道,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

叶少辰不能让薇薇冒险,做了一个决定,“我用超能力带你去医院。”

“不要,这样太容易暴露了。”慕薇薇一口否决,深深的望着丈夫,“我没事,相信我。”

“可是……”

“啊——”慕薇薇的一声尖叫打断了叶少辰的话。

下一秒,叶少辰感觉到自己的手湿了。

“快送我去房间,羊水破了。”慕薇薇大喊到。

这下,只剩下一个选择了。

萧汐冉大步走上前,“快跟我来。”

叶少辰抱着薇薇连忙跟上。

萧汐冉推开最近的一间客房,没有人睡过,什么都是干净的,房间里也很暖和。

叶少辰把妻子放在床上,看她疼的都要打滚了,眼眶瞬间就红了。

“天野,去叫两个月嫂来,她们比我有经验,”萧汐冉支走慕天野,对叶少辰说,“你也别愣着了,快把薇薇的裤子脱了。”

叶少辰此时大脑全是浆糊,只能萧汐冉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湿漉漉的裤子刚被脱下,两个月嫂就跑了进来,其中一个上来摸了摸薇薇的肚子说,“孩子已经进盆腔了,去准备热水和剪刀。”

萧汐冉冲门口的天野转述了月嫂的话。

“少辰,你出去吧。”慕薇薇说。

叶少辰紧握住她的手摇头,“不。我要在这里陪着你。”

“不要,生孩子的时侯我会很丑的,你出去,我不要你看到。”

“没关系,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疼痛再次袭来,慕薇薇顾不上叶少辰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深呼吸……调整你的呼吸……”

房间外面,慕天野抱着有些害怕的平安在不断的踱步。

“舅舅,妈妈生我的时侯也疼的这么厉害吗?”平安小声的问,因为他听到妈妈在痛苦的呐喊。

慕天野点点头,“生你的时侯更疼,因为你是第一个孩子。”

平安似乎有些内疚。沉默了片刻说,“我以后要对妈妈很好。”

“乖孩子。”慕天野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屋外大雪飞扬,西北风卷着雪花应和着慕薇薇的尖叫声,呼啸着一浪高过一浪,仿佛在为迎接新生命欢腾跳跃。

半个小时后,一声婴儿的哭泣声划破僵滞的空气。

“生了生了。”慕天野惊喜的大声喊。

萧家父母和平安也异常的开心。

“是妹妹吗?是妹妹吗?”平安从慕天野的身上哧溜下去,不管不顾的一把推开客房的门,然后呆在原地。

慕天野发现他的不正常,心中一跳,上前两步问,“怎么了……”

话音刚落,他也呆住了。同时呆住的,还有萧家父母,以及客房里的所有人,空气仿佛静止了,只有婴儿的哭泣声。

而让他们震惊的场景,来源于刚刚出生的女婴。

半空中,女婴如同处在真空世界,飘荡在空中,脐带刚刚剪断,身上带粘着血丝,她长着嘴巴大声的哭喊,宣告着自己来到这个世界。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叶少辰,他扔下手中的剪刀。起身伸出双手,缓缓的将空中的女婴抱过来,。

感受到温暖的气息,女婴的哭声渐停,她睁开眼皮,露出了那双妖冶漂亮的紫眸。

果然是紫眸。

难怪……

叶少辰静静的和女婴对视,他也曾在梦中梦到过她,但从来看不清面目,如今看到了,叶少辰直接被她征服。

虽然只是刚出生的婴儿,但她的皮肤去很白而且光滑,小脸各取了叶少辰自认为他和慕薇薇的所有优点,大眼睛,小鼻子,小嘴。

慕薇薇也回过了神,伸手说,“让我看看她。”

叶少辰将女宝送到她跟前,慕薇薇看到她那双紫眸,心中了然,看来她身上的超能力真的要青出于蓝了。

两个月嫂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神奇的事情,她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呐,居然有人可以飞起来,还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莫非,她是神仙转世?

这么想着,两个月嫂看女宝的眼神都变了,带着崇敬和狂热。

平安撒腿跑进来,凑到床边望着女宝,这时,女宝也扭头看他,两个人相视几秒钟后,女宝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平安惊喜异常,欢呼道,“她笑了她笑了,妹妹她喜欢我。”

平安的声音让所有人的脑子开始重新运转,大家的视线再次聚焦到浑身赤果的女宝身上,只是比先前的目光更加热切。

慕薇薇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现在还不是时侯,她快要困死了。

“少辰,去把孩子洗干净。嫂子,你给她拿几件小衣服穿上。”

叶少辰点点头,抱着女宝刚起身要离开的时侯,一束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了女宝的小脚丫上。

“天呐,雪居然停了。”慕天野揉了揉眼睛,两分钟之前,明明外面还是鹅毛大雪,怎么这么快就雪停了而且还出太阳了。

“对啊,怎么突然就停了,刚刚雪还很大。”萧家妈妈也疑惑不解。

萧汐冉正要说话,看两个月嫂脸色古怪的望着女宝,立刻说,“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你们先出去吧,但是记住,今天看到的所有事情一个字都不要泄露出去,不然佛祖会怪罪你们的。”这两个月嫂是信佛教的。

两位月嫂忙不迭的点点头,赶紧离开。

今天这件事,够她们想一辈子了。

等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叶少辰给婴儿洗了澡,穿上衣服,慕薇薇换了间干净的房间,几个人才团团坐在一起探讨这家事情。

先开口的是萧汐冉,“我怎么觉得,这场雪和这个小家伙有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