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平淡生活,他的初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说?”这是慕天野。

萧汐冉信誓旦旦的说,“你们想,A市好多年都没有下雪了,今天这场雪却这么大,连路都堵了,这摆明了不想让薇薇去医院里生孩子,因为她怕吓到那些医生,到时候想瞒都瞒不住。而且她一出生,雪停了,太阳出来了。这也太奇怪了吧。”

慕天野顺着她的思路想下去,也点头说,“这么一说,好像真是。”

“我的天呐,这小家伙到什么来头,一出生都这么今世骇俗,如果我不是提前有知道你和平安,也一定会被吓坏的。”

萧家父母不了解事情真像,但看其他的表情和语言,似乎另有隐情,还是安静的听他们讲,太神奇了。

慕薇薇碰了碰熟睡中她的小脸,也不由的念叨,“你呀,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这么厉害。不过,你就是神仙转世。那也是我的女儿。”

“咦姨姨,你说的这么神乎其神的,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上帝神仙的。”

“呵,万一有了呢?”

平安一直爬在妹妹身边,他好喜欢这个软乎乎的妹妹,尤其是洗了澡之后,他又直直的望着妹妹,她的睫毛好长,她的鼻子好挺,她的嘴几乎和妈妈的一模一样。

“爸爸,妹妹叫什么名字啊。”平安问叶少辰。

叶少辰转头看了看窗外,雪还是厚厚一层。福灵心至,叶少辰说,“就叫初雪吧,叶初雪。”

她和这场雪的缘分太深,起这个名字或许是老天爷的意思。

“叶初雪?好好听的名字,小名叫什么?”平安自从知道了人还有大名小名之后,就对这方面很干兴趣。

叶少辰深情的看向妻子,“你觉得叫什么好?”

慕薇薇老早就想好了女宝的名字,“叫如意,平安如意,多好的寓意。”

“听你的,”叶少辰对此毫无异议。

平安歪头想了想,笑眯眯的说,“如意比我的名字好听,”然后小声对妹妹说,“妹妹,你以后就叫如意了,喜欢吗?”

小如意睡得很安静,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萧汐冉看薇薇一脸倦意,起身说,“我们都先出去吧,让薇薇好好睡一觉,刚才她消耗了许多力气。”

平安原本想多看几眼妹妹,但一想,妹妹以后会一直在自己身边了,就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叶少辰等其他人都出去了,握着慕薇薇的手,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说,“老婆辛苦了,好好休息,睡醒了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嗯。”慕薇薇困倦的轻哼,她的确是困极了。

叶少辰轻轻的关上门,恰巧听到客厅里萧家妈妈在问萧汐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汐冉很是为难,“妈妈,这是别人的隐私,我不能说。”

“连妈妈都不能说?”

“对,不能说。”萧汐冉语气坚决。

叶少辰无声的笑,“嫂子,没事的,你告诉叔叔阿姨吧。都是一家人。”

“你确定?”萧汐冉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

“确定。”

没想到叶少辰的话音刚落,萧汐冉就抓着妈妈的手,情绪激动的说,“来来,我告诉你们怎么回事,你们听了千万不要太惊讶……”

呃……

叶少辰郁闷的瞪她一眼,萧汐冉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尽管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屋外阳光乍泄,平安在外面堆雪人,生怕雪融化的太快,跑到门口喊叶少辰,“爸爸,快来帮我堆雪人。”

“来了。”

叶家别墅经过翻修之后,看起来温暖了很多,窗帘和地毯都换成了暖色调,叶少辰还特意让给客厅里装了一个壁炉,冬天围坐在壁炉前,看书聊天喝茶,很有些欧洲情调。

如意长得很快,她和哥哥平安很不一样,平安从生下来就是笑,很少哭,但是她一旦哪里不顺心,比如说饿了,无聊了,或者是小屁屁湿了,就会扯开嗓子哭。有时是真哭,眼泪一串一串,有时是假哭,假到慕薇薇都不想理她。

到了年底,叶少辰的公司异常忙碌,但他却从不应酬,一下班就回家里看他的小公主,只要看到她,一天的疲惫就全都消失了。

就在这样热热闹闹的生活中,春节到了。

除夕这天,叶少辰抱着如意,指挥仆人贴对联。

“往上一点,对对对,好了。”

这时,王管家从不远处跑过来,声音中透着欢喜,“少爷,少爷,你看谁回来了。”

叶少辰一回头,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因为身后是夕阳,脸陷在阴影里,还没看清是谁,平安就撒欢跑了出去,大声喊道,“叔叔——”

叶少辰发自内心的笑了,是弟弟回来了。

叶少岩将行李给迎上来的仆人,弯腰一把抱住平安,举着他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下,笑着说,“平安又长大了好多,叔叔都快抱不动你了。”

平安咯咯咯的笑,“怎么会,我一直都是这么小。”说完话,平安目光落在了他旁边一个美女的身上,好奇的问,“这个姐姐好漂亮,是谁呀。”

“这是我朋友,来咱家过年的。”叶少岩介绍道。

美女大方的伸出手。“你好,我是小悠。”

平安也伸手握了握她的手,眼睛滴溜溜转了好几圈说,“漂亮姐姐你好。”

几个人往别墅方向走,平安伏在叶少岩耳边问,“叔叔,她是不是你女朋友?”

叶少岩诧异的看他,笑道,“你知道女朋友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平安抬着下巴得意的说。

叶少岩捏捏他的小鼻子,轻声说,“不是,她不是叔叔的女朋友。”

“哦。真可惜。”平安幽幽的叹口气。

“可惜什么?”

平安摇头晃脑,“叔叔你这么帅气英俊,她还不赶紧把握机会。”

“哈哈哈哈……”叶少岩仰天大笑,“你这小家伙,这么长时间不见,越来越聪明了。”

“那是。”对夸他的话,平安向来欣然接受。

到了门口,叶少辰望着又成熟了许多的弟弟,心里感慨万千。

“哥,我回来了。”

叶少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回来就好。”

“这就是小如意吗?”叶少岩的目光仅在哥哥身上停留了三秒钟,就被他手中的婴儿吸引,“天呐。好可爱,我来抱抱。”

此时,如意已经褪去了身上所有从娘胎带出来的痕迹,皮肤嫩白如雪,一双紫眸如同璀璨的宝石,让人心动不已。

“怎么会有这么精致漂亮的宝宝。”叶少岩赞美着怀中的婴儿,如意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陡然咧嘴笑了,刹那间,仿佛冰雪融化,春临大地。

“她笑了,她对我笑了。”叶少岩惊喜的说。

叶少辰凑过来看,果然笑了,于是颇有些嫉妒的说,“嘿,她可从来没对我这么笑过。”

叶少岩一听更开心,“小如意,你很喜欢叔叔是不是?”

慕薇薇听到声音从里面出来,看到叶少岩,惊喜异常,“少岩?”

叶少岩抬头看去,女人穿着白色裘衣,一条阔腿裤,脚上是一双粉红色的兔子脱鞋,她脸色红润,双眸含水,似乎比以前胖了些,但愈发的有女人味道了。

“薇薇。”他唤了一声,心中泛起一点点波澜。

“你回来怎么也不打电话通知一声,我们好去接你啊。”慕薇薇埋怨的语气中带着欢喜。

叶少岩微笑道,“我知道回家的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是挺惊喜的。”慕薇薇看到他身后的陌生女人,眼睛一亮,询问道,“这位姑娘是……”

“小悠,我朋友。”叶少岩简单的介绍。

“你好你好,欢迎你来我们家。”慕薇薇热情的说。

小悠浅浅的笑,“你们好,打扰了。”

“不打扰,一点都不打扰,”慕薇薇以为她是叶少岩的女朋友,很是激动,对王管家说,“快给小悠姑娘安排一间客房,就靠南边的那间,阳光好。”

“是,少奶奶。”

“都别站这里,外面挺冷的,进屋再说吧。”慕薇薇招呼道。

叶少岩进门,一眼就发现别墅的改变,“重新装修了吗?”

叶少辰走在他旁边,“嗯。前段时间出了点事,我就把别墅翻修了一遍。”

叶少岩有些意外,看来是出了大事,不然好端端的翻修房子做什么,连窗户看起来都是新的。

“很好看,这才像个家。”叶少岩欣慰的说。

“你喜欢就好。”

叶少岩扭头看了眼哥哥,勾唇笑了。

这是他们从小长大的家,叶少辰自然希望弟弟也能喜欢。

傍晚,叶家别墅里里外外被红色的大灯笼笼罩,中国结高高的挂起来,透露着喜庆和祥和。

叶少辰和叶少岩绕着别墅遛弯。

“那个小悠是谁?”

叶少岩就知道他要问,坦白道,“真的不是女朋友,是学校的同学,她是在国外长大的华人,一直很想知道中国的春节什么样子,得知我要回来,就死缠烂打跟着我来了,就是这样。”

“哦……”叶少辰的语气意味深长,现在是同学,没准这个新年后,就变了呢。

晚上,众人欢聚在餐厅,王管家,秦妈,章贺,夜鹰等也都出席。

前年,是叶少辰一个人过年,去年是慕薇薇和叶少岩过年,今年,所有人都在,这是叶家最温馨最团圆的一个春节了。

“这一年大家辛苦了,新年快乐。”叶少辰坐在主位举杯庆祝。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电视机里,雷打不动的春晚在欢歌,电视机外,平淡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零点,绚丽的烟花在头顶绽放,平安兴奋的跑来跑去,慕薇薇依着叶少辰,女儿在丈夫的怀中酣睡。

“真好。”慕薇薇轻声说,她喝了一杯红酒,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什么?”烟花的声音太大,叶少辰没有听到她的话。

慕薇薇踮起脚在他耳边说,“我说,这样真好。”

叶少辰低头浅笑,转头在她唇上深深的吻了下去。

是啊,这样的幸福真好。

这一路来,他们经受了太多的曲折,太多的离别,太多的生死,幸亏他们从未放弃彼此,始终坚信爱情,一路披荆斩棘,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

一吻结束,慕薇薇眼睛发亮,她突然想起两人最初的结识,勾勾手指说,“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叶少辰把耳朵凑过去。

慕薇薇慢慢的说,“其实,那年在CK国际大酒店里的女人,不是乔心优,而是我。”

叶少辰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出现慕薇薇想象中的惊喜。

他转身凝视着她,脸上露出狡黠的笑,他说,“我知道。”

慕薇薇懵住,“你怎么知道的?”

叶少辰扭头去看烟花,故意不理她。

“嗳,你怎么知道的?什么时侯知道的?”慕薇薇好奇死了,拉着他的胳膊不断追问。

叶少辰猛地另一手搂着她的肩膀,把她往别墅里面带,在她耳边喷气,“你晚上别喊疼,别喊累,我就告诉你。”

慕薇薇的脸顿时通红。一跺脚向楼上跑去。

“这么着急?你等我啊……”叶少辰追上去。

外面,烟花还在炸开,但叶少辰相信,他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属于平安和如意的精彩才刚刚拉开帷幕。

……

一年之后。A市最好的幼儿园。

开学第一天,叶景琰的异瞳在学校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很多小朋友没有见过,一下课就跑来他的班级围观。

刚开始,叶景琰很不习惯,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承受着。因为爸爸妈妈告诉过他,这是他的必经之路。

他想,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估计看几次就不会再看了。哪知道有人越来越过分,甚至跑到他面前来问他。

“喂,你的眼睛为什么颜色不一样。”小男孩身体很强壮,比叶景琰高出一个头,似乎是大班的。

叶景琰坐在凳子上冷漠的看着他,反问他,“你的眼睛为什么颜色一样?”

小男孩被问住,脑子转了半天才说,“本来就一样啊,大家都一样,只有你不一样。”

“那是因为你只见过一样的,这世上有很多人都是不一样的,你没有见过而已。”

叶景琰的淡定让小男孩有些懵。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请离开。”叶景琰是压住了很大的怒火才没有让自己说出那个“滚”字。

可能是叶景琰的态度让小男孩很不爽,他生气的挥了挥拳头说,“你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叶景琰双手抱在胸前,样子像极了叶少辰。

“哦,不管你爸爸是谁,我都不认识。”

“你……”小男孩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正要动手的时侯,老师跑了过来,连忙喝道,“住手!”

小男孩一看老师,冷哼一声放开叶景琰,“走着瞧。”

叶景琰心中冷笑,走着瞧就走着瞧。

“景琰,他没有打你吧。”老师关心的问。

叶景琰甜甜的笑了笑,“没有,老师,我没事。”

这个笑容直接笑进了老师的心坎了,让老师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精致的小孩儿。

以为此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叶景琰被小男孩和一帮小孩堵在了幼儿园的小角落。

“哈哈,我回去问我妈妈了,她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眼睛不一样的人,我看你就是个怪物。”小男孩嚣张的说。

叶景琰咬了咬牙,他好想用超能力揍这个家伙,可是爸爸嘱咐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手。

“怪物怪物……”旁边的几个小孩跟着起哄。

叶景琰无视他们,一把推开小男孩的肩膀说,“让开。”

可是小男孩身体太壮,叶景琰这一推根本没有起作用,他大叫道,“你居然敢打我?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拳头高高的举起,叶景琰心想,如果他敢落下来,就弄断他这只胳膊。

然而,拳头刚落到一半,小男孩就被人从背后踢了一脚,身体前倾,叶景琰急忙躲开,他噗通一下趴倒在地上。

“呜呜呜呜——”毕竟是小孩子,重重的摔倒当然很疼,一下子就哭出来了。

叶景琰抬头看去,一个比他高一点的小姑娘威风凛凛的站着,扎着两个小辫子,皮肤不是很白,可能是太阳晒的缘故,脸红扑扑的,一双眼睛黝黑清澈煞是好看,白裙子的边缘沾了些泥土,脚上穿着一双小白鞋,也沾了土。

就是这一刹那,她的样子深深的刻在了叶景琰的心中,以至于很多年后回忆起来,叶景琰脸上还能浮现温暖的笑意。

对,就是温暖,仿佛连她小白鞋上的泥土也带上了温度。

小姑娘脸上带着笑容,脆生生的说,“小胖子,你又在这里欺负小朋友。”

小男孩一听到她的声音,忙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把眼泪说,“我又没有欺负女孩子,这你也要管?”

“欺负男孩子也不行!信不信我打你啊。”小姑娘上前冲他扬了扬拳头,小胖子畏惧的向后退了两步,其他小伙伴明显也很怕她,自从她出现就躲得远远的。

小姑娘很直率的牵起叶景琰的小手,对小胖子说,“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人,你要是再敢打他,我就揍你。”

叶景琰直接懵逼,他……是她的人?

不过,她的小手好柔软。

“我们走。”

小姑娘领着叶景琰离开小角落,直到热闹的游乐区才放手,笑容灿烂的说,“你好,我叫段依瑶,你叫什么啊。”

“我叫叶景琰。”

“我昨天就听说你啦。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你以后跟着我,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段依瑶拍拍小胸膛颇有些骄傲的说。

叶景琰重重的点头,笑道,“谢谢你。”

段依瑶看着他的笑容,晃了一下神,“你笑起来真好看,我还没有见过比你好看的小孩呢。”

叶景琰由衷的说,“你也很好看。”

段依瑶呵呵一笑,“我妈妈老说我是个野丫头,你是第一个说我好看的。”

“什么是野丫头?”叶景琰不是很懂。

段依瑶坐在旁边的秋千上,一边荡一边说,“野丫头就是……像男孩子一样,喜欢乱跑。你看她们,”段依瑶指了指不远处穿着小裙子,像个小公主乖巧走路的小女孩们继续说,“妈妈想让我是那样的。”

叶景琰推了一下锁链,让秋千荡起来,“我觉得你也很好啊。”

段依瑶歪着头,笑眯眯的问他,“真的吗?”

“嗯,真的。”

“你真好。”段依瑶咧嘴笑了,一阵风吹来,无数花瓣从树上飘落,将两人笼罩其中。

这一天,叶景琰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在花雨中笑,她不是野丫头,她是女侠。

后来几天,段依瑶拉着叶景琰认识了好多小伙伴,因为她念的是中班,叶景琰认识的朋友也大都是高年级的。

不过,小孩子的心灵大都是纯洁美好的,当同班的小伙伴都习惯了他的异瞳,也很快接纳了他,原因很简单,他长得漂亮,对人态度又好,因此又多了很多小朋友。

然而只要是有时间。他还是喜欢和段依瑶待在一块,不管是用沙子堆城堡,还是安安静静的荡秋千,叶景琰都莫名的欢喜。

晚上,叶少辰躺在床上和妻子聊天。

“平安好像很喜欢那个叫段依瑶的小姑娘,这几天一回来嘴里都是她。”

“我也发现了,这样也挺好,能有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在幼儿园能开心很多。”

叶少辰猛地翻身压在她身上,目光灼灼的望着她,“你老实说,你有没有什么青梅竹马?”

“咦,你这么一提,我好像也有一个青梅竹马,”慕薇薇转着眼珠故意苦思冥想,“让我好好想想,他叫什么来着。”

“不许想。”叶少辰堵住她的嘴巴,深深的吻着,搅乱她的思绪。

慕薇薇环着他的背,专情的回应着,至于什么青梅竹马,瞬间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转眼,一年又一年。

夏日的早晨,天气异常炎热,八九点的时侯,温度就很高了。

幼儿园的大礼堂里,叶景琰专注地看着上面的毕业演出,段依瑶穿着红色的小礼服,长发披肩,端直坐在钢琴前,十指在琴键上跳跃,弹奏出优美的乐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